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七十五章 劍指嘯月嶺   
  
第七十五章 劍指嘯月嶺

第二更!拜求收藏.

殺了柴樂天和俞浩白之後,陳汐略一休息,便即返回抱月山.

"鯤鵬大妖欲要拿杜清溪他們煉制丹藥,他們即便活著,處境也必然危險之極,隨時都有性命之憂……看來我得抓緊時間了."

一路思索,陳汐很快便即回到抱月山.

洞府中,木奎看到陳汐回來,驚喜若狂,顫聲道:"前輩您終于回來了,害得的我擔心好久啊,"

"擔心什麼,雷鷹王已經被我殺了,暫時應該會安靜一陣子."陳汐盤膝坐在蒲團上,道:"我要閉關恢複體力,你幫我護法."

"前輩安心修煉,的這就離開."

嘶!

木奎匆忙走出洞府之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震驚,倒吸一口涼氣,陳汐前輩又斬殺了雷鷹王?

……

"與黑猿王戰斗,我的優勢是武道修為超出他一大截,修為上卻是遠遠不及他深厚,若非我手中的庚金劍竹恰克制那些冤魂厲鬼,恐怕勝負還很難料."

"雷鷹王修為比之黑猿王還要高深,可惜機心太重,總想用一切辦法令自己擁有絕佳優勢,少了勇猛上前的魄力,雖布置下千鷹大陣,又有紫銅玄重峰在手,但在自己斂息無蹤決出其不意地的偷襲下,卻是根本沒發揮其作用,自然必敗無疑."

"不過我如果能以八柄玄冥飛劍組成玄妙的劍陣,即便不用偷襲,似乎也能與雷鷹王一較長短."

盤膝坐在蒲團上,陳汐默默思索著今日的兩場戰斗,一絲絲體悟湧上心頭.

實戰,乃是淬煉武道修為的最鋒利的磨刀石.

越是危險,潛力才能提升的越大,任何一位高手,都要經過無數次的生死曆練,置之死地而後生,方才能快速成長起來.

連續誅殺黑猿王和雷鷹王,讓陳汐認清了自己的實力的同時,還發現了自己的不足,那就是修為太低,紫府一星境的修為,一旦遇到那些武道修為跟自己不相上下的修士,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兒了.

而想要彌補這個缺陷,除了勤修苦練煉氣功夫之外,掌握一些強大的攻擊手段也是一種途徑.

"八柄玄冥飛劍個個都有黃階極品的威力,看來有時間得琢磨一下符陣之道,若能參悟一些布置劍陣的殺敵技巧,我的實力應該能再提升一個階段."

陳汐沉思許久,搖了搖頭,摒棄腦海雜念,開始盤膝修煉.

嘩啦啦~

八角宮瓶內的靈液傾瀉而出.

無盡的紫府虛無空間中.

伴隨著陳汐施展《冰鶴訣》,一股股晶瑩如玄冰般的液態真元汩汩流入紫府湖泊中,而在湖泊之上,原本暗淡的真元星辰也逐漸地變得明亮起來,晶瑩剔透,散發著幽幽寒芒,一呼一吸跟湖泊遙遙相應.

進階紫府境界之後,每提升一個階段,便會在紫府內凝聚出一顆真元星辰,這些真元星辰與真元湖泊遙相呼應,越是明亮,也就喻示著真元愈發純淨凝練.凝聚出九顆之後,便會在紫府湖泊之上形成一個九星連珠的奇特景象,猶如搭建在湖泊上的拱橋一樣,到那時就可以為沖擊黃庭境界做准備了.

並且,紫府境界的強弱,其實跟自身修煉的煉氣功法也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

頂尖的煉氣功法則不一樣,能夠極大地擴展紫府之湖,紫府之湖越大,越深,真元就越加身後,所施展出的威力也就越恐怖.

粗淺的煉氣功法所煉化的真元並不純淨凝練,而且對擴大紫府之湖也是收效甚微.施展出的威力自是屬于泛泛水准,尤為重要的是,這樣修煉出來的真元在進階更高的境界時,便會變得困難重重,極難破境.

不過,修煉頂尖煉氣功法卻是極為耗費靈液,畢竟紫府之湖越大越深,真元星辰越明亮越凝練,所要煉化的真元就越多.

陳汐修煉的《冰鶴訣》乃是季禺幫他挑揀的煉氣功法,雖然只有紫府九重境界的法訣,但卻是頂尖級別的功法,無論是真元質量和數量,都要超過一般的紫府修士.

一天之後.

陳汐從修煉中醒來,八角宮瓶內僅存的兩千近靈液被他煉化一空,如今紫府空間內的那顆真元星辰已是明亮璀璨之極,仿似冰雕玉砌一樣,散發著冰晶似的耀眼光澤.

"靈液,靈液……修煉一道的確是離不開一個'財’字啊,那些大家族大門派的子弟,擁有著無盡資源可供修煉,修為自然是一路直上,遠遠把那些沒身份沒地位的普通散修甩在後邊.看來我若想快速提升實力,也就必須得多搜集一些靈液了……"

一天的時間就耗費兩千斤靈液,而修為才只增長一絲,這讓陳汐不由感慨之極,修煉一途,財,侶,法,地,寥寥四字,卻是自古至今顛撲不破的至理.

"木奎."陳汐走出洞府.

"前輩何事?"正在一株青松下打坐的木奎連忙爬起來,恭敬問道.

"我要去一趟嘯月嶺,三天內我沒回來,你就立刻離開,千萬莫要停留."陳汐沉吟道.

木奎心中一顫,愕然道:"前輩要去斬殺鯤鵬王?"

陳汐搖頭道:"救幾個人罷了."罷,一個縱身來到了云巔中.

"前輩稍等,這是黑猿王死後留下的寶貝,請您收下."木奎似是想起什麼,摸出一個儲物袋,連忙叫道.

"留給你了,若此行成功,我也要離開南蠻深山,那些寶物你留著防身用吧."

聲音杳杳渺茫,陳汐的身影已是消失在天空盡頭.

"怎麼會這樣?就這麼離開了嗎?"

木奎魂不守舍,喃喃自語道,他極為舍不得陳汐,在這些日子的接觸中,他早已對陳汐心悅誠服,把陳汐當做了要一生服侍的主人看待.

"不行,不能就這樣算了,我要好好修煉,待進階紫府境界,我就去尋找陳汐前輩,一定要他收下我!"

木奎望著陳汐消失的地方,狠狠攥緊拳頭,眼眸中盡是堅定不移之色.

……

傍晚.

嘯月嶺,那猶如遠古凶獸盤踞一樣的巍峨山脈,在夕陽余暉下塗抹上濃郁的血色,愈發顯得蒼涼,血腥,雄渾.

嗖!

在距離嘯月嶺十里之外,陳汐飛落地面,抬眼朝嘯月嶺望去,只見滾滾妖氣猶如筆直的狼煙一樣直插云霄,遮天蔽日,透著無盡的陰森肅殺之色.

而在嘯月嶺中央,有著三道粗壯之極的妖氣最為惹眼,凝而不散,矗立不動,附近飄渺如煙的妖氣與之相比,就像米粒之珠和皓月星輝的差距.

三個妖王?這下麻煩了!

黑猿王和雷鷹王已經被自己殺死,玄睛老黿王行蹤不定,飄忽難尋,青丘狐王跟鯤鵬王是同一個級別的存在,想必不會參與其中,那麼只剩下月亮湖墨蛟王和落霞森林青蟒王了.

墨蛟王和青蟒王實力僅次于雷鷹王,但是在黑猿王之上,這兩者再加上鯤鵬王的話,自己的勝算已是寥寥無幾.

怎麼辦?

陳汐思索片刻,最終還是決定悄悄地潛了過去,伺機行動.

他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看著杜清溪三人落難,否則他心中的那一絲愧疚無法彌補,必然會化作心魔,侵蝕道心,干擾修行.

"你真要去救他們?"季禺飄然現身,認真問道.

陳汐一怔,似是沒想到季禺會在這時候出現,不過他還是極為堅決地點了點頭.

"為什麼?"季禺繼續問道:"你可知道,他們曾在你落難之際手旁觀,充其量你們的關系也只是普通朋友罷了."

"我在劍仙洞府時,為了殺柴樂天引起的那張混戰,令他們也陷入其中,此事令我感到有些愧疚,我想彌補一下."陳汐緩緩答道.

"萬一你死了呢?"季禺繼續問道.

陳汐似是從沒想過這個問題,愣了愣,沉吟道:"我覺得無論是天道,還是人道,無不直指人心,心若不甯,我以後恐怕會留下心魔禍根.所以哪怕死了,我也會這麼做的.前輩您不是過,修行一途上體天道,恪守本心嗎?"

季禺聞,飽經滄桑的眼眸里湧出一抹極易察覺的欣賞.

要知道,臨危不亂,殺身大禍在前,還能夠直面本心勇猛直前,這等心境修為,可是極為難得.季禺在這百萬年間見了太多驚采絕豔之輩,神魔煉體流涅槃強者,絕世劍仙……哪個不是天賦與根骨俱佳?但若論心境之磐固堅韌,也只有寥寥幾個能比得上陳汐.

畢竟道心不固,道心不堅,任憑你天賦再高,也是無法走至大道終點!

"有此心境,大道可成."季禺留下寥寥八個字,便即消失不見.

大道可成?能夠從這龍潭虎穴中走出來再吧……

陳汐暗自嘀咕了一聲,當即身子掠動,猶如一縷輕煙般朝十里外的嘯月嶺悄然靠近.

片刻後.

憑借妙用無比的神風化羽遁法,陳汐有驚無險地避開在山腳下巡邏的大妖妖,沿著一條僻靜路,朝嘯月嶺上方快速奔去,當來到半山腰之際頓時周圍景色大變,猶如從白晝突然走進黑夜,周圍妖霧彌漫,只能隱約辨別出一些地形.

嗚嗚嗚~~

一陣陣尖利的風聲響起,鬼哭狼嚎似的,聲音中竟是帶著一絲擾人心智的奇異力量.

陣法!

陳汐神魂念力早已達到極高水准,自是不懼那聲音的干擾,環顧四周,瞬間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心中不由一沉.

上篇:第七十四章 巧遇故人    下篇:第七十六章 風云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