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六十六章 熊羆   
  
第六十六章 熊羆

崆水洞黑猿王?

陳汐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荒謬,那可是七大妖王之一,這熊羆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陳汐前輩,今日多謝款待,我等這就先行告辭."

"是啊,我等身有要事,來日再來叨擾前輩."

"告辭!"

不僅是陳汐,其他大妖聽到熊羆的話,皆是變色變幻不已,當即便一一向陳汐告辭離去,就像是躲避瘟疫似的,自始至終都不再看熊羆一眼.

木奎在一旁看得也不由大急,飛快傳音道:"前輩,那黑猿王統轄附近數萬里,擁有著紫府境界的恐怖修為,哪個大妖妖敢不聽他的?庚金劍竹雖然珍貴,但這熊羆明顯是害您,您可萬萬不能答應."

陳汐聞,不置可否,只是把目光望向熊羆.

如今的陳汐,臻至紫府境界之後,周身氣息看似淡然,卻帶著一絲與天地融合的強大威壓.

熊羆才只先天圓滿境界,很快就在陳汐的目光中敗下陣來,歎息搖頭道:"罷了,既然前輩不願,就當此事我老熊沒提起過."

著,這個高大魁梧的熊妖罕見地露出一絲無奈悲慟,轉身大步離去.

"能不能告訴我原因?"陳汐問道.

"我的弟弟慘死在黑猿王手中,我這做哥哥的敢不為他報仇嗎?"熊羆停頓腳步,許久才一字一頓道,聲音中盡是悲傷憤恨之色.

弟弟?

陳汐猛地想起了自己的弟弟陳昊,想起在松煙城外看到弟弟右手被廢的景,想起自己當時那痛不欲生的心,一時之間竟是怔住了.

如今已過去三個多月,也不知昊是否進入了流云劍宗,有蒙空教習相伴,他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吧?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確定我能殺了黑猿王,我想知道原因."陳汐沉吟道.

熊羆霍然轉身,愣愣道:"前輩願意幫我?"

"老熊,你覺得陳汐前輩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況下,會答應你嗎?"木奎在一旁皺眉道.

熊羆深吸一口氣,仿似要抑制內心的激動,緩緩道:"那黑猿王在七大妖王中是實力最弱的,雖早已進階紫府境界,但至今也不過修煉到紫府四星階段."

木奎氣極而笑:"陳汐前輩才剛突破紫府境界,你就讓他去殺紫府四星境的黑猿王?"

熊羆卻是神色不變,繼續道:"這些消息的確無法幫到前輩,但是我覺得前輩遲早會跟黑猿王一戰,一山難容二虎,這個道理想必前輩比我更清楚."

"而我已得到消息,厲虎是死在前輩手中,那厲虎乃是黑猿王的心腹耳目,一直幫黑猿王巡弋地盤,監察大妖,如今厲虎一死,黑猿王必不會善罷甘休."熊羆又拋出一個重磅炸彈.

"厲虎是黑猿王的心腹?不可能,我怎麼會不知道?"

木奎驚叫道,滿臉不可置信.若真如熊羆所的話,那他的處境也就變得岌岌可危起來,畢竟厲虎是死在了抱月山,而眾所周知,他木奎又跟陳汐關系最為親密……

"若你知道,厲虎還如何做黑猿王的耳目?"熊羆反問道.

木奎這下終于慌了,把目光看向陳汐,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他畢竟是一個先天境大妖,在黑猿王地盤上活了上千年,怎可能不知道黑猿王的厲害?

"這麼,我無論幫不幫你,都會遭到黑猿王的報複了?"陳汐冷冷問道.

熊羆沒有話,但態度已明一切.

"好,我收下你的庚金劍竹,不過我是不會主動出手的,除非黑猿王主動尋上門來."陳汐這麼,也是擔心這熊羆誆騙自己.

"多謝前輩,無論成功與否,我老熊這輩子決不會忘了前輩大恩大德的!"熊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砰砰砰磕頭三下,抬起頭時已是淚水橫流.

這個直性子的魁梧大漢,得到陳汐的承諾,似是放下了心中背負多年的包袱,哭得無聲,哭得悲痛,哭得暢快!

——

——

"袁通道友,請速速前來嘯月嶺,有事商議——落款:展鋒"

崆水洞,綠袍白發青年怔怔看著手中傳書,喃喃道:"鯤鵬老妖也不知要做什麼,口吻如此緊急,恐怕這家伙邀請的不止我一個,莫非有大事要發生?"

便在這時——

蓬!

一只白羽靈鳥飛了進來,化作一名美貌女妖,焦急喊道:"大王,大事不好了!"

綠袍白發青年正是崆水洞的主人,七大妖王之一的黑猿王袁通,他不滿地瞪了美貌女妖一眼,問道:"茹我你多少遍了,每逢大事有靜氣,慌亂又有什麼用?趕緊,發生了何事?"

美貌女妖也就是茹,深吸一口氣,飛快道:"大王讓我去找厲虎,卻不料這頭虎妖早已死掉了!"

"什麼?"袁通一愣.

"不僅如此,我路過抱月山,不僅在山巔發現了厲虎的尸體,在半山腰處還發現許多大妖聚集在一起,似是在為一名人類修士賀喜."

袁通又是一愣:"人類修士?"

"是啊,那些大妖都稱呼他為陳汐,據我觀察那人似是剛進階紫府境界,才會引來這些大妖一起朝拜的."

"怪不得,原來前些日是這個人類修士進階紫府境界啊."

袁通總算徹底明白過來,白淨的臉上閃過一絲猙獰之色:"哼,在我的地盤上,非但不來拜見我,反而殺害了我的心腹厲虎,真是找死!"

"大王,那人的確該死之極,不過最為可惡的卻是那靈鳩山熊羆,他竟拿著一根三尺長的庚金劍竹獻貢給那人類修士……"

"什麼!庚金劍竹?還是三尺長?"還不等茹完,袁通便即神色激動起來,大聲咆哮道:"這頭該死的熊妖,這等珍寶他竟敢不獻給我?真是該死啊!"

"大王,這熊羆獻出庚金劍竹也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那人類修士必須答應,殺死……殺死……"茹吞吞吐吐道.

"殺死誰?"袁通已是氣得面色猙獰,渾身妖氣肆虐,神態異常可怖.

"殺死……"

"趕緊!"

"殺死大王您."

砰!

袁通一巴掌打在旁邊案牘上,案牘瞬息化作一堆粉末.

"該死!該死!統統都該死!"

袁通本就是性殘忍凶暴的黑猿蛻化而成,此刻暴怒之下,白淨的臉上瞬間湧出一片片黑如鋼針的鬃毛,嘴巴一張,兩排鋒利的獠牙瞬息長成兩尺長,暴露在空氣中.

袁通仰天長嘯,滾滾聲音夾著滔天戾氣沖出崆水洞,激蕩在方圓千里內,嚇得在周圍潛修的大妖妖匍匐在地,瑟瑟發抖不已.

許久之後.

劇烈的喘息聲響起,似是在壓抑心中的怒火.

"可惡!鯤鵬老妖的事我不能不去,罷了,等我從嘯月嶺回來,再好好虐殺這些該死的東西!"

袁通低沉殘暴的聲音在崆水洞內激蕩不已.

——

——

三天過去.

木奎卻覺得像過了三年之久,每一秒鍾都令他寢食難安,魂不守舍.

難道那熊羆是騙人的?黑猿王根本就沒打算找陳汐前輩的麻煩?

木奎想不明白,正是因為想不明白,他這些天過的實在是太痛苦了,感覺就像一只在等待死亡的螻蟻,偏偏還不知道死亡什麼時候發生……

想到這,木奎不禁朝遠處望去,只見在那崖岸云海中,一道峻拔瘦削的身影正在修煉劍術,衣袂翩翩,劍勢如風,神認真專注,姿態輕靈飄逸.

陳汐前輩的心性還真是堅如磐石!

木奎已不知贊歎了多少次,這三天每當他心思燥亂難安的時候,他就會前來這里,只要看到陳汐的身影,他就覺得心里踏實許多,仿似天塌下來也不覺得害怕.

其實陳汐的壓力比木奎差不了多少.

他也沒想到自己才剛剛進階紫府境,就因為殺了厲虎而得罪了崆水洞黑猿王,不過既然已躲無可躲,他反而把所有心思和壓力都花在修煉上.

紫府境界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是一個質的蛻變,想要發揮出全部實力,游刃有余地掌握這種力量,必須要勤修苦練才行.

此刻,他修煉的便是《大衍風行劍》,手中握著的赫然便是那截三尺長的庚金劍竹.

刷!刷!刷!

劍光舞動,猶如疾風呼嘯,閃電般快速,在虛空中撕裂出一道道殘余的劍痕.

《大衍風行劍》第一招——疾風掠影!

據練到極致,也就是達到天人合一境界時,可以在一次揮劍之間,將一片落葉斬為整齊均勻的上千細絲,迅捷無比.

並且令陳汐欣喜的是,由于庚金劍竹鋒銳異常,其內還蘊積著恐怖之極的雷霆罡氣,施展起疾風掠影,不僅奇快如電,且平添一股凜然的毀滅性力量,威力之強大出他的意料.

"我之前已把劍法掌握至'知微’地步,若是能夠在短時間內突破天人合一境界,對戰黑猿王的時候,應該能夠多一份把握."

時間點滴流逝.

崖岸云海之畔,劍光縱橫猶如億萬匹練,忽生忽滅,陳汐就像一個不知疲憊的木偶,沉浸在無窮玄妙的劍法之中.

上篇:第六十五章 大妖朝賀    下篇:第六十七章 風之道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