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五十章 仙府紙箋   
  
第五十章 仙府紙箋

第三更!求收藏,票!

陳汐從不認為自己是個修煉天才,可這種煉體速度依舊嚇了他一跳,細細算來,他煉體總計才不到半年,便已從後天一舉進階至先天圓滿境界,這種速度連他自己都差點不敢相信.

"很驚訝麼?你修煉的是我家主人傳下的《周天星戮鍛體之術》,又有龐大的玄冥煞氣為支撐,這樣的速度只能算作正常."

季禺淡然道:"好好努力吧,相較于那些真正的天才,你這修煉速度也是不堪之極.尤為重要的是,你已經荒廢了十六年的時間."

陳汐激動的心平靜許多,事實正如季禺所,他自幼到大,雖一直接受爺爺陳天黎的教誨,也修煉者家傳的煉氣功法《紫霄功》,可缺乏靈丹,元石的支持,他修煉的進境極為緩慢.而在四年前,由于要維持生計,他更是挑起重擔成了一名制符學徒,在修煉一途上所花費的時間愈發稀少.與那些自幼便專心于修煉的家族子弟一比,要遠遠落後了許多.

就像李淮,年齡跟陳汐相仿,可如今已是紫府境修為,原因便在于李淮擁有著數之不盡的各種資源,根本不用為生存的問題而奔波勞苦.

"多謝前輩當頭棒喝."陳汐神色肅然,眉宇間盡是堅定認真之色.

季禺笑了笑,從藤椅上站起身子,目光在水池一掃,道:"還剩下將近五百斤玄冥煞氣凝聚而成的液體,我幫你收起來."

話時,他手掌一探,整座八棱形的水池猛地翻滾起來,旋即烏光一閃,已化作一盞猶如黑玉砌成的八角宮瓶.

"其實這座水池便是一個八角宮瓶,布置此陣的修士,先已引煞之劍溝通天地煞氣,而後以冰魄心蓮孕養煞氣,最後彙入八角宮瓶,曆經萬年,方才形成這一池子的玄冥煞氣."

季禺侃侃而談,顯得極有耐心,繼續道:"不過由于這座化山聚煞大陣近萬年來無人主持,其內的玄冥煞氣逸散出去大部分,若非如此,這水池起碼能夠彙聚不下萬斤的玄冥煞氣."

"原來如此."陳汐點了點頭.

季禺把八角宮瓶丟給陳汐,道:"此物雖無他用,用來儲存一些靈液美酒倒是不錯,待你進階涅槃境界,便可用其中的玄冥煞氣凝結涅槃輪了."

陳汐心把八角宮瓶裝入儲物戒指,目光不經意一瞥,看到水池原先所在的位置附近,赫然有著一座奇特的陣法圖案.

"這是?"

陳汐走上前一看,這座陣法圖案中央位置,有一個凹陷的槽口,腦海中靈光一閃,當即從儲物戒指中拿出洞冥令,略一對比,恰可以完美無縫地嵌入其中!

"哈哈哈."

季禺仰天長笑,"不錯,正是通往劍仙洞府的挪移陣.在剛進入此處時,我便發現其中蹊蹺.按我推斷,此處陣法必然是由那位劍仙設下,為的便是搜集玄冥煞氣!"

陳汐著實有點不敢置信,原本他以為自己墜入深淵,就徹底與劍仙洞府無緣了,卻沒想到自己竟在這里意外地找到一條通徑,真是峰回路轉,柳暗花明啊.

"走吧,百萬年來我已見多了絕世劍仙,可無不飲恨在我家主人的洞府之內,我倒要看看,這位劍仙究竟是何人,其留下的洞府又有何妙處."季禺悠悠道,輕描淡寫的聲音中流露出睥睨一切的傲然氣概.

……

……

狹長漆黑的通道內,不時響起陣陣暴喝聲,和恐怖的金戈相交的碰撞聲.

刷!

太乙青蓮刀化作一抹青幽虹光,狠狠斬碎一頭煞氣傀儡,杜清溪有些狼狽喘息起來,望著前方兀自咬牙戰斗的端木澤等人,清麗的臉頰上此刻已是寫滿焦慮.

這還是劍仙洞府嗎?簡直就是一片煞氣傀儡的海洋!

他們一行人在柴樂天的帶領下,終于有驚無險地穿過赤炎山脈,在一個月的最後一天,憑借洞冥令,被三才挪移大陣傳送進了劍仙洞府.

本以為各種法寶秘籍已是垂手可得,卻沒想甫一進入這條狹長的通道,便遇上了一波又一波的煞氣傀儡.

這些煞氣傀儡高大無比,面容丑陋僵硬,渾身繚繞著黑色煞氣,左右手中各握著一把鋒利巨劍,其劍法簡陋粗鄙,但憑借其悍不畏死的氣概,和堅硬如岩石的巨大體魄,在這狹長的通道內,簡直如同一道鋼鐵洪流,橫沖直撞所向披靡.

"該死!這些蠢東西簡直殺也殺不盡,咱們已經被困在這里兩天了,若再這樣下去,遲早要力竭而亡."

一腳踹飛身前的一頭煞氣傀儡,端木澤縱身一躍,躲過左右兩頭煞氣傀儡的包夾,狼狽地來到杜清溪身邊.

此刻的端木澤,白衣染血,頭發披亂,英俊的臉頰上蒙著一層病態的白色,眉宇間已是疲憊至極.

"怎麼會這樣呢?我們的實力自從進入此地,便已恢複至紫府境,再不受南蠻冥域的限制,可是若想殺盡這些煞氣傀儡,卻根本沒法做到,要不……咱們沖過去吧?"

杜清溪也變得手足無措起來,是要沖過去,可是當看到遠處那密匝匝奔湧而來的煞氣傀儡,自己也覺得希望極其渺茫.

"沖?我看希望不大,"端木澤苦笑一聲,旋即咬牙切齒地道:"咱們原本有八條通道可走,偏偏柴樂天故意把咱們引上這條通道,若非如此,咱們何至于狼狽至此?"

杜清溪皺眉道:"你現在的樣子,跟柴樂天當日對待陳汐又有什麼區別?不要把什麼事都推到別人身上."

頓了頓,杜清溪似乎也覺得口氣有點重,無奈道:"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八條通道,咱們選了'樂’字通道,便已被困到如此地步,若是選擇'苦’字通道,豈非早就死了?"

端木澤嗤笑道:"我只是覺得柴樂天很荒謬,自認為名字中有個'樂’字,就把咱們帶上這條道,這不是瞎扯嗎?"

嘩!嘩!嘩!

三把巨劍夾著狂暴的氣息,朝杜清溪和端木澤狠狠劈來,兩人不敢再多談,咬牙迎戰而上.

此時此刻,他們也只有如此苦苦撐下去.

"這些該死的雜碎,老子受夠了!"不就之後,遠處傳來柴樂天暴怒的咆哮,隨即便見他猛地竄起身子,手掌之間驀地出現一抹璀璨耀眼的光芒,隨即被他揮手狠狠甩飛出去.

"焚天兩儀符!給我爆!爆!爆!"

轟隆隆!

刺眼的白光驟然照亮四周,一陣陣猶如驚雷般的爆炸在狹長的通道內響起,狂暴的氣流恍如颶風一般,朝通道前方碾壓而去,所過之處,一尊尊煞氣傀儡就像冰融于水一樣,焚化一空!

端木澤怔怔地看著空蕩蕩的通道,半響才咬牙切齒道:"這個該死的混蛋,擁有焚天兩儀符這等足以媲美兩儀金丹境修士全力一擊的寶貝,卻到現在使用,真是用心不良啊!"

"趕快走吧,一旦晚了,不定就被蘇嬌他們捷足先登了."杜清溪長松了口氣,抹去額頭的汗水,縱身上前.

"噢."想起劍仙洞府內的寶貝,端木澤也是不敢怠慢,急沖沖奔了過去.

……

……

"想不到這條'稱’字通道內竟充滿了各種機關,真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此次若非有蒼兄的四靈玄武盾防禦在四周,恐怕這次我等就被困在其中了."

另一條通道中,蘇嬌看著遠處的出口,暗自松了口氣,朝身旁的蒼濱嫣然笑道.

"哈哈,蘇姑娘過譽了."蒼濱本在肉疼被毀去大半靈性的四靈玄武盾,聞不由強顏歡笑道.

"此次若能獲得劍仙洞府的秘藏,必定要先讓蒼兄挑揀一件,以報蒼兄的救命之恩,大家沒有意見吧?"

蘇嬌似是看穿蒼濱心思,笑吟吟建議道.

"那是自然.""這的確是蒼道友應該得到的."其他人七嘴八舌地紛紛點頭同意.

蒼濱的心頓時大好,看向蘇嬌的目光火熱中透著一絲敬服.

"事不宜遲,咱們趕緊出發吧,莫要被那些人搶占了先機."蘇嬌微微一笑,便即轉身朝通道外行去.

……

……

刷!

陳汐睜開眼睛時,便已置身在一處空闊房間中.

一張玉床,一方案牘,一個蒲團,除了這三件事物,房間中再無他物.

這里難道就是劍仙洞府?也未免太簡陋了一點,好像什麼都沒有啊……

陳汐疑惑不已.

"咦?"案牘前,季禺似是發現什麼,驚咦出聲.

陳汐連忙湊過去,便看見,在案牘桌面上,赫然有著一張泛黃紙箋,其上寫著滿滿的字跡.

這些字跡肆意潑灑,縱橫捭闔,一撇一捺皆如凌厲無匹的劍勢,陳汐甫一觀望,如潮劍意帶著森然肅殺的氣息,撲面而來,頓時渾身一僵,額頭冷汗涔涔,急忙轉頭閉目,深呼吸一口氣,才又睜眼繼續看去.

"與淮崖子論劍,頓悟人生四順四逆之理,斬塵緣,破樊籠,自覺窺得劍道真諦,然偏執于劍,終成心魔,正所謂成也劍道,敗也劍道……"

只讀了寥寥幾行字,陳汐只覺一股厭憎煩躁的緒沖蕩胸腹,道心動搖起伏,忍受不住,再次閉眼不看.

"這張紙箋乃是一個悟了劍之大道的劍仙所書,你境界不到,強自去看輕則神魂損傷,重則道心失守,還是莫要再看."

季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掀起陳汐心頭一陣驚濤駭浪,只是留下的一張紙箋,便能令觀看者道心失守?

——

今天點擊破2000,票增加89張,收藏增加43個,按照約定,我會加更兩章!

不過,今天枯坐一天碼了一天,實在太累,腦袋此刻已經發懵發脹,這兩章容我明天和後天還上.也就是,明天和後天除了保底的兩章,還會各自多出一章.

上篇:第四十九章 洞穴    下篇:第五十一章 珍寶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