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第四十八章 驚變   
  
第四十八章 驚變

第一更送上,我去碼字,兄弟們請投出寶貴的票,點擊,收藏,沖上去!

這赤炎山脈占地萬里,誰能想到竟然是一座大陣?

疾奔在赤炎山脈內,陳汐想起之前季禺的話,心中仍舊忍不住發出一陣驚歎.

之前在山腳下,他之所以發呆,便是在跟季禺交流,據季禺推測,眼前的赤炎山脈乃是一座凝聚天地煞氣的恐怖陣法,非符陣大宗師級別,根本無法布置!

陳汐在符道上造詣不錯,但也僅僅可以制符而已,並且也僅僅能夠制作一品基礎符箓,而只有制符水准達到九品符師之上,方才能夠稱得上是符陣師.

符陣師又分作上,中,下三個階段,再之上就是符陣宗師,能夠在符陣宗師中脫穎而出,則可稱作符陣大宗師!

而能夠成為符陣大宗師的人物,必然已在陣法之道上達到不可思議的水平,在修行界也只有破劫地仙一流的神仙人物,方才能達到這種境界.

並且,符陣之道幾乎是所有道途中最為晦澀玄奧的存在,也是最耗費光陰的一條道途,除非一些資質逆天之輩,其他人絕難把這條路走到盡頭.

由此可見,符陣大宗師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這座大陣應該是因為常年無人主持,早早就荒廢掉,否則所凝聚的煞氣絕對不會逸散出來,像你一路看到的猶如汪洋般的煞獸,恐怕就是這座大陣逸散出的煞氣日積月累下形成的."

季禺的聲音再次在腦海中悠悠響起,"子,你不是要搜集玄冥煞氣嗎,倒不如前往這座大陣的陣眼處查探一番,不定能搜羅到一些布陣所用的珍寶."

"凝聚煞氣的珍寶?"

"不錯,像布置這樣一座大陣,沒有一些強大的寶物做陣基,根本就行不通.而正是因為這些寶物的存在,才會令這南蠻冥域中處處都肆虐著數不清的煞獸."

陳汐想了想,也的確如此,煞獸由煞氣形成,若無無窮無盡的煞氣支撐,那些煞獸早已被屠戮殆盡,怎可能像現在這般殺之不盡?

"我要不要去陣基處查探一番呢?"

聽了季禺的描述,陳汐也是怦然心動,可是想起如今還跟杜清溪等人在一起,還要前往那劍仙洞府,不禁有些猶豫.

"陳汐?你在干什麼呢!"一聲嚴厲的喝聲在耳畔炸響.

此刻,他們一行人正在赤炎山脈一條險峻的羊腸路上前行,一側是料峭山壁,另一側則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山風呼嘯,仿似要把人都給刮走,深淵下赤霧霾滾蕩不休,放眼望去,那深不見底的深淵中猶如盤踞著一頭頭血腥凶獸,不時傳來一聲聲尖利恐怖的獸吼聲,令人膽寒不已.

由于修為被限制,杜清溪等紫府境修士都無法飛行,行走在這懸崖峭壁之間,無不心翼翼,生恐出現什麼意外.

而陳汐則走在隊伍最前邊,這是柴樂天的安排,用意不而喻,一旦前方出現什麼意外,陳汐首當其沖,死不死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可以為身後眾人贏得反應的機會.

陳汐扭過頭,就看見柴樂天冷冷盯著自己,目光中怒氣隱現,不由微微一怔,這家伙又要找自己麻煩麼?

也不怪陳汐如此猜測,從喋血城出發那天起,端木澤和柴樂天這對敵便展開了激烈的競爭,柴樂天身為領頭者,對端木澤處處頤指氣使,儼然已把端木澤當做了仆役一流看待.端木澤自是暗恨不已,處處抵抗,只要是柴樂天的命令,他都一字不聽,並且還拉上陳汐跟柴樂天對著干,令柴樂天極為惱火.

正因如此,柴樂天不僅對端木澤惱火不已,並且連同陳汐這個'幫凶’也一起恨上了,一路行來,有事沒事總愛斥責陳汐兩句,仿似不如此,不足以證明他帶隊者的身份.

泥人還有三分土性,陳汐的忍耐力再好,也不由對這個星羅宮的弟子產生一絲厭憎和反感.

"陳汐,怎麼了?是不是又有人找茬?"

端木澤在後邊叫道,見柴樂天找陳汐麻煩,身為同進同出的好兄弟,他自是要表達出自己的不滿.

"我找茬?"

柴樂天冷笑道:"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了,若不能及時走出這赤炎山脈,必將與劍仙洞府失之交臂,白白便宜了蘇嬌等人,這種結果你願意看到?"

"可這跟陳汐有什麼關系?"端木澤反問道.

旁邊,杜清溪也是秀眉一皺,這一路行來,端木澤和柴樂天的暗斗她都看在眼中,不過爭風吃醋這種事,她身為當事人,也不好插嘴阻止.但是此刻,見柴樂天無緣無故地把矛頭指向陳汐,她也不由感到一陣惱火.

"難道大家沒發現,自從陳汐開始帶隊,咱們的速度明顯變慢許多,這家伙明顯在故意拖延時間!"

柴樂天冷冷道:"我現在甚至懷疑,他是不是蘇嬌那邊派來的*細,拖住咱們的步伐,以此讓咱們耽誤了進入劍仙洞府的機會!"

我拖延時間?

我是*細?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陳汐怔了怔,心中對柴樂天的品行已是厭憎到了極致.

"哈哈,陳汐是蘇嬌那邊的*細?你可知道陳汐和蘇嬌是什麼關系?真他媽荒謬!"聽到這個解釋,一直對風度極為在意的端木澤也忍不住爆粗口了.

"讓陳汐帶隊的是你,陳汐拖延隊伍的也是你,柴兄,你是不是搞錯了?"杜清溪聲音清冷,辭間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

"唔,又要找陳汐麻煩,真是讓人看不下去啊."宋霖睜開惺忪睡眼,眸子里泛起一縷冷光.

"話不能這麼,柴兄也是為了大家著想,畢竟咱們的目標是劍仙洞府,若被別人搶先進入,恐怕對大家都不好吧?"

"哼,我和哥哥支持柴兄,據我觀察,那子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

"嗯,我弟弟的沒錯."

"大家不要吵了,其實柴兄也是為了大家好."

萬云學院的俞浩白,風凌學院的杜泉和杜奎,青木學院的慕容薇也紛紛開口,不過卻是一邊倒地支持柴樂天.

柴樂天也沒想到只是喝斥了陳汐一句,竟會出現這種局面,不由暗暗想到,陳汐這子不是個破敗家族的落魄子弟嗎?杜清溪三人為何會對他如此維護?

怎麼辦?

自己若是做出讓步,那豈不是就是承認自己在找陳汐的麻煩?

不行!

絕對不能讓步,一路行來,這子和端木澤處處與自己作對,借此機會,甯可把這子鏟除了,也決不能就此放過他!

想到這,柴樂天摸了摸左臉頰的刀疤,眸中殺機一閃而過,右手如電探出,猛地抓住陳汐後襟,而後臂膀一甩,陳汐徑直被拋進了一側的深淵中!

陳汐根本就沒想到柴樂天竟會這麼做,在反應過來時,整個身體已被拋飛出幾十丈外的深淵上空,身在半空毫無借力之處,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像一塊飄飛的破布一般,朝深淵下墜去.

陳汐沒有驚呼,沒有吶喊,他只是緊緊抿著嘴唇,眼眸死死盯著極遠處那道越來越遠的人影,憤怒猶如熾熱滾燙的岩漿一般湧遍全身,雙眼瞬間充血變得通,清雋的臉頰上青筋根根爆綻,猙獰中流露出滔天恨意!

柴—樂—天,只要我不死,我必將你抽魂煉魄,挫骨揚灰,生生世世不得輪回!

……

峭壁側,深淵旁,山風如龍呼嘯.

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凜冽的風聲嗚咽回蕩.

誰都沒有想到,柴樂天會出其不意地襲擊陳汐,更是想不到他一不發就直接把陳汐拋進了深淵!

這個變化來得太快,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已發生,在所有人來不及反應之際,陳汐已墜入那赤霧霾滾蕩的深淵之中,消失不見.

"卑鄙人,**·你媽,老子殺了你!"端木澤率先反應過來,怒吼著,縱身便要去找柴樂天拼命.

一側的宋霖連忙攔住了他,暴喝道:"冷靜!這里一側便是深淵,難道你也想掉下去嗎?"

"為什麼要這麼做!"杜清溪神色如冰,清眸中的憤怒在熊熊燃燒.

"一只螻蟻而已,死便死了,何必大驚怪?"柴樂天笑吟吟拍了拍手,似是做了一件無足輕重的事.

"你……好狠!"柴樂天滿不在乎的態度,氣得杜清溪身體微微顫抖起來,"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答應與你結盟."

柴樂天皺眉道:"清溪,這一路上我已經忍他很久了,為了一只礙眼的螻蟻你要跟我翻臉嗎?"聲音低沉,隱隱帶著一絲威脅.

杜清溪神色一愣,眼眸地湧出一抹無力和頹然,她可以跟柴樂天翻臉,但是其背後的杜氏卻決不允許令她不能這麼做.

"放開我!老子要殺了這卑鄙人!"端木澤兀自在憤怒大叫.

宋霖死死抱住他,暴喝傳音道:"清醒點,你想給你端木氏惹禍嗎?那柴樂天不足為慮,可是其背後的冥化境老祖,卻絕非我等家族能夠與之抗衡!"

"難道就這麼算了?"端木澤失魂落魄,喃喃自語.

宋霖唇邊湧起一抹無法喻的苦澀:"還能如何,只希望陳汐能活著吧,你莫忘了,他還是一名強悍的體修,哪怕無處借力,墜落深淵也不致死……"聲音越來越弱,越來越低,顯然他對自己的話也無信心.

——

PS:感謝書友虛空碎月劍,醉青天,effer的捧場支持!

上篇:第四十七章 赤炎山脈    下篇:第四十九章 洞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