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武神空間卷二 總宗風云 第五百零八章 你才是妖孽   
  
卷二 總宗風云 第五百零八章 你才是妖孽

這樣的結果顯然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所有人都沒想到,原本看起來強勢無比的矮腳虎,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完全不是對手.

這樣的場面,瞬間鎮住了每一個人.

葉希文淡然的看了一眼眾人,手中的聖劍猛抖,卻聽一聲巨響,在天空中斬出密密麻麻的劍氣,看得人一片眼皮直跳.

葬人劍,在葉希文的手中發揮出了比之前更可怕的威力.

不可否認的是,對于現在的葉希文來說,手上的兵器是不是聖器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他敢拿一把普通鐵劍和擁有聖器的高手斗,但是有聖劍在手,他的《葬劍訣》的威力更會發揮到淋漓盡致的地步.

在葉希文的手中,這一把聖劍爆綻出在矮腳虎手上遠遠難以媲美的可怕威力,無盡的劍道光輝幾乎將整個di dū都遮蔽了.

"嘭!"

"嘭!"

"嘭!"

四皇子諸多沖過來的手下在那漫天的劍氣之中紛紛被擊中,化作一團團的血霧,當空爆開.

這個場面,讓所有人都一陣沉默,很多人也都反應過來了,他們都明白,為什麼四皇子要在葉希文凝聚聖體的時候出手,因為這可能是葉希文最為虛弱的時候.

但是結果卻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即便是在凝聚聖體的時候,依然輕松將矮腳虎等一群高手斬殺成血霧.

原本還算是鎮定的四皇子看到這一幕,登時不能淡定了.臉se整個都變的異常難看,因為葉希文倒提長鋒,一步一步朝著他走了過來,劍尖劃過虛空,像是在一張乾淨的畫紙上輕松劃拉出一條巨大的裂紋.

"你..."四皇子還沒來得及說話,卻見一抹寒光閃過,四皇子的身軀當空碎裂開來.被葉希文斬殺成兩半,元神俱滅.

所有圍觀的大魏國的群雄都沉默了,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為四皇子說話.這是爭奪皇位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沒有人能不付出任何代價.

一旦踏上了奪嫡的道路,所面對的.就是要生死決戰,沒有後路,因為後退一步,那就是萬丈深淵,死路一條.

換句話說,如果今天死的是二十三皇子的話,也不會有人為他多說一句話,沒有人會為他流一滴眼淚,現實就是如此殘酷.

而隨著四皇子的死,二十三皇子必然會綻放出難以想象的光芒.原本只是一個打醬油的,但是因為有了葉希文這麼一個強勢的難以匹敵的高手做後盾,自然就一下子成為了奪嫡的大熱門.

有些人即便是在為四皇子鳴不平,但是在這個時候也不敢多說什麼,葉希文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是換成了他們的話,他們能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決掉一個聖境巔峰的高手.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他們都看見了,葉希文的可怕的天劫,一支五百個聖境高手組成的神軍,在葉希文的手上依然被輕松擊潰.根本不是對手.

這樣的高手誰能夠攔得住他,除非出現一個聖境小成的高手,但是這樣的高手,皇室不是沒有,但是到了他們這個級別,就一般不會參與到皇子奪嫡的行動當中了,往往都是一副不偏不倚的樣子的.

他們也不需要參合進去,因為到了他們這個層次,無論是誰登基稱di dū要拉攏他們,不敢斷了他們的供奉,既然如此,他們何必要甘冒奇險去火中取栗呢,萬一一步走錯,那麼就完了.

所以往往會參合進皇子奪嫡的,也就是公羊老祖這樣實力不算太強的散人武者,放手一搏,不然的話,他們很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前進了.

所謂的修煉,不就是修的所謂地侶法財麼,他們都是散修,最缺的就是資源了,唯有這樣一搏,才有可能在有生之年,修煉到更高的層次.

"看來隱藏的最深的,還不是四皇子他們而是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二十三皇子,以前他雖然也說要參與爭奪,但是從來都沒想到他竟然會有這麼深厚的底蘊,竟然還藏著這樣的高手,那一天的天劫,我看了都要嚇死了,就怕他頂不住,整個di dū都要毀在他的天劫之下!"

"我看到這次二十三皇子回來,帶了兩個供奉回來,之後又有一群人過來,都穿著相似的服裝,顯然應該是屬于同一個組織的,可能他得到什麼組織的力挺也很難說呢!"

"這樣的戰斗力,確實足以橫掃那些皇子身邊的供奉了!"

一時間,整個di dū都在議論這個事情,有人高興,為了二十三皇子的崛起而〖興〗奮,也有人憂心忡忡,因為二十三皇子的加入,讓本來就撲朔迷離的皇子之爭,一下子就更加的混亂了.

"我勒個去,這是什麼情況!"驀地,天空中一道流光閃過,角木蛟手中提著一個人頭大步從虛空中跨落了下來,那個人頭正是之前那個銀甲將軍的人頭,提在角木蛟的手中,已經失去了生機.

角木蛟一路追殺這個銀甲將軍超過幾千里,終于將這個重傷的銀甲將軍斬殺,剛剛回來,就發現整個di dū的氣氛都不是很對,應該說都充斥著一種緊張的氣氛,而且空氣中還彌漫著略微有些沒有散去的天劫的氣息,讓人從靈魂里開始顫栗的可怕氣息.

這種可怕的氣息,即便已經散去了很久了,但是角木蛟依然能感覺到,一股難以想象的天劫曾經在這里發生過,他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不過隨即他就見到了,手上提著一把聖劍的葉希文.

葉希文的身上依然有著一些殘留的氣息,剛剛突破進入聖境,還有些氣息沒有散去,還沒有控制到最好,一下子就被角木蛟發現了.

"我勒個去,剛才不會是你在這邊渡劫吧?"角木蛟登時瞪大了眼睛,看著葉希文,比起之前的他來說,現在的葉希文的實力,簡直強的離譜了,讓他有種膽寒的感覺.

要知道,以他的實力和他的天資,從來都是他讓人感覺膽寒,還從來沒有人能讓他感覺到膽寒,但是在葉希文的身上,那還有些殘留的天劫的氣息,確實讓他有種大蔥心底里膽寒的感覺.

那是一種天威的感覺,一種萬物對蒼天的敬畏,這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和他本身並沒有什麼關系.

"是!"葉希文點點頭,將聖劍給收了進去,扔進了天源鏡之中,讓葉墨吞噬了,曆史,天源鏡之中爆綻出一陣陣赤紅se的光芒,將葉希文的整個內宇宙都照的血紅se一片,像是一片血海宇宙一般.

光芒明顯比上次吞噬血皇印的時候還要更加耀眼一些,葉希文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因為他知道,天源鏡又恢複了一些,應該說不是天源鏡,而是葉墨.

天源鏡實際上的損傷並不大,因為那一次並沒有真的打起來,只是撐著氣場,相互嚇唬罷了,真正受損的是葉墨.

其實如果葉希文能狠下心,抹殺掉葉墨的話,那麼天源鏡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了,當場就可以用,不過葉希文哪里來舍得抹殺掉葉墨.

這麼多年來,葉墨幾乎就像是亦師亦友,傳授了許多的知識,沒有他,葉希文可能早就死了,在那次碰到古凰界的人之前就死了,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

"我勒個去,你到底是渡了什麼天劫,怎麼會這麼恐怖!"角木蛟,簡直難以相信,天劫過後一般都會迅速變的云淡風輕,那些被天劫劈碎的東西,也有許多會在靈氣的字樣之下,迅速恢複,過了這麼久,竟然還能感覺到這麼多的天劫暗流的氣息,完全可以想象葉希文在渡什麼樣的天劫.

"你果然是個變態,人家都說我是個妖孽什麼的,我看和你一比,我就根本不算什麼了!"角木蛟相當郁悶的說道,在北斗組織之中,年輕一輩的高手總共也就那麼幾個,清虛他合作了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他是根本就不想和清虛比了,那個根本就不是人,簡直就是後發先至.

因為他的歲數比起情緒要大上將近一百歲,雖然在很多人的眼里,應該算是同一輩的高手,一百歲的差距,對于他們漫長的武道修煉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是被清虛從後面追上來的感覺依然不好受.

現在看到葉希文,才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怪物好不.

登時有些沮喪!

"你和清虛兩個人都是變態,我好歹也是號稱天驕的人物,在你面前根本不算什麼了,不行,這樣下去我要被你們兩個越拉越遠了,等這個任務結束,我就去闖清心關,不超越你們,絕不出關!"被他臆想中的兩個變態極度的刺激了之後,角木蛟喃喃說道.

葉希文啞然失笑,並沒有和他爭辯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並不是什麼天才,天資並不算出眾,何況是和這些天才相比了,為了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多少次死里逃生,他自己都算不清楚了.(未完待續

上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五百零七章 一劍斬殺    下篇:卷二 總宗風云 第五百零九章 風云變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