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第一百四十八章 誓言破謊言(二)   
  
第一百四十八章 誓言破謊言(二)

蕭炎這邊越是強硬,越是咄咄逼人,妖族一眾精英心里越是發慌.想到一旦與混沌不滅等開戰,己方必定死傷慘重,而自己說不定就是其中一個,都不想當替死鬼的心態讓絕大部分妖族精英躊躇不前,退意更濃.

見此情景,貝狐心中大喊不妙,心里急得像貓抓了心一樣:"媽的,這混沌不滅到底是虛張聲勢還是真的有恃無恐啊?"

急中生智.貝狐牙齒緊咬著下唇,眼珠一轉,計上心來,他對著混沌不滅一抱拳,道:"混沌兄仗義之舉令我等敬佩.可混沌兄有所不知,別看他怒龍頂著絕世天才之名,其實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是個天怨人怒的人渣,根本不值得你庇護!"

"什麼意思?"

混沌不滅與蕭炎等皆一愕,不明貝狐為何有此一說.

"你……放你媽的狗屁!你竟敢汙蔑老子,老子活劈了你!"

怒龍也先是一愣,但馬上就怒不可遏,掄起青銅戰斧就要朝貝狐劈去.

"怒龍兄,稍安勿躁."

就算要戰也不能讓傷勢最重的怒龍上,蕭炎與混沌不滅同時出手按住了怒龍的左右肩膀.

見怒龍被混沌不滅和蕭炎按住,貝狐在心里得意地一笑,故意刺激怒龍道:"怎麼,不敢讓我把話說完?心虛?要殺我滅口?這麼多人在這里,你滅口滅得完嗎?"

"你!"怒龍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可在混沌不滅與蕭炎的阻攔下又出不了手.只好含怒叱道:"好,老子就聽聽你這個卑鄙小人的嘴里能吐出什麼來!"

"我卑鄙?"貝狐冰寒著臉冷冷地反擊怒龍,"我再卑鄙.也干不出你干的那些天怨人怒的惡事來!"

怒龍肺都要氣炸了,他沒想到貝狐竟然卑鄙到為了不讓混沌不滅幫自己竟往自己身上潑髒水,當即破口大罵:"我操你貝狐十八代祖宗!老子干什麼天怨人怒的惡事了?啊?你說呀!"

貝狐的心思多縝密啊,他既然敢這麼說,自然就有他的說辭.在怒龍的質問下,他特意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問怒龍:"怒龍,你是我妖族的絕世天才啊!是我妖族的驕傲啊!這麼多妖族精英因為崇拜你而追隨你進幻境來.你怎麼可以干出那樣的事情?"

怒龍氣得雙目冒火:"你媽的,老子干了什麼了?你倒是說啊!"

貝狐歎息著直搖頭:"怒龍,你不要臉.我們這麼多妖族之人還要臉呢!"然後不再理會怒龍,而是轉對混沌不滅說道,"混沌兄千萬不要被這個人渣豪爽義氣的表象給蒙騙了,他的行為之可恥.簡直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如非我等親眼所見,也絕不敢相信他會是那樣的人,更不敢相信他會做出那樣的事情!"

"此事關系到妖族的聲譽,還請混沌兄恕貝狐不便詳說.但在下發誓,在下所說絕對屬實,在場一百多名妖族精英皆可作證."

"混沌兄你可以想想,我與身後一眾精英來自妖族不同種族,非親非故.很多還是進幻境後才認識的,若非怒龍所做之事人神共憤.為什麼這麼多本來都是跟隨他進幻境的妖族精英不懼他絕世天才的實力要聯手殺他呢?"

貝狐的話聽起來似乎合情合理,讓原本相信怒龍的混沌不滅和蕭炎幾人一時間也無法判斷是真是假.

被人連什麼事情都不說地當面誣陷,而且因為對方人多自己好像還真的很難辯解,怒龍只覺得一股熱血直奔腦顱,血紅的眸子中滔天的殺意暴湧,他驟然發力掙脫開混沌不滅與蕭炎,手臂上青筋凸起,掄起青銅戰斧猛劈向貝狐.

貝狐似乎早就料到怒龍會有此一舉,精鋼折扇點在青銅戰斧側面,他借力一個轉身,落到身後的人群中,眼中閃過一抹得逞之色,道:"混沌兄,你看到了吧?他這是要殺人滅口啊!"

"放屁!分明是你血口噴人!貝狐,你為了成為重點培養對象,便想利用這次進幻境之機,或造謠或煽動或買通他們欲將我除去,這才是鐵的事實!"怒龍氣得嘴唇都在抖,一雙怒目掃視著貝狐身後一眾妖族精英,"還有你們!竟然被貝狐蠱惑,收買,助紂為虐,與之同流合汙謀殺重點培養對象競選者,貝狐給了你們多少好處你們就把自己賣了?你們眼里還有妖族的族規嗎?你們回去後敢面對妖族列祖列宗的牌位嗎?你們敢拷問拷問自己的良心嗎?"

被怒龍這麼一連串的質問,不少妖族精英臉上頓時一陣青一陣白,埋下頭不敢看怒龍.

混沌不滅和蕭炎等將一眾妖族精英的反應看在眼里,皺眉間頓起狐疑之色.

貝狐一直在關注著混沌不滅的臉色,見混沌不滅因為一眾妖族精英的反應對自己所說起了疑心,當即朗聲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沒想到一向不善言辭的怒龍情急之下口齒也變得那麼伶俐了!"然後他側身用手指點著低垂下頭的一眾妖族精英,寫在臉上的自然笑意倍增了幾分說服力,"不知情者還真會以為他們是羞愧難當不敢面對你怒龍呢.他們不過是因為曾經追隨你,崇拜你,想著即將要將不久前還是他們偶像的你誅殺,于心不忍罷了!"

"你們說是不是?"貝狐徹底轉過身對一眾妖族精英問道,臉上依然是笑容,可眼中的狠戾之色卻在警告那些妖族精英要想清楚後果.

被貝狐如毒蛇般的眼神盯著,一眾妖族精英齊齊打了個冷顫,一想到一旦放過怒龍自己便難逃一死,羞愧之色盡除,不約而同地重重點了點頭.

"混沌兄,你都看到了."貝狐臉上得逞之意一閃而過.側過身對混沌不滅說了一句後,他隨即振臂大呼,"各位.你們說,怒龍該不該死?"

"該死!"

"該死!"

……

心知沒有退路的一眾妖族精英在情勢對己方大利之下終于放開了一切,被貝狐帶動起的情緒如突然決了堤的洪水,咆哮著,勢不可擋地湧出,幾乎將怒龍淹沒.

看到此情此景,饒是混沌不滅與蕭炎,龍懿,淨無塵再信任怒龍.心中也掀起了不小的波瀾,有了幾分動搖.混沌不滅與蕭炎還能保持鎮定,而淨無塵和龍懿已經輕挪腳步.稍稍與怒龍拉開了一點距離,手中兵刃緊緊攥著,對怒龍有了提防之心.

"莫非蒼天真的要亡我怒龍不成?"怒龍心中悲憤萬分,可在這眾口鑠金的誣陷下卻深感無力.那無盡的怒意最終只能在胸膛中化為莫大的悲哀.

但怒龍並未絕望.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貝狐一眾人多勢眾,卻遲遲不肯動手,還不斷用言語博取混沌不滅的信任,顯然是忌憚混沌不滅幫我,也就是說,我能否度過此劫,完全取決于混沌不滅和蕭炎是否信任我.

"可我與混沌不滅和蕭炎剛認識不久,他們對我還談不上了解.在貝狐一眾這眾口一詞的誣陷下,他們會信任我嗎?如果不信任.雖說我們已是兄弟相稱,但誰會再認一個做下人神共憤之事的人渣是兄弟?還幫他?

"我要怎麼樣才能讓混沌不滅和蕭炎相信我呢?"

怒龍眉頭深鎖,苦苦思索起來.

見怒龍不再發怒,似乎放棄了自辯,貝狐知道,誣陷成功了,目前的關鍵,是要混沌不滅徹底相信這不是誣陷而是真的,必須得趁熱打鐵.他擺出一副很沉痛的樣子對混沌不滅說道:"混沌兄,我們妖族的絕世天才是這樣一個禽獸不如的人渣,對此,我們也都深感痛心.可他既然做下了那樣的惡事,那就不管他有多天才,未來的潛力有多大,我們都必須要將他誅滅,為妖族鏟除敗類!還請混沌兄理解並支持."

混沌不滅眉頭緊蹙著,對事情的不明和複雜大感棘手,無法做出抉擇.相信貝狐所說而任由貝狐一眾對怒龍下手?如果是貝狐為了達到成為妖族重點培養對象的目的陷害怒龍怎麼辦?但如果因為怒龍是兄弟而強替怒龍出頭,與妖族一眾精英血戰,萬一貝狐所說是真怒龍真是個人渣呢?畢竟他剛認識怒龍,對怒龍僅是覺得投緣有好感,可不敢保證怒龍絕不會做出貝狐所說的天怒人怨之事啊!這可如何是好?

左右為難半天,混沌不滅側身問向蕭炎:"蕭兄,你看……"

"讓我想想."

蕭炎輕輕應了一聲,眼光在怒龍與貝狐之間不斷掃過,思考著.顯然,蕭炎對此也大感頭痛.

兩人都沒有想到,這在他倆看來再正常不過的問答,卻讓貝狐等一眾妖族精英瞪大了眼睛,陷入了無與倫比的震驚中:混沌不滅拿主意前竟然要問他的跟班?而且這個跟班還回答得心安理得?

"這個黑袍小子不是混沌不滅的跟班?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資格幫混沌不滅抉擇?"

"還有,混沌不滅居然稱他為'蕭兄’!而且他被混沌不滅征詢意見時的回應完全是與混沌不滅平起平坐的口吻!斗帝大陸上何時出現了這麼一號人物?我怎麼完全沒有印象?難道是某個大勢力新崛起的後起之秀?"

"娘的,沒想到這個黑袍小子居然不是普通角色!壞了!如果他對我之前對他的藐視感到不快,有心報複而故意力挺怒龍,我之前的所有努力豈不是要前功盡棄?"

"一個混沌不滅已經讓我大感忌憚,再加這麼一個能讓混沌不滅都敬重有加的神秘人物,這還得了?"

貝狐越想越心涼,冷汗打濕了後背.心思急轉間他趕緊仔細打量蕭炎,當發現蕭炎並沒有露出絲毫不悅之色,他才悄悄在心中松了口氣,急忙對蕭炎拱手道:"恕在下有眼不識泰山,還未請教您的大名."

"我叫蕭炎."

不知怎地,蕭炎對這個貝狐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反感,思考中的他用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語氣回了貝狐一句.(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誓言破謊言(一)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誓言破謊言(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