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進入幻境通道(1)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進入幻境通道(1)

蕭炎迎著陽光呼出了一道嘯聲,兩縷青絲在他的臉側隨風微拂,把他那張剛毅的臉龐勾勒得多了一分冷峻,一身黑袍在陽光的照耀下染上了一層金邊.

"出來了!他出來了!"

七天來一直提心吊膽,生怕蕭炎錯過殺戮血窟開啟的眾人一下子從大廳里沖了出來.

很明顯,這次出關,蕭炎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顯著變化,不知道是境界突破還是斗技強化的原因,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雖然以眾人的實力當然一眼能看出蕭炎乃是四星巔峰,但怎麼就感覺蕭炎這次出關身上多了一些東西呢?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東西,就像蒼穹那浩瀚無垠的影子一樣.

清秀的臉頰掩飾下突破的喜悅和心里的感動,蕭炎大步走向眾人,張開雙臂與眾人一一擁抱,最後擁著蕭琪柔聲問道:"等急了吧?"

"你也知道我們等急了啊?都急死了!"清沐兒嘴快,第一個嚷嚷起來.

蕭炎立時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蕭琪抬首關切地問道:"你沒什麼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你看我這不好好的嘛."蕭炎笑著摸摸蕭琪的頭.

"沒事就好,可把大家急壞了."這一刻,蕭琪感到尤其幸福.

這一刻,沒有人再說話,連清沐兒也在清浩然的示意下識趣地不吱聲了,噘著小嘴看看蕭炎和蕭琪二人,又看看甄妮,卻看到甄妮正滿心羨慕地看著被蕭炎擁在懷中的蕭琪.

場面的靜蕭琪很快就覺察到了,她緋紅著臉,不著痕跡地從蕭炎懷里輕輕掙出來,下意識地看了看甄妮一眼後,對蕭炎說道:"別站在這里了,時間不多,到大廳去吧."

"時間不多?什麼意思?"蕭炎有些疑惑.

清浩然上前拍了拍蕭炎的肩:"兄弟啊,你可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嗎?你要是再不出來啊,他們恐怕就要沖進去叫你了."

"殺戮血窟馬上就要開啟了嗎?"蕭炎一邊抬步向大廳走去一邊問道,又一邊看看甄妮.

"今天是通道開啟的最後一天."清浩然邊走邊說,"今天要是不進通道,明天幻境開啟時你就進不去了."

"呼!好險!"蕭炎深吸了一口氣,有些後怕地拍著額頭.

"你沒看到那道光柱?"清沐兒挽著清浩然的手臂,從清浩然的身子一側探出頭問道.

"光柱?什麼光柱?"蕭炎一頭霧水.

眾人的臉色變得精彩起來,紛紛看向清浩然.清沐兒腳一跺,前跨一步,轉身攔在清浩然面前,凝眉嘟嘴道:"哥!是誰說的'你看看動靜這麼大,蕭炎兄弟他能不知道嗎’?"

清沐兒惟妙惟肖地學著清浩然的語氣,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清浩然尷尬地搖頭看向蕭炎,然後往後一指:"兄弟,那麼大的動靜你竟然沒看到?"

蕭炎這才回身看去,看到了遠處連接天地的那道巨大光柱,然後滿帶歉意地說道:"我只顧著練斗技了,真還注意到......讓大家擔心了."

眾人看蕭炎的眼神立馬就變得不像是在看一個人了——那麼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他竟然就能沒注意到!那他當時得有多專注啊!難怪他是絕世天才而我們不是呢.

清浩然來回搖了五六下頭才歎出聲來:"兄弟啊,你這回讓大哥我面子丟得可不小啊.他們急得要進去喊你,我對他們說你一定知道,只是想多修煉一會兒,掐著時間就會出來的.沒想到,你確實是在最後時間出來了,卻不是掐著,而是碰巧的!"

清浩然這話把眾人說得哈哈大笑.甄妮更是掩嘴失笑中美目流盼,全然不掩飾對蕭炎癡迷于修煉的欣賞.

來到大廳,隨意坐下,不給眾人詢問蕭炎閉關情況的機會,甄妮直接說道:"蕭少趕准時間出關,大家也都放心了.蕭少,你剛出關,應該很累了吧?先喝喝茶,然後略作准備,再好好休息半天,就該出發進通道了."

"沒事沒事,我現在神清氣爽,一點都不覺得累."蕭炎笑著回應,"丹藥都准備好了吧?"

"嗯,都准備好了,只有多沒有少."浪天趕緊帶蕭炎去放丹藥的大方桌.

當蕭炎看見桌上堆成小山一般的小玉瓶時,他大大地被震住了——"這是要我把丹藥當飯吃呢?"

不愧是煉藥師,不過是一眼掠過,蕭炎對這些丹藥的品種和數量已了如指掌.

"辛苦了,浪天."蕭炎感激地拍著浪天的肩膀,將桌子上的丹藥全部收了起來.

"能對蕭少做點貢獻,再累都值得."浪天望向蕭炎的眸子中,有著崇拜之色在閃現.

蕭炎微笑,感受到眾人切切的關懷,心中極暖.只可惜,時間太緊了,進幻境前沒時間與大家把酒言歡,蕭炎的心里頗有些遺憾,眼光依依不舍地從眾人臉上掃過.

當蕭炎的目光停在甄妮臉上時,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後背冷汗直滲——自己差點把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

"甄妮!"蕭炎為自己的疏忽感到後怕,情不自禁叫出了聲.

"嗯?"

不明白蕭炎為什麼一下子變得嚴肅,甄妮秀眉微微低揚,困惑地望著蕭炎.

恐怕要傷甄妮的心了,蕭炎有些說不出口.自己雖有信心,但殺戮血窟里萬分凶險,又是高階魔獸縱橫又隨時會有血戰,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蕭炎定了定心神,還是說出了口:"進幻境前,我得把血契還給你."

此言一出,眾皆默然.蕭炎在如此匆忙的時刻還牽掛著甄妮的安危,心中暗暗佩服的同時又隱隱擔心起來,蕭炎終究還是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生還啊.

甄妮臉色刷地變白,白得似乎沒有血色,嬌軀激烈地顫抖著,抵靠在椅背上才勉強沒有軟癱下去.

"他難道沒有生還的把握?或者他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相伴他的生死?"甄妮腦子里一陣眩暈,無數的想法一時間在腦海中充斥.

這一刻,甄妮的心很亂很亂,她就像一個送情郎上戰場的少女聽到情郎對自己說"如果我回不來,你要好好活下去"一般的話,她很難受.

"不,他一定不是那樣想的,他不是那樣的人,是我自己一時情急亂了心扉."沉默了半晌,甄妮自嘲地笑笑,心里舒服了許多.

"你沒事吧?"蕭炎見甄妮半天沒有說話,不安地搓著雙手,緊張地問道.

清沐兒心中酸溜溜的.蕭琪則輕咬香唇,眼神中是淡淡的羨慕.

"難道我就不能陪著你共曆生死嗎?"甄妮強顏歡笑看著蕭炎問道.

看著甄妮眼里隱約可見的淚光,蕭炎的回應有些苦澀:"無論是于情還是于理,我都不能讓你陪我冒那麼大的險."

聽蕭炎這樣說,甄妮心中微暖,笑容略微展開,問道:"何情何理?"

甄妮這一問,把蕭炎問啞了.他本就是個不善言辭不善表達的人,此時就更不知道該如何說了.

但甄妮卻兩眼直視蕭炎,期盼,等待著蕭炎的回答.

望著甄妮,望著這個絕代風華但卻願意拿生命陪伴自己的女人,蕭炎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感,忍不住脫口而出:"因為我舍不得."

盡管蕭炎這話說得很小聲,就像從嘴里嘟囔出來的一樣,但聽在甄妮耳里卻如巨雷炸響,如此赤裸裸的真情表露,讓甄妮的臉上頓時渲起兩朵嬌羞無比的紅花.

一急之下說出了心聲,蕭炎窘迫地埋下頭,縮著肩呆站在那里,一時不知所措.

終于等到了自己一直以來最想聽到的話,終于等到了那個木訥的冤家的表白,甄妮將豐滿玲瓏的嬌軀埋進椅子中,一對豐挺劇烈起伏了好一陣才漸趨平靜,她抬起頭,深情地望著蕭炎,欣慰的話語中依然是無法動搖的堅定——

"我很開心.但我的血契一定要陪著你,哪怕幫不上忙.有時候,相伴也是一種幸福."

"相伴也是一種幸福",甄妮這話讓蕭琪與清沐兒雙雙嬌軀一震,柔媚的眸子死死盯著蕭炎.不求同年同月同曰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曰死,對于愛河中的女人來說,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二女在這一刻竟也有了要把血契交給蕭炎的沖動.

蕭炎聞言抬首,怔怔地,腦中不停地回響著這句話,心中陣陣甜蜜的幸福湧起,全身每一個毛孔都透著爽快的感覺.

但蕭炎又覺得很苦惱,這份情義若是放在平時,絕對是一件花前月下的浪漫美事,可眼下要進入九死一生的殺戮血窟,蕭炎只覺得肩上沉甸甸的.

"甄妮,你就別讓我為難了好嗎?"

作為一個有擔當的男人,蕭炎怎麼能讓自己心儀的女人拿姓命去陪著自己冒險呢?他苦著臉說道.

"真的讓你那麼為難嗎?"握拳壓住胸口,努力讓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平靜一點,甄妮對望著蕭炎,細如蚊蚋地問道,眸子中閃現過一絲幽怨——冤家呀,你可知道,我把血契給你,還有一個更深層的意思啊?只是我不能說出來,怕傷了你的自尊心啊.

"兄弟,甄妮小姐,你們倆這事啊,我可以說說我的看法嗎?"看著陷入為難中的蕭炎,清浩然手指輕敲太師椅的扶手開口了.

"大哥快說!"見清浩然有話要說,蕭炎忙將求助的目光投了過去.

而甄妮卻從清浩然那自信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什麼,感激地對清浩然點了點頭.(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練到最後時刻(3)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進入幻境通道(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