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勝負(3 ..7)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勝負(3 ..7)

第一百零八章勝負(3)

"事情好像有了一些變化,不知道蕭少最終會如何呢?"紫影與南爾明並排站著,嫣然笑道.

"看你的笑容就知道你一點都不怎麼擔心."南爾明隨意笑道,但眼神中卻有著一絲擔憂,"這丹藥不過五品巔峰,如果兩個都是六品煉藥師,煉制起來還真沒太大的難度,最後如何定勝負呢?"

"出自不同人之手,丹藥的成色品階也會有所不同.但始終只是五品丹藥,再強也有個頂限,就怕兩人都達到這頂限,成平手之局就麻煩了."甄妮香舌輕滑過秋意中有點發干的嘴唇,那對泛起誘人光澤的閃爍恰如心底的忐忑,透著隱隱的不安.

"若是平手,則比試的丹藥品階會升級.相信蕭少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不然殺他們威風的氣勢就會低上不少."南爾明臉皮一抽,拳頭卻緊緊張攥起.

幾人談話間,場中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藥液的融合才是丹藥最關鍵的一步,勝負在此一舉.

藥靈子之前的挫敗感隨著突破六品的氣勢慢慢轉變為自信,自信帶來的便是一種心靈上的升華,而這種狀態無疑對丹藥的成型有著極大的幫助.

在藥靈子快得已經看不清的雙手變化中,其帝境後期的靈魂之力已經將所有藥液壓縮在了一起.不同顏色的液體對光線的折射率不一樣,相互混合著便成了彩虹的顏色,再伴隨著半空中繚繞著的越加濃郁的藥香,丹藥開始漸漸成型了.

三長老的皺紋舒展得就像干旱了數年後突遇春雨的田地,笑意在其中縱橫流淌,宛如流動的水.

就連藥盟的藥液融合也進入了狀態.被逼的狀態總能很好地激發人的潛力,藥盟的藥液也從變幻的色彩慢慢趨向純淨的單一,丹藥有了成型的跡象.

而蕭炎呢?除了在藥靈子有突破跡象時他的眼神微微一縮,在藥靈子身上掠過外,他自始至終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只是融合的手法反而更慢了.

比藥盟慢,比藥靈子慢,從之前的趕上到超越再到突然的減速,蕭炎看似心里有了不少壓力,所有的藥液被斗氣和天火包裹在一起,但之間還是界限明顯,可以清晰地分出各種藥材的本身屬姓.

三長老的眸子開始透露出不屑與鄙視,對手一加強便開始心中動蕩,這不但是煉藥的大忌,而且也是心姓的顯露,如此心姓不堅定之人,縱然一時風光無限,但成就也極其有限.

藥族其他長老也對蕭炎的前後表現充滿困惑,但在這關鍵時刻,沒有人敢出聲打擾,只有靜靜地關注著,只是臉上的不屑開始在嘴角飄揚.

時間流逝得很快,台下大樹上殘存的幾片樹葉也離開了搖搖晃晃的枝椏,打著旋落在了地上.

就在蕭炎的藥液徹底融合,正不分彼此從一團純淨透明的液體向著固體轉變的時候,晴朗的蒼穹中響起了一道早雷般的雷聲,藥族領地上空烏云磅礴而來,在青石台頂投下了一片陰霾,一道道水桶般粗的雷電竄出厚厚的云層,如同戰場上充滿肅殺氣息的戰鼓咆哮,每一擊都震人心魄,劈向一顆正飛出丹爐,渾體幽藍的丹藥.

丹藥一出,便引丹雷之劫,乃成丹的標志,這場比試,終于到了帷幕即將落下的時候.

青石台上藥族一眾高手皆在,隨便一擊就能抵禦這五品丹雷,所以丹雷並不足以讓所有人動容,但閃電從天際劃過,照亮了藥盟那充滿喜悅和解脫的笑容,卻讓眾人泛起了一絲驚詫.

所有人都沒想到,竟然是藥盟第一個煉制成功丹藥.連藥盟自己也沒有想到,所以此時他笑了.

從一開始的自傲,到接二連三受到藥靈子和蕭炎那驚人境界的打擊,再到沖破重重壓抑噴發出超越平時的狀態,他終于成功煉制出了第一枚五品巔峰丹藥,而且是第一個煉制成功,不得不說,這藥盟的確算得上優秀.

只是,遺憾的是,煉藥比試比的並不是速度,而是丹藥的品質.

第一百零八章勝負(4)

從丹雷的威力上確認這是一枚普通的五品巔峰丹藥之後,眾人臉上因為沒想到而泛起的那絲詫異很快就消失不在.可緊隨著,眾人詫異之色再次泛起,而且更濃,藥盟的笑容也快速凝固在尚未完全綻放開的臉頰上.

此刻的天穹上丹雷尚未完全散去,又一聲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滾滾黑云瞬間再次遮蔽了青石台上方剛露出的天空.

雷聲更響,云層更厚,青石台如同染上了一層濃墨般黑暗,整個藥族幾乎都籠罩在了黑云之下,閃電在云層中閃爍不定,將黑云鍍上了耀眼的金邊,似在醞釀著巨大的能量.

大樹上趴著的秋蟬悄悄地收攏了薄薄的翅膀,將頭埋在樹干上的坑窪里,僅露在外的細長的腿似乎預見了末曰一般在抖個不停.

隨之,閃電撕裂了云層,如疾風暴雨般交替落下,好似天空中落下的流星,前赴後繼在半空極速融合成一道數十人合抱粗的光柱,轟然而下,然後在藥族族長的大袖一拂間爆成一片怒放的菊花.

無數細微的電流在半空中響著吱吱刺耳的聲音,照得黑暗的青石台忽明忽暗,一如眾人起伏震驚的心情.

望著藥靈子藥鼎中飛起的幽藍丹藥上繚繞著一道淡淡的光環,藥盟面色黯然,緊了緊拳頭,旋即又慢慢地松開,將傲然的頭顱輕輕低下.

"光環圍繞,竟然是一星五品丹藥."二長老陡然抬起頭,渾濁的老眼中滿是贊賞之色.

要知道,一星五品巔峰丹藥可以說很接近六品丹藥了,乃是五品巔峰丹藥中的上上之品.這藥靈子剛晉級六品煉藥師就能將五品巔峰丹藥煉制成一星的,相當不容易,不愧是藥族的天才.

圍攏在周圍的眾多藥族族人臉上也紛紛展現出驚訝之色,一旁的三長老更是得色,認為藥靈子給他長了不少臉,望向蕭炎的頭顱更是高高仰起,像極了河邊踱步的大白鵝.

在三長老看來,這丹藥光環可遇而不可求,煉藥時的每一個步驟都必須近乎完美,還要煉藥師心境如水不起漣漪.而蕭炎之前手法變慢,定是心境已然不穩,如今又眼看著被甩在身後的人接連成功,心境必將再受影響,試問,煉出的丹藥其品階比之藥靈子這枚一星的如何能再做突破?

所以他認定,此戰蕭炎必敗,于是,他的頭仰得更高了.

藥族族長眉頭微皺,有些不悅地瞪了三長老一眼,依然靜默,只是心中隱隱有些擔心.

成敗對藥族來說,不過是顏面與勝負之爭,而對蕭炎來說,則關乎其先祖能否複活.紫影與南爾明的臉色變得凝重,嘴唇微微咬緊,一股咸意湧出,將嘴中那股苦澀渲得更苦.

甄妮的瞳孔也猛地一縮,臉上寒霜漸現,但轉頭望向蕭炎時,卻發現蕭炎的臉上有著一抹戲謔的笑意,當下只是微微一愣間,寒霜便盡散,微笑不語.

望著一臉冷笑與得意的藥靈子和三長老,感受著全場有些擔心更多卻是幸災樂禍的目光,蕭炎抿了抿嘴,突然笑了起來.

這時候還笑得出來?圍觀的眾人無不一愣,驚愕的目光仿佛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無論是誰由一開始的遙遙領先然後到落在末位,心神受到連續兩人成功的影響,都會有些失常吧.眾人這樣想著,紛紛搖頭,高興之余也略為蕭炎感到惋惜.

身為一個六品煉藥師,竟然這麼容易受到外界影響,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升到六品的,不過此生估計也就止步于這個境界了吧.大長老默默看了一眼蕭炎,歎了口氣轉過頭去,再也不打算看下去.

場中的氣氛變得壓抑起來,彌漫著擔心,惋惜,失望等負面的情緒,按理說更會影響未完成最後融合的蕭炎,可蕭炎清秀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變化.

第一百零八章勝負(5)

"本來想隨意應付一下就好了,卻沒想到這藥靈子竟然臨陣突破,心境澄淨之下煉制出了一星的丹藥,看來我得全力以赴才行了."

本不想藥族幾人輸得太慘而先前有所保留的蕭炎,現在實在看不過眼藥靈子等人的囂張氣焰,決定讓眾人見識見識他真正的實力.

一股磅礴至極的靈魂之力從身上散出,然後順著蕭炎意念的指引,融入到即將融合成丹藥的藥液之中.

觸及藥液,靈魂之力立刻化為絲絲縷縷的濾網,將即將融合的藥液中的狂暴因子和殘存的幾絲雜質過濾出去,藥液更純淨了.

而得之靈魂之力的鼎助,丹藥緩緩的融合速度猛地加快了無數倍,在青灰色的天火中高速旋轉起來.隨著轉速的加快,藥液相互融合時產生的最後一絲雜質被徹底甩出了丹體之外,在天火的灼燒中化為嫋嫋青煙.

幽藍丹體,赫然出現了一道光環,但很快又淹沒在蕭炎的天火中.

顯然,蕭炎並不滿意于就此停手.

看到了蕭炎丹體上那一閃的光環,藥靈子和三長老臉龐上的得意驟然僵硬,嘴角一陣抽搐,死死地瞪著蕭炎.

藥族眾人也全部石化當場.

"竟然是帝境巔峰的靈魂之力!這怎麼可能?靈魂之力的提升可比煉藥師品階的提升還要難上無數倍."二長老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掃在蕭炎身上的眼光甚至有了一絲忌憚,"就短短數十年時間,他是怎麼做到的?無論是斗氣級別還是煉藥師品階,又或者是靈魂之力,都那麼出人意料,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

"這麼說之前他根本就沒有用全力?可笑我們還以為比試有了轉機呢,真是可悲可歎!"

大長老瞄了一眼站立在最前面以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態看著這一切的藥族族長,不由得苦笑不已.難怪族長一口就應允了此事,原來這一切都在族長的算計之中啊.大長老剛泛起喜色的臉龐轉眼便如遭遇暴風雨的黃瓜,頓即就蔫了下去.

而原本奢望著從藥靈子身上找回榮耀的三長老越想越惱火.一星五品巔峰丹藥的橫空出世並沒有幫自己挽回顏面,似乎還受到了更大的打擊,他狠狠地刮了蕭炎一眼,心頭恨恨地詛咒著:"後起發難,救不了燃眉之急,我這把老骨頭還真就不相信你能煉制出二星的來."

仿佛是要在三長老那倨傲得不可理喻的臉上再狠狠扇上一巴掌,就在此時,青石台上空黑云再起,狂風大作,蕭炎的丹藥成了.

比之藥盟與藥靈子的丹雷聲威,這次的黑云幾乎在瞬間便籠罩了整個藥族上空,而且還在極速地四處擴散,仿佛要覆蓋整個斗帝大陸的北部蒼穹一般.

此時雖未及夜,但卻比黎明前的黑暗更黑,星月消失,像是陷入了永琲熄繚t中,伸手不見五指.

藥族中不知比試一事之人陷入一片恐慌,紛紛從房屋中沖了出去,不明所以地四處張望,難言的窒息和無盡的驚懼壓抑在他們心頭,直至看見了青石台上藥鼎中的熊熊烈火方才恍然,但震驚之色更濃.

伴隨著幽藍丹藥的沖天而起,蒼穹中雷霆終下,咆哮的閃電竟隱隱凝聚成龍形,龍身吞吐著閃爍的電芒,帶起一片懾人的雷海破開云層,撕裂空間轟隆降世.

第一百零八章勝負(6)

"閃電凝形,這是丹藥跨階才有可能出現的異象,青石台上那個人到底是誰,竟然有這般強悍的實力?"遠處觀望的藥族之人感受著雷霆之威冷汗長流,一步一步向後退去,脊背的衣服都被打濕.

"哈哈,不愧是老夫的好徒孫,太超乎老夫的意料了.這丹雷就交與老夫吧."相比眾人臉上一片死灰,藥族族長卻樂得合不攏嘴,大袖揮起,就要為蕭炎驅走丹雷.

"區區丹雷,就不勞師祖出手了,蕭炎自己接下即可."蕭炎回望藥族族長一眼,反手抽出天火亙古尺,溫和的眸子變得凌厲無比.

"好狂妄的家伙!這從五品跨到六品的丹雷,就連五星斗燕京會感到大有壓力,一個四星斗帝竟然自不量力."遠遠圍觀的藥族族人不明蕭炎戰力,紛紛暗地指責蕭炎的狂妄.

"估計是煉制出跨階丹藥後高興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吧.可惜了,如此一個煉藥奇才難道就要這樣殞落在丹雷之下?"一個剛從房屋中沖出,衣服只來得及披了一半在身上的藥族之人不忍地搖頭說道.不少人也跟著歎氣.

就在眾人指責,歎息,議論之際,蕭炎盯著落至半空的雷霆,炫目的光芒從天火亙古尺中掃出,鋒銳無匹的斗氣與恐怖的殺意透出,彙成一尺,正是"千尺無影"與高空的龍雷狠狠地轟撞在一起.

這是在藥族,蕭炎可不想別人知道龍懿的秘密,所以他自己迎了上去要接下丹雷.

火光四濺,閃電亂舞,整個天穹都在顫栗,青石台上的藥鼎承受不了兩股力量的震蕩,無數裂紋在鼎上蔓延開來,然後"砰"的一聲倒塌在地,熊熊火焰四處拋射,周圍的溫度一下飆升了起來.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黑色云層中閃電的金色慢慢暗淡,那道似要滅世的龍形雷霆終于崩潰,慢慢消失在半空中.

黑云散去,天空恢複了以往的安靜,沒有了剛才的凝重.但望著蕭炎手中幽藍丹藥上的三道光環,又看看蕭炎似乎若無其事,眾人只覺得心中沉甸甸的.

盡管眾長老之前就聽說蕭炎雖為四星後期,實則有著五星的戰力,但親眼目睹這一幕,也對蕭炎能如此輕松就破掉這堪比五星中期威力的龍形丹雷感到極為吃驚.

要知道,同樣是跨階而戰,四星跨五星和八星跨九星是所有跨階戰中難度最大的,斗帝大陸雖然天才甚多,但能做到四星跨階戰五星,而且還這般輕松者,不敢說鳳毛麟角,也是屈指可數.

更何況蕭炎煉出的是三星五品丹藥.丹有三環則已進階,雖說蕭炎是六品煉藥師,煉制普通六品丹藥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難度,但將五品丹藥煉至六品卻與煉制普通六品丹藥完全不是一個概念,這已經不是一個普通六品煉藥師所能做到的,就算是接近七品的煉藥師估計也沒幾人能做到.無疑,蕭炎是煉藥的曠世天才.

在斗氣與煉藥兩個領域,蕭炎都是絕世天才,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蕭炎是絕世天才中的絕世天才.

雖然無數年的榮耀讓藥族眾長老不想去承認這個事實,但事實就是事實.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驕傲如藥族之人眼神中也難以抑制地閃爍出了對蕭炎的崇拜光芒.

一陣久久的沉默之後,遠遠圍觀的藥族之人默默地鼓起掌來,掌聲由稀疏到漸漸整齊,再到最後的轟然如雷,回蕩在藥族上空飄之不散.

聽到這雷鳴般的掌聲,看著藥族族人近乎膜拜般地望向蕭炎,南爾明與紫影的眉頭徹底舒展開來,臉上綻放出心中石頭落地的暢笑,也跟著鼓起掌來.

第一百零八章勝負(7)

"比試勝負已定,逆天續魂丹應無問題,這下他可以安心了."甄妮也徹底放下心來,輕笑間渾圓纖細的腰肢輕輕搖轉,如美人蛇在扭動,更顯旖旎動人.

面對已經有些近乎狂熱的族人,臉色陰沉的三長老無力地歎了一口氣,右手高舉道:"我宣布,這場比試蕭炎勝出."

話音落下,三長老似乎一下就蒼老了幾十歲,有些頹廢地低下了頭,眼神中有不甘但更多的是無奈.

藥族族長目視著幾位長老,尤其是重重看了一眼頹然不振的三長老,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怎麼樣,大家都見識了蕭炎的實力,對贈其一顆逆天續魂丹應該再沒什麼意見了吧?他是我徒孫,也就等于是我藥族之人,我藥族今曰又添了一位天才,而且這次比試還讓藥靈子晉階六品煉藥師,真是可喜可賀啊."

聽著族長的話,眾長老除三長老外均默默點頭,表示默認了蕭炎的勝出和對蕭炎的認可.

可藥靈子的眼光落在眼中除了蕭炎別無他物的甄妮身上,又落在她那可讓天下男人甘心為之赴湯蹈火的柔軟腰肢上,本已如死灰的心卻陡然升起了陣陣怒意.

憑什麼他蕭炎一來就可以成為族長的徒孫?憑什麼他身邊有如此的絕色美女對其傾心相伴?憑什麼?

藥靈子再也壓抑不住那股恥辱般的不甘,他倔強地抬起頭,近乎血紅的眸子緊盯著藥族族長,喉嚨里發出野獸般的怒吼:"我不服!我不服!"

藥族族長側目默默地望著藥靈子,眉頭一蹙,心中升起失望,淡淡問道:"你為何不服?憑什麼不服?"

這?藥族族長那輕描淡寫的問話就如同寒冬里當頭潑下的一盆冷水,將藥靈子淋醒了過來,望著眾人對著自己紛紛搖頭歎息的神情,他有些發愣.

是啊,為何不服?憑什麼不服?無論在哪個方面,自己和蕭炎都沒有可比姓,既然如此,自己有什麼資格喊不服?

藥靈子呆立在原地,突然覺得今年的秋天特別冷,雖然這里是他的家,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藥族,但他卻感覺他似乎站在一片孤立無援的原野上,是那樣的無助.

或許是忿忿的不甘,或許是想挽回一絲顏面,又或許是想讓他心中那一絲僥幸徹底破滅,半晌後他緩緩抬起頭,說道:"我想和蕭炎再比一場."

再比一場?眾人紛紛呆住了,沒有聽錯吧?在蕭炎如此強勢展現實力的情況下還怎麼比?無論煉藥還是斗武,那可都是自找屈辱啊.眾人望向藥靈子的眼神中都帶著不解,也帶著如同看一頭掙紮的困獸一般的憐憫.

三長老也怔怔地看著藥靈子,不知道自己這孫子吃錯了什麼藥.

藥族族長聽到藥靈子此話,嘴角忍不住一抽,心想老夫正等著誰提出問心殿之比呢,你這也算是幫老夫省了點心思.而且按照一開始的構思,他也希望藥靈子能再輸一次,這樣才能徹底打擊藥靈子那過于倨傲的心姓,化解其心中不服的怨氣,磨去其銳角,藥靈子才會在以後的煉藥路上走得越遠.

但藥族族長卻裝作不解,問道:"再比一次?你想怎麼比?"

;

上篇: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勝負( 2)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勝負(8 )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