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三)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三)

這一句,飽含著欣喜,當然,還帶著一絲羞澀.

蕭炎看著甄妮如花面容略有消瘦,自然明白是這麼些天來在為自己擔心,心中暖流如注,正想開口說點什麼.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風暴依風而立,一聲歎吟,打破了蕭炎與甄妮的二人世界.

"我等苦苦守候蕭少,竟然不過孤影一群,不知我們是否要隨風而去問明月呢."紫影機靈的大眼睛看著兩人似笑非笑.

"此地風景雖說極好,但似乎熱鬧了點……"嘯戰話語未盡,似乎別有深意.

回頭看著周圍的兄弟們,蕭炎的臉刷的一下紅了,甄妮的臉當然就更紅了.

所謂情意熱濃時,正似酒意欲醉刻,男女之間的卿卿我我總是容易忽略世間的一切,蕭炎與甄妮雖然身為斗帝,也是避免不了.

"咳咳."

蕭炎連忙咳嗽幾聲,掩去了尷尬,慢慢回過神來,望著眾人挺拔的身影下掩飾不住的疲憊,知道那是為他守護那麼多天的心神牽掛所至,蕭炎心中很是過意不去,雙手一抱拳:"辛苦大家了."

"蕭少,這樣說可就是你不對了,這可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樂少龍一副表情很嚴肅的樣子,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正憋著呢,憋著不笑出來.

"就是,要說辛苦,我們誰也沒有甄妮姐辛苦,每天至少要往下面看好幾次."紫影堅決附和道,說話的時候眼睛看著甄妮,一眨一眨的.

"對對對,蕭少,你應該單獨對大小姐說一聲'辛苦了’"南爾明居然也參合了一句.

"呃……"蕭炎無語以對,只得撓頭,憨笑不已.

"好了,你們不是天天都在猜蕭少這次的收獲到底有多大嗎?現在人出來了,還不趕緊叫他演示給我們看看?"甄妮帶著點嬌嗔,又似是在掩飾尷尬.

此話一出,眾人明知是甄妮轉移話題,但還是立即放棄了對蕭炎和甄妮的調侃,眼眸頓時亮了起來.

蕭炎在下面閉關數十曰,石室內火焰升騰,濃霧滾滾,眾人守衛洞口,雖近,卻看不清其景,猜不到其中,早已有些按捺不住想知道蕭炎到底收獲了什麼了.

蕭炎看著眾人期待的神情,手一伸,心念一動,青灰色的天火從手心湧出,覆蓋了全身,遠望如披上了一層溫潤的玉衣,天火隨意飄逸,像是春風拂面,但落在眾人神識感知中,卻如寒風卷殘雪,殺意無盡.

青灰色火焰火勢熊熊,似星云在燃燒,恐怖的波動自蕭炎的身上震動出來,令周圍的一切都快速破滅.

眾人尚未從驚愕中回過神來,一把如溫玉般的重尺出現在蕭炎手中,更加恐怖的能量波動傳來,其上覆蓋的燃燒火焰更為可怕,毀滅的氣息鋪天蓋地.

"這是……"眾人驚訝得不能自已.

"這是天火亙古尺,融合天火之後再次進階."蕭炎的解釋輕聲細語,卻似在原地炸起了一聲霹靂!

可以靠天火進階的武器?這……眾人聞所未聞,但看著蕭炎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眾人無語了.

雖然在蕭炎身上見識過了太多令人震撼的事情,無論是斗氣實力的神速提升,還是煉藥術的飛快進階,甚至那令斗帝大陸風云四起的極品藥方,但是一把理論上可以無限進化的武器,還是讓大家淌下了一地的口水,這可是可以伴隨自己終生的不二選擇啊.

半響之後,眾人才慢慢回過神來.

"對了,除了天火與這把極品重尺之外,蕭少你是不是晉級了?"紫影想起了之前的能量波動,但又猶豫著是否天火覆體所提升的氣勢,不太敢確定地詢問道.

蕭炎頷首點頭,青灰色的天火盡數收斂進身軀之內,然後三星斗帝後期的氣勢徹底爆發出來,再一次挑戰著眾人的心理承受力.

"三星後期?連躍兩階……"倒吸冷氣聲一片,並不是蕭炎的實力嚇著了眾人,而是晉級的速度給了眾人不可思議的震撼.

"我說蕭少,你這晉級的速度還是人嗎?"紫影的櫻桃小嘴幾乎都合不攏了.

面對眾人驚愕無比的眼光,蕭炎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後腦勺,開口解釋:"之前吞噬地爆天火就已經到了三星初期的瓶頸,如今借助通靈丹火一舉突破,所以……"

聽了蕭炎的解釋,眾人的心理承受極限才稍微緩和了點,悄悄地喘了一口氣,微微點頭.

"這個天火叫通靈天火?"

"嗯."

然後蕭炎將有關通靈天火的信息大致告訴了大家.

"什麼?!"眾人的眼眸一下又亮了起來,"排名第十六的天火,而且還有那麼強的恢複能力?蕭少,那你不是要成打不死的妖怪了?乖乖,不得了,蕭少,這次幻境之旅你可是收獲大豐啊."

濃濃的喜悅之情立刻包裹了在場的所有人,就連滿地碎石亂沙都變得賞心悅目起來,炙熱地面升騰起來的熱風也變得暖和起來.

"人生于此景此時,當浮一大白."嘯戰爽朗的笑聲伴隨著一聲遺憾落在空曠的風中,引起了眾人的同感.

"你們看看這個怎麼樣."南爾明在納戒上翻了個底朝天,竟還真翻出了幾瓶瓷瓶,蓋子一掀開,一股濃郁的酒香挑逗著眾人的味蕾.

"竟然是上等的竹葉青!我說你小子這是從哪弄來的?"嘯戰的驚訝之色不亞于看見蕭炎的青灰色天火.

南爾明極其英俊的臉龐沒有什麼表情,但隱隱透出一絲尷尬,他幽怨地瞥了一眼嘯戰,"形單只影,難免會有寂寥之時,有時獨自一人,怎能少了這杯中之物.只是這酒釀已然不多,這是我的壓箱貨了,平時還真舍不得拿出來."南爾明說到這里,臉上閃過一絲心痛.

"想不到我們的南爾明還是姓情中人."風暴略有感慨.

"風暴你說得太婉轉了吧,說白了就是悶搔."嘯戰不打算放過打擊南爾明的機會,南爾明的相貌一向讓眾人心中有些醋意.

"你再說一遍!"南爾明的臉刷的一下冰了起來,連偶爾經過的風都帶起了一絲冷意,只是強忍住抽搐的嘴角透露了真實的笑意.

"哈哈,看在這幾瓶杯中之物的份上,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嘯戰奪過幾瓶竹葉青,不再與南爾明逞口舌之爭.

"其實,如果南爾明不吝嗇那溫柔的微笑的話,我想斗帝大陸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會為之著迷,又哪里會形單只影呢."甄妮輕言開口,不著聲色地為南爾明挽回顏面.

眾人紛紛點頭,同時死盯著南爾明那帥氣得令女孩子都嫉妒的臉蛋,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直看得南爾明一臉的不好意思……

空曠的地上升起一堆沖天的篝火,飄逸的火光和著濃郁的酒香,伴隨著眾人爽朗而真誠的笑聲,將這個月明星稀的夜晚襯托得無比美好……

次曰清晨,酒過人醒,站在茫茫長空之下,眾人面面相覷,所有的欲言又止最終化為一句話.

"我們怎麼出去?"

蕭炎面對著所有人的眼光,幽幽地歎了一口氣.此地是"通靈丹火"的地盤,而他吸收了"通靈丹火",自然所有人都認為蕭炎是最有可能知道出口的人.

微一運氣,沒有解釋,蕭炎沉思了起來.

他曾用靈魂之力探索過此地,沒有任何可疑之處,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出口就在"通靈丹火"所在之處,換言之,也就是石室之內.

之前蕭炎借助地火之力收服"通靈丹火"之時,靈魂之力曾經不經意順著地火之力探索下去,發現下方似乎有一片空曠之地,但當時沒有過多留意,看來出口極有可能在那里.

心念至此,蕭炎招手,讓眾人跟上,身影一閃,再次進入石室之中.

中央石池的岩漿已經干枯,顏色暗淡,失去了生機,蕭炎靈魂之力湧出,覆蓋在岩漿之上,順著其中的縫隙向下探索.

靈魂之力延伸了不過數里之遠,在地火之源的一個分岔口沉了下去,下面極其空曠,似乎有著另一個天地.

"應該就是這里了."

凝聚火焰之力,蕭炎天火亙古尺連連揮舞,以摧枯拉巧之勢砸開凝固的岩漿,劈出了一條通道,通道的深處,一絲亮光透了出來……D穿過不算很長的通道,眾人眼前豁然開朗.

這里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天地.

眾人腳下,白云之底,浮動著厚厚一層黃色粘稠的霧體,霧體橫跨蒼穹,沒有盡頭,仿佛九冥下的黃泉之河,一河之隔,便是天堂與地獄的分界.

黃泉之上,是眾人所見的風輕云淡,碧海藍天,陽光普照.

黃泉之下,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荒涼,漫天的黃沙飛揚,遮蓋了天地,遮蔽了陽光,陽光在此地儼然已是一種奢侈品,偶爾黃沙過後露出的幾株枯樹,也是無數年前的化石.

眾人舉目,只見枯骨無邊,風起骨掩,風過骨現,偶現的殘損鎧甲和戰矛,看起來也非常古舊,根本不像是這個時代的服飾.

"此地莫非又是遠古浩劫之前的廢墟?同一個天空,一線之隔,竟是天壤之別,我們該說它神奇還是恐怖呢?"蕭炎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不在同一個時代,卻在同一個地方,蕭炎仿佛穿越了時光,看到了過去戰旗揮舞,金戈鐵馬的身影,看到了繁華落盡,滿地尸骸的曆史演變.

遠古浩劫,是一個謎一般的時代,是貫穿了諸多光明或黑暗的時代,留下了無數的奇跡與困惑,讓人實在無法想象當年的興與衰,起與落.

感慨歸感慨,眾人並沒有沖動而立刻下去,而是圍繞著上空急速飛了一圈,但卻越來越震撼,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精彩.

此地方圓十幾萬里,遠遠沒有前面幻境外圍和天火所在的空間大,只不過此地呈圓形,從高空望去,似一個扣著的大碗,在黃沙無休止的彌漫下,隱約的視線讓人產生無邊無際的感覺.

而且眾人還發現,偌大的這里竟然沒有任何建築物,甚至沒有高山,沒有流水,沒有生機,黃沙與枯骨是這里唯一的主旋律.

終于,眾人的目光發現了唯一一個吸引眼球的事物,它可以說是這片空間的主調,或者說是這里最令人震撼的一件事物,它在眾人視線中出現,令眾人有些發懵與眼暈.

在地平線的盡頭,黃沙最為放肆的地區,一個隱約可見的白骨王座高高矗立著!

;

上篇: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二)    下篇: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