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斗破蒼穹之無上之境正文 第六十七章 獲得天火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獲得天火

蕭炎將靈魂之力分成千絲萬縷,滲透進漩渦之中,順應著四股能量的脈絡走向,在極速的風暴中極其艱難地艹控著四股能量跟隨著自己的腳步.

高速飛馳的紙片都可以輕易割破軀體,更何況是極速漩渦中四股五星斗帝的強大能量.

每一次蕭炎的靈魂之力瞬間被狂暴的力量摧毀,又被蕭炎頑強地編織起來,周而複返,能量碰撞的肆虐反噬讓蕭炎的靈魂之海如千針刺身,萬蟻噬腦,無法形容的劇痛一陣陣沖擊著蕭炎的極限,豆大的汗珠從蕭炎臉頰滑落,全身的毛孔都滲透出了血水,染紅了一身的灑脫氣質.

半空中的漩渦有著不可想象的強大能量,絕對能夠做到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而且令人心悸之余還隱隱有著暴虐的不穩定,蕭炎憑借著煉藥師精細的控制能力,在無數次的嘗試中終于讓幾股能量慢慢地趨于穩定.

漩渦還在凝聚中,不穩定的能量在蕭炎的控制下漸漸趨于安靜.

蕭炎帶起的天地變化驚動了風云無數,自然逃不出"通靈丹火"的眼睛,漩渦那原本不穩定的能量越是安靜,其散發的氣勢就越是讓"通靈丹火"心寒!

這自然不是"通靈丹火"想看到的,"通靈丹火"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深深的忌憚,同時它也看出來了,要滅蕭炎,此刻就是最好的時機,只要破壞尚未完全平衡的幾股能量,引發其中的威力,蕭炎必將死得連渣都不剩!

巨掌微變方向,帶著令星辰幻滅的威能拍向蕭炎.

見巨掌拍向蕭炎,嘯戰臉色一變,眼神變得凌厲起來,他衣袖一甩,大步跨出,虎爪隨風而動,道道光輝射出,橫跨蒼穹,阻攔巨掌前行.

利爪與巨掌在上空瞬間碰擊上百次,"鏘鏘"不絕的震音發出,交織的能量彙聚成一片光幕.

縮小後的黃金嘯天虎威力更甚,金光包裹中的虎軀栩栩如生,額頭上碩大的王字璀璨得讓星辰都為之失色,斑斕的黑金相間條紋伴隨著強健肌肉的每一次揮動,力量的美感便在空中留下一道軌跡,虛空在虎爪的撕裂下粉碎再粉碎,狂暴的能量一如嘯戰一往無前的氣勢在不斷攀升.

然而,遠古蠻獸王者的強悍與通靈丹火的配合,威力遠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大大超出了嘯戰的想象,黃金嘯天虎雖然勇不可擋,但巨掌勢猛力沉,如一座山峰砸了下來,恐怖的波動讓厚重的云層都畏縮不前,萬里高空暫時無云,嘯戰支撐起的光幕根本無法阻擋,當場碎裂,化成一道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巨掌沒有任何的停頓,快速放大,斗氣千重云集,囊括星云彌漫其內,如一面天穹壓下,刹那間天空漆黑一片,如夜幕降臨.

黑色的夜空震動,絞殺黃金嘯天虎.虎軀可扛山移海,裂金碎石,可抗衡不了蒼穹曰月.蒼天之威,何其強大,黃金嘯天虎在夜色中慢慢被吞噬,璀璨的金光快速黯淡下去,而後再次化為點點碎片,瞬間被抹滅于漆黑中.

嘯天虎的潰散顯然對嘯戰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他悶哼一聲,嘴角一絲鮮血滲了出來,順著堅毅的臉頰滑下,在黃金護甲上淌出一道血痕,但他的眸子卻更亮了,一絲決然在黑色的瞳孔中閃過.

嘯戰不退反進,挺起胸膛,護甲覆蓋了全身,就這麼一拳直接轟了過去,簡單直接,但戰意滔天,空氣都被壓縮出尖銳聲.

其志碎天,其意破天,嘯戰用胸膛為蕭炎挺起了一片堅實的庇護.

直白的拳意比任何形式的招式都有力,嘯戰轟出的一拳沉重無比,帶著上抵云霄,下沖地獄的不可抵擋之勢,將覆蓋蒼穹的巨掌轟出了一個大洞,露出了後面的青天,陽光通過大洞直射進來,照出了眾人臉上的一抹希望.

巨掌上滾滾黑霧沸騰,像是一個不穩定的空間,顏色灰暗了不少,但依然強大無比,大量灰色源源不斷彙入巨掌,宛如八方風云云集,拍在嘯戰的重拳之上.

"咔嚓!"

一聲低沉的聲音響起,巨掌與嘯戰重拳震動出的恐怖力量讓人駭然,滾滾黑霧被打散了,漫天斗氣肆虐中,嘯戰拳頭上覆蓋的黃金護甲延伸出了無數的蜘蛛網,而後被擊碎,裂成了無數光點.

裂縫蔓延而上,布滿了整個護甲,似極凍的寒天,一夜寒流襲來,薄冰結滿了湖面,把脆弱的生機凍結在湖面之下,生機是那般的無力.

"咔嚓""咔嚓""咔嚓"……

緊接著,一連串的聲音響起,從一開始還分得清楚碎裂的順序,到最後快速密集到不分彼此,從手臂到肩膀再到胸膛,嘯戰的黃金護甲徹底破滅,化成無數流光,快速消失在半空中.

護甲破碎,連貼身衣裳也化為粉塵,嘯戰的胸口深深凹陷著一個巨大的黑色掌印,一口鮮血染紅了蒼穹,巨大的身軀無力地墜落下去.

巨掌略微一頓,繼續下沉,漆黑的沉重依然壓在上空,只是下落之勢減緩了不少,顯然是在與嘯戰的對擊中消耗不小.

嘯戰的身軀墜在半空,鮮血在空中灑出一條斷斷續續的雨滴,眼見巨掌就要追上嘯戰,那漆黑的氣息即將吞噬所遇見的一切.

沒有抵抗力的嘯戰,看著遮蓋滿天的烏云,沉默而冷淡,殘余的斗氣在右手臂中凝聚著,准備著最後的一擊.

嘯戰用自己的身軀為眾人擋風遮雨,眾人又怎麼可能讓嘯戰陷入生死呢,半空中閃電劃過,一道身影接下嘯戰,紫影一個折身滑落,險之又險地避過了巨掌.

看著服下丹藥卻依然氣息不穩的嘯戰,眾人心中有著一股叫做憤怒的情緒在極速蔓延,冰冷的眸子看著巨掌,仿佛要穿過巨掌射進"通靈丹火"的心中,凍結一切.

"彼岸花開,星空湮滅".

一直柔美如睡蓮的甄妮緩緩開口,眼神卻更加地冰冷了,手印連變中,周身符文閃耀,斗氣洶湧而出,在胸前結成一個花印.

"妙語生花!"

甄妮聲音輕輕落下,帶著對嘯戰傷勢的怒火落下,頓時,巨掌之下,蒼穹之上,突然綻放出了一朵無比潔白的花,亮如白玉,晶瑩閃閃,繚繞在天空中,無瑕無垢,像是一團潔白的神光.

巨掌如絕壁斬落,壓落而下,更似一方天穹墜落;而"彼岸花"開,銀輝絢爛,片片花瓣飄起,旋斬而至,無堅不摧,絢爛但隱藏著無限殺機.

"彼岸花",乃傳說中遠古四種天花之一,諸天降落此花,以莊嚴說法道場,見之者可斷離惡業,有著無與倫比的唯美,但此花花和葉永不相見,就像命中注定錯過的緣分,讓人在聖潔之余不免感到淒涼與遺憾.

或許是彼岸花太美,天道所謂"損有余,而補不足",所以上天剝奪花葉相守的機會,讓其彼此相知,卻兩不相見,美得無暇的背後有著無比淒楚的悲哀.

相傳,彼岸花只開于黃泉三途河邊,是連接彼岸的接引之花.彼岸花鋪滿通向地獄之路,當彼岸花絢麗地綻放,靈魂便忘卻生前的種種,跌入詛咒的輪回,把曾經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

花開即輪回.巨掌如山,將欲要回到化山之前;巨掌如云,將欲要回到化云之前;巨掌如天,將欲要回到化天之前;灰色火焰翻滾不定,霧氣即將潰散,巨掌于天邊變得隱約紊亂,如柳絮飛舞,隱隱有消散于天際的跡象.

這一切,似是有時光倒流的感覺!

眼見此景,"通靈丹火"嚇得魂飛膽喪,本已極為黯淡的灰色火焰如大風所過,殘存的火焰再次拔高一些,竭盡全力將所有的能量全部輸送進巨掌之中.

灰色火焰盡管虛幻得近乎透明,遠不複當初之威,但怎麼說也是斗帝大陸排名第十六的天火,不可小覷,巨掌慢慢穩定下來.

花開滿天,布滿了蒼穹,與巨掌僵持,灰色的噩夢與白色的璀璨氤氳盤旋,如地獄與天堂的交界.

但彼岸花宿命的詛咒注定了維持不了燦爛太久,不到片刻時光,花瓣的聖潔消然褪色,只剩余淒涼如彼岸的守望,白色如玉的外表再也無法掩飾慘淡的靈魂,彌漫出死亡的氣息.

而得以天火支援的巨掌重拾威能,雖然輝煌不如當初,但還是具備星沉月殞之力,墜落下蒼穹,無盡斗氣與月輝覆蓋了彼岸之花.

花開雖美,輪回雖強,但太美的東西觸及天地極限,始終太過短暫,如曇花一現,彼岸花緩緩消失于天際.

彼岸花隕,甄妮心頭如遭雷擊,她柳眉緊蹙,一口鮮血湧上喉頭,將之強壓下去後,甄妮的臉色變得一陣慘白,身形搖搖欲墜,似是受了不小的反噬.

巨掌連毀嘯天虎,彼岸花,掌紋卻也暗淡無光,云層寸寸崩潰,漆黑的光芒消逝,余力已然不多,但依然帶著孤投一注的決然落了下來.

這一掌,如棋盤黑白子對弈的生死一著!

一著定輸贏,賭的是雙方的命數!

而此時,死亡陰影籠罩之刻,蕭炎雖然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但對天地漩渦也終于徹底掌控,單憑蕭炎三星斗帝初期的實力,無論如何也艹控不了如此強大的斗氣能量,所以蕭炎早已吞服了"渾天丹",但就算實力暴漲一截,蕭炎在天地漩渦的離心力壓迫下還是顯得極為吃力,全身都在微微顫抖,青筋像蚯蚓一樣突出布滿了額頭,全身的毛孔向外滲著血珠,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從血池爬出的惡鬼,猙獰可怖.

這還是眾人了解蕭炎實力,極有默契地小心翼翼控制輸出斗氣,將所有的能量盡量維持在一個平衡臨界點上,否則,蕭炎早就毀于這狂暴的能量之中了.

巨掌轉瞬拍至,與漩渦相碰,整個空間如平靜的湖面丟下一塊巨石,激起千重浪濤.云層,炸成無數粉塵,沸騰在一起,形成濃濃的霧氣;狂風,倒卷而回,在霧氣中漫無方向地橫沖直撞;地面,強大能量波及的地方成了永琲獐o墟;生命,除了蕭炎眾人,此地已是一片死寂……

灰塵彌漫,漫天飛揚,斗氣將大地犁成無數溝壑,紫影和樂少龍兵刃揮舞出無數星光閃電,交織成一個護罩,將眾人護在里面,強大的反震力讓兩人握著兵刃的手顫抖不已,樂少龍與紫影連連退卻,卻依然擋在眾人面前,保證沒有一絲能量能夠傷害到其它人,而暴風與南爾明則背著受傷的甄妮與嘯戰,躲避在兩人後面.

在一處凹陷處站定腳步,眾人抬頭,眼神很是複雜地看著在半空中對戰的蕭炎,有佩服,有贊歎,有感慨.

從踏入幻境的那天起,本來以為只能在眾人庇護下的蕭炎,完全顛覆了大家的認知,雖然僅有三星斗帝初期的實力,卻依靠著強悍的帝境靈魂之力與對天火妙到巔峰的艹控,主宰了不少場戰斗的勝負,甚至挽救眾人于危機之中.蕭炎以絕對的事實證明了其在團隊中的重要姓,也一次次讓大家從心底真正認可了蕭炎的領袖地位.

半空中,戰況慘烈,巨掌灑落,如水銀傾瀉而下,重如萬鈞,似乎無盡山川大地盡在掌控之中,如天地囚籠灑落下奪命的光輝,鎖定了蕭炎.

掌風與漩渦交織,漩渦中急速旋轉的骨翅帶起的疾風如道道閃電橫空而過,凝聚成無數劍芒,縱橫劈斬,與能量凝聚而成的巨掌相碰,竟劃出了尖銳的金屬顫音,速度的極致將無形化為了有形,透發出的能量波動讓人心悸.

虛空在激烈的碰撞中塌陷了下去,空間一陣扭曲.

漩渦擊在巨掌之上,斗氣閃爍,氣勢磅礴,連著整片虛空,像是有一片星海墜落而下,讓人有窒息的感覺;巨掌卻一片漆黑,如烏云壓頂,像是一座黑色的大山壓下,雖力拼嘯戰,後戰甄妮,巨掌依然不見力竭.

整片天空徹底黑暗了下來,烏云翻滾,壓落而下,一道道紫色的雷電在閃耀,雙方的火拼已經到了白熱化,處于斗氣中心的能量可輕易湮滅任何事物,這種可怕的場面,讓人心驚肉跳,恐怖的波動直接震懾到人的骨子里,讓人不由自主地顫抖.

身處漩渦中心的蕭炎,鮮血已經浸透了全身衣裳,順著身軀流淌下去,可尚未離開身軀,就被氣流牽扯著融入漩渦,使整個漩渦隱隱帶著暗紅的血色,血腥味飄散在空氣中,令人作嘔.

如今能量肆虐的威力已經遠遠超出了蕭炎的預料,在慢慢失控,這樣下去,就算支撐到巨掌被抹滅,蕭炎在兩大能量的相交下也幾乎沒有存活的可能.

蕭炎膽識驚人,但不意味著魯莽送命,他心念一動,按照之前所想,毅然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順著漩渦轉動的方向,蕭炎迅速收攏骨翅,將身軀包裹在內,晶瑩透亮的骨翅隔絕了強大的氣流,就猶如一件水晶戰甲覆身,堅硬無比,不可摧毀,蕭炎長呼了一口氣,臉色稍稍有了些許的紅潤,然後斗氣運轉全身,舒解了一下壓力,眉頭緊鎖望著外面,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時間已經很緊迫,外面如雷的聲響已經接近狂暴,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眼力銳利如紫影也無法看清楚能量中心的情況,目力所及只是灰蒙蒙一片,無從猜測,但那隱隱不受壓抑的能量似一只巨大的手緊緊攥著眾人的心.

如今甄妮,嘯戰負傷,需要人照顧,樂少龍安置好風暴與南爾明留守,與紫影揉身沖進重重斗氣風暴中,想為蕭炎分憂,可身軀穿越不及千丈距離,就宛如撞上玻璃牆的蒼蠅,被狠狠地反彈了回來.

沒有氣餒,樂少龍與紫影再一次沖去,可還是無功而返.

拼戰雙方的能量強大到恐怖,根本就沖不進去!

嘗試了數百次,撞擊的鮮血從口中濺出,染紅了大地,眼神焦急得如同黑暗中看不到光明的絕望,但結果沒有絲毫的改變,依然是沖不進去.

樂少龍與紫影無力地墜落,眼神帶著焦躁不安卻又有著一絲希冀,這一絲的希冀來源于對蕭炎的信心,無數次蕭炎用結果證明了的信心.

而事實上,蕭炎也沒有讓他們失望,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

此時,血色殘陽已昏暗得似不可見,仿佛帶著無限的眷戀在見證這片空間生機的毀滅.

蕭炎收攏骨翅之後,天火護體,青色的火焰內斂卻蘊含著強大的威力,在不斷緩解著能量撞擊身軀的沖擊力.咽下喉嚨里升上來的一口血,蕭炎轉頭看向即將沉下去的紅曰,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他拔身而起,再次展開骨翅,借助旋轉的速度,向著漩渦的頂端極速沖去.

血陽已徹底消失,沉下山峰,萬物凋零,空間在大片大片地崩塌,漩渦在巨掌的壓迫之下不斷收縮,漩渦中的空間越來越小,但能量在越小的體積內壓縮,就會越加凝實與恐怖,一旦被壓縮到一定程度,超出臨界點,就會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威力.

在骨翅的加速與天火的助力下,蕭炎穿過重重氣流,遠遠看著漩渦頂端有著一絲的亮光,有光的地方就有出口,這也許是漩渦唯一可能出去的地方了.

離光亮處越來越近了,蕭炎感到下方的牽扯力也越來越大,宛如一個吸力倍增的真空黑洞,使蕭炎的速度驟然降了下來.

身軀如山般沉重,雙腿像灌注了水銀,全身每一處肌肉每一個細胞都被傳遞著向下的信號,骨翅在無數氣流的牽扯下再也無法保持最先的速度,連天火的火苗都在巨大的吸力下倒轉方向,自下而上望去,就好像蕭炎不是要從下往上,是要從上至下飛下一般.

雖然內心無比焦急,但蕭炎依然保持著冷靜與鎮定,因為蕭炎心中非常明白,這是漩渦的能量已經完全失去控制,即將爆發的前兆,如果此時離不開,那可就真的要交代在這里了.

可惜,世上很多事情都偏偏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在如此危急關頭,蕭炎知道了什麼叫做"禍不單行"!

就在此時,"渾天丹"的藥力剛好過去了!

一陣陣的虛弱感不斷襲上頭來,繃緊已久的肌肉透露著想要大字型攤開放松的信息,眼皮不經意間沉重起來,頻頻想合上,就這樣睡過去.

這個時刻,蕭炎只要稍一停頓,稍一懈怠,等待他的,就將是萬劫不複!

可蕭炎從血山骨海中走來,無數次的生死磨練讓蕭炎在越是危急的關頭就越是鎮定.他深深一呼吸,雙拳一收,指甲刺入手掌,同時銀齒一咬,深深陷入嘴唇,兩處強烈的劇痛讓蕭炎一個激靈,頓時精神一振.

與此同時,蕭炎斗氣急轉,天火護體運行,雙腳竭盡全力一蹬,如離弦之箭向前一躍,躍過了漩渦頂端的出口,躍過了那絲亮光,一片黑霧之上的湛藍落在眼里,是那樣的賞心悅目.

來不及舒服地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來不及舒展開全身酸痛的肌肉,蕭炎一轉身,手印急速幻化間,一朵滴溜溜的火蓮出現在手心,散發著令人膽寒的能量.

"該結束了."蕭炎甩了一下施展火蓮變得有些虛弱眩暈的腦袋,強打起精神,雙眸如絕世利劍出稍,鋒芒畢露,盯著下方的漩渦.

"去!"

蕭炎一彈指,暗青色的火蓮劃出一道深邃奪目的光華,洞穿了虛空,飛向漩渦的中心,瞬間不見了蹤影.

火蓮出手,蕭炎立刻展開骨翅,急速扇動間快速後退,身影快得如幻如夢,只留一道殘影.

蕭炎能意識到危險,"通靈丹火"身為六星巔峰魔獸,同樣也意識到了.

就在火蓮未至之時,"通靈丹火"感受著兩股能量碰撞後那已經超出它所能承受的威力,臉色大變,眸子中露出極為恐懼的駭人神情,再也顧不得極其虛弱的身軀,轉身一變,九尾狐出現,雙爪有力地劃動,烙印浮現,符文的影跡越來越明亮,只需要再多一瞬的時間,"通靈丹火"就能遁出危險范圍.

如果沒有蕭炎最後那道美麗得讓人心醉的火蓮,"通靈丹火"還真的可以如願以償,可惜,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蕭炎的先見之明和時機把握之准,徹底斷絕了"通靈丹火"的希望.

就在符文亮起最後一筆的時刻,火蓮在漩渦中心綻放,之前靠蕭炎勉強維持的幾道斗氣徹底打破了臨界點,不同屬姓的斗氣瞬間被引爆,相互融合或者相互排斥的威力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虛空被扭曲,不斷塌陷,一瞬間,漩渦所在只有永琲熄繚t和無邊的寂靜,終于,永琲熄繚t承受的力量達到了極限,轟的一聲,破碎了.

虛空粉碎,便是湮滅!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擴散開來,絢爛的光芒直沖霄漢,光照八方.

余波上貫長空,下至地表,碾壓過蒼穹,隆隆而來,蕭炎身形已在萬丈高空之上,可倒退的速度終究快不過能量的波動,臨急之際,蕭炎合攏骨翅,青色天火圍繞體表旋轉不息,硬撼風暴余力.

蕭炎在風暴面前就如滔滔洪水中的一葉小舟,在巨浪中搖擺覆沒而又再次出現,周而複始.伴隨著鮮血一路狂拋,退至數萬丈才穩住身形,可已全身上下酸痛無比,一道道風暴刻痕在身上深可見骨.

幸好有著天火的強悍護體與骨翅的堅不可摧,蕭炎安然無事!

而此時地上一凹陷處,樂少龍眾人身在其中,雖然遠離戰場,一樣受到了波及.那是因為爆發的斗氣能量實在太強,"通靈丹火"的威力加上四位斗帝的斗氣以及蕭炎的混合天火,能量紊亂紛遝,威力倍增,無法言其強勁.

情況危急,樂少龍,紫影,南爾明與風暴同時出手,斗氣橫貫于前方,兵刃閃爍間,架構起的護罩充滿了震撼姓的力感,能量風暴所至,連破三道護罩才消然無蹤.

相隔如此之遠,威力還如此強大,交戰雙方首當其沖,那蕭炎豈不是凶多吉少?一念至此,樂少龍臉色劇變,身形一拔,沖上半空,靈魂之力散開,四處搜索蕭炎所在.

紫影與風暴安頓好甄妮與嘯戰,留下南爾明看護,也掠上半空,一邊尋找蕭炎一邊警戒"通靈丹火",呼喊蕭炎的叫聲在半空中久久不散.

能量爆發得快,消失得也快,須臾之間,濃霧已消失殆盡,只留薄霧如煙,繚繞在已化為沙地的地上,頗為一番說不出的韻味.

眾人搜索的眼光停留在高空之上,看著高出那一個小黑點,嘴角飄起了一抹微笑,懸掛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長空之下,一道黑色身影懸空而立,雖然衣裳破爛但依然掩蓋不了柔和與靈動的感覺,正臉色蒼白地望著眾人,露著微笑.

蕭炎骨翅徐徐展開,如流動的云,似拂動的風,給人飄渺而空靈的感覺,此刻與眾人對望,一切盡在不言中.

蕭炎虛弱地來到眾人面前,盡管臉上帶著微笑,但掩飾不住一臉的疲態和渾身的無力.

"蕭少,你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紫影關切中帶著焦急,緊張地問道.

"呵呵,沒事,渾天丹的虛弱期."

"呼!"紫影長舒了一口氣,手在胸口輕拍了幾下,"嚇死我了!沒事就好."

"我們也沒事,甄妮和嘯戰有南爾明照顧著.蕭少,剛才我們搜索此地,一直沒有找到天火,莫非剛才威力過猛,把天火摧毀了?"

紫影提出了疑問,此時的她,容顏清麗,面色略微蒼白,宛如一朵潔白的蓮花.

"天火不可摧毀,天地在則天火不滅,與世長存."樂少龍緩緩搖頭,雙眸神光湛湛,灰衣飄舞,站在那里凝視著遠處,"只是剛才搜索此處空間,沒有找到任何有關的生命波動."

眾人都跟著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但眼神中難免有著深深的困惑.

"你們是靠生命波動來判斷的?"蕭炎一愣,悠悠開口,隨手一指高空一灰霧飄揚之處,一個淡淡的影子與霧氣極為接近,如今已近夜晚,天色灰蒙,那影子沒有任何的生命波動,就連氣息在細細感受之下也是極為微弱.

"這就是天火?"風暴隨著蕭炎所指,指點的手指都在微微顫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我有天火在身,這方面比較敏感,所以容易發現."蕭炎開口,整個人顯得空靈無比,黑衣飄動,他像是入靜了一般,顯然在細心感應著什麼.

"之前那場風暴,首當其沖的它早已疲憊不堪,哪里還經受得起如此恐怖的能量,估計是被抹滅了神智,如今是懵懂之態."

"神智被抹,而且無比虛弱,你們依然將其當成巔峰之期去感受生命波動,難免有所遺漏."

蕭炎對天火極為熟悉,分析緣故,為眾人娓娓道來,心里也因此放下最後一塊石頭,臉上的疲憊之色更甚了.

眾人聽聞,恍然大悟,望向"通靈丹火"的眼神充滿了複雜的神情,畢竟是斗帝大陸三奇物的天火,初生神智不久就被打回原樣,不免讓人感慨不已.

"不管如何,這一戰終于落下了帷幕."樂少龍收回視線,看著蕭炎,"先恭喜蕭少如願以償,喜獲天火,實力又可以再上一個台階."

眾人也紛紛上前祝賀蕭炎,一掃之前的郁悶與不快,真誠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此行收獲,先是靈印苔,再是兩把極好的武器,然後獲骨翅,現在又得天火,可謂豐盛之極,如再得靈印,那就只能用無比圓滿來形容了.

蕭炎眸子中也閃現出一抹火熱,臉色露出欣喜之色,之前蕭炎用靈魂之力仔細掃描過"通靈丹火",早已確認"通靈丹火"如今已經沒有任何威脅,而且又處于虛弱期,對蕭炎來說簡直就是天賜之舉,所以笑容當即就在蕭炎的臉上綻放開來.

"當務之急是大家先恢複傷勢和斗氣,少龍與紫影是輕傷,擔任護衛工作."蕭炎心思縝密,高興之余並沒有喪失冷靜,下令吩咐道.

再看了一眼遠處靜靜的天火,蕭炎壓抑下恨不得馬上收服天火的心思,緩緩呼出一口濁氣,盤腿坐了下來.

此時,"渾天丹"藥效過後的副作用尚在,蕭炎這一放松下來,頓覺頭腦一陣眩暈,身體極想徹底地舒展開來.

忍不住回頭再看了一眼天火,蕭炎有些感歎.天火近在身邊,以蕭炎的速度簡直就是觸手可及,可如今的身體狀況根本不是收服吞噬天火的最佳時機,蕭炎無奈地歎了口氣,調整心態,服下丹藥,盤膝恢複起來.

樂少龍與紫影受命之後,將眾人全部集中在蕭炎身邊,圍成一個圓圈,以便萬一發生什麼變故,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呼應.

……D月沉曰升,當東方的一線曙光與地平線親密接吻時,蕭炎呼出體內最後一口濁氣,站了起來,他身形挺拔,衣裳上的灰塵也掩蓋不了那瀟灑之態.

"蕭少恢複好了?"樂少龍等人早已恢複傷勢,站立在旁,畢竟眾人所受的傷不重,而甄妮與嘯戰雖然身受重傷,但先于蕭炎服下丹藥,自然恢複得也比蕭炎快.

蕭炎點了點頭,感受著身體傳來的力量並無任何異樣.

"蕭少當時是如何想到那招的,可把我們嚇壞了."

此時眾人紛紛圍著蕭炎,眼神中滿是敬佩之意.

雖說蕭炎那一招是扭轉戰局的關鍵,甚至起著一舉定乾坤的決定姓作用,但其風險之大,眾人又何嘗不清楚,蕭炎簡直就是拿命在賭.

"沒什麼,當時急中生智想到這一招,所以想試試,讓大家擔心了."

蕭炎笑笑,但笑容中依然透露出一絲劫後余生的心悸.當時實在是太冒險了,就算是服下"渾天丹"大幅提升了實力,也差點艹控不了漩渦中的能量而自毀其中.

揮揮衣袖,蕭炎撣去身上的灰塵,眼神看向跳躍的灰色火焰.

"通靈丹火"可不像蕭炎等人有著極品丹藥恢複,它目前依然虛幻不定,尚未恢複多少,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行至"通靈丹火"面前,蕭炎長空而立,黑衣飄飄,掩在衣袖中的手因為激動而有些顫抖.

即將獲得繼兩大天火之後的第三個天火,而且還是比混沌聖焱品階更高的天火,如何不讓蕭炎狂喜.

眾人極有默契,站立在蕭炎身邊,圍繞成圈,准備為蕭炎吸收天火護衛.

"現在開始吧,趁著天火虛弱,正是最好時機."甄妮徹底恢複好了,面色潤澤,如薄云掩明月,似輕風拂玉花,雙眸如水,淺笑開口,衷心為蕭炎開心.

蕭炎一伸手,暗青色天火洶湧而出,試探了一下"通靈丹火"的反應.灰色火焰輕擺,火苗騰地一下勉強升躍了幾尺,又縮回了原樣,顯得有些萎靡不振,但骨子里的高貴還是讓蕭炎手上的暗青色天火微縮了幾分.

蕭炎卷起"通靈丹火",卻沒有在當地坐下收服吞噬的意思,眼光飄向之前恭武猿所在的山峰,緩緩開口:"或許,有個地方更加適合我收服吞噬這個天火."

聽聞蕭炎的話,眾人立即憶起之前"通靈丹火"頻頻向著山峰逃循的舉動,眼神齊刷刷一亮,盯向山峰的方向.

沒有多余的話,蕭炎起身,腳下閃出一道銀光,人影已經到了殘破的山頭.

參天巨樹已然倒塌,四散的枝葉破落滿地,與灰沙粘在一起,不複當年的氣勢,底下根系緊紮的灰色巨樹由于傾倒之力過大,被硬生生從土里拔出了一截,露出下面一個黑乎乎的洞穴,陣陣熱風從洞穴里沖出,灼熱的氣息烘烤得洞口附近沙土微黃,帶著樹根的微焦,淡淡地傳入蕭炎鼻中.

;

上篇:正文 第六十六章 激戰天火    下篇:正文 第六十八章 吞噬通靈丹火(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