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主宰453.第453章 心事   
  
453.第453章 心事

第四百四十四章

竹屋之前,有著綠蔭籠罩,輕風吹拂而來,一片片翠綠的葉子晃悠悠的飄落下來,然後落在竹屋前的男孩女孩身體之上.

靈溪沒有在意那些落在她身上的樹葉,只是專注的幫著牧塵清理著臉龐上的胡茬,冰涼的刀鋒掠過牧塵的臉龐,令得他皮膚泛起點點的涼意,眼前女孩那認真的臉頰,令得他心中蕩漾著暖意.

最後一抹刀鋒劃過牧塵的臉龐,靈溪望著少年那再度恢複俊逸的面龐,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嫣然一笑,道:"不修邊幅雖然也挺好,不過我還是喜歡干乾淨淨一些."

牧塵撓了撓頭,笑道:"靈溪姐你平日不冰冷著臉,一直這樣笑著的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被你迷得神魂顛倒."

"油嘴滑舌,姐姐我可不喜歡."靈溪微笑著,將刀鋒收回,玉手也是離開了牧塵臉龐,修長的玉指輕輕卷起,那指尖殘留的溫度,令得她眼神波動了一下,漂亮的眼簾微微垂下.

"靈溪姐,接下來的修煉你有什麼計劃?"牧塵好奇的問道,他只有最後三個月的時間了,這三個月內,他必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靈力修煉之上來,畢竟不管他手段如何的多,可靈力畢竟是根本,沒有強橫的靈力,再強的手段也是難以施展,猶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我的靈力不是能夠飼養你的靈力嗎?"靈溪美目盯著落在腳下的樹葉,輕聲道.

牧塵聞言頓時尷尬一笑,道:"靈溪姐就別逗我了,那種方式我哪還敢用?娘知道了,不得打死我?"

靈溪微微偏頭,如瀑般的青絲垂落下來,遮掩了她一般的光滑側臉,她輕輕的道:"其實也沒什麼的,在那一族中,修煉大浮屠訣陰卷的人,本就只是地位卑微的侍,似乎在某種時候,侍本來就要犧牲自己,來成全修煉大浮屠訣陽卷的人..."

她的話越說越低,因為她能夠感覺到,身旁少年臉龐上的笑容,似乎在一點點的收斂起來.

牧塵靜靜的望著身旁的白裙女孩,她修長的雙腿微微蜷縮著,嬌軀看上去有些單薄,甚至有點細微的顫抖,她那眸子之中,有著一些茫然的情緒在湧動.

"靈溪姐...你在懷疑我娘讓你修煉大浮屠訣陰卷,其實就是想讓你成為我的侍嗎?"牧塵緩緩的道.

靈溪嬌軀猛的一顫,她陡然抬起頭,盯著牧塵,有些驚惶的搖著頭,眼中滿是讓人心疼的慌亂:"不,我絕不會懷疑靜姨的!如果不是靜姨,我早便是死在那片冰冷的雨天中,如果不是靜姨給了我活下去的意義,我即便活下來,那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靜姨是她冰冷生命中的支柱,她甯願毀滅自己,也絕對不願意去懷疑她.

一個人活下來,總是需要一些信仰,這種信仰可以是仇恨,可以是守護,也可以是其他的東西,而靈溪這些年活下來的信仰,便是那道將她從冰冷而絕望的死亡之地帶出來的溫婉身影,所以一旦她這種信仰倒塌,或許就真的會失去前行動力,與那行尸走肉無疑.

那對于她而言,會是比死亡更難以接受的事情.

牧塵望著驚惶的靈溪,伸出手掌,輕輕的握著那冰涼的玉手,輕聲道:"靈溪姐,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我們無法清楚的去辯明,而當我們的眼睛無法給予我們答案的時候,那就用心來判斷吧,你覺得我娘會騙你嗎?"

靈溪微怔,旋即輕輕搖頭,弧度雖小,但卻堅定得不容動搖,她與靜姨在一起那麼多年,雖然現在記憶被封印,但那源自心靈深處的感情,卻是絲毫做不得假.

"哦..."牧塵微微一笑,道:"那看來你是在吃我的醋."

靈溪愕然的看向牧塵,旋即紅唇不自覺的微撅了一下,道:"你瞎說什麼啊."

"就是因為你將我娘看得很重要,然後之前再見到我與娘相認...我娘看見我的時候,似乎情緒波動太大了一些,然後你就會亂想啊,靜姨原來最喜歡的是她的親兒子...這樣你就會感到一些失落,患得患失,再然後就會鑽牛角尖,開始說這些話,情緒也會出現一些不對勁..."

牧塵望著靈溪那越來越緋紅的俏臉,笑道:"是不是自從北蒼大陸回來後,你心理面就在亂想著?"

靈溪俏臉通紅,玉手緊握,她望著眼前少年那明亮而泛著一些笑意的眼睛,一時間竟然是有點心虛,只是她也不知道牧塵說得對不對,只是她的確感覺從北蒼大陸回來後,她情緒就有些低落.

"對不起..."靈溪低著頭,牧塵是靜姨的親生孩子,後者對他感情最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自己這樣胡思亂想,似乎很是沒有道理.

牧塵搖了搖頭,他倒是挺理解的,以往娘與靈溪相處的時候,顯然是從沒有提起過他,所以就連靈溪都不知道娘還有著一個孩子,再加上靈溪將娘當成了心中的信仰,難免會認為兩人之間的感情才是最重的,但現在他突然間插了進來,而且他還是靜姨的親生孩子,那種感情有著血緣的延續,這是一種靈溪無法比喻的,所以她才會有這些情緒,因為太看重,于是患得患失.

靈溪顯然也是在克制著這種情緒,只不過當兩人的談話在設計到一些敏感的東西時,她就會有些觸動了.

"靈溪姐,我可並沒有什麼要跟你搶的想法,而且你也不要認為我娘找到了我,就會對你有所排斥或者疏遠什麼的,你跟我們永遠都會是一起的,我把你當成姐姐,任何人要欺負你我都不會允許,所以你可不會損失什麼,反而還會多一個保護你的人,這可是一件很劃算的事情,是不是?"牧塵坐在靈溪的面前,微笑著說道.

靈溪抬頭,她望著眼前少年那俊逸的面龐,明亮的雙目,泛著溫柔笑容的嘴角,眼眶卻是忍不住的紅了一些,她對人行事,素來相當的冷漠,這並不是說她性子就是如此,只是幼年的經曆,令得她極為的敏感,擁有了一些溫暖,就想把握著它,不想讓她失去,而對旁人,則是極為的排斥抗拒.

靜姨雖然不是她的親生娘親,但在她心中,卻也真正的將她當做娘來看待,她只有著這麼一個親人,她害怕失去...

這些天的胡思亂想,令得她情緒低落,只是此時,望著眼前的少年,她心情也是一點點的平複下來,唇角的笑容,也是湧上了一些溫暖的弧度.

她看著牧塵,眼前少年明明比她要小上一點,實力也沒有她強,但卻總是讓人有著一種莫名的心安,真是一個奇怪的家伙.

靈溪輕輕一笑,笑容漸漸的恢複了以往的從容,她伸出白皙修長的玉指,輕輕點了點牧塵額頭,笑吟吟的道:"你可比我弱多了,這實力,還能保護我?"

牧塵聳聳肩,笑道:"現在不成,還有以後呢,等以後我比靈溪姐強了,就來保護你."

說著,他望著靈溪,促狹的笑道:"不過我倒是沒想到強大的靈溪姐竟然也會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還真是挺可愛的."

靈溪俏臉頓時通紅,她知道這次可算是丟大臉了,當即只能羞惱的瞪了牧塵一眼,旋即板起俏臉,道:"你還想不想修煉了?"

牧塵嘿嘿笑了笑,他知道靈溪臉皮其實也很薄,雖然他知道靈溪不會羞惱得不指導他修煉,但還是不要把人逼得太狠了,畢竟靈溪實力強他太多,要收拾他也是很容易的.

"好吧,此時就到此為止,不過類似之前的那種話,以後可就不要再說了吧?雖然靈溪姐你修煉了大浮屠訣陰卷,但我卻絕對不會把你當成我的侍,所以再說那種話,我也得生氣了."牧塵正色道.

"嗯,我知道了."靈溪聲音輕輕柔柔的,這幅柔軟姿態,哪還有北蒼靈院第三號強者的威嚴?

"那咱們這修煉該怎麼做?"牧塵問道,要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將靈力大為的提升,似乎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靈溪微偏著頭,她想了想,旋即嫣然一笑,道:"簡單,我會把大浮屠訣的陰卷傳授給你,這樣的話,你便是能夠獲得完整的大浮屠訣,其實這也是靜姨走前告訴我的,只不過她沒有時間再傳授這些,所以就讓我來做吧."

牧塵一愣,旋即心頭也是熱絡了起來.

完整版本的大浮屠訣嗎?

(今天就先兩更吧,明天嘗試下能不能四更,當然,不保證寫得出來,反正起碼三更吧.

我盡量寫.

唔,今天大家就早休息吧,晚安.)

上篇:452.第452章 第一階段    下篇:454.第454章 喜歡 【第一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