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飄(亂世佳人)正文 第四十八章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思嘉在新奧爾良的確過得非常愉快,從戰前最後一個春天到現在,她從來沒有感到這樣愉快過.新奧爾良是一個奇異的熱鬧地方,思嘉就像一個判了無期徒刑的囚犯突然獲釋一樣,玩得痛快極了.北方來的冒險家在城里大肆掠奪,許多誠實的人流落街頭,還不知下一頓飯到哪里去找.一個黑人占據著副州長的位置.不過瑞德在新奧爾良帶她去的地方,是她從未見過的繁華地區.她所見到的人,看上去都有的是錢,瑞德介紹她認識了十幾位婦女,她們長得很漂亮,穿著漂亮鮮豔的袍子,兩手細嫩,不像干過重活的樣子,遇見什麼事都要笑,從來不談無聊的正經事,也不談艱難困苦的日子,她見到的男人——他們與亞特蘭大的男人實在不同,多麼令人興奮呀!都爭著和她跳舞,不遺余力地向她大獻殷勤,好像她是舞會上的年輕皇後一樣.

這些男人和瑞德一樣,臉上都帶著固執,魯莽的神情.他們的眼睛始終很機警,好像很久以來一直生活在危險之中,不敢有一點疏忽大意.他們似乎無所謂過去,也沒有未來.思嘉有時想找個話題,就問來新奧爾良之前他們是干什麼的,或在什麼地方,他們總是客平地把話題岔開.這本身就很奇怪,因為在亞特蘭大,任何一個新來的體面人都急于把自己的經曆向大家進述,炫耀一下自己顯赫的家庭.

但是這些人都是沉默寡言的人,說起話來字斟句酌,非常謹慎.有時瑞備單獨和他們在一起,思嘉在隔壁就聽見他們的笑聲,還斷斷續續聽見他們的談話,但她卻聽不明白,只能聽出零零碎碎的幾個字,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其中有封鎖時期的古巴和納索,淘金熱,非法侵占他人的采礦權,走私軍火,海盜行為,尼加拉瓜和威廉·沃克,以及他如何在特魯希略撞牆而死.有一次,她突然走進去,他們正在談論匡特利爾領導的游擊隊最近遭遇如何,見她進來,便連忙住口,她只聽見兩個人名字:弗蘭克·詹姆斯和傑西·詹姆斯.

不過他們都衣著考究,文質彬彬,顯然對她十殷勤,而她覺得無所謂.對她來說,真正重要的是他們都是瑞德的朋友,有寬敞的住房,有華麗的馬車.他們帶著她和瑞德去兜風,請他們吃晚飯,為他們舉行晚會,思嘉覺得開心極了.她把自己的這種心情告訴瑞德時,瑞德覺得很有意思.

"我想你是會這樣的,"他一面說,一面笑.

"為什麼不這樣呢?"她和往常一樣,一聽見他笑,就起疑心.

"他們都是二流人物,是流氓,是惡棍.他們都是冒險家,北方來的貴族老爺,他們有的和你那親愛的丈夫一樣,做食品投機生意發了財,有的靠和政府簽訂非法合同或通過經不起調查的肮髒手段發了財.""我才不信呢!你在開玩笑吧.他們看上去都是老實人……""城里老實的人都在挨餓呢,"瑞德說."他們規規矩矩地住在茅草棚里,要是我去看他們,我真懷疑他們會不會接待我.親愛的,你知道戰爭期間我在這里干過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這些人記性特別好,還沒有把我忘掉.思嘉,你每時每刻使我感到高興.因為你總是喜歡那些不該喜歡的人,不該喜歡的事.""可是他們都是你的朋友啊!""唔,不過我喜歡流氓.我小時候就在內河一條船上賭博過,所以我對這樣的人是比較了解的.可是,他們究竟是些什麼人,我是看得很清楚的.然而你——"他又笑了起來,"你是沒有識別人的本能的,下等人,上等人,你是分辯不清的.有時候我覺得你接觸過的上等人只有你母親和媚蘭小姐,可是她們好像都沒給你留下什麼印象.""媚蘭!哎,她難看得要命,穿的衣裳也那麼俗氣,而且自己也說不出有什麼看法.""太太,你還是不要妒忌吧.美貌並不能使人高尚,衣著也不能使人尊貴.""唔,真的嗎?那你就等著瞧吧,瑞德·巴特勒,我要做個樣子給你看看,現在我有了——我們有了,我要成為你從來沒有見過的最尊貴的女性.""我非常樂意等著瞧."他說.

思嘉會見的這些人固然使她興奮,瑞德給她的衣服更使她興奮.衣服的顏色,料子,款式都是他親自挑選的.用圓箍撐起來的裙子現在已經不時興了,流行的式樣非常新穎,裙子從前面向後在腰墊處收攏,腰墊上裝飾著花環,蝴蝶結,還有波浪形的花邊,她覺得還是戰爭期間那種用圓箍撐起來的裙子好,現在這種新式裙子把肚子的輪廓都露出來了,使她覺得有些難為情.那可愛的小帽子簡直不像帽子,而是一個扁平的小玩藝兒,斜著搭在一只眼上,上面別著花呀,果呀,走起路來羽毛跳躍,絲帶飄動.(思嘉的頭發像印地安人的頭發一樣硬,小帽子壓不住,她買過一些假的發卷,想用來襯一下,可惜都讓瑞德糊里糊塗地燒掉了.)還有修道院里做的精細內衣,實在可愛,而且買了那麼多套.還有一件件睡衣,睡袍,襯裙,都是用最細的亞麻布做的,上面繡著華麗的圖案,納著細碎的小褶.還在瑞德給她買的緞子拖鞋,後跟有三寸高,玻璃大鞋,閃閃發光.長統絲襪有十幾雙,沒有一雙是棉統的.真闊氣呀!

她毫無節制地花錢給家里人買禮物,給韋德買了一只聖比納種的長毛小狗,因為他一直想要這樣的一條狗.給小博買了一只小波斯貓,給小愛拉買了一只珊瑚手鐲.給皮蒂姑媽買的是一大串項鏈,上面掛著許多月長石墜子,給媚蘭和艾希禮買的是一套《莎士比亞全集》.她給彼得大叔買一套很像樣的制服,包括一頂車夫戴的真絲高帽子,外帶一把刷子,給迪爾茜和廚娘買的是衣料,給住在塔拉的人也都了買了昂貴的禮物.

"可是你給嬤嬤買什麼呢?"瑞德在旅館里把小貓,小狗都趕到梳妝室里,一面看著床擺的這一大堆禮物,一面問.

"什麼也沒買.這個人太可恨.她說咱們是騾子,干嗎要給她禮物?""你何必懷恨在心呢,人家說的是真情實況,我的小寶貝兒?你一定得給嬤嬤買一件禮物.你要是不給她禮物,就會刺傷她的心——像她那樣的心是很可貴的,怎麼能刺傷呢?""我什麼也不給她買,她不配.""那我就給她買一件吧,我記得我的奶奶常說,她升天的時候要穿一條府綢裙子,這裙了要硬得能立得住,而且非常撲素,上帝一看會以為是用天使的翅膀做的.我就給嬤嬤買塊紅府綢,讓她做一條漂亮裙子吧.""她不會接受你的禮物的.她甯可去死,也不會穿的.""這我相信,不過我還是要表達我的心意."新奧爾良的商店里物品豐富,使人目不暇接,和瑞德一起買東西是令人興奮的.和他一起下館子,更加令人興奮,因為他知道點什麼菜,也知道菜是應該怎麼做的.新奧爾良的葡萄酒,露酒的香檳,對她說來都很新鮮,喝下去感到心曠神怡,因為她只喝過自家釀制的黑莓酒,野葡萄酒和皮蒂姑媽的"一喝不醉"的白蘭地.這還不說,還有瑞德點的那些菜呢.新奧爾良的菜肴最有名.思嘉想到過去在塔拉挨餓的苦日子,又想到不久前拮據的生活,吃起這些豐盛的菜肴來,覺得老也吃不夠.有法式燴蝦仁,醉鴿,酥脆的牡蠣餡餅,蘑菇雜碎燴雞肝,橙汗烤魚,等等.她的胃口總是很好的,因為她一想到在塔拉沒完沒了地吃花生,豆子和白薯,就想盡量多吃一些法式菜肴.

"你每次吃飯就像吃最後一頓似的,"瑞德說."不要刮盤子呀,思嘉.廚房里肯定還有呢.只要叫堂倌去拿就行了.你不要老這麼大吃大嚼,不然你就會胖得跟古巴女人一樣,到那時候,我可就要和你離婚了."可是她只朝他吐了吐舌頭,接著又要了一份點心.這點心上面是厚厚的一層巧克力,中間還夾著一層糖.

想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不必一分一厘地考慮,惦記著要存錢要納稅,或者買騾子,這可實在是痛快.交往的人都很高興很闊氣,不像亞特蘭大的人那麼窮酸樣兒,真是痛快,穿著啊啊啊啊的錦緞衣裳,顯出腰身,露著脖子和胳膊,胸脯也露著不小的一塊,而且還知道男人們對你垂涎欲滴,真是痛快.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也沒有人指責你缺乏大家閨秀的風度,真是痛快.香檳酒,想喝多少喝多少,也真是痛快.她頭一次喝醉的時候,坐著敞篷馬車,穿過新奧爾良的大街小巷回旅館去,一路上高唱《美麗的藍旗》.第二天清早醒來以後,頭疼得像要裂開一樣,想起頭一天晚上那樣出洋相,感到很不好意思,她以前連女人微有醉意也沒見過.她只見過一個女人,就是那個名叫沃特琳的家伙,在亞特蘭大失陷的那一天喝得酩酊大醉,她感到非常難為情,簡直沒有臉見瑞德,但他覺得這件事很有意思,無論她干什麼事,他都覺得很有意思,仿佛她是一只性情活潑的小貓.

和他一道出去,也是一件非常令人興奮的事.因為他長得漂亮.過去不知怎麼,她從來沒有考慮過他的相貌.在亞特蘭大,人們光只看他的缺點,從沒有議論過他的相貌,可是在新奧爾良,她發現別的女人總是用眼睛盯著他,他彎腰吻她們的手,她們顯得那麼激動,她意識到她丈夫很有魅力,也許別的女人還在羨慕她,這使她突然感到和他在一起十分光彩.

"唔,我們兩口子都很漂亮,"思嘉心里樂滋滋的想道.

是的,的確是像瑞德所說的那樣,結婚是有很樂趣的.不光是樂趣,她還學到了很多東西.這件事說起來也很怪,因為她曾經認為生活不可能再教給她什麼新東西了.可現在她覺得自己像個孩子,每天都會有新的發現.

首先,她發現和瑞德結婚,與先前和查爾斯結婚,和弗蘭克結婚,有很大的區別,他們都尊重她,怕她發脾氣.他們都向她祈求恩惠,她要是高興,也就給他們一些恩惠,而瑞德並不怕她,而且她常常覺得瑞德並不怎麼尊重她.他想干什麼,就干什麼,思嘉要是不喜歡,他反覺得很有趣,思嘉並不愛他,但和他生活在一起確實很意思,最有意思的是,雖然他這個人發起火來有時讓人覺得他有些冷酷,有時他倒是痛快了,別人卻感到厭煩,他卻總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就像有一副馬嚼子似的.

"我想這大概是他並不真愛我的緣故吧,"她心里想,而且她對這種情況也還是滿意的."我還真不希望他完全放縱自己的感情."不過她覺得這種可能性也是存在的,這個想法使她既興奮又好奇.

她和瑞德結合之後,了解到他許多新的情況,她原來還以為對他非常了解呢.她了解到他的聲音一會兒溫柔得像貓,一會兒又變成尖利的咒罵聲.他可以表面上一本正經地贊揚在他去過的怪地方發生的英雄的,光榮的事跡和關于貞節與情愛的故事,馬上又說一些最無情的玩世不恭的下流故事.她知道任何一個正派男人都不會對妻子講這樣的故事,不過這些故事的確有趣,而且能在她身邊引起一種粗俗的感情,他可以說是一個既熱誠又溫柔的情人,一轉眼又變成了挖苦人的惡魔,把她那火藥一般的脾氣揭開蓋子,點上火,引起爆炸,從中取樂.她了解到他的奉承總有兩層截然相反的涵義,他表現出來的最溫柔的感情也是值得懷疑的.實際上,她待在新奧爾良的兩個星期里,她了解了他各方面的情況,就是沒了解他究竟是個什麼人.

有時他早上不用女傭人,親自用托盤把早點給她送到房里,一點一點地喂她,仿佛她是個孩子,他還把頭刷從她手里拿過來,給她刷頭發,刷得那烏黑的長頭發噼啪作響.可是,有時候他早上突然把她身上蓋的東西全打開,撓她的腳,粗暴地把她從酣睡中驚醒.有時候他很認真的仔細聽她述說生意中的各項細節,點頭稱贊她辦事有頭腦,有時候他就把她那些不是很正當的做法叫做撿便宜,叫做投機取巧.他帶她去看戲,卻悄悄地對她說也許上帝不贊成她到這種娛樂場所來,惹得她心煩,他帶她到教堂去,卻小聲對她說些有趣的下流話,然後又責怪她發笑.他鼓勵她有什麼說什麼,隨便說,不拘束.她從他那里學了一些諷刺人挖苦人的字眼,而且逐漸喜歡使用這些字眼,覺得這樣可以壓人家一頭,但是她還不會像瑞德那樣,在惡毒之中攙上幾分幽默,譏笑自己的時候,實際上是在譏笑別人.

他想讓她玩兒,而她幾乎已經忘了怎麼玩了.生活一直是那麼嚴峻,那麼艱難,他是知道怎麼玩的,而且帶著她一起玩.但是他是一個成年人,不能像小孩子那樣玩了;他的一舉一動,她是不會忘記的.婦人看到尚有童心的男人做出滑稽可笑的動作不免要發笑,而思嘉是不能憑著女人的優越看不起瑞德,朝他發笑的.

她一想到這些情況,就覺得不愉快.要是能比瑞德高出一籌就好了.她所認識的別的男人,她都可以置不顧,以半帶鄙視的口吻說:"簡直是個孩子!"比如她父親,比如好開玩笑,喜歡各種惡作劇的塔爾頓攣生兄弟,方丹家長著長毛,愛耍小孩子脾氣的年輕人,查爾斯,弗蘭克,所有在戰爭期間追求過她的人——實際上包括所有的人,艾希禮除外.只有艾希禮和瑞德是她無法理解無法控制的人,因為他們是成年人,身上沒有孩子氣.

她並不了解瑞德,也不想去了解他.雖然他有時候有些事使她迷惑不解.比如他有時以為她不注意,就偷眼看她,那眼神就很怪很怪.她突然一轉身,常常發現他在看她,眼中流露出機警.殷切與等待的神情.

"你為什麼這樣盯著我?"有一次她高興地問."好像一只貓盯著耗子洞!"但是他馬上換上一副模樣,只笑一笑,過了一會兒,她就忘了,不再費腦筋想這件事,和瑞德有關的一切事都不想了.他這個人總是反複無常,不必為他多費心思,生活也過得挺愉快——可是一想到艾希禮就不同了.

瑞德弄得她很忙,白天,她腦子里幾乎就沒有艾希禮,可是到了晚上,她跳舞跳累了,或者喝香檳喝得頭暈腦脹——這時候,她就想起艾希禮來了.她迷迷糊糊地躺在瑞德懷里,月光灑落在床上,在這種情況下,她常常想,要是艾希禮的胳臂這樣緊緊地接著她,該有多好呀!要是艾希禮把她的黑發從自己臉上撩開,攏在下巴底下,又該有多好呀!

有一次,她又這樣想著,歎了一口氣,扭頭朝窗口看去.

過了一會兒,她感到脖子底下這只有力的胳臂好像成了鐵的一樣,在寂靜之中聽見瑞德的聲音說:"上帝該把你永遠打入地獄,你這個小妖精!"說罷,他起來穿上衣服,走了出去,思嘉非常吃驚,攔他也攔不住,問他他也不理.第二天早晨,她正在自己屋里吃飯時,他才回來,頭發亂蓬蓬的,喝得醉醺醺的,不滿的懷緒依然很重,他即不道歉,也沒有說明干什麼去了.

思嘉什麼也沒問,對他十分冷淡,妻子受了委屈,這樣做也是很自然的.她吃完飯之後,瑞德用帶著血絲的眼睛看著她換上衣服,出去買東西了.等她回來時,他已經走了,到吃晚的時候才回來.

這頓晚飯吃得很沉悶,思嘉一直耐著性子,因為這是她在新奧爾良吃的最後一頓晚飯了,而且她還想好好享受一下龍蝦的美味.可是瑞德總盯著她,使她吃也吃不痛快.不過她還是吃了一只大的,還喝了好多香檳.也許是因為各種因素加在一起,當天晚上她又作起了過去作過的噩夢.她醒來,出了一身冷汗,抽抽搭搭地哭起來.她夢見自己又回到了塔拉,而塔拉是一片荒涼.母親去世了,世上的一切力量與智慧也都隨之消逝.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投靠,沒有任何人可以依賴.有一個可怕的東西在追她,她就跑啊,跑啊,心都快炸開了,就這樣茫茫大霧之中一邊跑,一邊喊,模模糊糊地想在周圍的霧里找到一個不知名的,沒有去過的地方躲藏起來.

她醒來,發現瑞德正彎著腰看她.他什麼話也沒說,就把她抱起來摟在懷里,好像摟著孩子一樣,摟得緊緊的.他那結實的肌肉給她以安慰,他那低聲細語使她感到鎮靜,感到安慰,過了會一兒,她也就不哭了.

"唔,瑞德,我剛才又冷,又餓,又累,而且怎麼也找不著,我在霧里跑啊,跑啊,可就是找不著.""你找什麼,親愛的?""我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又是以前作過的夢嗎?""嗯,是的!"他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在黑暗之中摸索著點上一支蠟燭.在蠟光下.他的眼睛帶著血絲,他的臉上紋路像石頭一樣清晰,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穿著襯衫,敞著懷,棕色的胸膛露在外面,上面長著厚厚的胸毛,思嘉還在嚇得發抖,心里想,這個胸膛可是真堅強.她悄悄地說"抱抱我吧,瑞德.""親愛的!"他馬上一邊說,一邊把她抱起來,坐在一把大椅子上,把她的身子緊緊地摟在懷里.

"唔,瑞德,挨餓可是真可怕呀!"

"晚飯吃了七道菜,包括一只大龍蝦,夜里睡覺還要夢見挨餓,一定是非常可怕的."他笑了笑,不過眼睛里還是射出了和藹的目光.

"唔,瑞德,我使勁跑啊,跑啊,找我要找的什麼東西,就是找不著.躲在霧里,看不見.我知道,我要是能找到它,我就永遠生活安定,再也不會受冷凍挨餓了.""你是在找一個人,還是在找一樣東西?""我也不知道,我沒好好想過,瑞德,你覺得我還會夢想上生活安定的地方去嗎?""不會的,"他邊說,邊捋了捋她那篷亂的頭發."我認為不會的.作夢不應該是這樣作的.不過我認為你要是平時習慣于安定的生活,吃得飽,穿得暖,你就不會再作那樣的夢了.思嘉,我一定使你過安定的生活.""瑞德,你真好.""感謝您的照顧,太太,思嘉,我勸你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就對自己說:-我永遠不會再挨餓了,我永遠不會再有麻煩了,只要瑞德和我在一起,只要美國政府能維持下去,’""美國政府?"她吃驚地問,隨著就坐起來,臉上的淚珠還沒有干.

"過去聯盟的錢現在已經變成了貞潔的女人,我用一大部分買了公債了.""我的老天爺!"思嘉喊道,直直地坐在他腿上,剛才的噩夢也全然忘記了."你的意思是說你把錢借給了北方佬嗎?""利息相當高啊!""百分之百的利息我也不管,你一定要馬上賣掉.讓北方佬用你的錢,虧你想得出.""那我這錢怎麼花呢?"他笑著問,這時他發現她已經不像剛才那樣嚇得睜著大眼睛了.

"怎麼——怎麼花,你可以到五點鎮去買地皮呀.我敢說,你那些足可以把整個五點鎮都買下來也夠了.""謝謝你,可是我不想要五點鎮.現在北方冒險家的政府真正控制了佐治亞,很難說會再發生什麼大事.成群的禿鷹正從四面八方向佐治亞起來,我不想逃避,我要和他們周旋,你明白嗎,做一個像樣的投靠北方人的人就得麼這干,不過我並不信任他們.我也不想把錢用買房地產,我願意買公債,公債可以藏起來,房地產就不那麼好藏了.""你認為——"她問,因為她想起自己經營的木材廠商店,臉都發白了.

"我不知道.不過你用不著這麼害怕,思嘉,新上任的州長是我的朋友.現在時局還不太穩定,我不想把很多錢投放在房地產上."他把她挪到條腿上,微微向後一仰,伸手拿了一支雪茄點上,她兩只赤腳懸空坐在那里,看著他棕色胸膛上的肌肉伸縮,就把害怕的事全忘了.

"既然談房地產,思嘉,"他說."我打算蓋一所房子,除可以強迫弗蘭克住在皮蒂小姐的房子里,我可不行.一天到晚聽她嚷嚷三回,我可受不了.還有,彼得大叔就是把我殺了,也不會讓我住進神聖的漢密爾頓家的房子.皮蒂小姐可以請英迪亞·威爾克斯小姐和她同住,免得壞人來搗亂,咱們回到亞特蘭大以後,先住在民族飯店的新婚套間里,等咱們的房子蓋好了就搬過去.咱們離開亞特蘭大之前,我就在跟他們討價還價,准備買下桃樹街那一大片空地,就是萊頓家旁邊那塊空地,你一定知道我說的地方.""啊,瑞德,這簡直是太好了.我多麼想有一所屬于自己的房子呀.我要一所特大的.""咱們總算在這件事上有了一致的看法,蓋一所和這里的法式建築一樣的白灰牆,鐵花欄杆的房子,好不好?""唔,不好,瑞德,不要新奧爾良這種老式的房子.我要最新式的,我看到過一個圖樣,在——讓我想一想——在我看一份《哈滬斯周報》上,是模仿一所瑞士chalet.""一所瑞士什麼?""chalet.""哪幾個字母?"她把這個詞的讀法告訴了他.

"噢,"他一面說,一面捋了捋小胡子.

"非常好看,斜度不同分成兩段的屋頂上,上面有一溜柵欄,兩頭各有一個尖塔,是用彩色木瓦板蓋的.尖塔上的窗戶鑲著紅藍琉璃.看上去可時髦了!""我想回廓上還有鋸齒形的欄杆吧?""是埃""回廊屋頂的邊上還有木頭做的云形花飾垂下來,是不是?""是的.你一定見過這麼一所房子.""我是見過——但不是在瑞士.瑞士人非常聰明,對建築藝術更有獨到之處,你真的要這樣一所房子嗎?""啊,是呀!""我原來希望你和我結婚之後,能提高你的格調,你為什麼不喜歡法式房子,或六根白柱子的殖民地式的房子呢?""實話對你說吧,看上去過時的,俗氣的,我都不想要,里面我要用紅紙糊牆,用紅天鵝絨做門簾.啊,我要有好多高級胡桃木家具,還要華麗的厚地毯,還要——啊,瑞德,當別人看了咱們的家,都會羨慕得臉以發青的.""有必要讓大家這樣羨慕咱們嗎?你要是高興,可以讓他們羨慕得臉色發青.不過,思嘉.你想過沒有,現在大家都這麼窮,咱們布置房子這樣擺闊氣,能算是格調高嗎?""我就要這樣,"固執地說."過去他們對我們那麼刻薄那麼看不起,現在我也不能讓他們好受,我們要大開宴會,讓全城的人後悔當時不該說那麼多難聽的話.""可是誰會來參加我們的宴會呢?""當然是人人都會來的.""那可不一定.這些保守派是甯肯死了也不認輸的.""唔,你這是說什麼呀!你只要有錢,大家就一定喜歡你.""南方人可不是這樣,有錢的投機商要想進入上等人家的客廳,比駝穿眼還要難.至于投靠北方的人——我是說我和你,我的寶貝兒——要不是受到唾棄,就算走運了.不過你要是想試一試,我可以全部支持你,親愛的,我也一定會為你所作的一切努力感到非常高興,既然一再談到錢,那就讓我把話說清楚,家里過日子,買穿戴,你要多少錢,我給你多少錢.你要是喜歡首飾,也可以買,但是要由我來幫你挑選,你的格調太低了,我的寶貝.給韋德,愛拉,想買什麼,你就買什麼.要是威爾·本廷種棉花種得好,我也願意資助,幫你卸掉在克萊頓區你那麼喜愛的那個沉重的包袱.這可以說是很公平了吧?""當然,當然,你是很慷慨的.""不過請你仔細聽明白.一分錢也不能花在你那個商店上,一分錢也不能花你那劈柴廠上.""唔,"思嘉說,臉也沉下來,在這蜜月期間,她一直在想找個理由提起這個話題,要一千塊錢,再買五十英尺地,擴大木材廠.

"我記得你老吹噓,說自己是個開明的人,我做生意,別人有些什麼議論,你全不在意,誰知你和所有的男人都一樣,就怕人家說我當家.""咱們巴特勒家誰當家,那是任何人都不會有什麼疑問的."瑞德慢條斯理地說."傻瓜說些什麼,我是不介意的.其實,我缺乏教養,現在有個能干的老婆,也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我想讓你繼續經營你的木材廠.這全給你的孩子們留著吧.等韋德長大以後,他會覺得不能讓繼父養活了,他就可以接過去,繼續經營,但是無論是商店,還是木材廠,我一個錢都不給."

"那是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資助艾希禮·威爾克斯.""你又來了,是不是?""不是.是你要問原因.我就把原因告訴你.還有一件事,你不要以為可以在帳目上耍點花招,來蒙騙我,說你買衣服花多少錢,家里的開銷要多少錢,結果卻把錢拿去替艾希禮買騾子,或者再買一個木材廠,我要監督審查你的各項開支,什麼東西多少錢,我都清楚.唔,不要以為我是在侮辱你,你非這樣做不可.我對你是不會放松的.實際上,凡是涉及塔拉和艾希禮的地方,我都不會對你放松,塔拉倒還無所謂,艾希禮可一定要劃在界線以外,我正在緩緩地駕馭著你,我的寶貝兒,可是你不要忘記,同樣也是有馬嚼子和馬刺的."

上篇:正文 第四十七章    下篇:正文 第四十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