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遠去的藏獒凹凸的世界屋脊(2)   
  
凹凸的世界屋脊(2)

2 然而,我們的准備畢竟不足,對一些人來說姍姍來遲緩緩搖擺的嬗變對另一些人來說卻有著難以接受的迅速和劇烈。兩種觀點和兩種感情針鋒相對:難道青藏高原的原始古樸就要消失在開發建設的五光十色中?難道虛靜的原野、寂曠的山脈、純潔的聖地就要消失在泛濫的物欲、世俗的潮流、嘈雜的市聲里?一個理性的民族,必須把保護自己和發展自己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不能有效地保護自身的特色也就一定不能有效地實現發展自己的目標,誰也沒有權利借口開發建設而讓原有的青藏特色消失殆盡。回答這樣的詰問是艱難的,因為民風的本色、宗教的傳統和自然的高曠,永遠是世界注目于青藏高原的三個巨大理由。于是繞開正面回答,以詰問對付詰問的方式便出現在我們的報章雜志和電視節目里:難道越古老越神秘越原始越傳統就越有價值?難道因了我們的欣賞牧民就應該永遠去住四面透風的帳房去過逐水草而居的原始或半原始的生活而拒絕搬進定居點的雕房或高樓大廈?難道為了滿足外界的好奇就必須讓青藏本土的居民永遠都是鑽進羊皮筏子渡河,背著木桶運水,趕著牦牛去五百里以外換鹽易糧?不論是中國還是外國,任何形式的發展和進步都是以犧牲本民族的固有習俗為抵償的,誰也沒有權利借口保護青藏特色而讓民眾永遠生活在顫動的溫飽線之下。人類理性的體現只應該是走向現代而決不應該是回歸原始。回答這樣的詰問同樣也是艱難的,因為我們並沒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人類理性法庭,並沒有公認的審判一切非理性言行的客觀准則。我們的出發點充滿了主體精神的膨脹和武斷,我們給自己的言說披上了曆史主義+蒙昧主義和理想主義+功利主義的外衣,使它們在受到時間的審判之前,始終都有一種合法的自然也是合乎邏輯的表現形式。然而,言辭的暗淡並不妨礙心靈的燦爛。我們假設理性法庭是存在的,假設它已經給我們至少給我們的心靈提供了一種可能:一切都必須在理性法庭面前為自己的存在作出辯護或者放棄存在的權利,否則就將是一種永遠都面臨懲罰的存在。 似乎是恍然大悟,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中國人看到了產生于美國的西部電影,突然意識到,中國也有自己的西部,中國的西部不也是荒原連片馬牛成群的嗎?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有自己的西部電影呢?報紙和電視開始大肆鼓吹,關于西部電影以及西部文學的話題儼然成了主流話語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樣的結果是,真正的西部電影倒並沒有拍出幾部,電影的主角西部牛仔卻像雨後春筍一樣冒了出來,其基本特征便是藍色帆布對人體的包裝——硬邦邦的牛仔服裝尤其是牛仔褲突如其來地時尚化流行化了。可以確切地說,牛仔褲在中國的流行最早的發端便是西部而不是較為發達較為開放的東部沿海。西部也因此最早有了對牛仔褲的可笑可歎的反動:一個大學二年級的男性班主任居然向全班宣布:“我看穿牛仔褲的統統都是流氓。”一個官員居然提議:“公安局要負起責任來,借這次嚴打,把那些穿牛仔褲的流氓好好管一管。”這就是先鋒的代價,是讓我們可以咀嚼一番的曆史風波的一塵一煙。 1983年5月,在雄黃萬里的柴達木,在石油基地的冷湖鎮那清靜幽冷的街道上,在白天觸眼即是的牛仔褲消失以後,我注望無涯古漠那遼遠的地平線,突然想到,產生于美國西部密西西比河流域的牛仔褲,在經過兩個多世紀的風吹雨淋、更新換代之後,驀然出現在中國西部的遠荒大漠里,出現在以天玄地黃為背景自卑地蠕動生存著的人群里,這是偶然還是必然?是有幸還是不幸?但不管怎麼說,這種縱越曆史長河、橫跨萬里大山的聯系,讓我們的空間意識不由得博大而超然起來,思想也因之無邊無際、無古無今了。 牛仔褲是文化之一種,牛仔褲的被接受和被欣賞無疑是文化輸入的結果。它曾經無形中影響了一代人的審美情趣,引起了西部人關于美丑觀的雖然短暫卻異常強烈的沖突。而這種文化心理的變化和沖撞又無時不在體現新觀念的萌動和舊意識的動搖,一貫不敢正視人體線條美的東方禮教即使在荒遠的中國西部也會神經質地慌悚不安起來。 輻射——文化向心理的多側面、多角度的進攻,已經征服和正在征服著不同層次的西部人。一個簡單的道理直到幾年之後才豁然明朗:不是由于牛仔褲造就了流氓,而是即使是流氓,即使是那些在人性崩潰的邊緣苦苦掙紮的人痞,也殘存著一些對美對時尚對牛仔褲的恭敬。如果現在還有人公開站出來,指責只要是穿了牛仔褲的人便會圖謀不軌,便屬于流氓一類,連真正的流氓也要驚愣起面孔大惑不解了。 遺憾的是,直到現在,即使牛仔服裝已經普及得幾乎成了一切階層的便裝或工作服,它依然沒有在中國西部培養出地道的美國式牛仔;或者說,在中國西部,真正的牛仔都是不穿牛仔服裝的,他們依然穿著寬松的皮袍,露著一只臂膀,騎在馬上,晨出暮歸。他們是牛羊的主人,是牧人,他們至今過著單調而艱辛的日子,從來不知道牛仔是什麼,更不知道在內地有些人的眼里,他們便是本國西部牛仔的樣板。 這就是文化輸入的錯位,是傳統和時尚的距離。它說明發展新生活並不意味著消滅舊秩序,現代文明和原始古樸並不是一對互相見不得的冤家,我們面對的也並不是一種非此即彼的選擇。在生活的潮流里,完全可以做到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關鍵是認同,是願望是否已經主宰你的行動,是信息的接受和傳播是否已經形成了某一局部、某一區域或某一人群的“國民心理”。在這里,最可怕的,應該是把墨守成規、不思進取說成是忠于傳統、尊重習慣,又把真正的忠于傳統、尊重習慣說成是愚昧無知、冥頑不靈。也就是說你打算用什麼樣的“國民心理”來對待青藏高原的“國民心理”,因為國民心理永遠是衡量先進與落後的第一尺度。 3 酒場,在晚春的飛雪中飄來逸去,像一葉熱烘烘的輕舟。拋遠了人生的裝腔作勢,忘卻了痛苦的聲嘶力竭;做作的張狂,矯情的掩飾,唯我獨尊的二郎腿悠悠翹起,尖頭皮鞋上閃爍一團航標似的熒光;失意者爽朗的笑聲,得意者莫名的歎息。歇斯底里和葡萄美酒的交媾,眨眼間分娩出一個強健的兒子來,那便是瞬間超脫。在這種場合,你可以覓到各種身份的人:整天于書齋獨對寂寞面壁懸想的學者,來自草原深處那些科研單位和保密工廠的感傷的小布爾喬亞,已經由粗獷和豪放轉向細膩和沉默的石油工人,從課堂中走來的帶著浮躁不安的時代色彩的研究生,躋身財富世界的稱職或不稱職的企業家,整日給七八歲的孫子傳播牢騷情緒的離休老干部,還有作家、商人、官吏以及連自己也說不清整天在干什麼的自由職業者。他們對酒場的熱衷並不帶任何功利目的,只是為了熱鬧一番,為了證實自己在人群中的存在。就像有人說的那樣,在枯燥寂寞地工作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後,何不向幾個熟識的人談談自己的苦惱呢,何不來感受一下別人對自己的關心、羨慕或者怨怒呢。而產生這種想法的前提便是那種由經濟發展、激烈競爭和心靈隔膜帶來的人的孤獨感,它讓酒場上的瞬間超脫充滿了對傳統的平靜生活的留戀和競爭疲憊後的惆悵。“誰說寂寞出成果?胡說八道。”“我說的。我還說過,明哲之士不在人群里謀求虛榮,而是設法避開大千世界尋找孤獨。”“我想起來了,你是在一篇文章里說的,不過你做不到,你也不是什麼明哲之士,你是最不能孤獨的,坐在書齋里,整天想著怎麼撈錢,結果是學問沒做成,錢也沒撈上。”“你怎麼知道我學問沒做成?我的學問就是:如何面對失敗。”我對這樣的對話很感興趣,它發生在兩個知識分子之間,讓人多少能夠猜測到一點他們內心的尷尬。 也是在酒場上,A君醉了。A君是“第三者浪潮”中一朵燦煜的浪花,既有楔入行為,又有做烏龜的境遇,可悲也可喜。整個過程中,他都在不斷強化自己的個性卻又無從體現男子漢的風格,今天在這個女人面前保證,明天在那個女人面前發誓,男人的精神氣質在這種無休止的發誓和保證中日益地無光無亮了。他迅速地失戀,妻子和情婦(不止一個)都開始嫌棄他,那指責他的話幾乎是商量好了的:“沒出息。”于是他也成了一個孤獨者,孤芳自賞,孤影自憐,孤寂無告。作為朋友,我曾經指責過他。他說:“你別假正經,大多數人還不是跟我一樣。我只不過是暴露了,而他們卻善于偽裝和包藏。要知道,喜新厭舊是人類的本性,是一種動力,我們西部之所以落後,就是因為這里的人不敢大膽公開地喜新厭舊,或者說缺少腳踩兩只船的藝術。” !

上篇:凹凸的世界屋脊(1)    下篇:凹凸的世界屋脊(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