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遠去的藏獒凹凸的世界屋脊(1)   
  
凹凸的世界屋脊(1)

布達拉宮 我站在日月山眺望你,望見了一道不逝的彩虹;我站在青海湖眺望你,望見了一盞不滅的金燈;我長長地走去慢慢地靠近,盼望著度過所有的寂寞,所有的春夏秋冬。 找不到語言贊美你,我的布達拉宮,只有雙手合十默一句嗡嘛呢叭咪吽。 一座座宮殿堆上了天,那是人孤拔而起的信念;一尊尊佛像來到人間,還有唐卡經卷石牆和老磚,那是心中的高遠藏土的天;我以頭叩磚,願拋棄所有的財產所有的夙願。 找不到思想表達你,我的布達拉宮,只有雙手合十默一句嗡嘛呢叭咪吽。 站在布達拉的靈塔前,認識了大喇嘛格列次旦,他微笑著眺望天邊,于是我看到喇嘛的紅袈裟,飄向更遠更遠的布達拉,千萬年流傳啊神的宮殿,心靈的彼岸依然遙遠。 今天我來到布達拉宮,滿天都是虔誠的風,積澱了千百年的信仰舉動,也只是雙手合十默一句嗡嘛呢叭咪吽。 因斷裂而凹凸的世界屋脊 1 我一直認為,青藏高原的近代和當代是燦爛的巫術年代的回光返照。根據遺存至今的羌人儺舞的演示,在那個透明而空靈的巫術年代,應該有一頭野牦牛漫步在高原之野,它是大地和生靈的象征,是一個主宰著草原和農田的神。它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凶猛地沖向了海底沙礫沉澱而成的高大石壁,碩大的頭顱頓時迸裂,鮮血嘩嘩流淌。石壁轟然崩塌了,沙石礫塊瞬間掩埋了那個胸腹大起大伏的黑色雄健的軀體。多少世紀過去了,跋涉者發現了它,迷醉于曆史的思想者掘起了它,喟然一聲驚歎:“哦,化石。” 這樣的化石出現在那些被稱作荒原的地方,在喜馬拉雅山脈,在唐古拉高野,在柴達木盆地,在一切有人類痕跡的荒曠之地。牦牛,不管是家養的,還是野生的,都是人類的伴生物,都是遙遠的巫術年代留給今天的圖騰。在牛圖騰的關照之下,荒原上,原初意識林支撐起了殘缺不全的人類理性大廈。在它的四周,草潮無際,悲愴蒼茫,被戰刀刈折了的最後一顆人頭又被馬蹄揚起的風塵卷走了,恐怖啊。倏然之間,掠過那個偉大的地理發現時代。古人猿的那一泡滂沱大尿,一眨眼功夫,便被文明人命名成了青海湖。 在那個早晨,在那次血淋淋的分娩中,野牦牛的妻子,那個光豔照人的鹿目女,用白色絮棉的長袖輕拂出了青藏高原的黎明,人類和新生代第四紀和蛋清一樣凝固的世紀初一起從迷霧中淡出。而孿生的黃昏和黃風,以不可遏制的情態氣勢,將鹿目女凌空托起。這是一次只為了和太陽擁抱的升高,這樣的升高讓鹿目女看清了青藏高原——大地溫床的模樣。終于可以繁衍了,鹿目女,在雄性的懷抱里,在一切雄性的懷抱里,蕩笑出一個個永琲瑰間,繼而喘息,一氣呵成,喜馬拉雅高賦,珠穆朗瑪文章。 誕生了,又一次誕生了,青藏高原那崛起的屋脊和人群。他們是野牦牛的兒女,是陽光照耀和河水滋潤的生命。憂傷的太陽神熱望著她們的兄弟姐妹,在臉頰上塗抹著世界屋脊的印記,紫暈深深。 走向老時代的末尾,走向新時代的開端,人心全是信息城。荒原之上,鹿目女的眼睛就像一對小太陽,以顫動彎曲的波光,掃視著信息城帶來的變化,就像一只白唇鹿望著叉叉獵槍黑洞洞的槍管。 又是一次真正的創世——用一個個彩色的實體填補著一個個無色的空間:高樓大廈、飛機電話、資源優勢、吸引投資、高精技術、國際競爭、貿易大戰、反對壟斷、工業社會、商業繁榮、電子家庭、全球意識、開發西部、環境保護、財富夢想、反恐聯盟、選擇繆斯、迎接挑戰,古絲綢之路變成了美女鋼鐵之路,唐蕃古道早已是衛星輻射之道。兩大都市——拉薩和西甯正在成為鋼筋水泥統治下的中國西陲大都市,連昆侖山腳下的格爾木,連藏北高原上的那曲,以及藏東的昌都和藏南的日喀則,都已經穿起了城市文明的外衣,盡管古銅色的裸體上依然散發著原始陽光照射下的草原氣息。人們用難以名狀的驚訝、竊喜、懷疑和害怕,跳進沐浴節的暖流里,搏擊著被曙色染紅的陌生浪花,不由自主地走向了黎明後的嬗變。 這樣的嬗變是心理的也是人格的,是傳統的集體貧賤主義到現代的個人富裕主義的轉換,是邊疆政策中“只有封閉和落後才會平安”到“只有開放和進步才會穩定”的轉換。過去那種只要“不出亂子”(這在西部曆來是上一級領導對下一級領導首要的也是唯一的要求)就是好領導的看法,那種只要不繁榮不發達就不會出亂子的看法,現在是斷斷乎行不通了。因為事實早已經證明,越是不發展經濟的地方越容易出亂子。而發展經濟的意義恰恰就在于使生活從單一而貧乏的政治內容走向多元而豐富的物質追求,就在于隨著物質追求的有可能實現和生活水准的有可能提高,使人們更有興趣關注自身的發展而不是盯著別人的一舉一動。過去是窮則思變,不是往好處變,而是往亂處也就是往更壞處變,雖說“不出亂子”是唯一的強調,但在老百姓的潛意識里,期待往往是相反的,因為如果不出點亂子,他們乏味的生活該如何打發呢?這就是近代中國所有的政治運動在邊遠地區往往比中心地帶鬧得更凶猛更殘忍的根本原因。更重要的是,內地和邊疆在經濟生活上過于強烈的反差,往往會使邊疆人的心理失去平衡,而失衡的心理往往又是一切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的基礎。與窮則思變相對的,是富則思定,只要有了財富的積累和財富的有希望積累,只要有了對私有財產的無盡渴求和守住財產的沖動,老百姓最怕的就是出亂子,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政策千萬不要變。”這樣一來,人們的視野驟然開闊而目的卻變得越來越現實和功利,“不出亂子”就不僅僅是一種施政綱領,更是老百姓的自覺要求。經濟意義上的開發西部,獲得的結果卻遠遠超出了發展經濟的范疇。尤其是當今世界,當反對恐怖主義和維護國家統一已然超越了意識形態的分裂而日益成為所有正義國家正派政府的共同行動的時候,我們對新一輪的創世活動就不能不重新認識並給予一定的評價了。 !

上篇:西藏的山    下篇:凹凸的世界屋脊(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