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遠去的藏獒什麼時候思考宇宙(2)   
  
什麼時候思考宇宙(2)

古人所謂“堂上春秋已高,望之形銷骨立,乃大駭,遂置棺柩于中廊。”大駭即是猛然的驚訝,平日觀老父,雖老卻未朽,司空見慣,不往心里去。忽一日,竟見其蹣跚搖擺,幾欲仆地,始才想到人已衰,花正殘,大限近矣,准備送終便是了。 當然牙疼不一定給牙送終,一劑敗火散、幾粒消炎片,或可挽救它的命運。但如果下次還要疼,你去問醫生,醫生就會說:干脆拔掉。拔牙就是給牙送終,就不疼了,恰如無風不起浪,無樹不成林然。 以此類推:胃疼,這個時候思考什麼?就思考胃;腿疼,這個時候思考什麼?就思考腿;頭疼,這個時候思考什麼?就思考頭。疼處叫病灶,它發出這種叫你不舒服的信號迫使你關注它。但牙疼可以拔牙,頭疼未必就可以割頭。怎麼辦?治理它,盡管未必就能治理得好。 牙是理想信念,胃是社會治安,頭是官僚政治,腿是婚姻家庭,如此類比,當然是不一而足的。什麼地方落了病才往什麼地方想,才往什麼地方使勁,書上說亡羊補牢,口語說賊走了關門,都是晚了的意思。壞事已經釀就,一包一包吃著後悔藥,但只要下不為例,就可以勉強過得去,總之是還沒到病入膏肓即男怕腫腳女怕腫頭的時候。 但是: 冰川要是退化了呢?水源要是汙染了呢?大氣要是腐敗了呢?土壤要是沙化了呢?植被要是破壞了呢?動物要是死盡了呢? 沒有喝的水,沒有吃的糧,沒有了生存的條件,又來一個白堊紀,喘息如將死的恐龍。如此病灶,我們難道還有機會思考? 先人曾經提醒過大家:日不升而患于天狼吞陽,月不明而患于河漢昭彰。天不雨,水必亡;地不榮,人必荒。如今,拌著月落日出,望著爛漫星群,我們什麼時候思考宇宙? 奶羊之死 我的朋友萬海風不吃肉。但我知道,最早的時候,他僅僅是不吃羊肉,因為奶羊死了—— 秋包谷已經熟透,一陣陣甜絲絲的包谷味兒隨風撲碎在臉上。那女人斜劈鐮刀直不愣噔往前趕,一喘氣就是一抱噼啪焦響的包谷稈兒,轉身一丟,再去斜劈一抱。她的男人那個民辦教師跟在她後面,把包谷掰下來堆成了丘。蜷曲的紫紅櫻子淚一樣到處飄灑。 萬海風因為什麼事兒路過那里,跟在他身後的民兵隊長說:“就是這兩口子。”民辦教師兩口子像是聽見了,都罷了活望著他們。萬海風怵然一驚:真是慘不忍睹,這兩口子的樣兒不比秋包谷端正多少——民辦教師枯瘦枯瘦的,他的女人也是枯瘦枯瘦的。女人一枯就無奶,就喂不飽吃奶的娃娃了。怪不得他們偷偷養起了奶羊。 萬海風和民兵隊長朝前走去。斜劈鐮刀的聲音又響起來,嚓嚓嚓的很有勁。萬海風猛的一個警醒:他們這是在向我示威呢。他讓民兵隊長明天就把民辦教師家的奶羊拉到隊里去。民兵隊長搖搖頭說:“人家要跟我拼命哩,奶羊是賣血錢換來的,是娃娃的娘奶。”萬海風哼了一聲說:“報紙上已經說了,自留羊是資本主義性質的,你怎麼愣是不懂?什麼腦子。苞谷面糊糊就當不成娘奶了?當不成就別生養。” 果然就拼了命。萬海風聽民兵隊長說,民辦教師和他的枯女人一人撈起一把鐮刀,護著奶羊呼哧呼哧喘牛氣。懷里的娃娃撕爛了嗓子哭。女人說:“拉了娘奶我就剁人,剁不了你就剁你家里人,剁不了你家里人我就剁我自己,娃娃我不養了,我跟他一起土門關里走。”萬海風想:這又是示威,她把她囂張成母老虎了。又責問民兵隊長去拉羊為什麼不帶人帶槍,斃不得他們還嚇不得他們呀?民兵隊長說他後晌就帶人帶槍去拉羊。 !

上篇:什麼時候思考宇宙(1)    下篇:什麼時候思考宇宙(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