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遠去的藏獒一切來源于懷念(2)   
  
一切來源于懷念(2)

父親在草原上先後生活了將近二十年,做過記者,辦過學校,搞過文學,也當過領導。草原上流轉著許多他和藏獒的故事,就像我在小說里描寫的那樣,傳奇而迷人。可以說父親是最早對藏獒產生濃厚興趣的漢人,無論他做什麼,他總是在自己的住所喂養著幾只藏獒。父親喂養的都是品貌優良的母獒,母獒們一窩一窩下著崽,他就不斷把小狗崽送給那些需要它們和喜歡它們的人。所以他認識和認識他的藏獒,跟他有過喂養關系的藏獒,遍布三江源的玉樹草原、囊謙草原、曲麻萊草原、雜多草原。有個藏民干部對我說,“文革”中他們這一派想揪斗父親,研究了四個晚上沒敢動手,就是害怕父親的藏獒報複他們。他說:“草原上走到哪里都是你父親喂過的藏獒,防不勝防。”我替父親慶幸,也替我自己慶幸,因為正是這些靈性威武的藏獒,讓我發現了父親,也發現了我自己——我有父親的遺傳,我其實跟父親是一樣的。 是的,在長駐三江源的六年里,父親給我的遺傳一直發揮著作用,使我不由自主地像他那樣把自己完全融入了草原,完全像一個真正的藏民那樣生活著。我很少呆在州委所在地的結古鎮,而是一頭紮在了對于城鎮來說更加邊遠的雜多草原、曲麻萊草原和康巴人的囊謙草原。我有時候住在父親住過的房東家,有時候住在牧民的帳房里,有時候住在寺院的僧舍里,因為在這些地方,我會天天看到日見稀少的藏獒,並在它們的生活中扮演一個朋友的角色。我穿著藏袍,騎著大馬,參加所有的牧業生產活動、所有的節日活動和所有的佛事活動,和牧民們混在一起,喝酒,吃肉,放牧,喂狗,議論他們的家長里短,幫助他們解決婆媳矛盾,鄰里糾紛。那時候的記者,尤其是像我這樣生活在邊遠牧區的記者,工作任務是很輕的,一兩個月寫一篇報道就已經算得上敬業了,我有的是時間忘情忘懷地去做我願意做的一切。常常是這樣:騎著馬,帶著房東或者寺院的藏獒,走向很遠很遠的草原,醉倒在牧人的帳房里。我那個時候的理想就是:娶一個藏族姑娘,和父親一樣養一群藏獒,冬天在冬窩子里吃肉,夏天在夏窩子里放牧,偶爾再帶著藏獒去森林里雪山上打打獵,冒冒險什麼的。我好像一直在為實現我的理想努力著,幾乎忘了自己是一個長駐記者。 有一次在曲麻萊喝多了青稞酒,醉得一塌糊塗,半夜起來解手,涼風一吹,吐了。守夜的藏獒跟過來,二話不說,就把我吐出來的東西舔得一干二淨。結果它也醉了,渾身癱軟地倒在了我身邊。我和它互相摟抱著在帳房邊的草地上酣然睡去。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醒來,摸著藏獒尋思:我身邊是誰啊,是這家的主人戴吉東珠嗎?他身上怎麼長出毛來了? 這件事兒成了我的笑話,在草原上廣為流傳。姑娘們見了我就吃吃地笑,孩子們見了我就沖我喊:“長出毛來了,長出毛來了。”介紹我時,再也不說我是記者,而是說:“這就是與藏獒同醉說戴吉東珠長出毛來了的那個人。”牧民們請我去他家做客,總是說:“走啊,去和我家的藏獒喝一杯。” 那時候的我是有請必去的。一年夏天,我去結隆鄉的牧民尕讓家做客,住了短短一個星期,他家那只大黑獒就和我產生了深厚的感情,感情深到它一天不見我一面,就會滿草原尋找。我猜想,它一定是一只父親喂養過的藏獒,而且已經意識到了我跟父親的關系,不然不會對我如此依戀。幾年後我要離開草原,正好是從結隆鄉出發的。大黑獒看我打起行裝坐進了汽車,知道這是一次長別離,就對汽車又撲又咬,牙齒都咬出血來了。在它的意識里,我是迫不得已才離開它的,而強迫我離開的,正是這輛裝進了我的該死的汽車。後來我聽別人說,我走了以後,大黑獒一個星期不吃一口食不喝一口水,趴在地上死了一樣,好像所有的精氣神包括活下去的意念都被我帶走了。主人沒了辦法,就把一只羊殺了,又從狼皮上薅下一些狼毛,沾在死羊身上,扔到它面前,怒斥道:“你是怎麼看護羊群的?羊被狼咬死了你都不管,那我養你干什麼?你看看,你看看,看到狼毛了吧?狼呢?還不趕快去找。”大黑獒大受刺激,草原上狼已經很少很少,它都有一年沒咬過狼了,沒想到就在它因感情受挫而一蹶不振的時候,狼會乘虛而入。它立馬搖搖晃晃站起來,吃了一點,喝了一點,按照一只藏獒天賦的職守看護羊群牛群去了。 遺憾的是,以後我多次回到結隆鄉,再也沒有見到牧民尕讓和深深眷戀著我的大黑獒。聽說他們遷到別處去了,因為這里的草原已經退化,牛羊已經吃不飽了。 !

上篇:一切來源于懷念(1)    下篇:結束了長駐生涯(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