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一章 魔氣萱萱   
  
第一章 魔氣萱萱

在天元蓋外面,當阿羅異開始動手殘殺那些幾乎是毫無抗力的修真時……

好不容易從意外與驚嚇中恢複過來的眾修真們,目睹了阿羅異那一抹完全無法捉摸的煙氣暗影,舉手間就狙殺了灰眉子、金巫、已經催法化成了“瑰瑋楞”祖師的銀巫,然後還有十幾個其他宗派的修真之後……

就算是眼力再差的人,也絕對看得出來,那一抹如煙般的怪物,所展現的力量,根本就完全不是人力所能夠抵擋的了。

因此在這種情形下,剩余的那些修真們,馬上就像是被打散開來的蜂窩那般,“轟哩嗡隆”地,大亂奔逃了起來!

一時之間,人影飛掠的飛掠,尖叫的尖叫,急竄的急竄……

現場馬上變成了一團混亂!

在這其中,唯一幾個還算是能夠維持鎮定的,應該還是那幾個名門大派所留下的高手了……

他們那幾個正派的高手們,反應確實也不算慢,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很快就大家圍成了一圓圈,差不多有三、四十個人,也沒有特別做什麼招呼,就很自然地形成了某種同時抵抗的臨時陣勢。

這些正派的修真們,果然算得上是名門之後……

面對眼前這種難以想像的突然變化,雖然他們這些正派的門下們,並沒有特別經過什麼演練,甚至彼此之間以前從來也沒有見過。

可是在彼此服飾、外形、質性上的辨認,居然也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大家不約而同地建立起了一個簡單的防護圈!

從這一點來看,這些名門正派,果然確實是有那麼一些長久以來互相配合的門道!

尤其是他們這些人,遇到了突發的變故,似乎比較稍微有點章法,會以掩護配合別人為主,而不是像那些邪宗門下那般,簡直是只顧著自己逃命去了……

而也因為這樣,那些數量上有將近幾十個的正派門下自動形成的防線,很快就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正派門人,很自然而然地往他們那邊靠近,然後並入了其中成為聯防的一份子。

因此,由那些正派門人們所組成的臨時戰圈,眨眼間就從幾十個人,擴展到了將近一百五十人,將近所有人數的三分之一!

這個團體里面,除了正派的門下弟子之外,還有非常多的,知名或是不知名的散修,甚至還有不少是邪宗的所屬。

平心而論,像這種緊急臨變的處置,正派弟子們的反應,大體上算是要比邪宗門下的反應,要來得有紀律和優秀許多的……

不過,糟糕的是,眼前他們所面對的,是像“阿羅異”這樣的超級存在!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對阿羅異而言,正派、散修和少數邪宗的這種“短暫性臨時組合”,根本就一點特別的作用也沒有!

對阿羅異魔帥而言,他們這些四散奔逃的修真們,到底是待在原地等著它伸爪取命,還是往四處急急逃開……這實在是沒有任何一點的差別!

對于這一點,在天元蓋外,那些正努力逃命,或是准備抵擋到底的修真們,或許並不是那麼清楚……

可是,目前就在天元蓋之內,眼睜睜地看著阿羅異好整以暇地准備緩施辣手,“永生水域”里的修真們,卻對天元蓋外,那些修真們的命運,不敢抱持任何樂觀的希望……

那些在“天元蓋”的另一邊,可以說是除了“永生水域”的眾修真們以外,所有“真人界”僅存的修真們,恐怕最後是很難逃得過那個凶狠無比,但偏偏又強大得簡直不知道怎麼抵擋的“阿羅異”魔帥毒手了!

看著阿羅異已經開始對著那些幾乎是等著挨宰的人類們,展開了“閑逸的屠殺”,在“天元蓋”里的那些修真們,無論是正是邪,一個個幾乎連臉色都變了!

超過八成以上的修真們,不但是臉色大變,甚至手掌都握成了拳頭,額上的冷汗則是涔涔而下,神態之憤怒,幾乎無法形容。

雖然,這些“天元蓋”內的修真們,此時的表情神態,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快要氣瘋了……

但是,每一個人也都同樣明白,不管那些在“天元蓋”外的修真們,遭遇到了多麼殘忍的屠殺,多麼血腥的虐滅……

他們,這些在“天元蓋”內的修真們,一樣是一籌莫展的!

他們當然很清楚地知道,阿羅異之所以會把那些修真們都攝來這里,絕對是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威脅刺激他們,看看他們會不會忍不住地把“天元蓋”撤掉,或甚至只是透露出一點點的空隙!

因此,當阿羅異的虐殺行動開始之後沒有多久,天元蓋里一些比較心軟的修真們,就已經忍不住地低下了頭,不忍卒睹了。

阿羅異魔帥,所進行的殺戮動作,其實一開始,並不是針對那些停留在中間的正派門下……

相反的,它那來去如風,根本只看得到薄影一閃,瞬間就從這一邊移到了那一邊的移動速度,使得那些往外急掠逃命而去的邪派修真們,根本就完全沒有任何逃得了多遠的可能!

經常是原本跑在最前面的某人,身邊忽然“唰啦”一下,好像空間凝現那般地,映顯出一抹淡影,緊接著就在下一瞬間,也沒有看到那個所謂的“薄影”有什麼動作,忽地就是“啪啦”一聲脆響……

然後,那個本來還跑在最前面的人,就在這樣的一刹那間,好像被什麼如天神巨錘那般的無形罡風,給撞了個正著似地,整個人毫無徵兆地,就震成了滿天如爛糜一般的碎片!

跑在最前面的幾個人,都碰著了這樣宛如遇鬼的結果之後,緊跟著後面的那些修真們,立刻就嚇得慌不迭地止步……

阿羅異緊接著就以飛速的閃移,從外圍往里面圈殺!

慘叫聲、肉裂聲、骨斷聲、噴血聲,頓時交織而起,現場立刻血肉橫飛,黑液濺灑,景象之駭人簡直有如阿鼻地獄!

本來急急往外逃竄的那些修真們,很快就轉向後方,沒命般地逃了回來……

在這種急遽的行動轉換中,因為已經跑到前面的人,反過頭來往回跑,而本來就在後面的,卻還是努力地往外奔馳,因此在中間互相擠壓里,就出現了一陣混亂與急喝……

“老四快退快退……那些怪物在前面圍著開殺啦……”

“小心小心,別踩到俺啦,俺正在下面打滾咧……”

“走開走開,別擋著路……”

“喂,大家還是趕快回到後面正派那些人的隊伍里去吧……那個妖怪擺明了絕對不放我們走的……”

就在這樣的一陣混亂而又吵雜的對話里,近一百位的修真,很快就像流水一樣地,往回流去……

一直到現在,這些修真們才算是真的搞清楚了,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怪物,果然是抱定了心意,根本不讓他們溜走了。

在這種情形下,逃既無望,那麼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和那個怪物決一死戰……

阿羅異的閃移攻擊圈,很快就跟在那些倒退回來的修真身後,逼進了眾修真們的防守圈!

盡管現在“天元蓋”內外的修真們,無論認不認得阿羅異,顯然都清楚了它絕對沒有什麼商量余地的固執手段……

可是知道歸知道,即便是最前面的第一線,就由將近二十位高手所同時布起的防護層,卻也經不住阿羅異的一陣閃切攻擊,在一連串的悶響中,“噗哩噗啦”的血肉輕爆,二十位修真,同時灑開了一層又一層腥紅色的濺光,差點染滿了半邊天空……

然後,切進了防線內的阿羅異,很快就展開了一連串無法抵擋的屠殺!

這其中的過程,真的只能用“屠殺”來形容……

一時之間,慘嚎驚叫、濺血碎肉,馬上就再次橫飛滿布于空中……

再凶狠的人,看到這般不把人當人的虐殺,也一樣完全無法承受!

天元蓋內,那些明明知道就算看到最慘的手段,也絕對不能夠干什麼的眾修真們,雖然說對于現在的情況,心里知道得一清二楚……

可是,當他們看到“天元蓋”外,那些本來都是好兄弟、好姊妹的門人同修,一個個地被那殘忍的阿羅異,碎身萬段,失去生命時……

一些個性比較激烈的修真,甚至是宗主們,還是忍不住跳了起來,直瞪著“天元蓋”外面的阿羅異大罵道:“兀那混蛋妖魔……有種的就別老對付那些功力低下的門人,沖著我們這邊來呀……媽的皮包鳥玩意兒,來呀來呀……”

個性本來就極為好戰的黃金戰主,親眼看到他留在宗內那將近十個心愛的弟子,被阿羅異一個閃掠之後,就蓬然飛化成了一片肉雨,真是氣得已經有點失去理智了,因此在之前不知道誰的這麼一陣叫囂下,馬上就緊跟著大吼道:“好!說得好,我看我們大家干脆把天元蓋開了,出去和那個烏龜魔帥阿羅異拼個你死我活吧……”

在黃金戰主如此的一陣附和大喝中,金圖羅宗主馬上第一個回應道:“對!說得對,我們干脆就豁出去了吧……不然像這樣窩在蓋子里,豈不是真的變成了縮頭烏龜啦?”

在黃金戰主之後,又加上金圖羅宗主的這麼一陣附和,那些個性比較暴躁的修真們,馬上就嘩然應和了起來,頃刻之間,陷入了一陣鼓動的喧鬧之中……

眼看著有人就是忍不下這一口氣,正派那邊的隨緣波宗主,雖然心中也同樣為了“天元蓋”外,自己宗內留守的兩位女弟子,一樣被攝到了這里來,目前夾在正派的防護團內,嬌俏而又天真的臉色已經嚇得發白,而感到無限的慘然……

但是眼看一些耐不住火性的修真,已經開始鼓躁,同樣也不由得歎了口氣,對著那些激動的修真們說道:“諸位,要是我們真的忍耐不住,放開了‘天元蓋’……那豈不是更加中了那個阿羅異怪物的計謀?而且……大家靜一靜……而且……”

一連兩個“而且”,果然是讓那些叫嚷著要沖出去的修真們,稍微安靜了一些。

等到隨緣波宗主看到那些激動的修真們比較平穩了點,然後她才又繼續說道:“而且……諸位,我們必須要承認這樣的事實……各位修真們,即便是我們放開了天元蓋,往外沖了出去,恐怕我們就和現在那些被擋在‘天元蓋’外的同修一樣……不但完全沒有辦法對付那個‘魔帥級’的高手阿羅異,甚至根本就擋不住它對我們展開的殺手!”

聽著隨緣波宗主這樣的話,那些本來還頗為激動的修真們,也不得不稍微冷靜了一些:。

隨緣波說的這話,雖然實在讓人覺得很難接受,但卻又不得不承認那是事實。

就算他們放開天元蓋地沖出去了吧……

他們又能夠怎麼樣?以他們這些人的力量,能夠對付得了阿羅異嗎?

又更甚者,當阿羅異對他們展開更全面的追擊撲殺時,失去了“天元蓋”的他們簡直和綿羊也沒有兩樣的修真,又能夠怎麼辦?

沉默了一會兒,黃金戰主還是忍不住地大喝一聲,雙手交錯,“當當”鋼套互槌了兩下,然後才幸悻地說道:“就算是力戰而死,也好過現在這樣憋得難過呀……”

其實,就算是黃金戰主,也不是不知道眼前的這種情況下,受激不過,然後沖出去和阿羅異力拼,實在是最笨最笨的一個反應。

可是黃金戰主明明知道如此,偏就一口氣憋得咽不下,看著弟子死于面前,而又不能堂皇應戰,這簡直就是身為一位宗主的最大侮辱……

對于以戰礪技的“金甲戰神宗”來說,這種感覺,更是比其他的宗門還要來得更加強烈!

因此,雖然黃金戰主也知道隨緣波的這種說法實在是一點也沒錯的……

不過他最討厭的,就是那些打著偌大旗號的名門正派,所以最後他還是冷笑了兩聲,然後對著隨緣波宗主,微帶譏誚地諷刺道:“好極了,我倒是想瞧瞧,一向以名門正派自居的各位正派宗主們,當看到自己的門下,在眼前被人誅殺殆盡,而自己卻為了能夠厚顏地生存下去,而又怎麼說服自己……”

黃金戰主的這話一說完,幾乎可以說在場的所有正派宗主們,每一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他的這一段言語,已經不只是些微的諷刺而已,其意之重,簡直就讓所有正派的宗主,都沉下了臉。

黃金戰主透過了這樣的方式,來發泄一些自己胸中的怒氣,因此說完話之後,倒還是一點也不在乎地直哼哼。

就在這時,一聲“阿彌陀佛”的佛號,從那些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的正派宗主群之中傳來。

此刻還能夠有這個身份說話,而且還唱出這麼一聲佛號的,當然就只有“真佛宗”的諸法空如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很僵的此刻,大家很自然地就轉過了視線,往發話的諸法空如那邊望去……

諸法空如一雙白眉下的眼睛,正帶著一點癡態地往前凝望著……

已經把視線移到了諸法空如身上的眾修真們,當然很自然地,就順著老和尚癡望的視線,又往外移望了出去……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阿羅異的那麼一個薄薄的煙影,穿進了五個人的包圍圈之中!

這樣的情況,還真是讓在天元蓋里的眾宗主們,大大地嚇了一跳!

雖說阿羅異魔帥的力量,實在是超過他們這些“人間”的修真太多,因此雖然眼前的阿羅異,對于眾修真們所展開的襲殺動作,都帶著一點“閑逸”的味道,很明顯地並沒有出太多的力量……

可是即便是如此,其實阿羅異那種如煙波般的乍閃乍消,還是完全讓人捉摸不到任何蹤跡……

不過,沒想到,這樣的情況,居然就在目前被打破了。

就是那五個偉岸的人形,同時像暴現于瞬息的幻影,竟這麼樣地堵住了阿羅異的如煙怪影!

眼力只要稍微精細一點的修真,就能夠在看到那五人的第一眼時,便即認出來那正是“真佛宗”四佛中的天龍活佛與九眼頭陀二佛,然後再加上占察姁、太虛幻和西雷幢三位羅漢!

以“感業心眼”著稱的占察姁,是在五人的正中位置,而且雙眼緊合,顯然是傾力使盡了法訣,才終于稍微抓住了阿羅異的一尾痕跡……

而其他四位著名的高手修真,分別飛身于左上、左下、右上、右下四位,開展平衡,角度穩定……

天龍活佛雙手嘩然化分,出現了八條龍形,正是他最精擅的“阿耨多羅八部天龍術”,發出了尖嘯的龍形力尖,當然就是鎖定在中央的阿羅異魔帥身上!

九眼頭陀,一個腦袋光溜溜,眉心戒痕環成九點,此時則從內爆出了一種熾亮的火光,竟有點像是他的腦袋里面,其實已經著火了,而這九個戒痕,恰恰是九個小孔一樣……

有點眼力的人,一看就會心中大駭,因為這就表示,九眼頭陀已經內元自焚,啟動了催功大法,准備犧牲自己了……

當然,這時的他雙手聚合無相玄功,層力上萬,同樣也正對准了前面的那個薄薄的煙影——阿羅異!

而另外的兩位羅漢:太虛幻與西雷幢,則是一個周身因為運轉秘法,所以在外形上整個人化成了某種扁平的奇怪模樣,另一位雙手緊握著沉重的兵器“緣鈴化生棍”,高舉過頭,看起來就是一副等到時機一來,馬上就要奮不顧身,什麼都豁出去,傾全力撲往目標的模樣。

五位“真人界”真正第一流的高手,以所有合擊的方式,圍住了“阿羅異”這個突然的變化,可以說讓“天元蓋”內外的眾修真們,都微微地一愣,真的有點出乎意料之外。

由這點來看,“真佛宗”的最頂尖高手,說來還是不愧他們盛名的。

雖然,這種在神意層次上的“圍堵”感覺,其實說起來,連眨半次眼的時間也不到!

可是對于兩佛三羅漢,這種等級的高手,這樣的瞬間,就已經足夠讓他們刹那建立起統合的感覺,然後同時出手了。

因此,天龍活佛、九眼頭陀、占察姁、太虛幻、西雷幢,五人同時大喝一聲,往中央那個看起來有點模糊的煙影,齊齊出乎攻擊!

其實對于五人所看到的那一條淡淡煙影來說,所謂的“困住”,其實連他們自己,也知道這樣的說法,實在是有點“安慰自己”的成分。

只不過,從他們之前看到那一抹淡影,來去閃掠,完全無法追攝,而且所過之處,那些數目眾多,而且功力說起來還不算弱的眾修真們,居然就像是排浪傾落那般,一群一群地倒下……

從這一點上,五位正派的高手,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得出來,即使是他們五人合力,能夠同時出手的時間,恐怕也只有這麼一瞬間而已。

五個如此等級的高手,居然能夠做到的,就只是讓那一抹淡影稍微地頓一頓……

真佛宗的五位高手,隱隱地也發覺大概只有傳說中“妖魔界”來的力量,才有可能具備如此不可思議的恐怖程度!

五種回然不同的強烈波動,從五個不同的方向,排成了像梅花般的完全組印,同時往中央聚合。

而所謂的“中央”,當然指的就是那一條薄淡無比,連個清楚的身形也沒有的黑影了。

在同時出手的五人,以及“天元蓋”內外,那些睜著眼睛正在觀察著的眾修真們心里,他們最耽憂的,就是這一抹薄影,對于他們的合擊,宛如最滑溜的泥鰍那般,讓他們盡管是合力出手,卻依舊像是打在影子上的重錘一樣,力道雖強,卻根本碰不到那影子的本質。

就像之前“瑰瑋楞”祖師的攻擊,那一抹淡影,好像根本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

這便是在場所有能夠看得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的眾修真們,心中同時都最耽憂的事!

因此,當合擊的五力,帶著各種龍芒、烈光、透勁、棍風而往中央會聚時,幾乎可以說是每一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咽喉!

然後,就在這樣眾人的注視中,又是一種突兀的變化,在他們的眼前出現……

本來,那一條淡淡的黑影,忽然間就在這個時候,從那隱隱約約的煙氣中,“叭”地一下,爆出了一圈奇亮的炸光!

從在場的所有人,一開始看到那一抹淡影以來,無論他們那些修真,知不知道這一抹淡影的身份,他們一直都認為,這個怪物的顯像,顯然就是以“隱晦”為主。

因此,不論是誰,其實一直都搞不清楚,這個怪物,到底有沒有具備什麼“具體”的物質存在?

還是,它從一開始,就是這種像煙不像煙,如霧又不是霧的奇怪質性?

然而,也因為他們那些人的觀念和想法,就是這個樣子,因此當阿羅異的“煙體”

之中,忽然間像跳出了一個太陽那般,“叭啦”放出強烈的光芒之後,眼睛的刺激,再加上心里預期的意外,真的是讓每一個人,都大吃了一驚!

就在大家這麼愕然一震的同時,同樣的,幾乎是每一個人:心中都反射性地暗自一沉!

糟了,這種突然的心神撼動,絕對會在合擊的氣勢上,出現一絲無法彌補的空隙!

以阿羅異的能力等級,那當然是絕對絕對,不會抓不住這樣的空隙的。

因此,這樣的一個意外變化,馬上就讓合攻的五人,陷入了被反扣住的被動狀態里了。

幾乎是所有人的心里,都浮上了這麼樣一層不祥的感覺時……

又是一陣讓人料想不到的變化!

那本來正要爆放出去的光圈,忽然又是“唰”地一聲輕響……

所有的刺眼光芒,在外炸的那一瞬間,立刻回縮!

這種反逆的變化,因為是那麼樣地突然和不合情理,因此竟給人一種,連眼睛所望出去的視線,都好像被吸住了無法收回那般。

當這種詭異的逆縮,使得那爆亮的中心,很反常地出現了一種黑影之際……

一聲很悶的“噗嚕”怪響,就這樣地從那個中心傳出……

接著,一種好像潛藏在空間下的波動,就這樣地宛如無法抵擋的漣漪那般,往外擴散了開來!

然後,最接近這個中心的天龍活佛、九眼頭陀、占察姁、太虛幻、西雷幢等五人,就在這種波動嘶然透過他們五人身體的時候,“叭啦啦”地碎成了五團長拉出去足有兩、三丈的碎肉血帶!

沒有第二個轉圜的機會,也沒有第二個幸存的可能……

五位高手,就這樣地在血線劃出了最後的痕跡之後,波動震開了每一絲最細微的碎片,瞬間催化,然後消失在空氣之中!

而他們五位高手之前所發動的攻擊,則是在剛才的那種“回縮”之下,被一股無以名狀的魔力,吸得一干二淨!

等到“真佛宗”的這五位高手,完全在空中失去了痕跡之後,大家才緊接著發現,本來位于中央的阿羅異,又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完全消失了。

歎息之中,一聲佛號又從諸法空如的嘴里念了出來。

看他那本來非常莊嚴的樣子,這個時候感覺上忽然好像老了很多。

五位門下耆宿,就這麼一眨眼間,便在他的眼前被人屠殺……從他那蒼老,但此時又充滿了晦然的神色,即使是之前叫得很大聲的黃金戰主,一時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因此,在“天元蓋”之內,本來義憤填膺,好像一副趕快要沖出去拼命的少許修真們,看到了這樣的結果,也很自然地暫時安靜了下來。

在大家都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還是由“真佛宗”的“諸法空如”宗主,繼續歎了口氣說道:“戰主,我們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別的本宗也許不敢說,但是對于我們‘真佛宗’的每一位門人而言,我們從來不會以什麼‘名門正派’的旗幟,來對其他的同修們做出這種強調。法無正邪,這里面只有方式的不同而已。並且,每一個人所追求的目標,也都不一樣,因此這就更難去說什麼是正派,什麼是邪宗了……”

諸法空如的這段話,說得雖然很慢,但卻可以讓人感覺得到,背後那種強壓下來的感傷……

這種氣氛,使得其他的人,即使是像黃金戰主,也安安靜靜地聽著,沒有接硿。

諸法空如在這里稍微停了一下,然後才又繼續說道:“如果真的要分,我們這些戰主所謂的正派,追求的是到‘天間’去當‘天人’,而以戰主而言,則是要到‘天間’去當逍遙自在的‘修羅’……這里面的差別雖然有,但其實也並不大。戰主,你知道怎麼樣的人能當‘天人’,怎麼樣的人會變成‘修羅’嗎?”

諸法空如到後面所問的這個問題,已經是直接請教黃金戰主了,因此黃金戰主雖然也不是很願意在這樣的情況下回答他的話,但還是不得不搖了搖頭說道:“本宗既然一點也不想去當什麼‘天人’,所以當然也就從來不特別去探討這一點了。”

對于黃金戰主這樣的回答,諸法空如倒是一點也不覺得特別驚訝,因此就點了點頭,很理解地繼續說道:“真正的‘天間’到底是怎麼樣,老衲我的能力不足,無法妄測……不過對于從我們‘人間’飛升到‘天間’去的前輩祖師,老衲倒是有點了解……”

被諸法空如這麼一提,不只是黃金戰主,連旁邊的金圖羅宗主也忍不住問道:“空如宗主,照你所了解的,‘天人’與‘修羅’之間的差異,到底是什麼?”

諸法空如的目光從黃金戰主的身上,移到了金圖羅宗主的身上,然後點了點頭,很快就做出了回答:“‘修羅’與‘天人’,相差之處,就在一個‘有我’,一個‘無我’,如此而已。”

“一個‘有我’,一個‘無我’?”金圖羅宗主聽著,忍不住重複了一遍,同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點了點頭,諸法空如並沒有在什麼‘有我’、‘無我’的意義上,做出更詳細的解釋,而是把周圍的所有人,都當成了他們統統已經明白了這其中的差別,然後繼續說道:“諸位,外面的修真們,每一位可以說都是我們的同門……可是為了整個‘真人界’的宗脈,以及我們各派其他更多的同門,我們絕對絕對……不能讓保護著我們的‘天元蓋’,出現任何一絲的空隙……”

其實在諸法空如、黃金戰主和金圖羅他們這些人說話的同時,天元蓋外,阿羅異元帥的殺戮動作,並沒有停止。

甚至,這樣殘忍而又讓人不忍卒睹的過程,不但沒有停止,而且還更加地加快了!

因此,在天元蓋內,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在聽著諸法空如他們那幾位宗主們的對話……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絕大部份的修真們,其實並不會有興趣去探究所謂的“天人”與“修羅”,到底是在什麼地方有差別。

因此對現在那些宗主以下的門人們,看著“天元蓋”外那些同門們,被“妖魔界”的這個阿羅異怪物,以無比凶殘的手段一群一群地狙殺,碎肉亂飛,黑血噴濺,哀嚎慘叫,不絕于耳……

每一位修真,早就心中熱血沸騰,按捺不住了。

這個時候,如果有人大喊一聲:“天元蓋撒開啦,大家沖上去拼命啦……”這般言語的話,絕對那些紅了眼睛的眾修真門下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沖上前去,和阿羅異拼上一命……

即使,他們知道和這樣的魔王只要稍微一接觸,就絕對是有死無生,也肯定毫不後悔。

所以,以目前的情況來說,那些很自然聚在一起的宗主們,當然在像諸法空如,或是其他比較冷靜的宗主們的勸引下,大家的心情還算能夠忍耐。

可是在另外一邊,他們那些門下群體的修真里,卻隱然有一股按捺不住的戾氣,越來越強地開始在這些門人弟子的心中快速累積……

那一邊,黃金戰主和金圖羅宗主,雖然看起來還是憤憤難平,但模樣已經顯然自己克制得住了。

倒是大羅仙宗的紫炁一元宗主,注意到眾人最重要的主腦:瑤璣仙子,已經有一陣子沒有說話了,不禁轉眼一望,正好瞧到她皺著一雙秀眉,整個人似乎陷進了某種苦苦思索的情緒之中,而且臉上的神情則是嚴肅至極。

紫炁一元宗主一看,心中立時微微一驚,忍不住開口問道:“瑤璣師妹……你……你覺得現在這個樣子,有什麼地方不妥嗎?”

以瑤璣這麼警覺敏銳的人,紫炁一元宗主的這麼一段話,居然沒有能夠馬上讓她從沉思之中回醒過來,而是等了一會兒,必須再一次提高音量之後,瑤璣才有點回神地抬起了頭。

她的臉上,依舊布滿了濃濃的迷惑,與深沉的憂慮。

她顯然花了一點時間,重新搞清楚紫炁一元宗主之前的問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之後,才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說道:“諸位……以大家看來,這個‘妖魔界’的魔帥‘阿羅異’,為什麼要發動十八萬分身,遍尋各地,搜神鎖識,把所有‘真人界’散布在世界,沒有躲進‘永生水域’里的修真們,全部集到這里,然後再放慢了速度,一點一點地當著我們的面,屠殺他們?”

紫炁一元宗主想了想,雖然知道瑤璣會這麼問,一定另有所思,不過他還是很清楚地就先回答道:“那當然是為了希望能夠用這種方式,激得我們忍不住開啟‘天元蓋’,出去和它拼命嘍……”

這樣的看法,當然就是目前的眾宗主們,最一致的看法。

不過當紫炁一元宗主這樣的話一說完,瑤璣馬上就搖了搖頭,很肯定地回答道:“不對,不對……紫炁師兄,我們自己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如果我們現在就是‘阿羅異’,我們會認為,用這樣的方式,真的就有什麼用嗎?”

對于瑤璣的這麼一個反問,紫炁一元聽了,也同樣皺皺眉,但卻有點搞不清楚地繼續回答道:“瑤璣師妹,這種事,本來就很難有什麼一定的把握嘛!只要有這樣的可能,你又怎麼敢說阿羅異魔帥不會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而這麼做呢?”

紫炁一元這樣的回答一說完,正將“無相禪眼”收起來的心魔尊,也很同意地跟著說道:“紫炁說的不錯,瑤璣,如果今天阿羅異魔帥的位置換成了是我,我也一定會這麼做的……這種事,試試總比不試好嘛,就算最後‘天元蓋’沒有被打開,但至少我也沒有什麼損失。”

心魔尊的這段話,已經把那種“試試何妨”的意思,說得更加清楚了。

因此當他的語音一落,幾個邪宗的老修,像拜月巫主和極元真人等宗主,都很自然地便點了點頭,表達了同意的立場。

可是,這個時候的瑤璣,卻還是很固執地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幾位宗主們的看法,當然是很有道理……但是,諸位的這種念頭,主要還是從我們‘人類’的習慣性想法切入……”

瑤璣這麼一提,連在她旁邊的隨緣波宗主也有點不懂了,因此忍不住插了嘴問道:“從我們‘人類’的習慣性想法切入,有什麼不對嗎?”

瑤璣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繼續回答道:“當然不對了,因為,阿羅異根本就不是人嘛……”

隨緣波怔了一下,一時也弄不清楚瑤璣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瑤璣眼神之中,又流露出了那種“沉思”的眼神,但口中卻並不停止地繼續解釋道:“既然阿羅異不是人,而是妖魔界的怪物,那麼它應該就是以‘妖魔界’怪物的思維,來考慮目前的狀態……而在我的想法中,人類的思考方式,應該絕對不是它第一個會采用的思考角度……”

這一次,連另外一位宗主——神芒聖者,也忍不住開口問道:“瑤璣師妹,照你這麼說,我們又不是妖魔界的怪物,又怎麼知道它們的‘思考方式’是什麼樣子呢?”

瑤璣聽了神芒聖者的問題,不但沒有搖頭,反而還立刻點頭道:“別的我不曉得,但有一點我卻很確定……”

在瑤璣這樣的話後,眾宗主們都安靜了下來,聚精會神地聽著瑤璣後面接著的說明。

“就我所知,妖魔界的怪物們,是最重視效率的。因此……它們的所有作為,不做則已,如果真的做了,那就一定有它們所考慮中的立即性效果!”

瑤璣後面的這段補充說明,讓在場仔細傾聽著的眾宗主們,頓時有點愣了。

紫炁一元宗主,這時臉上也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了之前像瑤璣臉上一樣的那種困惑表情說道:“一定有它們考慮中的立即性效果?”

瑤璣馬上就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就是這樣……”

浩然宗的浩然貫和大先生,聞言也皺了皺眉頭,很不解地問道:“這可就有點傷腦筋了呢……我們又不是那些怪物,怎麼能夠知道它們到底是在想什麼?”

對于浩然貫和大先生的評論,瑤璣的臉上只是浮起一層非常難以言喻的表情,然後就歎了口氣,很同意地回答道:“大先生說的這一點,正是我現在最難切入的思考關鍵……不過我很肯定,眼前的這個阿羅異魔帥,之所以會在我們面前,如此肯定地殘殺我們的同袍,最主要的原因,絕對不是試試看我們會不會一個忍不住,然後就直接開啟‘天元蓋’,不計後果地找它拼命這樣的思考……”

聽見瑤璣說到這里,那些眾宗主們,總算也多少感覺得到瑤璣一直在傷腦筋的到底是什麼事了……

因此一開始詢問瑤璣她在想什麼的紫炁一元宗主,此時也只能夠對著她苦笑了笑,然後以一種無可奈何的語氣說道:“瑤璣師妹,如果困擾你的,就是這一點的話……那麼很抱歉,愚兄們恐怕能夠幫得上忙的,就實在有限了。”

瑤璣聞言,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然而,同樣也就在這個時候……

瑤璣眼尾掃過了旁邊那些其他的門下弟子修真群時,眼中猛地流露出了一團驚奇的光芒。

紫炁一元正對著瑤璣,因此她的神情一變,紫炁一元馬上就注意到了,因此立刻邊順著瑤璣的眼光回過頭,邊出聲詢問道:“怎麼啦?你看到了什麼嗎?”

就算是本來沒有注意到瑤璣的其他宗主,聽了紫炁一元宗主的這麼一段話,同樣也就馬上回過頭,往瑤璣看去,然後再與紫炁一元那般,順著她的眼光,往她望著的方向看去……

這些正邪兩方的眾宗主們,說到思慮的精細縝密,也許是差了瑤璣仙子幾把火……

不過,要說到眼力的敏銳和經驗的豐富,那倒真的是目前所有“人間”之中,絕對是最頂尖的一群!

以最先順著瑤璣望去的紫炁一元來說,他顯然就發現到他們那群門下弟子修真們的方向,已經有些不對了……

因此他在一望之下,立刻就換了一副警惕的神色,凜然地高聲說道:“諸位,我們弟子群中浮現出來的那是什麼?”

被紫炁一元這麼一喊,那些宗主們中,就算是一些反應比較慢的宗主,也馬上就注意到發生什麼事了!

那是在他們這些“宗主”們的這一群之外,由另外那些“門人弟子們”所組成的另外一群……

從現在他們這些宗主們的角度看過去,那些弟子群的門下們,此時都一個個抬著頭,伸長了脖子,雙目一眨也不眨地怒瞪著天元蓋外,那個阿羅異魔帥的每一個動作!

阿羅異的動作,那當然是一波一波、每一個閃掠都是殘忍無比的屠殺!

眾宗主們,有點駭然地發現,眼前就在他們不遠處的這些弟子們,居然一個個就像泥塑木雕那般地,睜著眼睛,緊握著雙拳,而且一個個齜牙裂嘴,橫眉豎目地,似乎就在按捺不住要往外沖去和阿羅異拼命的那一瞬間,被人點了穴道一樣,整個人都定住了!

幾千位的門人弟子群中,至少有七、八成的門下,竟好像被人制住了那般,一個個地都如此地呆住了!

眾宗主們,當然都是經驗眼力豐富到了極點的人,這麼一看之下,就知道他們這些門人弟子們,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完全不對勁了……

尤其,更讓他們覺得詭異的,就是他們那些門人弟子,密密麻麻的人群周圍,竟像薄霧一般地,浮現出了一層若隱若現、似有似無,同時又像某種氤氳云氣那般,會緩慢浮沉的黑色薄煙……

看到這樣的薄煙,真的是差不多所有的宗主群們,每一個人連臉色都變了!

這樣如霧又如云,而且還會緩緩流動的黑色薄煙,讓他們第一個想到的,當然就是現在那“天元蓋”外,人人都會聞之色變的“阿羅異”魔帥了!

而也因為這兩者之間,感覺上好像有那麼一些類似,所以絕大部份的宗主們,都大吃一驚,身形微沉,簡直就差點要飛跳起來了。

“哎呀糟啦!我們……我們的‘天元蓋’被破啦……”

“慘了慘了,那個阿羅異,居然把怪異的妖魔煙氣,已經滲進來啦……”

“長老?青兒?三衛?喂……你們,你們……你們醒醒呀……”

“快退快退……小心小心,別碰到了那種煙氣……”

在這麼樣一陣陣喧鬧驚呼的談論里,因為目前所呈現出來的狀況,實在是太過驚人,所以即便這些還稍微能夠保持清醒的,都是“宗主級”的人物,也還是依舊立刻吵成了一團,大部份的宗主們也終于亂了方寸。

那些密密成排的門人弟子們,至少有七、八成的人,都好像中了邪那般地,橫眉豎目怒瞪著空中那阿羅異已經漸漸接近尾聲的屠殺……

而另外的,個性比較溫和,沒有那麼激烈的其余兩三成修真們,則是眼神猶豫地,站在原地,一時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直到後來,那些宗主們發現不對,仔細注意,才察覺從那些受制門下的身軀周圍,竟像油霧般地浮滲出一層若有若無的淡淡煙氣,于是立刻就雞毛子著火般地無法克制地叫喊了起來……

然後那些本來或者因為個性懦弱,或者就是比較慈和,甚至純粹只是不專心,正在想其他事而逃過一劫的少數修真們,馬上就嚇得急急暴退……

不巧的是,他們因為功力低下,所以這種急退,很快就因為看不清楚周圍的狀況而撞到了其他受制的同門修真!

因此,在那“劈哩叭啦”的撞擊聲,與“哎喲喂呀”的喊痛聲里,宗主與門人,同時又亂成一團,變得更加紛擾吵鬧了。

瑤璣從開始注意到這種現象的時候,馬上就策身飛掠了起來,在空中來回急速地觀察著……

所以就在這個大家都已經忍不住開始出現恐慌的情況下,身在空中的瑤璣,馬上就以她那清越悅耳的音調,揚聲說道:“諸位不用慌,這並非阿羅異的魔氣,而是某種其他的術法,這一點從家師不死聖姑的護罩情況就可以看得出來……所以,起源者一定是在我們‘天元蓋’之內……大家先別動,也別說話,讓我檢查一下到底是從哪里開頭出現的……”

瑤璣的這段話,真的是來得恰到好處,時機適當……

而且最難得的,是瑤璣在短短的幾句話中,就已經很清楚地點出了最沒有爭議的證據,因此她的話才一說完,所有的人心中就立刻一定!

這些“真人界”的眾修真們,其實以目前來說,再也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像瑤璣那樣地,獲得他們的信任了。

因此說出這段話的,好在就正是他們心目中的瑤璣仙子,因此使得所有每一個聽得到她話語的修真們,不由自主地,心情就這樣冷靜了下來。

尤其,這種影響,不但是使得那些門下修真們暫時停止了混亂的動作,甚至連也有點著了慌的宗主群們,同樣都因為瑤璣的這段話,而變得鎮定了不少。

所以,在那種有點快要趨于失控的邊緣狀態,混動的情況就在瑤璣的及時處理中,暫時停頓了下來。

不但是那些瑤璣特別指明的門人弟子群們,暫時都沒有人敢動了……連已經有一半的人,都忍不住掠進門人群中的那些宗主們,都同樣停住了身形,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處!

瑤璣的眼睛,那當然是非常非常敏銳的……

在她剛才這樣來去的飄掠里,瑤璣就已經看出了那浮現于人群之中的那種“薄煙”,幾個最大的特徵與疑點:第一、這種黑色的淡煙,其實並不是“煙”,而是一種非常精細、非常隱晦的薄影。

只不過這種“薄影”,實在太仔細而又太密集了,再加上那些影質的末端,其實一直都不斷維持著一種連續的波動,因此乍看之下,簡直就和那種很不穩定的“煙氣感覺”非常相似。

第二、薄影的每一道細層,其實雖然精微,但只要眼力夠仔細的人,依然可以很清楚地看得見,那正是從那些好像被“制住了”一般的嗔怒修真們的……胸膛之處,淡淡地散放出來,逐漸滲透于周圍的每一寸空間之中。

如果要用一種比較容易想像的話語來形容,就是:從那些呆愣住的眾修真門人弟子們的胸膛,好像都開了一個無形的、看不見的暗口,然後從他們的胸膛之中,非常緩慢地浮滲出一絲一絲、一片一片、一層一層,讓人看不清楚,卻又不得不承認它存在的淡淡煙氣!

而因為這種煙氣,不但是從每一位呆愣住的修真體內浮溢而出,甚至他們從不一樣的人滲現的煙氣,彼此之間還會輕輕地卷融彙集,因而使得乍然往那些密密麻麻,同時又都著了道的修真們望去時,看起來有一層模模糊糊的朦朧之感。

對于這些好像受制了的門下修真們,瑤璣並不敢太直接地就冒撞和他們做任何身體上的接觸。

在瞬間觀察了至少超過三百個人的外表情況之後,瑤璣忽然有一種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體會……

這,是發自眾門下修真們的……怒暴之氣!

是的,沒錯,就是這種狂憤的情緒,形成了那如煙如霧的薄影!

瑤璣一時之間,並不清楚這種體會到底是出自于哪里……

不過她立刻就在這一瞬間,想到了七、八種應付的辦法,其思緒之快,確實是一般人完全難以想像!

然而,這七、八種辦法里,瑤璣想來想去,恐怕只有一個是既不用接觸冒險,又可以直接針對她所察知的這一點進行正面應付……

她毫不猶豫,立刻就轉頭對著緊跟在身邊的“真佛宗”諸法空如宗主,急喝道:“空如師兄,弟子們的異象根源在于‘憤恨之心’,請馬上以各種音聲震動法門,化卸弟子們的胸中怨氣!”

瑤璣的這個指示,既直接又清楚。

別說是諸法空如這樣見識豐富,反應快捷的宗主了……

連在諸法空如旁邊的紫炁一元、神芒聖者、浩然貫和等等正派最受尊重的諸宗主們,和邪宗心思細密的老修們,都在這種情況下,搞清楚了瑤璣簡單的話意後面,所蘊含的意思,同時也馬上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以諸法空如而言,他馬上就在飛掠的同時,真元沉凝,運氣于喉,平和的禪音之中,藹然唱道:“其時見大阿閣額角崢綻,心腔開散,怒恨之氣聚形成九萬黑鷹,鋼鉤尖爪,絞扯淋漓髒腑,殆為嗔毒染身,蝕體為汁,離經叛道,卒入裂肝地獄……凡我信善婆夷優婆夷,須能平心和氣,定神甯意,和誦禮贊,法喜隨心,得悟大平靜迦那菩提……”

諸法空如的這一番唱誦,佛力含披,元元運足,因此入耳之際,可以說再怎麼跳動暴躁的心境,都很快地就平靜了下來,那種威力影響,果然不愧是“真佛宗”最高等的終極高手!

而同樣的,除了諸法空如之外,大羅仙宗的紫炁一元宗主、浩然宗的浩然貫和大先生,和光神宗的神芒聖者,同樣也馬上就知道了瑤璣剛才那一番話所說的重點,因此不用任何人再做第二次的提醒,他們這幾個正派的主力宗主,都同時運起了屬于他們各個宗門之內的各種以“音聲”影響或是增強門下心智功元的特殊法門……

因此,一時之間,除了諸法空如的“誦音”之外,又加上了各種清吟、禪唱、驚喝、讀朗等等的各種聲調……

由那幾位正派的宗主們,所努力運作的效果,可以馬上就從那些被制住的門下弟子們,臉上的那種表情上的變化看得出來。

雖然,在各種平和透腦的音聲影響下,他們那些好像完全出了神的門下弟子們,並不是馬上就從昏迷之中,“清醒”過來……

不過他們那些已經呈現出“呆愣”模樣的表情,卻在各種提神醒腦的聲音入耳之後,臉上那種“僵硬”的線條,慢慢變得“松弛”了下來。

一直都在注意著那些門下修真們情況的瑤璣,當然立刻就瞧出了這一點,因此大喜之下,馬上就繼續說道:“太好了,諸位,就是這樣,我們那些門下弟子們,已經受到很明顯的影響了……”

諸法空如、紫炁一元、神芒聖者、浩然貫和等等幾個正在施展大法的宗主們,聽了瑤璣的話語之後,馬上就加元添氣,更加緊催著力……

同時,瑤璣的這麼一招,顯然確實正切到了目前這種情況的重要關鍵,因此放眼望去,整個密密麻麻人群,周圍所浮現出來的那種氤氳煙影,竟也隱隱地好像出現了某種輕微的波動。

這種波動,在瑤璣的眼中看起來,透然有一股詭異而又神秘的氣氛。

在瑤璣剛才所說的話之後,那幾位正派的宗主們,當然馬上就更加使力地施運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各派大法……

這一切,似乎都正在快速地轉變……

誰都可以感覺得出來,雖然現在的每一位正在努力催元施術的那些正派宗主們,沒有人知道眼前的這種奇怪景象,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可是,他們很清楚的是,瑤璣後來所指示大家,同時做出這種“音聲影響”決定的,卻無疑地,恰恰能夠讓眼前的這種詭異的情況,得到最適當的解決。

這也是除了他們本來就非常相信瑤璣的判斷之外,連他們自己也可以觀察得出來的。

因此,到目前為止,那幾位運展出獨門“音聲振動”的宗主們,都不約而同地,加快也加大了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之速度與程度。

然而,令人驚奇的事,也同樣就是在這個時候,毫無徵兆地發生了。

本來在大家剛發現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居然跑到了這里來的時候,他們便注意到了之前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女郎,所圍成的那個“三角形”!

云夢、玄霜、豔嫣三女,會變成現在這個好像被什麼所控制住的“出神狀態”隊形,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大家並沒有什麼線索可供推測,只能在心中存著疑問。

只不過,這樣的疑問,除了眼前的這種“心界狀態”所引起的迷惑,已經夠多了之外,後來大家抬頭之後所發現的,天空上的“不死聖姑”、天元蓋與阿羅異,那種更加怪異的現象,馬上就讓眾人把對于云夢、玄霜和豔嫣三女的注意力給轉移了……

一直到現在,當所有像是出神般的門下修真們,身上所浮現出來的那種薄薄的“怨憤之氣”,被幾位功力高強的正派宗主,施展了各種不同的音聲法門,而顯得開始“波動”之際……

忽然問,一聲悶悶的、沉沉的“蓬”地怪響,就在云夢、玄霜和豔嫣三女所圍成的三角區域上空,很清楚地往外傳了開去!

然後,本來因為眾正派宗主們,所施法訣的威力而出現了波紋般“顫動”的那一層黑色浮動的薄影,馬上就好像被什麼強大無比的力量,給急速拉去了那般,四面八方的淡煙虛氣,都同時往一個位置快速流去!

那,就是目前悶悶的蓬響,最根本的來源——云夢、玄霜和豔嫣三女所圍成的三角區域上空!

從那些位置比較高的宗主們,所立的位置看去,布滿了千百丈的那些“怨憤怒氣”,某個程度上來說,簡直就好像是一大片淡黑色的“山嵐”……

如之前所提的,這種從呆愣出神,可以說是心志已經被制的那些修真門下們的胸膛,所漸滲出來的淡黑色“怪煙氣”,色澤並不濃厚,如果不是眼力很好的人,說不定還不容易發現這種“煙氣”的存在呢……

可是,因為現在這些密密布于周圍的修真人數們,實在是太多了……

再加上,這些身不由己,出現“怨恨情緒”煙氣的門下比例,幾乎高達八成,因此用比較簡單一點的形容,來描述眼前的這種情況,就可以是:“一桶煙波,急急地往空中某個特別的方向泄去!”

這種煙波的聚集,除了速度是那麼出奇地快捷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特色,更加讓人看了目瞪口呆。

那就是:當全場那種出現波動的薄薄煙氣,被“蓬”地一聲,快速往三女排成的三角形上空吸聚會合的時候……

居然,那些神志還算是清醒的眾宗主們,竟就這麼樣地,看到了從四面八方聚合而來的煙氣,縮凝成了一個,約有一般人兩倍大的“人體形狀”!

這種“人體形狀”,很明顯地,是由周圍聚合而來的“煙氣”所組成……

以目前那些宗主們的眼力來看,至少他們都可以看得出來,這種“煙氣組成人體”的現象,絕對絕對,不是什麼“巧合”。

所以,在這種現象的後面,一定有某種直到目前為止,大家都還沒有人能夠了解的神秘力量!

而且,除了這一點之外,眼前那個“煙形人體”的外在模樣,卻有一點讓人非常矛盾:以尺寸來說,這個“煙形人體”,可以說是頗為巨大的……

可是,當四周的煙氣越聚越多,越聚越濃之後,那些煙質所形成的“人體形狀”,竟也變得越來越清楚了。

而也正因為這種清楚,使得巨大“煙形人體”的矛盾狀態,變得更為清晰。

因為,空中所呈現出來的那個“人體”,雖然是頗為“巨大”,但是等到大家看得更清楚一點的時候,竟發現那是一位,眉宇容貌帶著一些稚氣,而且周身形狀看起來完全赤裸的“女孩”!

眾宗主之中,幾個眼力極細,而且也對這個“女孩”非常熟悉的宗主們,像是極元真人:心魔尊、拜月巫主、仁義王等原本“無形團”的成員,當場就有點愣了。

“這……這不是被困住了的……萱萱嗎?”

說出這話的,正是和歸萱萱最熟悉的極元真人。

而在他旁邊的心魔尊,則是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感覺得到某種很特殊的變化,已經在某種無法理解的層次之中出現那般地,憂然說道:“萱萱的樣子,怎麼會出現在這種怪異的煙氣之中?”

心魔尊的話才剛一說完,已經感到非常驚訝的眾宗主們,緊接著就看到了另一幕更加讓人大吃一驚的景象!

那個蓬然一響,吸聚了遠遠近近、所有淡淡煙氣的“萱萱形體”,居然在所有的煙氣都化入了身軀四肢之後,陡地一個長身,竟像個真正的活人那般地,往上“跳”了起來!

這種“上跳”的動作,是那麼樣地突然與明顯,竟使得這一個由煙體所組成的“萱萱”,感覺上竟就像是真正的“人”一樣……

唯一讓人覺得有點突兀的,就是這個“煙質萱萱”,在“跳”起來的同時,小嘴猛地像只狂犬那般,“哇啦”一張,然後,“噗”地一聲,竟有團像黑色濃汁般的水液,宛如凝聚的彈丸那般,對准了空中的“不死聖姑”背心,飛速射去!

當那個聚合出來的“煙質萱萱”,如活物一般地跳然出現時,在場的眾修真們,就已經是覺得非常意外的了。

因此,當她居然還對著空中噴出了一團濃稠的黑液時,所有的人,在大吃一驚之後,馬上就在心里浮出了很明顯的“不妙”感覺。

“不好,那是暗算!”

在瑤璣看到了那團黑液往空中飛射而去時,幾乎可以說是立刻叱喝一聲,然後整個人宛如一只急箭那般,往前直飆而去!

她的人還在空中,雙手左右開弓,拉出了一條一條,宛如連續而拋的金芒光索,線線回飛,縱橫交錯,“嘩啦啦”地以連看都看不清楚的速度長長卷出……

除了瑤璣之外,其他的宗主們,在聽見了瑤璣那指明了“暗算”的話語之後,反應說起來也並不算慢,幾乎可以說是一瞬之後,就“呼哩呼拉”地,飛出了各種各色、各形各狀的芒光亮束,點綴得整個上空,好像放出了各色的煙火飛芒一樣,看得人目不暇給!

不過,雖然這些宗主們的反應,並不算慢……

可是,怪異的煙質萱萱,剛才突兀之間,噴吐而出的那一團濃稠的“怪液”,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大出眾人的意料之外……

再加上眾宗主們的反應,其實是看了瑤璣的行動之後,才終于做出來的第二波回應。

因此,除了最先開始的瑤璣,還能夠在金色的光索飛出之際,稍微沾到一點“邊”之外,其他的宗主們所發出來的各種燦爛美麗的氣芒群,則是完全連“尾巴”都撈不著。

所以,即便現在的空中情況,在一瞬之間,已是“嗤哩嗤啦”“蓬隆叭噠”地,璀璨熱鬧無比……

然而,只要眼力足夠的高手,就可以很無奈地看得出來,即便是由瑤璣所發出的,集合六百二十四式“點金牽引手”,彈指搖腕近八千條在明、四千條內隱的拖纏勁道……

飛速的芒緣,才要堪堪沾上萱萱飛噴而出的怪異黑液團……

“唰啦”一聲長長的氣帛裂響!

那個奇怪無比的液團,居然前飛的勁勢完全不變,竟就這麼硬生生地,脫出了瑤璣可以說傾盡了全身功力的攔截!

盡管,空中依舊充斥著煙火般,嗤然密集亂飛的各種光華……

但是絕大部份的宗主,都知道所有的人,這其中包括了最先出手的瑤璣仙子……都慢了一步!

那一團怪異的黑色水液團,以一種不斷在滾動間從各方伸伸縮縮著形態,像個形狀特別的“水丸子”,“颼”地一下,就往高空之中,直飛而去,把意圖要攔截它的光網、芒束、氣勁、元層,完全拋到了後面!

從瑤璣仙子、各宗宗主,甚至還有那些少數沒有被迷鎮住心神,現在還能夠依照自己的意思觀察著周圍情況的門下修真們,看到這樣的情形時,俱都不由得愣住了。

那一團由像魔氣般的煙質,所形成的歸萱萱,望空噴出的黑色濃稠液狀物,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可以說沒有一個人,能夠猜得出來!

不過,雖然沒有人能夠猜得出來,那玩意兒到底是什麼……

但有一點,他們這些在場而又清醒著的修真們,卻都非常肯定。

那就是:無論再怎麼說,由煙質的“歸萱萱”所噴出去的這團怪怪的物質,肯定肯定……肯定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的。

');

上篇:第四章 修真之劫    下篇:第二章 破罩之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