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四章 修真之劫   
  
第四章 修真之劫

除了瑤璣之外,其他的宗主們,不論正邪,這個時候也都可以看得出來,智慧蓋世的瑤璣仙子,很明顯地在思慮上,是碰到了某種特殊的困難!

而且,不只是這樣……以這些宗主們的靈活心思,很自然地同樣也可以從瑤璣現在臉上所呈現的那種沉重的臉色,猜想得到她現在所陷入的深沉思考,必定是關系到某種非常關鍵的未來結果。

因此,雖然他們那些男女宗主們,看到了瑤璣現在香汗微滲的情況,讓人有點焦急憂慮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了……

可是他們卻依然一聲不吭地,不敢做出任何莽撞的回應,甚至,連話都不敢多問。

就在這個時候,邪宗的最強等級高手心魔尊宗主,忽然將他那一雙皮膚還算滑潤,不過尖指嶙嶙,宛如鬼爪的右手從袍袖里伸了出來,然後屈指輕輕一彈……

一溜像水球般的六尺光團,圓潤潤地在心魔尊的面前三尺處,唰然顯現。

像水波般光滑的球體表面,一波一波地起伏著,映現出一副清晰的景象……

在心魔尊旁邊的拜月巫主,很反射性地轉頭往那如軟晶般浮現出影像的波動望去,一時之間竟也有點大感意外地說道:“哎喲……這……無相禪眼里面的地方是……”

心魔尊的這麼一個祭起“無相禪眼”的動作,顯然只是一種“嘗試”性質。

因此,當如水的波動里,這麼清晰地出現了某種影像時,連心魔尊古矍的臉上,也流露出了很驚訝的表情,彩眉軒動里,很自然地便回答道:“這……這是我們宗派里的‘心魔山莊’!”

現在由一團像水般的層層波動,所組成的這個圓形的光團,無相禪眼,此刻所呈顯出來的景象,是一幅很少見的深山峻嶺。

在那青綠的一片樹草里,有一道斜凹進去的山縫,形成了一條同樣斜斜的黑色暗影。

同時,那條不注意看還不容易發現的暗影里,是一角紅色的飛簷。

心魔尊在做出了這麼一個很突兀的動作之後,差不多在場所有的修真,都馬上很愕然地怔住了。

大家的眼光,同樣很快就轉到了這個“無相禪眼”所攝現的影像上,每個人的臉上,有的驚訝、有的惑然,有的甚至有點迷茫。

無形團目前的團主,同時也是極光氣宗代攝的宗主極元真人,這時也忍不住和其他人一樣,望著空中擴展開來大約已經快一丈的“無相禪眼”和其中的景象,很不解地問道:“怎麼……怎麼我們現在已經躲進了完全封閉住的‘永生水域’,居然‘無相禪眼’還可以收得到外界的影像?”

極元真人這樣的問題,心魔尊當然並沒有辦法做出什麼回答。

可是,這次瑤璣的聲音,卻忽然就在此刻傳來:“‘永生水域’只是透過‘天元蓋’的作用,整個水域進入了‘虛體化’的特殊狀態……因此不但沒有必要特別去‘隔絕’什麼,甚至可以說,這些波訊在穿過目前的‘永生水域’時,比本來‘永生水域’沒有‘虛體化’之前,還要更加地容易……因為此時的‘永生水域’,已經‘不再存在’于原來的空間位置了。”

眾修真們,聽了瑤璣這樣的說明之後,大概多少也體會到了瑤璣的意思,因此拜月巫主馬上就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地說道:“原來是這樣……那麼,這也就是說,現在的這個‘無相禪眼’里,真的就是心魔尊的‘心魔山莊’了?”

拜月巫主的這個後續的問題,雖然才剛問完,但是大家倒也不用再由瑤璣,心魔尊,或是其他任何人來做出回答了。

因為當他在這麼問著的時候,心魔尊的手勢不停變換,或推或拉,而“無相禪眼”中的景象,也同樣好像變成了某種被心魔尊遙控的眼睛那般,就在剛才所看到的那種濃林山嶺里,大約是離地一丈左右的高度,像個前進的蛇軀那般,或左或右地晃移著。

“無相禪眼”里的景象,就這樣地快速往那斜斜的山谷凹入陰影移動著……

接著很快一個轉彎,大家就看到了一左一右,豎立著兩棟石柱牌樓,綠牆紅瓦飛卷長簷,左棟一掛彩牌,上書“心內無心方顯真心”,右邊的彩牌則是上書“魔中服魔乃克虛影”。

而在這兩棟彩色牌樓的後面,則是用一道至少兩三丈高的石牆,圍出了一大片內含很多亭台樓閣的巨大莊院。

一式的綠牆,一色的紅瓦,互相襯得有點刺眼,不過莊院之中,卻透出了一股異常的甯靜,就好像這座巨大樓字屋舍莊院,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人住在里面一樣。

無相禪眼里,這樣的景象一呈現出來,認得的人,就不算少了。

因為,那果然就是拜月巫主所說的,心魔宗的“心魔山莊”。

盡管,有好幾個曾經到過心魔尊的“心魔山莊”,去拜訪過的宗主們,認出了那“無相禪眼”里所出現的綠牆紅瓦景象,就是“心魔宗”的根本重地……

不過他們卻一時之間,也弄不清楚到底為什麼心魔尊會在這個時候,祭起了“無相禪眼”,並且催法感應出他那“心魔山莊”的外表影像。

他們實在想不出來,目前他們這種被圍住了的困境,和心魔尊的“心魔山莊”,有什麼關系……

當幾位認出了“心魔山莊”的宗主們:心里正浮起了這樣的疑問之後,很快地,就有人從眼前那“無相禪眼”的影像里,發現一些特別的東西了……

“咦?心魔尊,你的‘心魔山莊’,怎麼好像還有人呀?”

這句話,是誰不經意喊出來的,一下子也沒有人分辨得出來……

不過在這一聲提醒之後,很快大家就把注意力,都移到了“無相禪眼”所顯現,綠牆紅瓦的“心魔山莊”中去了……

接著,果然,從“心魔山莊”里,忽然間如飛一般地,竄出了兩條快速無比的身影!

透過“無相禪眼”的間接顯像,大家一下子也看不大清楚這兩條人影到底是誰……頂多只能夠隱隱約約地,分辨出這應該是一男一女兩位修真,如此而已。

好在這兩位修真,從山莊里飛掠出來的速度雖快,但是到了山莊門口的時候,就很自然地停住了身形,因此這種“看不清楚是誰”的情況,大概只一下子就獲得了不一樣的結果。

同樣的,有些人已經立刻就認出了那一男一女的修真到底是誰了……

“哎喲……這這這……”小盤環宗主不但眼睛奇利無比,嘴巴也一樣非常之快,因此在認出了那一男一女誰是誰之後,馬上就驚訝的呼喊了起來:“心魔尊前輩,你這兩個門下,灰眉子和冰心魔女,怎地沒有隨其他的門人,一同撤到‘永生水域’來,而是依舊待在‘心魔山莊’里?難道你們走的時候,他們兩個剛好不在嗎?”

被小盤環這麼樣地一叫,心魔尊的臉上,也不由得有些禁不住地流露出了一點尷尬的神情。

小盤環在說完話之後,才將視線從“無相禪眼”的山莊影像,移到了施法的心魔尊臉上……

然後,小盤環的眼力當然極為精乖,一看到心魔尊的臉色,立刻就心頭一陣靈光閃動,接著也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的臉龐上,浮起了一抹奇怪的神情眼色,悟然道:“原來……這兩個是……是你們的留守人員?”

小盤環所說的這個“留守人員”四字一出,在場所有的修真,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然後,差不多每一位宗主和門人的臉上,都同樣顯現了一抹怪異的神色。

這種情形,不只是邪派的宗主而已,連絕大部份的正派宗主,也都一樣有著相同的反應。

倒是現在在丹門老丸兒門主旁邊的陰陽宗代理宗主陰姥姥,有點愕然地說道:“心魔尊前輩還留下了留守人員?”

極元真人一聽,馬上就“嘿嘿嘿”地,冷笑了幾聲說道:“當然啦,一般正常的宗派,又不像你們陰陽和合派那樣,內有所屬叛變,外有眾派合壓,宗脈都差不多快要滅絕了……所以,當大家收到了‘撤宗’的訊息之際,又有哪一個宗派會完完全全,放棄掉本來固若金湯的基業?”

極元真人這樣的話才一說完,又再一次地,幾乎是每個人都同時從臉上流露出了一種不方便明確表示,但事實上又不得不承認確實是如此的特別表情。

陰姥姥發現到這一點之後,也不由得一陣怔愕,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接著說下去了。

極元真人說的這話,雖然讓陰姥姥覺得有點意外,不過仔細地想一想,其實倒也合情合理。

即便是她所屬的“陰陽宗”,當初如果不是在“邪宗大會”之後,她們幾乎是在瑤璣和其他幾個宗派的“陪同”之下,重返陰陽和合派,再加上大出意外,令人驚喜的云夢、玄霜和豔嫣的臨時出現,因此決定整個宗派真的不留一人地撤走……

如果不是這樣,依照陰姥姥的習慣,同樣也絕對不會真的就一個人也不留地,便將整個宗派放空的。

正在這麼思考著的時候,緊接著,陰姥姥就注意到了那個“無相禪眼”之中,所呈現出來的那一男一女,灰眉子與冰心魔女,在同時停住了身形之後,他們兩個人的樣子,很快便做出了一種很特殊的神態。

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從“心魔山莊”跑出來之後,就同時抬頭看天,左右四望,似乎正在觀察尋找著什麼特別的東西或者是景象……

看到了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兩個人現在的反應之後,陰姥姥還沒有開口問什麼,極元真人身邊的黑羽魔巫宗拜月宗主,已經忍不住疑惑地道:“咦?心魔尊,他們兩個在做什麼?像是在找什麼東西的樣子?”

拜月巫主的話才剛問完,另一邊的仁義王,很快就伸手指了指無相禪眼里,稍微靠上邊的一個特定的位置說道:“心魔前輩……那邊那邊,無相禪眼里的景象上方……天空,在天空那里……”

聽著仁義王所說的急急話語,大家的眼光,都不由自主地,很快往他所指明的方向望去……

這個丈許大的“無相禪眼”,所呈現出來的景象,除了很清楚的“心魔山莊”正面之外,在最上方處,稍微看得到一點藍白色的天空。

大家的眼光在仁義王的提醒下,往那一點的蔚藍望去時,隱隱約約地,好像看到了一點什麼輕微的波動。

心魔尊的反應也很快,右手前伸的法訣指尖,立刻往上一指……

在這樣的動作操運下,無相禪眼里的景象,隨即同時往上一轉!感覺上就好像是一個本來在正視著“心魔山莊”的人,忽然抬頭往天空望去那般……

然後,大家就看到了,“無相禪眼”里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到底從山莊里跑出來,是瞧見了什麼,而且臉色忽然大變。

青藍色的天空,深邃的遠方,這個時候,就好像有一層什麼薄薄的烏云煙氣那般,由看不盡的高空,漸漸往下沉落!

那種烏云煙氣,和一般空中可以瞧得到的真正“烏云”是完全不同的。

普通的“烏云”,不管再怎麼“黑”,怎麼“重”,烏云之所以是烏云,而不是煙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烏云”不大會有“快速”的變化動作。

可是,這個時候所顯現的空中烏云,卻是完全不同,不但滾滾騰騰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初沸剛開,而且每一條細密的云氣末端,都像長蛇般地扭來扭去,甩上甩下……

望著這種有點奇怪的空中異象,在場的眾修真們,簡直有點呆了。

因為,對現在位于“心魔山莊”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來說,此刻空中的那種怪異的煙氣,當然是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一點,可以從他們兩人臉上所流露出的那種困惑的表情,就能夠猜得出來。

不過,對于目前正在注視著“無相禪眼”景象的在場眾修真來說,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那不知道透過什麼樣的管道,出現在“心魔山莊”上空的怪異煙氣,其實不是別人,正是現在他們都還看得到的,“天元蓋”外的“阿羅異”!

無相禪眼里,天空中的遠處,那種煙氣的滾動,不往外擴,而是有點“內縮”……

瑤璣這時候,極速運轉,但一時因為可供參考的訊息太少,以至于無法做出任何決定性推論的心智,忽然間靈光一閃!

心頭一沉,連像瑤璣這麼深沉的人,也不由得驚呼了一聲,然後喃喃說道:“哎呀,阿羅異好驚人的感應,凶狠的心思……”

拜月巫主,一下子就轉過了頭,注視了瑤璣一眼說道:“怎麼了?瑤璣仙子,你想到什麼了嗎?”

這個時候的瑤璣,顯然因為已經很清楚地想到了什麼,因此臉色變得有點蒼白,紅唇輕顫,一時間竟有點說不出話來。

心魔尊控制“無相禪眼”的姿勢不變,聽了瑤璣不由自主的呢喃語音之後,也迫不及待地趕緊問道:“瑤璣,你想到了什麼?外面那個‘阿羅異’,到底打算干什麼?”

瑤璣沉默了一會兒,並沒有馬上回答,不過後來她注意到現在每個人看著她的眼神,都是這麼樣地迷惑與期待,只得歎了口氣,然後輕輕地伸手指了指“天元蓋”外面,那煙氣繚繞,隱約組成了一個人形的“阿羅異”魔帥,然後回答道:“阿羅異,在魔界五帥里,號稱‘追擊第一’,曾經以一己之力,滅盡生靈一族……因此它的感應力量,絕對可以算得上是魔帥里數一數二的。剛才諸位,大概已經看到在它那如煙如云的氣體身軀周圍,所急速閃現的多重空間了吧?”

心魔尊和拜月巫主,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瑤璣看到心魔尊和拜月巫主的表示,然後很快就又繼續說道:“阿羅異顯然在人間,把他的那種特殊的‘感應能力’放出去了……以他多達十八萬的分身裂識,如果它把注意力完全鎖在‘真人界’修真等級的神識震動層……那麼幾乎可以說在一息之間,它就能夠把目前‘人間’里,所有還沒有撤到‘永生水域’之中,也就是我們這里之外的所有‘修真’,都給完全在瞬間鎖定!”

聽了瑤璣這麼肯定的話,不只是心魔尊和拜月巫主,可以說無論正邪的諸宗宗主,都在這一刹那間愣住了。

從他們每個人的臉上,所顯現出來的神情,顯然真的是有點難以置信,那個阿羅異,真的能夠把那些隱藏在“人間”其他地方的所有“修真”們,都一個個地抓出來。

不過眾人的這種“不信”,很快就在眼前那個“無相禪眼”所呈現出來的影像里,有了一部份的肯定回答了……

因為接下來的這種變化,是那麼樣地令人難以置信,以至于眾修真們,都再一次地,怔怔地嚇了一跳!

“師兄……那是什麼?”

一開始大家聽到這樣的聲音,從“無相禪眼”里傳出來的時候,可以說是大家都大感意外。

不過就在冰心魔女的這麼一句問話之後,灰眉子馬上就做出了回應。

“師妹,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小心,我覺得這樣的情況很不對勁……”

灰眉子說的話,就到了這里,接著便忽然中斷了。

打斷他話語的,是一陣強烈無比的,從空中直閃而下的強光!

那道強光,是那麼樣地熾亮,簡直就好像從空中劈下來的一道烈電,正正地就擊中了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兩人。

然後,就在大家的眼睛,因為爆亮的光華,而本能地一眨之後……

“心魔山莊”的莊門,依然如舊……

不過剛才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卻就這麼樣地不見了。

山莊的門口,只留下了一團正在散逸著的,淡青色的薄煙!

灰眉子和冰心魔女的消失,當然是讓在這邊的眾修真們,大吃一驚。

不過這種“吃驚”的反應還沒有結束,緊接著下來,大家就被後面的變化,給更嚇得有點呆了……

在那“天元蓋”外,“阿羅異”的身後,大約十丈左右的位置,“叭”地閃出一片弧狀的爆亮……

然後,在這一陣爆亮過處,“呼呼”兩下,竟像變戲法那般地,出現了兩個人。

一男一女,正是之前,大家在“無相禪眼”里看到的……

心魔尊,六魔六女,十二位弟子的男女最小二人,灰眉子與冰心魔女!

這種突然的變化,真的是讓大家有點愣了。

剛才,眾修真們,才從那心魔尊所立起的“無相禪眼”里,看到的灰眉子與冰心魔女……

居然一眨眼間,“叭叭”兩下,竟出現在“天元蓋”外,阿羅異的身後……

這種感覺,是那麼樣地突兀,以至于眾修真們還真的是有點懷疑大家現在所看到的,會不會只是一種幻象?

一種從“無相禪眼”,移到外面的“天元蓋”之後,所呈現出來的一種幻象。

不過很快地,這雨位忽然被攝到這里來的修真,所表現出來的樣子,馬上就讓人覺得,現在他們所看到的一切,一點也不是什麼幻象了。

“……宗主留下我們,就是要我們看緊門戶,照理若不是這種怪異的音聲震動,震得我們頭暈目眩,我們根本就不應該出來……”

這是那位之前對著冰心魔女,直愣愣地說著話的灰眉子,在“叭噠”一下,跑到了這里,也就是“天元蓋”之後,因為他說話的時候是正對著冰心魔女,因此兩人在這里出現之際,灰眉子竟猛然間沒有發現,還“咕哩咕嚕”地說了這麼一串話。

由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阿羅異的這麼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手法,“攝體而來”的速度,到底有多麼多麼地快捷了。

不過這個灰眉子再怎麼遲頓,總也算得上是“真人界”有名的修真,因此話說到這里之後,多多少少也發現到了不對,所以忽然收住了嘴,詫然地往四周望了望,臉上的表情,簡直就好像是被人在嘴里塞了一團爛泥巴那般地,張著嘴,一時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

冰心魔女的反應,顯然就要靈敏多了。

她一被攝現到這里時,臉上立刻就出現了警覺的神色,玲瓏的身軀下蹲,雙手微分,“錚錚”兩聲脆響,左右各一柄藍牙金鍔彎背匕,已經出現在她的雙手上了。

“啊?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像冰心魔女一樣,灰眉子邊同樣四處觀察警戒著,邊露出了不知道到底怎麼會忽然間跑到這里來的神情。

然後,在天元蓋里面的眾修真們,一下子就發現到,雖然他們每一個人,透過了由那金發的不死聖姑所布起的透明光層——天元罩,可以很清楚地看得到目前正在罩外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

不過,從灰眉子和冰心魔女他們兩個人現在的反應,雙眼游移,目光的焦點從他們天元罩的這個方向一掠而過,卻半點也沒有停留的狀況下,就可以推論得出來,他們顯然完全看不到天元罩。

除了他們很明顯地看不到天元罩之外,還有一點……

那就是冰心魔女四望了一匝,最後居然以一種驚警的眼神,瞪著她旁邊那一團或聚或散,或顯或隱的怪異煙氣團——阿羅異!

而在冰心魔女身後的灰眉子,則是在看到了阿羅異怪異的存在狀態時,立刻往前移動了四尺,等于是和冰心魔女同時維持了一個共抗的聯手角度,雙眼則是和冰心魔女一樣地瞪著阿羅異。

這種情況下,想當然耳,灰眉子和冰心魔女,絕對是陷入了從未有過的危機之中了!

因此,眾修真里,心魔宗六魔六女的其他十位同門男女弟子,已經忍不住在他們所站著的地方,對著灰眉子和冰心魔女的方向大叫了起來!

“灰眉灰眉,冰心冰心……你們聽得到嗎?我是大師兄赤眉子呀……”

“快走呀,快走呀……你們現在看著的那個,是妖魔界的大魔頭呀……你們斗不過他一只手指頭的,快逃呀……”

“師父師父……我們的話,小師弟和小師妹怎地像是聽不見呢……”

“對呀!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才能夠給他們一點警告?”

看著自己最小的弟于,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就這麼樣地從他的“無相禪眼”里,宗派的根本重地處,瞬間被攝移到了眼前的天元蓋之外……

心魔尊也不由得駭然地,明白了阿羅異的用心……

其他弟子們的叫聲,在天元蓋的防護下,當然是絕對沒有辦法傳到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兩入耳里的。

因此,同樣的,現在處于天元蓋里面的他們,也絕對沒有辦法,給予被攝到罩外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二人,任何實質上,或是精神上的協助!

除非……

除非他們把現在保護著他們的“天元罩”打開!

就算是像心魔尊這樣的邪宗高手,很清楚地知道了這樣的情況之後,也不由得心頭開始陣陣發涼了。

他知道,他的這兩個最小的男女弟子,下場絕對絕對,會是淒慘無比的了……

因為他知道阿羅異,絕對絕對,會用各種手段,來對付灰眉子與冰心魔女!

而同時,心魔尊也知道,當他們看到阿羅異,用各種無法想像的殘忍手段,來對付灰眉于和冰心魔女之時……

這個天元蓋,還是絕對絕對,不能夠打開!

除了心魔尊之外,在這種情況下的其他眾修真們,絕大部份的人,都還沒有想到這些,因此一個個都忍不住“嗡嗡嗡”地,開始談論了起來。

不過他們的這些私下的議論,聲音還是非常低沉,因此除了隱隱的“嗡嗡”聲外,灰眉子對著冰心魔女所說的話,還是讓眾人聽得非常清楚。

“師妹,前面這團像是怪煙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冰心魔女被灰眉子這麼一問,也不由得皺了皺眉,很仔細地看了阿羅異好一會兒,卻怎麼也想不出來這種怪現象會是什麼。

因此,想了好一陣子,然後她才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曉得那是什麼……不過看樣子,我們現在已經陷入了某種,不知道是怎麼作用的怪異力量與奇特的空間之中……我們最好什麼都別輕舉妄動……”

冰心魔女說到這里,緊接著就是“叭噠”一聲脆響,一道青色的閃光,急閃而現!

然後,就是另外兩個身形,從閃光之中,陡然出現,就像之前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一模一樣。

那是兩個身上穿著宛如蠻族衣飾的兩個男修,發尾狂披,束著一條像金屬般的帶子,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束發的帶子,一是金色,一是銀色,除了有一種無法掩飾的狂野氣息之外,還有一些令人覺得有點詭秘的味道。

這兩位修真,才剛一出現在“天元蓋”之外,很快就像之前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一樣,大吃一驚地四處環顧,而且兩個人立刻就同時做出了聯手警戒的架勢……

從他們這兩位金銀束帶的修真,那種快速的反應,眼力稍細的人,就可以瞧得出來,後來的這兩位修真,顯然在經驗、反應、功力修持上,比之前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要高出了一截。

當然,很快地,這兩個人馬上就發現到了離他們大約有七、八丈的灰眉子與冰心魔女。

而且因為這兩位後來的修真,警戒心與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灰眉子與冰心魔女的身上,以至于非常明顯地,他們反而沒有注意到旁邊那個“阿羅異”的存在。

或者,應該說,就算是他們有看到,也會認為那只是一種有點怪異的煙氣狀態而已,絕對不會認為那居然是一種有“生命”的存在體。

因此,他們在一陣錯愕中,簡直是完全莫名其妙地,忽然就發現自己居然瞬間跑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空間之際,緊接著陡地看到不遠處的灰眉子和冰心魔女兩人,正睜著眼睛,愣愣地看著自己……

頓時,這兩個後來的修真,很自然地就認為目前的這種種情況,是和灰眉子與冰心魔女有關。

所以,那雨位修真中,金發束帶的那一位,很快就沉著語調,不大友善地對著灰眉子和冰心魔女說道:“兩位,我們‘黑羽魔巫宗’,和你們‘心魔宗’,一向的過節都只有台下,你們使出這種‘迷神大法’,難道是要讓我們兩邊的沖突,浮上台面嗎?”

灰眉子和冰心魔女,聽了這位金帶束發的“黑羽魔巫宗”門下,居然認為眼前的這些種種怪異,是他們“心魔宗”施展了某種威力強大的“迷神大法”所搞出來的,因而說出了這樣語意非常下善的話,不由得一下子也愣住了……

兩個被質問的人里,還是冰心魔女的反應比較快一點,馬上就很堅決地搖著頭,否認道:“金巫銀巫兩位師兄,你們是貴派‘拜月十四巫’里,功力最高的兩位……而灰眉師兄和小妹我,卻是本派‘六魔六女’中,功力最差的兩個……因此就算眼前真的是我們兩個使的手段,又怎麼能夠迷得住金巫銀巫兩位師兄?”

冰心魔女現在說的這話,正清清楚楚地,直接就指出了金巫、銀巫兩人心中所疑的最不合理處,因此當冰心魔女的話一說完,金巫的臉色,馬上就不由自主地緩和了下來。

只有在金巫旁邊的銀巫,雖然臉色也和金巫一樣放松了許多,但是他的眼神之中,卻還是依舊有一種懷疑的味道。

冰心魔女本來就是“心魔宗”六魔六女之中,心思感應最敏銳靈活的女弟子,因此她一看到銀巫眼中的那種隱晦而沒有說出來的神情,馬上就猜到了他還在懷疑什麼,因此沒有等到銀巫多說什麼,冰心魔女馬上就又繼續說道:“銀巫師兄不用猜疑本派的宗主隱藏在暗中施法,因為我們無需隱瞞,你我都是宗派里留下來看守宗門重地的弟子,所以我們宗主,現在正和貴派的拜月宗主,同時在一起……因此銀巫師兄完全不用懷疑這一點。”

被冰心魔女這麼清楚地做出了解釋,銀巫至少在表面上,已經沒有了那種明顯的狐疑。

而金巫,則是更進一步地問道:“你說得確實也對,冰心魔女,不過,現在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金巫這麼說,冰心魔女馬上就歎了口氣,很無奈地說道:“其實我們的情況,也和兩位師兄一樣,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一刹那,本來我們還好好地待在我們‘心魔山莊’的附近,誰知道在我們發現空中出現某種怪異的波動煙影之後,一個閃光,我和灰眉子師兄,就莫名其妙地到這里來了……”

金巫一聽,立刻就點了點頭地附和道:“這麼說來,你們的情形確實和我們一樣了……我們也是發現到天空里,不知道怎麼回事地,出現了某種奇怪的波動暗影,接著就在我們正抬頭觀察的時候,忽然間便跑到這里來了……”

金巫的話說到這里,接著他和銀巫,才真的注意到了旁邊那阿羅異的特別狀態……

因此,他們兩個的眼光,馬上就集中到了阿羅異的身上……

不過,由于他們實在無法想像阿羅異的這種煙波狀態,竟會是一種“生命表現”,所以他們看來看去,一直都沒有特別的警戒。

當他們和灰眉子、冰心魔女,同時有點迷惑地看著阿羅異,依舊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忽然……

又是“叭啦叭啦”連連脆聲……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盛夏午後,陡然落下的急雨。一開始“叭噠、叭噠”,前一聲雨響,和後一聲雨響,還有點距離……

不過很快地,轉眼之間,幾乎讓人還來不及准備地,就“嘩啦嘩啦”地,出現了非常急驟的豪雨聲音!

那,真是一種簡直難以想像的奇景。

配合著“叭哩叭啦”,“嘩哩嘩啦”的密集脆響……

從空中一個個落下來的,並非什麼雨滴,而是一個個,讓人愕然的……人形!

那些人形,當然是阿羅異,發動十八萬魔氣分身,鎖定特殊的神識振動層,然後搜遍“人間界”,展開驚人的大能力,將那些遍布于洋北漠南、水西山東、峰巔洞內、穴里宮旁的所有目前除了“永生水域”之外的“真人界”修真們,給毫不猶豫地虛攝到了這里來的結果!

因此,一時之間,不過前後一刹那而已,“天元蓋”之外,馬上就像是從天空里忽然掉許多雨滴那般地,一下子就多了幾百人!

除了在“天元蓋”那一邊,之前的灰眉子、冰心魔女、金巫與銀巫之外……

在“天元蓋”這一邊的眾修真們,也都不由得看得傻眼了。

因為那些“叭哩叭啦”,然後一群群地從連續的閃光里掉出來的,竟就是不多不少,完完全全,毫無疑漏,之前眾宗主們安排留守在宗派重地之內的“隱藏門人”!

以他們的經驗,實在是很難想像,居然可以有一個存在,用這種方式,把“真人界”分散在各處的修真,給完全一攝而聚!

那些後來出現在“天元蓋”外面的留守修真們,並不是只有邪宗門派而已……

所有正派宗門們,也同樣都或多或少地有一些門下被阿羅異給攝來。

這種情況,當然讓“天元蓋”內的那些正派宗主們,覺得有點尷尬……

因為他們每個宗派,所收的指令,就是“全派撤宗”……而且在對著門內諸人公布宗主令諭時,同樣也是說得如此斬釘截鐵!

沒想到,居然會在目前這樣完全無法想像的情況下,幾乎是每一個正派宗門,都或多或少地,被抓出了一些隱藏著沒有撤退的門下。

這意思,當然就是擺明了這些正派的宗主們,即使是身為“正義的表率”,但實際上卻也沒有那麼“表里如一”的。

不過雖然在“天元蓋”內,那些正派的宗主們,一個個臉上都有點掛不住地臉紅,但倒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在這上面多說任何一句話。

加上,眼前的情勢,忽然間變得詭異而且緊張了起來,因此幾乎可以說是每個宗派里的每一個人,都已經沒有心思再去多想什麼了。

目前,眾修真們,心中開始忐忑不安的,當然就是:阿羅異,用了不知道什麼玄奧的方式,把那些“真人界”,除了“永生水域”

之外,隸屬各宗各派的留守人員,給完全攝集到這里,到底是想干什麼?

從開始到現在,被阿羅異攝來的各宗門下,已經超過兩百人了……

如果,它用這些人的性命,威脅著他們放開“天元蓋”,那他們又該怎麼辦?

是要他們最後屈服在“阿羅異”的威脅之下,還是……

眼睜睜地看著阿羅異殘殺著這些門人,而在“天元蓋”里面的他們,完全置之不理?

他們到底是不是要放開天元蓋,干脆和那個可怕而又可惡的阿羅異魔帥拼了?

他們,到底該怎麼辦?

隨著出現在這里的人越來越多,“天元蓋”外,居然很快就熱鬧了起來。

尤其阿羅異的這次掃界攝識,完全是不管什麼宗派不宗派,只要心神的狀態,符合“真人界”的等級,就一概完全攝集過來……

因此,這些目前聚合而來的修真們,不止是各個宗派的門下弟子而已,甚至,還有許多從非常知名,到完全從來沒有人認得的“散修”群!

空中,那種像驟雨般的“叭哩叭啦”急響,並沒有持續多久。

不過,等到阿羅異的這種掃攝動作,同樣非常突然地“停止”下來的時候……

在阿羅異周圍的“天元蓋”外側,已經至少聚集了四百多位,將近五百位的修真了。

整個“真人界”,居然還落下了這麼多人,沒有撤到“永生水域”中,實在是有點出乎“天元蓋”里,那些宗主們的預計。

當然,這也使得阿羅異現在手里所握著的籌碼,更加有利而又有力了。

所以“天元蓋”內的眾宗主們,看到了蓋外竟有那麼多修真被阿羅異攝來之後,每個人的臉色,都忽然之間,變得沉重無比!

誰都知道,激烈的行動與變化,馬上就要開始了……

另一方面,在“天元蓋”外的那些修真們,因為根本就沒有人認得眼前的那種持續縮滾著,但卻並沒有變小,而是維持著某種特定形狀的變動煙影,居然就是“妖魔界”的“魔帥級”怪物……

因此,對他們這些被攝來的修真而言,根本就沒有把注意力,持續放在這一團滾煙之上。

剛開始,他們一下子被莫名其妙,而且毫無准備地,弄到了這里來,確實每個人都警覺了好一會兒。

不過很快地,那種驚警的心態,馬上就被發現到有越來越多人,都在這里出現的這種態勢,給帶移開了注意力。

他們雖然不至于完全放棄警戒,但那種心態,卻已經大大地安定了。

在他們的心底深處,都很自然地認為,如果真的有人,要用這種神秘的方式,來對付他們……

絕對不會如此這般地,坐視著他們這些修真們聚合在一起而又不馬上采取行動。

近五百位修真耶……

不管做出這種事的是不是敵人,他也應該絕對不敢輕視這樣一股力量的!

因此,除非這個敵人是個瘋子,不然怎麼會如此地讓他們同時聚集到了這里?

在這樣的想法之下,在“天元蓋”外聚集的眾修真們,當然就很自然而然地,因為看到了越來越多的修真陸陸續續地出現,所以就越來越不再那麼擔心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有些本來就彼此認識的修真們,不但在發現了對方、訝異一陣之後,很快就開始三五成群地,對于現在的狀態,低聲議論了起來……

甚至,絕大部份的人,都認為這種現象,很可能代表了兩層意思。

第一、如前面所提,既然把他們這些人,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給攝到這里來,而又不個個擊破,容許他們聚集,那麼無論如何,做出這個事的人,應該絕對不是什麼敵人才對。

第二、既然他們已經隱約地認為,把他們攝集到此處的不是什麼敵人,那麼會具有這樣能力的,毫無疑問,絕對是“天人修羅”級的特等高手,才能夠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事……

如果按照這樣的思緒探討下去,那麼最有可能的原因,其實就是他們撤往“水生水域”的眾正邪宗主們,有了什麼非常大的進展,因此特別商請某一位“天間”的特級人物,施展大神通,把他們這些人一個個地都給攝來了……

當他們這些修真們的想法,越來越是這樣的時候,就更加讓他們不覺得自己是身在什麼險境了。

而也正因為這樣,那些被宗派們暗暗指派留守的修真們,漸漸在“天元蓋”外越聚越多時,大家在態度上,也就同樣漸漸地變得松弛了。

這種現象,當然讓“天元蓋”內,知道是怎麼回事的那些宗主和門下們,看得大為著急,每個人的心都直往下沉。

本來有些門下們,眼見“天元蓋”外面的同門,已經是身處極端的危險中而卻還不自知,猶自以為一定是“天間”的哪一位“天人修羅”把他們接引過來的……

因此忍不住還“哇哩哇啦”地大叫了一陣,希望能夠提醒他們。

可是枉自叫了好一會兒,卻見“天元蓋”外面的那些修真們,根本一點反應也沒有,最後,里面的眾修真們,終于才明白只憑自己的力量,那是絕對沒有辦法把警告聲音,傳到“天元蓋”外面的。

了解了這一點之後,終于“天元蓋”里的眾修真們,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每一個人,無論是宗主還是門人,無論是老修還是新修……每一個人,臉上都流露出了擔憂至極的臉色。

至于“天元蓋”之外,幾個沒有隨著人數越聚越多,而變得越來越“不擔心”的,大概就只有一個最開始露面的“冰心魔女”了。

不知道是因為她本來的個性,就很不容易有好的臉色,還是她一直都覺得眼前的這種情形,其實無法讓她安心……

大概只有冰心魔女,是從頭到尾,一直都非常仔細地注視著阿羅異那虛騰滾動的煙影。

很明顯地已經變得比較輕松的灰眉子,注意到他的師妹冰心魔女臉上的那種好像化不開的沉郁,忍不住還開口問道:“師妹,你怎麼好像還在擔心著什麼的樣子?放心吧,我們已經聚集了這麼多人在這里了,難不成還會有什麼問題嗎?”

冰心魔女還是沒有移開她的視線,兩道目光依舊凝注在那神秘的煙影上,有點沉重地搖了搖頭,回答道:“師兄,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總覺得眼前的這種現象,可實在是太詭異了……”

灰眉子還沒有回答,緊接著就是一陣“天元蓋”外的眾修真們,始料未及的奇變!

那是一種很怪異的景象……

當灰眉子還想回答冰心魔女什麼話的時候,就在他的左側身邊,緊鄰著不到兩尺的距離,忽然間“嘶唰”一響,聚現出了一條像人形的,但卻又完全看不清楚的怪影!

這個怪影,不但來得非常突兀,絲毫沒有任何徵兆……而且感覺上,就好像是由空氣之中,無數層密密麻麻的細小煙氣,所瞬間組成的那樣,給人一種明明就可以清楚地察覺,但移視之際,卻偏偏又什麼都看不清楚的錯覺。

當冰心魔女,發現到她的師兄灰眉子的身邊,居然這麼突兀地出現了這種薄薄淡淡的怪異聚影時,不知怎地心中就立刻大呼一聲不妙!

她的心里某個層次,立刻就知道那忽然凝現的薄影,在那種“煙氣”的屬性上,根本就和她一直凝視著的那團煙層,一模一樣!

這種體會只是在她的心中一閃而過……完全沒有時間多留一會兒。

因為,接下來,現場大家越來越覺得安心的氣氛,已經完全被破壞無疑了!

灰眉子對于自己身邊就這麼憑空地凝現出如許的怪影,本來還並沒有察覺。

後來他看到一直凝視著怪異煙團的師妹冰心魔女,忽然間轉移過來兩道眼神,而且目光里充滿了驚駭,這才警覺似地轉過了頭,想要看看自己身邊到底是出現了什麼東西,讓師妹這麼害怕……

接著,灰眉子的動作,就只做到了這邊而已!

因為,他的這個“轉頭”的過程,才轉到了一半,就有幾百支密密麻麻,像細針一樣的長長利刀,從他的左肋刺入,穿破了他的腹腔和胸腔,從他的右頸窩暴透出去!

那些密密的尖針,不但穿透了他的五髒六腑,便連骨骼都擋不住那種快速無比的沖刺勁力,因此灰眉子的這個“轉頭”動作,只能夠做到一半,就被那透體而過的七百支又長又利的尖針,給卡住了頸部的骨頭與脖子肌肉,因此動作只好中斷!

在冰心魔女的注視中,她只瞧見了師兄灰眉子正轉頭想看旁邊的那層薄薄的怪影時,一下子頓住了,然後兩只眼睛忽然間好像遇到了什麼強大的壓力,整個從眼眶里凸脹了出來,而且因為擠壓的力量太強,忽然變大了三、四倍的眼球周圍,竟“嗤嗤嗤”地出現了破裂的傷口,同時快速滲出了近黑色的奇怪血液!

同時,他的口鼻之間,也一樣“噗”地一下,噴出了如墨水般的恐怖血液,嘴巴大張,從頸間開始,一直到張開的嘴巴,忽然間腫大得好像他在嘴里塞進了什麼大量的不明物體那般,把他的整個嘴部,都擠壓成了一種完全變形的扭曲狀態!

然後,在冰心魔女駭然的注視中,灰眉子整個人就在接下來的那一刹那,整個“萎頓”了下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他的體內,就在這一瞬間,被絞成了肉糜而且被吸走了大半那般,以至于忽然間,他整張人皮都“凹皺”了起來……

冰心魔女震駭得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那本來在灰眉子旁邊凝現的煙影,猛地“叭啦”一下,往外爆散開來……

冰心魔女才又被這種變化嚇了一大跳,正想後退躲避炸擴的煙氣時……

緊接著,她就愕然地發現之前出現在灰眉子身邊的煙氣已經完全消失了。

馬上繼續環視四顧……

冰心魔女然後就注意到,也同樣正愕然往這邊望來的金巫身後,“唰啦”一下地便凝現了一條和灰眉子身邊一模一樣的“煙影”來了。

“小心身後……”

這是冰心魔女使盡了力氣,拼命對著金巫大喊出來的話。

金巫看到灰眉子的身形,不知怎地竟一下子矮了一半,正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忽然問,就聽到了冰心魔女對著自己這樣地大叫出聲,畢竟他也是屬于“真人界”非常有名的高手,因此不用等到冰心魔女說完,他已經是氣機沉聚,一個反身飛肘回撞而出,大喝一聲,同時縱身前躍!

說起來,金巫的動作,實在已經可以說是夠快的了。

尤其是他那一個反肘回撞的動作下,一般人如果以為他只是單純的“肘撞”,那就非吃上一個大虧不可……

在他的這個“肘撞”的動作掩護下,金巫成名的兵刀“金蛇噬天劍”,已經被他很技巧地反轉了過來,乍看下只是一個簡單的肘撞,但實際上刀尖劍氣一搖就是三十六道,層層交錯,挨上一下,便是三十六道口子!

金巫的反應,和他急切間反擊的招式……嚴格說來,確實可以說得上是“又快又狠”的。

因此,雖然金巫不知道灰眉子到底是遇著了什麼暗算,怎地連吭一聲都來不及發出……

不過,對他自己而言,他倒是很有把握自己的這下反擊,就算不能傷到身後偷襲的人,也應該至少可以把他給逼退!

所以,當他一招兩式,反擊而又前躍時:心中並不著慌。

只是他這種想法,金巫很快就知道錯了!

那是來自背心,一種難以形容,好像有幾百支尖銳的粗針,同時從背肉紮進體內的劇痛!

一支尖針從背心刺入,就已經是夠痛的了……幾百支同時射入,那更是痛得金巫大吼一聲,整個人都差點翻了個大跟斗!

大喝變成了痛吼,前躍變成了摔出……

金巫但覺尖刺透心而前,“噗噗噗”地一串細響,最後“叭啦”一下,低頭一看,自己的整個胸口,可以說完全都被密密的針叢給刺爛了!

他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只被插在長矛上的野兔子那般,盡管手腳不斷地掙動著,但卻對目前所處的淒慘情況,一點幫助也沒有……

本來驚駭中直瞪著金巫的冰心魔女,還以為金巫那種被插穿了身體之後,手足的揮舞,是由他自己所發出的掙紮……

可是後來她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其實並不是“掙紮”,而是一種讓她看了更加恐怖,好像金巫的體內正有什麼奇怪的東西猛灌而入,以至于形成的一種手腳“抽搐”動作!

金巫這種“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大力地灌進體內”的感覺,讓冰心魔女很清楚地看到,被一束密密緊紮、粗細如人腰的黑色尖銳金屬所刺插而起的金巫身體,于那種不斷的顫抖之中,剛好和“凹皺”的灰眉子相反,居然就像個汽球那般地膨脹了起來……

只不過他的手腳抖了幾抖,金巫的整個腦袋、五官、容貌和身軀,都完全失去了本來的瘦削,而就像個灌滿了水的皮球……

背心和前胸,被那密密的尖刺叢插透的傷口,依然像是噴霧一般,“嘶嘶嘶”地,灑濺出黑色的詭異腥血,可是卻並不阻礙金巫越脹越像個汽球。

然而最奇怪的,卻是那尖銳得像烏黑金屬的尖刺末端,冰心魔女卻看不到是甚麼“東西”,拿著這樣的武器……

她在無法控制的駭然中,唯一能夠勉強看得到的,還是那一層一層,宛如由煙氣所疊成的暗影!

那種景象之驚人詭怖,實在是讓冰心魔女嚇得幾乎反應不過來。

到底是怎樣的怪物,竟然讓灰眉子和金巫,一前一後,幾乎是完全沒有抵擋能力地,就被狙殺當場?

冰心魔女愕然之際,唯一能做的,還是只有眼睜睜地看著……

但另一邊的銀巫,果然功力是“拜月十四巫”中數一數二的,眼看金巫老大,完全是毫無抗手地被插了個對穿,居然不進反退,往後一蹦地閃退了四丈!

那一層薄煙暗影,“鏘鎯鎯”地,將插住金巫的那種尖銳的閃光密柱縮回,同時薄影的另一邊,“唰啦啦”一陣輕響……

有一位靠得比較近的,看來像是魔劍妖宗的弟子,居然就像一個被抽掉了所有關節骨架絲線的木偶那般,“噗啦啦”地,當場碎成了幾十塊!

黑血飛濺,四個同樣是魔劍妖宗的弟于,被那些血滴一潑,立刻就像是被割了幾十刀那般地尖叫著跳了起來……

冰心魔女好不容易才看出來,那四個魔劍妖宗的弟子,身上居然已經開始在染血的位置,“嗤嗤嗤”地冒出了一陣陣濃濃的黑煙,本來豐腴的血肉之軀,很明顯地像被什麼給快速腐蝕那般地凹陷了下去……

那四個倒楣的魔劍妖宗弟子,很快就跳著躺平了,然後在那一抖一抖的震顫中,居然好像連骨頭都化盡了那般,最後除了衣服之外,只剩下一層人皮!

就在這個時候,那一層動作快速得驚人的薄影後面,猛地傳來了一聲尖亢的叱喝……

之前,閃退而去的銀巫,已經在這一刹那,以黑羽招引,祖師上身,整個人化成了尖嘴齜牙,兩只耳朵像扇子一樣招風的“瑰瑋楞”,雙手急震,左右兩條“真人界”知名的奇兵“凝銀”長帶,發出“噗哩噗啦”的快速破氣聲,幻組成了線條像藝術織網交錯的兩千六百九十擊,從左右兩邊對准了那個薄薄的淡影,合卷而到!

“何方妖怪,看本祖師這一招!”

“凝銀”金屬長帶的邊緣,進放著強烈而又鋒利的氣機,好像割著空氣,發出了一種尖細的“波波”輕響……

閃亮的帶身表面,由于自四百二十個不同的角度,連續飛卷,因而形成了一種像花朵般的美麗光影……這麼樣的一個傾力攻擊,在舉手之間形成,不但內含的威勢驚人,在外觀上,卻也同樣造成了令人無法忘懷的瑰美景象,果然不愧“瑰瑋楞”之名。

面對著由銀巫所化,“瑰瑋楞”祖師的這麼一個攻擊,那一抹無法捉摸的薄薄淡影,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說得更直接一點,那一條像由輕煙所聚合而成的淡影,根本就對“瑰璋楞”祖師的攻擊絲毫不理不睬,竟似真的只是一抹隨時會因為空氣的波流而在下一瞬間輕輕拉散的無生命殘影!

“瑰瑋楞”祖師精銳的雙眼,忽然目光急縮,大喝一聲。

喝音里,居然透露出了一種驚駭的語氣!

“不好!這是妖界魔帥!”

以那一抹淡淡的薄影為中心,所環拉而成的瑰美光形花朵,忽然間“叭”地一下,爆出了漫天銀帶飛點的光雨碎星!

然後,在這一瞬間,所有看起來好像要外放開來的激亮片芒,卻令人完全毫無預料地往中間急急一縮!

金屬薄帶的破風之聲,一下子“嗚嗚嗚”地急響了起來。

“瑰瑋楞”祖師顯然在大駭之下,緊急間使出了每一分的功力,將所有的攻擊,彙集成一點,力搏以前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妖界魔帥”!

激光聚合,形成了一團不特定形狀,但肉眼幾乎無法直視的強烈亮光中心……

兩千六百九十層氣波震動,急速增加到了將近八千層!

彙聚的中心,盡管已經亮得讓人難以面對,但還是感覺得到中央有一條條比花形紋路還要更複雜美麗的光動,波波而出,那種威勢等級,實在是“天元蓋”外的那些修真們所從來沒有親眼看過。

不過,盡管光氣照眼,盡管波流驚人……

有些就是勉強著自己睜大了眼睛,運起氣屏,過濾強光,直瞪著彙擊中心的修真們,卻還是可以在那比起太陽絲毫不遜的烈亮里,大吃一驚地看到……

就在氣勁聚合最強的中央,就在那兒……

居然好像有個薄薄的虛影,微微地一閃!

而且,雖然那些勉強睜著眼睛瞪視觀察的修真們,只是發現到了這麼樣“微微的一閃”……

可是,在他們這些人的心里,卻又是非常清楚地,非常明晰地,知道那一抹淡淡的薄影,只是如此微微地一閃,卻已經“穿透”過了由“瑰瑋楞”祖師,所運布起來的所有攻擊!

那種感悟,到底是怎麼來的,觀察著的修真們,並不知道。

然後,他們卻非常確定,“瑰瑋楞”祖師緊急聚合的一擊,是完全“落空了”,或者,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應該是:“瑰漳楞”祖師的這一擊,確實是准准地鎖住打中了那一抹如鬼魅般的薄薄煙影……

只不過,這一擊,卻好像只是打到了一種完全不具實際存在的虛影那般……

不管“瑰瑋楞”祖師,所做出的攻擊有多麼強大劇烈,對于一個並不具有“實體存在”的虛影來說,那當然是一點作用也沒有的……

因此,在這些勉強觀察的修真們眼里,或者是在他們的感應之中,那一抹淡影,只是“輕輕一閃”,就脫出了“瑰瑋楞”祖師施放的攻擊王力端,而且從“瑰瑋楞”祖師的正面直撲而去……

幾乎是連一丁點的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瑰瑋楞”祖師的身軀,忽然之間就“叭啦”一下,從背心爆開了一大團的飛濺血肉!

隱約里,一縷宛如網子般的暗影,從“瑰瑋楞”祖師背後,那個巨大的裂口輕滑而出,去勢通順無阻,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瑰瑋楞”祖師的身軀“噗”地一下,就趴在地上,很快便一動也不動了。

從他那看起來沭目驚心,背心處開了個西瓜大裂口,就在這時候,“嗤嗤嗤”

地就好像有無數條像蚯蚓般的血管,忽然從那血淋淋的傷口邊緣,宛如被灌進了甚麼東西那般,“咕嚕咕嚕”猛地脹凸了起來!

那種外表看起來簡直就好像是活蛇般的浮凸血管,“剝剝剝”地很快往傷口的四周蔓延了出去,眨眼之間,至少出現了幾百條!

每一條詭異的血管,都由本來平滑的皮膚下,“突”地凸現,然後“嘶啦”一下,瞬間變成了像手指般的粗細;緊接著又“咕嚕”一下,那顫顫的管身,包蘊著詭異驚心的濃黑物質,很快就在下一刹那,不可思議地更加腫脹了起來,前後只不過須臾,竟變成了一條條,宛如手臂粗的巨管……

這種怪異的景象,實在很難形容是怎麼回事,不過本來趴在那兒一動也不動的“瑰瑋楞”,在轉眼不到的時間,已經被那腫脹的血管,包成了一個好像盤莖錯節的球根團!

由銀巫所化的“瑰璋楞”祖師,幾乎也同樣毫無抵擋地,被那神秘的恐怖力量狙殺,而且跌落地上,就這麼地在顫抖間,變成了一團黑色的巨大球莖之際……

那一抹淡煙般的黑影,已經在往前飛掠間,擴展成了一條宛如披著薄袍的模糊煙影,同時左右兩邊,合計八位其他宗派看得有點傻眼的門下修真們,都在此際悶哼一聲,就好像突然被打了一記悶棍那般,“吭吭吭”地直飛了出去!

薄影雖然直到現在還是完全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模樣、什麼長相、什麼東西……

不過它那種舉手殺人,無法抵擋的凶殘,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中,居然還透出了一種很明顯的“閑逸”!

是的,那竟是一種很明顯的“閑逸”之氣!

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所有一時間只能呆望著的眾修真們,真的是非常清楚地感覺得到那種“閑逸的殘忍”……

就好像,他們雖然不知道那抹無法捉摸的淡煙,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毫無疑問地,他們卻能夠肯定那是一種可以在閑逸間舉手殺人作樂的某種恐怖怪物!

八位毫無抵抗能力的修真,幾乎是不分前後地同時飛出。

每一個人的身軀還在半空中,立刻就“嘩啦啦”地一陣暴響,宛如空中有無數只看不到的尖銳利爪,瘋狂地把失去控制的軀體,瞬間撕成了碎片!

八個修真,一下子就變成了八大片混亂的飛屑。

現場其他已經有點呆愣住的修真們,一直到這時,才像是從一場惡夢里驚醒過來那般,“轟”地一下大亂了起來!

幾乎每個修真,都開始像驚弓之鳥,或是驚惶失措的野獸那般地,往四方急散奔逃出去……

金巫、銀巫,是何等的人物?

尤其是銀巫,在“瑰瑋楞”祖師上身之際,功力絕對不是一般的高手而已……

以目前這些大部份派了留守的修真們來說,除了幾個正派那邊的著名高手之外,還真的沒有多少修真能夠在功力上比得上“瑰瑋楞”祖師……

可是,剛才的那一幕大家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所謂的“瑰瑋楞”祖師,根本連對方的一片衣角都沒摸到,就在照面之下,破體斃命!

這其中,甚至連對方是用了一個什麼樣的手法,都完全讓人猜不到。

如此等級的高手,如此詭異的情況,如此特殊的方式,如此難測的存在……

目前那些只是被派去留守宗門的修真們,又要怎麼去應付這樣的敵人?

所以,當大家好不容易才從驚愕之中回醒過來,恢複了神志之後,絕大部份的修真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趕緊先逃再說。

因此,近五百人的現場,一下子就陷入了身形急竄、飛影閃掠、破風裂氣的混亂情況中了……

');

上篇:第三章 心界狀態    下篇:第一章 魔氣萱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