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三章 個體心願   
  
第三章 個體心願

晶明的這一式透晶如長錐的攻擊,不但速度如電光一般,閃眼即到,而且他全身元芒收縮,傾聚于長錐的冰晶之尖,使得本來透明而且很難觀察得到的這種尖銳的晶體,竟有點像是變成了某種“空間的折射”那般,形化出一束凝結一切,也可以洞穿一切的特殊感受!

速度固然驚人,不過那種駭然的氣勢,卻幾乎完全讓人忘了這是一種測試,而好像變成了真的在與妖魔對仗般的凶險!

而就在這種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感覺中,緊接著又有另外的一種發現隨之而來……

龍魔被晶明的“冰錐”所直指的眉心,忽然之間,竟好像出現了一種怪異的“內陷”狀態!

這種內陷的范圍並不會很大,約只有一個指頭尖的大小而已……

不過當龍魔這樣的眉心內陷動作一出現,“窪”地一聲輕響之後,尖錐如刺的冰晶最前端空間,很快緊接著又是噗然一下輕震……

本來只是一片虛無的“空間”,在眨眼之下,竟好像猛然地變成了一種“實物”那般,而這種感覺也同時讓“晶明”天人盤肘所發的整個透明鋒銳的冰晶之尖,竟就這麼樣生生地,“刺進”了這個“空間”之內。

沒有東西的“空間”,竟一時之間,本身居然好像化成了什麼實際存在的東西……

如果此時有“人間”一般的修真在場,恐怕馬上就會看得目瞪口呆了!

前面的尖端這一刺入,緊接著後面的冰晶,馬上就“嘶嘶嘶”地續刺而進,頃刻間,竟刺進去了快一丈這麼長!

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因為看起來實在是太特殊了,所以不只是一般“人間”

的修真,會看得張嘴瞪眼,即使是像“晶明”這樣的“天間”天靈修,也同樣免不了地大吃一驚,臉上的神情,頓時充滿了意外至極的愕然!

不過再怎麼說,“晶明”畢竟已經是一位“合格”的“天靈修”,因此同樣地,他反應之快,也絕非一般人所比得上……

所以,眼看自己所發、對准了龍魔眉心的冰晶,竟就這麼樣地穿入了空間之中,不由大喝一聲,體內的元芒回然反逆,塑體立偏,想要擺脫掉龍魔所圈制住的這麼一個特殊的空間跳變!

晶明的做法,果然是極為快速而又准確,這樣的應變,恰恰能夠將龍魔所做的限制給立刻“撇開”,因此就在一聲輕脆的“叭”地輕響聲中,由晶明雙手環放的那一柱尖銳的冰晶,馬上就又自“虛無”的空間之中,重新顯現出來……

感覺上,就似乎是從那其實是“實物”的空間另外一邊,給這麼樣地“穿破”了出來!

只不過,當“晶明”這樣的反制產生了效果之際,他的心神卻反而更加緊張了起來……

晶明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等到他的冰晶之尖,重新自空間的那一邊穿破出來時“晶明”發現,那再度出現的冰柱位置,已經是往後移到龍魔的身後約一丈左右的位置去了!

因此,“晶明”的這一下“冰晶”攻擊,在龍魔的前方八尺切進了虛無的空間,然後再于龍魔後近一丈左右的位置再度顯形……

所以,說得直接一點,這樣的“冰晶攻擊”,對于龍魔,根本就已經完全失去了原先所預期的效果了……

嚴格說來,龍魔對于晶明的這麼一個攻擊的反應,其實動作並不大,而晶明受制的時間也沒有很久,幾乎可以用“一瞬”來形容……

不過,這麼樣的“一瞬”,卻恰恰使得晶明那整支凝塑著他所有元芒的長長冰刺,好像在中間出現了一個“空檔”!

而龍魔,卻恰恰就在這樣的“空檔”之中。

龍魔對于冰晶的改變並不大,而且晶明馬上也就反射式地“調整”回來了。

但誰也沒有想到,牽嵌在整個力網中央,也就是所謂“隊心陣固點”的龍魔,竟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對付“晶明”那強大而又冷厲的攻擊!

而且,更讓人意外的是,龍魔的這種怪異至極的反制方式,竟還是那麼有效地,使得晶明的攻擊,可以說整個都完全落空了!

“這……是什麼?竟能破我的‘冰尖體’?”晶明駭然之中,不由得如此含混地問著。

龍魔這時,倒是很坦然地回應道:“這是‘真人界’的‘牽引手’!”

晶明一聽,看樣子臉上的神情透露出來的,就是一副“不信”的表情……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在他所處的上空位置,猛然“轟隆”一下,暴射出一條又一條赤金色的強烈光芒!

這種光芒的閃度極強,每一道開炸出來的光線,都超過了七、八丈,因此一時之間,幾乎晶明的位置,都完全在這樣的烈光爆裂下給罩住了。

晶明和比較後面一點的空行,立刻就抬頭上望!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一位沒有想到的人!

老姚!

是的,那烈光強放的根源,就是在這位“老姚”的身上!

所有的光線,都是發自于他那好像一瓣一瓣,有如瓜型的“腦袋”之上!

之前本來還看得見的眼睛鼻子嘴巴,現在都變得完全不見了……

唯一還能夠瞧得到的,大概就只剩下這麼樣的一個他頭部的“瓜瓣型”而已……

而且,因為這種光線放射出來的強度是那麼樣地劇烈,所以最後,這位“老姚”,幾乎可以說是連腦袋下的“身體”,都快要看不到了。

當晶明抬起頭,見到這麼樣的一個景象之際,同時他也馬上就感覺到了,有一種至為銳利的旋轉光氣,正“呼呼呼”地從空中往下急壓下來!

“這是……”以晶明那種“天人級”的視力,在這一瞬之間,竟有點看不清楚這種飛旋銳利的光氣來源,到底是哪里……

輕喝一聲,“砰啷”一個脆響,然後就是“嘩啦啦”的碎裂聲音……

晶明雙手回放,那一柱冰晶立刻自根而斷,然後帶著一串串飛碎的晶片,往前貫射而去!

“唰啦啦”的竄移里,直線而飄,聲勢雖然強大,但卻如預期一樣地,已經是完全沒有辦法傷到龍魔了。

碎開的冰晶,“嗤嗤嗤”地帶起了千百條,甚至是上萬條,往後飆射的灑散銀芒光尾,現在的美麗景象,就好像星辰崩裂那般,充滿了一種駭然的氣勢,和無法形容的璀璨!

而就在“晶明”當機立斷地放開了“冰尖體”的攻擊之後,他的全身,忽然“叭”地發出一聲輕響,然後就在他身軀的周圍,宛如撒開了一種雪白的光幕那般,使得他的身形都好像被這種亮眼的光幕給包住了一樣,看起來他整個人竟好像一下子變成了純由銀色的閃光所形成的一種怪異的光人!

而隨著他微微的抬頭,雙手同時交又上仰而出,一轉眼間,就看得出來“晶明”已經將他所有的元芒焦點,馬上便移到了眼前就在他上空頭頂的“老姚”身上!

而且,“晶明”這樣的一個“交臂之勢”一形成,立刻就“轟隆”一下,從交叉的雙臂中央,竟好像噴火般地,爆射出了一道寬度大約有七、八尺的渾圓白芒,准准地對著空中的“老姚”射去……

當晶明這一手上開的強力一擊放射出去,催動了附近的空間細氣,馬上就形成了一種好像煙霧般的微細波動……

也正因為這種微細的波動,使得周圍本來無形的氣勁交錯現象,顯現了出來……

這個時候誰都看得出來,就在“晶明”的上方,正有一輪好像帶著如花瓣般的葉片,而且不停旋轉著的光影,正發出了“嘶嘶嘶”的旋轉割人利氣,像一只“刀輪”那般地往晶明的頭頂,直壓下來!

之前對准了空中的“老姚”直沖而去的強烈元芒沖力,立刻就被這種像刀輪般的銳芒,“嘰嘰嘰”地割裂了開來……

兩力乍接之際,“晶明”的表情,顯然他不由自主地大吃了一驚。

之前他傾全力放出的元芒,凝化而成的“冰晶之柱”,因為實在是太多了,以至于當他斷然放棄了之前的攻勢之後,而又在目前的急迫情況下,勉強對准了“老姚”彈放出去的強芒,雖然氣勢依然充足,不過事實上力量卻已是打了一個折扣。

只不過“晶明”也沒有想到,像這樣的差別,竟會在“老姚”現在強力的壓逼下,幾乎是立刻就顯現了出來!

由此可見,這位“老姚”,功力竟是和他相差不到哪里去的……

因此,在“噗噗叭叭”的元芒爆散中,晶明“呔!”地急喝一聲,全力後撤!

這個時候的晶明,雖然正面抵擋“老姚”從上而下的壓制性力量,已經有點不足,但是要化攻為守,先退再進,卻也並不是什麼問題。

所以,當晶明雙臂交叉的形象,還停留在那兒的時候……

影質一虛,他的本體就已經以快到顯像也來不及的程度,往後移去了!

晶明突然而發的攻擊,是那麼樣地出人意外,而且又快又狠!

同樣的,他現在的後撤,也一樣是那麼無形無影,幾乎找不到任何痕跡!

被劍老人指定分割開來的晶明等人,與龍魔的第一回合,原則上看起來,應該就是這樣子……

不過,事實上卻不是。

因為當“老姚”的身形,帶著一種怪異的飛旋割力下挫時,龍魔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這一瞬間,反而移到了他的頭頂……

這時候的龍魔,眼中微微閃出了一種紫紅色的煞芒,有一種說不出的冷厲!

他的右手倏然往“老姚”的頭上一伸,虛虛一握!

這樣的動作,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不過實際上,卻在龍魔這樣的一握之下,“老姚”的腦袋之中,竟然發出了“卡崩”的一聲輕響!

乍然間,“老姚”那如“瓣狀”的腦袋,就發生了一幕令人難以相信的驚人變化!

正在放著強光的頭部,竟在之前的那麼一聲“卡崩”的脆響里,就這麼樣地……

“裂”了開來!

沒錯,便是這樣,“老姚”的頭部就這麼“裂”了開來!

十二片如花辦般的彩色光華,往外裂飛中,同時快速“嗡嗡嗡”地,繞著本來的那個“腦袋”的中心,旋旋飛舞了起來!

而同樣的,在這般的“開裂”動作中,“老姚”在那十二片的光華中央,立刻就“轟隆”一下,有一股像滾龍般的七彩混光,“嘶啦啦”由曲甩長,竟像是盤蛇出洞那般地,飛射而出!

但見那長長的彩芒,像忽然“張開”來那般地往外一個舒卷……

一波如光龍般的七彩烈芒,扭甩中,光尾移晃不定,看起來簡直就好像是一條什麼活物般的東西……

雖然那一直扭動個不停的光尾,好像沒有什麼特定的目標……但只有正在急退的晶明,可以感覺得出來,這一條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七彩滾動長拉的光尾,閃移扭動,宛如失去了控制……但事實上,他卻可以很清楚地知道,這一卷“呼哩呼啦”亂甩個不停的光尾,每一個扭晃,其實都針對了他晶明後閃躲避的方位預先撒放出了一條條潛隱的元勁!

在這種情況下,晶明當然是更加大吃一驚了!

除了“老姚”這種駭人至極,但同樣也是驚人至極的變化之外……

晶明更訝異地,是此時的龍魔,竟隱隱地立身于“老姚”的後上方,一手長伸,虛虛握在“老姚”的腦袋上方,感覺上竟好像在那兒有一個什麼沒有型體的透明手柄的樣子!

訝然中,晶明忽然知道,此刻的龍魔與老姚,因為這樣怪異的相合,竟有一點那種將兩人的功力,完全合二為一的態勢。

在這種情況下,除非不得已,不然晶明當然絕對不會以一己之力,與二人直接對沖!

晶明動念間,後退的身形連連輕閃……

很快地,他就縮回到了原先的後退方位。

如輪旋轉的刀辦光華,如滾龍一般的彩色騰芒,舒卷開來的速度並沒有比晶明後退的速度慢到哪里去。

晶明的退勢才剛盡,“唰”地一下,緊跟著而來的便是“轟隆隆”的悶響,對准晶明壓來……

如果不是不得已,晶明當然絕對不會想要和現在頃刻問已經將氣勢蓄足的老姚與老龍,所合力形成的怪異鋒芒,“硬碰硬”地擋架!

不過,連他自己也不得下承認,在目前老龍這種敏銳而又刁鑽的控制下,恐怕眼下真的實在已經是到了“不得已”的情況了。

頃刻間在後撤的同時,往側方移動了七十二次的晶明,也不得不再度退了回來。

他無法在這樣的情況下,脫開目前直線後飛的“路線范圍”!

因為,那七彩的光尾,都已經在他可能閃移的位置上,先掃而過,留下了一波波的暗勁!

如果他晶明還是硬就這麼樣地湊靠上去,恐怕馬上就會引來“老姚”那種彩色勁力的元芒反彈,然後緊接著全力下撲,馬上就可以讓晶明更加不利。

真的是“不得已”情況下,晶明只好咬了咬牙,雙掌一拍,准備發動最不聦明的反制!

他這麼一個“拍掌”的動作一做出來,立刻就發出了“當啷”一聲的金屬交鳴聲……

緊接著,他全身的外形,立刻就隨著這一聲“當啷”,“唰”地一下,從交拍的雙掌位置,沿肘順臂,過肩繞頸,嘶然直下,最後整個人都變成了一種銀光閃耀的銀色半透明晶體!

這種瞬間“冰晶化”的結果,使得現在的晶明,整個人看起來已經是完全脫離了“人形”的范疇。

晶明這一刹那間的變化,確實可以說是讓人覺得極為怪異,甚至是無法理解,根本瞧不出這里面有代表什麼意義……

不過,之前掩護著晶明中央突破的“空行”天人,顯然就非常清楚晶明的這種“冰晶化”現象,到底是代表了什麼樣的意義……

因此,他毫不猶豫地,便在此時大喝道:“晶明,不可……”

說著,空行一個俊秀飄逸的身形,立刻“唰”地一下,像只箭般地前飆而去,雙手一上翻,一下壓,竟強力地想要使得龍、姚二人那邊滾然壓到的強大芒力,和質形轉異的晶明,乍然分開!

身處中央的龍魔,眼中的那種冷厲的紫紅光芒依舊,抖手間,由“老姚”所化現的轟然滾芒,立即像崩山裂海那般地強壓而去!

“叭啦……”

元芒沖撞的聲音,聽起來倒是沒有什麼太過驚人的氣勢。

不過緊接著出現的,是在龍、姚二人的周圍開始,忽然間出現了一種好像隱約相折的怪異線芒……

這種線芒以龍魔為中心,往外立體式地放散出去,四而後八、八而後十六……

每一個隱約的線芒末端,竟是非常清楚地出現了一個像著了火那般地熊熊光人,威勢驚人地在圍在龍魔的周圍,形成了一種非常清楚地陣勢隊形!

而這個由幾十位天人所聚合而成的隊形,其實就好像是一個超大的鐵錘那般,將正面的空行、晶明,再加上一個透雪,給壓得只能順勢地往後倒飛!

不過這三人的撐拒,顯然也同樣配合得非常完美。

左邊的透雪,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從側邊一個特定的角度,雙手開張間,“嗤嗤嗤”地在周身彈射出一條一條白色的柔軟氣柱,像一只只的鉤子那般地“掛在”龍魔現在和眾天靈修所形成的巨大氣錘邊緣。

而另一側的“空行”,則是左手握住右手,而右手自掌心射出一道青色的筆直光線,從透雪的身後,往前直穿而入地射進透雪的氣柱之間,“波”地微爆開來,化作千百條的細絲,替透雪吸化掉由諸天靈修所共同形成的芒罩崩力!

至于現在已經全身“冰晶化”的晶明,則是雙臂一合,從他兩掌相交的地方,立刻就“咕嚕”一響地,出現了一個晶透中射出七彩輪光的巨大“冰椎”!

而他那已經看不出來還有任何“皮膚”的臉龐,同樣顯露出一種“湛然”的神色,似乎正准備孤注一擲……

眼光稍微還不錯的人,應該都可以看得出來,龍魔以老姚為中心,非常巧妙地聚合了周圍所有正在配合天靈修的位置與功元,直壓得晶明、空行與透雪三人,完全無法“正面抵當”龍魔等人的壓力。

不過,他們這三位最優秀的天人,立刻也同樣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形成了他們三人最佳的配合模式,雖然無法直接與龍魔相抗衡,不過卻也韌性強勁,化剛為柔,只是暫落下風,並沒有一敗塗地……

尤其是現在的晶明,那“孤注一擲”的模樣,似乎已經正准備啟動某種特殊的攻擊……

這種感覺更讓人覺得,兩方相爭的情況,實在是瞬息萬變,完全無法掌控!

而也正因為如此,在強光閃耀,轟隆連響的這種混亂情況下,雙方的緊張情勢,不但沒有稍減,反而還更加地升高了……

就在這樣的緊張氣氛里……

忽然“蓬”地一聲脆響……

一個非常矮小的人影,就這麼樣地在眾人的面前閃然出現!

本來在目前這樣情勢如拉滿的弓弦,隨時都會一觸即發的態勢下,這個矮小身形的出現,照理來說,並不會引起眾人多大的注意。

不過,實際上,這個矮小的身形,所出現的位置,恰恰就是在龍魔諸人,和晶明、空行與透雪彼此相持時的一個中央力點之上……

他所出現的位置是這麼樣地巧妙,使得本來緊緊貼附在龍魔等人的那個巨大光罩外層邊緣的透雪與空行,不得不很自然地便往後拉開了一丈六尺!

這一丈六尺,同時牽動了兩邊的力線平衡,因此馬上就讓每一個人的注意力,都不得不集中到了這麼一個矮小的身影之上!

而且,同樣地,如此特殊的一個插入,當然也馬上就使得晶明蓄勢的方位再度出現了變化,不得不稍緩一下將出的孤注攻擊……

唰然輕震中,矮小的劍老人,終于顯現出了全身清晰的模樣!

“晶明,你可以將質體轉回了……老龍,收撤老姚的鋒力原形吧!”

劍老人的聲音,雖然很輕,不過卻還是那麼樣清楚地,透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一切繃豎的力線聲勢,忽然之間就這麼樣地“放松”了。

龍魔與周圍諸天靈修之間的那種隱約的芒線,已經化散消失……

而隨著這種鎖位的芒線一消失,周圍那幾十個環環疊出的天靈修彼此間的位置,馬上就變得浮動了起來。

然後,晶明、空行與透雪三人,立刻就切進了諸人的相列位置之中。

晶明周身的那種“透晶化”現象,也很快地轉回了正常的模樣。

劍老人的這一連串指示說完,馬上就眼神一凝,對著龍魔頗為驚訝地說道:“你應該是從來也沒有與任何天靈修做過這種‘集體飛行芒圈’,甚至是像剛才你做的那種‘隊型隨勢變化’……為什麼你能夠第一次上手,便操演得如此順利呢?”

龍魔聽著劍老人的問話,很明顯地感受到切回了隊形內的晶明,眼中的敵意更甚,即使是他旁邊的空行,也為了劍老人現在的問題,而顯出了一絲的懷疑之色。

龍魔當然不會告訴他們,其實自己就曾經親眼看過幾百個修羅們,在他眼前操運過各種繁複無比的隊陣變化……因此剛才的那種調運,其實真的算不上什麼。

因此他沉默了一會兒,反而直接指出了有些人心中所浮現的疑問與不安:“劍前輩……您老人家認為,我和老姚,會是要對‘天間’不利的人嗎?”

劍老人聽得愕了一下。

很快地,劍老人搖了搖頭:“當然不……你們才剛從‘人間’飛升而來,怎麼會想到對我們‘天間’不利?”

龍魔點了點頭,很快地繼續說道:“那麼劍前輩會認為,我和老姚,與‘妖魔’有關系嗎?”

劍老人的表情更加愕然:“老龍你越說越奇怪了,你和老姚怎麼會和‘妖魔’有關系?如果你們的體內有任何一絲‘魔質’甚至‘魔氣’,之前你們還能夠進得了‘星河城’嗎?”

龍魔又點了點頭:“是的,劍前輩說得一點也沒錯……晚輩之所以提這個,只是想告訴諸位,不管你們所謂的‘天人’,對那些不是源自于‘天間’的天靈或是修羅,再怎麼瞧不順眼,也請你別忘了我們畢竟也都已經是‘飛升’到這里來了,再怎麼說,我們也一定會和‘天間’‘共進退’的!”

龍魔這麼樣的話一說出來,絕大部份的眼光,都轉移到了晶明的身上去了。

晶明之前才等于是公開地對著老龍與老姚,表示了他“不喜歡”,而甚至可以說是“鄙視”“人間”的立場……

因此龍魔的這一段話,當然可以說就是針對了晶明等少數幾人而發……

龍魔之所以會忽然間提起這個,當然是想利用這種微妙的牽引,將劍老人所問的問題,做一個比較巧妙的回應與轉移。

劍老人在聽了龍魔這一番話之後,也有點理解地轉頭望了望其他的眾天靈修們說道:“諸位,不管你們之間,到底有過什麼不一樣的看法與觀念,但是我在這兒可得說明白一點,‘一入天間,便屬同等’,希望你們不要有任何違反此條禁例的念頭或行動……知道嗎?”

劍老人的話一說完,反而是晶明第一個地就做出回應道:“劍天人放心吧……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您提到的禁令,也絕對沒有誰敢任意違反的,對于老龍與老姚,我們可沒有誰說看不起他們的呀……”

劍老人輕輕地瞥了晶明一眼,歎了口氣說道:“晶明,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了……你別忘了,‘天間’是以‘心念’為主的世界,當一個人心中產生‘受輕視’的感覺時,那其實就已經代表有足夠的事實了……”

晶明微微地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要再說什麼,但他身後的空行,已經輕輕地拉了他一下,因此晶明最後還是安靜了下來,沒有再說什麼。

劍老人又望了晶明一會兒,然後眼光再朝其他人溜溜地一轉,便即說道:“龍天靈修的靈敏快速反應,相信大家應該有點了解了,對于我老人家指定他擔任‘隊心陣固點’,還有沒有人覺得有什麼問題?”

周圍所有的人,都沉默著沒有說話……

平心而論,經過之前劍老人的說明,再加上後來的這一試,誰都大概可以確定,在他們的這一群人之中,恐怕還真的再也沒有人能夠比“龍天靈修”,更適合擔任所謂的“隊心陣固點”了。

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為了龍天靈修的元芒特性,果然是以固守為主,尤其看他那指揮得宜,而且處處出人意料之外的操運方式,還真的是沒有幾個人比得上!

是的,那種敏銳的反應與心思,也許像這一群人中最優秀的空行、透雪,或甚至是晶明,或者同樣地不會比老龍差到哪里去……

可是,像空行與透雪這樣犀利的元芒特性,與其讓他們來做很少能夠直接對敵的“隊心陣固點”,實在還不如把他們放在帶領一切攻擊主力的“四鋒”之一,要更加來得適當。

因此,由于這樣的緣故……

當劍老人問到對于“龍天靈修”擔任“隊心陣固點”的這個位置,有沒有人覺得還有什麼問題的時候,終于沒有人再多說什麼了。

劍老人等了一會兒,見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了,緊接著便又繼續將話題拉回到了眼前的重心之上:“我們現在所走的‘空間曲道’,雖然是天間最快速的捷徑,而且我們從第二線的‘星河城’,要前往第一線的防禦要塞‘四環堡’,距離算不上多遠,但也差不多還要一個‘天時’才能夠到得了,因此,大家在路上,記得調出以前諸位所學的‘隊陣變化要訣’,好好地再溫習一次,設出‘個人空間’以免互相影響,所有的‘次空間飛行’依據,都設到‘飛行芒圈領航者’之處,也就是我老人家這里,明白了嗎?”

“明白了……”

當劍老人的話一說完,幾乎是所有的人,都同時立刻做出了這樣的回應。

劍老人又點了點頭,身形忽地回然一個翻轉,雙袖開展,小小的身軀就好像變成了一只飛行的大鳥那般地,一竄而成了所有人最尖端的前方位置!

不用說,這想必就是劍老人所提的,什麼“飛行芒圈領航者”的位置了。

這個時候的龍魔,馬上就發現到,劍老人所處的位置一切進那整個“飛行芒圈”最尖端的位置時,整個“飛行芒圈”里每一個人的元芒內勁,馬上就“卡卡卡”地連連一陣輕響,以劍老人為基礎,左右上下地一個連著一個,宛如一環扣住一環的鎖鏈那般,形成了一串完全相接的飛行罩鏈!

龍魔位處于“隊心陣固點”,當然更是諸鎖鏈的中心,因此扣連之後,根本可以說是完全不用再使出任何元芒之力來“飛行”了。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時候龍魔周圍的那種“穩固”,簡直比坐在“甲車”里還要堅實!

最前面的劍老人,一入定位,領力飛行,馬上就頭也不回地說道:“元力相扣之後,就趕快自立‘個人空間’吧,好好利用這段時間……到了四環堡,說不定我們馬上就得出動,所以大家對這種隊陣變化越熟越好!”

說完,大家又是一聲“是”!

然後,在這樣的回應之後,每個人都“波波波”地在周身亮起了一環環好像“凹陷”進去的怪異光芒……

這些密密的光芒,不但顏色各異,而且還差不多都在同時爆閃出現,因此一時之間,周圍盡是這種精亮美麗的光線!

在最中央的龍魔,其實本來並下知道什麼叫做“自立個人空間”……

因此一開始,他就只有在中央看著周圍那些天人們所做的變化。

等到那一個個凹陷的光華,被他仔細地觀察之後,幾乎可以說是馬上地,他就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下過,他還沒有像那些天人那般地做出“自立空間”的元芒變化時……

忽然間,他看到了另外一種非常令人訝異與驚奇的景象!

那些感覺上好像會“凹陷”的光華,很快就一個一個地,內聚形成了一團長橢圓型的光環……

而當這種光環,一個一個地將所有天靈修們的外形包沒,轉而縮小變成一團大約只有拳頭大小的光團之際,那些本來環環相扣的暗勁力道,馬上就由隱轉顯,在一陣陣“嘶嘶”閃動中,從彼此之間本來虛無的空間,拉出了一條閃爍晶亮的金色凝線!

不過眨眼間,這種線條一一浮現,配合上已經正在“內陷縮小”的那些代表了“個人空間”的長橢圓形光華,竟有點像是一排一排掛著晶亮寶石的“立體蛛網”!

是的,一種綺麗而又帶著一點詭異的“立體蛛網”!

所謂的“蛛網”,指的當然就是那種環環扣結所有天靈修的元芒隱力……

因此雖然這種“顯形”看起來有點怪怪的,但龍魔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倒是後來的那種變化,讓龍魔真正地停下了他要做的動作,禁不住地睜大了眼睛細瞧著……

這……居然也會變成這樣子?

驚歎之中,龍魔看到了,在那些本來只有金色線條的燦燦長芒,竟在芒線與芒線之間,“嗤嗤嗤”地發出了一陣陣的輕響……

然後,本來只有“線狀”的芒條,忽然之間就好像有個布匹在其中鋪展開來那般,同時都有一層一層的金光拉寬了幅度,彼此相互更加密集地“聯結”了起來!

就在龍魔的注視中,他便這麼樣地看到了一層一層的光華,于一陣閃亮之後,連出了一條一條的金屬通道,然後這些通道彼此相連相展,很快整個都連成了一個整體!

不用出去外面看,龍魔就知道,只不過轉眼之間,這就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含了至少五十二個艙房的……金色圓盤飛行梭!

每一層的艙板,都在形成的瞬間,迅速無比地變硬,最後變成了一種閃亮美麗的金屬艙板,不但弧度完美,而且完全沒有任何人工接合的痕跡!

龍魔其實之前,就曾經親眼看過,牙童與粉伶,將一團所謂的“獨立元芒體”,化現組合成“短距離鋒梭”!

不過那種程度,和現在這一氣凝現,左右縱橫超過五十丈的巨大船體比起來,氣勢實在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因此龍魔同樣浮立在那兒,一時竟有些心驚于“天間”“元芒凝物”的奧妙與神奇!

除了龍魔,就在他旁邊的“老姚”,這時也早就已經恢複了正常,同樣有點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變化……

當這個圓型的金屬盤狀飛梭一成形,龍魔和老姚,因為在他們周圍的那種力線凝顯出了一層一層的金屬牆,所以只不過是一轉眼,他們兩個已經變成站在一個左右約有四、五丈的寬大金色房間中了。

“俺的老天……這這這……這豈不是好像在變戲法了?”

龍魔倒是搖了搖頭:“天間一切物質顯形,都是建立在‘元芒’之上,這一點你難還不知道嗎?”

“呃……”老姚伸手摸了摸他那巨大的腦袋:“知道是知道,不過真正地看到這種元芒轉化的驚人神奇過程,這倒是第一次呢……”

龍魔當然很能夠理解老姚心中所感受到的那種震撼……

因此,他只是很理解地點了點頭說道:“知道火焰很熱,與真的被火焰所燒烤,而感受到的炙痛,這兩者本來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老姚你對于劍前輩所說的‘自立空間’,有沒有什麼問題呢?”

對于這一點,老姚倒是回答得非常干脆:“我想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吧!之前我在‘星河城’的‘迎修居’,我的房間里所謂的‘元芒習練場’中,我第一個最有興趣的,就是那時舉目所見,每一個轉角,都可以是‘另外一個不同的空間’這種怪異的狀態,特別做了一番研究……所以對于‘自立空間’,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龍魔一聽,馬上就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因此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單手一挽,“嘶啦”一下地拉出了一圈紫紅色的光華長圓,而同時這個圓芒的中央,馬上就“窪”地一下,往內急陷而入……

對于這種次空間的形成,龍魔真的可以說得上是“老手中的老手”了,因此這個時候他做來,自然輕松灑悅無比。

老姚當然也注意到了龍魔這種舉手一圈,就形成一團“自立次空間”的嫻熟模樣,因此在沉心靜氣,聚合元芒,然後很慎重地舉手一拍之後……

從老姚的面前拍掌處,“呼嚕嚕”地就像個氣泡一樣地,彈現出了一團透明的光包,最外層閃現著一團一團彩色的炫光……

龍寬看到老姚雖然態度嚴肅謹慎,但總是已經能夠自己建立所謂的“個人次空間”了,因此便也放心地微微一笑,正要縮進他的“個人空間”里去……

“老龍……”正在將空間入口做一些調整的老姚,忽然對著龍魔輕聲呼喚。

正打算縮進“次空間”中的龍魔,很自然便伸著頭問道:“怎麼啦?老姚?”

老姚巨大的腦袋上,那巨大的眼睛眨了眨:“等一會兒,我把我這邊弄得差不多時,可不可以去找你老龍一下?”

龍魔眼中很自然地便透露出反射性的疑問。

老姚搖了搖頭:“我老姚雖然精練苦修,絕不後人,但是我也知道我的腦袋雖大,卻沒有什麼大用,複雜一些的事常搞不清楚前因後果,所以……我老姚有好多疑問想不通呢,因此想向老龍你請教。”

龍魔一聽,便即點了點頭:“當然沒有問題,等你准備好了,就告訴我一聲,我馬上就過來,或是直接過來找我也可以……”

老姚也同樣點了點頭,雙手一合,本來那開出來的薄泡層,忽然間就色澤轉濃,一層一層不同的彩光,環環相繞,洞口已經不見了。

龍魔一看,便也往內縮了進來,同時單手一揮,紫紅色的圈口乍縮成一團光芒,除了那一點微亮之外,其他一切好像就這樣地消失在空氣之中了!

龍魔回到了屬于他自己個人的“次空間”時:心中不由得微微地一松!

輕輕地籲了口氣,龍魔盡量讓自己很平靜地,閉上了眼睛。

從到了天間之後,這一連串的事件,讓他一時之間,簡直是連個仔細思考的時間都沒有。

再加上,現在他所看到的,天間這所有一切,都是如此地令人驚奇……

連龍魔自己,也都要忍不住要開始懷疑,到底這一切,是不是他在做夢?

是不是他在“阿羅異”的一擊之下,因為神識的脫飛,而形成無所羈束的心靈,所做的一場幻夢?

會不會這一切,在未來的某個瞬間,猛地就突然清醒了過來……

然後發現這一切都是夢?

想到這里,龍魔也禁不住地搖了搖頭。

他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夢!

因為夢的訊息,和真實的訊息,雖然在外形上有點相似,但卻植基于不同的振動范圍……

他可以很清楚地區分出來。

現在不是做夢……不是做夢。

這一切都是真的!

想到這里,龍魔叉輕輕地籲了口氣,深呼吸了幾回,然後才輕輕地張開了眼睛。

里面,他的眼前,是一個圓形的,光滑的,含射出淡淡紫紅色亮光的“圓形空間”。那種一點接合痕跡也沒有的壁端,雖然是由純粹的元芒所凝塑而成,但是現在看起來,其實就有點像是一個由淡紫紅色的皮球,所吹脹出來的巨大球內空間!

他伸出了手,輕輕地壓了壓旁邊那種帶著一些弧度的“牆壁”。

隨著他的輕壓,那個壁面微微地往下陷入,從其所展現的“柔韌度”來看,還真的是像極了由某種皮球的皮革所制成的。

龍魔其實並不是那麼清楚,這個所謂的“個人空間”,到底是有些什麼用途。

所以,要說開始為他的這個“個人空間”做出一些特意的裝塑,他實在還真的有點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著手呢……

不過,當他正在這麼樣地猶豫著的時候……

忽然間他的心頭,竟浮出了一個很清晰的“房間擺設”!

深藍色的統一色調地毯,軟軟的大躺椅,白軟的毛皮……

那是龍魔上回在“迎修居”里,短暫停留時,所看到的房間!

一個他覺得還蠻喜歡的房間!

然而,奇妙的事,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

當他心里,很清楚地記起了不久之前,他所看到的那個房間時……

立刻就有一陣密密麻麻但又非常清晰、層層相疊而又井井有條的密集訊息群,“咕嚕咕嚕”地急速流動,掠心而過!

那種感覺,倒有點像是在一個大熱天里,猛地一下子灌進了一大杯冰飲料……

似乎每一滴的清涼水液,都完完全全地這麼從心頭“流過”那般……

這種訊息的通過,雖然只是一瞬問,但其中卻包含了一萬六千道,完全不同的精細訊息!

在這種狀況下,連龍魔也有點愕然了。

因為他發現,這些訊息不是別的,正乃剛才他所想到的那個房間,所有形成那種“模樣布置”的大大小小、內內外外的訊息組!

這其中,包括了地毯的顏色、地毯的軟度、地毯毛絮的長度、軟椅的組合、火爐的模式、火焰的大小、窗戶的規格,甚至是窗外那種雪景的反光度!

密密麻麻一萬六千道不同的訊息,瞬間從他的心頭浮現了出來。

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當他開始“想起”之前所看到的那個“房間內的種種模樣”之際,他竟然會就這麼樣地,直接收到了所有組合成那個房間的一切訊息!

龍魔在愕然中,很不自禁地,也是很自然地,就將這樣的訊息群,一個動念地灌注到了眼前形成這個房間的次空間元芒體之中……

“唰啦”一下,一條橫長的光芒,從上往下,好像一道光線形成的簾幕那般地直拉而過!

光芒掠處,之前龍魔所看到的那個房間,就這麼完全相同、一絲一毫不差地重新出現在他的眼前。

橫光盡消,本來像是皮球內部的空間,已經瞬眼變成了龍魔之前所待過的那個感覺很舒適的房間!

沉軟的深藍色毛毯、同色的壁氈、“劈哩啪啦”清脆作響的火爐、大大的窗戶,以及外面那看起來就很冷的雪景!

一下子,他的位置,竟就這樣地變成到了之前他所待過的那個房間中央!

龍魔很自然地便往前一躍,“噗”地坐在那鋪著雪白軟毛的大軟椅上!

舒服地籲了口氣,再前前後後地望了望……他輕輕舉手一個彈指!

那環繞著周圍的橫芒再現,“嘶啦”又是一陣輕響……

所有的物件,在這一圈線芒,第二次地由上到下移動之後……

房間里所有的東西、擺設與外形,都沒有什麼改變!

唯一不一樣的,是有一些顏色,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不同!

本來都是深藍色的地毯、壁氈、雪白皮毛下方的椅面,就在這時,全部都變成了深沉的紫紅色!

一種濃濃的,好像由無盡的熱情所融鑄出來的“深紫紅色”。

這種顏色的改變,使得他現在所處的這個很特殊的“房間”,感覺上是憑空添了許多溫暖。

龍魔左瞧瞧,右瞧瞧,很滿意現在這樣的改變之後,整個房間所呈現出來的那種色澤感覺。

如果真的要弄出一個所謂的“個人空間”,那麼像現在的這個模樣,應該是至少比較有些能看了。

他又站在房間的中央,看來看去地想要另外“增加”一些什麼東西或是擺設……

不過瞧了好一會兒,還是想不出要“加”些什麼,因此只得長長籲了口氣,伸手入懷,拿出了一幅白絹般的卷軸,同時很快地輕微往外一撒一抖!

“噗啦啦”一陣拍氣般的脆響……本來是卷起的白絹,忽然之間急速拉展了開來!

正當那種像一幅畫般的白絹,很快地“拉開”之際,定眼一看,立刻就會發現那“展拉”的白絹,竟好像統統在這一瞬間,化入了空氣之中那般,頓時消失不見。

然後在一陣好像彩虹般的輕煙繚繞里,房間的中央,俏生生地顯現出了一位笑咪咪的美麗女郎。

這,當然就是之前遁入畫中的玎玎了。

剛剛顯形出來的玎玎,也和之前龍魔那般地左看看,右看看,笑意盈然里,有一些掩不住錯愕地說道:“哎喲,龍天靈修,這……我們該不會還沒離開‘星河城’吧?”

龍魔只是笑著搖了搖頭:“當然不是……你沒看到我特別把房間的顏色給改變了嗎?”

玎玎又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周圍的模樣,帶笑的眼中,很明顯地依然透露著一些驚奇與難以置信:“這……龍天靈修您……您居然能夠將之前的布置,這麼快就複制出來?”

龍魔怔了怔:“怎麼?這很難嗎?其實也不過就是一萬六千股的訊息而已呀……”

玎玎忍不住又回頭望了龍魔一眼,那樣子就好像在看一個長了三個頭的怪物:“‘也不過’就是一萬六千股的訊息?回稟龍天靈修,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在‘天間’里,沒有其他的天靈修,能夠像你一樣,將之前看過的房間與布置,在另一個空間完全複制出來……”

玎玎說到這里,稍微地停頓了一下,搖了搖頭:“可是,能夠做到像龍天靈修這樣程度的,通常都是已經對于這種操作,非常熟稔而且專門的老天靈修們,才比較能夠做到……玎玎從來也沒有看過一個像龍天靈修這麼樣才剛飛升來的天靈修,居然就能夠在根本沒有在那兒待上多久時間的情況下,就可以像這樣地把所有那個空間中的模樣完全複制出來……”

玎玎又傾身彎腰,輕輕地在那一張鋪了柔軟白色長毛皮的椅子上,好像試坐那般地壓了壓:“連這椅子的軟度,都完全一樣……這,真是叫人太驚訝了……龍天靈修,您知道嗎?就算是我玎玎,其實也不過只有將近六千股的凝結元芒所組成的呢……”

“說得精確一點……”龍魔很自然地就接了嘴說道:“是五千八百六十五道……不過我自己卻稱之為‘訊息’而不是稱為‘元芒’。”

“訊息而不是元芒?龍天靈修的意思是……”玎玎很快便又自己擺了擺手:“啊……請原諒我多問了,對于這些根本就不是玎玎的專長,所以龍天靈修您還是當我沒問吧!”

龍魔倒是很直接地點了點頭:“你說的這一點確實沒錯,我所謂的‘訊息’觀念,別說是你了,即使是一般的‘天靈修’們,恐怕也很難體會得到我真正的意思……”

玎玎的眼中更透出了許多不解:“龍天靈修看來和一般剛飛升來的天靈修,是完全不一樣的呢……”

龍魔搖了搖頭,不想在這個題目上多做探討,便轉了個話題問道:“對了,之前你說你想要和我一起,不想依照計畫地去‘天備空層’避難……現在可以說說你是為什麼原因了嗎?”

玎玎的樣子看起來似乎變得有些特別,回答的語氣也顯得肅然了許多:“稟龍天靈修,對于玎玎這樣的要求,玎玎必須要承認,是因為玎玎看到龍天靈修,雖然才剛由‘人間’飛升到‘天間’,不過玎玎卻很自然地感覺得到,龍天靈修和一般的天靈修,非常不同,因此玎玎才敢這麼突兀地請龍天靈修帶汀汀走……”

龍魔聽到玎玎這麼說,只能苦笑了笑:“原來你是看准了我一定會願意帶你離開星河城的?那你簡直比我還要厲害了……”

玎玎笑得彎彎的眼睛,並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神情,反而很坦然地便回應說道:“稟龍天靈修,玎玎雖然不是真正的人,但對于一些直覺的感應,其實反而有些部份比一般人還要強,所以對于這一點,玎玎確實是有感覺的,因此才會對龍天靈修開口……像另外一位剛到的姚天靈修那邊,玲玲就很識相根本什麼也不說……”

龍魔當然知道像玎玎或玲玲這種特殊的“元芒凝物”存在體,因為振動的層次非常統一,所以對于和她本身振動層次比較接近的訊息,確實是比一般的天靈修,感覺還要更加地靈敏許多……

因此對于現在玎玎所說的那種“感覺”,龍魔便也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將問題的重心再度拉回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願意跟著其他人,躲進‘天備空層’呢?”

玎玎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正在考慮著應該從什麼地方說起……又過了一陣于才點點頭道:“其實,玎玎之前就已經收到了訊息,知道這一次,劍天人將會和這批特別挑選出來的天人們,組成一隊將要深入特定區域的突擊隊……所以,如果換個比較直接一點的說法……玎玎其實就是想要進入‘異元區’!”

龍魔一聽,馬上就皺了皺眉:“‘異元區’?你為什麼會想要進入‘異元區’?”

玎玎的反應是稍微的沉默,看她的樣子有點像是正在考慮著要不要把一些內情,告訴他龍魔:另一方面也有點像是正在想著要以怎麼樣地措詞,好讓自己比較容易地說得明白那樣:“稟龍天靈修,您以前都在‘人間’,想來應該沒有聽說過‘攝波晶石’?”

“攝波晶石?”龍魔想了想,搖搖頭。

“攝波晶石,是由‘天間’所設,專門攝取‘人間’非常特殊的能量波動變化……這意思也就是說,只要‘人間’有什麼地方,出現了巨大的特殊能量波動變化時,這個‘攝波晶石’,就會將這樣的影像記錄起來,並且通知‘天間’負責監看的天靈修……”

龍魔聽得倒是微微一愕:“天間還有這種東西啊?我還真的是完全沒有聽說過……”

“龍天靈修初來乍到,相信很多東西應該都是沒有聽說過的……”玎玎笑嘻嘻地回覆與繼續:“其實,這個‘攝波晶石’,平常最主要的,並不是由‘天靈修’監看,而是由一位像我們一樣的‘元芒個體’來守望……”

龍魔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後呢?”

“稟龍天靈修,因為其實隨時在監看著‘攝波晶石’的,就是一位叫‘波波’的‘元芒個體’,所以,波波看到了什麼特殊的東西,在沒有違反某些特定限制的訊息之外,她其實都會馬上就告訴我們的……”

龍魔也沒有想到,這些由純粹的“元芒”所形成的所謂“元芒存在體”,或是叫作“元芒個體”,竟也會有像這樣的層面……

感覺上,倒有點像是她們的這些“個體”,已經形成了某種具有“組織性”及“聯合性”的群體了。

看起來,這些“元芒個體”群,顯然已經形成了某種“次社會層”了。

龍魔心中雖然這麼想著,但是並沒有在外表上多說什麼,所以也沒有打斷玎玎持續說明的話語:“會讓玎玎想要到‘異元區’去,最初的來源,就是在于‘攝波晶石’里所看到的一樣怪東西!”

“怪東西?”龍魔很自然地追問:“那是什麼?”

點了點頭,玎玎便即說道:“那是一個叫‘龍雞雞’的怪異存在體!”

“龍雞雞?”

龍魔心中微吃一驚,差點在臉上露出了失色的表情。

好在玎玎對于“觀察別人神色”這一點,顯然並沒有什麼能力,因此完全沒有發現到龍魔的怪異反應,只是很快地點了點頭:“不錯,就是那個叫‘龍雞雞’的家伙,讓玎玎決定要到‘異元區’去!”

“等等,等等……”龍魔連忙打了個岔:“你為什麼會因為‘龍雞雞’,而決定要到‘異元區’去?這里面的原因可不可以說清楚一點?”

玎玎沒有馬上回答,只是用她那彎彎的,眯眯的,非常可愛的眼神,凝視了龍魔一會兒,然後才說道:“稟龍天靈修,這是我們一般的‘元芒個體’,所夢想的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希望,您要是知道了,可別笑我們呢……”

龍魔當然馬上就點頭回答:“怎麼會呢?你放心吧……”

玎玎又瞧了龍魔一會兒,然後才歎了口氣說道:“‘龍雞雞’的出現,因為他那種物質的波動極為強烈,所以一切關于他的活動狀態,都被‘攝波晶石’給記錄下來了……而當我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就被‘它’所具備的那種特質,給震撼住了……同時也更讓我們下定決心,要追求‘它’所一心一意要追求的‘目標’!”

“龍雞雞一心一意所要追求的目標?”龍魔重複地詢問著這麼樣的一個問題,心里卻很反射性地,想起了“龍機機”那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器械人”,卻到處要找人“傳續後代”,那種令人啼笑皆非的模樣:“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

該不會是說什麼?

龍魔說到這邊,一時倒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玎玎顯然也沒有注意到龍天靈修這樣的詢問,後面所代表的意思……

她只是點著頭,很“用力”地說道:“我們這些‘元芒個體’群,最敬佩‘龍雞雞’的,就是:盡管‘它’是由人間的一團爛鐵所鑄;盡管‘它’連個獨立固定的模樣都沒有;盡管‘它’沒有任何的‘外在感覺’……但是‘它’依然一心要‘變成真正的人’,要‘像別人一樣地傳宗接代’,要‘努力為自己做出最佳的外在顯現’……稟龍天靈修,透過‘攝波晶石’,我們幾乎所有的每一個成形較久一點的‘元芒個體’,都已經感受到了‘龍雞雞’的那種一心要‘變成真正的人’,那樣的強烈意圖!也同樣為‘它’不畏他人怎麼用無法理解與嗤笑輕視的態度相對,‘它’,依然還是那麼無所畏懼地,努力要追求‘它’那唯一的,也是最強烈的希望,而且是傾全力地、使盡每一份力氣地去實踐!”

玎玎一口氣說到這里,兩頰竟然因為激動,而透出了一團紅暈,讓她看起來更加流露出一種美麗的豔光……

如果現在站在這里的,是一位不知情的人的話,那麼這人絕絕對對,是想不到眼前這位笑得比蜜酒還甜的女郎,竟然不是真人!

因為,即使是他,在看到了玎玎如此的一番言語之後,臉上雖然微顯激動,但那種湛湛然的勇敢態度,卻也同樣不由得有些心折與敬佩。

只不過,他雖然沒有什麼邪念,但之前“龍雞雞”的模樣與四處追求的目標,實在是太過突兀了……

所以他也實在是有點忍不住地在私下暗忖著……

像玎玎這樣的女郎,雖然又俏麗又惹人愛,但……她們能夠和另外一位“男性”,交合出新一代的“元芒生命”嗎?

她能夠做到像這樣的事嗎?

現在已經很了解玎玎“元芒狀態”的他,實在有點無法明白,像玎玎這樣的目標,到底是要怎麼“達成”!

“稟龍天靈修……”對于玎玎而言,顯然她並沒有必要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什麼,因此在連喘了幾口氣,讓自己稍微平靜一點之後,她才又繼續說道:“所以,龍雞雞雖然依舊還在‘人間’掙紮,甚至有好些時候,連‘攝波晶石’都抓不到它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但是它對自己所要追求目標的那種坦白明確的堅持,卻早就已經被我們這邊的‘元芒個體’群們,當成了最敬重的伙伴!”

龍魔聽到這里,一時也實在不知道該做怎麼樣的反應,所以只好摸摸自己的鼻子,繼續問道:“這……和你要到‘異元區’,叉有什麼關系呢?”

玎玎臉上的笑容這時已經恢複了:“龍天靈修不知道嗎?龍雞雞最後所在的地方,就是在‘永生水域’,而‘永生水域’,便是現在的‘異元區’,還沒有出現目前這些變化前的區域!”

龍魔聽得一愕:“啊?所謂的‘異元區’,以前就是‘永生水域’?”

玎玎點了點頭。

龍魔怔然里,忍不住皺眉沉思:“‘永生水域’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玎玎這一次倒是搖了搖頭:“關于這一點,現在好像還沒有聽人說起過……在‘異元區’以前還是‘永生水域’的時候,那個區域就因為‘天元蓋’的隔絕,而讓我們完全沒有辦法獲得任何訊息了……等到後來‘永生水域’忽然變成了一片渾沌的‘異元區’,我們就更加沒有辦法知道什麼了……”

玎玎說到這里,又停了下來,雙眼凝視著龍魔:“所以,我們知道,‘天間’到最後,一定會直接派遣強大的‘天靈修’群,前往‘異元區’一探究竟的……而玎玎我……回稟龍天靈修,玎玎就是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里,和龍天靈修一起進到‘異元區’之中……”

說到後來,玎玎的語音,立刻就拉低了下來,語氣也變得奇軟無比:“玎玎祈求,很誠心地祈求,能夠在最不可能的情況下,至少……真正地見到‘龍雞雞’一面……”

龍魔還是有點無法理解,為什麼玎玎要這麼樣地一定要在“第一時間”里與“龍雞雞”見面。

不過他這樣的問題,還沒有問出口,玎玎就好像知道他會有這樣的疑問那般地,緊接著做出了回應。

只不過玎玎所做的這種回應,是低下了頭,以一種沉重的語氣說道:“就算‘龍雞雞’這次還在‘異元區’里,以他那種七拼八湊起來的混亂物質體,恐怕也絕對很難在像‘天間’這樣的空間層次存活……所以,說不定龍天靈修你們真的見到‘龍雞雞’的時候,就是‘它’最後要滅亡的時候……因此,為了能夠不留下任何我們每一位‘元芒個體’都會遺憾的結果,玎玎決定,如果可能的話,無論如何,玎玎都要跟著龍天靈修走這一趟!”

從汀汀這樣有些低吟般的,但同時也是非常沉重的語氣里,龍魔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覺得出來,她們那種身為“元芒個體”的迷失與茫然……

尤其,是那種“不能為人”的遺憾!

龍魔從來也沒有想到,在像“天間”這樣的超級存在層次里,竟也會有這樣的一個族群,有著這麼樣的一層濃重到如此無法驅散的虧憾……

即使是“天間”,似乎也同樣有著難以避免的不完美!

這是龍魔一直都沒有想到,直到目前才忽然領悟的。

“可是……”龍魔沉思般地想了一陣子,最後還是有一點沒有想通:“龍雞雞身為器械原身,卻一直到處想要找人‘延續後代’……那種模樣與緣由,我多少是知道一些也了解一些的……不過,既然你剛才也說了,當我們進入現在很神秘的‘異元區’之後,說不定就算是見到了‘龍雞雞’,也很可能只是看到他的‘最後一面’……我想不通的是,既然如此,你又為什麼非得去看他呢?”

玎玎望著他看了好一陣子,然後才回答道:“龍天靈修,我們……不管是玎玎、玲玲或是我剛才提的波波……我們都是在天間,由修為精湛的‘天靈修’,用其本身所屬的‘元芒’所‘凝現’而成……這一點想來龍天靈修在看到‘畫生婆婆’時,就應該已經明白的了?”

點了點頭,他很自然地便回答道:“不錯,我想對于這一點我已經理解得很透徹了。”

“那麼……”玎玎很快便接著道:“那麼龍天靈修,就應該也大略明白了,‘天間’雖是我們形成的所在,但‘天間’的狀態‘太穩定’了,同樣也堵塞住了我們所有的衍變之機……”');

上篇:第二章 劍刃之隊    下篇:第四章 老姚之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