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三章 魔天之峙   
  
第三章 魔天之峙



這一段話,別的不說,就光從語氣上來看……

以現在眾宗主的智慧,怎麼樣也猜得到,這位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訊息的,一定就是瑤璣口中的那個什麼“阿羅異”了!

“阿羅異”,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對于眾宗主而言,其實從來就沒有任何一點線索!

不過,它是屬于“妖魔界”里,某種特殊的怪物……而且,還並非普通的那種怪物……

這一點,眾人倒是可以從瑤璣的語氣之中,很明顯地感覺得出來。

只不過,在“阿羅異”的這段話中,有一層意思,卻是立刻便引起了現在眾宗主們的注意!

“……既已知‘永生水域’必破,叉何必在這時多此一舉?”

“永生水域”必破?

這個什麼“阿羅異”,應該也是“妖魔界”“大頭級”的怪物……

語之所出,當不輕發!

為什麼它會說出這種“‘永生水域’必破”的話?

難道,眾人現在正在躲避進去的“永生水域”,真的到最後一定會被“破”嗎?

雖然,在“阿羅異”這樣的訊息之後,眾宗主們受傷的受傷、幫忙的幫忙,各自好像都忙成了一團……

不過,在比較精細一點的宗主心里……

卻為了“阿羅異”的這段話,心中難以避免地結了一個疙瘩!

“玉懸天主”其實也和“阿羅異”一樣,在目前眾人所處的這個“飛云城”的頂艙處,並沒有呈現出什麼特別的形體!

因此,當“玉懸天主”那種帶著一些輕柔,但偏偏又給人一種極為穩定信賴感的聲音,透進了諸人的心中時,每位宗主,都好像在這一瞬間,被注進了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那般,整個人都充滿了信心起來……

“機緣之屬,不只是在‘人間’……即便像我們‘天地’兩間,也同樣存在……或許你我的機緣感應層次,遠超過他們,但……別忘了,機緣之縹緲隱晦,無所不在,暗合于道,甚至可以說,‘機緣’本身,便是‘真理’的一部份……太陽照光于向日花,直接影響了花:然而,向日花的每個些微偏移動作,又何嘗不影響太陽?魔帥如你,難道還未參透這一層嗎?‘永生水域’之開,乃是‘解’而非‘破’!只代表了現在眾人可以放心到里面避難,魔帥可別搞錯了……”

玉懸天主,果然是屬于“天主級”的人物……

所說的這一番話,因由影響,絕非一般人所能夠洞察體會,甚至發現得到的……

不可否認地……

當阿羅異魔帥,看似無意中地透露了如此的訊息之後……

可以說功力稍強,還能夠分心去“思考”一下現在情況的那些“絕頂高手”們,每一個人,都難以避免地,對未來的去向,也就是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產生了一種非常潛沉的懷疑!

而當他們這樣的懷疑,一在心里出現時……

再加上受到“阿羅異”的氣勢所壓……

整個圓拱形的頂艙,氣氛馬上便“沉郁”了起來!

這種情況,瑤璣馬上便發現到了,阿羅異現在的力量,顯然和目前在此處的這些眾宗主們,心中的“想法”,息息相關!

也就是說,目前眾宗主們心中的感覺,和現在還沒有真正“滲入”到此間的阿羅異魔帥的妖力,有絕對相連的關系!

好在……

同時也忽然出現的“玉懸天主”,似乎對于這一點,有非常深入的察覺……

因此,她不但在透光而來的亮芒中,直接對于眾宗主們的氣機,做了一次很快速的調整……

甚至,在她所說的這一段話里,同樣是如此刻意地,以這樣的說法,將眾人心中的陰霾,完全掃去!

機緣縹緲隱晦、無所不在……機緣本身,便是真理的一部份……

陽光照花,花亦照陽……

對于“玉懸天主”現在所說的這些玄奧的道理……

目前的眾宗主們,可以說絕大部份,都聽得是一頭霧水,根本就不知道玉懸天主在說什麼……

不過人心便是這麼奇怪!

信仰和了解,有時候真的是可以完全沒有關系的……

甚至,還有一點因為對于“玉懸天王”如此“玄而又玄”的說法,根本完全不明白……卻反而更加深了眾宗主們,對“玉懸天主”剛說的話,產生了一種“信服”的力量!

尤其是,再怎麼聽不懂……

“玉懸天主”最後所說的那句話:“‘永生水域’之開,乃是‘解’而非‘破’!”

總也是能夠聽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

因此,在“玉懸天主”,如此技巧的話語里……

總算每一個人,都將心中最後一點疑問,給拋諸于腦後了!

人都是喜歡相信,自己希望相信的事……

阿羅異的話,縱然曾經在諸人的心頭,引起了懷疑的漣漪……

不過一旦,“玉懸天主”給了他們一個可以去“相信”,和“願意”去相信的東西時……

他們當然都是毫不考慮地,便完全傾向了“玉懸天王”這邊的說法!

是的……怎麼不是呢?

“永生水域”,一旦進入避難,最後所有災厄都消失了之後,總也要將“永生水域”重新解開吧?

他們總不可能,就這麼樣地,在“永生水域”過一輩子吧?

所以,怎麼不是呢?

永生水域之間,當然是“解”而不是“破”了……

怎麼不是呢?

人類這種“總是會去相信他們所希望相信之事”的特性……

終于讓阿羅異的投射,退出了這個“飛云城”的頂艙!

“哈哈哈……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瞧瞧‘永生水域’之再開,到底是‘解’,抑或是‘破’吧!”

這是諸人心里,漸漸淡去的,最後的訊息!

而在眾人的感覺之中……

當這樣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輕,好像越來越遠的同時……

整個頂艙,忽然之間好像去盡了所有的陰影那般,感覺上竟好像是陡地“亮”了不少!

有些宗主們,還是或坐或靠地散亂于四處,整個拱型的艙頂,雖然變得“光亮”了,但也顯得益加“凌亂”了!

“乖乖我的祖爺爺……那個到底是什麼妖魔?連面都還沒見,就把我們搞躺了一地?”

小盤環宗主在籲了一口氣之後,古靈精怪的個性,忍不住自己也調侃了自己起來……

而在這個時候就落在他身邊,兩兄弟里唯一剩下來的“貝錦派”貝花紅宗主,則是伸手擦了擦自己嘴邊的血跡,歎了口氣,但又有點慶幸地說道:“好在‘天間’這回也插了手,將‘妖魔’擊退,不然我瞧‘妖魔界’也不用多,就來這麼半個‘阿羅異’,就足以叫我們差不多整個‘真人界’灰頭土臉了……”

貝錦派的貝花紅,現在所說的話,雖然聽起來是有點讓人難以下台,但仔細地回想剛才的情況,倒也不得不承認他現在所做的如此比喻,還真的是有那麼一點道理的!

因此,在貝花紅這樣的話語之後,一時之間,倒也沒有什麼人接話。

反而,只有瑤璣,抬眼上望的同時,沉沉地歎了口氣:“貝兄所說,將‘妖魔’擊退的話,似乎還是太早了!”

聽到瑤璣現在所說的話……

心情才剛放松下來的眾宗主們,很不由自主地,便嚇了一跳!

然後,大家反射性地抬起了頭,立刻就明白了,瑤璣所說的話,到底是因何而發了!

之前還需要透過浮在空中的那個大水晶球,那種間接的影像來轉介,眾宗主們才看得到那噴芒帶尾的“龍魔”,氣勢轟然的追近……

可是經過了“阿羅異”魔帥的這麼一段插曲之後,大家已經無須再透過那個“大水晶球”,就能夠清楚地看到“龍魔”了!

因為,他那雄偉而又散放著紫紅強光的熾亮形象,已經恰恰就在眾人所處的這個“圓頂型”艙殼的外面!

他一雙透著一紫一紅,怪異無比的雙眼,好像根本就一點也不在乎他們這個“飛云城”頂艙里面,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他只是一瞬不瞬地,直盯著艙內,來來去去,正很忙碌地協助著諸宗主的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人!

其他的人、事、物,好像一點也引不起他的興趣!

透過了這樣直接的觀察……

大家才發現,對于這個龍魔的身材尺寸,之前的估計錯得有多離譜……

不,或者應該說……

離譜的,是現在這個龍魔的身形,竟是如斯驚人地巨大!

從現在的那個“圓拱型”的上方望出去,現在的龍魔,從崢崢如刀的銳角,到他身後曳拉出去,飄飄烈烈的芒尾……

保守地算起來,至少也有十幾丈長!

這樣驚人巨大的體形,已經使得即使是像金圖羅這般高大的壯漢,要被“龍魔”一手握住,也已經是毫無困難了!

這意思也就是說……

一般的人,和現在“龍魔”那巨大無比的體型比起來,頂多也只能夠算是一個手掌般大小的布娃娃!

這位“龍魔”的體形,當然是讓人嚇了一跳地巨大……

不過之前眾宗主們聽到瑤璣所說,“擊退妖魔,似乎還太早”這樣的話時……

很直接地,便同時抬起了頭,往上仰望,心中頓時一齊大吃一驚,忽然間明白了瑤璣仙子為什麼會這麼說!

雖然現在的“龍魔”,看起來實在是無比驚人的巨大……

不過因為之前“豔嫣”簡單的幾句話,似乎便讓“龍魔”改變了一些作為的現象,使得眾宗主們雖然暗訝于“龍魔”的巨大,但真正“吃驚的來源”,卻並不是他!

真正讓眾宗主們心中震撼的,是之前龍魔身後,那個看起來好像更快速地直追了上來,好像由數不盡的黑色圈圈,所組成的那個怪東西……

因為,現在那個一圈一圈,似乎由許多層薄薄的、數不清有多少圓盤般的平面所組成的怪異空間,已經變得有之前幾百倍大,差不多已經占了整個四分之一的圓拱型上空!

而也因為這個怪異的空間,已經像是一團另一種形式的光團那般地,很明顯地往這一邊直沖了過來……

誰都知道,等一下,這個由“阿羅異”所直接投射引動的怪異現象,必定會像一塊隕石那般地,直接撞擊到他們這個依然正在飛行中的“飛云城”!

而同樣地,誰也都知道……

這種連說都無法說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怪圈圈,如果真的就這麼樣地“擊中”了“飛云城”……

那麼所造成的損害,也同樣絕對絕對,不只是一塊隕石那麼簡單而已!

在這一瞬間……

同時相交疊在一起,一圈一圈的黑色圓線,竟有點像是一朵巨大的、特殊的、一直不斷蠕動的黑色花朵……

妖異的美感之後,眾人是那麼清楚地感受到那種致命的威脅!

撞擊之前,每一個人,似乎都感受到了那種時間的停頓!

直到此刻,眾宗主們,才忽然明白了,瑤璣那個“妖魔未退”的話,說得是多麼地含蓄!

直到此刻,眾宗主們,才真正理解了,所謂的“阿羅異”魔帥,有多麼難纏,多麼讓人頭痛!

當眾人正受懾于阿羅異所隔空投射而來的“次空間堆疊團”,那種浸浸無所不及的壓力時……

就在此時,拱型的上空,除了龍魔與阿羅異的那一邊之外……

又出現了一層好像蓋子一樣的暗影,就好像正要將整個“飛云城”,給包覆住那般地傾蓋而來!

“天元蓋……天元蓋……看樣子你也來得有點晚了……”

瑤璣偏頭往空中的另外一邊,那個天元蓋望去的瞬間,口中的呢喃,幾乎讓人無法聞及!

然而,她所說的這話,其中包含的意思,目前就在瑤璣身邊,陰陽三姝中的云夢,自己也看得出來!

在某種感應中,云夢似乎也察覺得到……

比起現在“阿羅異”的正式攻擊,“天元蓋”真的是要慢上那麼一點……

尤其是,在這諸緣同起的瞬間……

玉懸天主那輕輕的一歎,更讓人一顆心頓時下沉!

“好狠毒的‘阿羅異’!九萬‘次空間’同時擠壓,分明是沖著我來的攻擊……就算能擋得下來,身在‘次空間’的‘飛云城’,勢必受震飛入‘天元蓋’的‘解離層’!你們……你們還不出聲嗎?”

玉懸天主的這一段話,當然是絕對令人心碎的壞消息!

既然“阿羅異”這樣的攻勢,是專門沖著“玉懸天主”而來……

那麼誰都知道,憑“妖魔”的力量,玉懸天主還想像之前那麼突如其來地“解救”他們,恐怕就沒有這麼容易了!

所以,這也就是說,如今的情況要有所變化,恐怕就不能再著落于“玉懸天主”身上了!

因此,玉懸天主最後所說的“你們”,立刻就讓瑤璣的心中一動!

你們?

這個你們,指的豈不就應該是……

現在如此的情況,唯一能夠指望的,應該便是那周身如下凡的天神,駕火放光的“龍魔”!

可是,從“龍魔”之前的表現中,每個人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對于所謂的“真人界”,他似乎並沒有什麼好感……

甚至,應該說他的態度其實是屬于“很不友善”這種等級的!

即便是他所要求的云夢、玄霜和豔嫣等三妹……

他的說法也是:“死就死吧!只要我能夠掌握得到她們的訊息特性,隨時都可以將她們‘複活’!”

因此,面對如此從來也沒有聽說過的怪異態度……

要想讓“龍魔”出手,解救他們現在即將出現的危機,實在是……

實在是有點不切實際!

是的!

有點不切實際!

不過,卻恰恰有一個人,能夠做出這樣的事……

不……

如果從“玉懸天主”的話尾聽來,不只有一個人,而是有兩個以上!

說明白一點,就是三個!

云夢、玄霜和豔嫣,這陰陽三姝!

真正開口的,只有一個云夢!

除了她的心思敏銳,並不遜于瑤璣多少之外……

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可以說是現在的陰陽二妹中,真正能代表而且做主的人!

因此,說話的就是她!

“龍魔!你如果能救‘飛云城’,我便相信你是‘他’!”

這是云夢在最後關頭,所說出來的一段話!

是的!

你如果能救“飛云城”,我便相信你是“他”!

當云夢這樣的話一說出來之後……

仰空之上,天神其形,縱光駕芒,幾已非人的“龍魔”……

當下聳頸抬首,眼噴芒,大張口,一聲幾乎將“飛云城”整個無比堅固的拱形天架,都摧得搖瑤欲散的驚人長嘯,轟然爆出!

就在這放眼望去的所有空間,忽然間好像都出現了一種薄薄震動的同時……

每一個人……每一雙眼……

都清楚地看見了宛如天獸般的“龍魔”,以毫不考慮的彈扭飛射速度,對准了旁邊的那個由“阿羅異”傾集密壓“九萬重空間”的不可思議攻擊,所形成的波波黑色的巨大漩渦,直沖而去!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說出了這段話的云夢,忽然體會到了一件事和一樣東西!

阿羅異,身為“妖魔界”追擊第一的“魔界大帥”!

地間與“妖魔”相對的整個種族,可以在他一人,長達萬年的追擊之下,幾乎完全消滅殆盡!

像這樣的超級存在,為了對付“玉懸天主”,所使出的怪異攻擊……

若非同樣是“天間”天主級的超強天人,抑或是“地間”魔帥級的特殊妖魔……

如此密壓九萬重的“次空間攻擊”,有誰能擋?

“龍魔”是變得已經完全不像人了……

但他真的已經到了能夠與“天主級”或是“魔帥級”的超級存在,互相一捋的程度了嗎?

云夢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在這一瞬間,忽然間明白了這些訊息……

不過在了解了這樣的一件事實之後……

她終于……感受到了,最後一絲,從“龍魔”那邊傳來的訊息:“我是‘他’……我真的是……”他‘……這一下,你,總該相信了吧?“

就在這樣的訊息之後……

云夢駭然地發現,一切就這樣地“中斷”了!

最後她所能夠感受到的,只剩下那一圈圈,好像無窮無盡的……愛意波蕩!

老天……

我……到底做了什麼事?

云夢緩緩地……緩緩地,輕輕低下身子,跪了下來……

然後,一切她的神念,好像只剩下由他那邊,所傳來的一圈圈……一圈圈愛的漣漪!

緊接著,她便失去了知覺!

當云夢失了知覺的那一瞬間……

正是瑤璣看到這個大聽的中央,忽然間“嗡”地一下,呈現出來的怪異影團!

一看到這種東西,瑤璣立刻毫不猶豫地,努力催氣往前一竄!

輕叱一聲,飛速中,腕問立即彈射出三百六十道如花般放射的青紫色光束……

每一道青中蘊紫的,短刀般的光束,都蘊藏了三十六層重疊的氣機!

其實眼前那種好像開花般的怪異暗影,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有時間瞧清楚那是什麼。

不過,瑤璣透過了縝密的推想,與敏銳的感應,卻能夠很有把握地知道這種顯形,絕對是只有“阿羅異”這種傳說中“疊空怪物”可以做得到!

再加上,這種變化,顯然是“阿羅異”在之前被忽然出現的“玉懸天主”,給逼出了這個“飛云城”之外以後,所做出來的立即性反擊!

無論如何,這絕對是一種不能讓其繼續下去的特殊現象!

因此,瑤璣透過這一推掌,內中蘊含了超過一萬道的犀利氣機,急急地便想要馬上摧滅眼前那一團好像由陰影中正往這邊走出來的怪異黑影!

這一層黑影,其實乍眼一看下,絕對不是只有“一層”……

因為它上上下下,每一個小塊,似乎那種薄厚“影質”的程度,都完全不一樣!

因此,感覺上,這種怪怪的暗影,好像是一大塊,但仔細地觀察,就會發現密密麻麻地,好像由成千上萬塊尖針般的細影所組那般,令人無法形容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瑤璣以超過萬層的密集氣機,本來就想要透過這種正常空間能量的強烈堆積,來將這種其實是被阿羅異魔帥,透過某種幾乎可以說無人能夠明白的方式,所搞出來的層次波動,給重新壓穩了下來……

所以瑤璣這飛身一擊的反應,就算是瑤璣自己,也不能夠確定,到底是能夠還是不能夠,阻止得了阿羅異這樣的穿透企圖!

不過這樣的問題,很快地,便馬上有了答案了!

那就是——瑤璣所有的氣束,都在她飛身前竄的同時,“嗤嗤啦啦”地,完全落空了!

完全落空了?

瑤璣的心里,幾乎可以說是難以避免地,猛然吃了一驚!

急忙中,抽氣逆機,瑤璣胸中挫得差點吐血,但終究還是在最後的關頭,整個前竄的身形不但硬生生地煞停了下來,甚至還“呼嚕嚕”地倒翻了出去!

倒挫的同時,之前瑤璣所看到的那個怪異的開花疊影,忽然間被一種非常熾亮的紫紅色光層,給“唰”地包覆了起來!

阿羅異那種密密的暗影,就好像花蕊開放那般地,由內外放而開……

而瑤璣現在所看到,那忽然出現于暗影外圍的紫紅色光層,則是很明顯地,針對了那一團開花疊影而來……

每一片紫紅色的光芒,宛如花辦那般,交交錯落,就這麼樣恰到好處地,把那外擴而開的暗影,給一層一層地“包合”了起來!

看著那一層紫紅……

瑤璣的心中,隱隱地覺得一陣難以抑止的激動!

這是她以前就曾經見過,應該可以算得上是“熟悉”的紫紅。

那曾經救過她好幾次,也同樣救了她朋友們好幾次的“紫紅”!

感受中,帶著海洋般的深情,與無法理解神秘的紫紅!

當瑤璣看到了眼前那一層層如光辦般的紫紅色芒亮,嗤然出現時……

她的心中,瞬間興起了許多錯綜的感受……

緊接著,還沒有想到什麼第二個念頭……

“叭”地一下,紫紅色的收合光辦,很快便包覆著“阿羅異”的透然暗影,“呼啦啦”地往空中急升而去!

那種急升的速度,是如此驚人,以至于轉眼間,幾乎是馬上就要直接撞到了船艙最頂邊的拱型壓縮琉璃!

雖然瑤璣知道,鑄成“飛云城”這種最頂層圓弧型的琉璃,是一種特別融煉,摻了至少十五種特殊的金屬加固材料,如果論堅固強韌,簡直比一般的鋼鐵還要強三、四倍的特制琉璃!

不過,當由龍魔所化的那一層層紫紅,緊緊擠壓著阿羅異嘗試著要投射到“飛云城”中的堆疊空間,像一顆流星那般地,往空中直直沖飛而去時……

瑤璣也不由得嚇了一跳!

雖然那種特制的琉璃非常堅硬……

但是瑤璣也很清楚地知道,若是那拱頂的琉璃層,被聚集了不知道多少力量與分裂空間的紫紅色光團這麼一撞!

拱頂特制琉璃層,不管有多麼堅固強韌,恐怕也依然只有當場爆裂開來的份!

而現在……

整個“飛云城”依然還在“次空間通道”里,以某種無法測量的快速,飛躍前進!

在這種情況下,若是“飛云城”的整個艙頂,就這麼樣地“爆散”開來……

那麼“飛云城”會變成什麼樣子,實在就已經不是瑤璣所能夠預測的了!

這種紫紅色的光團,裹著重重疊疊的暗影,往上急飛而去時所產生的心驚,其實也只有一眨眼的時間而已。

差不多幾乎可以說就在那一刹那……

整個光團包括了伸縮不停的疊影,忽然間都“嗡”地一聲……

然後,整圈光閃閃的影像,就倏地變得稀薄了起來!

是的……

稀薄了起來……

就好像本來很確實在這里的那種光團,猛地亮度偏移了些,宛如潛進了什麼無形的水面之下!

所有放射出來的光線,都同時變得晃晃悠悠地,極不實在了起來!

接著……

這一團怪異的存在,就這麼樣地絲毫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連一丁點波動也沒有地……

直直穿頂而出!

有點目瞪口呆,望著紫紅微化成空中一點急縮的亮點……

真正比較搞得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的“極頂高手”宗主們……

心里都很清楚地知道——那位“龍魔”,又再一次地救了他們!

然後,便在這樣的怔然中……

上空忽然傳來了一聲好像絲帛被直直撕裂開來的“嘶啦”長響!

眾宗主們,無論是不是已經搞清楚現在眨眼難及的快速時間里,前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無論是不是才剛從坐臥的地上爬起來……

每一個人,都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這麼一聲從最遠的外面上空,所傳來的如此一聲又長又亮的“撕裂”響音!

因此,幾乎是同時,所有的人,都抬起了頭,反射性地往拱頂琉璃之外的那已泛出非常強烈藍亮光芒的空中望去!

接著,大家便叉再一次地,看到了某種實在無法解釋到底是什麼情況的怪異情形!

眾人頭頂的上空,好像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一面由極為寬大到看不見盡頭的某種無邊無際的淡藍色紙面所貼成……

而且,在這一聲又長又亮的裂帛聲中……

似乎是從那一點紫紅色的遠方亮芒開始……

往兩邊斜斜地出現了兩條,幾乎是由上到下地,完全無法估計總共有多長的“線條”!

而在這兩條長線所夾的中央空中所有區域,忽然間變成了一種極為濃厚的沉黑!

那種情況,真是眾人所無法想像的怪異!

左邊的空中,是一片藍亮。

右邊的空中,也是一片藍亮!

就只有中央由上到下的這一段被長線所隔出來的空中,是一種黑沉沉的夜空!

如果勉強要把這樣的情況,用一種“比喻”來說明的話……

那就有點像是:本來藍藍亮亮的天空,其實是由一層寬廣到沒有盡頭的藍色彩紙所貼成的。

而“龍魔”裹著“阿羅異”的那一團紫紅包著疊影的特殊存在,往遠方急速飛去的情況,其實就是一支尖銳的椎子,將空中那一層藍色的彩紙給剠破了!

甚至,不但刺破了……

這種爆穿,還使得這一張繃得很緊的“藍色天空紙”,“嘶啦”一下地,往兩邊扯開了一道越來越大的裂口……

而在這一條裂口的外部,則是包在目前他們這些人所看得到的“天空之外”,另一個黑沉沉的夜空!

可以說無論再怎麼見多識廣的人,也從來不曾有人,看過像現在這樣空中所呈現出來的情況!

因此艙頂的所有眾宗主們,唯一能夠做的事,便是張著嘴巴,愣愣地傻住了。

這種情況,本來就已經足以讓大家完全說不出話來的。

不過,更離奇的情況,還不只是這樣而已!

在那中央好像被撕開了一個大縫的黑沉沉天空里,靠最左邊之處,不知道多深的地方,竟密密麻麻地,好像聚集了成千上萬個瑩瑩的光點……

這些光點,數量多到了根本連數都不知道該怎麼數起的密集!

而且,這些光點,並不像夜空中的星星那般,卓然不動……

每一個盈盈的光點,似乎都在做著一種幅度極為渺小的晃動!

因此,與其說這些密密的光亮,是一種星星,實在還不如說是“隔了很遠很遠的螢火蟲”!

成千上萬的“螢火蟲”光點,形成了一種如慢水緩流的反光……

在這個左邊密密光點群的另外一邊……

也就是靠這個寬大夜空裂縫的右邊!

更是讓眾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感受!

照理來說,中央這被撕裂出來的夜空,既然叫作“夜空”,那麼就很明白地讓人了解,這中央的天空,是“黑色”的背景!

因此,既然是“黑色”的“背景”,那麼照理來說,只要是“黑色”的影子,應該都是看不到的!

不過這種道理,在目前大家所看到的這個怪異的中央裂空之中,恰恰就感受到另外一種完全不合常理的情況!

在這個右邊的黑沉空中,似乎有著無以計數,難以用肉眼分辨出來的“深洞”,正像個什麼活的東西那般,一群一群地緩緩蠕動著!

是的!

沒有一個人有看到什麼實際的東西……

不過,只要是抬起了頭的人……

只要是視線的末端,有往右邊掃去的人……

都無法避免地、清清楚楚地、宛如實物地,知道右邊那兒,極遠極遠之處,和左邊那兒一樣,有無數個蜂窩似的黑色暗影,一直不停地,大片大片晃移著!

眾人在傻愣之中……

望了望左邊……

然後,再望了望右邊!

沒有一個人,說得出話來!

即使,是那些“極頂高手”們,也都一樣!

因為,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覺得胸口,好像已經被某種固狀的氣體給堵住了那般……

連呼吸,簡直都已經無法做到!

怎麼了?

怎麼會這樣?

像這般的問題,所有的人,只能夠在心中肚里默念著……

那種不知道從何而來,簡直就從未聽說過的沉重壓力……

宛如一輛馬車,壓住了泥里的一只螻蟻那般……

使得每一個人,忽然間連動彈都無法動彈了!

無聲的悶哼里……

每一個人都傾集了全身的元氣,聚集成一團精練的真元!

肌肉在這時候拉緊……

全身也同樣都繃張了開來!

眼球的怒瞪中……

每個人竟毫無無預兆地,好像陷入了一種無法比擬的沉動壓力之中!

“老天……這是……什麼?”

即使是現在邪宗最老的高手“心魔尊”,拼盡了全力,竟也只能夠吐出這麼樣的六個字!

這是什麼?

當然,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回答得了這樣的問題!

就算有幾個正派的“極頂高手”,勉強能夠說出來的話語字數,會比“心魔尊”再多一些……

不過,一方面就算是他們,也同樣被無所不至的壓力,擠得全身完全無法動彈……

這種情況,真是這些“極頂高手”們,所從來也沒有遇見過的!

另一方面……就算他們有些人能夠多說幾個字……

對于“心魔尊”的問題,又有誰能回答?

而最重要的……

是在這樣忽然出現的強大壓力下……

心魔尊的話才剛問完……

他們竟都聽到了某種很怪異的聲音!

連天空都裂出了一個超級大縫!

不過有一點,倒是目前連手指都無法動彈的諸人,所非常肯定的。

那便是……

在他們頭頂上方的拱型琉璃頂,依然還是完好地,沒有任何一絲破損!

然而,也正因為動都動不了的他們,至少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當大家的耳朵,竟聽到了那種無以名狀的聲音時,實在是讓大家完全搞糊塗了!

“飛云城”直到現在為止,都還是密封的!

雖然在那種沉重的壓力之下,沒有一個人敢保證,整個“飛云城”,不會什麼時候忽然被壓得寸寸粉碎!

但是就現在而言,“飛云城”應該還是完整無缺的。

因此……

他們現在所聽到的這種奇怪的聲音,難道竟是從“飛云城”里面所傳出來的?

不!絕對不是!

每一個人都立即在這樣的自我詢問下,做出了絕對的否定!

這聲音……

是來自……

“飛云城”外!

連他們自己,都有點驚訝于自己的直覺,怎麼會浮出這樣的答案!

而且,更讓他們覺得駭然的……

是這樣的聲音,不但是來自于“飛云城”外……

而且還就是來自于那被撕開來的中央裂空!

甚至……就是來自于……

那左右兩邊,一亮一隱,一明一暗的成千上萬個,密密麻麻的……

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神秘存在!

那是一種……

好像有幾千只、幾萬只、幾十萬只的蜜蜂,同時在空中飛速地前進時……

由蜂翅快速拍打著空氣,和微小的身形,從空中急穿而過時……

所混合起來的一種無法形容的“嗡嗡轟轟”震動!

一種光只聽著那密密麻麻的、又快速又沉動的響音,就足以讓人覺得周身發麻,大難即將臨頭感覺的怪異聲音!

一種從聽到的第一刹那時間起,全身所有的毛孔,都立刻豎起來的聲音……

一種聽之前就已經不能動彈,聽之後更加無法眨眼的驚人聲音!

全身好像被雷擊中那般的眾人們,在這樣完全無法理解的驚駭中……

忽然發現了一件事!

當他們每一個人,往左邊的那些光點凝望而去時……

當他們全心全意,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到一定的程度……

然後,就有一件事會很奇妙地發生了……

在他們的“心神感覺”中……

這意思就是說,並非指他們的“眼睛影像”,而是指他們的“心靈影像”……

宛如瞬間被拉到了無數遠的前方去了那般……

忽然之間,周圍所有的空中,都變成了四處俱皆充滿了那種熾亮的光點!

而且,這些光點,還都整個放大了……

那種感覺,就好像本來只是遠望的他們,猛地被丟進了這些密密麻麻的光點團中央那般!

然後,他們才大吃一驚地發現……

這些看起來原本如此微小的光點,竟然……

竟然,每一個光點,事實上都是一個個收臂弓腿,凝神前飛的“人”!

而且,還是一個周身上下,透出閃閃金芒、銀芒、紅綠藍紫等等,各色不同光線的……

等到心中之眼,稍微看得比較清楚一點的時候……

再怎麼沒有見識的人,也都知道,這些正在青冥虛空之中,馭光前進的……

絕對絕對,不是一般的“人”!

盡管,這些金銀七彩,各色的“光人”,披甲裹胄,神情威煞,宛如在戰場上,馬上便要與強大的敵人,做出正面沖鋒接觸,短兵相捋的模樣……

盡管,這些“光人”,雖則有些有三只甚至四只眼睛……

但基本上,很多外形,還是和一般心眼所望者,所熟知的“人類形狀”!

可是……

現在這些心眼已經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移到了這些“光人”群之中,使得看起來滿天都是“光人”的這些世俗人們,都非常地清楚,這些“光人”,每一個都是超過了“百丈”以上的高度!

雖然並沒有什麼實際的身軀,來讓他們這些心眼前移的人,做出清楚的比較……

不過,他們從感應之中,依然還是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來:如果真的要站在這些“光人”們的面前……

恐怕一個還算高大的漢子,頂多也只有這些光人的手指節這麼大小而已!

從這一點上看……

這些光人,怎麼會是“人”?又怎麼能稱“人”?

在此一瞬間……

眾人忽然心中一動!

然後,他們便都明白……

這些其實,便是他們苦練實練,一心想要變成的“天人修羅”!

生活于“天間”的“天人修羅”!

三間九界最頂級的存在!

以前,他們再怎麼樣,也只能夠用一種羨慕的心情,來聽著“真人界”,長久以來,各種關于“天人修羅”的傳說……

就好像完全沒有修練能力的“世俗界”,以看著“神仙”般的心態,來流傳著他們“真人界”的各種傳說與故事一樣……

“天人修羅”,是他們這些修真們,夢想中的對象……

沒有一個人,不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透過堅持的修練,飛升到“天間”變成與天地共存的“天人修羅”!

而現在,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竟會在如此的時刻、如此的情景、如此的場面……

像這樣地看到他們夢想中的“天人修羅”!

而且,這一“看”,還居然是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遠遠近近……

舉目所及,簡直就算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數量的“天人修羅”!

除了身高百丈、周身光芒流轉……

每一寸外露的皮膚,都好似由某種凝烈的光芒所組成,一般人到了他們面前,大約和螻蟻也高不了多少的“天人修羅”之外……

有些遠處,更“嗤啦啦”地上下長貫著某種又粗又硬的冷光……

婉蜒而來,轟然而去,好像一截光龍之身那般,比現在到處都是的“天人修羅”還要更加巨大……

甚至大到了根本無法在密集的光團中,上下看到完整全身的奇異“光之神獸”……

心眼移到此處的那些真人們,同樣如有什麼感應那般地,馬上便知道了那些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這些穿插在其中,卻發著巨大聲響,一截身形便比眼前已經極為巨大的“天人修羅”還要龐然……放射著各樣流動的彩光、有的如龍般滾長,有的如布匹般延伸而開,有的帶著一節一節烈光聚結的殼狀外表……

其實便是“天間”三界中,耀耀而立的“天靈界”!

那些都是只能夠看到一部份的……

巨大“天靈”!

這樣的驚人景象……

代表了——天間三界的“天人”、“修羅”與“天靈”……

都已經為了某種原因,聚集了大量的數目……

在如此無垠的虛空之中……

做出了搏手一戰的凶厲准備!

眨眼間,一個心神的哆嗦……

所有的影像,立刻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拉遠了去那般……

一切又只剩下密集如光河的流晃!

每個人都恢複了之前空中開裂時,所看到的情況。

神識怔了怔……

眾宗主們雖然依舊周身無法動彈……

不過這個時候,倒是每個人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方才到底是看到了什麼。

能夠讓“天間”的“天人”、“修羅”甚至再加上“天靈”……

聚集起了如此幾干幾萬個的數量,而且個個神意肅煞、殺氣騰騰……

再怎麼笨,也知道能夠讓“天間”如此審慎小心對付的,絕對已經沒有第二個種族了!

妖魔!

也只有統一了“地間”的“妖魔界”怪物們,才能夠造成“天間”這麼嚴陣以待的威勢!

也只有魔力無匹的妖魔們,才能夠讓天間的“天人修羅”們,在閃著流光的臉龐上,呈現出如此凝重的表情!

因此……

這當然也就表示,在左邊那些密密麻麻、晃然光流的另外一邊——右側的那種深沉陰黑的詭異暗影里……

顯然必定就是接觸以來,幾乎是完全無法可擋的“妖魔軍團”了!

“妖魔軍團”!

當眾宗主們心里想到這一點的時候……

有些膽子比較大點的宗主們,已經很自然地,因為剛才在“天人修羅”這邊的經驗,而想到了另外的一種可能!

一種大膽到有點冒失的可能——如果,看著左邊的那些盈盈密密的光點,就可以好像透過某種心眼,而將所有的影像,往前推進如此不知多遠的距離,最後宛如跑進了“天人修羅”的隊伍之中那般,見到了剛才那種終其一生,也從來沒有想到會看到這麼多“天人修羅”的驚人景象……

那麼如果也以同樣的方式,往右邊的那種沉暗深洞般的魔影,多望上那麼一會兒……

結果,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們,會不會同樣看到了那令人驚恐害怕,並且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抵擋的,同樣數以千計,以萬算的“妖魔”?

想到這里,可以說難以避免地,每一個人都在心里,浮起了一種和之前那幾個跨空而來的妖魔接觸時,所感覺到的那種戰栗……

可是,另一方面,卻又好像隱隱中有著什麼力量,吸引著眾人,很自然地便開始往右邊凝視了起來……

他們似乎一點也沒有想到,浸染感應能力,遠超過他們這些修真……

而且一旦立基纏體,恐怕連“天間”也只能夠“放棄”他們的這種妖魔力量,怎麼會容許他們以心代眼地,像之前觀察“天間”那般地,來刺探“妖魔軍團”的動靜?

他們真的好像一點也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或是,在某種驅力之下,這些顧忌根本就沒有辦法產生什麼影響力量那般地……

差不多每個人,都同時開始往中央裂空的右邊,那無盡遠處,透露無盡深洞的詭異暗影,全心全意凝視了起來!

一種任何心智還算清楚的人,都知道絕對會造成難以估計麻煩至極後果的……

凝視!

好在,這些身軀已經被“天地”兩間,將即短兵相接的情況,所產生的那種無邊無際的壓力,幾乎給壓得完全無法動彈的這些宗主們……

這樣的想法與動作,才剛做出來……

那中央裂開來,最上空的一個無盡遠處,忽然間傳來了一聲非常輕脆的“叭啦”長響!

然後,一切天空的影像,立刻急劇地縮小!

那種感覺,就有點像是之前那個天空的破洞,其實就只在某個特定的范圍,才看得到……

而脆響之後的“飛云城”,正急速地飛離了這麼一個范圍那般地……

“唰”地一下……

別說是什麼裂處右邊,那種極遠極遠的暗影了……

連所有中央自上而下,長拉出來的那一幕夜空破洞,都宛如已經正飛速般遠離那樣地,往藍亮的無盡上空急縮了進去!

乍看起來,竟有點像是剛才眾人所看到的這一切,其實都只是一個清水映現的情景……

而這個時候,在上空的某個點,同樣急速地吸取了映現出景象的水澤,使得一切怪異,都“唰哩唰啦”地往上飛縮而去……

轉眼間,一切都恢複了正常!

看到這麼樣的一個突兀的變化……

每個人,都愕然地怔住了。

刹那之間,一切又恢複成不住往後急掠的藍亮空景!

眾宗主們心中正自驚疑,不曉得接下來叉會發生什麼事……

然後,便是在那最上空的無盡遠處……

“嗤”地一聲輕響!

一溜紫紅色的熾亮,就好像是一串長拉的流星那般,“颼”地劃了個彎弧,最後往眾宗主所立的這個頂艙直落面入!

“叭”地一聲輕爆,在紫紅流光撞到了地板時,微炸而起!

一圈像漣漪一樣的光環,波然外擴了大約有幾十丈……

然後,便是在一聲聲的輕嘶中……

轉眼消失!

生就像是那墜落的光團,不知道往內深潛進了什麼地方那般地,一切真的恢複了原狀!

這一次的所謂“真的恢複了原狀”……

指的是每一位睜著眼睛,觀看這所有一切過程的眾宗主們,都“咕嚕”一下,發現每個人忽然又都能夠再次行動了!

有些之前就猛然使力,想要硬掙身體,接著便被那種無所不在的強大壓力,一直扣住的宗主們,因為那種壓力的頓然消失,完全沒有任何一絲前兆……

以至于“呼啦啦”一下,竟差點在原地翻了好幾個滾!

');

上篇:第二章 魔影之襲    下篇:第四章 訊息之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