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一章 飛云之道   
  
第一章 飛云之道



一般人可能真的很難想像,一個城堡,居然可以在空中飛行!

而更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樣的城堡,竟在中央,有這麼一個巨大的……

“廣場”!

是的……

那是一個,縱橫差不多將近兩百丈的廣場……

如果站在廣場的這一邊,那麼在那一邊的人,根本只能夠看到一個隱約小點,這麼遠的距離!

不過,也正因為這個廣場,是如此地巨大……

因此,說實話,在目前這樣的情況下,才能夠裝得下,幾乎是大部份“真人界”的修真們,都聚集到這里的將近兩萬人的數量!

這個飛云城,其實整個說起來,就好像是一個銀色的,非常非常圓厚的金屬盤座。

而且,在這個圓形的盤座上,還建了許多高高低低,由旁邊往中央聚攏,尖塔般的金屬建築。

因為那種環型的、有點微弧的下方盤座,使得這個上方的尖塔群,同樣也都帶著一些相對的,往中央傾斜的斜度!

所以,總的來說,這個“飛云城”,在乍看之下,還真的有點像是一個微帶著弧度的圓盤,上面放著一支一支細細的尖筍,而且非常仔細地,每一只筍尖,都對准了中間……

那是一種下圓上尖的形狀。

如果再仔細一點地貼近觀察……

那一柱柱斜出的金屬尖塔,雖然上面還是有外罩特制的多重琉璃片所組成像“窗子”一樣的開口,不過每一柱相鄰金屬塔的彼此之間,其實接得都密密實實的……

所以,更切實一點地說,在“飛云城”的這個上方的建築,其實也同樣變相地,是一個密封的蓋子!

也就是這樣的蓋子,罩住了“飛云城”內的氣體,所以當整個“飛云城”,都到了像“青冥無氣界”這樣的地方時,城中的所有“氣體”才不至于飛出散逸。

看來,“飛云城”這樣特殊的設計,真的就是專門要用在那種氣薄寒冷,而且一般人根本很難想像的高度上持續飛行的!

只不過,當乍然看到了像“飛云城”這樣,整個建築都好像圓椎那般,往中間傾斜的模樣時,總是讓人很自然地就覺得,斜成這樣的建築,如果真的有人住在里面的話,那到底是要怎麼在里面生活?

在這樣的尖塔所隔成的房間,豈不是連站都站不穩了?

當每一個看到“飛云宗”這種怪異尖塔模樣的設計,心里產生這樣疑問的人,真正地到了“飛云城”里面,並且按照“東南西北”四個不同“真人界”的區分,找到了屬于自己宗派的位置時,這種疑問才算是稍稍地解除了一些。

在為各個宗派所准備的住所,倒是一棟一棟,方方正正,建築格局和一般的房舍,沒有什麼不同的樓房。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這樣的“樓房”,所使用的材料,是一種亮亮的,非常堅硬,又帶著一點彈性,說不出名字的怪金屬。

說不出這樣的金屬,到底是什麼名字……

不過比較仔細一點的人,就會感覺得出來,這種金屬,最特殊的一點,就是重量非常地輕……

輕到了一只由這種金屬所制成的椅子,普通人一手就能夠舉得起來,簡直比細竹所編還要更輕上許多。

每一個不一樣的宗派,彼此之間,除了宗派里緊疊在一起的樓房之外,這個宗派與那個宗派之間,甚至還有一個長長的,如籬笆一般的花圃,圈圍出不同的位置,做出了非常清楚的區隔。

而且,因為這種獨具匠心的分配設計……

使得整個分成了“東南西北”,代表了各個不同“真人界”的四個大區塊,雖然幾乎可以說是大家擠得密密的,不過看起來,卻很有一種“空曠”的感覺。

唯一比較醒目的,應該就是在這些“宗派分布區”之外,那圍住了所有空間,由底到上,差不多至少也有一百丈高的超級樓壁!

看到了這樣建築氣勢的各派修真,這才明白,像“飛云城”如此的建築,才真的叫作人間奇跡!

和飛云城整個的高度比起來……

即使是“役物宗”的第一高樓“豎天樓”那二十幾丈的高度,也顯得有些小兒科了!

當然,“天工城”之所以會被列成“奇跡”,最主要的倒不是它的宏偉,而是其精巧的設計與規劃,令人精奇。

但是眼前大家所看到的這麼一座令人咋舌的巨大空中城堡,竟然從以前就一直存在于“人世間”……

這樣的事實,依然是讓眾人即便是親眼所見,卻還是忍不住懷疑。

簡單的說……像這樣規模的驚人城堡,似乎根本就不應該……存在于“人間”!

這個飛云城,外表看起來,上半部像個“圓椎”,可是從內部往上望,呈現的卻是一種非常圓潤的半圓弧度。

如此一個像“圓蓋”的頂部,因為實在是太高了,以至于就算是在這個“飛云城”里面,那半空中竟依然聚合了一朵一朵,像花兒一樣的“云氣”。

不知道在里面,竟有這樣“云朵”般的氣體聚合,到底是因為“飛云宗”透過了他們最著名的“凝云奇術”所刻意營造的,還是完全由自然形成……

可是無論如何,站在這樣一個廣大城內往上看,閃著藍光的頂壁,再加上一朵朵變化多端的白云,還真的很容易給人那種,自己正在“仰望著蔚藍天空”的錯覺。

這樣的設計,讓人雖是處于如此的“飛城”之中,但卻依然覺得空曠自在,絲毫也沒有擁擠不適的感受。

唯一也許比較是自然景觀所沒有的,應該就是在這個空曠空間的中央,有一柱非常粗的放光金屬柱,由底直拉到城堡蓋頂的最上端!

那種上拔通直的氣勢,穿伴著一團一團的云氣,確實是讓人望而自然生出震撼的驚奇感受。

是的!

那聽說就是,這座飛云城的“中樞所在”!

而在這個中央巨柱的下方,分叉出十六個支柱著地……

十六柱所圈出來的大圓,就是現在聚合了許多人的“城中廣場”!

一個現在紛紛擾擾,顯得有點吵雜,但卻是極為熱鬧,簡直就有點像是什麼廟會市集的“廣場”。

在這樣的廣場中,那些修真們,三三兩兩地,彼此四處聚合成一團一團的小團體……有的竊竊私語,有的高談闊論,有的交頭接耳,有的相對嗟歎,各形各樣,盡有不同。

而現在的這個廣場之中,所聚集的人數,實在是多到了不知道該怎麼計算的程度……

因此,雖然這些人群有的聚合得緊了一些,有的站得比較寬松,不過如果站在高處往下望去,實在是只能用“密密麻麻”四個字來形容。

那分叉出十六柱的中心,垂拉下一顆不知道是什麼所制,不過通體綻放出強烈亮光,照得四周圍簡直就好像白天那般光明的晶球,感覺上就好像是掛在空中的小太陽那般地熾熱。

這個廣場的中央,是一座圓蓋般的建築,約有三、四層樓這麼高……

而在這個建築的上方,則是一個圓形的平台。

現在的平台上,正密密地,坐了幾十個各種服飾打扮都完全不一樣的人。

比較在真人界有那麼一點眼力的人,大概只看了第一眼,應該就能夠瞧得出來,這個平台上坐著的,居然都是“真人界”的一方之霸、各派宗主!

這些屬于“宗主級”的修真們,在修養上,顯然是和下方廣場中那些密密麻麻聚合在一起的“門人”高出了很多……

因此,雖然在這個建築平台上,大家都肩並著肩地同坐在一塊兒,不過彼此之間,卻是沉穩了許多,沒有什麼交頭接耳的議論,整個平台上反倒頗為安靜。

這個平台是圓形的。在其上放了幾十張椅子,而這些各派的宗主們,就這樣很安靜地,坐在椅子上……

而這個地方很特別的一點,便是在這個平台的中央,竟是一個大約可以讓兩三個人同時跳進去的大圓洞!

而且,這個大圓洞的最上層,透繞著一層一層不停變幻的彩色光點,瑩瑩閃閃地,美麗非常!

感覺上,這個大洞,其實是有蓋子的。

而這個蓋子,就是這種像光膜般輕輕覆在上面的絢麗瑩光。

在周圍坐著的那些宗主們,一方面固然是因為自己畢竟是“一宗之主”,總不能夠像那些下方廣場的門人那般沉不住氣,很浮躁地和人交頭接耳地說話……尤其是這個平台雖然頗高,不過下方廣場里的門人,還是可以看得到平台上的情況下,這些宗主當然也得維持一下自己的風范。

不過另一方面,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宗主,在看到了平台中央的這麼一個怪東西的時候,都忍不住好奇地觀察著那閃爍的光芒……

瞧來瞧去,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正在這個時候……

那個蓋著圓洞的薄薄光膜,“叭”地響起了一聲脆響……

瑩瑩閃閃的亮芒,就好像忽然爆開來的火星那般,“嗤嗤嗤”地往洞口的“上方”,直濺而起!

在場的每一個宗主們,都睜大了眼睛,全神貫注地凝視著那個中央的圓洞……

在眾人的注視中,他們就這樣地看到了一個奇特的現象出現!

那一條一條上冒的“火星光芒”,很快地往內縮卷了起來,竟在這樣的一瞬間,形成了兩個纖細的“人影”!

當每一個全神貫注在細瞧著的宗主們,注意到那從洞中“上冒”出來的火焰光華,竟自就這樣地聚成了兩個“人形”的時候……

還沒有來得及想到下一個念頭……

又是“叭”地一聲脆響!

一團更強的彩光,就這樣地從平台上的那個洞口,直噴了出來!

這一次的爆亮,那種光度,馬上就讓一瞬不瞬、直盯著地上平洞口的諸人,眼睛不由自主地一花……

幾乎可以說是本能性地身軀微退了半寸之後,這些宗主,連忙反射般地聚氣于雙目眼竅之中!

然後,他們就看到,那個平台中,本來凹下去的一個圓洞,上頭出現了兩個女郎!

兩個雖然長相不大一樣,但相同地都至為明豔動人,而且雙目之中,也都很類似地透出了一種比較屬于“智慧型”光芒的女郎!

“綠霓?”

第一個認出兩位女郎中,所站之處稍微偏後,應該是有那麼一些“跟隨”味道的綠衣女郎,當然是“天池仙劍宗”那位長須閃亮,仙風道骨的“天池劍尊”了。

綠霓本來是跟隨著瑤璣上來的。

當她在一陣暈光閃搖的晃然中,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竟就已經跑到了這麼一個平台上時……

平台上密密麻麻地坐著的幾十個人,還真的是讓她微微地嚇了一跳!

還沒來得及看清楚……

耳中忽然就聽到了自己的宗主,那威嚴而又熟悉的聲音,綠霓連忙定神一看,心中更是再次嚇了一跳!

憑她的眼力,當然是第一時間就認清楚了,目前這些坐在平台之上的,都是宗主級的前輩!

因此,在些微的愕然之後,綠霓很快就移動了身形,往天池劍尊拱禮道:“稟宗主,弟子是隨著瑤璣師叔而來,現在此處顯然是宗主前輩們的議事之台,弟子馬上就下去……”

對于綠霓這麼識進退的話,天池劍尊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在綠霓旁邊的瑤璣,已經笑著搖了搖手說道:“綠霓你無須這麼拘謹……現在一切都是非常時期,你曾經有過非常特殊、一般人很難有的奇特經驗,跟著我們旁邊,聽聽我們所討論的,說不定可以提供我一些特殊的訊息呢……”

平台上的那些宗主們,聽到了瑤璣這麼一說,不由得都有些好奇轉過了眼光,往綠霓望去……

這麼蔥白水淨的女郎,會有什麼樣“奇特”的經驗?

差不多是每個人,都在心里浮起了這樣的好奇……

雖然,瑤璣已經這麼樣地說了,不過綠霓在稍微停住了身形的同時,兩眼依然還是望著她的宗主“天池劍尊”。

而天池劍尊在瑤璣這樣的話一說完之後,好像馬上便知道了瑤璣所說的所謂“奇特經驗”,指的到底是什麼……

因此雙眼的神情之中,馬上就露出了恍然之色,點了點頭,對著綠霓說道:“既然瑤璣師妹已經這般說了……那麼綠霓你停到一旁聽著吧!也許你之前的經驗,真的能夠給瑤璣師妹一些很關鍵的意見……”

天池劍尊對著說話的綠霓,還沒有什麼表示,在天池劍尊的左側,那一群宗主們里,侏魔宗的小盤環宗主,馬上就接口問道:“瑤璣仙子、天池宗主……貴派的這位綠霓仙子,曾經有過怎麼樣‘奇特’的經驗,可不可以也說一說,讓我們大伙兒都明白明白?”

本來依照小盤環宗主那種刁鑽的個性,這樣的一句話,後面很自然地就會想要加上“不然總覺得豈非有些什麼事,是將我們蒙在鼓里的?”這樣的反質話語。

只是小盤環這一路,跟著陰陽和合派上了來接他們的“乘云飛梭”,一直飛到了這里……多多少少也已經知道目前的局勢,可以說是無法形容的險惡……

因此那種刁蠻難搞的性子,著實已經收斂了下少,因此這後面的那句話,停了好一會兒,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不過小盤環宗主的這種語氣味道,雖然後面已經壓下了質問的那一句話,但是瑤璣一聽,就猜得出來他那後面沒有說出來的意思……

因此,天池劍尊微閃的眼神里,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瑤璣已經格格一笑地接口道:“小盤環宗主,你這麼一說,豈不就是指,我們有什麼事要瞞著你們了嗎?”

聽著瑤璣的話,小盤環一時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就這樣地明明白白,把他後面還沒有說出來的話,那種意思給挑了開來,頓時臉面微紅地,有點尷尬。

瑤璣這樣的話才剛說完,馬上便又不等任何人開口地繼續說道:“請小盤環宗主,或是其他有這樣感覺的宗主們放心吧……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對誰不利,也毋需如此大費周章地,還特別派人去接你們到這個‘飛云城’來了……”

瑤璣這種從根本上,就將小盤環的說法,給完全推翻的話,馬上就讓小盤環宗主脹紅了臉,不得不趕緊認輸表態:“瑤璣仙子……你別誤會本宗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啦,我們說話一向都是如此習慣了的,凡事直來直往,楞了腸子地說話,其實可真的是沒有什麼惡意的……”

好在小盤環宗主之前最後面的那句話,並沒有說出來,所以他這麼樣地一彎,聽起來倒也言之好似真的非常坦誠的樣子。

對于一位宗主來說,像小盤環這樣地轉了話頭,那意思當然可以算得上是間接做了某種退讓與表態……

因此,瑤璣當然也不會太為己甚,所以就應和般地點了點頭,對著小盤環宗主微笑道:“原來如此,那可是我有點會岔意了呢……”

在場的都是老練至極的宗主級人物,誰看不出來小盤環開局第一句話,等于就是碰著了一個似軟實硬的尖釘子?

所以最後雖然是由瑤璣說自己“會岔了意”,但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瑤璣果然不愧是手腕熟練之人,她很清楚地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話鋒被她轉了開去,但若沒有一個交待,說不定這件事,也許日後就是一個疙瘩……

因此,她在小盤環宗主故作不在意的聳肩當中,還是微笑地說道:“至于綠霓仙子所碰到的遭遇,那其實是屬于‘天池劍宗’門下所屬的特別經驗,是不是要由綠霓‘公開’地告訴每一個人,這就得由‘天池劍宗’來決定了……想來,大家每一個人,也不是有關自己和宗派的每一件事,都認為別人‘應該’知道的……諸位說是不是呢?”

被瑤璣從這樣的論點一提,其他的宗主們,心里當然非常清楚,若是真的如此,那他們還真只有以後永遠閉上嘴的份了……

瑤璣話說到這里,馬上便又將主鋒一轉,移到了這次的最重要主題。

“無論如何,這些都是枝末小事,所以我們還是別在這上面多花什麼時間了吧……”瑤璣說著,便又秀目環巡地,回視了目前坐在平台上的這些“宗主們”一眼:“諸位宗主……貴宗的人,在剛剛來到這個‘飛云城’的時候,由我派去的飛云宗門下,帶領大家到分配給諸位休息的所屬樓房時,就已經由專人來為各位宗王,解說了一遍我們現在所遭遇的情況,以及我們為什麼要接各位來到這里的最主要原由……”

瑤璣侃侃而談,說到這里,稍微停了一下,再次地環視眾宗主們一巡之後,然後才又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已經馬上就要進入永生水域了……在我們動身之前,大家還有沒有什麼特別不明白的地方或是問題,可以在這個時候提出來討論討論……”

瑤璣這樣的話一說完,無形團里的那位老修,“心魔尊”,馬上就對著瑤璣呵呵笑道:“第一次見到瑤璣仙子,是在我們邪宗們自己所辦的‘邪宗大會’……雖然那時,我們彼此之間,多多少少有些誤會,以至于互有逞能……但是不可諱言地,本宗那時就覺得,瑤璣仙子如仙葩下凡,必定有著非常特殊的來曆!如今一看,原來瑤璣仙子竟有預知之能,早就想到了今天這樣的結果……”

瑤璣一聽到屬于邪派老修的“心魔尊”,話一出口,果然意鋒隱藏得隱晦非常,因此便也非常坦然地淡淡回答道:“心魔宗主客氣了……我們這樣的情況,也不過就是看天色漸陰,出門便帶著傘一起出來……路上真遇著了下雨,也只能算是‘未雨綢繆’而已,哪里算得上有什麼‘預知之能’?”

對于瑤璣這樣巧妙的回答與反應:心魔尊似乎並沒有特別地把重心放在這里……

微微的含笑中,他又繼續說道:“按照之前瑤璣仙子所派來的那位飛云宗的門下所言,和剛才瑤璣仙子自己的話語之意,指的就是說,我們真的就是要撤往一向神秘,怎麼也探不到在哪里的‘永生水域’嗎?”

對于心魔尊這樣的問題,瑤璣很爽快地就點了點頭,回應道:“一點也不錯!我們稍待,確實就要退到‘永生水域’去的……”

在“心魔尊”之後,三大邪修,剩下的兩位里,另一位拜月巫主,這時也微微皺著眉頭說道:“其實大部份的情況,一方面我們自己也一直都在探聽;另一方面,瑤璣仙子之前所派的那位‘飛云宗’的弟子,也已經把所有一切的情況與問題,都解釋說明得差不多了……”

說到這里,拜月巫主稍微停了停,然後才又好像點出了一個很令人難以理解的問題說道:“不過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永生水域’,其實是在茫茫的廣大海洋中……可是看現在的樣子,難道這是一種誤傳,所謂的‘永生水域’,竟是在這個‘青冥無氣界’嗎?”

拜月巫主這樣的問題一提出來,絕大部份的宗主們,眼中都現出了很有同感的神色,顯然這樣的疑問,是很普遍地存在于大部份宗主們的心里。

瑤璣的反應,是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有同意有不同意地回答道…

“不,‘永生水域’因為能夠含養諸生,所以確實是在海洋之中……我們之所以會到這個‘青冥無氣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永生水域’雖處大海之中,不過為了隱秘之故,它的‘出入口’,卻是在這‘青冥無氣界’……因此拜月巫主的問題,有猜得正確,但也有稍微偏差的……”

當瑤璣這樣的話一說完,差不多每一位在場的宗主們,都有點怔然了。

什麼叫作:“‘永生水域’雖處大海之中,不過為了隱秘之故,它的‘出入口’,卻是在這‘青冥無氣界’”?

既然“永生水域”已經是在大海,怎麼出入口又是在離地面幾乎不知道有多高的“青冥無氣界”了呢?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現象?

瑤璣這樣的回答才一說完,當然馬上就看到了在座的那些宗主們,每個人臉上所流露出來的那種很不理解的表情……

因此,不用等人再問,瑤璣很快便又繼續解釋道:“諸位剛才都已經看到了,小妹我和綠霓,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

被瑤璣這麼一問,一些本來就在開始的時候,睜著眼睛直望著的宗主們,忽然間便把他們的視線,又重新轉移到了這個平台的中央,那個圓形的地洞之上了……

瑤璣和綠霓,從這個地洞的那種光線之中,忽然神秘無比地出現時……

綠霓因為聽到了她的宗主“天池劍尊”的聲音,而很自然地往“天池劍尊”的方向靠了過去……

至于瑤璣,則是在綠霓移動了身子的時候,也同樣地稍微往前移了一些距離……

兩位女修這樣的動作,使得兩人的位置,都從那個本來可以同時跳進兩、三個人的“圓洞”正上方,移了開來。

因此,當瑤璣現在又提到了“小妹我和綠霓,是從什麼地方出來?”這樣的問題時,幾乎可以說每位宗主,都極其自然地,便往方才的那個圓洞望了過去!

然後,他們就訝然地發現,本來好像在洞口上面覆了一層蓋子的薄薄光膜……

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

因此,當現在大家的目光,又重新地聚集到了那個還蠻寬大的“圓形地洞”時……

大伙兒這才看清,這個“圓洞”叫“圓洞”,其實是不大正確的。

以現在失去了光膜覆蓋的情況下看起來,本來眾人以為瑤璣和綠霓,就是從那里“飛出來”的“圓洞”,其實竟是一個大約只有一個人那麼高的“圓坑”!

這意思就是說,讓大家覺得意外的,系指光膜之下,竟沒有什麼“坑道”,可以讓瑤璣和綠霓,從那個地方“鑽出來”!

因此,在這樣的觀察中,幾乎是同時,每一個人的心里,都很自然地浮出了一個很根本的問題:“剛才的瑤璣和綠霓,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

當瑤璣把每個人心里這樣的問題,都給直接地問了出來的時候,在場每一位宗主們,都在想了一會兒之後,有點愣住了。

她們兩個從哪里出來的?

簡單的說,那當然就是從這個平台正中央,約有一丈左右寬的“圓坑”里,所跳出來的……

可是,這樣看起來很簡單的答案,在那覆于其上的光膜不見了之後,很明顯地又不對了。

既然這兒只是一個“圓坑”,那麼除非下面有個目前從上頭看不到的暗門……

否則瑤璣和綠霓兩個人,又是從什麼地方出現在“圓坑”里的?

雖然在場的這些宗主們,往圓坑望去時,只這麼輕輕的一眼!

不過這一眼,就已經足以讓那些眼力非凡的宗主們,看清楚那個不知道是用什麼金屬所做成的“圓坑”,光滑鏡亮,絲絲合扣,完全沒有“在這個下面,有什麼‘暗門’”跡象與痕跡!

是的!

在他們那些宗主們的第一眼檢查下,和比較靠近的三、四個宗主們,不自禁地伸了伸脖子,探看了好一會兒的進一步觀察下……

這個“圓坑”的形成,就好像是一大塊非常厚的金屬,用某種非常銳利的刀子,直接“挖出來”的“圓坑”那般……

確實是完全沒有任何什麼“暗門”的痕跡!

咦?

如果真的是這樣……

那麼問題便又回到了剛才的原點…

瑤璣和綠霓,是怎麼出現在這個“圓坑”之中的?

還有,瑤璣又為什麼要這麼問?

這些問題,在場的宗主們,其實並沒有什麼明確的答案……

因此,最後,大家只有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地站在那兒愣了好一會兒……

沒有任何人,在瑤璣這樣的問題之後,馬上提出什麼樣的回答!

安靜了一陣子,才由剛剛曾經說話的“心魔尊”,視線邊凝注在平台中的那個“圓坑”中,邊以一種帶著疑惑的語氣,不答反問地說道:“瑤璣仙子,你會這麼問,當然就不是這個地洞里,有個‘暗門’這麼簡單的答案了?”

瑤璣微笑著,點了點頭:“心魔師兄確實是思路敏捷……如果真的只是‘這個深坑里有個暗門’這麼簡單的答案,我瑤璣也就不敢當著諸位師兄們的面前大膽試問了……”

在心魔尊之後,拜月巫主也很自然地接口道:“如果這個稱作‘深坑’,實在還不如叫作‘淺坑’的凹處,真的沒有什麼‘暗門’的話,那麼瑤璣和綠霓兩位仙子的出現,應該就和剛才那一層好像薄膜般的‘怪光亮芒’,有一定程度上的關系了?”

聽了拜月巫主如此猜測的瑤璣,還是在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點頭回應道:“拜月師兄確實不愧是位尊的極修之一,猜得一點也不錯……剛才我和綠霓妹于的出現,確實是和諸位所看到,之前的那種‘磁光芒線’有關……”

磁光芒線?

大家聽到瑤璣說出了一個這樣的怪名字,都不由得再度地愣了愣。

這一次,好久不見了的陰陽和合派代宗主“陰姥姥”,倒是很干脆地對著瑤璣說道:“仙子,依我姥姥看,還是請仙子直接點明了說吧……眼前的這種怪異變化中,還有多少人,能夠對自己以前的那些自稱豐富的閱曆見識,有任何把握?”

陰姥姥的這麼一個說法,其實語氣之中,帶著一點難以掩飾的無奈與苦笑的味道,顯然她自己對于她自己以前還認為頗豐富的經驗……

現在都覺得好像好多東西都完全不懂了!

陰姥姥這樣的話才一說完,似乎其他還有不少宗主們,也同樣在心里有這樣的感受……

因此至少有將近一半的宗主們,都情不自禁地在陰姥姥的話才剛說完的同時,微微地頷首點頭,表示了“于我心有戚戚焉”的意思。

對于陰姥姥的話,瑤璣又稍微地等了一會兒,然後才點了點頭地接著說道:“好吧!既然陰姥姥覺得我直接解釋比較快點,那麼我也就不拐彎了……”

當瑤璣自己,也同意陰姥姥的提議之後,很快地她便又補充道:“當我在直接說明的時候,如果各位有什麼樣的問題,還請大家別客氣地直接提出來……”

在幾乎可以說是每位宗主都一起點頭的同時……

瑤璣很快地便又接著說道:“剛才各位所看到的那種像光膜包覆住的薄芒,其實是由一種非常特殊,我們稱作‘磁極光帶’的薄芒所構成的……”

“磁極光帶?”另一位潛修的元老,不過一直都很沉晦的“黑皮宗主”,這時也忍不住回應道:“剛才這樣的名稱,好像也曾經用來形容那種將我們帶到這里的怪芒帶呢……”

點了點頭,瑤璣很同意地說道:“不錯!剛才將我們從這個平台下的位置,帶到這個平台上來的那種‘磁極光帶’,其實和原先各位來這里之前所看到,而且也就是將各位給連人帶船地,‘攝’到此處的那種‘光帶’,其實是相同的,都叫作‘磁極光帶’……”

經過了前面的幾個宗主的發言,漸漸地大家似乎也就比較沒有那麼拘束了,所以在黑皮宗主說完了話之後,“母瘟宗”的宗主“母瘟殃子”也不大明白地開口問道:“平台下的位置?瑤璣仙子的意思,是說你和綠霓仙子,本來就在我們所聚合的這個高台之中,是透過了你所說的什麼‘磁極光帶’,才穿過此台的平板,出現于平台之上?仙子的意思是這樣的嗎?”

瑤璣再一次地點了點頭:“是的……我和綠霓就是透過了這種已經被我們刻意‘控制住’的‘磁極光帶’,從這個平台里,跑到了平台上!”

從平台里,透過這個什麼“磁極光帶”,移到了“平台上”?

聽著瑤璣現在的解釋……

同時大家也都想到了瑤璣所說,之前大家會跑到這個“青冥無氣界”時,所遇到的那種極天橫來、如流星帶尾、長度幾乎可達百丈以上的“磁極光帶”!

照瑤璣所說,無論是那種長到將整艘“乘云飛梭”,都給“攝”來的長芒,和剛才大家于平台中央的那個洞口,所看到的薄薄光膜……

這兩種顯然具有同樣作用的“磁極光帶”?

想到這里,瑤璣和綠霓,到底是怎麼樣從平台中央的那個淺坑“脫跳”出來,似乎大家都已經有了一個可以聯想的線索了……

這些變化,在大家都有點微愣了一會兒之後,終于還是由仁義王府的“仁義王”作了個總結推測:“瑤璣仙子……你的意思是說,那個你稱之為‘磁極光帶’的怪芒,無論是之前攝動‘乘云飛梭’的長芒,或者是剛才我們在中央這個洞口所看到的薄膜……就好像我們曾經見過的那種怪異的‘空間折帶’一樣,可以讓一個人或物的存在體,從這一邊‘攝移’到另外一邊去嗎?”

瑤璣在點頭之余,又更進一步地解釋道:“某種程度上,仁義宗主所推測的,正是一點也不錯!只不過我們這種‘磁極光帶’的性質,和‘空間折帶’並不是那麼樣地完全相同……”空間折帶‘說得比較簡單一點,其實是有些像某種‘空間的裂縫’……而‘磁極光帶’則可以說是比較像是某種‘次空間的通道’!”

“次空間的通道?”

至少有十幾位宗主,忍不住地重複了這樣的說法!

恍然中,現在“無形團”的“代團主”,“極光老祖”的師弟“極元真人”,輕“啊”一聲,然後接著說道:“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整個‘永生水域’,其實就是隱藏在某個水層里的‘次空間’吧?”

曾經聽過之前“深海獸魚宗”的神秘祖師龍魔王,和腦腡、早魃等的怪異存在,互相談論關于“次空間”概念的極元真人,忽然間提出了一個這樣的說法。

瑤璣對于極元真人的推測,顯然大感驚奇!

所謂“次空間”的概念,其實即使“極元真人”,是所謂“最老邪修”的師弟……又曾經潛跡化蹤地,偷入到各派之中去……

要說他假扮混充的能力,全真人界可以說是以他為第一了。

不過,盡管極元真人之前是這麼樣地來無影,去無蹤……

可是他再怎麼樣,也應該只是在“真人界”里混跡……

怎麼會對所謂的“次空間”,聽起來好像還具備了極為清楚的概念?

在瑤璣微微的訝然中,另一邊的裂天劍皇,馬上就很快地解開了她心中的疑惑。

“龍魔王與旱魃……所形成的所謂‘次空間’,似乎也都好像僅限于他們個人般的大小……沒想到整個‘永生水域’,竟會都是所謂的‘次空間’?”

瑤璣的心思,本來敏銳精細的程度,可以說是“真人界”他人難及的……

因此當她聽到了裂天劍皇這樣的說法時,馬上就想到了這其中最有可能的原因…也就是那個所謂的“龍魔王”了!

“既然大家好像都對所謂的‘次空間’,已經有了一個基本的認識……那麼瑤璣也就不再多作贅言了……是的!我們一般所稱的‘永生水域’,其實是一種超大型的‘次空間區域’……而透過這種‘磁極光帶’的引領之下,我們就將‘永生水域’這樣的次空間,所延伸出來的‘出入口’,移到了‘青冥無氣界’……這個‘青冥無氣界’,本來就很難有人能夠在這樣的地方生存……因此這也是我們‘永生水域’,如此長久以來,都可以在‘真人界’中,維持這麼一個所處位置神秘難有人探知的結果!”

聽著“永生水域”出身的瑤璣仙子,等于是對著所有的修真們,揭露了一個關于永生水域的所在地,最大的秘密時……

在這個平台之上,所有的宗主們,一時之間,都靜靜地沒有任何一個人說話……

對于所謂的“次空間”……

在平台上的所有宗主們,真正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的……

其實大概連一半都不到!

不過,既然邪派中的極元真人,和正派中的裂天劍皇,都先後地在話語之中,提到了所謂的“次空間”……

再加上後來瑤璣所說的那麼一句“既然大家好像都對所謂的‘次空間’,已經有了一個基本的認識”……如此的一句話……

馬上就讓本來還打算問問“什麼叫‘次空間’的宗主們,只能趕快將吐到嘴邊的話給縮了回去,再也問不出來了。

這些還沒有搞清楚到底什麼是“次空間”的宗主們,看來只好等到以後有時間,再私下去請教一些比較熟稔的宗主朋友了……

因此,一時之間,想問又沒有問出口的諸人們,微微地陷入了一片有點尷尬的氣氛。

好一會兒,才再次地由心魔尊提了一個絕大部份的人,都沒有想到的問題!

“瑤璣仙子……我們從一位前輩‘龍魔王’和經過異變的‘早魃’與最神秘的玄靈‘腦腡’身上,都曾經看過他們以個人之力,聚出了某種程度的‘次空間’……如果我們今天為了避過妖魔界的災難,而全體退進了‘永生水域’之中……那麼對于所謂‘永生水域’的保障,某種程度上,豈不是非常地……脆弱嗎?”

經過了心魔尊的這麼一提……

大家忽然才覺得有點驚覺了起來!

說得正是啊……

他們之所以要退入“永生水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看看能不能夠躲過“妖魔界”跨空而來、要將一切魔化的浩劫……

如果……

如果以那個異變旱魃的能力,就能夠引動出所謂“次空間”的話……

那麼藏在海中某個部位“次空間”的“永生水域”,又有什麼樣的能力,可以避過“妖魔界”怪物的追擊?

這豈不是一個非常大的漏洞嗎?

想到此處的諸位宗主們,多少都在心里面,第一次產生了某種覺得“‘永生水域’恐怕也不一定就真的安全”……這樣的動搖!

唯一還是一點也沒有改變的,反而依然是瑤璣。

對于心魔尊的質疑,瑤璣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關于這一點,心魔師兄還是請放心吧……‘永生水域’准備用來抵抗‘妖魔界’怪物們入侵的,其實並不是諸位所說的這種‘次空間’……”

心魔尊在瑤璣的安慰下,可並沒有馬上這就“安心了”:“所以,瑤璣仙子你所指……‘永生水域’要用來對付‘妖魔界’的,到底是什麼呢?”

瑤璣對于心魔尊的追問,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後便依舊從容不迫地回應道:“我們打算用以和‘妖魔界’對抗的,就是本宗以‘乾坤轉借’大法,引動我師父‘不死聖姑’全身所有的精元炁氣……催起目前還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能夠‘穿過’的‘天元蓋’!”

天元蓋?

比所謂的“次空間”還要更慘!

這一次瑤璣所提的名字,根本是十個宗主里,知道這是什麼的,連半個也不到!

“什麼是天元蓋?”

這是每位宗主,在聽到瑤璣的敘述說到這里時,所一齊浮現于心頭的問題!

丹門的老丸兒門主,在嘴邊喃喃地念了好幾次“天元蓋”……

最後終于忍不住地,還是開口問道:“瑤璣仙子……我說……什麼是‘天元蓋’呀?”

瑤璣的笑容中,依然維持著她那一貫的溫雅。

“老丸兒門主……這個問題,恐怕一下子很難說得清楚,或是只靠聽,就能夠明白的……”瑤璣微彎的嘴角,有一種坦然的誠懇。

“不過諸位放心……等一下我們召來了最大的‘磁極光帶團’,整個‘飛云城’啟動‘嵌入水域’的過程……最終在我們進入了‘永生水域’之後……“天元蓋‘將會完全自動地將所有’永生水域‘封死……那時,諸位宗主們,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得到,所謂的‘天元蓋’,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瑤璣在這一段的說明當中,其實已經某種程度地,暗示了接著下來,“飛云城”還會碰到什麼事……

而且,既然瑤璣仙子已經說了……

等一會兒當“‘天元蓋’完全自動地將所有‘永生水域’封死”時……

他們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什麼叫作“天元蓋”了!

所以,既然是這樣,那麼目前就已經沒有什麼必要,再去探討“天元蓋”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有些比較敏感一點的宗主們,從瑤璣剛才的話里,就已經很仔細地,聽出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關鍵——“磁極光帶團”!

召來最大的“磁極光帶團”,然後……

將整個“飛云城”,“啟動‘嵌入水域’的過程”?

心思也極為俐落的小盤環,同樣很快就注意到了這一點……

“瑤璣仙子……聽你這麼一說,好像現在我們所遇著的一切,都是你們早就已經演練了無數次的計劃了?”

這一次,瑤璣倒是很快就搖了搖頭說道:“關于目前的行動……真正之前就已經投入准備的,其實除了我們‘永生水域’之外,只有那個一直都在空中飛行,從未停過的‘飛云宗’……”

瑤璣說到這里,同時也就很客氣地將素手一讓,引得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轉到了一位坐在靠北邊的位子里,某一位好像“盤坐”在椅子上的一個飛髯大漢!

之所以稱為“飛髯”,是因為這個人的一把金黃色的長髯,感覺起來,竟好像是一襲沒有什麼重量,而且會隨著脖頸的扯動,而出現宛如“流動”般感覺的怪異胡須!

別的不說,就光看這麼一把特殊到了極點的“飛髯”,就讓人很難再忘記他這個人!

而且,這個飛髯大漢,個子其實並不特別地高大……

可是因為他的手腳,末端都很反常地比一般人要來得粗,因此使得他整個人,都顯得特別地精悍!

再加上他所穿著的那一襲白色云袍,軟綿綿地好像攏著一團雪絮,就使得本來不是那麼高的一個人,感覺起來竟有點像是個“大漢”的味道。

眉目精深,鷹鼻厚唇,睜眨的眼睛,竟是很少見的金黃色!

不過,這些都還不是這位白袍漢子最怪異的地方。

真正最奇怪的,是乍然看去,他正“盤坐”在椅子上的身形。

如果有個眼力比較精明一點的人,仔細觀察一下的話……

就會很驚奇地發現,飛髯大漢本來似乎是這麼“盤坐”在椅子上的身形,其實……

坐勢的屁股,離那椅子的座面,其實竟還空了大約四、五寸的距離!

這意思也就是說……

這個人“看起來”好像是盤坐在椅子上……

不過實際上,他其實是“浮”在椅子上方的。

那一把流動如云的“飛髯”……

那一襲煙攏云繞般的白袍……

加上那一勢凌空虛浮的盤坐……

當然,就只有“飛云宗”當家宗主,也就是現在眾人所聚的這個“飛云城”,最大主控力的“縱氣乘云”了!

當瑤璣的話,說到了這個和“飛云宗”有關的說明時……

浮浮盤坐于椅子上的“縱氣乘云”宗主,很快就淡淡地對著齊齊往他望去的其他宗主們,很客氣地拱了拱手。

然後,瑤璣的話,便又繼續地響起…

“除了‘飛云宗’的朋友之外……即使是整個‘飛云城’的建造,同樣也盡了許多力的‘役物宗’同修們,也一樣並不清楚‘飛云宗’所執行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因此雖然‘役物宗’幫了很多的忙,但一直都以為,他們只是很純粹地在‘協助’一個友派而已……並不清楚‘飛云宗’的‘飛云城’,在空中持續飛行的目的……甚至,為了讓‘飛云城’更不引入注意,我們的前輩祖師們,還創造了一個‘飛云不落地’,也就是‘飛云宗’的修道者,從不落地的說法……”

瑤璣說到這里,小盤環宗主也忍不住有點愕然地說道:“啊?瑤璣仙子的意思是說,飛云宗的朋友,是會落地的嗎?”

對于小盤環宗主現在所問的這麼一個問題,瑤璣還沒有回答,浮浮地盤坐在那邊的“縱氣乘云”宗主,反倒很主動地接口笑道:“小盤環宗主你誤會了……我們的‘浮氣訣’。本來就是以‘虛立于空間之中’,這種特殊的性質著稱……所以不管有沒有‘飛云不落地’這樣的說法,只要是練我們‘浮氣訣’的人,就會出現,你想落地,也有點困難的情況……因此加上了‘飛云不落地’這樣的解釋,其實嚴格說起來,倒也並沒有什麼不對!”

經過了“飛云宗”的宗主“縱氣乘云”這樣的說明,在場的每一位宗主,大概也都約略地明白了,有關于“飛云宗”的更多內幕……

同樣也非常敏感的心魔尊,在聽到了縱氣乘云之前,瑤璣所說的話之後……

經過了一陣沉思,馬上就皺了皺眉頭,緊接著問道:“瑤璣仙子,聽你剛才那般的語氣……‘飛云宗’之所以要一直不斷地在空中飛行,好像還有某種特定的目的?”

停了一會兒,瑤璣才歎了口氣,點點頭回答道:“確實不錯……如我剛才所說的,雖然我們整個‘永生水域’,其實就是一個超大的‘次空間’區域……而且那種要出入‘永生水域’的真正出入口,也就是某種很特殊的次空間扭曲點……我們又將之放在一般人根本很難多待超過半個時辰的‘青冥無氣界’……雖然這樣的設計,可以使得‘真人界’即使是最會搜尋的高手,也很難真的發覺我們‘永生水域’到底是在哪里……”

說到這里,瑤璣叉再一次地停了一會兒,等到聽著她說話的那些宗主們,每個人都大概地明白了她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之後……

接著才又繼續說道:“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我們‘永生水域’所伸放的出入點,遠到了‘青冥無氣界’……為了讓‘磁極光帶’,能夠在某種氣化的作用下,維持得住,所以我們就必需藉由精擅‘制氣生云造霧’的‘飛云宗’,一直在空中當作某種‘次空間轉移’的中間接續點……”

瑤璣說到這里,一直都很注意地在傾聽著的“真人界”各派宗主,這時才總算是終于明白了,長久以來,駕著“飛云城”,在高高的空中四處亂飛的“飛云宗”,原來實際上,竟是一直擔任著如此隱晦而又難以令人想像與理解的神秘工作!

換句比較簡單一點的話說……

所謂的“飛云宗”其實簡直就可以說是“永生水域”的“附屬外在宗派”!

大家明白了這一點之後,都不自禁地轉了眼光,往閑閑浮坐在那里,臀部懸空,表情也非常怡然自得的“飛云宗”宗主“縱氣乘云”望了過去。

誰想得到,整個“飛云宗”……

整個如此巨大的“飛云城”……

竟是為了這樣的一個理由而存在!

在瑤璣這樣地又揭露了一個正派著名宗門的重大秘密之後,平台上的那些宗主們,一時之間,竟也有點微怔了一下,以至于整個平台上,安靜了好一會兒。

又過了一陣子,和“飛云宗”同屬“七谷”之一,宗主也是屬于正派十大極頂高手的“太陽神谷”“烈陽神王”,似乎非常理解地點了點頭,對著瑤璣說道:“瑤璣,你們派中行事,果然是非常沉穩密備,這樣的內情,如果你沒有說出來,連本王也是完全無法想像的……確實是非常令人敬佩!”

在瑤璣投去感謝目光的同時,烈陽神王又好像是在為他喜歡的瑤璣,提供一個“說明機會”那般地,很溫和地問道:“所以,瑤璣,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等一下要進入‘永生水域’時,所采取的方式,就是你之前所說的那種‘磁極光帶’嗎?”

對于烈陽神王現在這樣的問題,本來大家都很自然的以為,當然是如此了。

沒想到在烈陽神王這樣的話一問完之後,瑤璣竟馬上就搖了搖頭說道:“不……烈陽師兄,這一次你可猜左了……”

提問題的烈陽神王,之所以會這麼問,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他本來認為這樣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透過他的詢問,瑤璣可以藉此將話題繼續地往下延伸……

沒想到,瑤璣的回應,竟是如此的否定!

因此,在瑤璣的話後,烈陽神王自己也有點愕然地回答道:“啊?真的嗎?不是如此嗎?”

搖了搖頭,瑤璣很客氣地笑著道:“因為這整個‘飛云城’,就是將‘磁極光帶’往外延伸出去的中繼點,因此當我們真的要往後撤時,‘飛云城’反而變成了一個最難施力的點……”

瑤璣這麼樣地一說,烈陽神王馬上就有點恍然地點了點頭回應道:“是了……你這麼一提,我大概也就明白了……那便好像一個正在下墜的身形,如果沒有另外透過‘世俗間’的輕功‘藉物’,或者是‘真人界’的法訣‘駐氣’……施外力于身之外……那麼那種‘下墜’的勢子,原則上是很難改變的!”

對于烈陽神王這樣的理解,瑤璣很快便極同意地點了點頭:“烈陽師兄所舉的例子,確實是非常恰當……某方面來說,‘飛云城’本身,之所以比較沒有辦法透過自身所引的‘磁極光帶’,撤回‘永生水域’,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烈陽師兄你現在所提的這個……而另一方面,則是雖然我們目前所看到的‘磁極光帶’,已經是極為寬長,因此連派去接駁諸位的‘乘云飛梭’,都能夠一次全攝地,將整艘‘乘云飛梭’給拉到了這個‘青冥無氣界’的集合點……”

瑤璣說到這里,素手便輕輕地往空中一讓,然後繼續說道:“不過,現在大家到了‘飛云城’這里之後,看到此處的結構與格局……應該也猜得出來,之前的那種‘磁極光帶’,要想一次地將整個‘飛云城’帶動,還是稍微地略嫌不夠了……因此,如果我們真的要將‘飛云城’給完全撤走,那麼勢必就要另外再做些安排……”

在旁邊聽著瑤璣說話的那些宗主們,當瑤璣說到了這里之後,差不多大家才終于安下了心。

因為,既然瑤璣已經把話說成了這樣……

那麼她所謂的“另外安排”,顯然早就已經准備妥當了。

所以,這次依然是同屬“七谷”之一的“聖甲宗”宗主甲蟲王者,以一種沉沉的音調說道:“瑤璣師妹所提的‘安排’,指的是什麼呢?”

對于聖甲宗宗主的問題,瑤璣只是微笑著,沒有馬上針對重點地回應道:“聖甲宗主,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請大家跟我到上面去……”

當瑤璣說到“上面”的時候,還特別伸出了手,往她的正上方一指……

在初初看到瑤璣說出這樣的話,作出這樣的動作時,平台之上的大部份宗主們,一下子也都有點迷糊了。

到上面去?

上面是指……什麼地方?

絕大部份的人都這麼懷疑著。

然而這樣的問題……

瑤璣很快就做出了更進一步,而且更加清楚的說明。

在她說話的同時,她先稍微地後退了兩步……

然後,她的位置,就恰恰到了之前大家的注目焦點…也就是平台中央,那個圓型的淺坑之上。

隨著她的後退……

本來已經沒有任何光芒變化的那個淺坑,忽然之間,就“波”地發出一聲輕響……

然後,這個洞口便“嗡”地一下,再度披覆上了一層薄薄的,彩色的,不斷一直輪轉流動著的淡淡光芒!

因為這種薄膜光芒的重現,使得再一次“踏上”淺坑的瑤璣,從腳到頭,整個人好像陷入了一種直筒似的華光之中。

又是“嗤嗤”一陣輕響……

圓形的筒芒,由下往上地,疊噴而起……使得身在其中的瑤璣,看起來真的是異加豔豔凜凜,宛如帶光仙女……

眾人有點微呆的怔然中,瑤璣的聲音,輕輕地從光筒中傳了出來。

“這是一個通往‘飛云城’最高點的小型‘磁極光帶’……諸位一方面可以到那最上方的位置,看清楚我之前所說的安排,到底是什麼:而另一方面,大家也能夠透過這樣的短暫傳送,體會一下所謂的‘磁極光帶’的攝進,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當瑤璣的話,說到了“‘飛云城’最高點”這樣的形容時,上噴的筒光,便“唰唰唰”地,好像一條長甩出去的帶子那般,又直又長地,往空中這個“飛云堡”頂部最高的地方,直射了出去!

這樣的變化,再加上瑤璣後來的說明……

有些人便會覺得那種景象與變化,簡直就好像是對著正上方,彎弓射出了一支帶著攀爬繩索的長箭一般!

當瑤璣的話音稍微停頓了一會兒之後……

現在好像整個人已經在上揚的光點中沐浴著的瑤璣,等到在場的宗主們,都已經將視線的焦點,集中到她的身上時,才又繼續說道:“諸位……待會兒大家只要像我一樣地,這般踏入這個光圈之中……便會被傳攝到上面去了。小妹我先上去等著諸位……”

話一說完,瑤璣再一次地對著大家點了點頭,然後腳下輕輕一頓!

“唰”地一下……

就在大家這麼樣地注視下,明明沐浴在華光之中的瑤璣,那應該還是很清楚的臉龐與身形,忽然就這麼樣地……

融化成了一團彩色的,而且不斷流轉的光團……

這個光團以形狀來說,是一直不斷變化著的不定體……

感覺上,竟有點像是一股股絞交在一起的光氣!

隱隱約約地,大家似乎,還可以“感覺”得出來,那原本屬于瑤璣的身形外貌特征!

然後,就在這樣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感覺中……

“嗤”地一聲輕響!

那一團應該是由瑤璣所轉化成的“光團”,便如飛梭般地,往上順著原先拉出去,現在看起來好像是一種薄薄的“光膜通道”,飛逝而去!

在平台上的每個宗主,當瑤璣的那一團光芒往上直飛而出時,都同時反射性地往上急速抬頭仰望!

瑤璣所化的光團,轉眼之後,只剩下一個淡淡的芒尾!

然後,就只剩下那微微閃著亮光的圓膜管道,曳曳搖搖地在空中輕晃著……

好一會兒,大家接著才重新低下了頭。

微微的愕然中,每一位宗主,都在低下了頭的同時,彼此有點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地,互相望了望。

按照瑤璣剛才的話聽起來……

她的意思,就是要他們,每一個人……

都像她一樣,用這樣的方式,被攝送到所謂“飛云城”的最高處?

差不多每個人,想到這里,都有點傻眼了。

');

上篇:第四章 第四態度    下篇:第二章 虛空之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