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一章 魔異再現   
  
第一章 魔異再現

“你們這樣的狀態,最正常來說,當然是應該直到花祆重新將你們給轉換回來為止嘍……”

這是當“芳菲解語門”里每一位女郎,都一心一意地想知道,她們像現在這樣的怪異特殊情況,到底還要持續多久的時候……

那位神秘出現的龍尊,所給她們的最直接答案。

只不過,這樣的答案,顯然和沒有回答,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現在誰知道那個把她們弄成現在這個樣子的花仙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想到這里,語兒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這個……稟龍尊……這個,我們現在可都沒人知道‘花仙子’是發生了甚麼事,或者是現在何處呢……”

對于語兒的這種說法……

他只是對著語兒微微一笑……

然後,就是再一次地甩手旋握!

看他這姿勢,倒有點像是有一只細蠅從旁邊飛過,而被他忽然一下子伸手,便給“握住了”那般的模樣。

只不過,比較特殊的,是在他這樣的動作之後……

所有在邊旁觀著的女郎,陡地只覺得整個連人頭帶蕊干地,“呼嚕呼嚕”猛晃了好一會兒!

那種感覺,就好像這些女郎們,所藉以立足的這個地面,忽然之間出現了一連串的震動那般……

有些比較沒有准備的女郎們,乍遇亂搖,以為又要發生甚麼事了,意外之下,還“哎呀哎呀”地驚叫出聲!

事實上,並沒有太過特別的“意外之事”發生……

在這些女郎們,幾乎是非常一致的“晃搖”中,從她們如花蕊的密立之處,這時忽然間“嘩啦啦”一陣輕響,有一團濃粉紅色的東西,從她們所矗立的下方,直愣愣地升了起來!

女郎們,其中的每一個人,都本能地轉過了頭,往這個像果殼般的怪東西,直望了過去!

沒錯!

那個東西,用“果殼”兩個字來形容,倒還是頗能夠明確地表達出,那種“堅硬如殼”的感覺!

只不過,再仔細一點地觀察,就會發現……

這個比一般女郎的頭部還要再大上一些,看起來似乎是由好幾片那種堅硬的瓣殼所組成的“怪東西”,如果簡單一點的說,倒是和一團蜷縮包覆起來的粉紅色花朵,有那麼一些神似……

只不過,本來應該感覺非常柔軟的瓣質,在目前這個花孢般的東西表面,卻呈現出一種好像已經“冰石化”的光滑與冷硬!

對于這樣一個東西,每個女郎都是越看越奇……

某種程度上她們都覺得從來也沒見過這樣的東西。

但在另一方面,每位女郎,卻又都從心里覺得,自己現在的情況,和目前忽然冒出來的這個“怪怪花孢”,好像又有非常深沉而且密切的關系……

因此,由于這樣的緣故……

這些女孩們,望向這個花孢的眼神,也變得非常非常,說不出的奇怪。

于是,這個緊縮著,而且已經“冰凍”、“石化”了般的堅硬粉紅色孢殼……

就在諸女郎們的注視之下,一直不停,“呼嚕嚕”地由下而上,由遠而近地,往他的方向急急靠升而來,很快就“唰”地一下子,停在他的面前。

同樣還是目不轉睛地,看著這麼一個怪怪的,粉紅色的硬孢,女郎們一個個鴉雀無聲……

他的反應,也非常直接。

當那個由下往上升起來的粉紅色花孢,立停于他的面前時,他直接就伸出了一只手指,輕輕地,但是直直地,往那粉紅色的花孢,微微一劃!

“嘶啦”一聲長長脆脆的清響!

本來縮包起來的粉紅色花孢,忽然之間,就從表面上,泛起了一團紫色的光暈,“叭”地一下,從這個花孢的中央,往外爆散了開來!

女郎們還正在奇怪發生了甚麼事……緊接著便是那聲“嘶啦”脆響之後,整個粉紅色花孢,就這麼樣地,好像快速開花那般地,“唰唰唰”地擴展了開來。

然後,旁邊的女郎們,就這麼樣地“傻了”!

因為,她們在這個時候,忽然都看到了,她們一直都苦等不到的“花仙”花小祆了!

那開展分呈的花瓣,合計環圓十六片。

而在這個花蕊的中央,則是恰恰縮藏著花小祆那如瓣卷包而成的身形!

軟軟的粉紅色長發、軟軟的細嫩皮膚、整個凹凸玲瓏的身形,都縮得差不多像一個手掌那麼大!

婉婉地,被包覆于十六片寬厚的花辦之內!

全裸的粉體,看起來就讓人誤以為,她原來竟是睡在花里的“精靈”。

唯一不在預期的,是她那懨懨無力的病態,好像重疾已經纏身許久,以至于她整個人都沒甚麼力氣地癱在花心之中……

隨著花孢展瓣而開,花小祆好像也察覺了這個花孢已經被人從外面開啟了那般地,本來橫臥的姿勢,馬上就直立了起來!

突然而來的變化,就在這個時候出現!

心中暗地大吃一驚的他,神識在一瞬之間,縮凝之下,再次凝縮七千一百倍!

七千一百倍!

如果神識有大小,現在的他,已經在眨眼不及的極速中,將所有的訊息焦點,集中成一個比最細的針尖,還要再小上好幾千倍的一個微點!

這種急速的動作,使得他整個人的外在形象,都好像在這一瞬間,變得“稀薄”了起來……

所謂的稀薄,就是本來在他的身後,應該是看不到的景象,忽然之間,變得可以被看見了……

這意思也就是說,他的整個人,都變得忽隱忽現,“半透明”了起來!

而就在他的身上,發生了這些怪異得讓人吃驚的變化的同時……

花孢之中的花小祆,就在此刻“睜開了”眼睛!

花小祆本來的形狀,看起來真的好像一個躺在花里的“花之精靈”一樣。

不但給人的感覺,纖纖細細,充滿仙氣……

雖然她的體形,現在已經縮小得好像可以在人的手掌里憩息,但是裸豔的粉紅色身體,卻還是給人一種難以移目的逼人魅力!

不過……

這些……這些……

這些感覺,都隨著花小祆的這麼一個“睜眼”的動作,給完全“破壞”了!

因為,當她這麼樣地“睜開”了她的眼睛時……

雖然現在的花小祆,全身的體形,已經縮成了如巴掌般的微小……

雖然現在的花小襖,側躺的姿勢,並不是圍在旁邊的每一位女郎,都能夠清楚地看到她的五宮……

不過,只要是能夠看得到她眼瞳的女郎,都馬上在她“睜眼”的這一瞬間,整個心志神識,都陷進了一種“好像跌進了深洞”的感覺!

因為……

花小祆的雙眼,就是真真正正的,兩個黑溜溜的“深洞”!

會說“深洞”,並不是指她的眼睛,眼球被挖掉了還是怎麼樣……

而是當她一睜開眼的時候,就只看到了一團黑忽忽的深陷暗影!

在剛見到的時候,周圍的女郎們,還以為花小祆不知道甚麼時候,雙眼的黑瞳,變得這麼大了……

但是她那雙眼往內凹陷進去的感覺,卻是非常快速地,就吸引了所有的女郎們,幾乎可以說是所有的注意力!

然後,她們緊接著就發現,那黑忽忽的,並不是她的眼瞳……

而是,兩扇通往另一個無邊沉暗空間的窗戶!

當她們這些女郎們,發現到這一點的時候,一切的感覺,都已經來不及抽回了……

花小祆雙眼之中的那種暗洞……

“呼嚕”一下,緊接著就出現了讓人頭皮發麻的變化!

本來應該就是簡單的“空間”,居然在這一刹那,變得好像真的具有甚麼實質的東西那般地……

竟給人一種“急速脹大”起來的感覺!

直到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都被這種暗沉的空洞給吸了進去的時候……

她們才驚然而覺,這種感受並不只是感受而已!

眾女郎之中,大概只有芳菲君,有這個能力,發現到此時所有的人,都在這一瞬間,被某種“妖異”的力量給束住了!

駭然之中,她居然發現,本來應該只是一種“空間”的那種深洞,居然就這麼樣像“軟軟的流水那般”,從花小祆的眼瞳之中,“滿溢”了出來!

好像噴霧般的水層,帶著難以言喻的暗沉陷洞感,“嘩哩嘩啦”地,從芳菲君的周圍,“灑開了出去”!

然後,只下過就這麼一眨眼的時間……

本來那翠翠麗麗,好像在原野外的景象,一下子就變成了好像掉進了某個黑沉沉的空間之中!

一條一條細細的長掠芒線,表示了現在她們不知道怎麼回事,所處的空間,正在往甚麼更深沉的地方快速墜落……

某種比毀滅還要更慘的快速墜落!

面對著眼前這種奇怪而又妖異的狀態……

即使是像芳菲君這樣的人,也變得有點不知所措了……

現在她到底該怎麼樣反應?

芳菲君實在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因為現在所出現的情況,實在是太過怪異與突然了……

所以,芳菲君反而沒有時間去注意本來就浮立于空中的“龍尊前輩”……

等到她後來大驚失色地,發現周圍的空間,都陷進了一團沉暗的幽冥深洞中時……

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將眼光往龍尊那邊投去,想看看他有沒有甚麼指示,可以告訴她現在該怎麼辦!

然後,她就發現,那位“龍尊前輩”,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居然就……

就這麼樣地……不見了!

芳菲君正抬著頭,往本來她以為,應該是那位“龍尊前輩”應該在的方向,反射性地凝望著……

接著……就是一陣流星般的光影出現于左右的空間!

那是一條一條,好像隱藏在某種壓制的厚氣層下的薄薄流光……

正在奇怪那是甚麼……

忽然間!

芳菲君發現,那正是順著原先那位“龍尊”的最外側身形,聽形成的輪廓光線!

“這是甚麼?難道是龍尊前輩嗎?”

芳菲君禁不住地在心里這樣自問著。

不會吧……

人怎麼能夠像這般地,要顯就顯,要隱就隱?

正在這麼反射性地“胡思亂想”著……

忽然間,又是“唰”地一聲輕響!

芳菲君這個時候,還以為自己是看花了眼……

因為,她居然看到了,那個“龍尊”,現在的樣子,居然好像是置身于某種“半透明”的空間之中那般……

整個人,雖然周身好像不斷有急速的光流飛掠,以至于看起來至少維持著某種在光瀑下的影相味道……

但是接下來,芳菲君只看到那位龍尊,竟將右手往前一伸……

然後,橫勾一劃!

“嘶啦”一聲清脆的長響!

本來好像變成了半透明的“龍尊”,居然就這麼樣地,探進來“半個”非常清楚而又鮮明的影像!

這樣怪異的一幕,其實已經不只芳菲君一個人看到了!

差不多都被眼前連番的變化,給搞亂了的“芳菲解語門”諸女郎們,因為每一個人,猛地都陷入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況……

因此差不多有一半以上,都正直愣愣地,往她們唯一的希望,也就是“龍尊”前輩那邊瞧去……

所以,現在的“龍尊”,所出現的怪異狀態,實在是差不多每個女郎,都瞧個正著!

連她們的宗主芳菲君,都搞不清楚現在出現的這種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那當然更遑論其他那些見識功力比不上芳菲君的門下女弟子了。

實在有點難以形容,這些女郎們,睜著一雙雙秀麗的大眼,所看到的那位“龍尊”前輩,他身影上出現的變化,有多麼地怪異!

從她們現在所能夠看得到的周圍情況,其實,只需要一個字,就能夠准確地形容了……

那就是“黑”!

黑沉沉的夜空;黑沉沉的深洞!

這就是她們現在所處的情景。

不管是前後左右,還是上下斜對……

每一個方向,都好像是沒有盡頭的黑暗空間。

對這些女郎們而言,她們並不知道本來好好地在綠亮的山坡上,怎麼會轉眼之間,就一下子跑到了這個好像四處完全不著寸物的黑暗空間里來……

而且,本來一切都還很正常的龍尊……

也不過就這麼一個瞬間,居然就變得宛如半透明般地薄薄一層。

女郎們,並不知道本來看起來還算是正常的龍尊,怎麼會一下子變成這個樣了。

不過每個人的心里,不用多說,都可以感覺得出來,那龍尊前輩,好像存在于空間之中,但又夾于空間縫隙的特殊質性。

龍尊的這個橫拉的動作,一做出來之後,就好像將某種他和現在的空間之間的“隔閡”,給一下子用利刃,割了一個“縫隙”出來那般……

然後,他整個人的上半身,就這樣地從這個“縫隙里”伸了過來……

那種感覺,倒有點像是此刻的空間,對龍尊而言,就好像是一個完全獨立而且“他並不在里面”的房間……

然後隨著他的這麼一個“拉開”的動作,這才由龍尊,從這個開了口的窗戶,“伸探”了半個身子到這個“空間”里面來的樣子……

是的,連語兒都知道,像這樣的敘述,實在是既奇怪,又根本就說不通……

不過,這樣的形容,卻又每一個敘述,都是現在這些女郎們,最真實的感覺……

因此,盡管像語兒這樣的女郎們,眼睜睜地看著龍尊,好像從另外一個“房間”,“探了”半個身子,到這邊的這個“房間”里面來……

也由于這樣的原因,此刻的龍尊,就變得說不出的怪異!

現在的他,從腰部以上,已經因為那種“伸探”的動作,而變得好像“探”進來的部份,稍微恢複了清晰的影像。

可是,在他的腰部以下,每一條組成他身形的線條,則是不但變得更加模糊而且還像煙紋那般地,出現了一扭一扭非常不穩的跳動!

好像隨時在下一個刹那,他的下半身影像,都會一下子便消失于空氣之中的樣了……

這種上半身和下半身,所形成的強烈影像對比,使得這個時候的龍尊,一半是那麼清晰,但另一半卻又是那麼樣地模糊……

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語兒並沒有甚麼特別廣博的見識,但是她總算也看得出來,這個時候的“龍尊”前輩……

實在……

實在已經……

不能夠稱之為一個正常的人了!

他……現在到底是在干甚麼?

女郎們,還是睜大了秀眼,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她們到底應該如何反應!

就在這樣的態勢下,他……

龍尊,忽然收袖挽手,開掌張指地,往女郎們那邊一壓!

他的動作並沒有多大……

甚至,應該說,如果不是女郎們每個都睜大了雙眼瞪視著,搞不好龍尊的這一個動作,根本還不會引起女郎們的任何注意力呢……

可是,現在的女郎們,沒有人知道為甚麼,但每一個人,都因為龍尊的這麼一個看似無甚劇大的動作,而有了強烈無比的感受!

每位女郎,只覺得這個時候,在自己的心頭之上,沉沉地壓來了一股非常非常強大,幾乎是勒著她們心口的怪異力量!

這種勒力,讓她們每個人都不約而同地,“嘶嘶嘶”地倒抽了一口氣!

她們是沒有這個余力,再低頭下望了……

因此,如果現在有另外一個人,站在她們這些女郎們的前面觀察的話……

他就會吃驚地發覺,這些女郎頭下的那個連著頸部的蕊干,隨著龍尊的這麼一個下壓的手部動作,整個頭部的高度,都“呼啦啦”地往下壓了四尺有余!

語兒睜大了眼睛,整張臉已經被這種無形的壓力,給逼得通紅!

“龍尊你……你到底是……哎呀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在快要忍受不住的情緒里,語兒已經忍不住地憋著聲音這麼問道。

龍尊並沒有做任何更進一步的說明。

雖然他現在的位置,離了聲音被逼成一線的語兒,至少也有七、八丈的距離……

不過,他卻好像能夠聽到語兒這種有點像是呻吟的聲音。

眼瞳閃著的怪異光芒,並不稍減,光影凝縮中,語兒非常直覺地,就知道龍尊雙眼的焦點,已經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語兒從來也沒有看過,像這麼澄透、這麼均勻、這麼明亮,但是卻又這麼“不真實”的眼神了……

在那一瞬間,語兒覺得好像才比較了解了,這位“龍尊”前輩,到底是甚麼樣的人……

不!

不……說得更直接一點……

她幾乎能夠確定,這位龍尊前輩,根本就不是人!

雖然,語兒在無意之中:心里浮起了這樣的感覺……

可是很奇怪的……

這樣的感覺,並沒有讓她覺得特別的害怕或是甚麼其他不好的感受。

相反的,在她的內心之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他絕對不會傷害她,也不會讓她受到傷害……”

這是一種非常特殊、怪異,但卻又清楚無比的安全感!

一種上到芳菲君,下到語兒,差下多每一位“芳菲解語門”的女郎們,都有的“安全感”。

這種情勢,使得這些女郎們,盡管眼見怪異,難以理解,也難以應變……

甚至,每個人都在龍尊的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下,都覺得好像有一只無形的手,就這麼樣地伸進了她們目前其實已經不存在的胸腔之中,擠壓著她們的心口那般地難過……

可是,這些都在那種怪異而又明顯的“安全感”撫慰之下,使得這些女郎們憋得滿臉通紅,卻又能夠一聲不吭!

他非常仔細地切進了這個花祆所屬空間的“層次”……

為了安全的理由,他的震動根基,訊息源頭,緊緊地隔于此層次之外,極力地閃避著由花小襖的雙瞳之中,所延漫出來的那種好像可以吸吞一切的空間!

那種吸吞一切的空間……

他第一次發現的時候,幾乎就可以確定是從哪里來的了……

妖魔界!

他自己並不是那麼樣地清楚,這種體會,到底是從甚麼地方來的體會。

但是“妖魔界”,這一點絕對不會有錯的……

甚至,在他的感覺之中,他還能夠更加進一步地確定,這種空間,其實並不是“空間”……

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現在所看到的所謂“空間”,其實是一種叫作“阿羅異分身”的特殊存在!

“阿羅異分身”?

這是甚麼東西?

他自己在心里也只能夠搖了搖頭。

不知道。

雖然有很多東西下清楚……

但是有一點,卻是現在其實已經沒有任何肉體存在……有的只是一種“純粹訊息”的他,所非常清楚而且肯定的。

那就是——

絕對絕對,不要被那種從花小襖的眼瞳之中,所漫射出來的怪異放散空間給“罩住”!

如果真的被這樣的怪異空間給“包住”的話,絕對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

也因為這樣,他在自己非常快速反應地縮退在空間振動層次之外時,眼看著那些女郎們,堪堪便要被那種怪異的“空間”所包覆,只好神識扭變,將自己上半身和下半身的震動層給切分開來……

然後單手立指,劃進了女郎們的花孢層!

在手掌的輕壓之後,便是縮指的一收一提!

力道的反挫是這麼樣的急重!

由壓逆轉成急拉,這種反沖的力量,可以說讓所有的女郎,都身不由己地,除了臉兒脹得通紅之外,簡直差不多每個人的眼睛都快突出來了!

同樣的……

本來整個都往下逆壓的花蕊莖干,都在他這麼一個反壓急提的催力下,“嘩啦啦”地,全部往上緊拉了起來!

這種力量是來得這麼突然,使得像語兒這種功力比較稍微弱一點的女郎們,一個個都不由自主地,憋著氣悶哼了一聲!

“哎喲喂呀……憋死我了……”

語兒這時候已經被那種從她身體里面所傳來的強大爆力,給逼得差點吐血了!

每位女郎頭頸下的那種蕊莖,也因為這樣的拉力,是來得這麼樣地突然,以至于在緊拉得長長細細之際,最後終于“啪啦”地一聲輕響……

然後,語兒的心中一驚,就這麼樣地“覺得”,自己頸下那和蕊頭相連的部份,好像便如此地“斷裂”了開來!

“斷裂”了開來!

沒錯!

這種感覺,還真的讓語兒嚇了一大跳!

因為發出這種脆響的部位,就是在自己的頸下……

所以,某種程度上,感覺就宛如自己的“脖子”,忽然之間就這樣“斷了”的感覺一樣!

雖然明明知道現在的自己,其實並沒有任何肉體……

不過這樣的感覺,卻還是那麼地明顯,以至于就算是語兒,也忍不住地心頭一驚,幾乎可以說是“本能性”地往下一望!

當她作出了這樣的動作時:心中隱隱地就出現了一種“怎麼又做出這樣動作”的感受。

先前因為她們每位女郎,其實都已經變成了只有腦袋連在那花蕊的莖干之上,所以在開始的時候,她們每一個人,都曾經花了好長的時間,想要低下頭來,看看現在的自己……

只不過,已經化連在花蕊之上的她們,雖然還是能夠低頭下望……

但是,畢竟相連的,已經不是屬于她們的身體與肩頸,因此,任憑她們再怎麼樣地“努力低頭”,往下掃望的角度,卻也總是有限得很。

也因為這種使盡了力氣下望,最後又總是急彈回來的經驗實在是太明顯了……

所以,當現在的語兒,因為那種“脖頸處”清脆的“啪啦”斷裂聲,而本能地往下低望時,她很快地就又記起了之前的那種“使盡力量,還是緩緩拉回”的惘然感覺……

就是這樣的感覺,讓語兒覺得,自己是在突然之下,又做出了這種“白費力氣”的下望舉動!

只下過,讓人意外的事,總是依舊那麼樣地讓人“意外”。

這一次,語兒居然就這麼樣地,“看到了”自己脖頸下方的情形!

那是,一幕讓她覺得有些失望,覺得實在也沒有甚麼的簡單景象。

一條大約有筆頭粗細,深粉紅色,薄薄的外表上,有著一條一條細細直紋的軟莖……

似乎,因為剛才語兒所聽到的那一聲“斷裂”的脆響,使得語兒所看到的這麼

一條像是粉紅色“花莖般”的東西,兀自在她低望下,顫顫地搖動個不停。

語兒是過了好一會兒,才想到這枝像在空中花垂瓣落,而呈現出曳曳晃姿的“空枝”,應該就是連接著自己“脖頸”的東西……

等到她想到這里時,那種心中的震動與荒謬,真的是很難一下子說得清楚!

抬起頭,語兒很自然地,就往那位“龍尊前輩”的方向直望了過去。

現在所出現的情勢變化,顯然……顯然,和這位龍尊,絕對是脫不了關系的。

當語兒還在這麼樣想著的時候,她忽然間,就又看到了一幕,有點嚇人的景象!

一顆一顆,帶著長發般的女郎頭部,至少應該也有好幾百個,就這麼飄飄匆匆地,“脫離”了本來所支附的花莖軟干,往上“飛揚”了起來!

幾百個女郎的人頭,同時在“劈哩叭啦”的密響中,就這樣地斷開往上直飛而起……

那,還真的是一種很難得才看得到的詭異景象!

現在她們所處的空間狀態,是屬于非常怪異的特殊狀態……

這一點,語兒雖然是屬于功力見識都比較低淺的“新進修真”……

不過,其實她光憑直覺,就已經可以非常清楚這一點了。

只是,光明白這一點,其實並不足以讓她更加體會理解甚麼……

尤其是,語兒怎麼也想不通……

明明是多達幾百個的女郎人頭數量,怎麼會同時……

同時讓語兒覺得,這些人頭們,都正在一齊地,往龍尊現在所微收後縮的“手掌”之中飛進?

他的手掌,現在看起來,其實並沒有特別覺得有“脹大”還是怎麼樣……

不過,很清楚地,語兒就是感覺得到,那些女郎們,包括了她語兒,之所以會拉斷花蕊,往上飛出,最主要的就是受到了龍尊現在手里,某種非常非常怪異的“吸力”影響。

那種吸力,完全看不到。

不過,那種強度,卻是連“空間”好像都可以起了極大的異變!

龍尊現在的樣子,看起來還是一樣地怪異。

以他的腰部做為中心點……上半身的影像,看起來已經那般地清楚明晰。

不過從腰部以下的下半身,卻呈現出一種非常稀薄的“半透明”狀態!

而且,像這樣的半透明狀態……

那種光質,還散散地往外擴展了開來,在乍然而望的同時,總讓人會誤以為,龍尊的下半身,長長地拉開到好像無盡的綿綿遠方……

在語兒的眼光中,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有點變形了。

某種她所不明所以的“變形”。

然而,就在這樣的怪異變形之中……

又是“呼呼”一陣悶響!

眼前的情況,便又出現了一些特殊至極的變化!

語兒很難去分辨,像現在她隱然所聽到的這一陣“呼呼”悶響,到底是發自于甚麼位置,甚麼地方。

感覺上,現在她所看到的這一片四望漆黑的深邃空間,其實好像就是一片黑色的障幕……

而那種似乎有甚麼東西,正在快速“飛翔”時,所發出的“呼呼”聲,好像就是從這種“黑色的空間障壁”之後,所發出來的那般,既奇怪又詭異。

而且,這種奇怪的聲音才剛出現,很快地,那位“龍尊”的模樣,也出現了非常急劇的變化。

雖然他的動作,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改變。

不過,語兒卻很細心地發現,他臉上的表情,出現了一種非常清楚的吃力模樣!

很奇怪的,雖然在語兒的眼光里,並沒有直接看出來,現在的他,和之前到底有甚麼不同……

可是在語兒的感覺中,她卻可以從他至少瞬間變換了十幾種深淺層次的眸光里,察覺得出來,他整個人,似乎正在以某種非常特殊的方式,“閃避”著甚麼東西……

語兒其實也不知道她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盡管這個時候的她,睜大了雙眼,卻也只能夠淡淡地看到龍尊的影像邊緣,出現了一種非常稀薄的快速振動!

這顯然,是表示龍尊的樣子與姿勢雖然沒變,不過,他確實一直在急速地調整著甚麼東西……

當那種悶悶的“呼呼”怪響,變得越來越大聲之後……

忽然間,一種非常尖銳的蜂鳴細音,好像一支細針那般地,就這麼樣“刺”進了每位女郎們的耳中!

在彼此的互望之中,每個女郎,都好像看到了眼里的對方,那本來眉目清晰、長發飄飄的影像,轉眼之間,忽然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這種情況,讓每個看到這種情況的女郎,都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本來就是那麼清楚的影像,怎麼會在尖音透然而來的同時,就好像一池水中的影像,被一支長長的樹枝給攪得整個混亂了那般……而忽然之間變得如此模糊?

在這一瞬間,不少女郎,心里都浮起了一種現在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由“某種訊息所組成的假象”的那種感覺……

甚至,連最前面的龍尊前輩……

當那一絲尖音出現的同時,即使是他,也好像瞬間整個人被拉長了三、四倍那股,整個“人”的影像,都出現了明顯的扭曲!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

女郎們已經有點搞下清楚,此時的她們,到底是真的“看見”了甚麼……

抑或是……

她們真的已經開始心神錯亂了!

女郎們現在所處的“空間背景”,本來是一片看起來非常深邃,上下左右都摸不到邊的“空間”之中。

可是,就在那一陣尖銳的蜂音,像針一樣地刺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以後……

在每位女郎雙眼望出去的影像,都出現了一種往“上下拉長”的扭曲狀態!

這種感覺,好像連空間,也一樣扭曲變形了……

而就在這樣讓人愕然的感受當中,每一位“芳菲解語門”的女郎們,差不多每個人的雙眼,都已經有點開始發花了……

他的那一聲暴暍,就在這時像驚雷一般地爆放了出來!

尖音並未因此而有任何的偏移……

不過,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就在他的這一聲喝音出口時……

原本長伸的手掌,猛地往左一旋!

每位女郎,立刻就覺得有一股拉力從自己的左邊出現,“唰”地一下,扯得所有景象,都在右側出現了一疊疊的光尾。

每個女郎,都因為這樣的一扯,而出現了非常激烈的飛旋狀態……

一個個溜溜的陀螺甩發……可惜她們自己已經完全看不到這樣的情況。

正在暈頭轉向中……

語兒也下知道是轉到了一個怎麼樣的角度……

忽然間,她睜大了眼睛,往外一望……

也許是幻覺,也許是真實……

在她的感覺中,周圍本來暗沉的“空間”,同樣也出現了一波波好像浪般的起伏。

努力地聚合著好像要分散開來的雙眼焦點……

語兒突然“看”到了一個不知道是甚麼東西的影像!

一個她從來也沒有看過的……東西……

在尖銳持續的蜂音中,語兒發現到那圍在她們身邊的“空間”,同樣也不知道是為了甚麼樣的原因,正急速地和其他所有的影像,一起“變形”著……

然後,語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忽然間花了……

她似乎,看到了那些正在“變形”的空間,不曉得怎麼七弄八弄地,居然恰恰巧巧地,形成了一個非常非常巨大的,而且像“人體”一樣,有著特定“形體”的怪異狀態!

有個像“人體”一樣特定狀態的“空間”?

這倒底是甚麼意思?

如果不是恰巧地從這樣的角度,這樣的位置,看到了這樣的影像……

恐怕連語兒自己,都無法理解這樣的敘述,到底有甚麼意思……

本來,語兒還以為自己是因為轉來轉去,轉得眼睛發花了……因此出現了某種“誤看”……

可是後來,她卻注意到比較稍微前面一點的“龍尊前輩”,雖然單手前伸,依然是住她們這邊的方向探伸著……

不過,他的雙眼凝視的方向,卻已經不知道甚麼時候,偏轉到了後面,也就是那個怪異的“空間體所組成的怪東西”那邊,同時另外一只手,虛虛地外揚著……

雖然,他這麼一個伸手外揚的姿勢,看起來好像沒有甚麼特別……

不過,個性眼力,都非常仔細的語兒,卻清楚地看到了,龍尊瘦健的手腕,隱隱地出現了一種好像在撐持著重物的顫抖!

雖然語兒並不多麼清楚地知道,如此的輕顫,是代表了怎麼樣的意思……

但她另一方面,卻又幾乎可以說是“本能”地,了解了現在的他,顯然正在將自己這邊的所有女郎們,從那個怪東西的位置盡量地拉扯開來!

手腕上的每一次輕顫,其實就代表了某種語兒所無法明白的“閃移”!

從他直視後方的雙眼中,那種凝重的光芒看起來……

語兒覺得,他的樣子,好像正在看著一個超級危險的大怪物一樣……

在她持續的凝望中,其實並不是那麼清楚,到底他為甚麼會讓她覺得,他連手腕似乎都顯得非常吃力地“撐”著甚麼東西……

唯一讓她覺得很不一樣的,就是在龍尊前輩的身後,那好像一直在“滾動”的“空間聚合體”,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

這真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本來,空間就應該是很單純的“空間”……

可是,現在的語兒,卻隱隱地覺得,那種“一直在變形”的“空間”,似乎正在快速地形成著一個“甚麼東西”……

“甚麼東西”?

是的……

以語兒來說,她還真的只有用這樣的“說法”,才能夠來“形容”現在她所看到那種暗影滾滾,如煙扭動的奇怪景象!

只不過,這樣的景象,也並沒有能夠持續多久!

龍尊,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眼前一直在“騰動”的“空間團”……

但同時,卻又好像在每位女郎的身邊,都有一個隱了身子的他,俯著腰,在女郎們的身邊,悄悄地,但是清楚地說著話……

那是語兒,在細心的注意下,所發現,好像直入內在的溫柔語音!

“你們要小心一點,遙視著『阿羅異分身”的角度,千萬不要直視……它能夠在感應中,循心而來……雖然現在我已經傾力將我們和它之間的振動拉開了,不過它的層次范圍太密太大,因此我正努力地不停在層次之中偏移著,免得被其感應所鎖!”

阿羅異分身?

循心感應?

拉開振動?

雖然,對語兒而言,這樣的話,並沒有能夠讓她比較了解,現在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

不過,至少,在她的感覺中,她好像稍微地了解了,之前她所看到,他那手腕的震顫,應該就是正在進行眼前他所說的,那個甚麼“將振動拉開”的動作與所產生的現象了吧?

語兒很清楚,這樣的感觸與體會,其實並不是只有語兒,有所感知而已……

她了解,差不多這個時候所有的女郎,都同時在心里,會很自然地有了這樣的感覺。

這一點語兒其實不用另外移眼他顧,就能夠非常肯定地知道了。

因此,對于剛才,他所說的這一段話……

盡管語兒心里很相信,即便是“解語芳菲門”里,最有見識的她的師尊芳菲君,恐怕也一樣不大明白,到底他所說的是甚麼意思了……

這其中的原因,倒也沒有甚麼複雜……

語兒似乎已經明白,現在她所碰到的這一切怪異的狀況,可能都已經超過了她以前所接觸的世俗事物!

因此,即使是芳菲君,也在他的話語之後,只是沉默著,沒有特別說甚麼話。

現在的情況,語兒其實還真的以為自己出現了一種“視覺”的錯亂!

他向著大家微微伸來的這只手,其實並沒有甚麼“變大”的感覺……

不過,很奇怪地,在語兒這麼望過去的感覺之中……

卻又是那麼清楚地知道,所有的女郎頭部,都正在快速地往他的“手掌心”飛去!

有些在最前面,比較先到的女郎頭部,出現了一陣輕微的閃動……

然後,這個女郎本來的那種“頭部影像”,忽然間就“咻”地一聲,便生生地“縮”進了他的手掌之中!

“縮”進了他的手掌之中?

語兒其實並不清楚,她這樣的敘述,是不是符合事實……

這些同門們,是不是就這樣真的“縮進了”他的手心之中……

語兒不知道……

但是至少有一點她是可以肯定的——

那便是,以他這樣的存在,應該是不會對她們有甚麼存心傷害的想法的……

因為如果他真的有這樣的存心,那麼他之前也就無需從那個怪蟲手里,把她們這一干毫無抵抗能力的女郎頭部給救下來了!

語兒還正在那里東想西想地忖思著的時候……

忽然間,又是“叭”地一聲脆響!

在這一聲脆響之後……

突然出現的爆亮,讓語兒幾乎是立刻地,就反射性閉上了眼睛!

很難去敘述,剛才的那一瞬間,語兒所感知到的光線……

以色彩而言,彩虹應該已經是在同樣的時間里,所能夠出現的,最多不同顏色的景象了……

可是,在語兒剛才閃眼一下子,所看的光源,卻奸像是由幾百個,甚至幾千個完全不一樣的“彩虹”,所組成的重疊光源!

雖然在感受之中,語兒覺得,那只是輕輕“叭”地一聲脆響。

可是,那種好像周圍所有的空間,都馬上就被照得通亮的感覺,卻好像是有幾十個如太陽般的火球,猛地爆炸了開來那般地驚人!

在語兒的駭然中……

她居然發現,有些比較靠外側,正要縮化進他手掌中的女性同門們,居然好像被這樣的如流強光給沖了個正著那般……

“嗤”地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清響……

然後,那犬約有七、八位的女郎頭部,竟就這麼樣地,連慘叫出聲都來不及,就在一陣扭曲的影像之後,消散于空間之中!

我的老天!

她們死了!

永遠消失了!

語兒在閉眼中:心頭很清楚地就知道一定是這樣的。

悲哀還來不及出現……

他已經驚天般地大喝一聲,雙手輪轉,整個人“嗡嗡嗡”地響了起來……

同時,他左邊的身體,好像就在這一瞬間,相對性地反而隱入了黑暗之中!

上半身清楚,下半身透明,就已經夠難以令人想像的了……

現在的他,連左右都出現了明暗對比的強烈不同,更加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他現在的樣子。

不過,語兒已經注意到,現在的他,雙眼之中,竟盈盈地放出了一種怪異的紫紅色光芒……

感覺之中,那種異然的外表,已經完全沒有了“人”的模樣……

是的,在她的體會里,現在的“他”,就好像是個正在與某種無法想像的怪異存在,正做著沖激密集之處,已經完全超過了語兒所理解的虛空互擊……

這是語兒,所能夠知道,最後的感覺。

她緊閉著的雙眼,雖然有眼皮的包覆,因此可以脫開大部份乍亮的光線。

不過,現在的情況卻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因為現在所突然亮起來的光線,實在是太強了……

所以,雖然這個時候的語兒,是反射性地閉上了眼睛……

但是,語兒即使是閉上了雙眼,卻依然還是無法抵擋地,覺得兩個眼睛望出去,依然是強亮得連眼睛都開始疼痛了……

甚至,在語兒覺得疼痛無比的同時,她幾乎還可以感覺得到……

那即使是閉著眼睛,也依然是滿眼盈白刺亮里,是那麼反常地,好像有一陣陣“嗤嗤嗤”的輕響,在她的腦袋里面響起!

然後,那滿眼望去,都是一片亮白的感覺中,就出現了一條一條,好像有甚麼東西燒焦了之後,所產生的橫紋暗影。

基于某種發自直覺的體會……

語兒知道,這種燒焦橫紋的出現,應該就代表了,自己的某種神覺系統,已經在這樣的強亮沖激下,受損毀壞了……

語兒的心中正自一涼!

如果以後,她就這麼樣地變成了瞎子……

那真的是現在的她,所無法想像的事!

然而,當她還正在這麼樣想著的時候……

忽然她竟又聽到了“他”的聲音!

“放心吧……所謂的影像,只是訊息的一種……而你所謂的視覺系統,其實只是接收訊息的一種振動方式而已……這一切都並非是不可調整的……”

甚麼?

他怎麼會忽然間有這樣的語音,出現在她的耳中?

語兒不知道。

不過她卻可以從他剛才所說的那一番話中,聽出他的話意,其實正是安慰著她們,解除她們害怕自己變成“瞎子”的擔心。

語兒並不清楚,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心里,正在想些甚麼……

但是,不可諱言的,是他這樣的訊息,來得卻正是時候……

至少,可以讓她們心中所隱然出現的那一絲惶恐,很快地就因為對于他的信任而盡化于無形。

誰知,語兒的這些想法,還在她的腦子里盤旋不去,沒想到,他的話音,很恰到好處地又在這時出現:

“因為我有一個元識神經,已經切入了你們這個層次的精神振動……而且因為‘花小祆’已經在我這里了,所以我才能夠清楚地知道你們心里在想甚麼……”

他的話已經說的這麼清楚了……

語兒總算前前後後,多少有了個概略的概念。

而且……

他說甚麼?

“花小襖”已經在他那邊了?

所謂的“花小祆”,該不會是指……

語兒很自然地,就眯著眼睛,往他那邊的方向,偷偷地望去。

這麼強大的光線……

搞不好如果讓其直接進入語兒的眼瞳之內,馬上就會讓她當場失明。

不過之前既然有了龍尊的安慰與解釋,對語兒而言,就好像吃了一個定心丸那般,因此再怎麼樣,也忍不住就睜了眼睛,想偷看一下。

只不過,語兒實在也沒有想到,就在她這麼睜眼之際,居然就讓她看到了一幕像神話般的景象……

首先,第一個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當她眯著眼瞼,睜開了眼睛之後……

她居然並沒有看到甚麼足以讓人眼睛都瞎了的強烈光線!

這一點,實在和她原先所感受到的那種認知,相差得太遠了。

因此她在意外之下,忍不住地就完全地睜大了眼睛!

現在的她們,到底是在一個甚麼樣的“空間”,真的已經不是現在的語兒,所能夠想像的了。

當她這麼一往四周望出去的時候,前後四方,上上下下的空間中,都充斥了一條一條,像是彩色流蘇那般的串串光線……

每一條線都是那麼樣地清楚,那麼樣地明亮,那麼樣的美麗……

而且其清楚的,是那些線條間的來回彈性,更顯得這些光芒,是那種空間在轉換時,所呈現出來的氣沖彩焰。

這意思就是說……

從語兒現在的眼光看起來……

她目前所看到的一切影像,都好像正在某種非常快速的空間里飛行著的那種怪異的感覺……

尤其……尤其……除了這些她已經覺得夠奇怪的部份之外……

還有一個最特別的東西,讓她真的是大開眼界……

即使是冒著失明的危險,她也覺得一點都不後悔!

那個東西……就在她們這一群女郎頭們,和他前方大約有……幾十丈的遙遠距離!

下過因為這個東西實在是太大了,因此雖然語兒,可以說是在失神之下,非常自然地睜開了眼睛……

也可以說,她現在所有的反應,其實都是純粹發自于自然的本能反應……

然而即使是這樣,語兒還是在第一眼,就很難不注意到那個現在好像就擋在她、其他的女郎們,還有那個非常警覺的龍尊面前……

算起來差不多至少也是有十幾丈高的巨大怪物!

不……

連語兒自己都無法否認,這樣的“東西”,到底是不是能夠稱之為“怪物”,都不是現在的她,所能夠肯定的!

“你猜錯了……這不是東西,也不是怪物……這是‘妖魔界’中,‘追擊第一’,魔帥級的‘阿羅異’!”

上篇:第四章 吹抹惡憶    下篇:第二章 玉懸無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