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三章 疊空法體   
  
第三章 疊空法體



一百六十五尊金光暈繞,煙霞流華,隱約之中聖芒燦燦的“天間飛將”金身法體,巍巍近十丈的高聳身軀……

光氣嗤然噴放間,龍機是如此地感覺到這其中布滿了無法形容的騰騰戰意!

一百六十五尊巨大的法體金身,一個個戴盔披甲,身著某種細紋繞布的密疊鏈袍,金流盈亮,根本完全就看不出是由甚麼東西或者是質料所構成的。

唯一能夠隱約分辨的,就是雪金盈盈,看似極度堅硬而又平滑的表面,居然還好像薄薄地浮縷著某種嘶然的暈光符影,以聖于周身流華璀璨,耀耀如神!

除了這些多達一百六十五個巍峨而又聖氣斥映,云間疊現的金身法體之外……

龍機在這種神意感知的情況下,同時又是這麼樣清楚地,一眼就了解了,這些或前或後,或高或低,間雜紛異,似乎沒有甚麼清楚規則的云間聚合位置,其實恰哈是蘊含了某種無法言喻,同時可以鎖住多疊空間位置入侵,最佳而又最完美的嵌空卡間布位!

而且,從這些盔甲罩面,不見容貌的巨大金體,那種逼放于無形,透射間縱橫漫漫的騰騰肅殺之氣……

就算是龍機這樣以神念虛探的特殊狀態,也不禁被這種森嚴如雪雪刀陣,傾壓如轟轟崩山的無邊壓力,給扣得連大氣也不敢喘了。

“這又是甚麼?”

龍機看著云間的奇景,幾已身忘此間何處……

不過以前曾經見過的那些奇特景象,馬上就讓他鎮定了下來!

這又是甚麼地方,甚麼時候,甚麼事情,所引發的殘影?

龍機在感覺到璀麗的金云流映里,所散透的厲厲殺氣之後,也不由得暗里打了個寒噤……

以神意存在感知的龍機,也被自己這樣的反應,給嚇了一跳。

連他這麼見多識廣的人,居然也會被這種厲氣,給沖得寒噤難止?

龍機正在這麼想著的時候,他的神識眼感焦點,就好像是一只由遠方束翼竄來的飛鳥那般,從這橫延而開的金云側旁,嘶然切近……

對龍機的神識感知而言,空間和距離的察覺,本來就和純粹用眼睛看,和用耳朵聽,有非常大的不同……

不過這一次,龍機在飛速的接近這橫漫而開,幾無盡頭的金流云氣中心時,卻沒想到會有這麼樣“巨大”的不同!

之前他還隱隱約約地,但是又可以說晰然曆曆地,從遠方看到了這一百六十五尊,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是做甚麼的聖體金身時……

也不過是下一刹那!

龍機匆地才駭然發現,眼前周圍“唰”地一下,竟不知何時,放眼望去的所有空間,已是密密麻麻布滿了難以盡數的巨大金身法體!

這種變化,讓龍機也不由目瞪口呆了!

到這時,他才又發現,這每一聳金身之大之高,根本就已經完全不是原先他所估計的高度!

突然而現的眼前這些金身法體,豈止九丈?根本連九十丈也不止!

龍機如果這時有原身在這里的話,恐怕連這些巨大金神的指甲片兒大小,都比不上!

這種高度,已經使得這些天神們,一個個宛如山岳般地高大!

龍機不知道原本看起來炫麗無比,但還沒這麼嚇人的那種遠溢云氣景象,怎麼會一下子就“唰”地變成了現在這樣……

便宛如龍機是乍然掉進了這個云間的中心那般。

因為這些金甲天神的體積實在太大,一個個將近百丈,再加上數量之多,真是密密麻麻地布滿了所有遠近的空間,競讓龍機猛然間驚駭得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不過,現在的情況雖然不明,但其實還不至于讓龍機覺得心中惶然……

但是緊接著下來發生的事,這才真的讓龍機心中大驚!

就正在龍機面前的那一個披甲天神,居然低下了頭,做出了一種好像在細察著甚麼東西那般的模樣……

然後,就宛如天上轟然響起了一陣震暈的雷響,轟轟嗡嗡地,讓龍機差點就想要抱著腦袋堵耳朵了。

當然,龍機現在並沒有真的在這兒,因此他並沒有能夠真的“抱住”了甚麼腦袋……

但是,驚駭之余,龍機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這種轟然雷響,竟是某種神識的話語!

“咦?怎麼會有‘人’,以‘疊空法體’,闖進了我們的‘天間閘’?”

疊空法體?

天間閘?

這些名詞,雖然龍機不懂是甚麼,但最讓龍機駭然的,並不是這個……

讓龍機無法想像的,是這些天間的金身神將,居然“看得到”他!

不管是透過眼睛或者是甚麼其他的途徑方式……

龍機“看得到”對方;對方也“看得到”龍機……

這本來是一件應該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事。

不過,這種道理,如果是運用在龍機“目前”的情況下時,那麼後面所代表的意義,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樣神識感意,好像“陷進”了另外一個“時間”,另外一個“地方”的奇怪感覺,對龍機而言,其實已經是一件並不陌生的事了。

從龍機以前的“飛龍”前身,透過了不同的振動層次感應,切入了“老樹”與“怪菌”的經驗開始,一直到後來“蛟魔”與“璿心”相合,不知怎地竟跑到了“懸離山”和“古盤村”去之後……

龍機就已經對這種身軀還在這里,不過神識卻已經跑到了別的地方的“特殊狀態”,感覺非常地習慣了。

尤其是,後來龍機的元神,受到了臌肊生靈王和鯤鯶老爺爺的引帶,踏虛躡空,化折而入,進到另外一個幾乎已經不是用“距離”和“時間”可以來形容的“虛靈界”與“遠古村”……

這種神識縱橫跨游茫茫世間之外,悠悠遠古之前,真的無法敘述言傳的“特殊體驗”,讓龍機本來還以為世間再也沒有甚麼“神識化游”,會讓他驚訝的了。

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巍然的光耀神體,竟然會對龍機的神識存在,做出這樣好像“真的看到了他”的反應,確實是大出龍機的意料之外!

因為,這樣的意思,就表示了,此時龍機所看到的景象,不過過去的某種殘留的訊息,不是像臌肊生靈王那般由神識所虛造出來的重影……

而是存在于某個世界,和現在同時並進的“另一個真實的世界”!

龍機現在所看到的一切……

所看到的這個金流云開的“天間閘”,都是真實的存在!

這一位就在龍機的眼前,而且讓龍機從上面看到下面,真的可以說是“一眼難盡”的巨大山岳般的金身巨將,之前低下了頭,說了這麼樣的一句話之後……

旁邊另外一位,也是金芒閃跳,映光騰騰的龐然金神巨人,很快就“轟哩轟隆”地接了前面那一位的話尾。

“哈哈哈……疊空法體,疊空法體……果然是疊空法體!”

龍機聽著後面這位巨大金神,連著說了三次的“疊空法體”,這才真的稍微感覺出來一點話語中的那種驚喜之意。

因為這種震雷般的聲音,確實是過于響亮與剌耳,所以龍機在乍聽之下,還真的花了一陣子的時間適應,才感覺出那種話意里的驚訝味道……

只不過龍機在聽了後面這位金身巨將所說的話之後,既不明白甚麼是;“疊空法體”,也不知道為甚麼後面的這位金將會流露出這種“驚奇”的意涵。

而原先第一個說話的金將,也就是在龍機眼前像座大山般的巨人,在旁邊的金將說完之後,並沒有再以震雷般的神識語意多說甚麼,只是低下了頭,對著龍機神識元體所在,凝目而視……

凝目而視?

這種感覺對籠機來說,還真的有點奇怪。

因為,現在他所看到的金色虛空里,密密麻麻浮立著的這些巨大無比,近百丈的金身群們,每一個都是亮盔覆首,別說是臉容了,根本連甚麼“眼睛”都看不到。

所察覺得到的,就是那一片盈盈然的刺眼光華而已!

可是,當龍機身前的這個金將,稍微地低下了頭,往龍機的神識存在方向做出了“審視”的動作時,龍機卻清清楚楚地,“感覺”到了至少有七萬股的瞬間超速波動,透穿了自己此時的神識存在,讓龍機是這麼樣明明白白地,感察出這個巨大的金將,正在“細審”著自己!

這樣的感受,讓龍機心里不由得浮起了一種周身部好像完全赤裸的不自在感覺!

龍機怎麼會跑到這個所謂的“天間閘”來?

這一點龍機並不清楚。

不過,龍機在被眼前的巨大金將,細細視察的這一瞬間,他卻感覺得到,和一個如此“巨大”的超級存在體比起來,如果他對龍機有甚麼惡意話,說不定伸手一捏,就會像壓死一只甲蟲般地,把龍機給叭然捏碎!

從這種幾乎無法抵擋的感受中,龍機忽然明白了這些巨大的金身是甚麼人,而這里又是甚麼地方了。

“天間閘”,原來竟是“四界柱”之上,通入“天間”的唯一“空間入口”!

而這些布守在“天間閘”,也不曉得到底是像先前那般的一百六十五個,抑或是像現在這樣,恐怕一萬六千五百個也不止的“金身神將”們……

就是集神聚氣,銳備防守著“天間閘”的“天間天人”!

龍機其實也不大明白自己怎麼會忽然之間,有了這樣的體會。

雖然,這些天人的模樣,和龍機記憶之中,以前所見過的“陰陽界主”、“睛風天女”,甚至是睬睬和盼盼兩姊妹脈輪激放後的那種光翅橫飛的模樣,都有點不一樣……

至少他們在“尺寸”上,相差得就難以估計。

不過,感覺到這些金身天將們,其實就是真正“天人”的感覺,卻又是如此的明顯,幾乎要讓龍機懷疑以前所看到的“陰陽界主”、三風天女等人,其實根本就不是天人了。

當龍機還正在這麼樣地想不通時,他面前的這位巨山般的金將,忽然雙肩一搖,單手輕出,對准了龍機的神識所在,輕輕一彈!

“蓬”地一輕暴響……

一串如天邊流星般的金白色光團,從這位天將的指間飛出,正正地對著龍機這里疾飛而來!

現在的龍機,還有沒有所謂的“身軀”?

龍機很肯定是沒有的。

因此,在這種奇怪的感覺下,周圍忽然就被這一流雖是出于金將指間,但至少有龍機身形七、八倍大的巨形光團,給制壓得密密實實的,讓龍機連想“撤身躲避”,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眨眼之間,龍機已被飛來的金芒巨團一擊而中!

最後龍機還有印象的,就是在這位金將雙肩輕搖之後,閃閃的頭盔嗤然變薄,一片金色的流光,橫灑而起……

接著,龍機就覺得周身一震!

然後他就又到了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場景。

那是一個“雪白色”的虛無空間。

虛無的空間既然是“虛無”,一般來說,沉暗的“黑色”,應該好像比較符合那種所謂“虛無”的感覺。

可是,現在龍機所處的位置,卻是這麼反常地,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盈盈銀光灑布的空曠空間!

這種特殊的感受,還真的是讓龍機乍然間,在感官上產生了極端的怪異。

那真的是一個“銀色”的空曠世界!

龍機有點茫然地左右望了望,甚麼都沒看到,一下子弄不清楚到底又發生了甚麼事。

正在心中疑惑著……

忽然,前方銀閃閃的光華里,似乎在白色的光簾之後,漸漸浮出了一個人形。

一個和現在的龍機,大小差不多的人形。

龍機馬上就全神貫注地,直視著前方出現的這人。

出乎龍機的意料之外,這個人形體態浮凹有致,居然像是一個“女人”!

龍機趕緊目下轉睛地繼續注視著,很快這人的身形模樣,越變越清楚……

白袍如煙,嫋嫋裹覆,飄然之間,感覺上似乎有點“透明”的虛幻。

金發長流如瀑,卷伸于身後,她確實是一位女性!

而就在這個天女現出越來越清楚的形象之時,她的身後,很快就又嗤然浮現出了另外一個人影。

一樣白袍如煙的輕裹漫散,但青發一束,結紮如人間般的“英雄髻”,五須掛陶,竟是一位面白如玉的中年男性。

一女一男先後于銀光折層中晰現,龍機不知怎地,競想到了原本對著他說話的那兩位天神股的巨大金身神將!

怔愕之中……

前面那位因為五宮非常均勻,幾乎可以說是完美至極,倒反而一下子說不出有甚麼特色的金發白煙袍天女,一看到龍機,就對著他嫣嫣一笑。

龍機還是有點愣愣地,不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因此反而沒有想到要做出怎麼樣的反應。

“龍魔王……你還是來了……”

溫和的語聲,讓龍機很快就確定這正是之前最先開始說話的那位“天將”音調……

只是,之前龍機在乍聽到那位天將說話時,因為轟隆震耳的波動實在太大,競完全無法分辨出那種“女性”的味道!

龍魔王?

又是一個事先就知道他是誰的陌生存在!

不過,對于這樣的情況,龍機倒也越來越習慣了。

因此,龍機在回神之後,很快就有點遲疑地開口問道:“你是……這里是……”

金發白煙袍的那位天女,眼中細細地注視著龍機,這讓龍機又想起了之前那位天將審視著自己的感覺。

她似乎很清楚龍機心中所察覺到的,和所做的每一項預測,並沒有直接回答龍機的話,只是依然點了點頭微笑道:“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我是一位天間修羅女,而你剛才所看到的‘天間閘’,也確實是‘天間’的唯一入口……”

龍機這下又有點愣住了。

看樣子,這位天間修羅女,真的在剛才的透察之下,似乎已經連他腦中的每個想法,都清楚地偵測感應到了。

不過這位天間修羅女並沒有等龍機再度做出反應,很快地,她便又繼續輕啟弧度完美的雙唇,婉婉道:“你可以叫我‘白金迦’,是‘冰風界天’的戰將神識聚合的呈現之一……旁邊的這位,則是本界天另外一位戰將元識‘白青邏’……一

天女“白金迦”的這一番補充介紹,主要的當然就是表明她和旁邊的那一位“白青邏”,進一步的身份……

不過,在白金迦如此的說法之下,龍機卻有點更加糊塗了。

甚麼叫做“戰將神識聚合的呈現之一”?

還有,白青邏就是白青邏,怎麼又叫做是“戰將元識”?

這些特殊的話語,到底是甚麼意思?

難道“天間”的存在體,和龍機所理解的“人間”,是有著怎麼樣難以理解的不同嗎?

龍機這樣的想法與疑問,其實只是在他心中浮現,並沒有真的說出口來……

不過,天間修羅女“白金迦”,似乎已經像是看透了龍機的腦袋那般,清楚地知道了龍機心中的疑問,因此並沒有等到龍機真的說出口來,便即又格格一笑……

“你猜得沒錯,我們天間的‘存在元識’,和你所知道的‘人間個體存在方式’,是有一些不同的……這主要還是在于‘存在體’本身質性的不同,所產生的差距……不過只要明白了這里面的關鍵,倒也沒有你所想像中的那般不易明白。”

龍機聽了白金迦後面的這一段話,倒也為她所提的觀念所吸引,一下子也沒有再去在意她這種能夠析察他心中神識想法的現象,有甚麼特別奇怪之處了。

畢竟,龍機到目前為止,所遇到的怪事那可真的是太多了,

“存在體本身的質性不同,所產生的差距?”

籠機這次總算是不只在心中想到這樣的疑問,而且還真的“問出口來了”!

只不過這次回應龍機的,倒不是白金迦,而是她身邊那位儒目秀然,五須青森的男性天人“白青邏”。

“龍魔王,這里面的差別說簡單也很簡單,說複雜也還真不是一時所能夠明白的……日後你的真身來到天間時,自然就會很輕易地了解了。你現在只要知道,我們確實是目前派聚到‘天間閘’守護的天人,而你剛才所侵入的空間,就是‘天間閘’,這便足夠了……”

被白青邏這麼一提,倒是讓龍機想起了另外的一個疑問。

“白青邏天人……不知道這樣的稱呼是否恰當,您說剛才我所‘侵入’的空間,就是‘天間閘’,也就是‘天間’的唯一入口,那麼我以前聽到的‘懸離山’呢?還有現在我和兩位天人所在的此處呢?”

白青邏的模樣,看起來倒是比白金迦嚴肅了許多,書儒般的臉上,有一股凜然,在龍機的話剛問完之後,還沒回應,白金迦已經格格一笑地對著白青邏道:“你看,他說他以前曾經到過‘懸離山’呢!那豈不是就確定了他就是以前的飛龍和蛟魔,兩位一體的‘啟元使者’?‘龍魔傳說’應在他的身上,這該不會錯了吧?”

白青邏聽了白金迦的這一番話,倒也沒有馬上同意,只是微微搖了搖頭,回應道:“不對,以龍魔王現在的情況,他雖然是以這種‘疊空法體’,破入了‘天間閘’中,不過這種力量卻並不是由他本身所出,因此他到底是不是我們所知道的‘龍魔’,這應該還是有待商榷的……”

白金迦聽了白青邏這麼一說,似乎也並不以為意地聳了聳秀氣的肩膀,美目微瞟中,語氣似乎還是對著白青邏道:“好吧!不管他這個龍魔王,是不是‘龍魔傳說’中的‘龍魔’,如果我們現在將他的疊空法體給當場殲滅掉,豈不是一了百了,以後甚麼問題都沒有了?”

本來龍機看到這兩位天人修羅般的特殊存在時,心中還充滿了一種敬仰欽佩的心情……

因為,畢竟這兩位是龍機所看過,真正顯現過“金身法體”無上威勢的“天間”級人物。

只不過,連龍機也沒有想到,樣子看起來婉婉微笑,似乎對他非常善意的白金迦,居然當著龍機的面,如此侃侃而提地,就要把他的“疊空法體”,給“當場殲滅掉”!

語氣之間,是如此的輕描淡寫,神情之中,又是這麼樣地沒有把龍機放在眼里,這讓龍機真的是嚇了一大跳!

這這這……

龍機所碰到的這兩個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天人?

又或者,白金迦所謂的“天間修羅女”,指的就是那種邪宗“殺人損己,無不可為”的邪派修羅?

在這種情況下,龍機第一次體會到了,所謂的“天間”,似乎也沒有他所想像中的那麼“美好”與“善良”!

至少,還是有像“白金迦”這種,可以不管“龍魔王”到底是不是“龍魔”,就先把他給“斬草除根”掉的凶神存在的。

龍機想到了這里,很自然地就回憶起了以前的經曆……

修羅女會這樣……無視于龍魔王的存在,當著他的面談議是不是要把他給“當場殲滅”……

之前的睬風盼風,兩位天女,何嘗不是在明明不願意的情況下,將飛龍聯主的每一寸肉體,給摧化得一絲不剩?

對于“白金迦”的說法,另外一位男性的天人“白青邏”,臉上微微流露出一種“沉思”的模樣。

過了一陣子,五縷掛須的白青邏,才終于搖了搖頭道:“我們‘天人’的想法,和你們‘修羅’畢竟有這麼一點不一樣的……現在這位龍魔王,到底是否真的便是我們所謂‘龍魔傳說’的‘龍魔’,這一點其實還是有點疑問的,至少目前從他必須假借他人的力量,才能夠以‘疊空法體’,滲切到我們布守的‘天間閘’法空中來,這看起來就不像是傳說中的‘龍魔’力量……而且,話又說回來,即便這位龍魔王,就是傳說中的‘龍魔’;對于一個還沒有做出任何行為的人,我們又豈能因為緣力的臆測,便對他妄加誅滅?”

白青邏的這一番話,龍機聽著聽著:心里忽然浮起了一種隱隱的危險感覺……

從白青邏的反應中,龍機已經大概感覺得出來,這位白青邏,和之前臉色連變都沒變一下,就在言談中要將眼前之人給消滅的白金迦,雖然同屬天間里某種超越的存在,但是顯然是屬于兩種不一樣的屬性。

看起來,白青邏確實是比較有點像是“天人”而不是“修羅”的模樣。

只不過,連龍機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現在所謂的“疊空法體”個人存在的延續與否,居然還是要看在白青邏現在所提的,那種比較有點像是“天人行事的原則”……

龍機自己的存在,在這白金迦、白青邏的眼里,似乎並不在龍機自己的掌握之中。

察覺到這一點的龍機,也不禁心里有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隱然憤怒!

一時之間,龍機也忽然明白,所謂的“天間”,似乎也並不像自己或是其他“人間”真人界的修真們,所想像中的那般……

那般……美好與和善!

心中浮起各種錯綜的感覺,有些連龍機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此時,怔愕之間,一下子也有點說不出甚麼話……

白金迦聽著白青邏如此一番回覆,美麗的眼眸中,競只有一片坦然的平靜與絲絲些微的惋惜。

“自然之道,從來就不是同情弱者的!龍魔王現在的能力,是不是已經展現了他毀滅的特質,和他到底有沒有顯露出甚麼惡跡,這根本就不是我們修羅所會去考意的……”外表如仙女一般,芒光流灑,容貌姣好的白金迦,聽起來有點淡然的語氣里,隱隱有一種讓人心驚的冷酷:“天人們的想法我們當然明白。不過,有一點我們也同樣覺得很明白……那就是對于龍魔王,天人們日後很可能會後悔的。”

對于白金迦的話,白青邏只是微微地沉默了一會兒,方才搖了搖頭,對著白金迦回答道:“性靈之進提,正在有為與有所不為呢!不是嗎?”

說到這里,白青邏又將注意力回到了龍機的身上……

他那說不出含著怎樣華光的雙眸,襯著他臉上的五繒青須,看起來更加青悠悠的。

“龍魔王,你的疊空法體可以回去了……此時‘天間閘’里諸將戰斗法身已現,厲光漸浸,渾元天地的劇戰將起,氣勢已經越來越緊催……你的‘疊空法體’非由自性而出,恐怕再待下去會裂體化消,所以你還是先回去吧……希望日後我們再相見時,你已經能夠掌握到這里面的竅門了……‘天間閘’鎖空效力已經發動,你以前所透折而入的‘懸離次空’,也同樣將會封閉起來……因此,我能否真的看到你的元體,連我也沒有甚麼把握,所以一切你自己好自為之吧……去!”

白青邏說到最後一個字,忽然單手輕揮,長指反扣而彈……

龍機忽然間,但覺周圍“嗶哩剝羅”地發出了一陣清脆的密響,轉眼一看,本來雪絡晶亮的空間,已經在這一瞬間,出現了一條條細細麻麻的淡紋,像個網子般地包住了龍機!

這些密密的細紋,看起來實在奇怪之極,乍望之下,竟有點像是某種急凍下,透明的水冰里所隱隱出現的裂痕那般,特異非常……

有那麼一下子,龍機差點就誤以為他所處的這個位置,周圍附近的空間,突然地被某種怪異的力量給急速結凍住了那般,連空間都出現了那種凝冰般的裂痕!

更驚人的是……

在這種裂紋圍著龍機周身密漫而起的同時……

緊接著下來,便是“噗啷”一聲脆裂的響音!

龍機很難說明接下來的那種感覺……

因為,那好像隨著這一聲“噗啷”的脆響,龍機忽然有一種,他周圍的空間,都整個“碎掉”的錯覺!

而且隨著這種“裂碎”的感受,龍機放散出去的感應,也同樣被這樣的突變,被攪得寸寸錯亂了開來!

然後,龍機就覺得整個人“陷”進了另外一個世界……

或者,也可以說,他整個人被“彈”出了另外一個世界!

就宛如一個往水里跳進去的人一樣……

上一刻還在空中,下一刻就“噗啦”一下,進入了水里的世界!

水上水下,兩個感覺回異的環境,只在入水前後的一刹那,劃然而分!

同樣的……

龍機在這一瞬間的前後,也彷佛感受到了閃移于兩個完全不一樣世界的錯覺……

那真是一種非常難以敘述得清楚的奇妙體會!

龍機其實並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應該為了白青邏,保留住了自己那個所謂“疊空法體”的存在,而感謝他的手下留情。

甚至,有好一會兒,連龍機自己都不曉得,白金迦是不是在白青邏的原則之下,放過了自己這個很可能是未來甚麼萬惡“龍魔”的禍根!

因為龍機有一陣子,整個的感覺都是混亂的……

他不曉得自己是不是還活著……

不曉得自己是不是還在某種“環境”之中……

他只覺得所有的感官都暫時失去了作用。

看不到甚麼,也聽不到甚麼,甚聖連皮膚也察覺不到任何空氣的流動!

龍機有好一會兒,根本連身體外,是黑是白,是明是暗都完全不曉得!

一直到龍機急速調整適切的感官,才漸漸地好像在水里攀住了一些浮木那般,開始漸漸分清楚現在所處之地的周圍環境……

那是一片黑暗!

一種怪異無比的黑暗!

一種好像陷身在某種泥濘無比,濃稠非常,完全下透任何光線的“水液空間”之中!

“水液空間”?

連龍機自己,也不由得為心里所浮現出來的這種形容,而覺得非常驚訝。

水液就是水液,空間就是空間,這兩個似乎怎麼也不容易搭得到一塊兒去……

不過緊接著,龍機卻又隱隱地覺得,似乎只有用這樣的形容,才能夠比較適當地描述出他現在所處狀態的特性。

這是一個空曠的空間!

但是,同樣的,這又是一種非常具有凝膠般的濃稠感的“空間”!

在這樣的“空間”中移動時,好像手足之上,都被加上了許多無形而又沉重的枷鎖,甚至連龍機的心頭之上,都好像被甚麼重鉛給壓住了那般,只覺得莫名其妙地心驚肉眺,也不知道是為了甚麼原因。

龍機睜大了雙眼,左右望了望……

雖然他自己知道,眼前的自己,其實並沒有甚麼具體而又實在的“肉體”,存在于這個空間之中……

不過,龍機卻又是那麼樣清楚地,感受到那種“肉身受到束縛”的不自在感。

他這樣很簡單的左右張望動作,其實只是一種神識的移動……

可是在此時的龍機做起來,居然有一種脖筋僵硬,好像有些轉動不靈的錯覺出現!

上下兩邊都是一般的黑暗與空洞,看不到有甚麼東西。

雖然,在龍機的感察中,並沒有真的見到甚麼實質的存在,所有的一切只是這種無盡的虛空……

但是那種滯手滯足的凝束感,和心頭那種好像有個幾百斤重的鐵鉗,緊緊擂抑住心髒的壓迫,卻又是這麼清楚地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種情況,連龍機也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空間說到底,其實也是某種“存在”,和所謂的“液體”,或甚至是任何“固體”的物質,最根本的特性上,並沒有甚麼差別……

所謂的“真空不空”,“空間”本身就是一種“存在”,所以它一點也“不空”,這樣的意思,雖然有點難以想像,但是對龍機而言,這其實並不難理解。

不過讓他想不明白的,是這種怪異“沉滯空間”中,怎麼會給人如此幾乎無法再多待一下子,可以讓人發瘋的“壓迫感”?

這到底是哪里來的?

龍機邊強自抑制著心頭的驚眺,邊很仔細地注意著周圍所有方位的無盡虛空。

面對著如此詭異情況的龍機,非常努力而又小心地維持著自己的冷靜……

他知道,如果不是出身奇特,經曆怪異的自己……

換了一般“人”,身處在這樣的空間中,恐怕絕對待不了多久,就會忍不住失控尖叫出聲,整個人會完全發瘋……

而即使是像龍機這樣的特殊個體,也在面對這樣詭奇的空間環境時,沉心斂氣,絲毫不敢怠慢地鎖縮住元神,壓逼成一點精魂,鎮納于心坎中脈靈穴……

龍機勉強地調穩著呼吸,盡量讓自己在脫開目前環境牽動的力量,冷靜地觀察著……

他到底是要看甚麼?

對于這一點,龍機其實並不知道。

不過,他卻明白,眼前這種沉滯的空間中,確實是有一種無名的牽制壓力,會讓任何接近的人:心髒出現難以扼止的震顫……

這顯然一定有某種神秘的原因!

過了好一會兒……

實際的時間,到底有多久,其實龍機自己也並不清楚。

也許只有一眨眼……

但也許已經超過了一個時辰……

不管怎麼樣,為了穩住心神,而有點進入半恍惚狀態的龍機,忽然之間,感覺到了甚麼。

感覺到了甚麼……

龍機輕輕地睜了睜眼。

更加仔細地去抓住這種隱于黑暗之中的奇怪感受。

是的,在這個如液如墨,甚麼都看不到的地方,龍機發現到了“後面”似乎有某種更駭人的東西存在……

更駭人的東西?

龍機不但沒有辦法明確地辨認出是甚麼東西,甚至連想像都想像下出來。

他只能夠隱約地抓住這種令人戰栗的感受!

龍機禁不住地,打了個冷顫。

這到底是甚麼?

龍機無法回答這樣的疑問。

不過,這一瞬間的感應與體會,讓龍機非常確定,在這“濃稠的黑暗空間”背後,正有一種無與倫比,恐怖王極,凶厲駭人的某種重重疊疊,密密麻麻的“東西”,正在快速地“前進”著!

如此閃電般即逝而過的體會,簡直又給了龍機一連串想不通的問題。

“如液濃稠的黑暗空間”,已經足夠讓人想得一個頭三個大了。

甚麼又叫作“在那濃稠黑暗空間”的“後面”?

不管是甚麼東西,怎麼能夠像這樣地隱藏在某種“空間”的“後面”?

龍機所察覺到的感受,當然是非常清楚而又明確的。

只不過,這種感受,卻同時又讓龍機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去解讀與了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里到底是哪里?

那所謂的“黑暗空間”“後面”,又是甚麼地方?

而到底又是甚麼東西,隱藏在後面?

龍機在這一瞬間,除了駭然之外,同時也有如此困擾的疑惑,讓他完全無法解釋。

龍機只能夠愣愣地呆住了。

他發怔的時間,並沒有多久。

因為,就在他的這一絲體會,帶給他無比震撼與迷惑之際,緊接著,龍機的心神,就受到了某種無法形容的強烈沖擊!

元神非常小心收攝著的龍機,忽然覺得心頭好像被一個錘子給擊中了那般……

“轟”地一下!

雖然這種心神的打擊,並沒有任何真正實際的聲音。

不過對于籠機的影響,卻一點也不遜于破天狂震的聲勢!

以龍機這樣的程度,竟也禁受不住地全身暴縮,摒氣弓肩,“哇”地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如受重錘所擊的元神,好像整個都快要裂散了那般,籠機唯一感覺到的,就是體內體外,一切氣機都嗡嗡唰唰地亂成了一團!

然後,就和之前的感受一樣,龍機再一次地,好像從水里又“嘩啦啦”飛了出來那般,被彈出了這個“空間”!

本來已經差點就要昏迷的龍機元識,因為這麼樣的一個“震動”,再加上脫離開來了那種如鉛壓制的怪異空間,反而讓他的神志稍微回清了一眨眼的時間。

這麼一個轉眼即逝的清醒空隙,對于龍機這樣等級的高手而言,正是危急里救命的關鍵!

龍機非常清楚,這樣的空隙一過,神志複迷,立陷重傷之境……

因此當下不敢怠慢,連大氣都不敢浪費時間地多喘一下,立刻強自縮聚神識,靈光叭然進現中,一道強芒自心輪暴放而出!

唰啦啦的弧光,環體疊出,沖破疊空之影,一連串像琉璃透鏡,同時碎裂的脆響,“噗啦噗啦”地同時傳開!

龍機的嘴角掛噴出一線血跡,縮身弓體間,大暍一聲,手足往外同時崩出!

“砰啦”又是一聲暴裂的脆響……

疊空紋線,盡化成千百條長拉而出的蜒蜒裂尾!

和龍機一樣,嘴角同時掛血的璿心,呼啦啦地分飛而開……

正前撲而來的腦腡戰宛兒,恰恰側身雙肢交劈十六層疊疊一百二十八擊,牽拉繞腕粉紅色辦刀斜旋七十四斬的花小祆……

不料龍機與璿心疊體劫空裂線崩然外碎!

一線橫切腰體而過……

噗然悶響中,腦腡水液假身頓時飛開成兩截,裂處嗤然,寸寸接裂中,腦腡的模樣隨即消失!

陡然的變化,造成了陡然的混亂!

花小祆力抗腦腡,卻頓然間發現拼命傾趨向龍魔王與璿心疊體處的腦腡戰宛兒,在割空裂線散飛開來時,叭然切化碎形,不禁大吃一驚,連忙側體縮手,身軀反轉,“唰”地一下外竄而出!

龍魔王與璿心宗王,本來怪異交疊的身軀,在連串的暴裂脆響下,分飛左右!

這里面的幾人之中,真正能夠尖叫出聲的,反倒只剩下一個根本不能算是活人的“龍雞雞”!

“哎喲天呀!空間裂開啦……”

在強大的震力之下,龍雞雞即使是由鋼鐵器械所組合成的沉重機身,此時也好像變成了紙紮的那般,被推得整個連人帶“袋”地,往上直飛了出去!

外裂而散的空間割線長紋,嗤嗤竄閃,所過之處,腦腡濃紫的水液便宛如被瞬間煮沸的開水那般,一股股如蒸氣般地紫色水霧,層層而起,轉眼之間,一切都好像陷入了紫色的迷蒙云氣之中……

兩眼發花的龍機,一時之間,幾乎差點閉氣昏了過去!

不過好在有這麼一絲震動的牽絆,拉慢了一絲沉墜神識的速度,使得龍機得以傾力鎖定神意,傾力曆破地,堅守住了最後的立神之處……

大喝之後,龍機再吐一次鮮血!

微帶著紫紅色的濺血,狂噴進了紫氣浸漫的混亂霧氣中,使得龍機周圍的空間,更顯出一種豔豔的厲紅!

雖然眼瞼沾霧,迷得視線有點瞧不清楚……

龍機依然傾力保住一絲力氣,扣住了元神,使勁反轉!

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卻使得失去了控制而裂開的空間劫線,同時往外竄射而去,以至于讓龍機自己和璿心宗主,在飛散而開之際,躲過了空間劫線切體的危險!

連吐了兩次血的龍機,飛身而出之際,同時扭腰擰身,手掌虛拍,一個蹬腿,競又反竄而回……

閃眼之間,龍機便到了整個身子滾翻個不停的璿心身邊,單手輕舒,將璿心攔腰抱住。

在這樣強大的沖飛,和腦液被催沸下,龍機與璿心的竄出,其實並沒有掠出多遠去。

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兩人的身外,已經不複之前那般,布滿了密密的水液……

此時的周圍,只剩下嗤嗤輕響,一層層好像濃得宛如實體的霧氣!

龍機單手反抱住軟軟的璿心,另一只手捏指豎掌,置于額前……

當兩人的身形沖勁,漸漸慢下來之際,龍機抱女弓背,極端警覺的姿態,並沒有任何的改變。

他的神情凝重,似乎正在謹慎地注意著周圍的一切,連嘴角殷紅的血跡,都沒有時間來得及拭去……

二人沖勢漸停,龍機神色依舊肅然,也不知是在對著甚麼人,緩緩地開口道:“戰宛兒……璿心宗主身上的疊空裂消之際,催化了你的腦液,在這種情形下,你等于已受到重傷……因此你我何不暫時放下敵對之勢?”

龍機的話音方畢,濃得伸手不見五指的紫霧中,忽然響起了一陣陣,也不知道是從何而來的“嘩啦嘩啦”水液滾動聲……

然後,便是戰宛兒厲然之中,很明顯地變得有點嘶啞的聲音……

“龍魔王,你外勾臌螟和葺猙破我水蟲,內潛進我家中掠我獵物……居然現在得了璿心,就要我們暫時放下敵對之勢?不管你到底是不是‘龍魔’,尊駕未免也欺我戰宛兒太甚了吧?”

戰宛兒這一段話,語意淒厲,加上她有點嘶啞的音調,聽來確實令人心驚。

看樣子戰宛兒果然非同小可,受到如此的重創,居然還能夠在這麼樣的瞬間,隱凝于蔽霧之中,待機而噬……

只不過沒想到龍機更是謹慎無比,並沒有因為一時的得手,而變得疏忽大意,依舊非常小心地防護著周圍匿于無形的腦腡。

龍機的神情,看來並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微微歎了口氣,有點冷硬地回答道:“戰宛兒……她是璿心宗主,可不是你的甚麼獵獲之物!而且,臌螟和葺猙的行動,並非由我所指使,因此並不是有心要攻擊你的……”

戰宛兒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方才冷笑了兩聲,繼續對著龍機道:“璿心為我所得,自然便是我的獵獲物,這是玄靈一向的規炬……而臌螟與葺猙之來,你敢說和你一點也沒有關系嗎?”

被戰宛兒這麼一說,龍機乍然間倒也有點默然了。

雖然戰宛兒的身形看不出來到底在哪里,不過她的聲音在方落之際,很快便又響起……

凶倔之間,隱然有一股慘厲之氣!

“我不知道你為甚麼要處處和我作對……從一開始,你龍魔王似乎就在和我過不去。”

龍機一聽,神色怔愕中,很快就反駁道:“戰宛兒……你這麼說可有點不對,我從來也沒有存心要和你作對……”

戰宛兒的聲音又冷笑了一下:“是嗎?我和鯤鯶之間,其實並沒有甚麼恩怨……我們之間都是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做出的彼此對抗!也因為這樣,所以我潛隱上萬年,只為了一探異界半主的臌肊生靈王,妲靈船中,是不是藏了我所想要的‘焰海晶心’……你要知道,這也許是我脫離鯤鯶肉身而出,然後又能夠獨立生存的目的下,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因素……為甚麼你偏又在插手之際,橫加阻攔?”

從一開始,就非常小心謹慎地,把腦腡戰宛兒當成了假想的敵人,一切都很注意地防備著她所有行動的龍機,聽了戰宛兒這麼一番質問的話,倒也有點怔住了……

對龍機而言,腦腡戰宛兒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互相敵對的情況,其實並不是兩人彼此之間,真的有甚麼所謂“過不去”的地方。

他們這種不友善的敵對,可以說是在雙方很自然的機緣牽動下,所造成的結果……

從龍機在器械原身上,出現了特殊的神識之後,腦腡本來還並不完全知道,一直都只是把他當成了“役物宗”的“機模人”來看。

所以,在戰宛兒的指示下,查察檢視,修改裝備,都還只是把心思放在怎麼樣運用龍機這個“機模人”上面,而沒有想到這時的“龍機”已經是一個完全獨立的神識體!

刻意隱藏了自己身份的龍機,雖然之前和戰宛兒,就曾經有過這些接觸,不過這些經曆都還不至于讓他將腦腡戰宛兒“視作敵人”。

一直到後來,龍機在並不明白鯤鯶和腦腡之間的關系時,就為了臌肊生靈王的原因,牽涉到了‘姮靈微空船’上,龍機才真正比較激烈地和腦腡戰宛兒相對抗了起來!

再加上,後來戰宛兒和旱魃不知道甚麼時候串連成了同一陣線,忽然對正在相峙的裂天劍宗與深海獸魚宗等人發動奇襲……

最後,更因為璿心的下落,從陽印的手里,轉移到了腦腡戰宛兒處……

這讓龍機才真的開始將腦腡戰宛兒當成了非常敵對的另外一方!

所以,戰宛兒所指責的,龍機對她是刻意橫加阻隔的這件事,也可以說對,但也可以說不對……

說對是因為,情勢兩趨,讓龍機確實是很自然地,站在和戰宛兒相對的一方。

但說不對是因為,龍機之所以會這樣,並不是甚麼刻意,而是因緣傾向,讓他不得不做出這樣的決定!

就像現在龍機拼命地潛跡隱蹤,就是想要從戰宛兒的手里,將失去神識的璿心給搶奪回來一樣……

他並沒有意思和戰宛兒作對,但情勢卻逼得他一定得這樣做!

以龍機現在的理解,他當然知道,不只是腦腡戰宛兒……甚至包括了陽印、極光老祖,甚至是陰錯陽差下,巧妙發展出另一種存在型態的“旱魃”……

他們所有的一切作為,本來就沒有甚麼“對”與“不對”之說。

他們都只是為了自己的生存或是利益而已。

因此,龍機從一開始,就從來也沒有真的把他們這些人,當成了是他不可改變的敵人。

而這也是為甚麼在這段時間中,當龍機使心動計,和他們這些人周旋之際,可以和他們時而相對,時而又好像站到了同一邊的最根本原因……

因為,直到目前為止,龍機都從來沒有把他們這些人或者是“玄靈”存在,當成是他天生不可改變的敵人。

所以,當龍機聽到了腦煱戰宛兒,現在所透露的這種有點激動的話意時,也不由得沉默了一會兒:心中暗暗感歎。

說到底,腦腡之生,便是一種注定要被母體急于消滅的諷刺!

因此,這里面確實也有兩邊不得不相為敵對的苦衷……

想到這里,龍機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話,只得又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歎了口氣。

正想要說些甚麼的時候……

忽然間,周圍的奇變又生!

在先前空間劫線消散前,所催化的腦腡那種濃濃的水液,現在已經變成了附近放眼望去,一片蒙蒙的紫霧!

雖然眼睛有點看不清楚,但是龍機心神的感應,卻很清楚地發現腦腡受此重創,竟還是非常耐韌地,很快就在龍機抱攬住璿心時,于他們兩人左右前後強自凝現出了八只水液漣漣,似乎有點不大穩定的“海毛蟲”!

這八只海毛蟲,上身都化現出了戰宛兒長發披刺,雙手大張的悍然模樣……

雖然這種看起來有點驚人的形象,隱藏在濃霧之中,使得龍機並沒有真的親眼看到她戰宛兒的凶厲樣子。

不過,龍機神念感應之敏銳與具體,幾乎已經不遜于真正的肉眼透視。因此盡管他並沒有真的看到戰宛兒的模樣,但還是很清楚地知道,這個時候的腦腡戰宛兒,似乎感覺起來好像馬上就要發動甚麼破斧沉舟的一擊那般。

所以,當龍機在與戰宛兒說話的同時,龍機還是非常小心謹慎地注意著戰宛兒隱于霧中的任何一絲變化!

因此,就在這個龍機正要開口說些甚麼話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左側身後,猛地一個尖銳的厲勁,是這麼樣突然地出現!

以龍機這樣的程度,事先居然一點征兆也探察不出來!

大吃了一驚的龍機,這時才想到要將注意力從眼前腦腡戰宛兒的身上,轉移到身後這個突起的攻擊時,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急切之中,龍機猛地發現,自己的氣機運行,這個緊要的關頭,竟有一點滯塞難帶……

龍機幾乎是立刻就發現到,這是原先龍機以所謂的“疊空法體”,在與天人修羅感應互動暫告結束,接著不知道怎麼回事,跑到了某種無法形容的濃膠沉重黑暗空間之後……

如此稍楷接觸,現在龍機居然發現自己的元力強度,競不知道怎麼回事地降了快一半掉了!

這種功力強度的乍減,讓龍機現在遇到突如奇來的襲擊時,反應更加有點力不從心……

駭然大驚的龍機,只得反手拱背,身形帶著璿心,往旁傾力一滾!

甩腕間,沿身回布,“叭”地爆出一片紫亮!

不過這一層紫亮雖然明晰,但是突然閃出來的銀色烈芒,卻更加強耀得讓人睜不開眼睛,因此龍機緊急放出的護身光罩,芒色已經被壓得有點看不清楚了。

一聲尖厲而又不似人聲的怪嘯長亮而起……

“蓬”地一聲暴響!

幾乎將減弱了的大部份力量,都放在護守住璿心的龍機,悶哼一聲,“噗啦”一下地鮮血再噴,整個人被打得往前翻滾了出去!

頭昏眼花的龍機,一口氣差點就當場在胸中爆裂……

這樣的打擊力道與質性,龍機已經無須再多作確認,就知道這不是別個,正是本來還以為離這兒很遠的“旱魃”!

在這樣的時刻里,龍機才忽然明白,他潛跡匿蹤地躲起來算計腦腡……

別人又何嘗不是躲起來暗中算計著他……

只不過,這樣的體會,在此時的龍機心里,也像閃電般急掠而去,龍機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再去多想了。

周圍的光影滾閃個不停,代表了龍機整個人都在不停快速地飛滾著!

渾身痛如針紮的龍機,好一會兒才發現,手里本來抱著的璿心,已經不知道甚麼時候飛到甚麼方向去了……

已經暈頭暈腦的龍機,猛然心下乍驚,神識微清……

急飛中,硬是催氣凝勁,將心口那股搖搖欲崩的氣機,重新緊緊扣住!

吐氣開嗓中,大喝出聲!

反逆而上的血氣,沖得龍機差點覺得眼球都快要從自己的眼眶里沖飛出去了。

進挫的經脈氣震,讓龍機但覺鼻腔一沖……飆射出兩道豔豔紅血,險些讓龍機嗆咳了起來。

好在,這樣的氣血外泄,雖然大損功元,但至少暫時維持住了龍機的清醒與反應。

只覺得渾身酸痛,好像有針在紮的龍機,勉強回氣間噗啦感應外放,四方固氣,晃晃移移地讓自己在空中定住了身形。

等到他比較抓清了方向,立刻就四處尋找著璿心的蹤跡……

得而複失,已經救到手的璿心,竟然又一下子不見了!

這種情況,讓龍機此時雖然身受重傷,但是心中卻更加焦急如焚!

周圍還是暈茫茫地一片,蒸騰的紫氣讓龍機甚麼都看不到……

從云氣中滲穿進去的感應,還沒有體會出甚麼東西,龍機忽然就聽到霧氣里,再次傳來了旱魃那種非常難聽的尖細叫聲!

龍機在乍失璿心的那一瞬間,本來還以為她已經被旱魃給搶走了。

不過等到龍機再次聽見了旱魃的叫聲時,他馬上就知道自己猜錯了……

從旱魃那種嘶聲中,有非常明顯的急怒味道。

顯然璿心雖已不在龍機這邊,但似乎並沒有馬上就落到旱魃的手里!

朦朧中,龍機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接著他就聽到了另外的一個聲音……

“哈哈……旱魃你先別這麼急,璿心本來是在我手里的,回到我的手中,豈不是理所當然?”

龍機一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心中又不覺得地微微一沉!

因為,這正是陽印!

本來以為沒有甚麼人發現的此處,忽然之間,竟又四方齊聚,頓時熱鬧了起來……

上篇:第二章 璿心之變    下篇:第四章 反算之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