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三章 蟲精之戰   
  
第三章 蟲精之戰



他們目前,是在某種巨大生物……也就是鯤鯶的體內!

這當然不只是龍機,恐怕連其他的四個修真,七寶陰師、陰司秀士、音嚴和音厲,也都多少已經有點概念了。

所以龍機,當然是知道得更加清楚了!

不過,即使是龍機,也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在所謂鯤鯶的體內,看到這樣廣闊的奇景!

既然是某種生物的“體內”……

那麼想當然耳,不管是在這個生物“體內”的甚麼地方,再怎麼樣也應該是某種“上下四方都封閉的空間”!

以前,龍機所看過的“封閉空間”,數來數去,應該就以他剛剛化識凝神于器械物身的“龍機機模人”上時,遇著“圻煊”那一次,所看過的“地下大洞穴”,可以算是最寬最大的了……

在那個簡直就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上有空岩蓋頂,下有融岩流冒的巨大地底空間里,龍機如果站在洞穴的這一邊,而另外一邊站著另外一個人的話,以龍機的眼力,大概也只能夠看到一丁點兒的小影子,恐怕連身材服飾,都很難瞧得清楚了。

那麼樣的一個地穴,上下橫里,至少也有幾百丈這麼遠!

如此寬廣的空間,真的可以說是龍機所僅見的了。

不過,以這樣巨大的地底洞穴而言……

龍機也很難想像,居然還是很難和眼前現在他所看到的遼闊景象,來互相比擬!

當龍機在四個水精孩兒的帶領之下,所到達的地方,其實原本看起來只是一個窄洞出去,延伸了約有七、八丈的斷崖!

當龍機從婉蜒的紫色通道,浮身而出時,還真的很有一些從狹窄的山洞,經過了一陣不算短的左彎右拐之後,終于到達了通道的盡頭,最後脫洞而出的那“豁然開朗”的感覺。

在那個時候,龍機差點就忘記了自己是處在所謂“巨大生體”鯤鯶的體內!

然而當他真的出了洞外,站在好像懸崖頂端,探頭往下望出去時……

他更是很難再將眼前的景象,和“處身于生體之內”的認知,相連到一起了。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所看到的空間,真的是太遼闊了!

上面,層層疊疊的,其實已經無法清楚地看到有甚麼東西“蓋”在上頭,頂多只能夠模模糊糊地看到一條一條好像經天長虹般,各種深淺程度不同的紫色光影,橫亙于上!

甚至,龍機還能夠看到一層一層或稀或濃的淡紫色煙氣,在至少有百丈左右的上空,來來去去地流動著……

那種感覺,根本就有點像是在看著一個非常特殊的,紫色的“天空”那樣的感受!

實在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所謂“封閉空問”的體會!

“我現在真的是在鯤鯶的‘體內’嗎?”

這是連龍機自己,也開始忍不住問起自己的問題。

在出了“洞口”之後,所看到的第一個上空的景象,便讓龍機心里產生了這種非常意外的震撼!

在如此的驚奇之後,龍機上前三步,到了洞外的崖端……

往下一望!

那種在某種“生體之內”的感覺,更加是蕩然無存了。

崖下所呈現出來的,簡直宛如真正的“地表”那般,層巒起伏的紫色世界!

處處叢叢的某種紫色的,像樹林一樣的凸起物,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是某種“菇類”植物,但是龍機卻明白以高度而言,巨少都超過了他的身長……

一支一支像手臂般粗的紫色莖干,直直上伸,在最頂端也像菇類那般地生了一個大大的圓盤,看起來真的很像密密生長了許多巨大紫菇的森林!

更讓龍機覺得驚奇的,是除了這些密密的巨菇林之外,從他半山崖這邊的位置往下看,居然還可以瞧到橫橫直直,曳拉交錯的紫色流液,就好像是一彎彎的小河流那般或稀或密的遍布在這一片好似紫色的“平原”表面上!

當龍機從洞中出來,看到了這麼樣的一幅遼闊的景象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外面那海闊天空般的正常世界。

如果不是處處可以看得到的深淺不同豔紫色調,龍機幾乎要以為他從某個毛孔的出口,跑到了鯤鯶體外去了……

乍然見到了這般可以縱放遠望的景象,龍機的心頭也禁不住地一陣暢然。

不過,這種暢然,才剛剛從他的胸口浮現……

很快的,他就馬上察覺到,眼前的景象,雖然如外面般的寬廣……

雖然可以讓人縱眼四望……

可是,在龍機的感覺中,卻又發現,在這時所呈現在他眼前的場景,似乎有些地方不大對勁!

是的,有些地方,真的很不正常!

龍機非常仔細地東望西瞧了好一會兒……

然後他就發現,他有點難以解釋這種不對勁的感覺!

雖然他現在所看到的,根本已經完全不像是甚麼“封閉空間”……

這一切的一切,幾乎完全就已經是另一個色調偏紫的怪異世界!

對于這樣的環境,龍機真的很難再和“鯤鯶的體內”,產生甚麼聯想!

但是,這些影像,給龍機的感覺,似乎有一種所有的光線,都存在著某種輕微“偏差”那般的感受!

輕微“偏差”的光線?

連龍機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這樣怪異的感覺……

說得簡單一點,這就好像這些場景與影像,雖然是這麼樣地遼闊寬廣,另成天地……

但是,每一種景象,卻都好像有一層淡到接近無形的煙氣,朦朦朧朧地遮住了所有的一切那般……

這種感覺其實並不影響景象的清晰度……

只是,龍機卻總很難揮去那種“光線其實已經都有了一點偏差”的怪異感覺!

不過,他接著注意到的另一種情況,卻又很快地讓他將這種怪異的感覺,給暫時拋到了旁邊……

那就是在他現在所處的崖頂,下方地勢的東西兩邊,大約也有幾百丈的遠方,可以看到數以千百計,擠得密密麻麻的“水精孩兒”,正在和龍機以前就看過,同樣數量也是差不多相當的“海毛蟲”,正在互相激烈地對抗爭持著!

當龍機看到東西兩邊,相隔約有五六百丈,這種幾千個水精孩兒,和海毛蟲互相對戰的奇景時,也不由得有點愣了。

這兩處互戰的地點,距離龍機現在所站的崖頂,倒還真是頗遠的,從龍機這邊望出去,水精孩兒一個個的模樣,差不多都已經是有點看不清楚了……

如果不是龍機現在對于水精孩兒的長相,大約可以算得上熟悉的話,其實根本就有點難以辨認出這些水精孩兒們的模樣了。

這些水精孩兒們,和那水爪毛體的海毛蟲,彼此之間的互戰,即使是以龍機這樣的眼力,因為彼此之間的距離,真的是太遠了,因此其實並不能夠看得多麼清楚的……

唯一龍機能夠瞧見的,就是在密密麻麻的水液凝體中,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叭哩嘩啦”,連續不停的暴響,還有便是不停往上空噴濺出來的紫色流液……

那種景象,從某個方向來說,倒也有點像是東西兩邊,都各有一個紫色的飛濺噴泉那般,雖然龍機現在的位置距離兩邊都可以算得上遠,但是那種水霧飛揚在空中的景象,再加上氣勢轟然的嘩啦連響,依然非常清楚地感受得到兩邊互沖的那種激烈情況。

當龍機還在全神貫注地看著兩邊這種感覺怪異的大型劇斗時,咕嚕一聲輕響,他最先看到的那八個水精孩兒,已經出現在龍機的周圍……

一八三這時說話的語調,也變得有點緊張了。

“老大,東西兩邊,現在各聚集了四色各六百個水精……合計有四千八百個,正在和海毛蟲激烈互戰……”

龍機聽了一八三的話之後,這才注意到東西兩邊這時正在密密接戰的那些水精孩兒們,果然在色澤上,和目前出現在他旁邊的這八個水精孩兒,有點不同……

然後龍機總算明白了,一八三所說的“四色”,其實指的並不是另外的四種不一樣的顏色,而是說四種深淺度不同的“紫色”!

看來之前水精們所說的“十二色”,恐怕就是指分成十二種不同程度的“紫色”,這樣的意思……

如果從這樣的眼光來看,毫無疑問,現在圍于四周的這八個水精孩兒,都是屬于色澤上最深濃的等級。

不知道這樣的意義,是不是表示他們這八個水精孩兒,都是屬于最高等級的水精……

“一八三,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龍機又仔細地注意了兩邊激烈的戰況好一會兒,然後才開口問道。

一八三見問,馬上就“繃”地一下,跳到了龍機前方的崖緣未端,小手往東方一指!

“東邊這三千個‘水蟲’,一直以來,就在這里護衛著它們腦腡地盤的常備軍……特性呢!也和我們負責駐守在這里的兩千四百個水精一樣,都是完全屬于長耗型的纏斗部隊,每一個都是被打散了之後,可以在下一瞬間再度于最後的戰線凝化出來,兩千四百個水精,立成大約三層的戰線,真的戰斗起來的持續比,差不多大約在十倍左右,也就是二萬四千個水精的數量……這可以說是我們‘水精’和腦腡的‘水蟲’,長久以來最主要的對峙主力……”

說到這里,一八三馬上就手臂一圈,往西邊一指。

“大概在半個時辰前,水蟲們忽然從西側四百五十丈處,又開了一個突進點,同樣派出了大約有三千個水蟲……不過這三干個水蟲,都是滲穿力強大了約一倍的特殊突破形水蟲,我們這邊初迎上去的三、四級水精,被它們這一突擊,打散了差不多有將近一千多個水精,無法重新複形……一直到後來補上了八級的水精約有兩千只,才算是稍微擋住了水蟲們的這一次突擊!”

一八三說到這里,才又回過頭來,對著龍機,指了指空中說道:“稟老大,這個地方,其實看起來雖然很空,但是實際上每一寸的空間中,都布滿了老爺爺的‘鯤鯶質氣’……所以,雖然我們看到這空中好像毫無一物,但是要從這里穿過去,其實並沒有這麼容易……”

龍機一聽到一八三這麼說,馬上就想起了原先他所感受到的那種“光線其實都有一點偏差”的怪異感覺!

“鯤鯶質氣?”

龍機邊以一種詢問的語氣,重覆著從一八三的話里,聽到的這個怪名詞,一邊則是用好像在檢視著甚麼的眼光,非常細心地仰望著空中。

“是的……老大請看……”

一八三的話一說完,馬上就彎身弓腰,“嗖”地一聲,整個小巧的水凝身軀,立刻就好像是一支疾箭那般地,往空中長射而去!

讓龍機更感詫然的景象,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當一八三那個雙臂前伸,縮頭並腿,作出一副好像一頭要紮進甚麼東西里面去,那般姿勢的身軀,在空中直竄而進時……

等到差不多他的身子,正正地飛出了這個延伸出去,最外緣的崖外空間那一刹那……

忽然間,從一八三直進的身軀,周圍的空間,猛地“咕嚕”一聲輕響!

明明看起來是空無一物的空間,居然那所謂的“空間”,竟好像也變成了某種“實體東西”那般……

就這麼樣地在一八三的身軀外層,出現了一條一條,好像震動漣漪那般的紫色暗紋!

然後,本來好像是一支直箭射飛出去的一八三,就好像直接射中了甚麼無形的軟液那般,“噗”地一下,居然就這麼樣地“釘”在半空中了!

龍機正愣望間,陡地心中微有所悟!

沒想到龍機還來不及表示甚麼訝然的意思,他的身後已經“哎呀”一聲地,傳來了七寶陰師的驚歎!

“老天……這空中竟這麼樣地布滿了甚麼完全透明的東西?”

對于後面趕到,正瞧見一八三飛身而去,紮物而停,但是偏又甚麼都沒看到,這般奇景的七寶陰師等人……

龍機並沒有轉過頭去看他們。

他只是沉思般地低了下頭,頗有感悟地喃喃說道:“鯤鯶質氣……鯤鯶質氣……原來光線的偏移,是這麼回事呀……”

停身在空中的一八三,這時忽然扭了一下腰身,立刻就很技巧地在空中轉了個身,面回向後,接著又並腿一跳,身軀就好像變成了一個從牆上掉下來的水球那般,滴溜溜地重新落回了地面。

“老大,這下子老大應該知道我說的意思了吧?”

模樣看起來還在愣愣沉思的龍機,也只能歎了口氣。

“老爺爺體內狀態的玄妙,真個匪夷所思!”

一八三對于龍機的贊歎話語,倒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因此在龍機說完話之後,很快就又伸手,指了指他身後的空中。

“老大,這一片廣大的區域,主要還是由老爺爺用‘鯤蟬質氣’給整個隔離了出來,因為再往里面去,就是腦腡長期占據的部份……可以說連我們也沒有去看過,所以不知道現在已經變成了甚麼樣子了……因此,對我們水精而言,這一個‘鯤鯶質氣區’,等于就是我們隔絕腦腡的地方……”

直到現在,龍機才總算是搞清楚了目前他所看到的一切,到底是甚麼樣的東西……

“鯤鯶質氣區”!

一個非常寬廣,阻擋腦腡海毛蟲的交戰區域!

一八三的說明講到這里之後,稍微停頓了一下,似乎是要讓龍魔王整理一下思緒。

等到龍機重新移眼眺望時,一八三馬上就又指了指西邊的那一片暴響爭斗景象。

“老大,西邊的這個突破點,是半個時辰前,才由海毛蟲那邊特別突破出來的……依照十二級每個紫水一號的商量,大家都認為這應該是螟小姐和葺猙那邊,破然直進的壓力,逼得腦腡必須另作突破的結果!”

龍機一聽,馬上就做出了聯想!

“螟兒和葺猙?你的意思是說,在老爺爺的引帶下,她已經領著四只葺猙,從另外一邊往腦腡的控制區域攻進去了嗎?”

一八三立刻點了點頭,小平再度遙遙往東北方一指!

“老爺爺的化身,就是指引了螟小姐,從體側的病灶點入體……估計現在那邊的水蟲們,一定也是在那兒想要阻擋螟小姐和葺猙,戰況的激烈與凶險,絕對比我們這邊還要更厲害的……”

對于一八三這樣的說法,龍機也有點奇怪他怎麼能夠這麼肯定。

“一八三,你如何能夠推測得出來,螟兒那邊的情況,會比我現在看的這邊還要激烈?”

一八三格格一笑,立刻就回答道:“別的我們水精也許不大清楚,但是要說到腦腡和水蟲,畢竟我們和它們同源一生,因此所做出來的估計,絕對都是八九不離十的……腦腡和它的水蟲們,都是一種非常盤固難纏的生體,在占侵之前,它們絕對都是以護固原本的范圍,當作第一優先……絕對不會有妄擊的行動。可是在半個時辰前,它們會一反常態地,派出了特殊的水蟲群,等于是拼了命地想要另尋求破點……這可是幾千年來少有的出擊動作!由此可見,螟小姐和葺猙那邊,肯定是已經給了腦腡非常非常大的壓力,然後它才會有這樣少見的行動……”

看著眼前激烈的戰斗,龍機也沒有注意到自己似乎有點被勾起了某種斷然的追擊特性,因此立刻就很自然地接口問道:“既然是這樣……那麼怎不點齊所有的水精部隊,一鼓作氣地,和螟兒里外夾攻,干脆將腦腡和那些水蟲們,給完全擊潰?”

龍機在說出這一番話的同時,眼中隱然透出了犀利的光芒,看起來就好像隱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般,面對如此的征戰,漸漸露出了一些悍然的氣勢。

水精一八三,在龍機這麼問完之後,似乎也有些察覺到龍魔王質性上的隱約變化,因此微愣之中,一下子也沒有立刻回答。

不過,一八三雖然並未馬上反應,倒是龍機的後側,傳來了一聲脆然之中,帶著點沉穩威嚴的嫩嫩語聲!

“龍魔王,我們不是沒有這麼想過……只是,現在的我們,也沒有能力趁勢而出擊……”

龍機、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嚴音厲,都同時回過頭,往這個在他們身後說話的人齊齊望去……

然後他們就看見了一排,質性氣勢,都和那八個水精有點不同的水精孩兒。

當先一位,別的先不說,就以身材體形來說,便比最先看到的那幾個水精,高佻了許多……

雖然這位水精,還不能夠和龍機相比,但是至少也差不多有到他肩頭的高度。

而且這位水精,盈盈的頭上,還頂著一個水液晶化出來的小小皇冠,後面長長地披拉出一泄像發狀般的流動水線……

配合上這位水精身前和身後,薄薄宛如披風般的造型……

看起來,真的和龍機之前所瞧過的一八三等水精,有非常大的不同。

這位說話的水精,感覺上,竟有點像是個小小的“女皇”!

會讓龍機及其他四位修真,第一眼下有這樣的感覺,除了那長披于後的水線發絲之外,他們居然還看出這個水精女皇,微胸稍凸,細腰圓臀,除了周身盈盈凝水的那種水精特性之外,還真的就是一副纖纖女郎的樣子!

大概只有龍機,才真正明白鯤鯶之體,其實原本壓根就沒有甚麼“男女”、“雌雄”之分……

因此,當龍機看到了這麼一個非常具有“女性”外征的“水晶女皇”時,心里還真的是非常地意外!

難道……

鯤鯶經過了不知道多麼長久的淬化衍變,居然發展出了“男女共存”于一體的特殊質性了嗎?

不然,怎麼老爺爺會好端端地,弄出了這麼一個極有陰柔質性的女皇般水精?

想到這里,龍機也不由得有點被這個女皇水精的模樣給搞糊塗了……

“龍魔王,我是老爺爺另一個衍化模級的正式後代……我叫‘水精乙女’是最高第十二級,水精群的第一號……你可以直接叫我‘乙女’!”

龍機腦子還一直繞著老爺爺怎麼會有這麼樣性別發展的困惑,聽了“乙女”的話之後,依舊有點未回神地重複著她的名宇:“乙女?乙女?你是……女的?”

水精女皇“乙女”,很肯定地點了點頭,似乎不用多說,也明白龍機心中正在困惑的疑問。

“是的,我是乙女,而且我是女的!”

龍機更是搞不懂了。

“可是……鯤鯶不是沒有性別的嗎?它不是單性的嗎?”

乙女並沒有否認龍機的說法,但也沒有承認龍機的說法沒錯,只是再次點了點頭,解釋道:“老爺爺本來確實是無性的。用‘單性’來形容並不完整,也容易搞混……自從老爺爺和龍龜生精互合之後,又長久體會察觀了其他生體的進展,他發現這種分性而混的方式,確實是比較能夠發展出更優秀的後代,因此漸漸就做了許多分性的嘗試……我乙女就是最複雜的一次偏性衍生,女為生之母,所以現在的鯤鯶,已經不應該稱之為無性或是單性,而應該稱為‘雙性共存’,會比較正確一點……”

龍機聽得可真是大感意外……

幾乎是禁不住地,龍機的視線總在乙女那微微脹起的胸部上環環而繞,倒不是有甚麼其他的想法,只是非常單純地感到訝然。

“你……所以,你……你真的是女的?”

乙女貨真價實,真的由“水”所凝成的清麗臉容,似乎微微露出了一些笑意。

“龍魔王如果不信,日後盡可以檢視……”

日後盡可以檢視?

乙女此話一出,誰都先不去說,就光聽這麼一句話,恐怕就足以讓人流鼻血了!

龍機乍聽之下,也有點啼笑皆非地說道:“檢視?檢視這個做甚麼?難道老爺爺把你做成這個樣子,還盼望你生出甚麼後代不成?”

純粹戲謔式的反問,沒想到卻引來了乙女正色的肯定回應!

“龍魔王的猜測果然准確!對于沒有‘性別’之分的鯤鯶……老爺爺果然是在創生乙女時,有這樣想法的……”

龍機這一聽,可真的有點呆了。

“有這樣的想法?你是說……老爺爺真的有這樣的打算?”

乙女盈盈水液的臉龐,看得出來是一種嚴肅的認真,點點頭之間,還有些奇怪龍魔王怎麼會表現出這般驚訝……

“分性交合,本就是生命無限中,開拓全新可能,最玄奧奇妙的關鍵進升……只知道單性複生的老爺爺,會有這樣的想法,豈不是最自然的事嗎?為甚麼龍魔王似乎對這一點,頗為訝異呢?”

龍機也知道乙女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非常正確的。

對乙女而言,生命的衍蔓變化,本來就只有單純的學習與贊歎……

這其中並沒有任何其他的考量。

只是,已經漸漸習慣了用“人類”的角度,來看待“異性交合”這件事的龍機,一下子也真的很難想像,老爺爺做了乙女出來,其中有一個最主要的單純目的,就是要尋找傳衍下一代的途徑!

因此,對于乙女目前所提的這個問題,龍機也只能夠苦笑著,猛然間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當龍機還沒想出來該怎麼反應時,乙女繼續說出來的話,更加讓龍機大出意料地有點尷尬!

“奉老爺爺生體神識的訊息,老爺爺已經指示了乙女,如果龍魔王願意幫忙,乙女非常願意透過龍魔王,交會凝結出真正的獨立胎性……”

乙女的這一段話才一說完,不但是龍機,連在他身後的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嚴,音厲,都同時驚奇的瞪大了雙眼,一瞬不瞬地凝視著這位龍魔前輩!

如此水盈凝結,渾滴無痕的奇炫女性模樣異物,已經是夠讓人駭然而異了……

以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一向跟在鳳音鳴宗主身邊的音嚴與音厲,那種也可以算是“真人界”很有眼力的見識,都從來不知道天地之間,竟然會有這樣的奇物存在!

沒想到,更讓他們眼球差點突落的,是像乙女這般特殊的存在,居然還主動地請求龍魔王前輩和她“交合凝結出真正的獨立胎性”?

雖然從這位里里外外,真真正正由水液所凝結出來的女體,現在使用的詞句里,可以很明顯地察覺出來,乙女對于所謂的“異性相交”,真的非常陌生……

但是七寶陰師等人的心思,可以說是通靈敏銳得很,依然是在聽到乙女這種別扭說法的下一瞬間,馬上就搞清楚了她所要表達的意思!

單以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兩個人來說,他們簡直可以說是完全無法去想像,這種等于是異物在暗示求歡的訊息,到底該怎麼樣去反應。

所以,他們四人八只眼睛,只能夠睜溜溜地看著龍魔王,心頭充滿了非常特殊的詭奇感受!

對龍機而言,他雖然也對于乙女現在所透露出來的訊息,覺得有點驚奇與尷尬……

不過,曾經閱曆了許許多多不可思議狀態的龍機,之前已經有過了“臌臆生靈王”和她的直屬後代“臌螟”的經驗,所以倒也不像第一次見到這樣情況的七寶陰師等人那麼大驚小怪……

因此,他在微愣一會兒之後,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並不直接去討論這一點地回答乙女道:“你說的這個,我大概明白老爺爺的用意了,所以我們日後再說吧……現在我們還是回到眼前的情況來……你之前說,對于受到螟兒和葺猙壓力的腦腡,你們也無能打鐵趁熱,一舉壓克腦腡的海毛蟲,是為了甚麼呢?”

對于龍機只是這樣將乙女所提的“異性交會”重心,輕輕地一語帶過,乙女的臉上既沒有甚麼不安,也沒有甚麼覺得別扭的樣子,似乎龍機所說的,和乙女一點關系也沒有。

不過龍機後面所詢問的問題,乙女倒是很快就輕輕搖了搖頭,非常細心地回答道:“腦腡的心智,當然絕對不簡單……在老爺爺引帶了螟小姐和葺猙的力量去掃蕩老爺爺體內的水蟲之後,感受到螟小姐和葺猙威力迥異的腦媧,竟也不知道怎麼樣地牽招了‘真人界’的陽印和‘玄靈界’的旱魃!而且,在腦腡的刻意運作下,這兩個威力同樣悍無法克的怪異人獸,切進的位置,正是我們水精的防禦范圍里……所以,雖然眼前的腦腡,受到了螟小姐和葺猙的強大逼壓,但是我們的側背也一樣受到了陽印和旱魃如刀鋒破體的侵入!”

聽了乙女的這一番話之後,大概只有龍機,才知道具有魔王質變力量的陽印和旱魃,那種強大與威脅,到底有多麼地嚴重!

因此,在乙女的話才剛說完,龍機馬上就提醒乙女說道:“乙女,腦腡引動陽印和旱魃出手的根源,就是另外一個我曾經問過老爺爺的璿心……那是一位失去了意識的女修,現在正被藏在腦腡勢力范圍之中……如果你能夠告訴陽印和旱魃這一點,應該很快就可以讓他們齊齊去找腦腡,讓它吃不了兜著走……”

對于龍魔王這麼樣非常直接的建議,雖然七寶陰師等人,並不清楚這里面到底還有甚麼因緣牽扯……

不過可以說對于心計都不陌生的他們四個人,幾乎是在龍魔王一說完,馬上就聽出了龍祖現在所說的作法,正是釜底抽薪的對策!

只是,沒想到乙女卻在龍魔王一說完之後,立刻就又搖了搖頭說道:“這一點乙女已經透過老爺爺知道了……只不過不曉得腦腡之前到底是怎麼引發了陽印和旱魃的憤怒,當他們第一次和我們的水精接觸時,陽印和旱魃彼此之間竟然已經變成了接近敵對的立場……神識念波銳利四暴,根本連彼此間的訊息都還來不及發出,我們整個四級水精群,就差不多被他們急烈的神念沖力,給直撞得當場完全崩裂!老爺爺岩晶化的生體,也立刻暴開了至少兩百丈!”

聽著乙女這麼樣地敘述著之前的經過,連龍機也不由得微微色變……

以龍機細密的思慮,大概已經約略地推測出,旱魃和陽印,為甚麼會這樣子了。

從龍機之前和陽印與旱魃的接觸中,他大概已經知道,璿心的身上,顯然有些甚麼神秘的東西,是讓連已經有魔質變化的旱魃這樣的特殊存在,都覺得非常想要的……

這一點,從上一次龍機與陽印以及旱魃的代表“左司簿”,在海上相見時,旱魃利用機會,逼著陽印答應帶他去找璿心,就已經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了。

因此,陽印會在等著和“裂天劍宗”一起撤派的空檔里,帶著旱魃去“履行諾言”時,暗中要出甚麼手段,這一點並沒有讓龍機覺得任何一絲意外。

想想看,旱魃雖然因為魔王質的化衍,搖身一變,成為了威力幾已不遜妖魔等級的大怪物……

可是,陽印吸取了被角魔魈的魔質淬練之後的“極元光珠”,同樣也身具了另外一種質性顯然並不相同的特殊魔質!

因此,對旱魃來說,顯然魔質特性同樣正在轉換的陽印,絕對也是一個不可輕忽的強敵!

龍機可以想像得出來,像陽印和旱魃這樣超強的怪物,一旦真的開始互相對立起來,那種犀利妖威,幾已無法可擋的神識集中狂沖處,確實可以說世間幾已無物能夠強介在其間了。

水精孩兒的質性,雖然說也很特殊……

但是,要說強度力量,總是很難擋得住陽印和旱魃互相開始敵視後,所產生的那種透裂一切的威力!

因此,水精們連帶受累,這也是龍機能夠了解的。

尤其是,當腦腡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引動陽印和旱魃的力量,來牽制住乙女等水精,因此顯然暗中將陽印所藏著的璿心給偷偷弄到了它所能夠控制的鯤鯶體內……

這樣的舉動,當然是不消多說,絕對讓陽印心中大急震怒!

而同樣的,從乙女方才所說的狀態看起來,似乎陽印在發現璿心已經失蹤之前,就不知道怎麼樣地擺了旱魃一道,因此才會搞成現在陽印和旱魃有點敵對的結果!

從乙女這樣聽起來非常簡單的“情況說明”下,非常細心的龍機,已經差不多能夠從推測中了解,目前的情況,似乎已經變得更加複雜了。

腦腡能夠在陽印的手下,將璿心給偷偷地運移,這一點龍機其實已經看出其中的緣故了……

將璿心隱藏起來的陽印,之前必然也不清楚戰具宗里面會有一個戰宛兒,而且其實她的體內,至少還有兩個非常特殊的存在!

一個是直到現在,龍機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的所謂“戰雄祖師”……

另一個,就是現在很多人都已經知道的“腦腡”!

從陰陽和合派的清冷仙子們,會被“無形團”安排到“疊金寶塔”里面去之後,龍機就猜出了“魔王質性”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漸漸彰顯的陽印,之前應該就是將璿心給藏在另外一個疊金寶塔里面去的……

也就是說,從陰陽和合派的幾位女修,會被單獨安排到“疊金寶塔”里去這一點上頭,就可以推測出那時占取了“金塔宗”疊金寶塔的“戰具宗”,必定是已經和“無形團”同混成一窩了!

在這樣茫茫無邊的海中,陽印如果想要將“璿心”真的藏起來,不讓人發現,還有甚麼比將她藏在另外一個“疊金寶塔”里,然後再將這個其實說起來幾乎等于就是某種大型運載船身的“疊金寶塔”,給安排在某個深層的海底,要來得更加隱密?

當龍機後來從雷擎天的身上,發現了假眠的“海毛蟲”,幾乎差點連龍機的神念探測,都給瞞過去的情況之後……

陽印藏了半天的“璿心”,會被這麼樣鬼差神使地弄到了“鯤鯶”的體內,那便就再也沒有甚麼值得奇怪的地方了!

因此,果然事情的發展,最後終于像龍機之前所預測的那樣,又在後來出現了愈趨複雜的變化!

只是,連龍機也沒有想到,老謀深算的陽印,這一次居然也會被腦腡暗中算計,因而栽了這麼樣的一個跟頭!

龍機雖然還沒有看到陽印,不過他卻幾乎能夠想像得到,當陽印耍了旱魃,急急想要先一步去探探璿心身上到底有甚麼東西時,忽然間發現“璿心”已經不在原先的“疊金寶塔”時,那種算計他人,後來卻又被人算的心情,真的只能夠用“難堪”來形容了……

所以,同樣的,這也就難怪乙女會在這時候說,水精孩兒們根本就很難對陽印與旱魃說得上話!

因為,單憑陽印的思慮之精,反應之快,連一個說起來只是第三者的龍機,都能夠從戰宛兒便是腦腡,和雷擎天的身上居然隱有假眠的“海毛蟲”這些線索上,推論出最有可能在里面搞鬼的就是腦腡……

以陽印的老奸巨滑,又怎麼會想不到?

甚至,這一點,可以從乙女所說,陽印和旱魃,已經成功受到腦腡所引,而侵入到了水精群們所防守的這一邊,由此情發展上,看出陽印顯然已經發現了失了蹤的璿心,到底要去找誰算帳了!

由這一點的原因上,就可以更加明白,水精們之所以無法和陽印與旱魃溝通,這才是另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乙女的水精孩兒們,要說起凝塑的存在本質,根本就和海毛蟲完全同出一源!

當以神識追索為主的陽印與旱魃,發現到了水精孩兒的氣性之後……

絕對是還沒有等他們成形,就傾集神念摧勁,給當場消滅盡淨!

想到這里,連龍機這麼冷靜的人,也不由得為目前正在傾力阻擋陽印與旱魃如刀鋒般力量的水精們,而在臉上流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乙女……現在的水精們……還抵擋得住吧?”

乙女的反應是點了點頭,但是很快便又搖了搖頭。

“自從老爺爺開始大量吞服它采集了幾萬年的‘冰原草’所制成的‘冰原茶’,同時刻意轉滲到特定的體內部位,使得陽印與旱魃周圍的軀體開始結晶岩化之後,晶體特殊的繞吸功能,已經暫時混淆了他們兩個的神念索波……”

龍機一聽,馬上就在臉上露出了稍微安心一點的模樣。

不過,他這樣的表情,很快就被乙女後面的話所打斷了。

“可是……龍魔王,這樣的情況,似乎是只能夠暫時讓這兩個身負‘妖魔質性’,變得越來越難對付的家伙,放慢他們的入侵動作而已……以我乙女的估計,這樣的情況,絕對是延續不了多久的……因此,說句最直接的話,從我知道老爺爺已經和你龍魔王接觸開始,這時才算是盼到了你來……”

這時總算是搞清楚現在差不多所有情況的龍機,看來似乎有點為乙女這樣的說法而有點錯愕……

“情況已經可以說是緊急到割進肉里了,怎麼我從來也沒有聽到老爺爺說起過?”

對于龍機這樣的詢問,乙女也只是微微苦笑了一下……

“老爺爺的身軀巨大,而且既然會和動作緩慢出名的龍龜成為好友,那麼他老人家的性子還快得起來嗎?從老爺爺的說法……越是情況緊急,越是要掌握清晰,因為在這種關鍵時刻,每一念的決定,都絕對不容出錯……所以他老人家才會和你磨了這麼久呢……”

龍機聽了乙女這麼一番回答之後,這才跟著歎了口氣說道:“在老爺爺的神識引帶下,曆古游異,雖然又讓我開了一次眼界,不過卻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已經變成這樣的緊急情況了……”

乙女的樣子,看不出來是不是明白龍機所說,“被老爺爺的神識引帶下,曆古游異”指的到底是甚麼意思,不過她的神情,雖有一些微微的焦慮,但是顯然對于老爺爺,依舊具有非常的信心……

因此,在龍機的歎息之後,她反倒還回過了頭來,安慰著龍機道:“請龍魔王無須掛懷了……眼下你已經到來,這才是最重要的事。舒緩沉慢也許真的是老爺爺的質性,但是他老人家自也有他老人家的斟酌,這一點乙女卻是很清楚的……乙女之所以會依舊擔心,並非老爺爺的反應過慢,而是乙女的定力還不到家……”

龍機一聽,只得點了點頭,神情很快地就變得肅然了起來……

“我明白了……既然是這樣,那麼我們也就別再浪費時間了,這就開始做點不一樣的反應吧!”

龍機的說法,當然馬上就獲得了乙女的同意。

“既然龍魔王已經到了,那麼乙女從現在開始,就將水精的調度交給龍魔王吧……你覺得要怎麼做,只要告訴我一聲就可以了……”

龍機點頭之間,很快就將站在乙女身後,那一群約有七、八個,模樣看起來和之前的那八個水精孩兒非常相像的水孩兒們……

從它們七、八個身材高度上,比甚麼一八三他們,都還要來得高出至少半個頭,手臂腰身也同樣稍微粗上一些的情況看來,龍機估計這七、八個水精孩兒,應該都是“各色水精”里,排為一號的“母精”!

除了這些水精們在身形尺寸上,和以前的不同,這一點推測的理由之外……

更明顯的,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從這幾個水精孩兒,很明顯的都是女孩子的身材長相這一點上,大約有點腦筋的,也都猜得出來了。

“你們都是一號的水精母?”龍機在稍微沉思了一會兒之後,便即很快地開口問道。

幾個女水精兒都同時點了點頭。

雖然她們是生化出各色千個水精孩兒的領頭,但是她們那種盈盈透透的液形中,龍機居然還可以分辨出那種丫型的發髻!

看來老爺爺這一點上,還真的是很考究細節的。

“如果你們現在在這里,那麼阻擋陽印和旱魃的那些孩兒們,沒有問題嗎?”

龍機現在所問的,還真的是有點為那些習慣之後,倒也非常可愛的水精孩兒們,頗為擔憂的味道。

其他的小丫頭型水精們,還沒有說甚麼話,反倒是乙女已經點了點頭接口回答道:“她們這七個,雖然都是一號的水精母,但其實她們的專長和我一樣,都是以極快的速度複元水精……真正和外敵拼搏的第一手防護任務,主要並不是由她們所擔任……”

聽了乙女的話之後,龍機總算才明白了這些水精們,除了看起來一個一個好像都是由水液所凝成的形態之外,沒想到在質性上居然還有這麼樣不同類別的細分。

而乙女的說明在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接著又繼續下去。

“因為老爺爺廣闊的軀體開始‘冰原化’的情況,確實某種程度地阻斷與偏移了陽印與早魃的強大透力,因此,現在的陽印與旱魃,似乎也察覺到情況有點不對,所以,並不像剛開始那樣地以摧滅水精們為主了,而是轉趨謹慎地正在搜索尋找著遼闊范圍里的真正意識中心……”

龍機聽了,一下子也有點愕然。

“遼闊范圍里的真正意識中心?你的意思是說……”

乙女點了點,又接口道:“陽印和旱魃已經差不多覺察到他們所陷進來的這個廣大的世界,似乎有一個獨立的意識體,也就是老爺爺的存在……所以,現在他們兩個的主要目的,已經有點變成以識逼識地,在搜尋著老爺爺的神志凝結點了……”

龍機一聽,終于才明白,難怪直到現在,都一直沒有再看到凝化成了白發長須老爺爺的鯤鯶,再次出現。

原來,鯤鯶已經親自去和現在侵入它體內的陽印與旱魃周旋了!

龍機當然知道,這種情況,幾乎就代表了,鯤鯶與陽印、旱魃,正開始了另外一種等級的互斗……

連像鯤鯶這樣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超級存在,都不得不親自現身去對付陽印與旱魃,龍機這時才真正地了解,老爺爺雖然沒有透過乙女明說,但顯然目前的情況,已經緊急到了某種程度了。

更加明白現在情勢的龍機,終于籲了口氣。

沒想到鯤鯶老爺爺以神牽意,帶著龍機穿游長遠的過去,樣子看起來總是那麼溫藹有趣,不料真實的情況,居然已經到了他不得不親自出面的態勢……

龍機想到這里,頓時心中浮起了一種欽服的感受。

老爺爺以遠古之身,雖然一切反應也許較為舒沉緩慢,但是那種穩如山岳的鎮定神識,倒也真的是非人所能及!

心志一定,龍機便即振奮神念,雙眼微放出熾亮的光芒,以一種非常沉定的態度點了點頭,抬眼往乙女等人一掃。

“我已經知道老爺爺的意思了……現在你們這些水精們都仔細地聽我號令吧!”

乙女和身邊七個小女童般的水精之母,看到龍機臉上那種豁然開朗的神情,也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些不明所以的驚奇。

“龍魔王……老爺爺曾經告訴我們,等你真正了解了現在的情況,自會有一番計劃……我們現在前有腦腡嘗試突破長久以來‘鯤鯶質氣區’的相峙狀態,後有陽印和旱魃這兩個無法捉摸的特殊敵人……乙女和其他水精們,除了堅守陣地之外,一下子也很難想出甚麼其他辦法……難道龍魔王您真的已經有了退敵的計劃了嗎?”

當乙女說出了這一番的詢問之時,不只是她,連旁邊七個女童般的水精之母,都睜著一雙雙盈盈流轉的大眼睛,直望著龍機……

雖然乙女沒有特別指明,而且其他七位水精女童,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不過那種非常好奇的神情,卻已經是完全表露無疑。

龍機這次倒沒有特別針對乙女的詢問來做出回覆,只是微微一笑地間接回應道:“說甚麼計劃,倒是過于僵硬了……我和你們不一樣的地方,其實就是在于我很明白現在的情況,把他們當成‘敵人’,是一種只能夠放在心頭警惕,但是卻萬萬不能夠表現在外面的態度……如此而已!”

乙女和其他七個水精女童,聽了龍機的這一番說明,似乎一下子也搞不清楚龍機真正的意思是甚麼……

因此,她們都忍不住回頭互相對望了一會兒,然後乙女才有點困惑地問道:“只能夠放在心頭,卻不能表現在外面?”

龍機看到乙女等人的模樣,也不再對這一點多說甚麼,只是哈哈一笑,轉移了主題!

“里外不一,這是很多生物都會的欺敵伎倆……不過再也沒有能夠像‘人類’這麼擅長了……乙女,你們跟著我來吧!”

龍機的話一說完,立刻就彎身扭肩,彈飛而起,直往空中那看似透明,不過實際上卻盈盈布滿了如濃霧軟膠般質氣的“崖外空間”,竄掠而去!

當龍機的身形,正要好像之前的水精一八三那般,直撞進透明的“鯤鯶質氣”之中時……

龍機陡地在空中滴溜溜地微微一頓,上身翻仰,單並指而起,往前一劃!

從他右手那兩只合並的指尖,猛然“嗤”地一聲輕響,射拉出一條大約有三寸寬的綠色亮線!

這一條發出明芒,綠亮之中,透出一層白熾,寬度約有三寸左右的怪異芒線,從龍機的指尖一暴噴出來,馬上就又是“噗”地一聲輕響,直切進了龍機眼前的那一層透明的“鯤鯶質氣”之中!

當龍機的這一指光帶,竄射進崖外的空間之後,本來好像空無一物,看起來和一般沒有甚麼不同的空間,馬上就出現了一陣宛如刀切凝糕那般的回回震波……

本來好似空無一物的空間,忽然在這種情況下,讓人恍然發現原來“崖外”並不是真的那麼樣地“空無一物”!

原來現在他們眼睛所看的寬廣遼闊,都非常均勻地布滿了像明澈水液般的怪異存在!

龍機指線一出之後,綠帶突進,刺入了顫顫的“鯤鯶質氣”之中……

緊接著龍機本來停在空中的身形,馬上就“唰啦”一下地,往前掠出!

綠亮的指線,“叭”地一聲輕響,爆成了像是彩帶般的八條,往後反繞,就這麼恰恰地包在前竄的龍機身形外圍……

隨著龍機的前竄,八散光帶,環包而繞,在龍機連續掠過的空間中,留下了漾漾散去的漣漣微紋!

龍機那種在空中前進的方式,實在是很難一下子形容得清楚……

因為乍看起來,他高大的身軀,脫崖而去,穿空長掠,好像和在一般正常的空間中所飛行的情況,並沒有甚麼太大的不同。

頂多不一樣的,就是龍機單指前伸之間,從指尖末端,拉出了八束好像綠色長帶般的柔軟光條,散包在他身軀周圍,形成了一個圓球般的外層。

從大約有四、五丈,長長的帶尾,波波逸散的漣紋,讓龍機身形過處的空間,好像都留下了一陣說不出來的顫動。

這種難以形容的美感之中,帶著一些怪異的情況,似乎有點讓人不大明白。

不過,當仔細地去注意龍機周身的細節時,就會發現,在那彎成一個個後拉弧度的綠色亮線外邊,居然發出了長長而且密密的“嘶嘶”輕響!

那種感覺,就好像龍機雖然身形在空中掠進,但是他這樣的動作,卻也同樣一直不停地割開了甚麼東西那般……

這種情形,讓人總覺得,與其說龍機現在是在空中飛掠,倒還不如說他是在某種“水中”“游進”,還要更加來得恰當一些。

然而,無論龍機現在于空中的這種飛進,到底是怎麼樣的性質……

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是在空中毫無困難地前進著。

而現在他飛掠著的方向,正是遠處互相“劈哩叭啦”,打得轟轟烈烈的西邊水蟲與水精們的戰場!

而在龍機剛才對著乙女等人所下達的命令之後,乙女和另外七個水精女童,外加上本來的那八個,從一八三到八零五的水精孩兒們,同樣都不敢怠慢地,緊跟在龍機的身後掠出。

而本來跟在龍機身後的七寶陰師等人,眼看著如許難以置信的奇景,在身前顯現,一個個只能夠目瞪口呆地觀看著……

對他們而言,不管以前他們在“真人界”里有任何或高或低的身份,面對這種怪異等級的情勢,他們還真的只有待在後面瞧著的份了!

當龍祖掠身而起的時候,雖然七寶陰師等人,聽了水精一八三的說明,依然完全不明白所謂的“鯤鯶質氣”,到底是甚麼東西……

但是,至少七寶陰師等人,那種謹慎的眼力卻還是有的。

因此,當龍祖命令乙女等人在後面跟上,同時自己也掠空而起之後,七寶陰師等人還真猶豫了好一會兒,彼此互望了一眼,都壓下了也想跟著躍身飛出的沖動。

他們至少也都還知道,這對龍祖似乎並不費力,可以在空中破波而游的情形,真的換成了他們這幾個人,可絕對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再加上,龍祖並沒有要他們也同樣在後面“跟上”,因此七寶陰師等人,只好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會兒之後,乖乖地留在崖上。

只不過,當七寶陰師等人,都還正在這麼樣地眼睜睜看著龍祖和乙女們,彈身掠出的時候……

他們明明都瞧見了龍機的身形已經遠離,沒想到忽然間,他們四個人就同時聽到了耳邊,傳來了龍祖非常輕微,不過依然足以讓他們聽得非常清楚的語音,很快速地說道:“聽著,你們別在表情上露出破綻!海毛蟲里必然有腦腡安排的眼線正在仔細地注意著你們……”

第一個聽到龍祖聲音的七寶陰師,心中陡地一驚,本來還想要馬上詢問龍祖怎麼了……

不過當他很快地聽到了龍祖後面所說的話時,七寶陰師連忙就壓下了差點就脫口說出來的話語,反射式地抬眼一看,見到其他三人,都同樣有些怪怪的表情,七寶陰師馬上就發現聽到龍祖這個話音的,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我的老天,龍祖這又是甚麼奇功怪藝?”

這樣的驚奇,七寶陰師當然只是在心中自己問著自己而已,並沒有真的說出口。

然而緊接著龍祖繼續說出來的話,讓七寶陰師再也沒有甚麼時間去多想這個問題了。

“等會兒,氣道一開,你們就可以從‘鯤鯶質氣’之中穿越而來……我要你們表現出焦慮的樣子,請我趕緊找到臌螟……現在大概只有臌螟,才能夠將鳳音鳴宗主被鯤鯶給封住的生氣激活……所以你們要在懇求我快點找到臌螟之際,同時記得,你們必須在話語中特別指出,當我找臌螟幫忙時,不要只想到透過臌螟,來解開‘璿心’宗主身中之秘而已,也別忘了鳳音鳴現在的情況,只有臌螟才能夠最快速地將他複元……這樣你們明白了嗎?如果明白了,就眨眨眼,連點頭都不要……”

七寶陰師在惑然中,又和陰司秀士、音嚴與音厲,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才由他轉向了已經越來越遠的龍祖那邊,眨了眨眼。

連七寶陰師都不禁懷疑,簡直就已經是完全背對著自己這邊,身形都有點變得模糊遠去的龍祖,難道真的可以看得到自己的眨眼?

想到這里,七寶陰師連忙就又非常誇張地“擠”了好幾次眼睛!

龍祖的回應,倒還真讓七寶陰師嚇了一跳!

“可以啦!七寶你干嘛呀!弄得好像眼里進了沙子一樣?”

語氣中那種有點好氣又好笑的味道,馬上就讓七寶陰師停住了擠眉弄眼的誇張動作!

對于龍祖的微叱,七寶陰師也只能臉上訕訕的,卻又不能說甚麼。

正在這時……

七寶陰師等人,已經看到了龍祖飛身帶光地,差不多撲到了西邊的海毛蟲和水精們的激戰位置!

而在龍祖之後,乙女和那十五個一大串的水精孩兒們,如扇葉般地排空而飛,速度比起龍祖也並不慢到那里去,而且她們這一些水精們,在空中的身形,似乎顯得有點模糊了一些,好像在飛掠中,有一部份的身軀,和周圍空中的那個甚麼“鯤鯶質氣”,稍微有些融化成一體了……

緊接著,七寶他們就聽到龍祖那邊自空中發出一聲暴喝,然後整個人的身形就好像是獵鷹撲兔那般地,往下直直地俯沖而去!

跟在龍祖後面的乙女和那些水精孩童們,同樣也在空中發出了好幾聲脆脆的呐喊,盈盈的身軀,也跟著往下墜落……

接下來的情況,就不是眼力遠遠不如龍機的七寶陰師他們所能夠看得清楚的了……

不過,至少他們依然發現到原本聽起來只有一點隱約的“噗哩噗啦”像水浪一樣的怪響,猛地間就“蓬哩嘩啦”地暴響了起來……

同時,濺水滾滾的場面,也忽然間隨著這種“叭叭”脆音,炸開了一條一條至少比原來長七、八倍的長長水線!

一時之間,在西邊的那一團戰況,馬上就變得好像滾水急沸那般,連七寶陰師等人都看得出來因為龍祖的加入,幾乎是立刻就讓一團一團的水蟲們,個個化液飛濺地崩碎于空中……

七寶陰師等人,曾經在之前看過龍祖對付所謂的海毛蟲。

所以,現在龍祖的身形下落之後,當然對于之前似乎已經呈現出膠著情勢的戰況,有了決定性的影響……

當龍機比較接近到海毛蟲和水精們的交戰區域時,他總算能夠比較清楚地觀察到兩邊數以千計,密密的海蟲水精們的激戰情況!

原先從遠處往這里眺望時,除了聽到隱隱約約的濺水嘩啦聲,和看到一波一波噴浪般的帶霧虹光之外,其實並不能夠真的看到甚麼。

一直要到龍機凌虛而飛,嘶然破開如水漾然的“鯤鯶質氣”之後,龍機這才真的親眼瞧見了海毛蟲與水精們激烈的戰斗!

海毛蟲的數量,也一樣是密密麻麻,一眼看去,至少有好幾百,好幾千個!

而它們的模樣,雖然已經再也不像之前在“姮靈微空船”外側,發動奇襲時那般地渺小難察,而是每一只現在變成了差不多像一般人類那樣的大小……

不過它們的外表,卻依然讓龍機一眼就認出來,同樣是那般的模樣。

毛茸茸的圓體,上頭彎彎地拉出了好幾道宛如水柱上噴落下的怪異水線……

那種以水代足的快速交替移動方式,使得龍機在乍看之下,就好像是密密的一團團正在噴著水線的毛球群一樣,感覺上依舊是那麼詭奇驚人。

而唯一更劇烈的,是從海毛蟲水足長伸的瞬間,很快就凝化成一支支尖利如刀的硬肢,對准了水精群的水精孩兒們,“嗖嗖”劈砍而去!

因為它們的數量是這麼多,再加上動作整齊,所以集群而來的威勢,果然是悍然無比!

而另外這一邊,龍機所認出的水精孩兒群們,一個個的模樣,和現在跟在龍機身後的甚麼一八三、八零五等的水精孩兒,並沒有甚麼不同,一般的水凝盈盈,一般的晶琢可愛……

不過除了外表真的就好像是聚集了密密的孩童之外,這些水精群們的動作反倒是凶厲得很,一個個奮勇前撲,爭先恐後,同時一雙雙小小的手臂末端,拉出了一條條好像帶子般的紫色水柱,在揮舞中激濺長飛,看起來極是悅目無比……

海毛蟲的水足凝化成鋒利的刀肢之後,暴劈而去時,有些時候水精孩兒們會將手掌中的紫水直噴交錯而擋……

兩邊的沖擊,馬上就“噗哩嘩啦”地激濺出了無數屑飛散于空中的彩色水霧!

有些時候水精孩兒們抵擋得稍微慢了一些,利肢直劈而下,“叭”地直中某些個水精孩兒,在利勁的撞擊下,同樣“蓬嘩”一聲暴響,整個水精孩兒的身形,都會被摧崩得散成了滿天的水霧,濺起了更高同時更絢麗的層層紫光!

上篇:第二章 鳳身之變    下篇:第四章 折光之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