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二章 鳳身之變   
  
第二章 鳳身之變



不知道是因為反震的力量,讓陰司秀士整只手都完全發麻了,抑或是這個彈性讓人難以想像的怪壁,另外有甚麼特殊的作用……

看到陰司秀士斷手上飛的音厲,除了驚訝于陰司秀士往自己這邊望過來的眼光,有點茫茫然的,好像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的左手已斷,不曉得音厲為甚麼要叫得這麼大聲之外……

音厲還駭然地發現,這麼生生震斷,飛了起來的陰司秀士左手,在“叭”地一聲撞到了約在陰司秀士上方三尺的壁面時,居然就好像變成了一團奇黏無比的東西那般,定定地停在那個壁面上頭!

但是這還不是更嚇人的景象!

更驚人的是,在音厲的注視之中,那黏住了陰司秀士斷手的壁面,忽然間“窪”地一下,居然往里面陷了進去,將陰司秀士的那只斷手帶得往外翻了一下,看起來就好像是在對著音厲“招手”求救那般……

然後,這只斷手就這麼樣地“陷沒”在這一面深紫色的壁面之內了!

音厲唯一最後看到的,就是好像在表面滲出了一層光亮的油液,看起來豔豔而滴的紫色壁面,出現了隱約的一圈一圈應該只有水面上才會出現的淡淡漣漪……

音厲簡直嚇呆了!

如果這只手,被這好像突然變成活怪物的“壁面”,給這麼樣地吞了進去……

那麼現在看起來好像至少有一半身子都陷于壁面的陰司秀士,豈不是大糟特糟了?

還有,陰司秀士所背負著的鳳音鳴宗主,那不是更加的危險?

想到這里,音厲已經是忍不住地跳了過去,右手捏住了陰司秀士斷裂而且正在噴血的左肘,左手扣住了他背上的鳳音鳴,邊手上使力,將陰司秀士往外拉,邊急急地叫道:“龍祖龍祖……您快來呀……”

在音厲的叫喊聲中,音嚴和七寶陰師,已經同時撲到了近處,正准備伸手幫忙……

正慌亂間,音厲偶然稍一斜瞥,恰恰看到七寶陰師拉住了陰司秀士的肩頸,正打算側身貼靠在這一邊的牆面上,好使力拉出陰司秀士!

音厲心中大吃一驚,又浮現出漓亮的彈性壁面,將陰司秀七的斷手轉眼間吸吞進去的景象……

來不及再多想甚麼,音厲馬上就伸手將七寶陰師給拉離了壁面,同時大喝警告:“小心,這個壁面會吸滲人體……”

七寶陰師聽到了音厲這樣急急的警告,馬上就挪開身體,雖然戒備但是卻又有點迷惑地問道:“吸滲人體?音厲你是說……”

七寶陰師已經不用再多說甚麼了……

因為,就在這個時候,整面好像從里頭不停滲出紫色亮液,使得表面上閃閃發亮的牆面,居然“唰”地一下,好像一張沉柔縮東的軟網那般,整個紫牆從四面八方同時往中央收合了起來!

這一下突然的變化,讓已經有些慌亂的三人,頓時都有點手忙腳亂了……

“哎呀……這牆壁……”七寶陰師連忙蹲下了身子,雖然右手已經拉住了陰司秀士的肩頭,但是卻一下子使不著力:“快點快點……再不把他們拉出來,可都會陷到里面去啦……”

七寶陰師蹲下身子的同時,依舊抬頭望著四面壓陷而來的紫淋壁面,說著話時,沉氣間手里幾乎是有點不顧一切地使力一拉……

“嗤啦”一聲輕響!

七寶陰師的反應,確實不傀是真人界曾經屬于“宗主級”的高手……

在這樣緊急的情況下,他終于把陷在壁面里的陰司秀士,給這麼樣地一把直接拉了出來!

等于是被硬扯出來的陰司秀士,似乎是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斷開手肘的疼痛,整個人的臉容都皺成了一團,“嘶嘶嘶”地直抽著冷氣……

陰司秀士整個人被拉出來的力道非常強勁,而且由于七寶陰師之前為了掌握時間,根本在拉人的時候,連重心都沒有抓穩,因此當陰司秀士“呼”地一下脫牆而出時,馬上就直接和七寶陰師“叭哩叭啦”地撞到了一塊兒去了……

除了七寶陰師之外,另外也拉著陰司秀士的,還有一個最先出手的音厲。

因此,陰司秀士的這一脫牆而出,可以說三個人都好似肉團堆疊一樣地,“骨碌骨碌”在地上亂滾著……

除了這翻滾成一團的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厲之外,還有一個音嚴,則是因為紫色的牆面忽然之間好像變成了某種具有非常彈性的柔軟材質,而且還不斷地從原來是通道的洞口縮攏收合,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只油傘的內層,在收傘的時候,四面往中央同時收倒壓合起來一樣……

因此,音嚴所看到的這種景象,雖然可以說是怪異聖極,不過現在也和七寶陰師一樣,幾乎是反射性地蹲曲著身體,而且極力地往中央的洞口拼命伸頭猛瞧。

然後,她才發現,之前被七寶陰師給強拉出來,脫牆而飛的,就只有陰司秀士一個人而已,那本來背負在陰司秀士身後的鳳音鳴宗主,看樣子依舊是陷在這個正在縮攏的怪異牆洞里面,並沒有隨之而出!

發現到這一點的音嚴,心中頓時大駭,也顧不得那三人還在地上翻滾,連忙就大叫說道:“宗主……宗主……還有宗主在里面哪……”

在她這麼駭然而呼的同時,音嚴還是非常清楚地看到,整個都縮攏起來的牆壁,一點也不停地急壓而下……

眼看著鳳音鳴恐怕難以脫逃,音嚴雖然不知道之前聽到音厲所說的,甚麼“牆面會吸滲人體”是甚麼意思,但是她卻很清楚地看到,如果真的就這樣任由四面活牆完全內縮收合起來,那還陷在里面的鳳音鳴宗主,就算沒有被甚麼“吸滲”進去,也大概免不了被擠得粉身碎骨了!

想到這里,音嚴再也顧不得其他了……

微蹲的身子,緊繃而弓,右腕翻轉,反手後撤!

“錚”地一聲脆響,寶劍出鞘!

“宗主……”

大喝聲中,音嚴手勁一發,偏腕“嗤”地便從劍尖沖放出一道約有兩尺的華光劍芒,唰然往壓傾的壁面勾劈而去!

就在這個最緊急的時候,音嚴身後傳來了脆脆的水精孩兒的尖叫聲!

“住手!”

有點好像輕水拍岸的脆音,讓音嚴心中微微起了一陣驚跳!

忽然在這個時候,音嚴猛地想到了,如果她這一劍,就這樣地傾力直刺下去以後……

那顯然看起來已經是某種“活物”的收縮牆面,絕對也同樣會再有後續無法估計的反應……

隱隱之間,音嚴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一下子就清清楚楚地明白了……

如果她真的這麼沉元聚氣地一劍直刺而去,接著下來,連她自己,和好不容易脫身出來的陰司秀士等人,恐怕都再也逃不出去了!

她其實並不清楚,也沒有時間,去探究這樣的感覺,到底是從何而來……

但是當她想到這一點之後,音嚴心里猛地泛起了一絲想要收手的想法……

“趕快收手,不然會害得所有人都遭殃!”

這是音嚴在心里等于是自己告訴自己的警告!

音嚴不由自主地就覺得一陣心驚……

因此,她的劍才剛劈出去,幾乎是馬上就後悔了。

她想要撤劍拉回,不過,這個時候她的氣勁已出,因此即使是她有心收回,也有點來不及了!

音嚴差不多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等于是全力傾劈出去的右手和寶劍,就好像是一輛脫出了控制的飛沖馬車那般,自己好像是車上的車夫,盡管有心拉車止馬,卻根本沒有辦法讓這輛直撞而去的馬車稍停下來。

這種感覺,幾乎讓音嚴尖叫出聲……

在這一刹那間……

音嚴忽然想到了那位身材高大,慈和之中隱隱帶著點肅殺之氣的“龍魔王”!

緊接著下一瞬間,音嚴才有點愕然地察覺,她不只是“想到”了龍魔王……

她真的就親眼“看到”了他!

音嚴簡直有點懷疑自己的眼花了……

因為她“好像”就這麼樣地“瞧見”了龍魔王,從眼睛可以看到的范圍左側忽然出現,但是一下子似乎便又跑到了右邊……以音嚴的肉眼,幾乎是完全抓不到龍魔王從左邊閃到右邊時,中間這一段橫移的影像!

不過,左右之間,音嚴還是發覺到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

那就是從左邊飛速橫栘到右邊之後,這時的龍魔王手里,已經多了一支閃閃發亮的東西!

閃閃發亮……

一支倒提著的寶劍!

這是音嚴她的寶劍!

然後,音嚴緊接著,就猛地覺得,所有龍魔王的形象,就好像幻影那般,完全消失在她的視界之中了!

這個時候的音嚴,微微地低頭下望,隱約之中,居然還能夠看到自己空空如也,但是還依舊做出持劍前劈姿勢的右手!

連在心里泛現出來的驚訝,都好像有點跟不上眼前的所有變化。

接著,音嚴就覺得背後的衣領陡然一緊……

然後,她就看到所有的景象都正在急縮地後退!

從四面八方同時合攏起來的通道,在她這樣不斷快速後退的情況下看起來,真的是彎彎曲曲地,讓人感到是這麼樣地詭異而又恐怖……

突然……

音嚴猛地覺得,自己在這無法形容的一瞬間,又明白了一件事!

一件無法想像,非常恐怖的事!

那就是——原來,她們這一群人,好像都是在一個甚麼巨大怪物的喉管里的模樣!

怪異的管狀通道,如水淋般的紫岩,會收縮的洞口……

不對不對……

剛體會到某些東西的音嚴,很快就分辨出這種感覺,和現在她所做的甚麼“喉管”的推測,不大能夠搭在一起。

通常喉管,應該就只有一條,同時也不會這麼長,而且還錯綜複雜地,如羅網般地密布!

想到這里的音嚴,腦中又是靈光一閃!

對了……

這應該……應該是某種更加巨大的怪物……

更加巨大的怪物……

接著,音嚴就明白,這樣縮合起來的管道,很可能只是這個怪物的一根血管未梢的收縮而已!

音嚴其實連她自己,也不大清楚,為甚麼她會在這一瞬間,心里浮出這樣不可思議的感受……

那其實是一種,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更不知道該怎麼讓人相信的怪異感覺……

有點朦朧朧地……

但是同時卻又很清楚確定……

就好像,這個時候的音嚴,忽然之間,身軀不斷地伸展擴大……伸展擴大……

最後,變成了一個根本已經不是“人類”的巨大怪物!

在音嚴那種無法形容的感受中,迷迷蒙蒙似乎另有一種從某個巨大無比的眼光角度,低頭下來尋找著某種比微虱還要更小上幾千倍的微型生物那般的感受……

這樣的體會,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不過,音嚴的心中,卻立刻就充滿了這種隱隱的領悟,但同時卻又充滿了更多更多,她想不明白的疑惑!

她甚至在這一刹那間,懷疑自己到底是甚麼東西……

正在頭暈腦脹,而且莫名其妙地,體驗這樣詭異到了極點的感受時……

忽然間,接下來她就好像從一個朦朧的夢境之中,猛地清醒了過來!

“咚”地一聲,一陣搖晃!

然後音嚴就發現,自己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兩腿發軟地坐在地上。

還沒來得及抬頭看清楚四周的情況,音嚴就聽到了龍魔王有點叱責味道的喝聲……

“你這個丫頭,怎麼這麼冒失地,就要對老爺爺出劍?在老爺爺這種肌肉的本能收縮下,你知不知道這簡直就是自殺?如果這一劍真的劈了出去,你們幾個人根本完全沒有逃出來的可能……”

音嚴從龍魔王的叱責話語中,很自然地便又聯想到了剛才,那種從心頭浮現,似乎是真實,但同時卻更像是錯覺的那種“他們都正在某種巨大生物體內”的怪異感受……

哎呀,這一切原來就是這樣!

從龍魔王這樣的話意聽起來,音嚴終于才有點肯定,這樣的錯覺,其實說不定根本就不是“錯覺”……

“龍祖……呃……你是說……”音嚴幾乎是很自然地,就做出了這樣的反應:“我們……真的是在這個甚麼‘老爺爺’的……體內?”

在她說話的語氣之中,似乎隱然間有了一些肯定的體會,但是卻又帶著一些連她自己也無法相信的困惑。

不過以音嚴這樣的回應,倒也已經讓龍魔王有點意外了。

他低頭看了看眼中微現茫然的音嚴,然後便很肯定地點了點頭。

“你的神識剛才在緊急中,似乎有點抓到了鯤鯶的巨大靈識的一部份……看來你的資質真的很有潛力呢……音嚴,你說得一點也沒錯,我們正是在一個巨大的生物體內!”

在龍機的這一番話之後,旁邊歪七扭八坐在那里的七寶陰師,顯然也被龍機的這一段回答給嚇了一跳!

“稟……稟龍祖……我們是在一個巨大的生物體內?”

七寶陰師在驚訝詢問的同時,陰司秀士和音厲,正和七寶陰師一樣,有點手忙腳亂地從地上爬立起來。

正從懷里拿出一段白布,在為陰司秀士纏包斷手的音厲,和握著肘臂,扣鎖動脈,止住傷口滲血的陰司秀士,聽了七寶陰師這麼一段問話,也不由得都愣了愣,訝異地往龍魔王這邊看來。

巨大的生物體內?

這樣的說法,可還真是令人駭然。

而之前最先說話的音嚴,這時則好像是對龍機的回答,有了另外一層比其他人還要更加深入的了解,因此並不像七寶陰師那樣,還在“是不是真的在某種巨大生物體內”的問題上打轉,直接就針對了這個巨大的生物到底是甚麼東西而繼續問道:“稟龍祖……鯤鯶?您是說……鯤鯶?”

龍機還是點了點頭。

“不錯,我們這個時候,正是在鯤鯶老爺爺的體內!”

龍祖和音嚴的這一段對話,雖然並沒有直接回答七寶陰師的詢問,但是卻已經毫無疑問地肯定了其他三人心中的震駭!

這種意外的發展,讓所有人一下子都有點說不出話來了。

經過了龍魔王的透露與肯定,幾個人都隱隱有一種如在夢中的不真實感。

除了在夢中以外,怎麼可能在真實的世界中,出現這種好像她們這些人都一下子縮成了玄微細物,居然會就這樣身處于某種巨大生物體內的夢幻場景?

正在不可遏抑的驚疑之中,音厲很快就好像突然想起了甚麼那般地驚叫一聲!

“哎呀!宗主……宗主呢?”

總算音厲的心里,依然是非常惦記著鳳音鳴的安危……

因此,即使是現在他們幾個人,忽然發現了眼前這種怪異的真相,是如此地驚人,但總還是很快就想到了鳳音鳴宗主,還陷于層層縮合的紫色怪牆之中,沒有脫身出來呢!

隨著音厲的提醒,七寶陰師也馬上就回身往那縮合的牆洞靠了過去……

對于這一片表面上漓漓現出淡淡的瑩光,深得有點接近黑色,而且感覺上就好像是甚麼活體的紫濃岩牆,七寶陰師雖然稍微接近地彎身觀察,但是從他驚惕而又謹慎的表情上看起來,七寶陰師顯然保持著最高程度的小心。

上上下下地看了一會兒,七寶陰師簡直連任何一絲最小的縫隙,都根本找不到……

剛才他們這一群人,被龍魔王不知道用了甚麼方法,都同時給攝提急掠了這麼一大段路,等到七寶陰師等幾人稍微恢複了神識的時候,可以說是根本連從甚麼地方急掠到這里來的,都有點搞不清楚了。

現在他們總計五個人所處的位置,就好像是個一端已經被閉住的紫色半圓形管道。

這種前後相對的位置,讓七寶陰師非常確定,他們應該是飛掠到這里之後,緊接著後面這邊應該有的通道,便馬上閉合起來,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當七寶陰師往後細察時,根本看不到任何通道的情況發生。

不過,讓七寶陰師仔細地東看西看之後,讓他無法理解的,是在他細心的檢視下,這一層紫光淋淋的牆面,居然完全找不到任何接合起來的壁縫!

如果不是在他的感覺中,龍祖真的就是從里面帶著他們直飛出來……

七寶陰師差點要以為,自己檢視的牆面,是他弄混了方向,完全搞錯了呢!

“怎麼樣……我們宗主還能夠救得出來嗎?”

將陰司秀士的斷腕包紮完畢,也跟著往七寶陰師這邊靠過來的音厲,看樣于有點掩不住心中的擔憂!

上上下下瞧來瞧去,幾乎是有點發怔的七寶陰師,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回轉視線,往龍祖那邊望了過去,道:“鳳宗主……我看是……也許只剩下龍祖或能想個甚麼辦法了……”

除了七寶陰師之外,音嚴也同樣在紫牆旁蹲上蹲下地想找到一點縫隙。

不過,當然她也和七寶陰師一樣,並無任何所獲。

這種情況,已經無須多說,也知道她們那位鳳音鳴宗主的結果,絕對是樂觀不到哪里去了……

因此,她很自然地又把所有的希望,放到了龍祖的身上。

“龍祖……”音嚴的眼中透出了無比的焦急:“請龍祖慈悲……救一救我們宗主吧……”

聽了七寶陰師和音嚴的這一番話,另外一位音厲,更是干脆“噗咚”一聲地,跪在龍機的面前,語氣激動地說道:“龍祖龍祖,您老人家還請慈悲一下吧!現在這里恐怕也只剩下您老人家能夠救得了宗主啦……”

音厲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哽然,那一腔救主的熱情,透然可感!

龍魔王來回地望了望他們這兩男兩女,擺了擺手,也搖了搖頭說道:“看樣子你們這幾個人的修練,還真是差了好大一截……”

音嚴一聽,龍祖的話語之中,並沒有馬上答應自己等人的請求,而且說她們修練的程度太差,大概指的就是自己急切之中,貿然出劍的這件事……

說不定那麼一大段的通道,會這樣一下子就縮失了這麼長的一截,搞不好就是因為自己先前忍不住劈出去的那一劍!

想到這里,音嚴的心中難免也有點急了,因此忍不住跨前一步,差點也想要跟著音厲的身後向龍祖跪求了起來……

不過龍祖後來的反應,卻阻止了音嚴跟著下跪的意願。

他對著音厲輕輕一拂乎,本來跪在他身前的音厲,馬上就好像有個甚麼無形的巨手,從她肩腋處把她整個人都給拉了起來那般,但見音厲頗為纖健的身軀,“呼”地一下,就從地上直飛了起來……

“說你功力不足,沒想到你的腦袋也不怎麼靈光……居然沒發現那些水精孩兒已經有一半竄回去了嗎?”

等于是被推得直飛了起來的音厲,回複了站立的姿勢之後,還左晃右晃了好一會兒,臉上有點怔怔地,似乎尚未弄清楚龍祖所說這一段話的含意。

不過旁邊的七寶陰師,卻已經臉露喜色地搶著說道:“水精孩兒?龍祖是說,水精孩兒已經搶先去解救鳳宗主了?”

七寶陰師的問題,其實已經不用龍魔王再多作回答了。

因為,他的話才剛說完,幾個人已經發現就在他們眼前的那一層紫豔粼粼的壁面,居然出現了一幅奇景!

在七寶陰師幾個人的注視下,每個人都有一種實在很難去形容的感覺……

因為,本來已經油油亮亮,看起來似乎是濕答答的這一面深紫色的牆壁,就在他們的視線中,竟變得越來越亮……

這種越來越亮的感覺,從第一眼發現開始,就讓人覺得似乎有點像是牆面里頭,滲出了越來越多液體的感覺……

而當他們在發現到這樣的情形和感受之後,緊接著他們就看到了牆中滲透而出的紫色液體,真的越積越多,最後居然就這麼樣地從壁面上浮凸了起來!

這一面紫色的岩壁,如果是倒懸在諸人的頭頂,那麼從壁面里滲出來的紫色水液,受到越滲越多,重量也越來越重的自然現象影響,從壁面上垂拉出一凸水球,那也還算是正常。

可是,現在他們所看到的景象,這幾個浮凸出來的紫色凝液,卻是在平立的岩面上出現……

這就讓幾個親眼親見的人:心里很難不產生那種有點詭異的愕然!

所以,他們也只能夠怔怔地呆望著眼前越聚越多,同時也越浮越凸的水液凝團。

好在,這樣怪異到了極點的感受,也並沒有持續很久……

因為,很快地,這三、四團從壁面中橫凸出來的凝液,大約聚結到了有半個人這麼高的水量時,馬上就“咕嚕”一下,表面滾動間,變成了四個盈盈的水精孩兒!

七寶陰師等人,這時候才稍微在心里松了一口氣……

既然是水精孩兒,那麼更少不是又竄出甚麼出人意表的怪物!

從剛才到現在,這一連串突兀的發展下,七寶陰師他們實在已經不曉得還會有甚麼特殊的怪物突然又“繃”地跳出來……

這四個水精孩兒,雖然也同樣是怪到了極點,不過至少他們已經在之前看過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因為龍祖的關系,他們最低限度還能夠確定這些水精孩兒是站在他們這邊的朋友……

這種感覺,讓連連乍見奇景的七寶陰師等人,心里總算是稍微安定了一些。

四個水精孩兒從壁面滲出來的模樣,也很特別。

他們這四個矮小的水凝身軀,居然是橫著站在壁面上的!

當四位水精孩兒都凝現出身形,而且這麼樣怪異地橫立在牆上時,每個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四個水孩兒,同樣都是肩腰微彎,雙手下伸,就好像同時從壁面合力拉著甚麼東西那般的模樣……

七寶陰師等人,還正在奇怪幾位水孩兒,為甚麼會做出這種姿態時……

他們尚來不及多問甚麼,就聽到那橫立微彎身軀的水孩兒們,齊齊脆然地輕喝一聲,扭肩拔腰地,手臂用力往外一拉!

又是“咕嚕”一聲輕響!

另一幅很難理解的情景,就這麼生生地出現在諸人的眼中。

那經過七寶陰師檢視了許久,看起來沒有一絲細縫的紫色紮實壁面,忽然漾出了一圈圈好像濃液狀的漣漪,然後就出現了一個長發披面的頭部!

緊接著,四位水精孩兒又再脆喊一聲,同時用力……

“噗啦”一聲!

就這樣,在水精孩兒們的齊拉下,一位長發纖體,全身上下都黏附著濃濃紫色水液的人形身軀,便被不可思議地從壁面里,拉脫了出來!

“叭”地一下,那人終于從壁中掉到了外面的地上!

從這個人體脫開了牆面以後,那生生讓一個人體拉拔出來的紫色壁面,還上上下下地晃了好一會兒,有那麼一瞬間,看起來簡直就好像是某種軟皮的黏糕那般。

這樣的場景,真的是七寶陰師等人,從來也沒有看過的驚奇景象,因此每個人都愣愣地呆了好一會兒……

等到這人“叭”地落在地上時,有點傻了的音嚴和音厲,這才如夢初醒般地,同時一躍上前!

配合上龍祖之前所說的話,七寶陰師等人,大概也無須多猜,就能夠想得到這人必定就是之前陷在後面的鳳音鳴宗主了……

只是,他們簡直是作夢都沒有想到,鳳宗主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以這樣的方式,被水精孩兒們給從縮合的壁面里拉出來!

音嚴和音厲,正想一躍而前,去檢視一下她們的宗主狀況如何……

沒想到本來橫著站在壁上的那四個水精孩兒,立刻靈靈地一跳,落在鳳音鳴宗主的前面,同時擋住了音嚴和音厲的前躍。

“等一下!你們的功元太弱,抗不住老爺爺這種具有侵蝕性的紫液……”

其中一個水精孩兒,張著兩只小小的手臂,說話的聲音卻是非常響亮。

被擋住去路的音嚴和音厲,聽到這位水精孩兒話里所說的“侵蝕性紫液”,也不由得嚇了一跳……

同時停下了勢子之後,音嚴馬上就有點焦急地說道:“侵蝕性的紫液?水孩兒前輩……我們宗主……還好吧?”

張著兩臂,最先說話的那位水精孩兒,很快就點了點頭。

“你們放心吧……老爺爺已經灌了一些精元在這人的體內,所以這些紫液,侵蝕不到身軀里的……頂多就是所穿的外袍破損了些而已。”

音嚴和音厲一聽,總算才“噢”地一聲,稍微安下心來。

接著,那一位擋住她們去路的水精孩兒,便又轉頭對著旁邊的龍機說道:“老大,這人身上凝沾的紫液,恐怕還得由老大來清一清了……我們水精本身就是由這種紫液所活化凝結,清也清不了的,而其他的人恐怕也抗不住這種侵蝕力量呢……”

這時候,本來站在旁邊的龍機,方才點了點頭,輕移身形,靠到了鳳音鳴的身邊……

龍祖還沒有開始動作,音嚴和音厲,已經在水精孩兒的說明下,順著眼光往躺在地上的鳳音鳴直望了過去。

水精孩兒說的確實不錯,鳳音鳴的模樣,除了渾身沾滿紫液,頭發散亂之外,唯一看起來比較糟的,還是她那已經有些碎損的衣袍……

而且,從音嚴和音厲現在的位置看過去,還能夠在一團紫液的混亂中,很清楚地分辨出,鳳音鳴的上衣還算完整,倒是腰腹以下的裙袍,看起來是被蝕破了好幾個地方……

以這樣的情況來說,龍祖要去為鳳音鳴去除身上的紫液,大概除了鳳音鳴被蝕破的裙袍,會有一些尷尬的春光難免外露之外,其他應該還不至于會有甚麼太大的問題。

因此,對龍機來說,他當然是不會去在乎這些,所以當水精孩兒請他為鳳音鳴清理的話才剛說完,他已經彎身挽袖地,以手聚液吸水,為鳳音鳴抹除身上所沾染的紫液了。

只是,這樣的情況,卻讓在旁邊觀察著的音嚴與音厲,忽然想到了甚麼那般,彼此互望了一眼……

從她們的目光之中,似乎除了鳳音鳴難免暴露春光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甚麼東西……

“龍祖……您……呃……”

音嚴的話才剛說了個開頭,就有點怔怔地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

看了鳳音鳴的情況,很快就自動轉開目光的七寶陰師,發現了音嚴那種好像有著甚麼顧忌的語氣,馬上就接口說道:“音嚴……現在的情況可是非常特殊,事急從權,鳳宗主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呢……”

音嚴一聽七寶陰師說話的語氣,當然立刻就明白了他會這麼說的想法。

因此,她只是搖了搖頭,有點苦笑地回答道:“寶哥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指……”

音嚴說到這里,又停了下來,似乎是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的味道……

七寶陰師看到音嚴的反應,這才知道音嚴並不是因為鳳音鳴宗主難免在龍祖手下會赤身露體,而有一些尷尬與不便……

不過音嚴的話還是沒有繼續說下去,因此連七寶陰師也有點納悶了。

“音嚴,你的意思是甚麼?”

對于七寶陰師的詢問,音嚴只是又苦笑了一下,卻沒有繼續做出回答。

七寶陰師看著音嚴這樣的反應,也有點糊塗了。

然而他這樣的困惑,並沒有持續很久。

因為,正在以手掌聚氣吸液,為鳳音鳴宗主收聚紫液的龍魔王,已經“咦”地發出了一聲驚異的反應!

龍機這回可真的有點呆了!

他終于明白了,音嚴之前為甚麼會有這樣想說甚麼話,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的模樣了。

她和音厲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神情……

不是因為鳳音鳴宗主會在龍機眼下,難以避免地泄露春光……

此情此景,當然是救人第一。

這應該不是已經跨入“真人界”等級的他們,所應該還拘泥于心的。

但是,龍機卻終于明白,音嚴和音厲顧忌的,從某個角度來說,卻依然還是在這將泄的春光上頭!

因為,當龍機聚氣收液地,將這種具有侵蝕性的紫水,聚集在掌心時……

從鳳音鳴破損的腰裙破洞中,他居然在鳳音鳴的胯下,看到了一個不該存在的東西!

那是一個縮得宛如孩童小指尾,但是卻依然可以確定不會錯的……

陽莖!

這個鳳音鳴宗主,居然是個男的!

龍機這下,可真的有點傻眼了!

他從來也沒有想到過,派中沒有一個男人的“鳳陰魔宗”領導宗主,居然會是一個“男人”!

這真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因此,龍機在發現到這一點時,簡直是差點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這怎麼可能呢?

龍機為了要確認,還特別伸手輕輕撚住這縮小得簡直差點瞧不著的陽莖,微微一拉……

非常具有彈性的軟皮,馬上就在這樣的輕拉中,伸展成一張薄薄的粉紅色皮膜,而且還在龍機的松手下,“叭”地一聲暴縮了回去!

龍機這時可就更加確定了。

雖然這團陽莖軟皮,已經退縮得好像根本就不再是一只陽莖了……

但是,它所具備的形狀,卻擺明了這原本就確確實實是一只陽莖!

雖然龍機已經發現,鳳音鳴的男性卵蛋,已經縮進了體內……

不過就陰陽的體性來說,鳳音鳴也許稱不上是一個完整的男性,但是在肉體上,他卻絕對絕對,不是女性!

愕然的驚訝之後,龍機漸漸地也了解了這是怎麼回事了。

發現到鳳音鳴居然胯下有這樣萎縮的陽莖,真是讓龍機大吃一驚……

不過接下來龍機元氣的探測中,總算是摸出一些頭緒了。

龍機從以前,一直都沒有發現鳳音鳴是個男的,最主要的原因,除了“鳳音鳴宗主”,一直都是以女身出現在“真人界”之外……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龍機一開始就在氣機的感應中,察覺到鳳音鳴的質性,確實是屬于那種女性的陰柔潛沉,絕對沒有男性修真的那種陽剛烈顯的味道!

因此,再加上鳳音鳴宗主,本來就一直是以女身出名,所以才會讓龍機,也同樣一直都認為鳳音鳴是一位道道地地的女修。

這種認知,一直到現在龍機親眼看到了鳳音鳴胯下那雖然已經萎縮,但是卻真真實實,是一個陽莖的事實,給訝然打破了!

然而,從某種角度來說……

這種質性的鳳音鳴,卻也不能算得上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也許更真切一點地說,鳳音鳴雖然外表是一個男人,但是他的質性上,卻又和一般的女人無異!

這樣的他,到底應該算是男人還是女人,連龍機也有點搞糊塗了……

除了鳳音鳴本身讓人無法分辨的男女所屬之外,更讓龍機困惑的,還有他和一些女修們,所發展出來的那種複雜而又無法分類的感情!

從以前暗中潛入“鳳音魔宗”,援救那時的睬睬、盼盼開始,龍機就發現了“鳳音魔宗”里,那些很明顯具有同性傾向的門下,和她們的鳳音鳴宗主之間,那種隱然相關的特殊感情。

這其間,除了以前龍機見過的五音使之外,還包括了現在的音嚴與音厲!

甚至,龍機還知道和鳳音鳴有親密關系的,尚有他所熟悉的“魅兒”!

在以前,龍機仍然認為鳳音鳴是女性的時候,她們這些女修之間的關系,雖然特殊,但是倒也並不複雜。

說來說去,她們就是一群討厭男性,只喜歡女性……

而且,也只和女性發生感情的人!

如此而已。

可是,隨著龍機現在發現鳳音鳴居然是個男的……或者,該說他是一個具有男身女質的特殊性別之後……

所有的一切感情,包括鳳音鳴與魅兒,甚至是和眼前的音嚴與音厲……

都忽然間變得複雜了起來!

她們和鳳音鳴這樣的感情,要算是異性之愛,或者是同性之愛?

要說是異性之愛嘛……

以鳳音鳴宗主的模樣與特性,除非是像現在龍機這樣發現了他的隱私,不然誰也不會相信他會不是女性!

但是如果要說音嚴、音厲,甚至是魅兒,和鳳音鳴宗主之間,是純粹的同性之愛嘛……

現在龍機親眼所見,鳳音鳴又絕對不是純粹的女性!

因此,像這樣的關系,到底要算是怎麼樣的感情?

同性中的異性戀?或是異性中的同性愛?

想到這里,連龍機也不由得一個頭變兩個大了。

龍機自己是屬于跨界而來的異類……

對于所謂的異性同性之間的感情牽引,倒沒有像一般修真那樣,受到習慣、認知、教養甚至是道德的影響。

再加上,龍機之前才沒多久,等于是透過了鯤鯶老爺爺的神念引帶,初次接觸到了,像鯤鯶、龍龜這樣的超級存在,那種甚至根本已經完全無從想像,橫跨了兩種截然不同生命的元精交會……

如今再回過頭來看鳳音鳴和其他女修這樣的感情,對龍機而言,真的已經算不得甚麼稀奇的事兒了。

連鯤鯶、龍龜,如此天差地別的生體,如果在長久的修練下,都可以產生愛與感情,那麼像鳳音鳴這樣,豈不是連比都難以互相比擬了?

所以,也正因為這樣……

對現在的龍機而言,倒也對鳳音鳴的屬性與感情,並不覺得有甚麼特殊的地方!

只是,對于這樣的發展,等于是讓龍機在之前做出了誤判……

這種真的並非龍機所能夠預料得到的情況,實在是讓他有非常大的訝異罷了!

不過龍機雖然真的只是因為意外,而對發現了鳳音鳴其實是男身而有極大的驚訝……

但是同樣也發現到這一點的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臉上的神情,卻和龍機完全不同!

除了和龍機一樣的訝異與驚奇之外……

他們兩個人的臉上,更多了一層——難看!

七寶陰師伸出了幾乎是有點“顫抖”的手,指著鳳音鳴的胯下!

說話的語音中,包含了一種無法言說的另一層含意……

“這……這……這是……甚麼?”

龍機一下子聽得,也有點莫名其妙。

回應的言語,也同樣顯得有點好氣兼好笑。

“這是甚麼?七寶你是怎麼啦?難道你沒有這個東西嗎?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七寶有點扭曲的臉容,似乎讓那種隱藏了某種特別含意的味道,變得更加濃厚了……

用另外一種說法來講,他簡直就有點像是被人在臉上打了一拳,但是又不能叫出來那般。

這樣的感受,讓他真的連話都有點說不順暢了。

“稟……稟龍祖……弟子當然知道這是甚麼……但……這真的就是……我們男人都有的東西嗎?”

從七寶陰師這麼奇怪、驚訝,甚至還有點……

有點可以說是怪異的“憤怒”表情中,龍機總算發現到七寶所問的話意,含有某種不單純的內情。

對于七寶這句更加莫名其妙的話,龍機還沒有來得及做出更進一步的詢問,站在七寶旁邊的陰司秀士,那一張本來頗為俊秀,但是之前因為斷手,而變得有點晦澀的容貌,也和七寶一樣變得益加“難看”了……

“我的老天……她……她居然會是個男人?”

陰司秀士的話,聽起來至少還比較理性一點,不像七寶那般隱晦得讓人莫名其妙。

不過,陰司秀士接下來的話,立刻就讓龍機有點明白他們兩個是怎麼回事了!

“我的天呀……難怪……難怪他怎麼樣,都不肯點燈……原來,竟是這樣的原因……哎呀呀……”

從陰司秀士最後冒出來的這句話,龍機終于明白他們兩個大男人,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反應了!

這兩個家伙,居然已經同時和鳳音鳴,發生過肉體交合的“關系”了!

在已經是意外連翻而來的現在,龍機更覺得這又是一件讓人想不到的意外!

本來還希望稍微遮掩一下真相,但是最後終于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終于看著此時包括了龍魔王、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三個男修,都在意外下發現這件隱藏了許久,從來也沒有外人知道的秘密之後,音嚴還是有點勉強地開口對著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有點不高興地說道:“寶哥、秀士,你們也不用這麼拘泥外表的形式吧?以我看來,宗主里里外外,從頭到尾,都是徹徹底底的女性呢……”

對于音嚴這時候為鳳音鳴宗主所做的辯護,七寶陰師就好像又被當面在臉上打了一拳那般,再也忍不住地跳了起來,不但眼中噴出了怒火,更連脖子上的青筋都浮了出來!

“音嚴……你……你還說這種話?你難道沒看到他胯下那是甚麼嗎?我七寶陰師修練了這麼久,沒想到最後還會和這樣的人妖怪物,發生交合關系……”

音嚴和音厲,聽到七寶陰師情急之下,居然連“人妖怪物”這麼難聽的話都脫口而出,不由得臉色也倏然大變……

其中的音厲,眼中更是閃現出了怨恨的光芒……

“七寶陰師……你好像忘了,當初和音嚴姊發生了關系之後,還苦苦懇求,希望能夠一親宗主芳澤的,到底是誰了吧?”

音厲這麼諷刺的反問,馬上就讓七寶陰師臉上愣了愣,一下子也有點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才有點結結巴巴地回答道:“這……這……這怎麼能怪到我的頭上?當我和陰司師弟,和音嚴與你要好之後,從每個方面,鳳宗主總是隱隱透露出稍微有點意思的那種表示,而且你和音嚴也從來不覺得這樣有甚麼不好,甚至還在言語口氣中,讓我們覺得你們似乎對于和鳳宗主發生關系,也不是甚麼不可以的事……任何人當然都會覺得……”

七寶陰師這一次的話還沒說完,音嚴馬上就冷著臉接口說道:“覺得?覺得甚麼?覺得既然有宗主這麼樣的一個美女,願意送上門來,反正不吃也白不吃……是不是?”

被音嚴這麼一接,七寶陰師也有點難以繼續下去了,只能夠脹紅了臉,不知道該說甚麼。

七寶陰師沒有話了,倒是他旁邊的陰司秀士,顯然還是難以平複心中的沖突。

“音嚴,話也不能這麼說吧……如果不是鳳宗主,根本就是個男的,而且還刻意隱藏真正的身份,在‘真人界’一向都以這樣的形態出現的話……我和七寶師兄也不會……也不會想要和她……和他發生任何關系的……”

對于陰司秀士這樣的說法,音嚴的表情反而變得更冷峻了。

“所以,照你這麼說的意思,就變成了如果宗主真的是個女性,你們這樣的想法,就符合了你們占人便宜的心態,然後這一切都變得合理而且自然……而因為你們現在了解了宗主這方面的秘密,馬上你們就搖身一變,成為了受害者了?”

被音嚴這麼直愣愣地一頂,聽起來陰司秀士他們簡直就好像變成了,到處鑽營算計,只要對自己有益,就是有理;而只要事情變得和自己的預期不同,馬上所有的人都變成了對不起他的那種勢利小人一樣……

這樣的說法,當然也讓陰司秀士聽起來極為不舒服。

“音嚴,雖然和你要好的,是我七寶師兄,但是你這樣扭曲我們的意思,卻也絕對不是事實……我和七寶師兄身列邪宗人物之一,當然沒有甚麼道德上的忌諱……只是,我們雖有自己的私心欲望,但我們一不隱瞞,二不強迫,至少我們所有的想法,都非常真實而且不矯飾地,攤在所有人的檢視之下……”

在陰司秀士的這一番話後,聽起來似乎才是和他要好的音厲,也馬上就冷下了臉說道:“想和宗主發生關系,是你們兩人主動提起的……先不去提甚麼欺騙不欺騙的心思了,你們兩個又不是小孩子,既然已經做過的事,就不要這麼樣地想將一切都推到現在失去意識的宗主身上!我和音嚴也絕對不允許你們這麼做……更何況,如果不是這一次龍祖巧之又巧地,發現了宗主這種纏了他一輩子的反異情況,你們還不是一得了空,就會搶著想要和宗主尋歡?可見得你們的感受都是真實的,這里面豈有甚麼欺騙不欺騙的問題?怎麼能夠因為這種本來完全沒有任何影響的變化,馬上就全盤翻臉不認帳,還把一切都怪到別人的頭上?你們兩個空自胯下有那麼一只張牙舞爪的肉杵棍兒,這樣的反應,又算甚麼?豈非比起我們兩腿無物的女流,還要更加地不如!”

音厲的這一番話,較之前音嚴的指責,還要益加來得犀利而且難聽……

等到她的話一說完,陰司秀士和七寶陰師,簡直臉都快被氣歪了!

眼看著因為發現到鳳音鳴居然是男的這件事,竟引得本來還稱得上是維持一心的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嚴、音厲四人,幾乎可以說是當場都快翻臉了……

等到龍機將鳳音鳴身上所有的紫液都清理乾淨時,這四個家伙居然還在你一言我一語地爭執著,看樣子似乎還頗有馬上拆伙的味道。

以龍機這樣的見識,也真的沒有辦法去判定誰的說法比較有理一些,而且從另一個最直接的角度看,他更懶得去管他們四人之間的是非曲折……

因此,他在清完了鳳音鳴的周身之後,只是攏了攏袖子,有點冷厲地對著四個人輕喝道:“你們四個混蛋說夠了沒有?”

被龍祖這麼一喝,七寶陰師、陰司秀士、音嚴和音厲,都立刻縮住了嘴,安靜了下來。

“過去的事已經過去,要這麼爭也等以後再說,眼前是甚麼時機,還看你們這麼樣地耍寶自己斗自己?”

看著龍祖站在那里冷眼而觀的悍然氣勢,音嚴也不由得有些心驚地呐呐說道:“稟龍祖……這個這個……都是他們這兩個臭男人,居然全都趁勢怪到了宗主的頭上……宗主的體質就是這樣,也不是他喜歡變成這樣的……他所背負的這種奇變缺陷,他得要扛著過一輩子,等于是永遠也翻不了身的……婢子一看到他們這兩個臭男人的反應,就忍不住要為可憐的宗主反駁……所以……”

在龍祖的壓制下,七寶陰師果然也比較沒有這麼沖動了,聽了和他要好的音嚴這樣的說法,也只能苦笑了一下,有點無奈地回答道:“音嚴,你為鳳宗主抱不平,真說起來,當然也不能說不對……只是,你我再怎麼說,也總有過一段恩愛,我想你多少也應該了解,我和陰司師弟,乍然發現到自己以前居然是和另一個男人發生過關系,心中所受的那種震撼吧?”

音嚴聽到了七寶陰師這一段比較沒有這麼激烈的說法,反應也隨之變得比較柔軟了一點……

沉默了一會兒,她才歎了口氣,幽幽說道:“是男是女,何必一定只看外表而已?真正的內在質性,豈不是更加重要?‘看起來’好吃的果子,當然永遠也比不上‘吃起來’真正好吃的果子,不是這樣嗎?你們何不把宗主看成真正的‘女人’,這樣豈不是甚麼問題都沒有了?”

對于音嚴這種說來簡單的話,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心里也都知道,對他們而言,這可真的是說比做要容易多了……

因此,他們也只能彼此對望了一眼,甚麼話也接不下去了。

幾個水精孩兒在將鳳音鳴給從壁面里拉救出來之後,似乎對于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嚴、音厲的爭執,非常地感興趣那般,當這個在說話的時候,四雙水盈盈的眼睛,就移到了這個人的身上,而當換另外一個人接著說的時候,八只水眼,馬上就“唰”地一下,轉到了接話的人身上……

因此,反而是這四個小家伙,看起來比誰都要來得認真細聽,八道眼光非常整齊地一下這邊,一下那邊地移來移去,瞧來還真的很有點讓人發噱的喜感!

而大概只有龍機,才會明白這些小家伙,怎麼會對四人這樣的爭論,感到無比的興趣!

因為對鯤鯶言,它本來的能力,都是自體而裂地來產生後代……

對它而言,所謂的“異性”或者是“同性”,根本就沒有甚麼機會理解那是甚麼意思,所以很自然地就會對這種水精孩兒也不知道的論辯,感到無比的好奇。

不過,也只有龍機,很清楚地知道這些根本沒有甚麼“異性”觀念的水精孩兒,雖然看起來好像很好奇,很專心……

但是,就算他們再聽上個三天三夜,龍機保證這些水精孩兒,也絕對聽不出甚麼所以然來的……

因此,再這麼樣任由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嚴、音厲,這麼樣地爭論下去,根本就只有浪費時間而已!

所以他最後才會出面以這樣悍然的語氣,叱責了這爭得面紅耳赤的兩男兩女!

在音嚴和七寶陰師,最後的互動,似乎比較沒有這麼激烈的時候……

龍機很快就掌握住了機會,對著站在那邊還直愣愣地眨著眼睛東看西看的水精孩兒們說道:“一八三,你們不用聽了,再聽也還是不懂的……現在前導的四個,距離我們多遠?”

紫水兒一八三,看到龍機已經出面制止了這很有趣的四個人類所引發的爭論,小小的臉上,還露出了那種有點惋惜的表情,很遺憾地眨了眨眼說道:“老大,就是不懂才有趣呢……現在天下間的道理,要讓我們不懂的,可還真的不鄉哩……下次你們再吵嘴,可得趕快通知我們一下呢,好不好?……啊!前面探路的四個,也沒有離得很遠,大約再兩百丈左右吧……”

本來爭得非常激烈的七寶等人,聽到了這位水精孩兒“下次再吵,可得趕快通知”的話,一下子也不知道這個孩童般模樣,語氣也如孩童般天真的水精怪物,到底是說真的,還是另有諷刺,四個人的臉上都不禁微微紅了起來……

真的要吵嘴,哪還真的特別找人來看?如此豈能再吵得起來?

因此,對于紫水兒一八三的這個請求,四位男女修真,都只能夠彼此對望了一眼,誰也沒敢接著他的詢問來回應……

除了心中各有所感的四位修真之外,龍機倒是一聽一八三說完話,就微微皺起了眉頭,似乎有點奇怪地繼續問道:“兩百丈外?他們停下來做甚麼?你要他們繼續前進吧!有你在我們身邊,還怕我們找不到他們嗎?”

龍機的指令才剛說完,紫水兒一八三馬上就格格一陣脆笑!

“老大……他們不用前進啦……兩百丈外,等于就是大會戰的地頭啦……”

龍機聽得心中一驚。

“地頭?你是說,我要找的人,都會在那里嗎?”

紫水兒一八三只是點了點頭。

“從其他水精孩兒們所傳來的回應,不管是旱魃、陽印,或者是臌螟、葺猙……大概都漸漸地往這邊靠過來了……所以老大如果真的要知道的話,恐怕想阻止他們過來也有點困難呢……”

從一八三之前的回答中,龍機很敏感地就直接詢問著另外的一個重點:“前面兩百丈是甚麼地方?為甚麼你會說‘大會戰的地頭’?”

一八三又是格格一笑!

“老大,前面再過去一點那里,其實就已經進入了老爺爺體內,無法受其感應所控制,等于已經完全麻木的病區啦……從那里開始,有很廣大的一片區域,都是被腦腡所控制的……長久以來,它的海毛蟲,和我們水精群,就是在那里互相對峙著的……我們攻不進,但是它們也跨不來……”

龍機聽了紫水兒一八三這樣的說法之後,總算是大概了解,自己等人,終于快要到達困擾了鯤鯶不知道多久的體內戰場了……

同屬鯤鯶質的海毛蟲,對上了重新提煉之後的生體衛隊“水精孩兒”,還真的不知道會是一種甚麼樣的場面……

想到這里,龍機心神立時一振,也不再多說甚麼,便對著肅立在旁的四人招了招手,沉聲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也快點過去吧……陽印和旱魃,可都不是容易對付的強敵呢……”

等到龍機的話一說完,他的身形不再停留,馬上就飄飛了起來,往前直沖而去!

而當龍機的身形一動之後,四個水精孩兒,幾乎是同時“噗啦”一下地化成了一波在空中飛濺的紫色水霧,唰然輕響之後,頃刻之間就消失在空氣之中了……

這時候唯一剩下的七寶陰師、陰司秀士和音嚴、音厲,當下也絲毫不敢怠慢,馬上就催動元氣,腳跟浮空地竄掠而起!

經過了這麼一段的插曲變化之後……

對于現在還躺在那里的鳳音鳴,音嚴和音厲也不用再和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多說甚麼,馬上就由兩個女郎同時動作,一左一右地將鳳音鳴給扶住。

然後,就盡可能地跟在已經掠行出去的七寶陰師和陰司秀士身後而去。

即使是剛剛還爭得面紅耳赤的四人,隱然間也有點感受到現在的氣氛已經繃得越來越緊了……

因此他們這時也不敢再針對鳳音鳴宗主的情況,多說些甚麼話。

雖然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有察覺到周圍的環境有些甚麼變化……

但是,隱約中,他們卻很敏銳地感受到了某種殺伐之氣,已經漸漸加濃加重了!

上篇:第一章 昔人歸宗    下篇:第三章 蟲精之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