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一章 裂天島外   
  
第一章 裂天島外



仁義王確實不愧是以心計奸滑著名的老修,從見面開始,到現在也不過才說幾句話的時間,竟就已經准確地挑起了海淰心中那種宗派被襲的恨意,讓他很自然地就想要二話不說地給“裂天劍宗”一個重創!

如果現在的深海獸魚宗,真的還是由海淰大群長指揮的話,龍機知道恐怕是很難不被仁義王他們這樣的撩撥語氣算計的。

到時“深海獸魚宗”和“裂天劍宗”,還想要心平氣和地靜下來談,為兩方尋找一個都可以接受的解決辦法,恐怕絕對是一個“緣木求魚”的夢想了。

好在,眼前的“深海獸魚宗”,是由龍機帶頭,而不是由海淰作主。

所以,龍機只是微微地回頭望了火冒三丈的海淰一眼,淡淡地說道:“海淰,你可以閉嘴了,那些狠話無須多說,一切都有我呢……”

海淰雖然心中充滿了宗下弟子被襲,或死或遭擒,這樣不堪結果的憤怒,但是被龍魔王這麼輕輕的話意一點,立刻就態度斂收,很恭敬地點了點頭。

“是,海淰一時氣憤,有些無狀了……一切還請龍祖作主!”

仁義王和另外的三個老修,在旁邊看到海淰這樣的反應,雖然表面上還是盡量作出笑吟吟的樣子,但是每個人的心中,都禁不住地更加驚疑。

海淰大群長可不是“深海獸魚宗”里,沒甚麼地位的門下弟子……

相反的,在“真人界”一般的認知中,他已經算是此派里最大的啦……

可是怎麼一到了這個甚麼“龍魔王”的面前,居然反應比一般的弟子,還要更加地來得恭敬十分?

看樣子仁義王之前胡亂隨說的,龍魔王是“深海獸魚宗”不踏世的祖師這種說法,還真是恰恰猜得一點也沒錯!

這個龍魔王,到底是個甚麼樣的來頭?

而且,最糟糕的,是不只仁義王,連其他的三位邪派老修:心魔尊、拜月巫主和妖劍魔王,雖然才剛見到這個龍魔王,但是他們依靠著經驗豐富,有著無比曆練的直覺,卻同時發現到……

這個龍魔王,心機之深沉,算計之精准,肯定是不會輸給他們這幾個以詭詐著稱的人到哪里去的……

由這麼樣的一個人,主掌了“深海獸魚宗”的行動,絕對是不會像之前所預測的那麼順利了!

而且,說不定一個弄不好,連“無形團”這邊,被這個龍魔王給反算了一記,也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事……

因此,仁義王和另外三個邪宗老修,都同時在心中惕然而驚,個個私下都提高了警覺!

仁義王的腦中,正在快速地思索著,但是他外在做出來的反應,卻完全沒有任何遲疑的神情,同時雙眼後望中,對著也一起摻在“深海獸魚宗”里面的幾位女修,露出了很驚訝的表情。

“咦?沒想到率鶴仙子幾位的鸞駕,也在這里?”

率鶴仙子本來就一直對仁義王沒有任何好感,所以在他這麼客氣地一問之下,她的臉上也只是微微露出了淡然的神情,對著仁義王說道:“我們姊妹本來就是應訊而來,既然貴團已經就要有所行動,當然我們姊妹也應該是要到場的……”

率鶴仙子說到這里,忽然間眼里透出了一股冷洌的光芒,還沒等仁義王做出甚麼回應,便即繼續說道:“只不過呢!由我們派里投靠到你們‘無形團’里去的,牛肚仙人、摘花先生、攀紅夫人和瞽陽子四個叛徒,還請貴團無須再多等他們了……”

仁義王聽到率鶴仙子藥淑,突然之間就這麼提起了牛肚摘花,攀紅瞽陽等四人,臉上不禁流露出了一種驚訝的神情。

“率鶴仙子現在會這麼樣地提到牛肚仙人等人,是為了甚麼緣故?還有,‘不用等他們’又是甚麼意思?”

仁義王不但是在說話之間,語氣里充滿了不解,同時在他的臉上,也呈現出一種真的不知道率鶴仙子會這麼說,到底是為了甚麼的神情。

藥淑當然不會認為仁義王這樣的反應,會是他“真正”的反應……

因此,在仁義王有點驚訝,又有點困惑的反應之後,藥淑只是冷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仁義王該不會是要告訴我們姊妹,在你之前離開了疊金寶塔之後,不曉得貴團的這四個人,竟然就在後來,暗中侵入而且偷襲了我們姊妹吧?”

率鶴仙子的這一番話,才剛說完,不但是最前面的仁義王,臉上一片驚容……

連後面的那三位邪宗的老修,也跟著露出了訝然的表情。

“甚麼?”仁義王的語音,聽起來倒真的像是大出意料之外的樣子:“你是說……之前和諸位在‘疊金寶塔’相見之後,貴宗的牛肚瞽陽、摘花攀紅,居然跑去暗襲諸位?”

藥淑還是淡淡地看著仁義王的反應,冷笑依然。

從邪宗大會之後,牛肚那幾個叛徒,早就已經算是和你‘無形團’的人連成一氣了,仁義王現在不用再把他們那幾個死有余辜的家伙,反推到我們‘陰陽宗’頭上了吧?”

仁義王不管之前到底知道或是不知道陽印暗中對率鶴等人出手,率鶴所提的牛肚仙人、摘花攀紅和瞽陽等人,他可是非常清楚現在還有誰人能夠調動得了他們,因此當率鶴的話已經說到像現在這樣的地步時,仁義王的肚子里已經差不多猜也猜得出是怎麼回事了。

所以,仁義王只是骨碌碌地轉了轉眼珠子,馬上就露出了最為坦誠的苦笑。

“率鶴仙子……你所說的這一番話,那可真的是天大的誤會啦……”

“天大的誤會?”

藥淑撇了撇嘴,又是一聲冷哼!

仁義王在拱手作揖的同時,還連連不斷地點頭:“率鶴仙子,這真的是黑天的誤會!諸位可別忘了,邪宗大會之後,貴宗的那幾個‘陰陽仙人’,可是一個不少地和貴宗的‘孽龍化形’長老,跟著‘飛龍聯主’,回到了你們‘陰陽和合派’的臨時所在,去做了那個甚麼‘接宗大典’……所以說到底,牛肚瞽陽、摘花攀紅,算起來可都是你們的人呢……所以這一次他們不管是聽了誰的命令,竟然在本王離開之後,大膽地暗算了諸位,我們這里是確確實實地不知情呀……如果諸位硬要把這筆帳算到我們‘無形團’的頭上,那可不是黑天的冤枉嗎?”

仁義王這一番有點慷慨激昂的話一說出來之後……

盡管他那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的態度,根本就完全無法取得率鶴仙子等人的任何信任,但他語句之中,所提到的道理,卻也是率鶴仙子她們一下子無法辯駁的。

牛肚等四個叛徒,確實是跟了孽龍化形長老,回到“陰陽和合派”之中,也參與了“飛龍聯主”的接宗大典……

所以真要說起來,不管是問甚麼人,十個里面肯定有十個,是會告訴率鶴她們,牛肚等幾個家伙,算來算去,也應該還是算他們“陰陽宗”門下的。

這一點,恐怕是連率鶴仙子自己,都無法否認的。

而如果牛肚仙人那幾位家伙,要還算是“陰陽宗”門下的話,那麼不管他們有任何甚麼行動,都要說仁義王“必定”知情,這實在也是有點勉強。

再加上仁義王現在,直接地就表明了不知情的態度,確實多多少少也讓率鶴等人的心里,有點摸不定仁義王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因此,率鶴仙子在微微又哼了一聲,表達了自己懷疑的意思之後,倒也沒有再多說甚麼話了。

仁義王見率鶴的態度,看起來已經比較沒那麼直沖時,很技巧地又繼續臉露擔憂的表情,很關切地問道:“率鶴仙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本王在這里沒有看到朦朧仙子,難道是被牛肚仙人他們給捉去了嗎?要不要我們趕快派人去追?”

不管是真是假,仁義王的好意,聽在率鶴仙子的耳里,總是忍不住有一種悶吞了好幾個雞蛋的感覺……

好不容易順了口氣,率鶴仙子才冷冷地哼然回答。

“朦朧妹子已經被牛肚仙人暗算身亡,多謝你的好意……”

仁義王臉上的意外,又再次很明顯地出現。

“暗算身亡?”他重覆了一下,緊接著立刻就換了副怒容:“現在已經是甚麼時候了,居然還有人會這樣暗中算計自己人?我們馬上就派出人手,去追緝那幾個家伙……”

藥淑看到仁義王那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至少可以說得上是恰如其分的同慨反應,也只能沒好氣地接口說道:“這一點也無須煩勞貴團了……那幾個叛徒,已經被龍祖收拾了,我姊妹們承蒙龍祖慈悲出手,不但解了身陷叛徒之危,更還一舉為朦朧妹子報了一部份的仇……所以,這一次的行動,也是一切都由他老人家作主,我姊妹一定拼死以赴!”

仁義王聽到率鶴這麼一說,才總算明白了率鶴之前所說的,已經無須再等待牛肚仙人幾位的話,到底是甚麼意思……

這樣看起來,牛肚仙人、摘花先生、攀紅夫人和瞽陽子四個僅存的“陰陽四仙”,似乎已經是有點凶多吉少的味道了。

牛肚等人,到底是誰的手下,現在又有誰能指揮,這些都是仁義王再清楚也不過的了。

不過,從率鶴仙子只集中在牛肚等人所發的反應上看來,似乎這一點率鶴仙子她們還並沒有一個清楚而又肯定的線索……

因此,仁義王當然也不會自作聰明地把話頭往這上面拉,所以,在藥淑表明了無須仁義王幫忙的話一說完,仁義王馬上就又連點著頭說道:“是是是,率鶴仙子說得極是,這一次對‘裂天劍宗’的行動,原本就是以龍魔前輩出頭領帶,才是最合情合理的……因此別說是率鶴和其他幾位仙子了,我們整個‘無形團’千余人,都完全以龍魔前輩馬首是瞻的……”

龍機站在旁邊,眼看著率鶴仙子和仁義王拉來擋去,像過招一樣的對話,知道率鶴仙子雖然也可以算得上是“真人界”有名的女修,但是要說想抓著老奸巨滑的仁義王一些話尾,恐怕實在是有點力未能逮的……

可以說清楚一切的龍機,目前根本就還不想在這個時候針對這一點出手,因此等仁義王的語音一落,他就拍了拍手,哈哈大笑說道:“仁義王,據我所知,現在的‘無形團’,好像也不是由你作主……一切要聽我指揮,這樣的話可先別說得這麼快呢……”

既然已經和陽印與極元真人,于“浮洋鰗”上見過面了,龍機會針對仁義王提出這樣的疑問,當然也是很正常的……

而就在龍機剛問完時,仁義王、三邪修,以及“仁義府”約十幾個門人,總計差不多有二十幾個的人群後方,忽然傳來了一個朗朗的語聲。

“龍魔前輩,經過本團幾位前輩一致的同意與看重,本團已經正式請我當他們的團主……”

這個聲音,龍機一聽就知道,正是之前曾經見面,而後又潛形暗襲了率鶴等人的陽印!

仁義王等人很快地就分開了一個人縫,陽印就在極元真人和歸萱萱的陪伴下,看起來非常閑適地踏水而來。

和陽印分開,到現在也不過才一個多時辰……

而這麼一下子的時間,龍機卻已經發現陽印又和之前有些不大一樣了。

這個不一樣的地方,並不是在陽印甚麼明顯的外表上……

他的眉目依然清秀,五官一樣俊逸……

可是龍機卻覺得,他周身的質氣,顯得益加沉凝了許多,而且隱隱有一股看不見的彩尾,于他身形掠動的時候,在他移過的空間位置上,微而又微地浮閃而現。

就好像他所經過的空氣,本來清透正常,可是經由他身形移動輕攪之後,就閃現了隱隱的彩炫那般,稍閃即滅,有一種說不出的詭麗之感。

除了陽印之外,龍機最注意觀察的,就是想要找出另外兩個人的位置。

其一當然就是由旱魃所控制的死尸“左司簿”。

第二個,則是聽說也已經混進了“無形團”的“戰具宗”“戰宛兒”。

從戰宛兒、腦腡和海毛蟲那種完全非人的存在體來看,龍機推斷戰宛兒就算是加入了“無形團”的陣勢之中,恐怕也絕對不會安著甚麼好心眼的。

如果以海毛蟲那種滲體無形的恐怖力量而言,“無形團”的人雖然眾多,但想要能夠抵擋“海毛蟲”全無聲息的侵入,肯定也不是一件輕易的事。

只不過,無形團再怎麼說,總也還有“真人界”的“三大邪修”,外加一個以前總是隱匿身份的“極元真人”,海毛蟲再怎麼厲害,也多少得顧忌一些。

等到後來質性大異的陽印,回到了“無形團”之後,海毛蟲必然是更加隱晦許多了。

龍機一直都對戰宛兒這個神秘的對手,保持著高度的警覺。

因為,他到現在還搞不清楚,腦腡及海毛蟲,潛伏在“深海獸魚宗”門下的體內,奪船不成之後,竟發動了全面性的攻擊,到底它的目的是甚麼?

同時,現在的龍魔王,其實原本就是由以前“役物宗”的“龍機機模人”所轉化而成的這件事情,直到目前為止,恐怕也只有“戰具宗”的“戰宛兒”知道……

在龍機很警覺的觀察之中,雖然現在的“無形團”,聽說已經有“戰具宗”的加入,而且從“深海獸魚宗”被擄的弟子,跑去非常配合地針對“裂天劍宗”發動了“自投羅網式”的攻擊看來,“戰具宗”肯定已經和“無形團”搭在一起了!

在這種情形下,龍機卻發現“無形團”的人,似乎還是對他這個“龍魔王”,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來曆……

由此可見,戰宛兒即便是知道他龍魔王是由龍機所轉化而成的這件事,顯然她並沒有把這個訊息,轉告讓“無形團”的人知曉!

也就是說,神秘的“戰宛兒”,就算是暫時好像和“無形團”合作,也必然是有著甚麼自己的打算!

這一點現在龍機已經是可以肯定的了。

只不過,邪宗各派之間,那種表面上彼此合作,可是實際上各自有各自打算的通性,對龍機而言,其實倒也並不奇怪……

唯一龍機要注意的,就是隨時都提高警覺,步步提防,才是最穩妥的自保之道!

所以,當龍機再一次看到了陽印的時候,馬上就同時注意到在他的身邊,有沒有跟著左司簿和戰宛兒。

可惜,龍機完全看不到這兩個人的任何蹤跡。

陽印在說完話之後,眼神很快地也對著龍機身後的那一群人,和兩只長伸著十幾丈高聳巨頭的海獸,溜轉了一圈。

當他見到原本現在應該已經被秘密送到另外一個地方的率鶴仙子等人時,陽印的眼光連晃都不晃一下,完全沒有絲毫驚訝或困惑的模樣。

連龍機也不由得有些欽佩陽印遭遇意外時,對于內在心智,或甚至眼神反應的深沉控制。

從他這種控制得近乎無懈可擊的所有反應中,對一個不知道陽印目前情況的人來說,實在是很難想像,之前暗襲率鶴仙子等人的那件事,竟然會和現在的陽印,有任何一絲絲的關連。

如果知道真相的,是率鶴仙子等人的話,龍機非常清楚依照她們幾位女修的個性,保證是很難不當場翻臉挑明對干起來的。

不過龍機現在所考慮的,已經是關系更要緊的另一層後續的關連。

他知道現在的陽印,身上系著好幾個很重要的秘密。

從他現在的神識,到底是算“陽印”,還是“極光老祖”?到隱隱間已經越來越有完整發展特殊“魔王質”的妖魔特性,和龍機一直放在心上的璿心下落……

這些都不是和陽印翻臉,可以就這樣探明的。

尤其,這里面最後一個璿心的下落,更讓龍機必須非常小心地應付著陽印,才比較有辦法從現在心機深沉,已到了微相無顯的陽印身上獲得!

所以,貿然地指出就是陽印在暗中偷襲率鶴仙子等人,絕對絕對,不是一個聰明的舉動。

而這也是龍機在率鶴仙子等人初初獲救,詢問龍機到底是誰偷襲了她們,使得朦朧仙子橫死得一點價值也無時,龍機不願意立刻就回答的原因。

率鶴仙子等人目前的修為,怎麼能夠和陽印相比?

如果她們知道了真相之後,又豈能夠像陽印這樣控神攝色,遮掩得一絲不露?

陽印望向諸人的眼光,一樣是那麼純淨坦誠,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是在對著一個遠道來訪的老朋友那般地自然。

“當然了……龍魔前輩,既然晚輩已經是‘無形團’正式的團主,那麼我們之前所議,我們這一次的行動,主要還得請龍魔前輩當頭先發的協定,自然是毫無疑問的我全團上下一體遵行的共識了……”

陽印說話的同時,身形已停,拱手行禮如儀,樣子看起來非常熱誠。

只不過,龍機在感應中,卻注意到了當陽印看到龍機身後的樞棱,和旁邊的臉螟時,似乎他清朗的眼光,有稍微地凝停了一下,然後才很快地轉了開去。

這期中雙方眼神同時滯留的時間,可以說是用“眨眼”來形容,都嫌稍長了些。

可是這樣的時間雖然短到了不能再短……

其中玄奧到難以測察的奇特變化,卻已在無形中出現,然後又在無形中消失!

就好像眼尾的一點薄影,刹然而感,根本還沒察覺是不是真的有甚麼東西時,所有的感覺已經逍逝無蹤,再無所覺。

從頭到尾,注意到這種現象的,不超過四個人!

龍機原本就知道,對身巨頸長、體勢驚人的姮靈海獸,根本連看都不看一下的陽印,在臌嫇和樞棱身上的兩下眼光的輕頓,肯定就表示了陽印已經察覺到這兩位女性的特別奇異之處。

雖然暗中注意著一切,可是龍機在表面上,卻也同樣做出了最自然的反應……

他輕輕地哈哈一笑,對著陽印擺了擺手說道:“呵呵,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一切就好辦多了……看來陽印師侄在‘無形團’之中,混得挺開的嘍……”

陽印在又輕瞥了全身盈白的樞棱一眼之後,就很快地轉視著綠發幾乎飄灑及踝的臌嫇,然後再次拱手說道:“龍魔前輩太見笑了……這些都是幾位團中前輩的厚愛而已……之前倒沒有聽龍魔前輩說起這位小姑娘,不知道是不是龍魔前輩的高弟?”

樞棱的怪異改變,陽印當然比較不好直接詢及,可是對于臌嫇的出現,陽印倒是毫不浪費時間地直叩而問。

龍機又是呵呵一陣,正想說話,不料臌嫇已是“咭”地一聲脆笑,對著陽印嘻然說道:“你這人的質性倒是怪得很,我的生氣波動連探了將近一萬兩千七百次,回切角度換了四百一十七個,還是撈不到你任何一絲著波反應,你很不簡單呢……”

陽印的臉上,依然只是帶著很親切的笑容,一點也沒有無形神念,正在和臌嫇交手的模樣。

陽印的表現非常平靜,不過其他的“無形團”成員,包括了現在就站在陽印身後的三大邪修,反倒是聽得每個人的心里都嚇了老大一跳。

其實對于這個身材瘦瘦小小的,就像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每個人都發現在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特殊的氣質和風采……

那同時又好像是一個耀眼小太陽那般,可以在第一眼看到她時,就從心中浮起一種很自然地生氣勃放的感覺……

對于她所說的甚麼“生氣波動”,甚麼“回切角度”,在場的所有人里,除了幾位功力達到宗主等級的高手之外,恐怕知道她到底在說甚麼的,十個里也沒一個!

但不懂雖不懂,小女孩話中甚麼又是萬又是千的數字,和里面那種她已經很明顯地在暗中對著陽印動了手的含意,至少還是聽得出來的……

而且,現在看陽印的反應,似乎好像也證實了小女孩的話,應該不是在開玩笑的……

懂不懂先不去說,如果這個小女孩說的是真的,那麼就光看小女孩這種根本沒人能夠察覺到的手段,再笨的人也想得出來眼前這個清麗纖小的女孩,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這里面心中最震駭的,還是當數幾個功力特別強的邪修。

他們彼此很快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同時明白了小女孩的“虛空神念”級探測行動,自己這一群號稱“前輩高手”的同伴里,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察覺得到。

小女孩所說的話,對他們這三四個特等高手來說,並不難以推測明白,可是讓他們訝異而又難以想像的,是他們所處的位置,離陽印是這麼樣地近在咫尺……

因此,小女孩幾乎是等于在他們這幾個老修的眼皮子底下動的手……

而且,還讓他們這幾個老家伙完全察覺不到!

如果不是傳說中的那種“虛空神念”級的神奧力量玄妙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豈能夠有這樣的結果?

不過,反過來說,這豈不就是表示,眼前的這個稚氣活潑的小女孩,功力己達幾個老修無法抵擋的地步了?

從臌嫇這麼一段聽起來好像很簡單的話語里,誰也沒想到其中所代表的意思,竟也這麼樣地複雜!

雖然這樣的推論是如此清楚,但是從心魔尊開始,到拜月巫主、妖劍魔主,和極元真人為止,每個人都睜大了雙眼,定定地死望著眼前的這個正在對他們眨著綠眼睛的小女孩,心中同時浮起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怪異感覺……

不知道為了甚麼,他們忽然之間,都覺得這個小女孩,其實絕對不只是個小女孩……

她似乎是一種幾位邪修無法了解的神秘存在!

心魔尊在驚疑之間,很自然地就重問了陽印之前所問最重要的關鍵。

“小姑娘到底是……甚麼來曆?”

臌嫇望了望陽印,又望了望他身後驚奇地睜著雙眼的幾個老家伙,然後轉過頭來,對著龍機眨了眨眼,隨即回答陽印和心魔尊的問題說道:“我的名字叫‘臌嫇’,從某個方面來說,是你們這個‘龍魔前輩’的……女兒!”

對于臌嫇這樣的回答,別人先不去說,第一個龍機就聽得有點傻眼了。

他的女兒?

臌嫇從他的認知中,感應到了“女兒”在一般人類觀念中的意思……

但是龍機也沒有想到,臌嫇會就這麼樣直接了當地說出來!

而見,她的語氣自然坦誠,聽起來還真的就很順理成章的模樣……

“原來,是龍魔前輩的愛女……”

陽印很沉穩,而且又很恭敬地,馬上就對著臌嫇拱手為禮:“難怪嫇小姐念動之間,活潑跳然,如浪奔騰……而動移之間,卻又灑然無蹤,難以先測……好在陽印本來就沒有妄動,停止間占了不少便宜,不然可就有點擋不住嫇小姐的波動探測了呢………”

臌嫇回眼過來,又望了陽印一眼,吃吃笑道:“你這人心里想的,和嘴里所說的,差了可不只一截呢……”

陽印微笑依然,沒有繼續接嘴答辯,態度之間,確實恭雅無比。

旁邊的仁義王,則是對著龍機很景仰地說道:“龍魔前輩不但本身修為已屬修羅級的祖師前輩,連令媛小小年紀,都具有如此不可思議能力,這一次針對‘裂天劍宗’的行動,必然是如浪滾谷,水到渠成……”

龍機聽到仁義王這麼一說,知道如此一直夾纏下去,說不定又會出現一些甚麼想像不到的奇怪變化,衍生出一些另外的問題……

于是,便即朗笑一聲後,對著“無形團”所有的人說道:“好吧!既然陽印賢侄已經這麼清楚地說明了‘無形團’的態度,那麼本王也就不客氣,直接接收貴團力量,來去找‘裂天劍宗’算帳啦……”

龍機的話一說完,居然就聽到仁義王他們那一群人的後面,至少幾百個人的聲音齊齊應是,聲音之大,倒也嚇了龍機不大不小的一跳。

龍機抬眼望去,這才發現除了仁義王他們之外,在遠一些的水面上,已是密密地會集了數百人左右的人影……

這些應該都是“無形團”的所屬手下。

只是,他們的人數雖多,但靜默的動作和一致的反應,應該也算得上是一股訓練有素的力量。

由他們所同時回答的聲浪,除了整脆一致之外,順著龍機語氣回答的模樣,倒也頗有出征在即,馬上就要和敵人正面相接的味道。

“陽團主,這一件事由我們和‘裂天劍宗’的人互沖而起,如今聲勢已放,軍貴神速,就由我們‘深海獸魚宗’的屬下當先開道,請貴團幾位主要人物,和我們同並于中之外,其他弟子們則力分兩側,後掩五十丈,一切還以我們‘深海獸魚宗’的反應作依……以貴團豐富的經驗,老到的眼光,該怎麼配合,想來是不用我再多說甚麼了吧?”

陽印聽了龍機的指令,其實還是留了非常大的彈性,給他這個“無形團”的團主,因此暗暗放下了心,單手一舉,對著後面回頭喝道:“孩子們!你們都聽到龍魔前輩的話啦……”

無形團的諸人,這一次應是的聲音,更加比之前還要來得響亮威武!

龍機的命令說完,也沒有再繼續留在原處,去細看“無形團”多達千人的分隊狀態,當即身形一起,再度落于“姮靈海獸”的巨大獸頭之上……

一聲輕叱之下,海獸長長的獸頸回低而轉,朝向了另外的一個方向……

然後,“嘩啦啦”一聲暴響,水霧轟然複揚!

“深海獸魚宗”由龍機帶頭的一行弟子,包括了那兩只巨體沉海,光伸出個腦袋,就超過十幾丈的“姮靈海獸”,完全無需龍機另外再多做甚麼命令招呼,已經是非常自動噴水濺浪,聲勢驚人地重新彎向破海,對准了水線不遠處的“裂天島影”,呼嘯前進!”

這一次的重新出動,在海面上所引起的變化,和之前又有一些不同……

龍機和臌嫇,各自站在一只姮靈海獸的腦袋上,一左一右地並駕而驅,身後所帶起的轟然水霧,在近晚的天邊霞光映照下,就好像是一團一團滾動的彩虹一樣,加上海動聲搖地,威勢確實如久潛的怪獸破巢而出那般,驚人至極……

除了一左一右,並駕而前的兩獸之外,其他“深海獸魚宗”的弟子們,同樣和之前相同,一線長拉間,從龍機這樣的高度往下望去,十幾個小點在海面上帶出了飛濺而起的絲絲揚波,遠遠看去,就宛如一層高揚的水簾!

這樣正面主力的後方,由“無形團”所組合而成的彩色氣罩,在龍機帶頭出動的同時,忽然間撤散而消,密密群群的人影,清楚地顯露了出來……

然後,在龍機這邊一線長掠的行動開始,那些呼喝連連的“無形團”門下,也都開始馭器的馭器,聚元的聚元,紛紛開始移動,緊隨龍機之後而來!

這些“無形團”的屬下們,其實服雜飾混,除了比較明顯的“極光氣宗”、“心魔宗”、“黑羽魔巫宗”、“魔劍妖宗”、“仁義府”等的大宗派之外,還有不少其他的邪宗弟子們,光從一群一群衣飾各異的外表上看來,實在很難說得清到底還有哪些宗派……

不過,這群“無形團”所屬,雖然都是由各種邪宗所集聚起來的群體,但是行動之間,卻隱然自有其序。

浮海而來的人影雖多,但是卻很自然地就按照龍機所說的那般,分成了左右兩邊,漸行漸遠間,疊影而開,隱隱就是中央主力龍機的兩側護翼!

加上了“無形團”力量的此時,從龍機現在的位置往下望去,後側都是連連密密的人影,看起來果然有點千軍傾出的味道……

還有兩獸的攪滾震浪,和眾人掠氣而帶的水霧,翻翻揚揚地直上半空,威勢更是掀動半邊海域,益加驚人。

在這種情形之下,龍機很清楚地知道,裂天劍宗那邊的人,已經絕對不止是想不發現都不行這樣而已了……

如此千人三角並勢而出的驚人聲威,絕對沒有哪一個宗派,可以等閑視之的!

如果裂天劍宗那邊的人,此時往龍機這邊的海域望來,那掀天的波浪,那為濺空的水霧,那一線長拉的滾滾貼虹,必定是一幕難見的海上奇景!

宛如大軍壓境一般的真人海獸,就好像是一浪沖天凝勢的海嘯,對准了“裂天島”上,“裂天劍谷”之中,那正派素有難惹之名的“裂天劍宗”,直撲而去!

隨著掠海的速度越來越快,轟然跨過的水域越來越多……

眼看著,原本只是在水線上一個微點的島影,慢慢擴大變成了一團一團疏落散至,漸變漸寬的巨大岩塊!

最前面的龍機,同樣慢慢地已經可以從肉眼的觀察中,看出“裂天群島”,最邊緣的一些碎插于水面上的雜亂岩礁……

這些島群最外側的部份,其實連所謂的“島嶼”,都稱不太上的。

從錯落散排的形狀看起來,很大一部份都是被海水沖蝕得只剩下幾個人般大小的碎礁。

在微晚的光線下,這些帶著黑影的島礁,夾在反光如鏡的水面上,就好像是一團一團散潑在光紙上的亂墨,看起來果然很有一點烈厲的氣氛!

對“無形團”而言……

他們也許是聚合了不少宗派的眾多人數……

他們也許是潛隱了幾個不為人知的超級高手……

可是面對著正派里聲名素著的“裂天劍宗”……

進行大規模的全派戰斗……

就算是“無形團”,也不敢太過輕心!

龍機的位置,說起來應該是所有的人里,處于最前面的。

當他站在長頸曳搖的“姮靈海獸”腦袋上時,他已經可以很清楚地,在向晚的霞光映照下,盈綠里微微帶著幾許淡紫的光亮海面上,看到如墨散潑的島影前面,隱隱有另外的其他東西存在著……

那是一點一點,微微浮在海面上,有點如米粒般的暗影。

這些微小的影子,虛虛地散在平平的水鏡之上,不只一個……

而是每隔十幾丈,就隱有秩序地浮著一個。

從上往下看,就算是注意到了這些水上微點的位置彼此相關,也頂多只能瞧出是由約四、五十個的小點,所平均拉出的弧狀虛線。

只有龍機敏銳的眼睛,很快就分辨出,這些粒粒的微影,其實不折不扣,都是一個一個,雙手虛張,兩腿合並,以一種怪異的姿勢,浮浮地立在水上人影!

也就是說,在“裂天島嶼”的最外側,已經有將近四、五十個人,在海上以一種怪異的微弧形狀,浮海排列著,准備迎接龍機他們這一大群不懷好意的人獸。

只是因為現在兩方相隔的距離,還算遙遠,以致于從龍機這麼高的位置往下望去,看起來頂多只有像一排不注意細看,說不定還瞧不大清楚的米粒而己。

除了看出海面上排線而護的那些微影,都是一個一個的人影之外,龍機甚至還瞧出了,這些人所站立的位置,似乎也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帶弧彎線而已!

從他們彼此間直弧錯落的方式,龍機同樣立刻就察覺了,這顯然是一種大型對仗時,所刻意安排的特殊陣式!

將近五十個人,所排列出來的一種特殊戰陣!

發現到這一點之後,龍機馬上就站在海獸的腦袋上,更加仔細地集中眼力,來來回回地觀察著……

然後,他就忽然明白了,這些排列的位置,似乎和人體的某種特殊經脈,有著互動的特殊關系。

而且,還不是一種普通一般的修真,所熟知的經脈。

那似乎……

那似乎是……

龍機又凝神注視了一眼……

沒錯,那是一種只有修練“裂天劍宗”的特殊裂天劍氣,所回回而激,層層連起,以一分運集真元,可以振蕩強放出七、八分的特殊“裂天氣路”!

以前龍機以飛龍初履人世時,就曾經因為和紅菱的接觸,而對于“裂天劍宗”的特殊氣路,有了一個非常全面而又深入的認識……

沒想到今天在這里,居然還可以看到“裂天劍宗”,竟以人脈氣路做為陣位定點,擺出了這麼一個怪異無比的戰陣!

除了精熟“裂天劍宗”練劍氣路的門人之外,還能有誰,可以擺出這樣的怪陣?

看到這里,“裂天劍宗”果然有備的預測,已經算是確定了。

只是,比照著他們裂天氣路脈絡,所排列出來的這個怪陣……

到底能夠干嘛?

龍機想到這個問題以後,腦子里很快地就開始推論出各種可能……

當龍機的念頭正在急快轉動時,他的動作,並沒有因為忙碌的思考,而有所停頓……

他站在海獸上的姿勢端然不動,左臂突然倏舉,微微偏了一些角度地指住了前方偏左的一個特定方向,同時轉頭對著後面集聲攝音地喝道:

“注意,左七右三,所有人前掠力量跟著我移轉!”

所有後面的人,不管是不是龍機“深海獸魚宗”的弟子,都可以很清楚地聽到了龍機這一陣似乎並不特別高亢大聲,但是卻貼海而擴,幾乎每個人都同時聽得明明白白的指示。

簡單的命令話語之中,已經非常清楚地指明了施力的比例!

因此,盡管有些人還搞不大清楚龍機為甚麼要突然發出這樣改變前進和施力方向的指令……

不過,幾乎是下意識地,差不多每個人都同時按照了“龍魔王”語意沉勁的指示,同時施力照辦!

這種反應是如此地直接,就算是“無形團”的所屬,也幾乎無須由他們的“團主”再做確認,每個人就都很自然地照做了……

頓時,從龍機之後,靠左邊的水霧猛地“嘩啦啦”地哇然暴增,每一個在海面上飛竄的身形,掠拉而過時所帶起的彩虹般水浪,同時都急速地往左側傾斜,形成了一個連著一個,一幅接著一幅,特殊側偏的水扇奇景……

原本對准了直沖而去的轟然波勢,忽然間就很快速而且很明顯地,往左邊彎然側移了起來!

就好像是一個龐大的嘯浪,很突兀地偏移了一些。

而就在這個時候,立于高空之中,巨獸頭上的龍機,就看到了遠方那個由“裂天劍宗”的門下們,所如弧線般散拉于海面上那些人影中,從最前頭的某個尖角末端位置的人影雙手上,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那個微小遙遠的人影開手之間,“劈哩叭啦”地,竟就這麼樣長拉出一條一條如扇般整齊,但又如電氣般不規則的雪亮裂電流光!

因為彼此雙方相隔的距離還算是頗遠,因此在裂電剛出之時,在這麼遠的距離下,並看不出有多麼的清晰。

不過,就在這個清亮的怪異裂電,往此人的兩側長拉而出時,很快就碰到了此人兩側,緊排在其兩邊的另外二人的位置……

這時候的龍機,就注意到由首先發難的那人兩側,緊靠的另外二人,也同時雙手抬舉,傾力而出,就好像是接續了第一個人的力量,然後再加上了自己的力量那般,在這人的上空,也同樣“劈哩叭啦”地出現了一條一條雪亮的電芒……

而兩芒俱現,就讓最先的那人,和兩邊的二人,彼此相隔的空間之中,出現了好像相連起來的怪異電網……

而且,這樣的電網,竟也隨著傾注的真元越來越多,竟從海面之上,往高空串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好像是由電花所構成的屏障!

有一便生二,有二就連三……

這樣一個接二連三的串電相聯現象,隨著光網的外擴,很快地就順著這些門下們的人影所弧形排列而開的位置,連連擴散了開來!

而一條一條續聯疊出的裂天劍氣,同樣也給沖激得明顯了起來……

尤其是那個最先帶動氣機的人影,頭頂上方不知道甚麼時候,竟跳現出了一條滾龍般的強亮匹練,夭夭矯矯,刺眼至極,很明顯地看出是啟陣的中心!

刹時間“劈哩叭啦”的爆音連連而起,而炸閃不停的電流青光,更是疊疊相連,竟在海面上宛如築起了一層寬度幾達數十丈的電網流牆!

那種景象的瑰麗奇異,真是筆墨所難以形容的!

龍機站在巨獸之上,左臂直舉不動,七三之比的偏移,依舊是非常固定。

“還沒還沒……快點快點……裂天劍氣以人為穴,連激而動,需要的時間確實比較長,但我們這邊的人太多,右翼偏重,動作還要再快點快點……”

龍機雙眼凝視著遠方顯然是由裂天劍宗精銳的門下們,所排組出來的這個跨海大陣,仔細觀察著一鏈一鏈裂雷電氣相連相激,而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強的光網之際,同時也好像是在對著自己喃喃自語一般地說著!

“唰”地一聲,在龍機的左側空中,已經飛來了陽印和另外其他四位老修。

“龍祖前輩……怎麼突然……”

陽印本來有點疑惑的問話,因為浮飛的位置變高了,因此他也同樣看到了遠方裂天島前所出現的,宛如從水中浮起的電光大網……

所以,後面的問話已經無須再多說甚麼,陽印就自己中斷了詢問。

不只是陽印的眼力,已經無需多說……

就算是隨著他身後飛起的其他四位老修,眼力也絕對是不簡單的。

因此,四位老修他們,在一看到遠方竟然出現這麼樣破海而起的裂裂電環時,就知道雙方正式的交鋒,已經快要開始了!

陽印中斷了問話,倒反是其中的極元真人,還有點困惑地急急問道:“龍祖,左七右三的偏移,好像正對著他們那個防線的最尖端斜沖而去呢……”

龍機還沒回答,陽印已是回頭叱道:“極元!你老糊塗啦!裂天劍宗的法陣,你看不出奧妙,難道也懷疑龍祖前輩?這種多人調動的陣勢,不比自己舉手動腳,極為費時,你有時間在這里詢問龍祖,怎麼還不快點下去催促右翼的孩兒們側轉?”

極元真人對于陽印,顯然非常敬服,被他這麼一叱責後,二話不說,只是馬上應了一聲,就要撤勁後移……

“極元!”陽印忽然間在極元真人身形快要彈開的刹那,叫住了他:“下去後,就留在那兒,記得有甚麼變化,我會用‘極光心語’告訴你!”

壓勁未放的極元真人,又是點了點頭,隨即曲肘陡甩,身形後搖,“嗖”地一聲,就好像是一顆彩色的流星一般,往右側的後方,那密拉出一線側翼的弟子群方向直射而去,速度之快,無與倫比!

極元真人的身形,才剛消失水霧之中……

又是唰唰兩聲!

龍機的右邊,已是出現了綠發如流的臌嫇,和白膚凝雪般的樞棱。

她們兩位,距離龍機就比左邊的陽印等人近多了,幾乎等于是差不多快要和龍機一同站在“姮靈海獸”的巨大腦門綠甲之上那般……

樞棱的一雙眼神,往遠方海面上所出現的奇景,微微凝合了一下,緊接著就很自然地對著龍機問道:“龍祖……你怎麼會判斷裂天劍氣,縱橫聚合之後,會從左側直出?如果返回初引之人的尖角方位,我們豈不是正就……”

樞棱這一番話,雖然她距離龍機很近,因此語音非常輕微,但是並沒有逃過陽印的注意力……

所以當她的話說到一半停下之後,陽印已是有點訝異地從側方凝視了樞棱一艮。

龍機一瞥之下,就知道陽印此時,顯然對于樞棱,己經無意中流露出了止不住的驚奇。

龍機明白在陽印的感覺中,這個時候的樞棱,不但質性已經變化得特殊無比,功元急增……

而且,顯然她連眼力,都已經高到了一望之下,就能洞察“裂天劍宗”的門下們,所擺出來的怪陣中,那種天地精氣超微變化的程度……

因此,她才能夠一語就透露出了看穿裂天劍宗全宗大陣的陣眼奧妙,問出這樣的問題!

顯然陽印也已經發現,目前的樞棱,已經和他所認識的以前那個樞棱,有了截然不同的變化!

而且其中差異之大,已經到了連陽印這樣深沉的人,都忍不住微微流露出訝然神情的程度……

除此之外,龍機同時也注意到了,陽印在樞棱的問話之後,立刻就恢複了正常,非常專心地也想聽聽自己的回答。

因此,龍機只是微微一笑,對著樞棱說道:“其實這並沒有甚麼……裂天大陣以人為穴,其中的基本原理,和他們的宗派練氣原則差不多,如果對他們的修劍練氣秘訣多了解一點,倒是不難看出其中端猊的……”

龍機的這一段話,才剛說出來……

陽印和發問的樞棱,再加上對甚麼“裂天劍宗”,根本毫無概念的臌嫇,都還不怎麼樣……

倒是陽印身後的那三大邪修,聽得連臉色都變了。

龍機的話,說得倒是簡單容易,好像其中根本沒有甚麼困難的樣子……

不過他們三個老修,可是比誰都清楚這里面的難度,到底是多麼地令人不可思議,無法理解!

“裂天劍宗”的“修劍練氣秘訣”……

豈是人人能夠明白的?

尤其是這樣只輕輕一望其排陣之勢,他們連動作都還沒開始,就能察脈觀色,推測出他們門中還沒出現的反應,和所會攻擊的方向……

就算是“裂天劍宗”他們自己門內,恐怕也不一定能夠有幾個人,可以具備這樣的能力!

龍魔王這個神秘的家伙,到底和“裂天劍宗”有些甚麼關系?

當心魔尊等三人正在難以置信地望著龍機時……

忽然間……

從裂天門下排線而去的左邊,不知道多遠的地方,遙遙地傳來了一聲“劈啦”脆響!

這一聲脆響,聽起來並不特別明顯,反而因為發聲的音源,似乎非常遙遠,以致于聽起來實在不大清楚。

不過,在這一聲脆響之後,所有的人,包括了驚望著龍機的三個老邪修,都不約而同地往右前方長眺而望!

這些人會同時做出這麼樣的一個動作,是因為之前的那聲脆響雖然不大……

但是緊跟在這一聲脆響後面,卻是一種難以形容,好像是發自水面下的“隆隆”異聲……

一種不知道在甚麼情形下,才會出現的沉悶怪響!

轉首而望的每一個人,緊接著就發現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在諸人遙望而去的遠方水面下,忽然盈盈現出了一團青色的裂光……

這種裂光才剛出現,緊接著就“嘶啦”一下,好像有個甚麼青色的巨大火球,從水面下往他們此處的右側,急竄而來……

青裂裂的光芒才剛顯現,連想都來不及想,“唰”地一下,長射而來的光源,已經往他們的右側掠到!

彙集了幾乎是所有門下的巨大“裂天劍芒”,居然就這樣地從海面水下,跨越了如此長遠的距離,暴放而來!

當所有的人,忽然才察覺到“裂天劍宗”的攻擊,居然就已經閃然而到時,遠方的裂電起源處,似乎水下的破天裂力,這才開始從水面上炸了開來……

“轟哩嘩啦”的水浪,自遠方爆散而起,炸起串串飛散的水波,也和之前水下的青芒那般,急速地往龍機等人這邊急濺而來!

頓時之間,“蓬蓬叭叭”,“轟轟隆隆”的水下炸光開散,飛水漫天,一望而去的整個右側海面,已是盡成一片流電水霧,聲勢之駭人,宛如半海己沸!

直到這時,龍機才對著左邊的陽印大聲說道:“你放心吧!右翼的門人團屬,頂多被水噴得一身濕,裂天劍芒電浪大部份都如直立而起的劍鋒般,教入了空中水里,你的人不會受到甚麼重創的……”

當陽印聽到龍機這麼適時傳來的話音時,暗中不禁微微驚心。

一方面龍機顯然是察覺了他以“極光氣宗”,最隱秘的“極光心語”,對著前去指揮右翼的極元真人,發出傷亡詢問的訊息……

另一方面,則是從極元真人的回報中,知道現在的右翼門下,果然是像龍機所說的一樣,只有兩個人被流氣所擊,真元稍受輕震,除此之外,並沒有甚麼其他的人員傷亡……

看來這個龍魔王,真是他陽印必須極其注意,強敵中的強敵!

當然,陽印心中的這種思緒,只能藏在心里,可不能在這樣的情況下露出任何一絲,所以陽印只是很欽敬地在空中拱手說道:“龍魔前輩法力超群,洞見微機,實在是晚輩所萬萬不及,只有五體投地,真正拜服……”

陽印的話語之中,充滿了坦率的真誠,令人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他的話都是出自其肺腑心底……

龍機當然知道陽印這樣的反應,其實只是一種假象……

因此,龍機的臉上也相對地作出了一點也無所謂,沒甚麼了不起的表情,聳了聳肩說道:“我之前提過了……如果對他們修劍練氣的訣竅多了解一些,看出這一點並沒有甚麼奇怪的……”

說到這里,龍機遙望而去的雙眼視線,忽然間發現了“裂天劍宗”最前面的那個在鈍角位置的人,忽然往右後側,內縮了進去……

這種位置的改變,使得他們這近五十個門下,所排列的陣形,出現了一左一右的兩個凸塊。

而海面上所升起的裂電光網,也因為這人的內移,網電微彎,形成了一種讓人感到這面光網芒牆,竟然好似具有彈性的錯覺……

龍機非常注意地觀察著因為那人的移位,所引起的整面電光護網的相對質性改變……

這個看似非常簡單,但是實際上內蘊的玄妙作用,卻比之前的長放一擊,還要益加深奧的變化,立刻就吸引了龍機大部份的注意力……

“哈哈……好家伙,這個主陣操眼的人,心思倒是非常靈活,這就發現長回貫出的裂天訣,瞞不了我……然後才換了這麼樣的一手?哈哈……不錯不錯……這人的腦筋反應都很不錯……”

龍機一邊非常注意地凝視著遠方裂天門下的排位,一邊左臂直舉,雖然沒有轉頭對著特定的人說話,但是語氣一聽就知道是在向旁邊的陽印下達命令:

“行,我們就來看看在我扣中合圍的陣勢下,你還能夠有甚麼變化……陽印,中力回正,左右兩翼側出一百丈,在超過他們最外層光網護陣後,回力而挈,每一翼化成十輪,一輪接一輪地對准最外側內數第二個位點連續攻擊,以長耗代替急攻,聽我號令,再做左右翼全力出手……

龍機說到這里,忽然轉過頭對著陽印問道:“對了,右翼有極元真人,那貴團左翼有沒有人帶頭呢?”

陽印見問,立刻就很自然地馬上點了點頭,回答說道:“請龍魔前輩放心,小女正在左翼!”

龍機在兩軍已經要開始相接的時候,突然問出了這麼一個乍聽起來非常自然的問題,其實另有一層涵意。

從陽印幾乎是沒有思索的回答中……

龍機已經確定,現在的陽印,神識不知道怎麼回事,己經暫時大部份變成了“無形團”原來的主人“極光老祖”。

也就是歸萱萱的老爹“無形冥主”!

就算是陽印真正的神識變化,是像“旱魃”所說的“轉合”好了……

龍機現在也確定,這種轉合目前也必然是處于一種“極光老祖”的神識占了比較大部份的特殊“轉合”!

這一點可以從現在陽印幾乎是直接的反應中,可以看得出來……

在龍機對著陽印說出一連串的指示之後,陽印很快就透過了他們宗派所專門擅長的“極光心語”,將龍機這一次比較複雜的指令給傳了出去……

邪之聖者的傳訊法門,確實是有其神妙之處。

雖然在表面上看不出陽印到底做了甚麼事,但左右兩邊的掠行人群和激濺水霧,卻是忽然間越拉越遠,很明顯地是按照龍機的命令在進行陣列的拉展!

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飛掠,那原本如米粒般遠遠列排而出的人影,已經隨著龍機他們這一群真人海獸的快速逼近,而變得越來越清楚了……

只是前方海面上那種青裂裂、密閃閃,好像虛織著一層電網的光牆,在“劈哩叭啦”依舊連連不停的爆芒下,被遮掩在其中的“裂天劍宗”門下,雖然身形是越來越清楚了,不過因為光網的亮度,遮蔽了後面的人形,以致于這些弟子們的容貌長相,還是沒有因為龍機等人的越靠越近,而變得比較能夠辨認。

從外往里看,除了知道光網中有些人列排而浮之外,依然無法看出誰是誰來……

很快的,最前面的龍機,距離“裂天劍宗”排位而開的弟子們,大約只剩下三四十丈的遠近而己……

忽然間,站在“姮靈海獸”上面的龍機,隨口打出一聲呼哨……

氣機一勒,“轟嘩啦”一聲暴浪濺響!

左二右二,總共四條箭尖般的水波,因為兩只“姮靈海獸”的進勢急挫,化成收不住的余紋,往前滾滾交錯而開……

本來站在“姮靈海獸”上頭的龍機,反倒好像是座下的海獸去勢突停,止不住勁那般地,“呼啦”一下往前直飛而出!

掠行中,傳來了龍機沉喝的聲音。

“嫇兒元氣聚合,指中而定,收氣虛待……所有其他的人應勢而鋪!”

從龍機一開始前飛,就緊跟在龍機身後的臌嫇,脆脆地應了一聲,瘦瘦的單臂斜出,直指前方橫排列出而且微微內縮的光牆中央,另一臂曲肘縮隱,後腿收並,整個人就好像一支射出去的利箭一樣,“唆”地一聲,就閃然越過了龍機頭頂,對准光網內陷縮凹處長飛而去!

龍機的話一說完,後面“深海獸魚宗”的所有門下,立刻就反射性地將應機感氣的中心,鎖在臌嫇那個小小的身形之上……

臌嫇其實目前正是“生靈精氣”的最根源所在,這一下飛竄的力量,雖然並不是以速度為主,但是其中那種微微在空中掠過的路線,所淺淺閃留的盈綠潛勁,卻是絕無僅有的強大,因此同時帶得“深海獸魚宗”總計二十個人,“呼啦啦”一下,身不由己地雁串而去,左十右十,外斜隱並,很自然地就形成了一個以最前面的臌嫇為主的尖形銳角!

臌嫇的這一式飛身直射,幾乎可以說是反射性地就符合了龍機之前所下達的命令,其中蘊勢出勁,聚力直穿的那種順暢通然,實在是一氣貫瀉,如天河倒灑般地酣盡難言……

其中再加上“深海獸魚宗”諸人的鎖機跟勢,恰恰密密,配合得如羚羊掛角,天衣無縫,更加令人難以想像!

因此,由臌嫇和其弟子群,所合組而成的這一式……

前聚的元力還沒有凝顯出實際的光芒,前風已破,碎氣厲嘯已是“嗚嗚嗚”地,長鳴而起。

一條無形的氣漩,已經先就形成了一道滾桶般的渦卷,直沖而出……

“姮靈姆”級的力量,果然強大無倫,真正的實勁對准海上幕拉而起的光網透壓直來,還沒真正沖撞起來,呼嘯的風壓,已是擠得光網往後彎彎地變了形!

上篇:第四章 海外會合    下篇:第二章 談笑破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