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二章 破晶而出   
  
第二章 破晶而出



其實隨緣波自己也知道,自己並不完全真的了解這種玄奧的感覺。

甚麼叫做“不止”存在于這里?

隨緣波不清楚。

不過她的心里卻非常確定,現在的龍機和那個雷芒怪物,所出現的狀態,絕對不是正常的情況。

那絕對是一種超出一般所能理解的狀態。

不過,雖然隨緣波對現在所發生的情形,沒有甚麼很徹底的了解,但她畢竟原本就是“真人界”最頂級層次的修真,因此,這種精細的側面觀察,除了那種無法明白的玄奧感受之外,還是帶給她很多其他的訊息。

例如,她之所以能夠非常確定,龍機和那個雷芒怪物,都還正在那滾騰的光氣中心,是因為在隨緣波的觀察中,她雖然並沒有看到甚麼真正的實體,不過卻似乎又能夠從感應之中,察覺到龍機的存在。

不但她能夠感覺得到龍機在光氣爆放中心的“存在”,甚至透過某種方式,她似乎還能夠“看得到”龍機身上所出現的變化!

一種就算是隨緣波的眼力真的看得到,也很難觀察得清楚的細節變化!

在她的感覺中,龍機那由“藍晶鋼鐵”,所鑄成的僵硬外貌,似乎正在以一種奇特方式,不停地軟化,而且快速地凝合重塑出特定的模樣……

這種感應,對隨緣波而言,是這麼樣地清楚,以致于她非常確定,如果現在有一個人,能夠真正非常接近地,站在龍機面前的話……

那麼他必定會很驚訝地看到,龍機本來那死板而且固定的臉部鋼模,這個時候好像正在轉化成另一種隨緣波從來也沒有見過的東西……

那是一種像人類皮膚一樣,很柔軟但是又極富彈性的物質……

只不過這種物質的特性,絕對還保留著那種“鋼鐵”的硬度。

聽起來很矛盾的說法……

不錯,隨緣波自己也明白這種形容,實在很難去想像竟會同時出現在一種“物質”的身上。

很柔軟、有彈性,但又像鋼鐵般堅硬?

正如隨緣波之前已經體會到的——

這絕對是一種世間從來也沒有出現過的東西!

堅硬的鋼鐵,當然會給人一種“死硬”的感覺。

隨緣波很熟悉這種質性。

而龍機現在的情形,就有點像是,在這種“僵硬死沉”的鋼鐵物質中,不知道透過一種甚麼樣的方式,竟突然被注入了活躍無比的“生氣”……

一種淡綠色的“生氣”!

然後,龍機的那種“鋼鐵身軀”,就因此而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整個似乎都“軟化”了下來……

但是卻又依然保持著“鋼鐵質性”的那種堅韌……

總而言之,隨緣波自己也實在不知道這種感受,是否只不過是一種錯覺。

隨緣波當然並不清楚,龍機周身,原本是屬于深藍色的“藍晶鋼甲”上頭,經過了“炘煊”淬煉之後,之前就已經透出了淡淡的紅光。

而這時臌肊生靈王的“生靈精氣”,再度大量地灌入,讓藍中透紅的晶甲表面,又再加上了另一層濃豔的粉綠!

整個龍機已經變成了藍、紅、綠三色不停轉換的奇怪物體。

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不斷放著三色光芒的特異晶體人形!

而且這個特異的晶體人形,還出現一種薄薄的波動狀態,幾乎讓人無法確定,他現在到底是不是還存在于這個時空。

隨緣波宗主,唯一能夠知道的,就是龍機現在的臉部表面上,似乎正在出現一種她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的“軟化”感覺……

這種“軟化”的現象,讓龍機生鐵鑄成的僵硬臉容,漸漸凝現出了許多細節。

一個真正的“活人”,臉容所應該具備的許多細節……

當這種“重塑凝型”,變得越來越清楚之後,隨緣波幾乎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那種浮在“活龍機”臉上的,竟是一種在“真正人類”的臉上,才會出現的表情……

一種好像一個人,精神意識,完全陷入另一個世界,以致于各種情緒,都時時反覆紛呈的表情……

隨緣波差點驚訝得呆了。

在這種變化之後的龍機,已經讓隨緣波很難再認為他是一個“無生命”的器械了……

因為,她覺得龍機真的“變成活的”了!

這種感受,對隨緣波而言,是那麼樣地突兀……

突兀到雖然隨緣波並不知道到底龍機的身上,發生了甚麼事,但也好像受到了龍機的牽引影響,神識宛如陷入了另一個世界……

這樣的情形,就如此地持續著……

而令人難以理解的奇妙變化,也同時正在隱約中,快速地進行……

正在這個詭麗的景象中,龍機忽然間,體內發出了一種尖銳的“嘎嘎”氣沖聲,右臂的肩部,緊接著發出了“嘰嘰嘰”的怪響,好似在那個部位里面,堅硬的輪軸,承受了某種幾乎讓其鋼鐵結構,都幾乎彎曲變形的巨大壓力,而又依然勉強運作的模樣……

龍機的右臂,出現了一陣一陣連續的吃力抖動……

然後他就做出了一個突兀的動作……

龍機的右手,在強大的壓力下,帶著抖顫的震動,“蓬”地一聲,拍在自己的胸口之上!

隨著龍機傾盡所有火力,只能夠做出來的這個動作中,但聽龍機的鋼鐵胸膛,與其鐵掌的相撞處,“叮”地一下,發出了一聲很清脆,但是卻又帶著點“嗡嗡”

怪音的異響!

一點刺眼的晶亮,突然間在龍機的胸口顯現。

這樣突然的變化,連臌肊生靈王這麼超脫的存在,也不由得意外地怔了怔……

然後緊接著,這一點晶亮,才剛映入眼簾,立刻就“嗤”地一聲,形成了一圈微暗的光圈,往外擴散了出去!

由這一點晶亮所形成的光圈,其實還是泛著亮亮的華芒。

只不過這一層外擴出去的圈華,在亮度上,不論是和中央的那一點宛如集中迸散的聚光,或者是外圍那一大片粉亮的綠芒,都要顯得稍微暗淡了些,因此在乍看之下,才會有那種似乎是“微暗”的感覺。

外在的顯現,也許有點“微暗”,但是這一點晶芒,所造成的巨大變化,卻是令人咋舌驚奇。

由臌肊生靈王所運布出來,縱橫大約有五十丈,其中鳥花相間的盎然生氣范圍,在這一點晶亮的微暗震波透掠過去之後,所有的紅白瓣花,與帶著長翅的四翅異鳥,都在“蓬”地一聲輕響之後,在空間之中完全爆散……

迸散的花鳥,立刻就又回複成一團又一團的粉綠色蓬粉……四射散放的煙流,看起來就好像在這五十丈左右的范圍中,放出了幾十朵的碎綠煙花……

這一幕奇特而又突兀的變化,顯然讓臌肊生靈王有點措手不及,它那現在已經和龍機差不多大小,但是精亮的程度,卻依然遠遠超過龍機的身軀,“劈哩叭啦”

地爆起了一團又一團的炸光……

它那正在成形的身軀,出現了一波一波很不穩定的跳動電芒,在激烈得好像連續放雷所擊的爆亮中,“轟啦”一響,所有的周身,迸竄出一大片深紅色的火焰流尾……

這種景象,就好像有個人,全身突然著了騰烈的火焰那般,炙熱的焰尾火舌,暴竄將近三丈,一團又一團滾滾的熱氣,頃刻間外泄而出。

被燒出白煙般的氣霧,變成一團淡淡的霧圈,像個漣漪那般地往外散去!

一百丈外的隨緣波,神識雖然也因為受到波動的影響,有點恍惚,但其實並不清楚,這雷閃光裂的中心,龍機到底發生了甚麼變化……

此時宛如大夢驚醒後,她所看到的,就是這一圈白氣,滾滾外放,瞬間摧散了臌肊生靈王所運凝出來的所有盈盈的生氣,燒得連空氣都出現了白灰般的煙氣,同時對著自己這邊飛滾而來!

當這顯然是出于龍機,但是卻又很難相信是出自龍機的撼山力量,外放狂卷的時候,臌肊生靈王的光瓣已經出現,“轟隆嘩啦”的裂響中,左右橫拉出幾無盡頭的串串綠芒長流!

“魔王質……你的體內,竟有魔王質……”

這是臌肥生靈王以沉響如雷的話音,所說出來的一句話。

只不過,隨緣波卻並不知道這種“嘰哩呱啦”,顯然是一種特殊語言的聲音,到底代表了甚麼樣的意思。

不過雖然隨緣波還弄不清楚,到底這個雷芒怪物和龍機之間發生了甚麼事,但是只憑她的眼力,也立刻就知道了這一團外泄出來,瞬間滾燒到百丈之外的蒸蒸熱焰,威力顯然非同小可……

波力光氣、亮電雷芒,幾乎將所有的空間都塞得滿滿的。

隨緣波已經無法分辨出,哪個是原先出于雷芒怪物,而哪些又是屬于龍機身上所出現的怪異波動!

隨緣波反射性能夠做的,就是立即沉氣聚元,外側的“牽引護罩”,立即“嗡嗡嗡”地拉到了最高的強度!

轟然嘩嘩,失去了壓制,外泄出來的雷焰威力,馬上就沖到了隨緣波的“牽引護罩”上。

就好像是一個巨浪,拍到了一個圓球上頭那般,隨緣波的“牽引護罩”,轉眼就被“蓬”地一下,沖得往後直飛而去……

隨緣波被巨力所沖,心頭立即一陣反胃,“哇”地一下,又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在她臉色的頓然慘白中,“牽引護罩”的氣層稍微波波而動……

只不過是盈盈的護罩光芒,稍微出現了一些這樣輕微的波動,沒想到接著立刻就聽到了“嘶嘶嘶”地一陣輕響,三、五條淡淡的白線,已經穿透了護罩的縫隙,竄流了進來!

其實隨緣波雖然被這樣的力量重擊得吐血,但是“真人界”正派的法訣,一向就以氣脈悠長,堅韌不拔著稱;因此隨緣波雖已受傷,但其實她所運布出來的“牽引護罩”,頂多只能說是氣層出現了轉弱的現象,絕對還不致于有所謂的“縫隙”

出現的。

只是現在由臌肊生靈王身上所爆散出來的,這層轟然滾近的雷芒,確實不愧為“天主級”的力量,只不過是外泄漏散出來的芒焰威力,就已經可以穿透隨緣波的“牽引護罩”防護層,讓正派一宗之主的隨緣波當場受傷!

隨緣波當然不知道這股無法抵擋的芒焰,有這麼赫赫的來曆,因此她和另外的那兩只蠱蟲,也沒想到只不過是護罩的氣層稍有波動,竟就被這威勢駭人的焰力,給直透了進來!

那幾道好像淡淡的白煙細流穿進來的時候,並沒有甚麼太明顯的痕跡。

直到其中的一道,“嗤”地一下,在虺蜴的巨大背部稍微閃現……

“轟”地一聲爆響!

虺蜴的整個背部,就好像被澆了一桶煤油,然後又被點燃了那般,“嘩哩嘩啦”地狂燒了起來……

“哇呱呱……”虺蜴慌得大叫,蟲肢蠍尾,反甩在背上猛拍,想把竄起來的火焰壓熄。

可惜它身上著火的部份,正在背後,瞧不著到底哪里是焰火精元著體的地方,連著“啪啪啪”地拍了七、八下,不但沒有將背後的焰火精元擊散,反而四爪一尾,都跟著“嘩啦啦”地燒了起來……

在虺蜴旁邊的螂蚋,從虺蜴背後的火焰竄燒起來之後,也立刻就爪刀聚元,“蓬哩叭啦”地在虺蜴的背上砍了四、五刀,想替它將火精滅掉。

只不過,一方面虺蜴被焰熱炙得不停地跳來跳去,身軀扭動間,讓螂蚋砍的這四、五刀,都沒對准地方,以致于螂蚋只砍得虺蜴哇哇直叫,但卻還是沒有將火源精點滅掉!

“哇哩呱呱……我的老蟲媽……死老蚋你到底是在砍甚麼哇……”虺蜴痛得蟲嘴歪斜,叫出來的話也結結巴巴的……

“呱呱……老蜴別動呀!你又瞧不著火精元氣到底是落在哪里……還是我來吧……”螂蚋有點尷尬地說著,同時兩只像大螳螂的爪刀,不停在胸前交互磨得“刮刮”響,運布鋒氣,准備一擊而滅火……

虺蜴又“啪哩啪啦”地肢爪互拍,好不容易將前肢染上的焰尾撲熄,強忍著燒灼的疼痛,聽起來有氣無力地咬牙說道:“你你你,你這家伙砍准一點,別等火滅了時,我老蜴也被你這家伙砍死了……”

“放心放心,砍死不會……頂多半死而已……”螂蚋大大的兩只蟲眼,漾出了精亮的芒光,一瞬不瞬地望著虺蜴“嘩啦”冒火的背部:“別動別動……我看到了,這就來啦……”

說完,螂蚋兩只前爪的鋒刀,“唰”地砍下!

“刮啦”一聲,焰流飛起,“蓬”地一下,在綠液的飛濺中,焰根將切飛了的硬殼瞬間燒盡,然後在空中“叭”地化成一團火星,接著又是一陣“嗤哩嗤啦”的竄燒,終于消失在已經一團亂的護罩之中!

“哎喲喂呀!我的老蟲媽媽哇……”虺蜴四肢扶著後腰,痛得呱呱叫:“燒死我老蜴啦……痛死我老蜴啦……”

螂蚋兩只前刀還是磨得“刮刮”響,一雙蟲眼則依然盯著虺蜴的背部看了一會兒,方才松了口蟲氣般地說道:“好啦好啦……這個怪火可滅得險極了,再差一點,這火可就把老蜴你的蟲肚子給燒穿了……”

虺蜴依然是疼得直哼哼:“怪火沒把我老蜴的肚子給燒穿,倒是快被你給砍穿了……”

“老蜴,我不是說了嗎?頂多只砍你個半死而已……這總比被燒得全死要好吧?”螂蚋回答道。

“奶奶的那只蟲……”虺蜴的嘴里罵著只有玄靈才知道的粗話:“這火來得邪里叭嘰的……好厲害的威力……”

“這個威力好像是來自“達弗克空間”的,因為我剛才似乎聽到臌肊`叫呢……”螂蚋搖著蟲頭,有點不確定地說道。

虺蜴現在看起來,真的是有點“焦頭爛額”的。

除了身上有燒焦的痕跡之外,背上被螂蚋的利刀,給切下了老大一塊,褐黑色的蟲液濺得滿身都是,模樣看起來真的是狼狽已極。

可是聽了螂蚋的話,虺蜴還是忍不住地問道:“臌肊說了甚麼?”

“因為我們現在和他們距離太遠,我其實也只是隱約地聽到了臌億叫了一句話而已……並沒有聽到臌肊還說了甚麼……”螂蚋很老實地回答。

虺蜴沒好氣地聳著身子,尾刺滲出一種青黑色的軟液,處理著背上的傷口:“那你聽到臌肊叫了一句甚麼?”

“他好像是叫了一句……”螂蚋頓了頓:“魔王之質!”

“魔王之質?”外觀看起來很狼狽的虺蜴,聽了這個名字,顯然也嚇了一大跳:“你是說,這個把我燒得不再英俊挺拔的怪火,是來自“達弗克空間”的妖魔力量?”

虺蜴會這麼問,當然不是沒有原因。

因為誰都知道,“達弗克空間”的魔力,最驚人的,就是那種無所不侵的感染力。

如果它背上的這一把火,真的是來自“達弗克空間”的怪火,那麼它虺賜現在雖然老背上被螂蚋給切下來了一大塊,但是恐怕想這樣就擺脫妖魔的威力,就再也沒有這麼簡單了……

因此當虺蜴這麼問的時候,蟲音微顫,顯然是擔心到了極點。

只不過,虺蜴的這個讓它把蟲心簡直可以說提到了蟲喉的問題,已經沒有人有時間回答它了。

連它自己,恐怕也已經沒有時間來聽答案了!

因為,在這驚人的轟然震爆中,更讓人或是蟲,都完全想不到的奇景,已經從蛟魔老大和臌肊兩個超級存在的方向,乍然出現!

在已經全身變得雪白晶亮的龍機,和翅氣橫展的臌肊生靈王,兩人中央的位置,因為彼此波力互沖的結果,竟就這麼在空間中,出現一種好像一點一點宛如反射星光的怪異亮點。

這種亮點之所以怪異,是因為那種光芒的感覺,竟讓人覺得好深好深……

就好像兩人之間的空間,忽然間呈現出一種“其實空間也是一種特殊物質”這樣的錯覺……

而且這個“有厚度”的空間,因為受到這種超過負荷的力量沖激,因而出現了一點一點的空隙!

那點點的光芒,就是從厚度之外的另一個世界,所傳過來的光線!

不論現場看到這種光點的,是人族還是蟲族……

都很難不認為,這種感受,其實只是一種錯覺。

因為,虛無的空間,怎麼可能會有所謂的“深度”或者是“厚度”?

這種感受,不是“錯覺”,那又會是甚麼?

當這種反問,出現在看到那些怪異光點的人蟲心中時,緊接著就“劈啦”一聲裂響……

那原本應該只是“錯覺”,應該根本沒有甚麼“厚度”或是“深度”的“空間”,竟然就像是真的甚麼物質,撐擋不住重擊那般……

由光點的中央,四散拉出怪異扭曲的光亮線條,所謂的“空間”,竟然就這麼樣地“裂”了開來!

所有的人蟲,都很難去形容,見到這一刻時的那種震驚!

這樣的意外,實在已經完全無法去做出任何的感想。

因為,世間絕對沒有一個人或蟲,會有這種經曆!

那些一點一點,宛如透過了極深的厚度,透傳到這里來的光點,所出現宛如裂痕般的扭曲亮線,很快地彼此之間互相連接成一團……

清脆的裂響依然“叭叭”爆出……

原本細如線條的光芒,隨著這樣的脆音,“呼”地一下,急速加大!

只不過眨眼般地一刹那……

銀鋼雪人般的龍機,和盈綠橫天翅帶的臌肊生靈王之間,猛地由光點,擴展成無法睜眼的剠亮……

那種刺眼的亮白,就好像是一個閃然變大的雪洞,“嘶”地一下,已經擴展到所有放眼望去的一切空間!

一切空間!

龍機、臌肊、緣波、蠱蟲,都一起被這片雪亮,給完全吞包而沒!

就宛如陷進了一個雪白的大洞!

有那麼一瞬間,隨緣波和兩只蠱蟲,盡管族種天差地別,但卻同樣在心中,浮起一種相似的感受……

她和它們,都同時覺得,這個以無比的速度,唰然擴大的亮芒,真的就好像是一個“雪白的大洞”那般,將她們所有的人蟲都給拉了進去!

盡管這個刹那,每一個人,每一只蟲,都是盡量地停在空中不動。

但是他們卻同樣覺得,他們身體之外的空間,正出現一種無法解釋的閃移!

一種帶著雪白亮光的閃移!

然後,他們就覺得……

所有身內的一切,都在不停地脹大……

而所有身外的一切,又都在不停地縮小……

這一連串奇怪的感受,是如此快速而又掠然地,從他們的心頭閃過……

那種體內的脹大感覺,不斷擴展……

而那種體外暴縮的感覺,同樣也不斷飛快加速……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速度之急增,已經連仔細去體會一下那種怪異感受的時間都沒有……

最後,“砰啷”一聲……

清脆無比的暴裂巨響……

和乍然擴展的突兀一樣,所有的亮白,又從中央拉出一圈微暗……

同樣“唰”地一下,所有刺眼的光芒,竟又在瞬間消失……

每一個被強光卷入的人、蟲、怪、物,都感受到了另外一種更加奇怪的經曆!

隨著體內的那種急脹的感覺,雪亮閃光的消失,似乎讓每一個人,都宛如從一個又長又白的管子里,“繃”地一下,沖破冒出來那般……

就在這時,那種體內不斷急縮的感受,同時和那種急脹的感覺,重疊在一起……

在他們的周圍,似乎有一層薄影,正在“嘩啦啦”地快速收縮……

然後那一聲清脆的碎裂聲,便在此時爆然傳來……

他們感覺中的收縮暗影,也恰在此時,凝聚成了清楚無比的形象!

這種凝縮出來的影像,是如此的巨大,以致于每一個人,都覺得好像才從雪白的管子里跳出來,隨即又躍入了這麼一個沉實的影像之中……

宛如深水中急浮出來的色球,破開了一切遮擋視線的渾渾波浪,這些薄薄的影子,轉瞬間在他們的周圍,凝成了一個清楚而又實在的環境!

這種景象,不但每一個人或蟲都很熟悉,甚至是熟得讓人大感意外。

因為,在他們的面前,就是兩派人馬,正陷進激烈戰斗之中這樣的景象。

而且這兩派人馬,不是別的,正是之前透過雷芒大怪物的神妙術法,所看到的“地行宗”與“九幽鬼靈派”!

龍機、臌肊、隨緣、蠱蟲等人所出現的位置,大概距離兩派最激烈的交鋒處,不到二十丈!

因此,這兩派的攻守戰斗,激烈的情況,幾乎馬上就讓人可以從“呼哩轟隆”

的氣芒破空聲與真元互擊時,所發出的那種“蓬哩嘩啦”的爆響,就可以當下感受得出來。

所有的人與蟲,都在這一瞬間愣住了……

因為,他們實在下知道,怎麼一下子,竟然就好像從虛無之中,跳進了現實那般地,出現在這里!

前方“地行宗”與“九幽鬼靈派”劇烈翻騰的戰斗,吸引了隨緣波和兩只蠱蟲的注意力……

因此,他們反而沒有注意到,在他們剛剛現身的那一刹那,出現在他們周圍空間大約五、六丈,一條一條好像甚麼碎裂的物體,所拉出來的橘色流光……

“九幽鬼靈派”的修真們,顯然已經在“地行宗”的全力攻擊下,被逼壓得支持不住了……

幾位功力比較低的弟子,已經在“地行宗”眾人的圍擊下,擠成了一團……

其中最明顯的,要算是鬼妍兒了。

她雙膝半跪地坐在地上,臉色灰白,雙手捂胸,顯然是受到了非常沉重的內傷……

如果不是在她旁邊的鬼娘,和與“九幽鬼靈派”沒有甚麼關系的香香與風風,拼力護住了她,鬼妍兒必定還不止是受傷坐地而已……

在“地行宗”眾人同時的攻擊下,“九幽鬼靈派”僅存的陰風劍王、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三位長老,終于還是吃不住勁了……

“九幽鬼靈派”的這幾個人,傾其全力地,擋架著從四面八方同時俱來的強大壓力……

只是他們的對手,地行宗,不但位列正派之一,而且還是由宗主“扁藏行”領頭主攻,因此,盡管“九幽鬼靈派”的諸人,功力程度讓扁藏行意外地強韌,但終于還是抵不住集“地行宗”全體所出的合擊力量……

雙方爭戰中,本來在三人中主位的“陰風劍王”,身形陡側,微微後移,似乎正打算突破這種被圍住的困境。

而當陰風劍王後撤的動作才剛做出來,兩邊的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反而同時大喝一聲,齊齊從兩邊往內一擠,補上了陰風劍王微側的空隙……

三位長老動作之間的配合,至為緊密,可以看得出他們之間的默契,確實不傀同為長老之位。

只不過,陰風劍王的這麼一退,立刻就使得同來的一擊,純由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所完全承接……

“轟”地一聲巨響!

當三位長老中的陰靈夫人與鬼音閻羅,也同樣被扁藏行聯合了三位長老級的高手,所發出的九千九百層逍遙氣動波力,給沖得往後飛出,和那些弟子們“蓬哩嘩啦”撞成了一團之後……

“九幽鬼靈派”擋在第一線,夠份量的高手,已經只剩下“陰風劍王”一人而已!

他們對抗“地行宗”的防護層,終于在這一刹那間潰決!

所有的壓力,立即集中湧向了擋在最前面的“陰風劍王”……

陰風劍王原本退閃在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的身後時,就只是為了爭取這麼一絲唯容其抽手出來的空隙而已。

因為,“地行宗”完全不聽他們的解釋,所發動的攻擊,真的已經讓他們這三位長老有點擋不住勢了……

這種情形,再不想個辦法突破,他們“九幽鬼靈派”,此次恐伯就得真的栽在這里了……

因此,已經快要力竭的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終于拼盡余力,舍棄了消引化散正面壓力的“避卸”功訣,將陰風劍王的壓力,也一起同時接過!

“地行宗”的扁藏行,在力攻了一陣子之後:心中實在是禁不住地驚訝……

在他的印象中,“九幽鬼靈派”的功法術質,一向偏于輕飄幽陰,以術力為主,而不以功元為重。

本來他一直以為,以“地行宗”舉派之力,將這僅由三個“長老”領著幾個功力薄弱弟子的幾人,都給完全收拾起來,應該不是一件需要多麼費力的事。

可是在接觸了幾輪之後,他才發現,陰術鬼技為主的“九幽鬼靈派”,功法的質性固然還是沒變,但是實質的力量,卻完全不是原先所想像的那麼簡單……

尤其是他們的真元曲折隱晦,簡直就像是條毫無著握之處的滑溜鰻魚!

這種大出意料之外的情況,反而讓聚合了所有派中力量的扁藏行,第一次覺得群力圍擊之下,倒更讓他感覺到“地行宗”的這些門下們,雖然圍得氣勢上是“轟哩嘩啦”地驚人無比,不過其實當中實在是有非常多的漏洞!

別的先就不說,便光看這三位“九幽長老”,在整個“地行宗”的圍擊之下,那一份運勁巧妙、回轉自如的技術,幾乎可以說是列入正宗的玄妙技法,也毫無遜色的。

再加上好幾次,這三個長老在閃無可閃的硬接下,扁藏行才算是更明白,這三位長老的法質雖是趨于陰幽,但真元的雄渾實在,潑潑靈動,卻絕對不像是一個專以“術法”力量聞名的邪宗!

這些意外的情形,讓“扁藏行”盡管使盡力氣,要整合全派圍擊的力量,將九幽諸人一舉拿下,就顯然沒有這麼簡單了……

因此,當陰風劍王身形側退六尺四寸,右手的綠芒長劍斜鉤十六條交錯的匹練,似外攻而實內守,同時藉由兩側陰靈夫人的玉琵琶滾旋暗勁,和鬼音閻羅的長笛排影,想抽出一個空隙探手取物的動作,並沒有瞞過扁藏行深陷的眼瞳。

以扁藏行宗主的目力,當然一眼就瞧出了在這眨眼的五分之一刹那,所有“地行宗”的攻擊元力,都暫時由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給接了過去……

光說這種你退我補,閃移交錯的身形,與勁訣互換的縝密程度,簡直可以說連扁藏行自己的“地行宗”幾位長老級的人,都不一定能夠做得這麼順當自然……

只不過這樣精細隱晦的互換氣勁,並沒有躲過扁藏行銳利的眼力。

扁藏行雖是身為正派宗主,此時也不由得心中一喜!

因為,平常人也許完全看不出來……

不過在扁藏行的眼里,滑溜難握至極的九幽陰勁,在刻意要接去陰風劍王的壓力時,終于出現了一絲遲滯!

因此,就在這一刹那,扁藏行大喝一聲,左引有點合擊紛亂的門下真元七千六百道,右震掛蓋飛旋的逍遙燈,暴然逼出正擊主力六千七百條轟隆而出的逍遙光氣,對准了算定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只有硬接一途的陰風劍王身側,三尺一寸七分的空隙位點,傾力攻出!.眼力高明的扁藏行,這一式正打中了九幽鬼靈派的三位長老,大約只出現了眨眼的一半時間,微閃即逝的要害!

近萬道的逍遙光,帶著三大毒元特有的貫通特性,合擊而去!

“轟”地一聲,宛如游魚的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當場就因為不得不硬著頭皮正面相對,而使得二人的運勁角度,再也無法回旋閃躲;因此被打得往後直飛了出去。

當陰風劍王的手,才剛從懷里抽出來時,陰靈夫人和鬼音閻羅,已是臉色大變,同時“哇”地一聲,吐血飛出!

陰風劍王見到這麼一點空隙,竟也被扁藏行一眼瞧透:心中一急,當下顧不了其他,氣機轉厲,反聚于喉,口中用力,將舌尖立即咬破,“噗”地一聲,噴出了內含陰訣功性的法血!

同時左手上揚,將一串晶亮的九鬼骷髏甩飛了起來,並且怒誦急咒……

“符水閣合,弟子奉請鬼靈我帝,祈顯神異,護我宗門!疾!”

當扁藏行正打算一鼓作氣,抓住兩位長老被一震而飛後所大露出來的空門,跨勁直擊,將只剩下一人的陰風劍王也一起重擊而飛,正式地將難纏的“九幽鬼靈派”給打垮時……

忽然間,“呼啦”一聲輕響……

陰風劍王口噴法血,左手收甩間捏成了一個怪異的訣印,同時一輪晶晶亮亮,由九個透明骷髏做成的晶鏈,已是飛旋而出!

這一圈晶鏈,旋飛間化成了一盤雪亮的透光;訣勢一起,已經變成了一團呼嚕作響,大有車輪一般的晶漩……

這個時候的扁藏行,左掌收扶橫壓“逍遙燈”的尖蓋燈身,右手側握燈把,真元迸激,正准備將所有的力量,都完全轟擊在陰風劍王身上……

陰風劍王緊急起術的咒音,扁藏行當然是聽到了。

只不過,他並下認為“九幽鬼靈派”的區區術法,可以擋得住他傾集一生的功力,所放出的攻擊。

因此,扁藏行不但沒有任何內勁後撤的動作,甚至元氣沖放,更加強化地將力量傾注于那依術飛旋起來的斗大晶輪之上!

“看我正宗玄門元氣,破你九幽邪術!”

這是扁藏行在心里有點刻意要和這幾個令他極為驚訝的“九幽長老”,一別苗頭的想法……

以術法為主的邪派,如何能夠抵擋得住名門正派專練苦修的正道玄功?

幾位九幽鬼靈派的長老,竟也難纏如此……

扁藏行實在有點莫名其妙。

因此,藉著陰風劍王的起術,扁藏行等于是刻意地針對了他的起術,要給陰風劍王一個最大的打擊!

同時,不可諱言的,扁藏行也可以一吐胸中,傾全派之力,竟然還圍擊了這麼久的訝異郁悶。

所以,就這樣,凝縮成一團團爆氣般的橘色光芒,真人界三大毒元之一,威力之強,堅石難擋的“逍遙芒柱”,就好像一道強烈至極的光瀑那般,對准了空中竄起,飛旋得“嗡嗡”直響,而且正在快速放大的晶輪旋影,直沖而去!

恰在這時,龍機、臌肊、緣波、蠱蟲,同時于空中立虛繃形地,颯然出現!

“逍遙芒”轟然的光氣,正中了陰風劍王急祭而起的“九鬼晶鏈”旋亮的中心時,所爆開的震動,和扁藏行原先所預料的,完全不同。

那應該是蓬然外放的轟隆響音,聽起來原本應是非常清脆而且響亮的……

因為這是扁藏行傾集全身之力,所重擊的九幽邪法,所以當然威勢應是不凡而且驚人的……

可惜事實並不是他所預想的這樣……

那逍遙光的主力,撞擊到了旋如滾輪的晶環時,所發出的聲音,與其說是轟然響亮的大震,還不如說是一種可以讓人心頭別扭到極點的悶音……

“蓬噗”一下……

好像所有的強大震波,都在擊中晶環的瞬間,被另一種怪異無比的管道,給完全吸收到了另一個世界那般地詭奇……

扁藏行所預計的那種轟天的震威,並沒有如預期般地出現。

反而是那種悶得人心頭發酸的難受感覺,倒是讓人想閃都閃不掉!

隨著這麼一聲悶郁的怪響,橘色飛瀑般的光氣,忽然“嘩啦”一聲巨響,從撞擊的地方,轟然反沖了回來……

就好像撞擊到了礁岩海岸般的巨浪……

粉碎的光氣、飛濺的細芒,“呼啦啦”地從撞擊的中心往四方暴竄開散,將近十丈之內,盡入一片橘色的迷蒙……

扁藏行雙手支地,壯膝後挫,又矮又胖的身型,看起來好像整個貼到了地面上一樣……如果一個不小心,沒有注意看,說不定還瞧不大出來地上有個人……

而他那一把雜亂胡須的腦袋,急急地扭轉,往後面的某個特定的方向望去……

他算是很接近地底岩層的臉色,這個時候已變得褐中帶白,那種又驚又怒的神情,令人一望即知。

“這是甚麼爆炸聲音……不好……難道是地行晶母……這怎麼可能……”扁藏行以一種難以置信的語氣,對著後面被反激的“逍遙碎芒”光氣,沖得東倒西歪的門下們怒吼著。

傾力一擊後,撞出來的反沖光氣,顯然只有扁藏行氣根穩固,還能夠以反射性的技巧站在地上……

混亂間,還沒有一位地行宗的弟子能夠回答扁藏行的問話時……

忽然從橘煙漫舞中,一個扁矮的身子,從迷蒙之外,“呼啦啦”地,反方向地,異常地,從外往內地飛滾了過來……

“宗……宗王……晶母炸裂……從里面……跑出來了一只雷芒怪物……”那個顯然由外面沖來,惶急得連滾帶爬,雖然看起來實在狼狽,不過只以速度言,卻一點也不遜于正常奔跑的“地行宗”弟子,還在老遠的地方滾呀滾的,就扯開了喉嚨大吼著……

全宗奉為至寶、提供全派“逍遙燈”無止息“逍遙芒”、並且內藏須彌世界的“地行晶母”,竟然真的“炸裂”了……

扁藏行一聽到這個弟子傳來的訊息,身軀一顫,臉色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不只轉扭了頭,而是整個身軀離地欲起的扁藏行,還沒做出下一個動作……

身旁一個好不容易從蓬散的沖擊光氣中,穩住了重心的長老,忽然睜大了眼睛,驚駭欲絕地叫道:“宗主小心後面……”

警告之後,扁藏行心底也同時驚兆連現……

已經出現扭轉動作的身軀,即時順勢加速,唯其施力角度微偏一寸八分!

扁藏行的一個又矮又胖的身子,立即“唰啦啦”地一下,飛旋的身子瞬間便閃移到了西北方十二丈外……

扁藏行的這個反射性的動作,說來實在有點僥幸。

因為他的身形才開始移動,原來所處的位置上,竟有一片暗影壓天壓地地直撞了下來!

轟隆一聲巨響!

暗影的寬度,高達七丈,原來警告扁藏行的那位“地行宗”長老,反而根本來不及脫離開來,正被這道簡直宛如小山般大小的暗影給壓個正著!

因為真元急沖出來的角度已從側面而偏,因此扁藏行的這一次閃移,其實並不是面對著往前移動,而是側身以一種有點像邊橫移、邊後退的方式閃動。

在這種特殊的“地行身法”移動中,扁藏行反而將這一大片陰影在他原來位置的下壓情形,看得非常清楚……

這一片陰影,真的是只有“陰影”而已!

這意思就是說,並沒有甚麼真正的“實體”出現在空中,擋住了光線,以致于才會出現那種黑暗的影子。

甚麼實體的東西都沒有!

就只有那陡然暗下來的怪異影團!

這一大片的陰影,就好像是單獨地存在于這個世界上般,扁藏行只看到原先自己所站立的位置附近,一片暗色的影塊越來越大,轉眼就將警告著自己的那位長老,給包納了進去……

真的就好像有個甚麼東西從上方直墜壓下來,因此造成了這樣的陰影現象一樣。

只是,當扁藏行上望之時,卻又完全看不到甚麼東西!

這種錯愕的感覺,實在是令人匆促間無法理解。

然而正當扁藏行以為其實並沒有甚麼東西從上方直壓下來的時候,偏偏這時竟“轟”地一聲,扁藏行就看到了那位被暗影罩住的長老,頓時身形一扁,“叭”地一響,血肉橫飛,鮮腥噴濺!

這位長老竟然就這樣被壓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碎層!

扁藏行大吃一驚,立即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讓他吃驚的,還不是只有一位長老被生生壓成肉片的這件事而已。

當那一位長老,全身都被無形的壓力給擠扁之際,在暗影的襯托下,扁藏行竟然看到了一個薄薄的,淡青色的,可是非常清楚的長老影像,有點錯愕地愣愣站在原地。

那種情形,就有點像是橫天壓來的暗影,只是摧毀了那位長老的“肉體”,而並沒有絲毫傷害到這位長老的“靈體”,以致于沉重難喻的撞擊壓力,將他的“肉身”給瞬間壓扁時,“靈體”未損,因此才會這麼樣地從“肉身”脫離出來,好像有點愕然地站在原處發愣!

扁藏行實在不知道這到底是一種甚麼樣駭人的術法。

他知道這種感覺雖然看起來好像很說得通,但是……

如果再仔細想一想這種肉身壓爛,而導至靈體脫離的現象,簡直就讓人無法控制地毛骨悚然了起來!

可惜扁藏行還正在心底浮現這種栗然的感受時,一種更加駭人的景象,便即又在他眼底出現!

那位好像只剩下淡淡青藍色的靈體,愣愣地站在地上的長老影像,忽然發出了一聲刺銳的尖叫,猛然抬頭上望,臉上是如此明顯地露出了一種好像看到甚麼恐怖至極東西的模樣……

當扁藏行覺得自己的頭皮,因為那長老駭人的模樣,而開始覺得發麻的時候……

他就看到那位長老的“靈體”,在一聲尖銳至極,已經完全不像人的尖叫聲中,全身的影像開始扭曲,宛如被甚麼強風所吹卷,以致于維持不住原來的靈體完整那般地模糊成了一層非常不清楚的光影……

然後這個長老的“靈體”,隨即“蓬”地一下,化成一團青藍色的淡光,“唰”地一聲,往上空直飛而去……

就宛如這位長老的“靈體”,終于抵擋不住某種無形的吸力那般,被狂卷而去……

當扁藏行看到這一溜由門下長老的“靈體”所化的流光,嘶然上射而去之時,他才注意到,這樣宛如被甚麼力量急吸而去的,不是只有一個光團……

前後左右,至少有十幾個這樣的靈光往上飛竄集中……

扁藏行心頭一跳,放眼四望,赫然才注意到,地上左近,真的已留下了十幾灘被壓碎的血肉殘骸……

那種恐怖的景象,令人發指!

顯然之前的那一聲轟然大震,竟讓那種擠碎肉身,吸取靈體的怪異力量,于撞擊地面的同時,居然還可以滾然往外四溢而出……

也正因為這樣,才會讓周圍十幾位“地行宗”的弟子,在地面上留下了這樣駭人的血肉濺飛殘跡……

扁藏行在這短短的不到眨眼時間中,經曆了前所未有的駭然、驚訝與憤怒……

當他看到那位長老的“肉身壓爛、靈體脫離”的恐怖現象時,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知道自己已經碰上了人世間難以理解的神秘異象……

同時這也就代表了,他必定是碰上了一種完全陌生的恐怖敵人!

緊接著當他看到,至少有將近二十個他“地行宗”的弟子,在這絲毫不知如何形成傷害的強大神秘一擊下,于地面上留下了一灘又一灘,飛濺四射的血肉殘跡時,扁藏行只覺得心中一痛,一股狂怒,從心中急升而起……

這到底是甚麼怪物?

扁藏行在又驚又怒的心情中,不由得這麼問著自己。

難道這就是“九幽鬼靈派”的妖術力量?

不可能!

邪派妖術,如何會有這樣驚人的威力?

這些想法,其實雖然分述有序,但其實是于一瞬間,同時在扁藏行驚怒交加的心中響起的……

因此,扁藏行也和其他被慘酷血淋的現場,嚇得有點呆了的其他門人,同時往空中望去……

然後他就親眼目睹了,生平所從未見過,最駭人的東西!

從那一圈由陰風劍王所拋出來的晶鏈,在空中飛旋的勢子,快得已經從“嗡嗡”的輕響,變成了“隆隆”的強烈震動!

而原本只有項鏈般大小的晶光圓環,也同樣越變越大,現在的尺寸,已經超過了三丈!

這一串“九幽鬼靈派”最重要的法器“九鬼晶鏈”,雖然它本身的神奇變化,已是足以令人稱異……

不過,若是和現在晶圈之中,顯然由“九鬼晶鏈”所引動的驚人異象比起來,晶鏈本身的變化,已變得平凡無奇了……

從那變得巨大無比的晶芒旋光之中,那種快速的旋轉,似乎引起了一種扁藏行完全不了解的怪異現象……

晶亮的旋圈之中,扁藏行只看到,一種好像所有的光影景像,都被怪異無比的旋力,給扭得破碎了那般……

不但當中所呈現出來的那種陰沉黑暗,讓扁藏行覺得必然是通往另一個恐怖的世界,甚至是這團黑暗的邊緣,和這個扁藏行所熟悉的這個現實世界接駁的位置,所有的光影都出現一種破碎的裂痕,感覺實在是駭人至極。

然而,如果這種怪異的景象,就已經讓看的人覺得駭人至極的話,那麼再往上瞧到那從這怪異的晶鏈之中,所拉出來的巨大恐怖物體的話,大概就得當場昏倒了……

那是一團,好像由黏稠無比的黑色濃液所組合起來,不停在每一寸的表面,連連蠕動的不明物體……

因為這種連續不停的蠕動,讓扁藏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上面每一個皺折的丑惡反光……令人心頭禁不住地發毛……

這團惡心而又恐怖的東西,大小約有四、五丈……並且還在不斷地越蠕動越脹大!

從那種整個體積,自三丈大小的晶圈中擠拉而出的感覺看來,不但可以看得出原本的這個怪物,體積必然更大之外,更可以感覺得到那每一次的蠕動,都正在從晶圈里的“那邊”,擠到扁藏行所熟悉的這個世界空間“這邊”來……

扁藏行的眼力,說來還算是頗為精細的。

因為,在他的觀察中,一眼就看出這個巨大無比,除了似乎就是這麼一團鬼黑黏稠的怪東西所組成的之外,他還隱約分辨出,其實這個怪物,還是有形狀的……

那是一個正在快速調整著形狀的骷髏!

一團由黑色的稠液,所組成的大骷髏!

就和那組成晶鏈的水晶骷髏,非常相近的“黑色大骷髏”!

當扁藏行發現這一點時,立刻就注意到果然確實不錯……

眼窩鼻洞、齜牙大開,不是個骷髏又是甚麼?

只不過,這所有的一切,都還不是最讓人震驚的地方。

那最讓人驚悸的,是之前“靈體”化成一團淡光,往上疾射的那位門下長老,飛行所向,正是這個不斷正在變大的黑稠骷髏!

投射到骷髏黑黏的表面時,啪然迸散的淡光激起了骷髏黑稠無比的表面,一連串的細密蠕動……

然後就從上方傳來了一連串密集無比的尖號……

那種聲音,讓每一個聽到的人,都不由得心頭發顫。

因為,那聲音聽起來,就好像有一大群不知道是甚麼東西,在傳達著一種痛苦、毀滅、而又不得解脫的嚇人訊息……

然後,扁藏行就看到了他的那位門下長老,微微青藏的靈體影像,重新在黑沉的黏稠表面出現!

只不過,這一次,他卻好像是陷進了一個甚麼讓他驚駭無比的沼澤那般,拼命地掙紮著想要爬離那巨大骷髏的表面……

可惜他也和陷進了沼澤內的人類一樣,越是拼命掙紮著,越是往黏液的里面深陷進去!

而且,更加駭人的,是就在此時,竟有無數只手臂、斷腳、甚至是碎裂了只剩一半的腦袋,從那位長老青藍色的靈體側旁出現,邊發出吵雜的尖叫聲,邊將那位長老青藍色的靈體拖進黑色的沉液之中……

扁藏行這輩子,再也不會忘記此時那位他很熟悉的門下長老,臉上所浮現的恐怖驚駭的表情!

因為接下來,那位長老在一片黑黏的怪手斷腳碎頭牽拉勾連的啃咬中……就這麼沉進了蠕蠕滾動的惡心黏液里……

“噗噗”的翻騰中,扁藏行已見到原本和黑黏的其他冤魂比起來,是那麼清靈潔淨的那位長老青藍色的靈體,轉眼已染成了同樣的黑稠!

再滾動兩下,扁藏行已無法分辨到底哪一個是他的長老了……

到了這時候,扁藏行才栗然知道,原來這個大骷髏表面上的那種蠕動,原來都是一些漆黑色的死靈斷肢,在表面載浮載沉地爬動時,所造成的感覺……

想到這里,連扁藏行這麼習于地中穿行,見腐視爛如同常物的人,都忍不住地有一種翻胃想吐的惡心感受!

我的老天!

這……這到底是甚麼妖怪?

難道,這就是“九幽鬼靈派”,所叫出來的術法妖物?

當扁藏行在這麼想著的時候,他已經看到了“九幽鬼靈派”的諸人,所呈現出來的反應!

此時的陰風劍王,不但完全沒有一絲役鬼驅尸時,該有的鎮定,甚至還拼命地往後躍退,而且還對著後面大叫“快閃開!”這樣的命令。

同時出現在陰風劍王臉上的表情,也和所有現場的每一個人一樣……

就是非常單純的驚駭之色!

由這一點,就可以判斷出來,連叫這個怪物出來的“九幽鬼靈派”,顯然都沒想到出現而來的,會是這樣的怪物!

扁藏行當機立斷,側身往旁再閃十五丈的同時,對著初見異物,正怔愕得有點不知所措,三三五五,擠成一群的門下,怒聲暍道:“這怪物碎體吸靈,絕非人間之物,你們快進地行迷陣!”

扁藏行的這個命令,除了驚醒了愣然的門下之外,也表明了敵人非人,無須作出徒然的犧牲。

如果沒有扁藏行的這麼一個及時的命令,正在扁藏行指揮下,對“九幽鬼靈派”進行圍擊的“地行宗”所有門下弟子,必然會在這個怪物的駭人異能下,死傷慘重。

更糟的是,這些門人,沒有扁藏行的撤退命令,恐怕連到底該怎麼辦,都會產生極大的疑慮。

因此,扁藏行的這句話,無異是下達了另外的一個命令!

現在所有的一切人物、怪物,所處的這個地方,其實也是一個難以想像的奇特所在!

說起來,其實這里也是一個廣寬到非常令人驚奇的巨大地底世界。

所有的岩石,都是一種很深很深的橘紅色,質料之密硬,光看那細致而又平整的外表,就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得到。

而且特殊的是,這個巨大的地底世界之中,縱縱橫橫的,至少有上萬條大概比人身還要再粗上一倍的橘色岩柱:或直或橫,或斜或傾地,彼此互相交錯地會合在一起。

而在這些簡直讓人眼花撩亂的縱橫粗柱之間,開著密密麻麻的一些小窗口,並且還從里面透出了盈盈淡淡的燈光。

這種現象,讓第一次看到就昏了頭的人,才會驚訝地發現,原來這一大片連“蛛網”都難以形容的特殊石柱,竟然里面還是住人的居室!

只是,讓第一次見到這種奇景的人,總是很難免地會在心中問著一個問題:這樣複雜,立體蛛網般的錯綜柱管,一般人是要怎麼在里面移動?

而且,就算是站在外面看,都很難不頭暈了,“地行宗”的人,是要怎麼樣,才不會在里面迷路?

在這一大片縱橫至少超過五百丈的交錯石柱的外圍,所有的石柱陡然加大加寬,形成了一個外表看起來就像個正圓的超級巨大石球!

這,就是建築之奇之詭,著稱于真人界的“地行城”!

而在所有交錯的柱管正中央,空出了一個大約二十丈的空間。

在這個空間之中,完全沒有任何一支石柱。不管是直的橫的還是斜的。

唯一有的,就是在中央的一個高起來的台座。

只不過,現在的這個台座,完全沒有任何東西。

稍微比較熟悉“地行宗”的人,都會知道,地行城如迷宮的中央,有一個全派最重要的禁區。不論這人再熟,只要他不是“地行宗”的門人,就絕對禁止接近這個禁區。

這個地方,聽說就是置放“地行宗”最著名的“逍遙芒”所有動力、內髓與地心相接的“地行晶母”!

現在,地行宗的這個禁例,算是破得徹徹底底了。

不但邪宗之中的“九幽鬼靈派”,也不知道是使了個甚麼邪法,竟然就這樣地在這個“地行宗”最重要的禁地里,赫然出現。

而且,還在這里,引動邪術,召來了一個威力無倫,恐怖駭人的巨大骷髏形大妖怪!

夜鷹OCR,

上篇:第一章 變外之變    下篇:第三章 豳郁鬼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