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三章 時間分流   
  
第三章 時間分流



龍機看著臌肊生靈王這麼一個很輕柔,但又很優雅的動作,心里不由自主地浮起了一種特異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好像臌肊生靈王的這一只手掌,忽然間,就這麼“探到了另外的一個空間里去了”的感受。

說得更清楚一點:他覺得此時臌肊生靈王的這個動作下,竟伸出了但手,探到了離這里“應該”

是非常非常遙遠的另一個世界——“人間”去了。

她的這一舉手,竟已探手伸到了另一個完全相異的世界……

雖然龍機並不知道這樣的神奧,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但他的心中,卻很肯定,如果現在呈現于他眼前的這個小蟻丘,上面那些忙碌的紅蟻們有眼睛的話,必然會看到一只雪白而又帶著淡青隱氣的細雅手臂,猛古丁地,就從空中這麼生生地出現的怪異現象!

可惜那些紅蟻們,似乎並沒有什麼“眼睛”的組織,因此盡管從異界的空間之中,這麼樣地凌空伸來了一只雪臂……

但卻也沒有引起他們這些紅蟻們的任何紛亂。

雖然那一線代表不同空間間隔的綠亮細線,已經徒手腕滑到了上臂,代表臌肊生靈王的單手,益往內探;可是臌肊生靈王的動作,卻並沒有停止。

直到她的手指,輕輕地點在蟻穴旁邊,那棵大樹的樹身上時,她這樣“傾探”

的動作,才算是停了下來。

龍機的注意力,立刻就轉到了她的指尖上去了。

她那一點雅白的指尖,只是輕輕地點在樹上……

龍機看了好一會兒,才注意到她所點的位置,正好擋住了其中一行前行的紅蟻,所排排而進的一條路線之上……

後面的紅蟻,顯然沒有想到前面本來走得很順的隊伍,會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怪異的物體阻擋,因此前進的蟻列,馬上就停了下來,最前面的那只小紅蟻,似乎有點莫名其妙地在原地轉了好幾裝,才又嘗試著往手指的旁邊繞了過去……

龍機正看著她這樣的動作,卻仍不曉得臌肊生靈王要表達什麼意思時,她的聲音已經即時地傳了過來:“這種紅蟻,並沒有什麼很清楚的收攝光線的眼瞳組織……對他們而言,這個世界,其實就是一個很單純的平面。”臌肊生靈王的話音很有耐性,不疾也不徐:“這些紅蟻,完全是靠著敏銳的觸覺與味覺來認知這個世界……”

臌肊生靈王說到這里,眼光突然轉到了龍機的臉上:“所以,對她們而言,這個世界,其實是沒有厚度的……所有她們感受到的,就是一個平面。”

龍機聽得還是有點迷糊:“前輩,你的意思是說……”

“我的意思是說……對這些小紅蟻而言,這個世界,其實是個“扁平”的世界……”臌肊生靈王點了點頭:“一個沒有“高度”或者說是“厚度”的世界…

…”

“沒有“高度”與“厚度”的世界……”龍機喃喃地重覆了一便。

“不錯!一個沒有“高度”與“厚度”的世界……”臌肊生靈王又點了點頭:“所以,剛才我伸出的這一只手指,擋住了這些紅蟻們的前道路線……對他們而言,如果她們會說話的話,最先碰到我這根擋路手指的紅蟻,就會在困惑中,對著後面的紅蟻同伴們說:“咦?奇怪了……怎磨會有這麼一個突然出現在前面的怪東西,將我們的路線給擋住了?””

龍機確實也看到了那第一只碰到她手指尖的紅蟻,在原地打轉了好一會兒。

只不過這麼一個其實是很正常的現象與反應,被臌肊生靈王加上了前面那般的對話,馬上就讓龍機覺得非常有趣。

“當這第一只發現我手指的小紅蟻說完話之後,本來跟在她後頭的第二只小紅蟻,立刻就問她說:“真的嗎?突然有個東西擋住了嗎?是什麼東西啊?從左邊還是右邊來的?”龍機,你應該知道,這種小紅蟻,因為沒有“高度”的觀念,所以她所問的話,並沒有“上面還是下面”,只有“左邊還是右邊”……”

龍機點了點頭。

這樣的概念,並不難理解。

“可是,第一只紅蟻,在想了想之後,就很困惑地回答:“不是左邊,也不是右邊……這個東西,是就這麼突然而然地,在中間出現了……””

龍機聽到臌肊生靈王這麼一說,立刻就想到了一般世間的人類,最常出現的反應。

果然,臌肊生靈王接下來的話,就正是龍機所想到的反應:“第二只紅蟻,一聽到第一只紅蟻所說的這種沒頭沒腦的話,馬上就回答說:“你搬食物搬到頭昏啦?怎麼會有什麼東西,會不從左邊,不從右邊,就這麼突然地在中間出現?””

龍機只好輕輕地搖了搖頭,繼續聽下去……

“這兩只紅蟻,商量了一會兒,也商量不出個所以然來,因此只好決定繞路……”

當臌肊生靈王說到這里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湊巧,樹上那被她細白手指擋住去路的紅蟻,竟很自然地往兩側分成了兩路,迥迥而繞,似乎正在想辦法找回原先所行路線的所在。

“但是……沒想到……”臌肊生靈王這時,又多伸出了兩只手指,同時將分成兩路的這兩列紅蟻的去路給擋住:“分開而行的這兩只紅蟻,竟然又同時在前方,遇著了同樣的怪東西,正正地擋住了去路……”

龍機非常注意地觀察著樹上的這些蟻群們,發現他們對于一再被擋住前路,顯然已經有點慌了,每一只紅蟻的動作,都明顯地加快了起來。

“這時候,這兩只紅蟻,已經忍不住地高聲叫道:“糟了,我們遇著了不可思議的怪現象……有三個東西,都這麼正正地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一定是要來搶我們辛苦搬來搬去的食物……””

臌肊生靈王說到這里,語氣恢複了正常,雙眼凝視著龍機說道:“你看,因為紅蟻們,不知道所謂的世界,其實不是只有一個薄薄的平面,而是又寬又厚的;因此,竟把我的一只手,所點著的三個地方,看成了是“三個”不一樣的動西……”

龍機聽著她的話,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

“龍機,你想,如果我這時,告訴這兩只紅蟻,所謂的這個東西,同時在這里,也同時在那里,而且更同時在第三個地方,你說她們會不會認為這樣的概念,非常難以理解呢?”

龍機這時,也只好搖了搖頭,很坦白地說道:“看來前輩就算真的這麼說了,恐怕這兩只紅蟻也很難想像的了……”

臌肊生靈王點了點頭:“我也認為你說的不錯,所以我們還是讓這兩只紅蟻自己去傷腦筋吧……不過,話又說回來,也許在你的認知之中,所謂的“現在”,也只是一個薄薄的平面吧?所需的未來,在“現在”閃然而過之後,就變成了“過去”了……”

龍機也不得不再次點了點頭:“好像前輩說的一點也沒錯呢……一般人間所說的“現在”,確實只是一個薄薄的平面。而且還薄到了無法測出定值的一個幾乎沒有厚度的平面……”

“那麼,如果有一個生物,對于“時間”的認知,是有“厚度”的,那麼又會怎麼樣呢?”

龍機愣愣地想了想,過了好一會兒才只能苦笑地回答說道:“這……恐怕連我也很難想像……大概也只能和那兩只紅蟻一樣,直到現在,還在傷腦筋呢……”

臌肊生靈王聽了龍機這樣的回答,也忍不住露齒而笑道:“我想你這位“龍魔王”,大概會比這兩只紅蟻,稍微地多聰明一些的……”

龍機的苦笑不停,但臌肊生靈王的這一聲“龍魔王”,卻又勾起了他心中另外一個重要問題,于是立刻說道:“前輩,雖然我也許真的比那兩只紅蟻要稍微聰明一點,但恐怕也不會太多……前輩所說的“時間分流”,既然已經帶入了“時間有厚度”這樣的概念,我想我多多少少已經能夠體會前輩的意思了……”

臌肊生靈王聽了龍機的話之後,點了點頭,贊許地說道:“你的悟性確實非常特殊,竟能如此輕易地體會到很多連形容都有點困難的玄奧狀態……”

“這一點我們還是先放下吧!因為這樣的討論,恐怕還不是言語能夠說得清楚的……我現在想問的是……”

“你現在想問的,不就是靈煙她們,和你認識的人,到底是什麼關系嗎?”

臌肊生靈王還沒有等龍機把問題問出來,就已經先一步地替他說了。

龍機一聽,連忙就點頭說道:“是了是了,前輩說得沒錯……為什麼前輩的這四位屬下女將,會……會……”

“會長得和你認識的四位女性,一模一樣?”臌肊生靈王又替龍機接了話尾說道。

龍機只好又點了點頭。

臌肊生靈王輕輕將伸入蟻丘和大樹影像中的手臂抽出,動作非常優雅。然後翻腕彈指,發出一聲“啪”地脆響……

由臌肊生靈王所引現的那個清楚無比的景象,立刻就像是被空中的一個什麼無形的吸口,“唰”地一吸……

轉眼消失在空氣之中。

然後臌肊生靈王就靜靜地凝視著眼前的龍機,語氣里透著深深的含意說道:“龍機,因緣牽引,都不會沒有原因的……你認為你所知道的那四位女性,難道真的就是因為你所知道的原因,而這樣湊巧地施法將你牽引而來嗎?”

龍機聽得心弦一陣狂震:“前輩……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意思是說……”

“你之所以會和人間接觸,是因為我們這里的因緣運作……”臌肊生靈王的口中,還是很肯定地說出了龍機原本壓根沒有想過的這一段因緣。

天啊……

難道,我之所以會跨過了這麼久遠的空間,到人世來,真正最根源的原因,竟然是在這里?

這里才是我一切因緣的起源之處?

龍機想到這里,實在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

因為,地間的“虛靈界”,實在是離因緣開始作用的“人世間”,太遙遠了……

“這……這實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龍機終于忍不住地以手撫頭,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三、四倍大……

“天底下任何所發生的事件,都一定有它們形成的原因。會有“思外”的情況,絕對是因為有一些形成的因素,你沒有察覺到,因此才會覺得有所謂的“意外”的情況發生。”臌肊生靈王的語音,聽起來非常沉定:“真正純粹沒有任何因緣動力的事件,也就是所謂的“純粹的巧合”,是不可能存在的……”

“純粹的巧合……不可能存在……”龍機喃喃地重覆著。

“不錯!純粹的巧合,不可能存在……任何事件,一定有其或多或少,或單純或複雜,或明顯或隱晦的原因存在……而且,不論這些原因,有多麼少,多麼簡單,這些機緣的長遠程度,必定可以直接連到渾沌初開的那一瞬間……絕非表面上你所看到的這麼短暫……”臌肊生靈王秀氣的臉上,有一股湛然:“就像我之所以在這里,你之所以在這里,都一定有牽連之廣,遠超過你能想像的機緣連動……”

龍機搖了搖頭:“所有的最後事件,難道都能連到最初的開始?”

“你說對了,龍魔王……所有的最後事件,都能連到最初的開始。”臌肊生靈王點了點頭:“而觀照這種長遠而又隱晦機緣的方法,最深入的,便是脫離時間的鎖鏈,進入時間的分流之中。那麼一切都會如觀掌指,一目了然……”

“脫開時間的鎖鏈?”龍機又愣愣地重覆了這麼一句讓人聽來滿頭霧水的話語。

“正是……”臌肊生靈王的眼中,閃露的光芒,幾已非人能解:“如我們之前所探討的……當你能夠感應得到,時間的“現在層”,其實並不是只有薄薄的一瞬,而是一種可以調整的厚度時,就可以真正比較清楚地看出宇宙運行基本的力量——“機緣”的真正玄妙之處。”

龍機聽著臌肊生靈王現在所說的話,心頭時明時暗,就好像一艘船在搖蕩激烈的狂濤中航行一樣,一下子似平抓到了方向,但是緊接著便又覺得失去了定位,來來回回地晃動著,感覺極為不穩。

他的心靈,似乎一會兒體會到了什麼,一會兒又覺得困惑如山如浪,層層而來,根本已不知身在何處……

在他的感覺中,現在的自己,真的就好像之前所看到的那只在樹上爬行時,被一只突如其來的巨大指頭,給擋住了去路的紅蟻一樣……

所有他所一直依循的思考以及路線,都突然失去了原先的依據,陷進了有點茫然的混亂之中。

臌肊生靈王一直不停地注意著龍機的反應,似乎也知道現在龍機的現象,其實是再正常也不過……因此在臌肊生靈王的臉上,並沒有什麼驚訝的表情。

“當你的感應中,時間開始出現“厚度”的時候……”臌肊生靈王反而在這個時候,眼中的神色,似乎有些無奈與悲哀……

一種令人無法理解的無奈與悲哀……

“有兩件事,你就很難避免……”臌肊生靈王的語氣,依然是很肯定:“第一就是你會如此深刻地了解,所有的機緣,是如此層層相疊,不可分離……這讓你就算是想要改變一些東西,也會變得無處著手……一個這種形態的立體細密網線,實在已經沒有了所謂的“源頭”……”

立體細密的網線?

龍機知道臌肊生靈王現在所說的這個網線,絕對不是只有四方上下而已……

“第二點就是,這種“時間”的厚度一出現,每一瞬間,都會變得非常非常非常,宛如永痧謔a長久……”

臌肊生靈王在說明這第二點時,語氣與神情的悲哀,甚至已經轉成了極為明顯的痛苦……

“前輩……你的意思是說……”龍機幾乎可以從感應中,宛如見到臌肊生靈王的那種深沉無比的痛苦般,不由得暫時放下了自己心中的困惑。

臌肊生靈王望了龍機一眼,臉色之沉之重,難以形容:“你不明白嗎?這種現象,讓我們生靈一族,被妖魔完全殲滅的每一刹那痛苦,都變得沒完沒了……

無止無盡……”

龍機聽得不禁吃了一驚:“沒完沒了……無止無盡……這……怎麼會這樣?”

“怎麼不會這樣?”臌肊生靈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瞬間的“現在”,既然已經拉長,那麼你所受的一切,當然也就變得不一樣了……”

“可是……”龍機又想了想,還是不了解地搖了搖頭:“實在沒有辦法想像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讓我換個說法吧……”臌肊生靈王歎了口氣:“你有沒有見過打雷,聽過天空之中,那隆隆的威勢?”

龍機點了點頭。

“那就請你想想,如果在一個地方,打了個雷;光芒一閃後,轟隆一聲……

而正巧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就在這個地方,正正地看著了、聽著了這一個巨雷……”臌肊生靈王輕輕地說道:“你可以想像這樣的情形嗎?”

龍機又點了點頭:“這樣的情形,不用想像,人世間是常見的。”

“好吧,那麼,你可以再想像一下,如果這個人,偏偏不是一個普通人,在聽到了這一聲雷,見了這一閃芒之後,隨即以一種無法形容的極速,往外而去…

…”

臌肊生靈王繼續說道:“這人的速度,是如此地快捷……超過了雷聲外傳的速度,甚至也超過了光芒閃移的程度……于是當他再停下來的時候,你說他會怎麼樣?”

這樣的推論,非常簡單,因此龍機很自然地就說出了結果:“他會再看到一次閃芒,再聽到一次雷聲……”

臌肊生靈王點了點頭,又歎了口氣說道:“不錯……他會再看到一次電芒,再聽到一次雷聲……龍魔王,現在你明白了嗎?”

龍機一下子也為臌肊生靈王這樣的例子感到有點怔愕,猛然間竟說不出什麼話來回答……

“龍魔王,這個雷只打了一次,但對那人來說,電芒卻在他感絕中,出現了兩次,雷聲也出現了兩聲……如果時間與速度,對他已經不是問題,那麼,在某個程度上,他會見到無數次的電芒閃過,他會聽到無數聲的雷音響起……”

龍機終于明白了,臌肊生靈王眼神之中的苦澀,到底是從何而來了……

“龍魔王,但我在那一瞬間,因為“偏移空間”,而陷進了“時間分流”之中時,所有那一刹那的痛苦,就變成了如此無窮無盡……”臌肊生靈王說到這里,又深深地看了龍機一眼:“現在你明白我的處境了嗎?”

在臌肊生靈王這樣的解釋下,龍機總算是對臌肊生靈王所說的“處境”,有了一些基本的概念。

而也因為這樣,龍機的心中,對臌肊生靈王,真正地泛起了一種深刻的同情。

陷入了這種處境的臌肊生靈王,真的實在讓人無法想像如何忍耐這樣的狀態!

換句話說,臌肊生靈王等于是一直在重複著,讓她痛入心扉的時刻……

反反覆覆,沒完沒了……無止無盡……

這是怎樣的一種,令人聽起來都覺得毛骨悚然的狀態……

聽到此處,龍機非常自然地,在心中升起了一種幫助臌肊生靈王的念頭……

忽然,龍機心中,宛如靈光一閃,讓他對已經陷入了一圍亂麻般的感覺,生出了一些說不出來的體會……

“前輩……我有點明白了……”龍機對著臌肊生靈王說道:“當刹那的“現在”,出現所謂的“厚度”時,某個程度上,“現在”已經和“遇去”與“未來”,有很大的一部份重疊在一起了……”

臌肊生靈王非常高興地點了點頭:“不錯不錯,你說得對……”

“而也正因為這樣……”龍機又繼續將那種感覺描述出來:“所以,我才能夠從未來,跑到了眼前的這個“過去”……而眼前的這個“過去”,也同時才有機會出現我這個“未來”……”

龍機回憶起之前的一連串景象:“而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在看到阿羅敵以真正的魔力攻擊“生靈城”時,突然地出現在這里……”

臌肊生靈王顯然對龍機的話,非常注意。

但是她並沒有特別在這個時候,打斷龍機的沉思。

“所以,這意思也就是指……”龍機邊思索著,邊繼續說道:“由此可見,阿羅敵的這一擊,顯然必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這個時間點,一定就直接影響了後來的結果……”

臌肊生靈王聽了龍機的話後,沉默了一會兒,方才歎了口氣說道:“龍魔王,你的判斷不錯……在已經發生的過去中,阿羅敵的這一擊,震散了由“九靈將”

所聯合組成的防護力層……九靈將中,兩位立刻形體半肢碎裂,身受重傷,而…



煙、雅、凝,妍,四位靈將,也同時在這一擊下,內腑受挫……”

靈煙、靈雅、靈凝、靈妍四位和紫柔四姝極酷似的女將,雖然龍機已經隱隱地知道了她們和紫柔等人的關系,顯然不只是普通的密切而已……

說不定這個“虛靈界”,才真的是紫柔等人神識的最根源所在……

因此,當他聽到D臌肊生靈王有點無奈地說出這樣的話時,還是忍不住好像心頭被揪住了一樣,但覺胸口一陣緊縮……

“而阿羅敵的這一次攻擊,讓我“生靈城”的防護力量,到此首度出現了裂痕……”臌肊生靈王的語音忽然間變得很沉:“這個防護上的缺口一開,讓我們從未被擊破的“生靈護罩”,在阿羅敵及其魔軍後續的魔力攻擊下,終于盡毀…

…”

“前輩,我大概有一些概念了……”靈煙等人,和紫柔四姝隱約的關連,似乎忽然間讓龍機的思慮,嚴肅了起來,因此他在想了一會兒之後,便即說道:“因為對眼前而言,其實出現的所謂“現在”,是一種非常寬廣的“現在”……”

臌肊生靈王非常欣慰地笑道:“你總算是比較明白一點了……”

只不過,當臌肊生靈王這樣的話一說出來之後,龍機還是苦笑了笑:“我很清楚,我所感覺到的,其實還是只有皮毛……很多東西,我到現在依然不懂……”

“依然不懂?龍魔王,你所指的是……”臌肊生靈王問道。

“前輩,我現在跑到了此處,說來說去,我還是不知道一個最關鍵的結論…

…”龍機的苦笑依舊。

“那是什麼?”臌肊生靈王連忙又問。

“我,龍機該怎麼樣,才能夠幫得了前輩,脫出這個寬度的現在?”

這一點,其實是現在所有一切發展中,最關鍵的一點。

同時,也是讓龍機完全沒有任何概念……而且解決的辨法,讓他連想像,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想像的一點。

在這種情形下,龍機如果真的需要做些什麼,恐怕還真的只有臌肊生靈王來告訴他,才會比較有可能了……

他龍機跨越了遠超過一般人所能夠想像的空間,踏入了現在這種臌肊生靈王所謂的“時間分流”狀態,到底是要他怎麼做?

在龍機這樣的詢問之中,臌肊生靈王終于靜靜地,但是卻又如此令人意外地,給了一個龍機怎麼也想不到的答案……

“龍魔王,跨空而來,啟動因緣,一切從你開始……”臌肊生靈王看起來好像長了四只眼睛的雙目,定定地以一種很期盼的眼神,望著龍機繼續說道:“我要你來接我這個生靈王的位置,統我“生賃”一族!”

什麼?

龍機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前前前……前輩……你是說……你是說……”龍機不由得有點結結巴巴地說道。

“是的,沒錯,我請你來接我“生靈”一族的族主之位,領導我“生靈”一族,受位于“虛靈界”另大神靈王之一的“生靈王”……”

臌肊生靈王的語氣,聽起來非常嚴肅,並不像是什麼開玩笑的樣子。

何況,現在的這個時間,也絕對不適合開這種玩笑!

確定臌肊生靈王所說的話,真的是龍機所聽到的那個意思之後,龍機也不由得有點呆了……

接任她“生靈王”的位子?

這個位子,是要怎麼個接法?

而且,他龍機憑什麼,要來接這樣的位子?

就因為他這麼陰差陽錯地,跑到了這里來嗎?

龍機確定了臌肊生靈王所說的話之後,雖然心中意外地愣住了,但是他並沒有馬上做什麼反應……

只不過他雖然沒有特別說什麼話,可是臌肊生靈王卻好像知道龍機為什麼驚訝,與心中正在想什麼那般地,加強態度般地沉沉點了點頭,肯定地說道:“我知道你心中非常地意外……但是,請你相信我,這是目前的情況下,唯一的辦法……

只有這樣,也許才能夠改變我們已定過去的悲慘命運……”

“唯一的辦法……”龍機喃喃說道。

“不錯……你會在日後不知道什麼時間中,與我相遇……而且你必須身具“天間”和“光懸天主”相關的“偏移空間”強大元能力量,同時你還必須能夠跨入“時間分流”之中……然後,這一切的條件,才算是成熟……”臌肊生靈王說到這里,方才歎了口氣繼續道:“這些條件,都不是簡單能夠碰得上的……我並不知道那個在未來中的我,到底是等了多久,才碰到了你……”

前輩,超過一萬五千年!

龍機在心中很自然地就想到了這樣的答案。

但這樣的答案,只是在龍機的內心反射性地回應,他實際上並沒有把這個令人難以承受的漫長時間說出來。

因為,現在的臌肊生靈王,語氣中聽起來,似乎並不是之前龍機在充滿“逍遙芒”的“次物質”中,所碰到的那個臌肊生靈王。

也許眼前的這個臌肊生靈王的神識,其實應該還是一萬多年前,“魔生之戰”

時的臌肊生靈王……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龍機的心中想著……那還是先別告訴她,日後她得受超過一萬年的苦,這種聽起來實在覺得可怕的境遇……

不過,這麼說也有點奇怪……

因為,如果現在的臌肊生靈王,是一萬年前時的臌肊生靈王的話,那麼她又怎麼知道,日後會有這麼一個“龍魔王”來找她?

所以,從這一點上看來,眼前的臌肊生靈王,又似乎不只是當時的臌肊生靈王而已……

想到這里,龍機自從變成了“器械原身”之後,所特別注意的“合理性”,馬上就又出現了解釋上的矛盾……

這個什麼“時間分流”的概念,真是將龍機所有一切的認知,都差不多給弄混了!

“也許龍魔王,直到現在,還有些什麼地方想不通……”臌肊生靈王就好像也看到了龍機心中的矛盾一樣,非常“適時”地說道:“但是,其實龍魔王你無須考慮這麼多……等到時機到了,有很多東西,你自然也就了解了……”

“時機到了……我自然也就了解了……”龍機聽得又愣了愣……

“不錯……”臌肊生靈王點了點頭:“去推論某個“果子”,吃起來有多甜,本來就是一件很難光靠“推論”就明白的事……在這種情形下,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吃吃看”……然後你才會明白。”

龍機聽了臌肊生靈王這麼一說,覺得聽起來似乎也有點道理,便即不在這個想也想不明白的牛角尖里猛鑽。

沉默了一會兒,龍機才又問道:“前輩,為什麼特別要我來接這個什麼“神靈王”的位置呢?前輩這個“神靈王”不是做得好好的嗎?”

臌肊生靈王聽了龍機的問題,只是又輕輕地歎了口氣說道:“你看到我們現在所站上的這個祭壇了嗎?”

龍機點了點頭。

不過他並不明白臌肊生靈王為什麼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

臌肊生靈王在龍機點了點頭之後,便即馬上說道:“你也許不知道,我們“生靈”一族,大小二十四座城,每一座城中,都有這麼一個由“城主”所主持的“生靈壇”……它的構成原理,我們沒有時間多作解釋……不過,有一點,你可以先知道一下——這個連結了二十四城的“生靈壇”,讓我們整個“生靈族”,在感應中,是可以互相共通的……不管我們的“生靈族”族人,距離我們有多遠,我們都可以透過這個“生靈壇”,來和屬于這一城的族人神念互感……”

“是的,前輩,生靈一族的這個特性,我之前……之前就聽“你”說過……”

龍機點了點頭說道。

“聽“我”說過?那一定是後來的我……”臌肊生靈王也點了點頭回答。

如果是一般人,就算是真的可以聽到龍機與臌肊生靈王的對話,恐怕也會被他們話語之中的什麼“以前的你”、“後來的我”等等給弄得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了……

不過龍機聽了臌肊生靈王這樣的表示之後,終于才確定眼前的“臌肊生靈王王”,和之前他在“次物質間”所碰到的那個“臌肊生靈王”,顯然有一點不大一樣……

“龍魔王,那麼你就應該知道,我們“生霓一族”,彼此之間,能夠透過感應互通,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在這個“生靈壇”之上……”臌肊生靈王又解釋道。

對于臌肊生靈王後面的這個補充,龍機聽了之後,心中忽然一亮……

生靈一族後來為了躲避妖魔界的追擊,龍機幾乎可以確定,那些僅存的“生靈族人”,必然是將他們“生靈族”所特有的這種“互聯性”,給完全切斷!

所以,後來才會連他們的族主——臌肊生靈王,也因為完全失去了族人的感應,而認為“生靈”一族,已經全部滅亡……

如果生靈族,真的還有人存活……

如果生靈族,真的有人將這種和臌肊生靈王相連的感樣,為了躲避妖魔連精神感應都能夠追蹤的驚人偵察力量,而把所有有形無形的連系,完全切斷……

那麼,說不定,最大的關鍵,就在這個什麼“生靈壇”上頭……

只是,這個生靈壇,難道就只是一個生靈壇而已嗎?

他想了一會兒,覺得前面所考慮到的那些,因為現在的臌肊生靈王似乎還並不曉得後面有這麼無法忍受的結果在等著她,因此龍機覺得還是先別提這些的好。

至于後面的“生靈壇”,不用等龍機多問,臌肊生靈王就已經繼續了她的說明:“生靈族,共有十二大、十二小,合計二十四座“生靈城”;每個新的族民,在出生之前,都會由其父母雙親,于“生靈壇”附近的特定房室內,在“生靈壇”

的奇特影響下,將兩人的生靈精氣,轉成胎氣,入體受孕。”臌肊生靈王很簡單地,解釋了她們“生靈族”中,那種非常特殊的“成胎過程”:“舍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我們體內的生靈精氣,非常地活躍,而且很不穩定,如果沒有“生靈壇”的導引影響,從我們體內溢出來的生靈精氣,已經是我們一般的族民,所難以控制的了。如果再加上和另一位族民的精氣互混激蕩,在這種“自然成胎”

的狀態里,產生出來所謂的“下一代”,恐怕連我的族民他們自己,也沒把握到底會是個什麼模樣……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生靈壇”的影響,我們族民配對出來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一朵花,或是一棵怪樹!所以,我們的這個“生靈壇”,其實最初的作用,就是在這里而已。”

龍機倒是第一次聽到,居然還會有這種特別的怪事,因此心中有點驚奇。

宇宙之中,可真的是無奇不有……

“龍魔王……如我所說的,因為我們的族民,每一個個體,其實從孕胎之前,就已經和他所出生的城中,那個特定的“生靈壇”,有了難以切斷的關系……所以,在我們生靈一族之中,不論是什麼人,其所屬的出生城別,其實就代表了不同的屬性。而且,這里和城中“生靈壇”的關系,可以說永遠也切不斷的……不論我的族民們以後到了哪一城,他出身的那一個城,才是他真正所屬的城。”臌肊生靈王說到這里,才真正進到了主題:“二十四城中的“生靈壇”,就這樣形成了一個環環相連,棉密不斷的無形之網……而這些網的中心,總歸之處,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姮靈姆城”中,現在所立的這個“姮靈姆壇”!”

臌肊生靈王說完,就指了指她和龍機現在所站著的這個圓形寬大,外圈刻著怪符,而且還正在“嗤嗤”放光的平台。

““姮靈姆城”……“姮靈姆壇”……”龍機總算是知道了這一座妖魔首先發動攻擊的生靈城稱號,和這個怪異祭壇的名字。

之前龍機就聽到了和紫柔長得很像的“靈煙”,稱呼臌肊生靈王叫“姮靈姆”。

由此看來,這個城,應該就是專屬于“臌肊生靈王”特性的生靈城。

而這個“姮靈姆壇”,必定也是奉“臌肊生靈王”為主的祭壇。

換句話說,從龍機現在所處的這個祭壇,他可以和所有二十四個生靈城,也就是整個生靈族,產生一種感應上的聯系……

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

這里面有什麼必要的原因嗎?

龍機想到這里,同樣無須說出口,臌肊生靈王就好似又聽到了他心中的疑問那般,對著龍機微微一笑,單手輕輕一揮!

臌肊生靈王的這個動作,手腕輕甩,掌緣平起,模樣看起來,就宛如從手里,輕輕地潑了什麼東西出去一樣……

輕俏之中,帶著一絲灑然!

隨著她這樣的動作,從她的手掌末端,如斯響應,“唰唰唰”地噴放出了一道一道好像是光,又好像是粉的怪異淡綠色薄薄芒點……

濃濃密密,點點閃閃,滿眼就布開了一陣一陣亮粉般的精氣瑩光!

這一團團濃密的亮粉物體,從臌肊生靈王的手中噴放出來之後,並不飛溢出祭壇之外。

遠看起來,宛如有個透明的琉璃筒子,直直地罩在祭壇之上,讓壇上這些由臌肊生靈王噴放出來的綠色亮粉,飛舞之間,只是圍著圓形的祭壇上方打轉!

一個綠色的,長卷的,旋飛的奇麗粉渦,就這樣成形。

從龍機現在的眼光看去,這些亮粉,在濃厚之中,帶著一半的透明,閃光燦折,更加顯出驚人地美麗。

他並不清楚臌肊生靈王現在要做什麼,但是當臌肊生靈王將這些“生靈精氣”

灑起之後,似乎更加引動了祭壇上的什麼作用……

“蓬隆”一聲震響,從祭壇之下傳來。

龍機感受到祭壇的地面,產生了一種很輕微的震動,緊接著便是“咔啦啦”

一陣輕響,整個圓形的祭台,從底部開裂成非常規律的二十四片……

這二十四片下折的金屬台,忽然又是一陣“咔啦啦”的輕響,居然從台緣反折了出來,在祭台的周圍,形成了二十四個宛如手臂般的長柱!

二十四支金屬的柱子,雖然龍機看起來,可以說只是半透明的隱約形狀,但這種怪異的金屬,是是可以看得到“里面”!

也就是說,龍機雖然知道環列于周圍,這二十四支怪怪的金屬東西,其實真的是一種堅硬的“金屬”,但是他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這種金屬體里,有一條又一條,盈盈亮亮的綠色能量流,在里面“唰哩唰啦”地,快速成形:然後,在一聲很整齊的“嗤蓬”輕響中……

大約有一個人這麼高的怪金屬臂,末端各自透出了龍機所看到,在臂柱里竄動的綠色能光……

接著龍機就在每一支柱子的頂端,看到了一個好像由這種奇特的能量流,所組合出來的立體影像……

那是一個體型帶弧,塔樓對立,一磚一簷,纖毫畢露的城堡立體景象!

而且,從這些金屬臂柱頂端,所凝現出來的城堡,不但有大有小,而且每一個城堡,似乎都和其他的城堡,有一些建築上、設計上、以及整體規模上的差異……

也就是說,龍機從這一眼中,已經知道,這些在臂柱上所形成的景象,所代表的城堡,其實每一個都不大一樣!

這二十四個或大或小的城堡,唯一相同的只有一點——那就是,這二十四個大小城堡中,每一個看起來有都整體宛如一個圓球的弧度。

這種弧度,讓其中的每一個雕梁塔樓,都呈現出一種或微或顯的傾斜弧度…



只有在城堡里,塔樓群的中央,有一個特別高的圓柱型塔樓,是唯一直立不偏的建築。

而且,也唯一只有這一棟建築,在最尖端的頂部,有一對橫展而開,如翅欲飛的雕塑!

這一個唯一和龍機之前所看到的生靈城,中間最高的那棟高樓,幾乎一模一樣的部份,同時也正是現在二十四座城堡的景象中,最光亮的部份!

龍機觀察到這里,已經可以看出,這二十四座的城堡應該代表的,就是“虛靈界”生靈一族,所有的那十二大與十二小的“生靈城”!

換句話說,這二十四個規格各異,模樣不同的城堡影像,應該就是“生靈”

一族總計二十四個大小“生靈城”的景象。

其中最明顯不同的,當然還是要算在正北邊,那個最大的,也是最明亮,代表了現在龍機所處的這個“姮靈姆城”影像了。

以比例上來說,這個城堡的模樣,不但龍機確確實實可以分辨得出來,就正是之前他所看到的那個城堡模樣之外,這個正北方的“姮靈姆城”,足足有其他的城堡影像三倍大!

龍機其實並不知道,現在的祭壇上,到底正在發生著什麼樣的事情。

可是,當這二十四支金屬長柱,反折上來之後,還“劈哩叭啦”地放出又強又亮的綠色能量流,並且還在臂柱的上方,出現了二十四座城堡的模樣,顯然不是做出來好看的而已……

當這二十四支可以看到里面的綠色流光的金屬長柱頂端,出現了這麼二十四座清楚無比的城堡影像時,原本在祭壇中央上空,現在已經變成“呼啦啦”旋轉的綠流渦漩,也跟著出現了不同的變化!

從上空的綠渦中央,就好像有一個什麼能量的光點,和現在出現的二十四座城堡,起了一種特殊的通聯……

“嘩啦啦”的清脆裂電聲中,綠渦的內部,忽然拉出了二十四條閃動扭曲,好像一條條又長又細的光芒電流……

然後這些細細長長的電流,就直接和那二十四支臂柱頂端的城堡影像,緊緊地相連在一起了。

雖然龍機這個時候所看到的,都只是一種半透明的怪異景象……

但是,他依然一眼就注意到,從空中綠渦之中,所長拉出來的這種細細的綠電芒,所連接的地方,正都是這些城堡中央,那個有著一對怪翅般的直立高塔!

這種閃光頻頻的情景,看起來,實在是又令人驚訝,又令人贊歎!

其美麗的程度,確實已非筆墨所能夠形容……

整個祭壇之中,充滿了一種奇詭而又炫目的淡綠色光氣!

龍機還正在為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之際,他就在這個時候,聽到旁邊高大的臌肊生靈王秀雅的生意,傳來的話聲……

“龍魔王!你秉異界“洛撒克空間”的神聖力量,跨過漫長的“時間分流”

而來,唯一能夠立刻將你所有的力量,和我“生靈界”融合的辦法,就是你接受我“生靈”一族,二十四城的能量中心——“姮靈元精”!”

在上空越來越強的光氣掩映下,龍機幾乎已經看不清楚臌肊生靈王的模樣,至多只能夠隱隱地看到光氣下的薄薄巨影……

“姮靈元精?難道就是這些滾漩的綠渦?只是……前輩,神靈王的族主位置,不就是你嗎?我……”龍機在各個聲光愈趨激烈的情況下,還是忍不住問道。

“龍魔王……你還看不明白嗎?”臌肊生靈王的聲音,也同樣慢慢地開始產生了一些改變,似乎她的聲音,已經漸漸不再從她的口中說出,而是同時化入了飛旋的綠渦之中……

這種情形,使得她的聲調,出現了一種非常深沉的回音……

顯然臌肊生靈王的狀態,也正在做特殊的轉變!

“在我身為神靈王的同時,所有的“姮靈元精”,就是集中在我“姮靈姆”

的身上……元精只能夠留在“姮靈姆”的體內!從現在的情形看來,我做為“神靈王”,並不能夠阻止“生靈”一族,被“妖魔”所滅!”臌肊生靈王的聲音,已經不再從一個固定的地點發出,而是“轟隆隆”地伴隨著中央的綠色光渦發放……

“龍魔王,你還不明白嗎?只有將我的這個位子讓給你,由你並合“洛撒克空間”的神聖力量,與我們“生靈族”的“姮靈元精”,才能夠有比較大的機會,解救我們“生靈”一族完全被滅的結果!”

龍機到現在,總算是對整個來龍去脈,有了一個概略的了解……

也終于知道,他龍機出現在這里,最後的使命,到底是什麼了……

“龍魔王……時間分流中,阿羅敵最關鍵的魔力攻擊時刻,已經快要逼近了……”雖然臌肊生靈王現在的聲音,已經宏亮有如神靈,但是她語氣之中,那種焦急的聲調,還是讓龍機一聽就聽出來了……

連“虛靈界”的神靈,臌肊生靈王,都忍不住在語氣反應中,出現這種憂急的模樣,龍機雖然對眼下的情況,只有一個概略性的了解,但還是可以想像得出來,最關鍵的時刻,應該就快到了……

那一定是一個最重要的時間點!

也就是阿羅敵以“挪山八擊”,引開臌肊生靈王的反應,然後再以,純粹的魔力,對“生靈城”正式出擊的關鍵時間點……

這一個時間點之後,“生靈城”防護出現裂縫,這使得“生靈城”中所有的大小“生靈族人”,不得不直接迎戰“妖魔軍團”!

雖然龍機直到現在,也還沒有看到所謂五大軍團之中,最強大的“嫡軍團”

在哪里……

但是,從臌肊生靈王那種嚴肅而又沉重的緊張語氣里,龍機非常肯定這些妖魔們,必然是隨時都會現身的……

這一切本來好像是一個夢境。

可是現在,龍機忽然發現,這個怪異的夢境,居然轉眼間,就牽涉到了真正的“事實”……

他為上就這樣毫無准備地,面對這麼一個有點詭異的情況!

而且,更糟糕的,是現在的龍機,雖然已經大概有了一個目前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概念,不過,其實他對這里面複雜的成因,根本就等于是一團迷糊!

再加上,從臌肊生靈王現在所呈現出來的那種焦急語氣,顯然關鍵的時間點已經接近,再也容不得龍機去慢慢體會察覺了……

只不過,龍機真的就這羊,代替臌肊生靈王,成為“生靈”一族的統治者嗎?

失去了“姮靈元精”的臌肊生靈王,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她……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結果?

這些問題,似乎都同時擠到了龍機的心頭之上。

然而,龍機還沒有機會問出來,臌肊生靈王的宏亮語音,已經再一次地從上空傳來:“龍魔王,關鍵時間點已經逼到眼前了……錯過此刻,你的神識要再次從“時間分流”中拉回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著手……請你不要再猶豫了……接受這個解救我“生靈族”的重任吧……”

臌肊生靈王的語調,在眼前已經越來越趨轟隆震耳的巨響中,顯得異常地沉亮,就好像是從天上所發的那般……

龍機很自然地抬頭一看……

然後他才發現,臌肊生靈王原本站在台上的身軀,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如漩般的光渦,給拉到了半空之中……

這個時候的她,正在光氣里,不停地緩緩浮空旋轉著……

而當她的話一說完時,祭台周圍的二十四支臂柱,竟也在“咔崩崩”的一連串震音中,開始繞著這個寬大的圓型祭台,“嗡嗡嗡”地旋轉了起來……

顯然,這個祭壇上,已經有個什麼作用,已經開始啟動了。

而當這些臂柱們,開始緩緩轉動起來的時候,在這些臂柱頂端的城堡中,同時“嗤啦嗤啦”地,放出了一條一條又亮又直的綠色光柱,准准地射在了中央上空,臌肊生靈王的頭頂上方……

頭頂上方……

也就是臌肊生靈王原本頂上的那朵,紅白色的怪花之上!

似乎“生靈族”二十四城的能量中心,已經在這一刹那,完全通聯了起來…



二十四道光柱一彙集在臌肊生靈王的紅白花朵之上時,那朵龍機一直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怪花,竟然在這個時候,“叭”地一聲脆響,炸散了開來!

紅白間瓣的怪花,瞬間已完全消失!

出現在臌肊生靈王頭頂的,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團放射的光芒,好像實物般的怪東西!

這個東西,在空中不停地伸伸縮縮著,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尖尖的刺球!

只不過這個物體所放射出來的那些伸伸縮縮的刺光,紅白相間,美麗非常,但也怪異非常!

這是一種龍機從來也沒見過的怪光體!

可是,在龍機第一眼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他的心中,卻馬上就知道這是甚麼。

姮靈元精!

這是姮靈元精!

龍機知道,臌肊生靈王讓“姮靈元精”,真正地出現,目的當然就是要請他這個“生靈族”傳說中的“龍魔王”,接過她“姮靈姆”的地位……

解救生靈族……

同時管理與解救生靈族……

雖然他並不知道臌肊生靈王所說的這種“轉換”,到底應該怎麼進行……

但是,從之前臌肊生靈王所說的話,和現在的情形看起來,顯然這種“姮靈元精”的轉移,和龍機的神識意願,有非常直接而且密切的關系……

由此推測,“生靈族”的何在“姮靈元精”,必定和龍機所熟悉的“神識運作”,也脫不開直接的關連。

唯一的問題,又回到了老地方:他龍機是不是真的就這樣,接過臌肊生靈王的“神靈王”位置?

他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打從心里“願意”這麼做!

雖然,臌肊生靈王已經將“必須”這麼做的理由,說得很清楚了……

而且,阿羅敵的魔力逞威的關鍵時間點,顯然也已越來越近了……

這種壓力,讓龍機想再多考慮一下,恐怕也不可能了。

可是……龍機似乎在內心的深處,還有這麼一絲憂郁……

事情已至燃眉的程度,為什麼我的心里,還有這麼一絲的不確定?

龍機不禁覺得,連他自己也有點搞不清楚自己現在的內心狀況……

是為了臌肊生靈王嗎?

是為了生靈族嗎?

是為了……

很可能存在根源,就在“生露族”的紫柔、云夢、玄霜和豔嫣嗎?

龍機不知道……

飛旋滾騰的祭台上空,綠色強亮,又像光、又像煙、更像凝形卷風的怪異能量團,那種翻滾的氣勢,越來越驚人……

祭台上的震動,也愈來愈大,那種好似整個祭台,都很有可能會在下一刹那崩裂的情況,已經讓人根本沒有辦法再在台上站穩……

還好龍機現在,本身存在的方式,顯然還是屬于“時間分流”的隔離層次。

因此,雖然他可以看到台上漸漸震動天地的猛烈變化,但卻似乎並沒有直接受到什麼影響。

只不過,他同時也看到了,處在台下的那些“生靈族”們,臉上的表情,也很明顯地有了改變……

他們這些一直都圍立在旁邊的“生靈族”族人,似乎一開始,就明白他們的“姮靈姆”臌肊生靈王,是在和另一個怪異層次,傳說中的“龍魔王”進行他們所無法明白的對話……

所以,他們雖然一直都在台下,但是每一個人,都靜靜地,不敢打擾到“姮靈姆”和“龍魔王”的互動。

可是現在,他們已經親眼看到,“姮靈姆”的“姮靈元花”,已經催化了花形,變成元精出現……

二十四城的“姮靈元精”,也同時透過“生靈壇”,整個完全地通連到一起……

可是,傳說中,會來解救他們,改變他們未知悲慘命運的“龍魔之王”,卻……

卻還是不見任何蹤跡!

龍魔王是怎麼了?

她還沒有到這里來嗎?

徒“姮靈姆”的口中,很明顯的,那關鍵的時間貼,已經快要來臨了……

為什麼依然沒有看到龍魔王的任何反應?

在生靈族人心頭浮現出來的這種疑問,讓他們的臉上,呈現出一種有點愕然、驚訝、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表情……

其中的靈煙,雖然上身半俯,模樣非常地恭敬,但是見到現在祭壇上隆隆變色的狀況,和聽到臌肊生靈王所說的話語,終究還是忍不住地問道:“姮靈姆…



這……是怎麼回事?龍魔王呢?”

臌肊生靈王身在半空之中,緩緩地旋轉,聽到了靈煙的問題,並沒有立刻回答,雙眼凝視著龍機好一陣子,方才輕歎了口氣說道:“靈煙……龍魔王對于要接替我“姮靈姆”的事,似乎還沒能立刻下定決心……”

臌肊生靈王的話,立刻就引起了恭敬圍俯在周圍的生靈族人,一陣心頭的撼動……

雖然他們這些生靈族的族人們,並沒有在外表上,顯露出什麼太過明顯的神色,可是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不由得隱隱露出了一些以外與憂慮的光芒……

如果龍魔王真的不願意接受他們族中“姮靈姆”的位置,那麼……

“姮靈姆……龍魔王不是傳說中,即將要來接位解救我們的救主嗎?怎麼會……”靈煙又忍不住地,拾起秀麗純美的臉龐,有點驚訝地問道。

臌肊生靈王又歎了口氣,還是沒有立刻回答。

她只是在緩緩的旋動中,凝視著顯然還在憂郁不決的龍機。

是的……是的……

我知道!

現在的情勢,已經幾乎讓我沒有其他的選擇……

如果真的要按照“生靈族”的“傳說”,解救這些族人……

那麼,接位統管,成為“生靈族”的“姮靈姆”,恐怕已經是不得不做的唯一選擇了!

到目前為止,大概也只有道麼一條路,是我唯一可以走的……

可是……

為什麼我依然覺得,這麼做,其實還有些地方不妥當?

龍機很審慎地想要在這種特殊的感應中,找出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了他這樣的感覺……

不過,一方面現在的情勢,已是急如火燒上身……

另一方面,則是他確實也抓不出,到底哪里有問題……

因此,龍機雖然還是凝視著周身已經散出亮綠芒光,而且在外側緩緩旋轉的臂柱,也更加“嗡嗡嗡”地,越轉越快……

然而,龍機卻依然沒有在心中,做出真正接受臌肊生靈王邀請的決定!

只是,眼前的狀況,已經沒有多余的時間,再讓龍機猶豫下去了……

九大靈將中的“靈煙”,微俯的身形下,抬頭細細地觀察著祭壇上的情形…



雖然“姮靈姆”的“姮靈元精球”,已經從其“姮靈元花”之中轉現,而台上二十四姮靈台柱,也都已經連接上線,整個“生靈族”最強大而且互通的精氣,已經開始聚集……

旋動的臂柱,更是“嗡嗡嗡”地,旋凝出了二十四條又長又直又亮又粗的“垣靈光柱”……

然而,所有道些發動的一切,卻好像還是缺少了一個最關鍵的東西那般,所有的運轉,似乎都正在等待著什麼……

靈煙,幾乎是在一眼之下,就看出了現在的“龍魔王”那里,顯然已經出現了一些無法明白的問題!

為什麼龍魔王直到現在,還沒有按照傳說中所提的——立刻接受“姮靈姆”

的位置?

龍魔王還在等什麼?

或者,是龍魔王根本沒有這樣的意願?

龍機其實一直就沒有將注意力,從這一位和“紫柔”長相非常相似,甚至說得直接一點的話,很有可能就是在人間界的紫柔,原本真正本身氣源的“靈煙”

……

因此,靈煙臉上的表情,很清楚地說明了,她現在心中所想到的疑慮與迷惑。

這一點,是如此直接而又快速地,引動了龍機心中最深處,那種維護紫柔等四女的念頭……

其他的人先不去說……

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紫柔”的靈煙,即是他一定要先保護的人!

當龍機想到這一點,恰恰地,他便又聽到了靈煙現在所說的括。

她在說出這麼一段話之前,只是幽幽地歎了口氣:“姮靈姆……難道傳說中的龍魔王,並不願意向我們“生靈一族”,伸出援手?”

在靈煙這樣的問題之後,臌肊生靈王只是焦急,確又有點無奈地歎了口氣來回答!

臌肊生靈王這樣的反應,當然就已經足以讓一個生性不笨的人,想到是怎麼回事了!

因此靈煙沉默了一會兒,便也同樣幽幽地歎了口氣:“如此看來,姮靈姆之前,所說要請我們四位姊妹們的神識分靈,跨空去邀請“龍魔王”幫助我們生靈族的這件事,靈煙等四人,顯然是失敗了……”

臌肊生靈王在聽了靈煙這麼頹澀的語氣之後,立刻就邊在空中轉著身子,邊決然回答說道:“不!你們做得很好……該達到的,你們都達到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靈煙又問:“聖潔的姮靈姆……那為什麼又一直沒看到龍魔王的動作?”

上篇:第二章 虛靈再變    下篇:第四章 姮靈接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