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三章 飛龍再現   
  
第三章 飛龍再現



這一陣突如其來,而且極為宏亮的聲音,不但讓現場所有的人,都被嚇了一跳,連龍機自己,也被這一個似乎和自己心里所想的意思很符合的巨響,給嚇得差點從樹枝上翻跌下去……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龍機在這個聲音一出現的時候,很本能地就覺得似乎是和自己有關……

這個這個這個……這是湊巧的嗎?

龍機在被這一陣聲音,震得趴在樹枝上,緊緊抱住枝干,以避免跌到地上去,那種有點狼狽的情形下,心中猶自這麼暗忖著……

而現場中,所有的真人界修真們,在這種出人意外的巨大語音出現後,每個人的動作都差不多……

在這麼一陣震雷般的巨響出現時,原本還在說話的諸人,同時都本能地潛蹲而下,將身形縮得更低……

而這樣沉伏的動作才剛做出來,每個人也都同時“唰唰唰”地移動了位置。

這些真人界的修真們,也許並不完全隸屬同一個宗派,但是他們應付緊急狀態的經驗,顯然都非常地豐富。

雖然這一陣巨聲是那麼樣地突如其來,但是現場的諸位真人們,並沒有混亂,在幾乎無需言語的默契中,他們潛伏著身形,從原來的位置往外方側移,擴展出了一個大約四丈的弧圈……

每一個人彼此之間,都以一種可以互相支援的角度與位置,非常隱晦而且警覺地向四周戒備著……

這其中,每一個人也都立刻使出了他們每一個人所各自專精的搜蹤法訣,想要探測出這個突然發出聲音的神秘人物,到底是藏在哪里……

龍機才剛趴在樹上,心中又驚又疑,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忽然間,又是一陣宏亮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咦?怎麼啦?這個這個這個……這是湊巧的嗎?”

龍機又嚇了一大跳。

這個不也是他心中的話嗎?怎麼又這麼“湊巧”地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龍機在這一瞬間,立刻就連想到了心頭的那一股如電流般的竄動……

當他發現到這一點時,精細的感應立刻就很詳細地分析起其中的各種微妙的變化……

這種宛如電氣的竄動,從他的心頭往後直通,透到了背上的那四個薄薄的軟片上,然後……然後……然後居然就這樣地將他心中的話語,轉成了音聲振動,緊接著就這麼地給放散了出去……

我的老天,原來這陣如雷的聲音,竟是從我這里所放射出去的……

驚訝而又難以置信地察覺了這一點之後,龍機終于確定了這一前一後的聲音,居然真的都是從他這里所放射出去的音聲振動。

明白了之後,龍機立刻就暫時扼住了從心頭流傳到身後“音束波扇”的動作。

現在的龍機,並不是一個莽撞的人。

他當然知道在這種情形下,第一個要顧忌的,就是在場的真人界,會不會因為這種音聲訊息,而找到他現在躲藏的位置……

如果他們能夠循著語音的真正出處,找到現在化身成了紅色小人的龍機“炘煊體”,那麼龍機恐怕還沒有做出什麼第二個動作,就會被他們給活逮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對龍機而言,可就是真的大糟特糟了……

諸人成半弧狀外散的修真們,各自都使出了自己專修的法訣,顯然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鎖定住這個躲在暗處,突然說話的人……

這種態勢,立刻就讓無意中透過身後那四片薄薄的扇片,將語聲放散出去的龍機,心中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龍機等了一會兒,邊觀察著這些暗中已經施起法訣的真人界修真們,邊細細地體會著這個莫名其妙的現象,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後龍機就比較稍微心安了一些……

這些真人們的目標,顯然是把偵測的方向,都放在他們所組成的這個圓圈的外圍……

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其實這個音聲振動的根源,並不是來自外邊,而是起自現在他們所圍住的這個范圍之內……

也因此龍機從上面往下看,發現了這些真人們,捏訣的捏訣,運氣的運氣,轉元的轉元,收音攝影,使盡了各種方法,依舊找不到他們所布的圈外,有任何之前說話者的蹤跡。

只要他們沒有在第一時間中,覺察出音聲的波動來源,就是在他們旁邊的這棵小樹之上,接下來龍機已經將波束切斷,大概就比較不怕再露出什麼馬腳了……

因此龍機雖然還是輕輕地趴在樹干之上,但是心中卻已松了口氣。

眾人之中,身為宗主的隨緣波,秀氣的眼神透出了閃閃的精光,心中非常驚訝于這個聲音主人,行蹤之隱密,確實可以說得上是神秘難測……

盡管她用出了“接引宗”至少五種獨有的搜蹤心法,但卻依然一無所獲,黑沉沉的周圍,還是黑沉沉的;而呼轟變幻的空間中,也是依然呼轟如常……

隨緣波心頭暗驚中,終于試探性地開口對著四周悄悄說道:“尊駕出聲示人,不知道是哪一路的高修?”

龍機經過了這一陣子的體會分析,終于多多少少抓出了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出現的原因。

以龍機的器械原身而言,由戰具宗所裝的這個在龍機背後的“音束波扇”,本身的組成特性,就是能夠密集地放出某一種特殊振動波束的音聲層,轉成一種快速波動的力量,藉以透體摧散敵人的物體組織。其攻擊的焦點,可以大到整個面,也可以縮小凝聚集中到一個綠豆般大小的點。

因此“音束波扇”的破壞力量也許比不上龍機裝在手腕上的“六殛雷芒炮”,但是攻擊模式的靈活與多變,卻也是“六殛雷芒炮”所無法比擬的。

而讓龍機驚訝的,是這種“音束波扇”的特色,在龍機化成了“炘煊小紅人”的特殊狀態時,居然也依舊具備了“音束波扇”的功能,還這麼樣地從他的背後,形成了和“音束波扇”很類似的組織,真是讓龍機大出意料之外……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當“音束波扇”的功用,透過了龍機這種“炘煊體”轉化之後,音波聚合的強度,可以說是大大地削弱了……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這種音波振動雖然比較沒有了那種尖振碎體的威力,但卻也出現了另外一種原先無法料想的功能。

那種是可以將龍機所特定選擇的音聲訊息,以一種人耳無法收攝的速度,給放射出去……

可見得那些“小炘煊”們,在對他的原身與“炘煊體”,做出改造時,必定是特別下了一番特殊的工夫……

這種由龍機的“炘煊體”,所放出的“音束波扇”,其音聲振動的程度,也和龍機器械原身狀態下的程度,有了極大的不同。

龍機現在的“炘煊體”,因為實在是太小,同樣也使得他背後的“音束波扇”所發出的振動,變得更加地精細,那種波動的程度,已經超過了人類的耳朵,所能夠收攝的范圍……

而當龍機無心透過“音束波扇”,放出了人耳所不能察的精細波動出去之後,因為龍機並沒有刻意地控制這種波動的焦點,以致于音波放散,非常廣泛地射到了附近的樹林岩石之上……

這種精細至極的波動,一射到了樹林岩石上那種凹凸不平的表面時,凝縮的波動陡然震開,瞬間化成了人耳可以聽得到的音聲振動……

只不過經過樹林岩石那種雜亂不平的表面,將音波的角度完全搞亂了,才會變成這種乍聽起來,就好像說話的語音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特殊效果。

龍機也沒有想到在無心之中,竟會摸出這麼一種奇特的傳訊方式。

對于隨緣波宗主的問話,龍機內心正在快速地細細琢磨著這種怪現象的前因後果,所以並沒有立刻回答。

陰風劍王見隨緣波宗主的問話,並沒有得到這位不知道躲在哪里偷偷發話之人的蹤跡,心中暗自微怒,由鬼音閻羅和陰靈夫人互相掩護下,由一塊石後隱藏的位置上沉沉說道:“這位朋友,既然已經擺明放話,為什麼又縮頭縮腦的,豈不是顯得少了些光明的氣度?”

被陰風劍王這麼一說,龍機的心神,才從沉思中恢複……

他還沒有想到怎麼回答陰風劍王的話,就見到了縮肩弓背,躲在石後的陰風劍王,說話的同時,已經在暗中有了動作……

但見他垂下的左手貼地,微微一彈,隨即“噗”地一聲輕響,出現了九點宛如瑩火蟲般的淡淡綠芒……

這一蓬九點的微亮淡綠光芒,俱都圍繞著陰風劍王的左手盈盈輕舞著,看起來就真的好像是九只光點小蟲,在他的左手周圍繞飛不停那般,景象至為奇詭。

陰風劍王在左手彈現九點微芒之後,緊接著就對著石前一甩,原本在他手腕間繞飛的綠芒,頓時“嗤嗤嗤”地發出一陣微響,然後就同時呈現一種扇形角度,往外側的方向,貼地飄飛而去……

陰風劍王所甩放出去的這九點綠芒,貼地而出的高度大概只有兩三尺,約在一般人齊腰的位置,好似螢火蟲的微亮光芒,邊上上下下地飛舞著,邊往外翩翩飄出,任何有點眼光的修真,大概都猜得出來這必定是“九幽鬼靈派”的某種搜跡大法。

如果今天躲在這里的是別人,那麼也許還摸不清陰風劍王現在使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手法……可惜現在他碰到的,正巧是龍機……

此時的龍機,對于“九幽鬼靈派”的各種術法,了解的程度,已經是超過了陰風劍王,因此當然知道怎麼樣避免觸及這種搜跡術法的感應點,心中暗暗一笑,急速調校著背上“音束波扇”的焦點,對准了左邊大約七、八丈的一塊石頭側面,心頭電流倏通,放出了這次經過龍機控制的音波訊息……

眾人的左邊,立刻就嗡然傳來了龍機的淡淡語音:“陰風,你這一式”鬼靈追魂“,確實還是差了‘煞劍’一籌,想找我是找不到了……你怎麼不用你比較擅長的‘劍引二十三鬼’其中的‘自搜魂訣’?”

龍機此話一出,立刻就使得場中的諸人皆驚。

其中一方面龍機這次聚集反射的音波振點,非常清楚地就是在左邊的石上,這使得在場的每一個修真,都清清楚楚地聽出來了龍機聲音的來源,就是從左邊所發,因此龍機此話一出,每一個人都立刻微轉身軀,面向了左側……

而這群人中,比較靠左側的“邪不死派”左司簿護法,更是在龍機的話音剛斷之際,悶聲不響地,腳尖微頓,唰地一下子,就閃身貼掠了過去。

只不過每一個在場的人,幾乎是才看到左司簿以最快的速度竄飛了過去,然後就立刻見到了掠身潛出的左司簿,一到發聲之地,臉上跟著馬上就露出了一副愕然的表情。

左司簿轉過頭來,雙眼驚駭而又有些困惑,但是卻非常肯定地對著後面正在注視著他的每一個人搖了搖頭。

左司簿的這個搖頭的動作,當然是表示了他根本就完全沒有看到那個說話者的任何蹤跡。

在場的隨緣波宗主,心頭電轉,緊接著立刻就壓低了聲音說道:“這必定是一種特殊的折音秘法,難道此人是”聲聞宗“的前輩高人?”

她的話才剛說完,因為聽了龍機話中之意,已經是臉色連變的陰風劍王,同樣壓低了聲音說道:“不,不是‘鳳陰魔宗’,此人必定是我‘九幽鬼靈派’的前輩高手……”

被陰風劍王這麼一提,現場“九幽鬼靈派”之外的“邪不死派”和“接引宗”、“陰陽宗”的諸人,立刻就明白了方才那人所說的話,顯然是正正切中了只有“九幽鬼靈派”才知道的術法秘密……

從隨緣波宗主和左司簿護法投來的詢問眼神中,陰風劍王沉沉地點了點頭,然後又提高音調說道:“前輩是本派哪一位高人?既然前輩一眼就看出了本人的術法名稱,而且還點出了本人最擅長的法訣,還請一現法身,讓派中晚輩禮見……”

龍機心中思考了一下,接著這一次,就將音波的反射焦點放在右側的一塊小樹叢之中,傳音說道:“陰風,現在我的存在狀態,還不能現身和你們相見,而以你目前的功力,雖說‘鬼靈煞氣’全部二十四層已經貫通,但是要想找出我的位置,卻還是很難的,所以你還是把放出來追尋生氣的‘鬼靈搜魂’給收了吧……”

在場的眾人,聽到龍機的這一段話,發聲的位置,竟又從左邊移到了右邊去,其中什麼蹤跡都瞧不著,頓時心中惕然,知道隨緣波宗主說的不錯,此人顯然是精通某一種神妙的“折音秘法”。

他們會有這種體會,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于這一次從右邊傳出語音的那個“小樹叢”,高度根本才到一個人的膝蓋而已,所占的面積也不足三尺,任何人一看,就會知道哪里根本就藏不下一個人的身形。

在這種情形下,這位神秘的說話者,肯定只是將說話的聲波,透過了一種現在他們還無法捉摸出是怎麼回事的玄妙作用,從小樹叢里折射放散出來而已。

此人真正的本體,肯定是不會在那個小樹叢里的。

而在這些身不由己,又將目光齊齊往右邊移去的眾人之中,陰風劍王耳中聽著龍機的這麼一段簡單的說明,心中忽然一震,整個人從地面上跳了起來,以一種又驚又喜的語氣說道:“宗主宗主……你是飛龍宗主……”

被陰風劍王這麼一提,“九幽鬼靈派”的另外兩位長老,鬼音閻羅和陰靈夫人,立刻也心頭一震,恍然悟道:“是了是了,舉世之內,除了飛龍宗主,又有誰能夠這麼清楚陰風師兄的修練狀態……”

當二人才剛這麼喃喃地說完,鬼音閻羅已經忍不住地跳了起來,往右側的那個小樹叢撲了過去,同時口中還興奮地叫道:“宗主宗主……奶奶你……你在哪里呀?弟子們可要想死宗主了……”

被陰風劍王和鬼音閻羅這麼一叫,其他的眾人,有的心中驚訝,有的矍然大喜,俱都不由得從潛伏的位置上,微微伸出隱藏的身形……

尤其是在隨緣波宗主旁邊的“陰陽宗”兩位弟子香香和風風,如果不是隨緣波宗主一左一右,伸出雙手壓住了她們的身形,說不定她們已經和鬼音閻羅一樣,從躲藏的位置上跳了起來……

龍機這時也愣了愣,沒料到無意中所說的話,竟被時時念著飛龍宗主的陰風劍王,聽出了他常用的語氣……

“等等,等等,你現在這樣就認定了我是飛龍宗主,似乎太草率了吧?”龍機連忙換了個語氣說道。

陰風劍王這時已經從地上站直了身子,放眼往四方焦急地凝視著,聞言則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宗主,除了宗主之外,這世間還會有誰知道陰風的修練狀態?而且宗主的語氣之中,那種偏袒的味道,陰風一聽就知道是宗主,請宗主快快現身一見吧……現在本派遭遇大難,正要宗主來領導呢……”

而撲到小樹叢那兒去的鬼音閻羅,也如預期般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蹤跡之後,拉開了嗓門叫道:“宗主宗主……奶奶你……你在哪兒呀?……煞劍師兄和紅符師弟,死得好冤呀……您快出來吧……咱們派里這次可是撞著大板了……”

龍機一看到這個鬼音閻羅,居然就這麼樣地對著四周大呼小叫了起來,不由得就叱聲說道:“鬼音你在干什麼?快點放低聲音……之前我是不熟悉這種方式,才會控制不住音量,你現在這樣,說不定會驚動旱魃……”

眾人這一次,總算已經是從龍機這種無意的回答中,感覺到了這位神秘的說話人,顯然真的非常有可能就是據說已經在魔天元暴中被擊身亡的飛龍聯主,因此急躁如鬼音閻羅這樣的人,也立刻就伏低了身形,乖乖地閉上了嘴巴不再鬼叫了……

“宗主宗主……真的是你……宗主你現在在哪里?”秉性比較嚴謹的陰靈夫人,這一下也很明顯地感受到了龍機語氣之中的默認意味,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對著四周說道。

“九幽鬼靈派”其中的鬼眼和鬼手,得知這位說話的人,大概就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飛龍聯主”,心弦震動中,已經有點說不出話來了,只是跪趴在地上,以首叩地,同時口中喃喃說道:“宗主宗主……我們終于找到你了……”

龍機遠遠看著鬼眼和鬼手,那種忠誠激動的模樣:心中不由得歎了口氣,緩緩地說道:“鬼眼鬼手,你們還是起來吧……我知道你們找我找得很苦……”

鬼眼和鬼手聽到了龍機溫和的語音,心頭更加益添那種熟悉的感覺,兩人同時有點哽咽地說道:“祖師……我們初聽祖師已經遭難,實在是心中難以相信……鬼帝有靈,總算讓弟子們又聽到了祖師的聲音……”

龍機心中更加歎息:“遭難之說,確實沒錯,只是我現在今非昔比,情況之特殊,無法言述……你們還是先起來吧……”

鬼手和鬼眼伸袖抹了抹眼角的激動淚水,隨即又興奮地站了起來,也沒有注意到龍機話中的“今非昔比”是什麼意思。

這里面還對此位神秘的說話人,就是飛龍聯主的這件事,尚抱著一些懷疑態度的,大概就剩下正派的那位“隨緣波”宗主了。

只見她精亮亮的雙眼,非常謹慎地往四周掃視著,然後就對著正縮立在她身旁,可是顯然都有點躍躍欲試,想要對著飛龍聯主說話的香香和風風點了點頭……

她的這個表示,當然是示意要和“飛龍聯主”同屬“陰陽宗”的香香和風風,與這位神秘的高手說兩句話,以俾從其中找到更多判斷的線索……

當龍機話語之中,透露出了他就是“飛龍聯主”的意思之時,全場之中,除了“九幽鬼靈派”的諸人之外,心情的激動程度,絲毫不遜于“九幽鬼靈派”諸人,甚且還猶有過之的,大概就是“陰陽宗”的香香和風風兩人了……

只是香香與風風,此時所處的位置,就是在隨緣波宗主的身邊,因此雖然二女心中非常地興奮,但是在隨緣波宗主素手相攔的狀態下,卻也沒有什麼機會問出心中累積了許久的話。

一直到此時,香香、風風從隨緣波宗主的眼神之中,獲得了她的示意,香香還沒開口,性子比較急的風風,已經搶著有點顫聲地對著四周說道:“祖師祖師,你真的是飛龍祖師嗎?”

“九幽鬼靈派”諸人的興奮,和隨緣波宗主審慎的懷疑,在樹枝頂上的龍機,當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這個時候的龍機,已經是飛快地在心中重新評估起這種無意中漏了底的全新狀況。

然後龍機就發現,眼前的這種態勢,雖然並不在龍機的預測之中,但是似乎更加能夠好好地運用這樣的情況……

如果他的處理得宜,說不定能夠將這些人有點分岐的情形給統一起來……

于是龍機就以一種帶著玩笑的語氣回答風風道:“我是不是飛龍,風風你准備怎麼判斷?難道要像以前一樣,來考我‘陰陽極旨’嗎?”

龍機此話一出,香香和風風已經是再無懷疑,微顫的音調之中,同時充滿了驚喜的語氣:“祖師祖師……我們終于找到你了……”

香香、風風兩人因為飛龍另有含意的回答,確定了這個說話的人,真的就是她們時時懸念的“飛龍聯主”,在心情激動中,兩人的眼眶都有點隱然泛紅了……

隨緣波宗主清麗的臉龐有點愣了愣,她當然明白既然香香和風風都同時出現這種激動的態度,顯然這人簡單的回答中,必定是包含了只有飛龍聯主和她們之間,才能夠明白的一些秘事……

但這怎麼可能呢?

從隨緣波宗主所收到的訊息中,飛龍聯主不是已經在“三風天女”的元能夾殺下,完全消失在這個空間中了嗎?

天女的功力,是何等的厲害?難道這個“飛龍聯主”,真的就像是虛空冥風那般,根本就沒有辦法消滅的嗎?否則怎麼還能夠在這里透聲說話?

隨緣波宗主在沉思之中,更不由得對現在飛龍聯主的狀態,產生了一種極度的好奇……

現在的飛龍聯主,是不是已經脫離了魔質的侵染?

又,為什麼飛龍聯主說,現在他的狀態,不能夠現身相見?

隨緣波宗主心中的問題,顯然是無須再多問了,因為龍機的回答,已經又再次地說明了:“我現在的狀態,因為之前受到的損害,還沒有完全複元,因此無法凝聚現形,和你們相見……但是你們放心,旱魃現在的位置,我已經掌握住了……”

隨緣波宗主一聽到龍機的話意就正在這里,連忙就很恭敬地開口問道:“飛龍聯主,之前曾經聽到光明盟中傳來消息,說聯主因為被魔質所染,以致于在‘三風天女’不得已的夾攻下,所有肉身已經盡化無形,難道飛龍聯主在這種情形下,依然能夠無恙而退?”

隨緣波宗主的這個問題,其實也正是在場其他的修真們所想知道的,因此當她的話一問完,每一個人都安安靜靜地等著龍機的回答。

龍機考慮了一會兒,方才沉聲說道:“隨緣波宗主你說得有點不大對,我其實不但不是你說的無恙,甚至所有的肉身都已經完全消失了……現在的我,頂多也只有一個意識體的存在而已……”

隨緣波宗主又愣了愣,有點不大能夠掌握龍機所說的意思,因此又困惑地問道:“聯主的意思是……現在聯主只有神魂,而並無肉身?”

龍機回答:“這種說法,也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

隨緣波宗主對于這樣的回答,當然是更加糊塗了:“聯主之意,請恕隨緣波無法明白……”

龍機因為之前和“戰具宗”接觸的經驗,知道現在他的特殊情形,連對“役物之道”有著精湛研究的“戰具宗”長老級的“戰雄祖師”,都沒能夠搞得清楚了,因此就更加別提眼前的這些人,能夠有什麼更深入的了解。

所以龍機對于現在的這些人,當然也並不急著解釋什麼,于是只淡淡地回答說道:“我現在的狀態非常特殊,你們先不用去急著要明白什麼……眼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弄清楚現在的旱魃,到底是變成了什麼樣子……”

鬼音閻羅知道了這位神秘的說話人,十成九就是他們一直都在尋找的“飛龍聯主”,心中興奮已極,聽到了龍機這麼說,連忙就插嘴答道:“宗主,這一方面大概就是‘邪不死派’的左司簿護法,從頭到尾都看到了,宗主要不要讓左司簿護法再把他所看到的情形說一遍……”

龍機立刻回答說道:“不用了……左司簿的話,之前我都已經聽見了,對于旱魃的狀態,我大概心里也已經有了個底……”

隨緣波宗王,這時馬上就又問道:“飛龍聯主,旱魃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對于隨緣波宗主現在所問的這個問題,當然也都是在場的每個人所搞不清楚的,因此也都注意地聽著“飛龍聯主”的回答。

龍機見問,立刻就很精簡地說道:“左司簿所看到的那一幕,其實是蛟魔用‘以質克質’的方法,暗襲‘角魔魈’時所出現的狀態……只是沒想到那時透空消失的‘魔質互噬’狀態,最後會跑到‘九鬼飛輦’的上空,以致于這種‘魔質互噬’所出現的最後結果,居然這麼巧地引起了‘旱魃’的巨變……”

“‘魔質互噬’……旱魃巨變……”隨緣波宗主也是一個心思非常細膩的女性,當龍機很簡要地說出了這些話時,她馬上就已經聯想到這後面所代表的重大含義。因此她在沉吟了好一會兒之後,立刻就帶著駭然的語氣說道:“飛龍聯主……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意思是說……”

龍機當然知道隨緣波宗主沉吟著沒有直接說出來的意思是什麼,因此立刻就以肯定的語氣回答說道:“不錯,現在的旱魃,說不定能夠為我們提供出一條抵抗妖魔的”魔質“特性,從那種無物不侵的威力中,找到一個應付的出路……”

龍機這麼明白的敘述,不但是隨緣波宗主,連其他的“九幽鬼靈派”和“邪不死派”等諸人,也都一下子了解了龍機這話其中所代表的意義……

因此他們現場所有的修真,俱皆同時有些愣住了。

“沒想到……沒想到……本來我們還以為旱魃只有威力強大而已……”左司簿這時只能喃喃地說道:“真沒想到……原來這件事情背後竟有這種含義……說不定旱魃會變成妖魔界的唯一克星……”

“不……左司簿你現在這樣的推測,還太早了點……魔質之複雜,遠非一般人所能夠想像……雖然現在的旱魃,顯然是受到了‘魔質互噬’之後所出現的特殊物質感染,才會突然複活,但是要說是‘魔質’唯一的克星,這種推論還太早了……”龍機又立刻補充說道。

左司簿愣愣地想了想,最後終于歎了口氣道:“稟聯主,我等對于聯主所謂的‘魔質’,所知實在太少,一切還是由聯主作主吧……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

龍機沉思了一會兒,方才又對著“邪不死派”的左司簿說道:“請問左司簿,在你們原來的想法,是打算用什麼方式,來對付顯然已經產生了異變的旱魃?”

左司簿見問,從臉上露出了有點尷尬的笑容說道:“稟聯主……在左司簿原來的構想之中,是因為對于本派列為第一異寶的‘旱魃’,祖師們早就有留下一個專門針對‘旱魃’所設計出來的一個秘法,叫作‘扣尸術’。這是一種專門鎖扣住人死之後的陰尸,產生特殊的尸變現象時,所用的收尸法術……之前左司簿其實就是想用這種‘扣尸術’,來試著看看能不能收服‘旱魃’,可是經過聯主這麼一提起旱魃現在的異變狀態之後,其實左司簿的心里,也實在是沒有什麼一定奏效的把握……”

龍機聽得有點奇怪地問道:“你為什麼後來又會有這種感覺呢?”

左司簿又歪著頭想了想,方才咳了兩聲說道:“坦白說吧!因為本派的‘扣尸術’,雖然是針對一般尸變的僵尸,有真正將其‘扣鎖’的效果,但是對于‘旱魃’這種尸中之王,是不是一樣有效,本來就已經是沒有什麼把握了……如今再加上聯主所說的,這個旱魃其實已經不只是一個所謂的‘玄靈異物’而已……它的力量,甚至已經牽涉到了令人聞風喪膽的‘妖魔界’那種無法抵抗的恐怖特性……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當然是更加地沒有什麼把握了……”

龍機聽了之後,隨即便回答說道:“是不是有效,總得試過之後才會知道的……你們這個‘扣尸術’,需要什麼樣子的條件?要不要有個什麼旱魃身上的特定東西呢?”

左司簿搖了搖頭:“‘扣尸’的對象是集陰腐之氣的‘尸身’,並不是一般難以辨認的人體,聚陰所在,就是我們的施法目標,所以這倒是不用什麼旱魃的特定東西……但是我們卻是要能夠先掌握住陰尸所潛藏的氣穴位置,才好調動大法,驅動術威去扣壓住我們的目標陰尸……”

龍機一聽,立刻就點了點頭說道:“這一點倒是不用擔心,我已經知道旱魃現在暫時所在的位置了……”

龍機這樣的話一說完,旁邊的陰風劍王馬上就從身上拿出了一串水晶骷髏項鏈,同時口中很恭敬地說道:“宗主對聚魂搜跡的功法,當然是遠超過弟子們的,如果宗主要起術收聚游魂,來采測旱魃的蹤跡,一定會較弟子們來得准確敏銳……這是弟子一直保留著的”九鬼晶鏈“……”

龍機一看到陰風劍王手中熟悉的舊物,頓時想起了以前和這些“九幽鬼靈派”的弟子在一起時的往事,怔仲了一會兒,方才說道:“現在我並不需要‘九鬼晶鏈’了……”

陰風劍王一聽,還以為龍機是另外一個意思,于是很敬佩的問道:“宗主,左司簿要來找我們合作,就是因為我們可以運用游魂搜跡的力量,以一種絕對隱晦的方式,去探測出旱魃所處的陰氣之穴所在位置……難道宗主之前就曾經赤手起施大法了,所以才已掌握到了旱魃的蹤跡嗎?”

“不是,游魂搜跡雖然厲害,但還是必須藉由魂魄化形之力,來感應旱魃的位置,等到找出旱魃的所在之後,恐怕這些魂魄也難以保全……”龍機的語氣之中,很自然地流露出一股愛惜之意:“現在我所知道的訊息,是由另外的途徑獲得,因此無須再聚化陰魂來尋找旱魃的蹤跡了……左司簿,你們的這個‘扣尸術’,能夠產生效果的距離是多少呢?”

左司簿聽了龍機原先的話,這才知道這位“飛龍聯主”,居然連那種無主無依的孤魂,也如此愛惜,以專門收煉游魂的“九幽鬼靈派”而言,實在是一件令人難以相信的事……

心中正在驚訝,見問時左司簿才連忙拉回心神,口中不由自主地恭敬回答道:“回聯主的話,本派的‘扣尸術’,只要目標位于三里之內,俱皆有效……當然,其中的距離越近,效果就越大……”

龍機在心中計算了一下距離,方才說道:“既然在四百五十丈內有效,那麼現在這里的位置還夠不上,你們必須再往北過去一百八十丈……等一會兒我會請‘役物宗’的一位朋友來和你們會合……你們雖然見不到我,但是可以將這位朋友當成是我的代表……”

龍機的話一說完,正派的隨緣波宗主,立刻就矍然說道:“‘役物宗’的朋友?是哪一位長老還是弟子和飛龍聯主在一起?”

“長老還是弟子?”龍機愣了愣,才想起來隨緣波身為正派“接引宗”的宗主,想必是對同屬正派的“役物宗”很熟,才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因此他頓了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說道:“是哪一位朋友,隨緣波宗王看了可能就明白了……”

龍機說到這里,便又整了整口氣,對著所有的人說道:“你們千萬記得……現在的旱魃,可以說根本已經超越了旱魃的存在,還沒有更進一步去探測前,千萬別輕舉妄動,你們往北推一百八十丈之後,必須等我……等我派的那位‘役物宗’的朋友到了,再聽他指揮……記得,因為他可以直接和我聯絡,所以等于就是代表我……”

龍機的話一說完,隨即尾音消失,宛如逝于空氣之中。

香香和風風,其實一心一意就是想要找到飛龍聯主,此時聽龍機說,現在她們無法見得到他,心中又不由得有些困惑,等到龍機說出那位“役物宗”的朋友可以直接和他聯絡,等于代表飛龍聯主,更加地百思不解。

如果那位朋友可以,為什麼她們就看不到聯主?

正在這麼想著的時候,沒想到龍機的語音突然就消逝了,因此風風連忙輕輕地呼喊道:“祖師……祖師……”

可惜風風連喊了幾聲,卻並沒有再聽到飛龍聯主的回應。

當風風還想要再大聲一點呼叫時,隨緣波宗主已經輕輕地握住了風風的右手,很沉靜地說道:“他應該已經暫時離開了……”

風風這時才勉強壓下了心中的疑問,點了點頭。

隨緣波宗主見風風安靜了下來,便也轉頭對著其他的人說道:“諸位,既然飛龍聯主已經這麼交待了,那麼我們就先往北邊過去一些吧……”

隨緣波宗主,身為正派“接引宗”的宗主。其地位之尊崇,其實在目前的這些人之中,應該是眾派之首。

按照真人界的習慣,照理來說,如果有什麼共同的行動,一定是以隨緣波宗主,做為決定的帶頭人物的。

不過眼前的狀態卻也非常微妙。

不但現在大家很明顯地是以根本還沒有露面,只不過是以聲音來傳達訊息的飛龍聯主掌握了指揮的位子,而非常有趣的,是身為正派一宗之主的隨緣波宗主,竟也對這樣的情形毫不在意,似乎也非常願意聽從飛龍聯主指令的模樣。

這里面,當然只有隨緣波宗主,自己知道是為了什麼原因。

飛龍聯主,本身就已經是超越了“真人界”的啟元使者。尤其是在他被“天女”們,以元能殲滅之後,居然還能夠神念不熄,這里面其實就已經代表了某種不可知的神秘……

別人也許不知道這有什麼緊要,但是身為一宗之主的隨緣波,見識之廣,眼力之深,當然也不是在場所有的人,所能夠比擬的。

所以別的不說,就光這一點,便足以讓隨緣波宗主保持低調,想要跟著“飛龍聯主”隨後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更何況從飛龍聯主方才的說話之中,很明顯地旱魃複生之後,其所代表的意義,已經是完全地不同了……

如果旱魃真的是受到魔質互噬之後,所產生的物質所影響而複生,那麼這又是一個多麼令人震動的訊息?

這個因素,益加使得隨緣波宗主打定了主意,必隨在“飛龍聯主”的身後,去探看個究竟。

飛龍聯主現在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

旱魃會不會真的就是對付“妖魔界”的唯一可能?

這些都是隨緣波宗主看來低調的外表下,所真正想要弄明白的意圖……

當龍機以“炘煊芒體”,再度潛回了地道之內,他還沒有收攝神念,恢複器械原身,就已經遇到了一般人肉眼難見,而就算以龍機現在敏感的“炘煊芒體”,也只能看到淡淡薄煙的“浮塵蠱”。

“蛟魔老大,怎麼樣?有找著旱魃嗎?”浮塵蠱的訊息,在龍機所化成的炘煊紅芒,穿壁而下時,馬上就透過了忻煊的方式傳來。

“沒有,我還沒有靠近過去,就在地面上碰到了新的狀況……”龍機同樣以炘煊的傳訊方式回答道。

在浮塵蠱旁邊的蠱螂蚋,收到了龍機的訊息之後,隨即呱呱問道:“新的狀況?什麼新的狀況呀?蛟魔老大?”

龍機見問之後,就很簡單地將他在地面上的情形說了一遍。

蠱虺蜴聽了龍機的敘述之後,也咕咕地叫了一聲道:“老大,你是說要和人類合作喔?這個不大好吧?人類是很難信任的耶……”

龍機聽了蠱虺蜴的話:心里還真的有點哭笑不得。

從蠱虺蜴這樣的說法中,就可以聽得出來,現在的這四只蠱蟲們,其實根本就沒有把他這個“蛟魔老大”,當成是一個“人”!

龍機心中苦笑,但也立即回答道:“人類也是有好有壞的,有的不可信任,有的則倒也很好,不一定的……”

蠱虻蚑是一只大蜘蛛,性子本來就比較多疑,因此聽了籠機的話之後,馬上就吱吱叫道:“老大老大,和人類合作,可得小心再小心的呀……”

連龍機自己,也不得不同意蠱虻蚑現在所說的話很有道理,于是連忙回答道:“這一點我會注意的……”

蠱螂蚋則是懶得再去想太多,只是呱呱地叫道:“好啦好啦!我們別去管這麼多啦!一切還是聽老大的就行啦……呱呱……現在我們要怎麼樣呢?”

龍機在淡淡的紅芒之中,沉思了一會兒,然後才說道:“你們繼續往這個通道里前進,到了四十五丈的位置時,按照‘浮塵蠱’告訴我的地形,會有一個叉路升到地面上……你們就在那里等一會兒……待我把這個器械原身送到我的那些人類朋友那兒之後,就會再化成‘炘煊體’來和你們會合……注意,從我方才那些人類朋友之處所獲得的訊息,現在的旱魃已經是‘妖魔’的等級了,絕對是難以應付到了極點的……你們得小心再小心……別輕舉妄動……等我到了再說……”

“行啦!我們明白了……那麼老大我們就先走一步……”浮塵蠱顯然已經大概了解了龍機的想法,而且它比龍機還要更加了解附近的地形,于是在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立刻就“唰”地一下,往通道內部竄行了過去……

剩下的虻蚑、虺蜴和螂蚋,也不再多說什麼廢話,“呱嘰呱啦”地叫了一陣,便也很快地跟著“浮塵蠱”往前竄去……

“喂……你們記得啊!得先等我到了再采取行動呀……”

龍機看著消失在黑暗之中的蠱蟲們,最後又再叮嚀了一遍……

“這里差不多應該是聯主說的位置距離了……”陰風劍王很小心地望著黑沉沉的前方,謹慎地縮在一個矮樹之下時,轉頭對著後面的諸人低聲說道。

“師兄……”陰靈夫人跟著也縮身躲到了陰風劍王的身邊時,同樣地低聲問道:“宗主說他現在不能夠見我們,師兄說到底是什麼原因呀?”

陰風劍王聳了聳肩:“這個我怎麼知道?我們這位宗主,身上的神秘,已經非我們所能理解的了……”

陰靈夫人還沒有做出反應,同時也靠近過來的隨緣波宗主,忽然眼中露著精光說道:“會不會是貴宗的某種術法,能夠讓人以純粹的”神魂狀態“存在于這個世界上?所以飛龍聯主才能夠這樣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陰風劍王很嚴肅地沉思了一陣子,方才搖了搖頭說道:“據我們宗派的認知,所謂的‘神魂’,一定是要在真實的世界,有一個存在的依歸,才能夠有聚集的可能,這似乎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定理……那種關系就宛如一定要有個‘石頭’真正的存在,才會有‘重量’這種東西出現一樣,如果沒有了‘石頭’,那麼所謂的‘重量’根本就很難去想像能夠單獨存在一樣……我們好像還沒有見過那種所謂的純粹‘神魂’,能夠單獨存在的……”

隨緣波宗主聞言之後,又有點不解地問道:“但我們不是經常聽到貴宗能夠在人死之後,聚集游魂的說法,那不就是單獨的‘神魂存在’嗎?”

聽了隨緣波宗主的這個問題,陰風劍王還沒回答,一旁的陰靈夫人已經是笑著說道:“隨緣宗主聽到的這種說法是一種謬傳,真正的情形並不是這樣的。”

隨緣波宗主又問道:“怎麼說呢?”

“其實人死之後,神魂也是會隨著肉身的崩毀而漸漸散滅的。就像我們宗派里的‘搜魂’之術,也是針對那些新死之後,而肉體尚未完全腐朽的死尸,所作的一種特殊的法訣。對于那種尸身已經完全回散自然的死者,他們的神魂,也都已經同時化散于宇宙之中,原則上我們也是無法再聚的……因此陰風師兄所說的那種‘神魂必須以真正的肉身存在當作依歸’的說法,還是沒有錯的……”陰靈夫人依然很詳細地回答道。

陰風劍王也在這時補充道:“所以,如果飛龍宗主他的肉身已經不存在的話,那麼照理來說,他的神魂也應該是無法單獨存在于虛空之中的……”

隨緣波宗主聽了不由得又沉思了起來。

“可是呢……”陰風劍王說到這里,稍微地頓了頓,然後才又繼續說道:“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其實還是只有局限在我們目前所知道的經驗准則下,所累積起來的經驗。以我們現在所處的狀態,空間已變,異象連出,很多東西,都已經不是我們之前所累積的經驗所能夠解釋的了……加上我們在這位宗主的身上,實在已經見過了許多令人無法形容與了解的超越現象,而且這些我們都親眼所見的異象,就算是我們宗派的各種說法,對我們這位飛龍宗主,很多都是不可能,但我們又明明親眼所見的……所以現在宗主能夠以神魂存活下來的結果,已經是眼見為憑的事實,而且宗主這一次是那麼真實地讓我們感覺到他的存在,因此飛龍聯主還存在得好好的這種狀態,已經是沒有繼續爭議的必要了……”

隨緣波宗主聽著陰風劍王的話,臉上的疑問依然存在,因此陰風劍王便又笑著繼續說道:“我們現在可以告訴隨緣宗主的是,飛龍宗主不管是以怎麼樣不可思議的方式,或是怎麼樣特殊的狀態存在,都不會是我們宗派所傳下來的術法力量所能夠造成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隨緣波宗主又問。

“我的意思是說……”陰風劍王很肯定地表示:“飛龍聯主現在還存在的這件事,必定是透過了什麼我們宗派,甚至是之前的世間,所不知道的方式,或是不知道的寶物,所形成的特殊結果……而且這種結果必然也是我們以前聽都沒聽說過的……”

隨緣波宗主一聽之後,眼中忽然亮起了一種了悟的眼神,微微笑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飛龍聯主的情形,應該是和我們光明盟所獲知的一樣寶貝,扯不開關系了……”

陰靈夫人也是屬于心思敏銳型的人,見到隨緣波宗主這樣的表示,很明顯地這位隨緣宗主,必定是知道一些什麼訊息,因此也連忙問道:“隨緣宗主會這麼說,必然意有所定,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告訴我們知曉呢?”

陰靈夫人的問話非常技巧,但隨緣波宗主反而很坦然地露出了嫣然的淺笑說道:“我之前所推測的說法,其實本來就沒有要隱瞞各位的意思。而且相反的,我們光明盟為了能夠讓所有‘真人界’的修真們,都能夠渡過眼前‘妖魔傾力來襲’的大危難,原本就是要讓‘真人界’的每一位修真都知道這個辦法的……”

其他“九幽鬼靈派”和“邪不死派”的諸人,聽到隨緣宗主這麼一說,立刻每個人都豎起了耳朵,想要聽聽隨緣宗主即將要說出來的,那個所謂“幫助眾人渡過妖魔傾力來襲危機”的辦法到底是什麼……

但是隨緣宗主後面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來,每一位豎著耳朵的眾人,就忽然聽到了一陣“蓬蓬蓬”的腳步聲……

這一陣很明顯的腳步聲,是從矮樹之外所傳過來的。

從這種震動的音質聽起來,讓諸人驚奇的,是這種蓬然之音,應該不是一般人的腳步,所能夠傳出來的聲音……

所有人頓時提高警覺,同時都不由自主地往他們所藏身的這個矮林之外,望了出去……

然後他們就很清楚地看到了一個穿著紫紅色長衣袍的人影,從外面直直地往矮林之內大步定了過來。

對這麼一個紫紅飄飄,袍衫鬣鬣的影像,感覺熟悉無比的鬼眼和鬼手,幾乎是立刻就忍不住從藏身的矮林中跳了起來,同時興奮地低聲呼道:“祖師祖師……這是飛龍祖師……”

眾人心頭俱皆矍然一驚,香香和風風更是連細看也來不及,只是發出一聲驚喜的呼喊,然後就“唰唰”兩下,像兩只飛鳥般地往那個巨大的人影處,直接地飛掠過去……

“九幽鬼靈派”的其他諸人,雖然還不致于像香香和風風一樣,這般地激動,但是每個人也都心頭微顫地,緊緊望著那個從林外踏步而入的身影……

只是沒想到,像兩只飛鳥般直接撲去的香香和風風,二人身形還在半空中,忽然“哎呀”一聲驚叫,然後就“嘩啦啦”地緊急飛墜于地……

本來被香香和風風的叫聲,嚇了一跳的諸人,還以為香香和風風是出了什麼意外,正想趕去應變……

接著他們就看到了香香和風風兩個人,身形落地之後,雙手平舉,馬步沉穩,雖然表情看來是大吃一驚,但是顯然並沒有受到什麼傷損,這才稍微地放下了心來。

緊接著,龍機的巨大身形,就從樹影里,穿透顯露了出來!

本來也想跟在香香風風後面掠出的幾個主要的宗主長老們,立刻就有點僵直地呆住了……

因為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從樹林里出現的“人”,居然會是一個鋼頭鐵臉,邊走動著,邊還發出微微“嘎嘰嘎嘰”輪軸聲音,和一聽就知道是“火晶爐”的那種盈盈輕響的怪器械……

之前的香香和風風,依然有點傻了般地望著一步一步定過來的龍機……

眼神犀利無比的隨緣波宗主,目光凝注之後,立即大感意外說道:“這這這……飛龍聯主說的那位‘役物宗’的朋友,難道指的就是這個‘役物宗’精制的機模人嗎?”

在隨緣波宗主的語音中,在場的每一個人,終于都已經很清楚地完全看到了龍機整身的模樣……

同樣的,每一個人也都已經有點傻眼了……

任誰也沒有想到,飛龍聯主所謂的“可以代表他個人,役物宗的那位朋友”,指的竟然是這麼一個大鐵家伙……

這種流人木馬的玩意兒,怎麼能夠“代表”飛龍聯主?

每一個人都難以想像,在“飛龍聯主”口中,好像就如同一位修真朋友的對象,竟是這麼一個死物?

因為“九幽鬼靈派”和“邪不死派”的諸人,可以說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會走路”的機械人,因此每個人心中都同時充滿了一種意外、驚訝、好奇、有趣而又思量不透的複雜情緒……

但是仔細觀察著各人反應的龍機,卻很清楚地知道,在場所有的人,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是把他當成一個“活”的個體……

他們臉上所呈現出來的反應,也許有許多意外與驚訝。

但是那種意外與驚訝的情緒,其實純粹就好像是一個人看到了一張“桌子”,居然會自己走路那般的感覺……

龍機非常清楚地觀察到這些人,雖然對于自己會這麼樣地自己走過來,充滿了難以想像的意外表情,但是在這種表情之後,就是一種很單純的驚訝與好奇。

在他們這些很明顯的表現中,龍機很清楚里面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在這時把他當成一個“活”的東西來看待的……

對從來沒有見過“龍機”的“九幽鬼靈派”和“邪不死派”,甚至是香香風風二人,當他們真正看清楚了眼前走過來的“人”,竟是這麼一個由鋼軸鐵皮所組成的怪鐵團之後,眼中的驚訝立刻就轉成了好奇……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一群人,看到了一張桌子居然會走路一樣,驚訝之後,就是在奇怪這麼一團鐵片所組成的人形,怎麼竟然會自己走路……

這種特殊的感覺,讓敏銳而且謹慎的龍機,立刻就打消了讓他們這些人,知道他們所謂的“飛龍聯主”,其實指的就是這個銅頭鐵身的機模人,這樣的念頭……

如果龍機真的這麼做,恐怕那種結果大概也和指著一張桌子,說這張桌子其實就是“飛龍聯主”的情形,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如果真的這麼做,龍機可以推想得到,這些人恐怕馬上就會把他這張“桌子”,給拆散來研究研究到底是哪里出錯了……

“我的老天,這個鐵娃娃還會自己走路呢……該不會是這里面藏著人吧?”鬼音閻羅一看到龍機走近來的模樣立刻就怪里怪氣地叫了起來。

“這里面是沒有人的……”隨緣波宗主皺了皺眉頭,眼神之中卻透出了另一種驚喜:“這是‘役物宗’以最新的技術,所做出來的機模人,舉世只有這麼一個‘龍機’,和另外一個‘鐵心’……別看他們會走路說話,其實里里外外,都是由精密的器械所構成……我們整個光明盟,現在正傾全力要尋找這個‘龍機’的下落,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碰到他……”

“隨緣宗主……”陰風劍王也好奇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個鐵娃娃,還會自己說話?”

心思比較細膩的陰靈夫人,則是注意到了隨緣波宗主話中的另一個重點:“隨緣宗主,光明盟現在要找這個‘龍機’是為了什麼?”

這時候的龍機,心中不由得輕輕地歎了口氣。

他們這些人對于“模擬心智技術”,知道得實在是太少,因此雖然現在龍機在這里出現,實在是大出他們所料,誰也沒有想到“飛龍聯主”所指的“役物宗的朋友”,竟然會是這麼一個自動器械,但是顯然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把龍機當成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

只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是現在這里有“役物宗”的任何一位長老好了,恐怕看到了龍機之後,更加不會將“龍機”視成一個活物了……

現在發生在龍機身上的狀態,實在是太過玄異……

玄異到了龍機都不知道該透過什麼樣的方式,來讓這些人明了一些皮毛……

在這種情形下,龍機勢必已經不能夠在這個時機表示,其實現在的龍機,就是他們所認知的飛龍聯主……

如果他真的這麼做,恐怕只會徒增許許多多的困擾……

更糟糕的是,在這些困擾之後,龍機還是不能保證他們這些人,能夠對他現在的情形,真正地了解多少……

“役物宗所做出來的這個龍機,不但會說話,而且還會做出最適當的反應……”隨緣波宗主的一雙麗眼,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只是非常專注地凝視著已經走到前面,自動停下來的龍機:“龍機,我是‘接引宗’宗主隨緣波,請確認本宗之指揮等級……本宗有些事情想要問你……”

龍機注意著隨緣波宗主的表現態度,又在心中微微一歎,從身體中“咕嘰咕嘰”地發出了一陣響音,然後就很平板地回答:“沖突性設定……龍機所有指揮權責,已經轉由最高等級的‘飛龍聯主’所取代,在最高等級指令運作下,其余人等暫時已經停止指揮權之確認……”

龍機的這麼一段回答,立刻就讓其他沒有見過龍機這種自動器械的諸人臉上再度露出了驚奇的神色,而隨緣波宗主則是對龍機這樣的反應,顯得極為意外。

“老天,這個器械還真的會自己說話……”鬼音閻羅非常驚訝地說道。

而陰靈夫人則是注意到了龍機所反應的話語內容:“隨緣宗主,這個龍機所說的話,意思是……”

隨緣宗主微微皺起秀眉:“他的意思就是,現在他正奉‘飛龍聯主’的命令,在進行任務,于此期間,他暫時並不接受其他人的命令指示……”

原本有點錯愕,因為出現的龍機,模樣實在太過奇怪,而閃到一旁的風風,聞言則終于比較恢複正常地說道:“這麼說起來,祖師所說的話就是真的了?祖師其實就是這個什麼‘龍機’器械人的主人嘍?”

隨緣波宗主雖然還是皺著眉,但也點了點頭說道:“照龍機所透露的訊息看來,確實是這樣的沒有錯……”

“既然如此,”風風臉上這才露出了喜色:“那麼我們正好問問他,飛龍聯主現在在哪兒……”

被風風這麼一提,所有的人終于比較從見到“龍機”的驚訝心情中恢複過來,鬼音閻羅已經迫不及待,有點像是在和什麼很新奇的東西對話那般地說道:“龍……龍機……你……你聽得懂我們說的話嗎?”

“合理性矛盾問題……”龍機很正經地對著鬼音閻羅說道:“如果龍機聽不懂你們說的話,此問題白問。如果龍機聽得懂你說的話,此問題多余……”

鬼音閻羅怎麼也沒想到這個鐵娃娃,居然還會說出這樣的回答,有點尷尬地打了個哈哈:“好家伙,瞧你這銅頭鐵腦的,還會拐著彎子損人啊……”

陰靈夫人在一旁忍不住“噗哧”一笑道:“鬼音你可小心一點,別忘了宗主的交待,這個鐵娃娃可是代表了宗主呢……”

鬼音閻羅聽了倒也不以為忤地哈哈笑道:“說得是說得是……”

陰靈夫人見龍機真的能夠回答鬼音閻羅的問題,便很一本正經地莊容問道:“請問龍機先生……咱們的宗主‘飛龍聯主’,現在在哪里啊?”

鬼音閭羅一看到陰靈夫人的模樣,便也同時笑道:“陰靈,你叫這麼一個大鐵娃娃作‘先生’,豈不是更加怪異?”

鬼音閻羅的話才剛說完,陰靈夫人立即正色說道:“鬼音,宗主的話已經交代下來了,這位龍機不管是鐵娃娃還是銅娃娃,既然宗主說它就是代表宗主,那麼我就以宗主視它……你難道對宗主的話有什麼意見嗎?”

鬼音閻羅本來是生性比較稍微暴躁一點的,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卻也是非常直接。此時被陰靈夫人這麼一說,立刻就低頭認錯地道:“是了,陰靈你說得對,是我錯了……既然宗主已經交待了,那麼就算這個龍機是塊石頭,我鬼音閻羅也只有對著石頭磕腦袋的份……”

鬼音閻羅的這種反應,其他“九幽鬼靈派”的眾人,沒有一個覺得有什麼不對,反而是“邪不死派”的左司簿雇“接引宗”的隨緣波宗主,覺得有些突兀。

尤其是心性敏銳的“隨緣波”,更是從這里面,看出了“九幽鬼靈派”眾人,每一位顯然都對那位“飛龍聯主”,有一種發自心坎,毫無條件的順服。

邪宗之人的桀傲難馴,在她們這種正派的眼光里,是很根深蒂固的。

她怎麼都沒想到,以“九幽鬼靈派”長老之尊,竟會對“飛龍聯主”所交待的事,重視到這種地步。

因此她雖然個人對于造成最近轟動真人界的“飛龍聯主”,認識不多,但從這里,就可以看出了這位神秘的“啟元使者”,具有怎麼樣強大的影響力……

在這種心情的牽動下,連帶地讓隨緣波宗主,也不由自主地以一種不同的眼光,來看待這個“龍機”機模人了……

龍機對于這些狀況,倒反而沒有隨緣波宗主想得這麼多,正在琢磨著怎麼回答陰靈夫人的問題時,香香已經在旁邊輕輕地說道:“祖師什麼事都是先搶著去做的,現在祖師應該已經去探旱魃的虛實了……”

龍機連忙就順水推舟地說道:“這位女修所說的推論正確,飛龍主人確實已經去一探旱魃究竟了……”

龍機這句話才剛說完,“邪不死派”的左司簿護法,聽到飛龍聯主已經開始動作了,立刻就很興奮地問道:“既然這樣……那麼龍機……龍機先生……我們是不是也要開始起術了呢?”

龍機的眼神,注意到站在一邊的隨緣波宗主,美麗的雙眼之中,掛著一絲焦急的詢問神色,似乎是有什麼問題要問龍機,卻又一下子找不到空檔問出來的模樣。

龍機的心思細密,當然馬上就想到了這位正派的女宗主,必定是想詢問龍機關于“轉元珀”的下落,因此龍機也不給她什麼機會問出來,立刻就對著左司簿點頭說道:“飛龍聯主交待,旱魃所處位置,便在正北一百七十六丈處,一個下伸十六丈深的岩洞之中,請左司簿護法即刻起術……龍機必須立刻暫停運轉,以避免旱魃感應反制時,發現龍機所在位置……”

龍機的話才一說完,便即“叭”地一下,從他的腳底,將神念化成了“炘煊芒體”脫出體外,竄入了土層之中……

上篇:第二章 旱魃之變    下篇:第四章 次空轉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