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二章 地火精炎   
  
第二章 地火精炎



“蓬啦”一聲,龍機腳下的地面,就這麼毫無征兆地裂了開來!

一團又紅又熱,瑩瑩熾灼的凝滾漿團,夾在往上方飛裂的地層岩塊中,就像是爆散的火山那般,猛然沖了出來!

首當其沖的,當然還是鋼頭鐵身的龍機了……

一下子也沒料到炘煊會從地底沖出的龍機,頓時被那團滾滾岩漿包裹住。

猛然受襲的龍機,膝腿處的“彈沖機”蓬然嗤響,暴氣倏噴!

除了彈沖機之外,龍機同時點燃了脅下以“噴射”力量為主的沖飛噴管!

“轟轟”連響中,除了“彈沖機”特有的沖氣之外,更加上了噴火的焰尾,這種情形,馬上就使得已經包住了龍機腿部的融岩火上加火,頓時“嗤嗤蓬蓬”的暴音回回不絕,龍機所處的位置炸起了一團長卷的焰流,眼力差點的人只能瞧見重重火焰強亮,刺人眼目……

彈沖之力,再加上噴氣的推力,讓龍機整個身體猛地往上拔起!

就在這個時候,便能看到突然裂地而出,差不多是猛然把龍機往上頂起來的炘煊周身流動不停的融岩,而里面的質性,顯然不是只有融岩這麼簡單……

炘煊裂地崩上而出,整個巨大的身形猛然竄了出來,而龍機就像是一只落在海面,覓食的時候被潛鯊突然沖破海面,一口咬住的飛鳥那樣,沖散長卷的滾煙,遠遠看起來宛如許多片白色的蒙煙長翅……

龍機的身形在彈沖機的暴氣,和火晶爐的噴焰中,是那麼強勁地想要往上沖出,就好像是一只急著要脫離鯊嘴的海鳥!

可是這時所呈現的影像,最奇怪的,不是炘煊緊緊夾住龍機鋼腿的融岩怪團,而是這一團突然沖出來的融岩,似乎有一種不應該存在的彈性!

在龍機的暴沖噴力下,炘煊的巨大身軀,似乎在那麼一瞬間,有種被拉得變長了的感覺……

被夾住的龍機,只覺得自己上沖的距離,差不多只有拔起了七、八尺……

然後就覺得有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將自己往下扯去,讓他不由自主地往地面橫摔了過去!

一聲叱喝,正在整個往旁邊貫去的龍機,忽然看到眼前一個矮小的人影從斜刺里,以一種微帶折度的方式,唰然竄來,一把就拙住了龍機的鐵臂手肘……

龍機定眼一看,正是扁藏行。

但見他褐發褐須,蓬然張開就像個刺猬,雙眼之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橘色光芒……

“叭”地一響,他左扣龍機,另外那只右手中的“逍遙燈”,猛然亮起,唰地照出一道大概寬有大腿這麼粗的刺亮橘色芒線,准准地就射在夾住龍機的炘煊滾流凝形的身軀上!

“蓬”地一聲,然後就是一連串的“滋滋”密響,連地層硬石都能夠絲絲蝕透的“逍遙燈芒”,馬上就使得炘煊夾住龍機的那個部份,一點一點地陷了進去……

就在這個時候,根本就讓人連哪里是頭,哪里是腳都搞不清楚,只有糊糊一團的炘煊體內,龍機忽然聽到了一種很奇怪的聲音……

那是一種有點像“咕嚕咕嚕”什麼東西在快速滾動的聲音,又有點像“呼啦呼啦”有什麼東西正在快速燃燒的奇特聲響……

這是什麼?

龍機還正在心中浮出了這麼一個疑問,突然之間,“唰”地一聲,龍機只覺得正在橫貫的身形,猛地往上被一股強大的沖力直拉而起!

龍機也沒想到本來自己要上沖的身形,竟會在被硬拉得往下摔落的同時,又被這麼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給扯帶得往上升。周身堅韌的藍晶鋼甲,似乎有點難以承受這種互挫的力量那般,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輕響……

而趕來想要解救龍機的扁藏行,雖然手中“逍遙燈”放出的光芒,還是可以侵蝕炘煊的融岩身軀,但是這個炘煊所凝聚而起的融漿岩流,實在是太厚,以致于扁藏行還沒來得及對炘煊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時,炘煊整個突然急竄而起的躍勢,帶得龍機周身鋼骨發出了“嘎吱”輕響,同樣也將扣住龍機手臂的扁藏行,扯得在空中翻了兩翻……

龍機在晃眼的一瞥中,倏然見到了扁藏行臉色已經由灰轉紅,似乎體內的真元,出現了和他身形一樣翻騰不穩的狀態。

龍機馬上就知道扁藏行之前被金塔宗三位宗主的合力暗擊,顯然所受的內傷,比之前外表所看的情形,還要嚴重得多……

才剛發現到這一點,龍機就又看到炘煊的融漿熾熱流體中,“咕嚕咕嚕”地冒出了一團凸出的火岩團,然後就非常奇特地凝合出了一只手臂……

而這只手臂的末端,就正握著一個和之前差不多的火岩石團……

從這只融漿之臂形成的角度,龍機心中一驚,立刻就計算出這只融岩火臂的目標是誰了。

以扁藏行現在已經顯露在外表的功力不穩現象,龍機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有力量接得住炘煊特有的火岩一擊……

于是龍機立刻就啟動了發射前幾乎是不需要任何凝聚能量時間的“音振波束”。

從龍機身後的四片鋼葉形末端環纏的線圈中,“嗶嘰”尖響,一圈一圈密連的波束立刻嗤然先一步地射中了炘煊准備擲向扁藏行的火岩團之上!

正在快速凝合滾聚的火岩,馬上就響起了“裂裂”的層層密響……

當炘煊的那只莫名其妙出現的手臂,就像是一支強力的彈杆,“呼”地對著還在翻滾的扁藏行甩放出焰火繞燒的岩團時,那一團巨火,才剛離手飛出,馬上就“嘩啦啦”地散成了一大片的碎焰!

龍機在千鈞一發之際,解救了扁藏行的危境之後,從那滿天飛舞的飄火碎石中,龍機又發現了另外一個令他吃驚的影像……

在比較靠左下側方的位置,居然又已經凝成了一只通紅嗤然的火臂……

而且看這只火臂的樣子,分明是已經將火岩彈放出去,勁勢已盡的模樣!

還沒想到其他,扁藏行的位置,已經“轟”地炸起了滿天碎焰!

然後被炘煊扣在上方的龍機,才駭然地低頭發現,這個時候的炘煊,居然已經像個大火球般地浮在空中十五丈處!

只不過這個大火球的表面,不但都是“咕嚕咕嚕”的滾流漿岩,而且還像只刺帽那般,伸出了至少二、三十只長長的彈岩長臂……

每一只手臂都在“嗤嗤嗤”地冒著白煙火氣,每一只手臂都透出了赤紅熾亮的高溫光芒……

在這個巨大的地穴之中,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光芒透入,因此在里面的每一個人,之所以能夠看得到四周的景象,最主要的光線來源,還是在洞底的那一大片“咕嘟咕嘟”

冒著熱氣和紅熾赤光的“地火岩漿池”。

所以這個時候浮在空中,尺寸大約縱橫四、五丈的大融團球,不但球體的表面連連放射著“嗤嗤嗤”的熱氣,同時也持續地散放著又紅又亮,因為高溫而呈現的熱光亮芒……

因為這種情形,使得這個圓形而且上面有許多怪異長臂的炘煊,看起來就像是一顆形狀奇特無比的紅太陽。

龍機雖然以“振音波束”粉碎了一個即將攻擊扁藏行的火岩球,但是扁藏行仍然被其他的至少兩塊巨岩給在這一刹那間正擊而中!

扁藏行雖然在之前金塔宗三位宗主的合擊中,身受暗傷,但是畢竟是一宗之王,對于從不同方位飛來的熊熊火岩,立即單手穩持“逍遙燈”,硬是提起一口浮動真元,左手倏拍在燈座之上……

那一盞盈盈淡光的“逍遙燈”,馬上“蓬”地一聲輕響,橘光乍起,出現了一個像是喇叭般的怪異芒形,而擴大了約有三倍的寬型開口,恰恰對准了從兩側飛來的那兩個呼轟火岩。

又是一陣轟然裂響!

巨大的兩塊火岩,被這種怪怪形狀的“逍遙燈”芒形一照,立刻“嗤哩嗤啦”地噴濺出了一道又一道,密密麻麻,被燈芒直接侵蝕化消,所散放出來的噴光散虹……看起來就像是在這兩塊巨大火岩的這一邊,出現了幾十層美麗而又眩目的璀麗彩紅。

差不多每個都有丈許的巨大火岩,被扁藏行蝕力強勁的橘光這麼一照,瞬間就消癟下來約有三、四尺,摧化石質的速度,實在令人詫異,宗主級的力量,果然不凡。

只不過這兩個對准扁藏行擲來的火岩,體積實在太大,比起個子已經很小的扁藏行來說,每個看起來都比他大上了四、五倍。因此雖然扁藏行強自運起的“逍遙燈芒”,瞬間侵蝕的力量,令人吃驚,但是轟然直來的火岩,實在是太大,以致于差不多蝕消了快一半的時候,噴火卷焰的程度因為“逍遙燈芒”的沖激,變得更加厲烈的火岩,已經將那道宛如喇叭般的芒形,給壓得瞬間縮短了至少一半!

火岩的沖力、燈芒的挫勁,加上扁藏行自己因為受傷而無法完全穩住的真元抗力,使得凝氣在空中駐形的扁藏行矮小的身軀,禁不住如山般撞來的壓力,“嗤嗤嗤”地直往後退……

扁藏行目瞪如鈴,大喝一聲,壓在“逍遙燈”尖圓頂蓋的左手陡地往下猛振!

手背上立刻浮起了一條一條的青筋,扁藏行運集余元,傾力而出,燈座里“蓬”地炸出強烈的橘光,芒形的亮度陡然強了三倍!

“轟隆隆”兩聲巨響出現,已經被蝕消得剩下一半的火岩,終于被強力催化起來的“逍遙燈”照力,給完全洞穿,化成了干百條細如粉末的星火,照出了一天紅亮!

火岩雖然被催毀了,但是扁藏行的身形,依然止不住後挫之力,直往後“呼啦啦”地又退了三丈五尺,臉色灰白,褐胡密紮的嘴邊,再度滲出了一道暗紅色的血流,急促起伏的胸膛,代表了真元抽換時的勉強。

雖然“地行宗”和“金塔宗”,可以說是真人界中,對于異靈“炘煊”,算得上是最有一些了解的兩個宗派。但是連“地行宗”的宗主扁藏行,也估不到炘煊的力量,居然強大到這種地步,扁藏行也不過就是受了些內傷,竟已經有些差點攔不住炘煊的攻擊。

除了扁藏行之外,之前就已經跳出來的那四位“地行宗”的弟子,也並沒有輕松到哪里去。

現在已經算是浮在空中的炘煊,周圍不斷彈放出火岩團的長臂,同樣也將這四位地行宗的弟子,納入了攻擊的威力圈中,一顆又一顆的火岩漿團,一樣也對著那四位弟子和金塔宗已經露出形跡的三位宗主,連連飛擲而去!

一時之間,宛如怪怪紅太陽的炘煊周圍,“呼哩轟隆,蓬叭唰啦”地飛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團團火岩,整個空間之中,都彌漫了各種顏色的焰火、煙氣和閃光,聲勢之激烈,無與倫比!

地行宗的那四位弟子,功力顯然還不足以摧化掉呼呼轟轟、四射飛來的巨大岩漿火塊,不過好在他們距離炘煊的位置比較遠,不像他們的宗主扁藏行那般地貼近,所以還有多余的時間,作出“地行宗”最特殊的斜掠橫移閃躲。因此雖然巨石火岩漫天飛舞,也把他們逼得團團亂轉,左移右閃,但是尚幸並沒有什麼傷亡。

而金塔宗的那三位宗主,應該是現在最有力量抵擋住炘煊攻擊的高手:可是偏偏這三位宗主:心中所想的,就是怎麼樣貼近炘煊,找出地火精炎真身所在的“暗點”,因此也並沒有對炘煊的攻擊,做出太正面的強力抵擋。只是“呼啦啦”地不停竄眺閃躲,一心三思就是想找到機會切近到炘煊的附近……

因此之故,炘煊以一敵八,居然還是左右甩石,上下擲岩,八方射火,四面彈流,幾乎是掌握了所有的攻勢。

在這麼樣的一陣混亂之中,就可以看得出炘煊的威力之強,實在是之前眾人所沒有辦法預料得到的。

金塔宗的三位宗主,本來還打算趁著炘煊分散攻擊的時候,找到一絲空隙,然後切近去偷襲地火精炎的真身。

可是後來三人才發現,等到這個炘煊開始灑開了勢子,居然就一塊又一塊地連續擲個不停,就好像是永遠也沒完沒了那般……

更糟糕的是,現在的炘煊輪擲之勢已經完足,那一個又一個的火岩呼轟四射飛散,連綿不絕,雖然並沒有正正地擊中金塔宗的這三位宗主里的任何一位,但是防勢已成,使得金塔宗的三位宗主,想要趁勢切近的這種想法,幾乎是越來越難以實現了。

尤其是現在飛岩四濺,火石散射,每一塊不論是撞擊到岩漿池內或是堅硬的地面上,都馬上“轟隆”一聲暴響,然後再散炸成一片又一片的密密碎石殘火,幾乎可以說是炘煊上上下下的所有空間里,都“嗤嗤嗤”地密布著上百條的竄射煙線,不但是地行宗的那四位弟子閃躲得越來越困難,就算是金塔宗的那三位宗主,也覺得自己的身形,已經被炘煊逼得越來越遠了……

這種情形顯然大出金塔宗的三位宗主意料之外,因此在他們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越來越焦急的傾向。

這都得怪半路殺出來的這個地行宗……

本來想得好好的誘捕計劃,沒想到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地行辌”,引得炘煊起了警覺,不然也不會弄到現在根本就難以接近炘煊周圍的窘境。

想到這里,金塔宗的這三位宗主,彼此在閃躲之間,互相交換了個眼色,心中毒念頓生,移位時就同時漸漸地往地行宗四位弟子那邊靠了過去……

扁藏行從被炘煊兩個火岩,就打得連退而出之後,炘煊就開始連連飛擲出一塊又一塊的火岩。扁藏行見到炘煊的攻擊角度已經拉成了所有在其下方的每一個方位,連地行宗的寶車“地行辌”,也同樣被其納入了攻擊的范圍,因此受了兩次重挫的扁藏行,已經無暇再切近炘煊的附近,只能忙著卸開崩引掉攻擊向“地行辌”的火岩了。

只不過這次對于飛來的火岩,扁藏行已經在那四位弟子和金塔宗的三位宗主之外,多了不少反應的時間,因此只見到扁藏行左右橫移,上下飛閃的身形來來去去的,所有針對“地行辌”的攻擊,都被他一一地化開……

火岩飛射中,夾雜著逍遙燈的橘色炸光,巨大的地洞下方已經變成了一團混石飛火,四處亂射的激烈狀態。

一直都被炘煊緊緊夾在上方的龍機,最關心的不是地行宗,更不是金塔宗,而是那輛停在遠方的“地行辌”。

因為在他的推測中,那里面很有可能載著他龍機最在意的云夢、玄霜和豔嫣等人。

龍機其實對攻擊炘煊,一點興趣也沒有。

之前如果不是炘煊一來就似乎將攻擊的重心擺在他龍機身上,龍機根本就不會想到要主動對付炘煊。

可是現在的龍機,已經不是之前總有些地方搞不清楚的飛龍或者是蛟魔了。

從役物宗原先灌入給他的資訊中,已經足以讓現在的龍機,不管在資料或訊息各個方面,都不輸給任何一位真人界的修真。

甚至說得更貼切一點,以役物宗整個宗派所長久收集的真人界資料,已經使得龍機現在對于真人界的認知廣度,比起絕大多數所謂的老修,都還要來得敏銳多了。

所以現在的龍機,當然明白炘煊之所以要將這些真人界的高手們,摒于威力圈之外,當然必定有著什麼目的。

龍機這樣的想法,並不需要多久,就已經感覺得出來所料不錯了。

現在的龍機雖然並沒有什麼觸覺,也沒有什麼疼痛的感受,但是忽然間,龍機就聽到了從自己被夾住的藍晶鋼腿部份,隱隱發出了一種非常輕微,但是卻依然被龍機注意到的怪響。

那是一種“嗶嗶剝剝”的輕微聲音。

聽起來就好像是什麼尖銳的東西,正在龍機堅硬的藍晶外殼快速地刮擦著那般,雖然聲音很細,卻讓人一聽就覺得有點刺耳牙酸。

然後,非常令人不解地,龍機就看到自己周身的鬼袍下,藍亮汪汪的鋼甲,突然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感覺。

在龍機的觀察中,發現到自己的鋼鐵身軀,每一個部份,都出現了一種瑩瑩的紅光。

這種現象,就好像龍機的周身,都被熱火所燒,持續加溫,到了某種接近融化的程度前,所有被燒煉的鋼鐵,都會出現的那種由藍轉赤的燒紅現象一樣……

龍機一看到這種現象,心中就浮起了一層警訊。

如果再不作出反擊,恐怕自己真的不久就會被炘煊所放出來的高熱,給融成了一團軟泥紅鐵!

想到這里,龍機終于舉起了雙臂,將腕間的“六極雷芒炮”,對准了身下那個炘煊,准備放出威力最強的“六極雷芒炮”!

龍機非常清楚金塔宗的那三位宗主,正在私心里針對著這只玄靈異獸炘煊,打著要奪它真元的狠毒算盤。

也正因為這樣,龍機非常不願意對炘煊出手……

可是現在,龍機才感受到這只名次雖然只排在第六,但是威力卻強大到可以以一對八的程度。

尤其是現在他自己那“役物宗”著名的“藍晶鋼甲”似乎都出現了有點瀕臨于質變的緊要關頭。

再不出手,連龍機都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的下場。

因此,雖然不願意,龍機卻也不得不在這麼短的距離中,對准炘煊放出了“戰具宗”最新而且威力最大的武器——“六極雷芒炮”!

龍機腕間終于亮起了六點快速凝結的跳躍雷芒……

同時芒波的震動,也響起了一陣輕微的“嗤嗤”輕響……

突然間,龍機的“六極雷芒炮”還沒有放出去,就從另一個方向,傳來了一陣悶悶的怪聲……

這一陣怪聲,龍機一聽,就知道應該是發自于一種運轉起來音量很大的器械!

這是一種器械啟動運轉時,所發出來的沉沉“嗡嗡”回響!

最讓龍機覺得驚訝的,倒不是這種聲音的振動特性。

讓他想不通的,是這種回繞的“嗡嗡”聲音中,那種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完全罩住的悶閉感覺。

其實聽起來就有點像是:處身于一台巨大而且嗡嗡連響的運轉器械的隔壁,然後從這個隔壁的房間里,聽隔壁的器械所透間傳來的運轉聲音的那種感覺……

當龍機從這個回回而繞的“嗡嗡”巨響音質中,聽出了這種悶悶的感覺到底是像什麼之後,忽然心底一亮,想到了這是來自于什麼東西和什麼狀況了……

只不過這種了解,只是讓龍機更加大吃一驚!

然後,龍機就聽到左側那邊,距離還很遠的地底洞壁,轟隆一聲巨響,沖出了一道強烈到了連龍機的“縮距晶眼”,都出現一種短暫眩花現象的爆烈光芒……

這一道強烈的爆芒,才剛眩花了所有人的眼睛,下一瞬間已經正正地轟在龍機下方,滾滾漿球的炘煊之上!

又是巨穴撼動的“轟隆”一響,緊接著就是“咕嚕噗啦”的一陣飛濺聲音。

龍機頓時被一股巨大無比的震力,給推得往外飛了出去……

緊緊夾住龍機的炘煊,終于放開了宛如被咬住的獵物般的龍機!

當龍機脫身飛出時,肋下的飛行噴管“蓬哩嗤啦”地完全放散出來,使得龍機飛出去的路線,馬上就出現了歪斜不穩的現象……

這種情形,使得龍機幾乎沒有辦法在最短的時間,作出任何適當的調整……

因此龍機雖然是發動了飛行噴管的噴焰力量,但依然是失去方向控制地轟隆撞到了地面之上……

被龍機撞得土飛石裂的地面,馬上濺起了一陣陣的破碎岩片。

而龍機脅下的噴焰力量,卻依然使得他巨大的身軀,不停地在地面上連連“嘩啦啦”地翻滾著,就好像是一個鼓脹的皮球,被戳了一個洞之後,飛竄的皮球即使是撞著了地面,但是噴氣的力量依然讓這個皮球在地面上不斷跳竄那般……

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翻滾了至少七、八丈的龍機,頭暈眼花之中,連忙將飛行噴管的沖力關閉,這才好不容易停止了翻滾。

等到龍機比較穩住了身形,還沒從地面上爬起來,他就聽到了地行宗的扁藏行宗主,在遠處對著他叫道:“龍機快退,你們‘役物宗’的死對頭‘戰具宗’的‘戰巨龜’來了……”

現在龍機所看出去的四周,其實布滿了濃濃的煙塵,有些還是他在地面上翻滾時所激濺起來的飛塵……

除了之前的那一聲攻擊炘煊所造成的轟隆巨響之外,緊跟在這一聲的後面,就是到現在還連續不停的各種“蓬哩叭啦”的爆裂連震聲,龍機一下子也無法分辨出這些絡繹不絕的聲音,到底是什麼東西所發出來的……

不過對于扁藏行所說的“戰巨龜”出現的訊息,龍機則早在戰巨龜放出真人界第一火器“滅神炮”的那一刹那,就已經判斷出來了,因此這樣的警告,對龍機並沒有什麼提醒的效果。

反而是扁藏行顯然還是把他龍機當成是“役物宗”的自動器械,並不曉得現在的龍機,和戰具宗、金塔宗兩者之間,都具備了一些奧妙的關系……

扁藏行恐怕連想都沒想到,這個時候若說危險,他們“地行宗”現在所處的態勢,恐怕比他龍機還要來得危險好幾倍……

雖然龍機明白扁藏行其實還對一些事情並不了解,但龍機也絲毫不敢怠慢,連忙從地上爬起來,重新啟動肋下的飛行噴管,在“嗤啦”的噴氣聲中,沉重的機身猛然往上暴沖了起來……

當龍機的身形一升到了空中,他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那個超級巨大的沉重戰巨龜!

這個時候的戰巨龜,前方“滅神炮”的巨大炮口,依然“嗶嗶剝剝”地閃爆著放射完後的余芒殘光中,那種爍然的微光,讓黑鋼圍身的戰巨龜看起來更像是一只史前的巨大怪獸……

在戰巨龜後面的岩壁,出現了一個非常廣大的空洞,顯然之前戰巨龜就是躲在這個岩壁之後,轟然將“滅神炮”的炮芒透壁射了過來,擊中炘煊。其手段之陰,計算之精,確實令人難以置信。

當龍機第一眼瞧見這只戰巨龜的時候,心中不由得就想起了那漫天的青火烈焰,滋滋裂響的燒炙聲音,和在火中奮然為保護蛟魔重新駐胎,甯被火透骨肉,身化飛灰,半步不退的三眼狻猊……他蛟魔在真人界中,唯一的朋友!

龍機心中一陣激動,浮起了一種強烈的仇恨……

但是已經變得非常深沉的龍機,卻知道現在並不是直接去找戰巨龜和戰具宗的最佳時機,尤其是那個非常神秘的“宛兒”,手中還有著隨時可以讓龍機火源斷熄,停止運轉的能力,如果就這麼貿然地沖了上去,那只是莽夫的行為。

龍機想到這里,勉強壓下了上沖的仇恨,轉眼往另外一邊望去。

被戰巨龜隔壁暗襲,中了一發威力強大“滅神炮”的炘煊,滾動凝聚的岩漿團,顯然被“滅神炮”一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這一點可以從現在炘煊石團的尺寸,被轟得縮了將近一半看出來。

原本內聚融合的滾動漿液,不但少了一半,甚至還不停地往下滴濺著落在地上會嗤嗤冒煙的融漿,看起來炘煊被“滅神炮”這一轟之下受傷不輕,已經連把岩漿完全收合住的力量都出現了難以顧及的現象。

炘煊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在另外一側的岩壁邊。

那個暗青堅硬的岩壁,整個往內碎凹了一大片,裂痕擴散之廣,幾乎可以說延伸到了整個半邊洞壁,由此可知炘煊被“滅神炮”這一轟,直接飛撞在壁上的力量,是多麼令人難以想像地強大!

而且炘煊的處境,其糟糕的程度,還不只是如此。

在目前看起來受到了重創的炘煊前方,有一個大約三、四個人高的巨大金色寶塔,正在“嗚嗚嗚”地飛速旋轉著……

這個寶塔不但在飛旋的同時,散放出一道道“嗤啦”連響的暴芒,同時重重相疊的塔身多達三十三層,每一層的塔緣都錚然拉長,變成了一圈圈閃亮無比的刀輪,閃切之間,發出了“嗡嗡嗡”的長響,威勢驚人。

這個寶塔形的法物,龍機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但是他已經知道這個玩意兒,一定就是之前曾經把他給罩束住,讓他被金塔宗逮個正著的金塔宗著名寶物——生死輪回塔!

飛旋的輪回塔,在周圍形成了一種有點像碗型的罩光,把模樣有點狼狽的炘煊給圈住,似乎是正在防堵著炘煊逃開。

而在這個寶塔的外側,則是金塔宗的三位宗主,同時手捏法訣,合手前指,從指端射出一道控攝“生死輪回塔”的淡金色光芒,看得出來是合了三人之力,打算將炘煊的力量耗盡……

只不過炘煊確實不愧是玄靈界神秘著稱的異物,正正地中了戰具宗最有名的第一火器“滅神炮”之後,又被金塔宗以其寶物,合三位宗主之力圈制住,而且最糟糕的,是現在的炘煊已經被轟離開了提供它最大力量來源的“地火岩漿池”,所有被耗損掉的力量,完全無法找到來源補充。可是卻依然定定地守在一地,滴著熱漿的身軀,還是對准了飛旋不停的寶塔中央,連連擲出了一團又一團的熾熱火岩,顯然在轟隆連爆的岩團碎火中,沉穩地堅持著……

金塔宗的三位宗主似乎也沒有想到中上了一記“滅神炮”的炘煊,居然還有這樣的力量抵抗本門的法寶,因此一個個也是臉色沉肅,集中了所有的精力在法訣之上。

當龍機的眼光望去時,這兩方就正在如此地互峙著,對于周圍動搖的現象絲毫不分心他顧。

他們對于隆隆暗響,已經呈現不穩的地穴狀態,半點不分心,但是龍機卻不得不注意。

這個所有人所處的巨大地穴,其實原本就是因為地表上方的“魔天元暴”驟失,被那種無法想像的巨大力量所硬生生地拉出來的,因此原本的結構,就已經算不上什麼太過穩固。

所以當前有炘煊浮空全面散射數十顆的火岩,後有戰具宗的“戰巨龜”轟出了滅神炮,再加上現在金塔宗三位宗主合力祭出了“生死輪回塔”,真元激暴的力量連連沖擊,使得這個巨大的地穴,已經出現了結構不穩的現象,雖然現在大家都還待在地穴的底部,但是已經出現了隱隱的隆隆輕響,甚至還像下雨般地落下了許多小小的碎石。

尤其最讓龍機心驚的,是抬頭細望巨大地穴的上方,居然也“嘶嘶嘶”地出現了一些很短很薄,但是龍機非常確定存在的“空間折帶”……

種種狀況顯示,這個地穴說不定在下一瞬間,就會整個地崩塌下來!

說得更簡單一點,是現在眾人所處的這個巨大地穴,已經是有點搖搖欲墜了。

這樣的情形,使得正在彼此對戰互擊的情勢,顯得更加地緊張了……

龍機的身形才浮上空中,他就聽到了扁藏行在正緩緩浮移起來的“地行辌”旁邊,再次對著龍機叫道:“這個地穴結構已經出現不穩定的現象啦……而且空間變紋又已經隱然將出,龍機你快點過來吧……”

龍機轉眼望了一下扁藏行的方向,又看到了在他身邊的“地行辌”,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云夢、玄霜和豔嫣,突然產生了一股去看看她們是不是還安好的沖動,正要將調轉脅下飛行噴氣管的角度,往那里靠過去……

猛地從龍機的收音管中,傳來了一陣只有他龍機才聽得到的語音:“龍機,馬上往炘煊那邊靠過去,做出准備合擊炘煊的模樣,等我的命令開始動作……”

當龍機聽到這麼一段命令之後,心中立刻就快速地考慮了起來……

在這種情形下,他還能照扁藏行宗主的話那樣,直接到“地行辌”那兒去嗎?

雖然龍機現在非常希望能夠去看看云夢、玄霜、豔嫣她們,但是他的心中非常清楚,如果就這麼過去的話,很可能還沒進到“地行辌”之中,現在戰巨龜已經現形,里面那位思慮非常周密,又不大相信人的宛兒,應該可以立刻獲得龍機的行動反應,所以龍機若是真的往“地行辌”那兒靠去,恐怕還沒有接近,龍機就會被切斷一切火源,從空中摔到地面上去了……

所以在這種情形之下,龍機就算是再想看看云夢、玄霜、豔嫣等人,也絕對不能現在就這樣過去。

想到這里,龍機馬上毫不遲疑,硬生生壓下了對于云夢、玄霜和豔嫣等人的強烈思念,飛行噴氣管一斜,“嗤啦”一聲,在四周隆隆的隱然震動中,“唰”地往炘煊和金塔宗三位宗主的方向直飛了過去……

扁藏行對于龍機並沒有按照他的指示,往自己這邊過來,顯然有點驚訝。

當那四位原先跳出去牽制炘煊的弟子們,同時急急地往“地行辌”飛掠過來時,扁藏行轉頭對著他們說道:“你們快點先進去,注意云夢仙子她們,這個地穴恐怕快塌了,別讓她們因為震動而受傷……”

扁藏行的大弟子扁犰狳在“地行辌”已經開啟的車門口停住,很有點著急地說道:“師父,你不趕快進到車里嗎?”

扁藏行搖了搖頭,兩眼直望著已經朝炘煊和金塔宗三位宗主那兒嘶然飛行過去的龍機回答道:“瑤璣仙子在和天人天女們一起離開時已經交待了,這個‘役物宗’的自動器械‘龍機’機模人,身上藏著妖魔大軍來時,關系到我們所有真人界是不是能夠生存下去,最為關鍵的重要東西;不論如何,我一定要帶著他一起離開。”

扁犰狳臉上有點猶豫地又立刻說道:“可是……師父,現在戰巨龜已經現身,他們‘戰具宗’威力最強的‘滅神炮’顯然正在不斷地蓄積芒力,我們必須不能停在一個固定的地方,這……”

扁犰狳的話還沒有說完,扁藏行的臉上露出一種決定已下的表情,將扁犰狳後面的話打斷:“所以你們快上車,將‘地行辌’維持在不斷移動的狀態中……先別管我了,龍機對我們所有的正派修真,都太重要了,我必須去找到他,將他帶回永生水域……”

扁犰狳聽了師父的指示,點了點頭,連忙就竄身進到了“地行辌”的車門之內,同時立刻就“砰”地一聲,將鋼鐵車門關上……

在“地行辌”周身的噴氣管“嘶嘶嘶”地啟動,車身上浮時,扁藏行一抹嘴邊的血跡殘痕,端了端手中的“逍遙燈”,也縱身往炘煊這邊非常謹慎地靠了過來……

當龍機噴拉著長長的焰煙,從上空往炘煊之處落下時,金塔宗三位宗主中的堆犬塔紋二宗主,微微抬了抬頭,朝龍機這邊望了一眼,口中已經忍不住喝道:“你這個家伙現在才來?本來要你去引誘炘煊的,現在倒變成了我們直接就和它對上啦……快點加把力把這個怪物給拾奪下來……”

龍機的心中暗暗冷笑一聲,口中則是很機械式地回答道:“錯誤性論斷,此事進展,屬于未預料情況,歸論到底,應是屬于金塔宗設計不周所致……”

堆犬塔紋二宗主一聽,忍不住回頭怒道:“媽的!你這個爛鐵塊,居然敢說我們設計不周……”

堆犬塔紋二宗主的話才說到這里,突然間,身後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轟啦”爆炸聲!

金塔宗的這三位宗主,現在是疊犬塔紋大宗主主控“生死輪回塔”的法威,累犬塔紋三宗主負責側控,而堆犬塔紋二宗主則是掠陣護守。因此只有堆犬塔紋二宗主有時間在這一聲爆炸巨響傳來時,轉頭愕然回望。

當他才剛轉過頭,一道粗亮無比的強大芒光,已經正正地長射而來!

正在下落的龍機,一聽到這聲爆炸,心頭乍驚,連忙就噴口反轉,下墜的身形馬上“嘰嘰嘰”地發出了尖銳的反挫長音,急速無比地往回反沖了上去!

“戰巨龜”居然在這個時候,再次發射了強亮無比的“滅神炮”。

“戰具宗”的這一著,確實是大出金塔宗這三位宗主的意料之外,倉促之際,根本來不及閃躲,三人的背後,被“戰巨龜”所長射出來的“滅神炮”芒,給當場射個正著!

就在炘煊被逼住的這個壁邊,“滅神炮”的烈芒轟然炸出!

在一聲可以將人的耳膜完全震破的“轟隆”爆響中,“滅神炮”所形成的震力如漣外放,除了炘暄和金塔宗的戰圈之外,第一個被沖激到的,就是已經被炘煊在之前撞擊下,裂出密密長拉崩痕的岩壁……

顯然已經有點脆弱的壁邊,再也經不起像“滅神炮”這樣強大的爆力催撞,整個壁邊“轟哩嘩啦”地垮了下來……

巨大洞穴的底壁一垮,立刻就帶動了整個洞穴的連續反應,長線密網般的裂痕“嗶哩叭啦”地縱橫交拉而出,“轟隆”坍塌的范圍一層一層加大,沒有幾個轉眼的時間,整個巨大的地穴,支撐的結構已被完全破壞……

宛如底柱被突然抽掉的巨廈那般,“蓬隆轟啦”的連連坍垮中,整個驚人寬廣的巨大洞穴,終于完全支持不住,垮了下來!

好像巨山一樣,千萬斤再千萬斤的洞頂,頃刻間直壓而下!

龍機暗叫一聲不妙,身形正在反挫上沖中,回頭正好瞧見了意外中被“滅神炮”轟個正著的堆犬塔紋二宗主,全身被烈芒所透,在淒厲的慘嚎聲中,蓬然崩化!

而疊犬塔紋大宗主和累犬塔紋三宗主則是身形同時一歪,無防備的後心立受重創,“哇啦”一下地噴出了一灘飛濺的鮮血……

勁道倏歪的“生死輪回塔”,也整個往旁邊一側,塔邊的飛旋刀光,“嗤嗤嗤”地切進了往下塌落的壁邊土石之中……

而炘煊則是在“滅神炮”第二次沖撞的同時,渾身不斷滴漏赤漿的岩團,就像是被強風所刮那般,“蓬啦”一下,整個往後暴濺而去。

在炘煊身後的壁石硬岩,被炘煊熱漿所沖,“轟”地一下,蓬化出一團強烈的焰火,四散飛射的濺液,“嘶嘶嘶”地冒出了白煙……

在龍機已經看不到的煙塵之中,突然受到奇襲的疊犬塔紋大宗主和累犬塔紋三宗主,見到“戰具宗”的“戰巨龜”,襲擊的對象,居然竟是自己;在吐血受傷的同時,累犬塔紋三宗主口角血漬橫流地大怒喝道:“混帳‘戰具宗’!竟然將炮口對到了我們這里……”

話還沒說完,眼前的炘煊也出現了令人目不暇結的變化。

這個時候的炘煊,周身的岩漿,終于被強烈無比的芒力所摧散!

而就在此刻,正在潰散的焰漿之中,一點細而又細的精亮赤火,爆然而出!

這一點的亮紅,雖然極為細小,簡直就看不到真正存在的體積,但是所炸放出來的火紅光芒,卻直直地穿透了所有的煙塵飛沙,強度之烈,絲毫不遜開爆出來的“滅神炮”強光!

這一點地火精炎,出人意料地反挫而來,火力急聚,“嗤嗤嗤”地瞬間割開了側面由累犬塔紋三宗主圍堵的八千六百層力道,趁著累犬塔紋三宗主因為被“滅神炮”從後面暴襲,吐血受傷的挫力空隙,“嘶”地一聲,直直沒入累犬塔紋三宗主胸口,然後蓬然從他身後裂背而出!

背面破開的累犬塔紋三宗主,那個拳大的開口在炘煊地火精炎的真身穿出之後,“蓬蓬叭叭”亮起了一圈紅光,嘶然往周身擴散,每一寸的肉體皮骨,立刻就被燒炙成飛散的芒粉,轉眼消失在土煙彌漫的空中……

而另外一邊的疊犬塔紋大宗主,眼見二宗主被“滅神炮”暗襲所殺,而三宗主又在重傷之際,被聚力脫殼現出原身的炘煊反擊,死于非命,立刻強忍胸中翻騰的血氣,大喝一聲,反手轟然放出了一大片宛如青火般的烈烈焰光……

十大魔刀之一的“修羅火焰刀”終于在這個節骨眼上出手了。

疊犬塔紋大宗主的功力,果然不愧是宗主級的。在“滅神炮”這樣的攻擊下受到重傷之際,還能夠硬生生地壓下體內的浮跳血氣,祭出了素來以“易放難收”著稱的“修羅火焰刀”!

這個“修羅火焰刀”,在放出來的那一瞬間,便化出了一層又一層,多達一百零八重,密密疊疊的轟然焰流。

而那色澤純青的火尾,就好像是一支支又軟又活的鉤子那般,每一片都帶著一種微微的內彎弧度,准確無比地對著炘煊那一點亮紅,直卷而去……

從累犬塔紋三宗主背部竄出來的炘煊,似乎也明白以現在自己的體性,絕對不能接觸到任何金屬之質,否則就會被吸化消失,所以炘煊在本體之外,蓬然散出了一層又一層微微帶著淡紅色的焰火,將自己那一點精亮緊緊地包覆住。

可是“修羅火焰刀”那種純粹青白色的焰鉤,則是毫不留情地一層一層狂卷而上,青紅相擊,“蓬哩叭啦”地爆出了碎亮的氣星,在“嘩啦嘩啦”直落下來的塵土中,顯得極為耀眼。

炘煊的護身紅火,被“修羅火焰刀”的青芒所割,“叭叭叭”地連連爆開,眼看著火焰刀的青芒就要趁著炘煊真身已露,威力大減的此時,將炘煊的赤點精芒劈個正著,然後立即吸化進火焰刀的刀身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嘰”地一聲尖細的長響,環環相連的“振音波束”,從上而來,准准地射中了修羅火焰刀的青焰中心!

“叭”地一聲暴響,青焰炸散,撐著重傷的元氣,等于是硬將“火焰刀”祭放出去的疊犬塔紋大宗主,口中“哇”地再吐一口鮮血,控制“修羅火焰刀”的那一口真氣再也提不住,化出一百零八層的青色火焰“唰唰唰”地連連暴縮,瞬間變成了一柄大小只有巴掌般,晶晶瑩瑩閃著青光的小小青刀……

這柄小青刀,一縮回原形,立刻就像是個失去了控制那般,“嗤嗤嗤”地在空中滾動了起來……而從刀身上微微閃出,大約有兩三尺的盈盈光色,馬上就變成了一團混亂!

修羅火焰刀,雖然已失其主,但是自然放散的青色流芒,還是“叭叭叭”地將炘煊的護身淡紅給割得寸寸分裂,轉眼即消。

就在這個時候,炘煊那個赤紅的亮點,居然發出了一種細細的尖亮哀鳴……

忽然間,龍機猛地直飛而來,見到火焰刀已經失去了控制,居然還能夠放出這樣的滾芒,急切中只想到炘煊如果在這種情形下被劈個正著,那可就是冤枉到家了,因此毫不猶豫地伸手一撈,就將這柄“修羅火焰刀”,給牢牢地握在掌中!

青芒一消,炘煊的精亮複現,龍機才剛看到這里,陡地一腿倏來,“蓬”地一聲,正正踹在龍機的胸口之上,才正飛來的龍機,竟被韌力極強的疊犬塔紋大宗主,當胸踹得又“呼嚕嚕”地倒飛了出去……

疊犬塔紋大宗主的這一腳,充滿了憤怒仇恨,真力雖然因為他連受重挫,元氣己濁,但是勁勢強大,直踹得龍機在飛出去時,兩眼直冒金星,什麼都看不見其實龍機不只是感覺到金星直冒而已,從外表上看起來,他被疊犬塔紋大宗主這使盡力氣的一踹,竟然讓龍機的胸口之中,“劈哩叭啦”地冒出了故障的星火噴焰來,使得龍機在倒飛之際,“叭叭叭”地好像在身上綁著七、八串鞭炮那般。

在龍機的覺察中,只感到眼前一黑,然後就聽到耳邊“呼呼呼”地傳來一陣陣的掠風之聲,間或夾雜著已經由隱然變成明顯的“轟隆”坍垮聲……

然後就是“噗”地一聲,龍機雖然依舊瞧不到什麼,但是他很清楚地從聲音與振動中,知道自己是掉進了一個像是水池,又比水池濃稠許多的軟液中……

這個附近,還會有什麼地方,是符合這種感覺的?

想到這里,龍機就再也忍不住心中駭然……

因為他必定是掉進了地穴底的“地火岩漿池”里面來了……

他想要掙紮,卻沒想到自己現在周身都是沉重的藍鋼甲,如果掉到岩漿池里面的是個一般的人,說不定還沒那麼快沉下去……因為被岩漿燒成了火灰,可能還比較更快些……

可是龍機全身總重超過一千五百斤,因此差不多是才剛掉進地火岩漿池里,就呼啦一下,“咕嘟咕嘟”地往下直沉了進去,轉眼不見……

完了!

龍機心中不由得歎息一聲。

藍晶甲雖然是“役物宗”精煉的堅硬鋼甲,但是再怎麼堅硬,也是由烈火中所熬鍛出來的。

可是自己這一次,所掉入的地方,正是火熱得連所有堅岩礦石,都被燒成融漿的“地火岩漿池”……

就算是藍晶甲,可以稍微抗得住“地火岩漿池”的高熱好了,自己這下子可是整個連頭帶腳地栽了進來,再能熬得了,恐怕到最後也絕對是會被融成一團軟漿……就像其他的堅硬礦石那樣……

他龍機大約是最後也免不了變成一團流漿的命運了……

想到這里,龍機幾乎可以聽得到全身被熾熱的岩漿浸包住的鋼甲表面,正在連冒著煙,邊“滋滋滋”地發出最後抵抗火力侵蝕的恐怖聲音……

然後他只覺得黑暗的程度陡然加深……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已經不曉得池上那個巨大無比的地穴,也在這個時候終于全面性地垮了下來……

龍機再一次有了知覺的時候,是他聽見了一種非常輕微,就好像是什麼細小無比的生物,正在“吱吱”尖叫的聲音……

當他睜開眼時,第一眼看到的,是滿眼紅亮亮的光芒……

龍機快速地調適了晶眼的收攝光線程度好一陣子,才算是比較能夠瞧清楚四周的情形。

他現在爬坐起來的地方,是一個充滿了細孔的小山。

這個小山,高度大約只有龍機的兩倍高,也就是三丈多的高度而已。

雖然這個小山,看起來的高度並沒有多高,但是寬度倒是有五、六丈方圓。

所以嚴格地說來,這個小山其實說是一個呈現大略圓形的台地,還比較更加適當一點。

這個小圓形台地的色澤,呈現出一種非常深色的赤紅。中央的部份有些高高低低的小凸起,越往中央,越往上拔,到了最中間的部份,差不多高度已經超過了三丈五尺以上。

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形狀,使得這個小台地,其實還是有一點“小山”的味道。

不過讓龍機有點想不通的,是這個逐漸往中央竄起的小台地,似乎那些一重一重的每一個小凸起,都隱隱有一種規律,不像一般所謂“小山”的那種不規則形犬。

而且這整個小台地和小山丘上,都布滿了細細的小孔,看起來竟有點像是什麼蜂巢般的組織一樣。

令龍機最驚訝的,是在這個小台地和小山丘外圍,竟然都是滾滾冒煙赤紅起泡的岩漿;而在龍機的頭頂,則是同樣放射著燒紅芒光的硬岩……

看到這里時,龍機才明白,自己所處身的地方,竟然是一個整體都燒得通紅的怪洞!

這個怪洞並沒有很高,大約只到五、六丈而已。而整個洞穴的寬度,也是只有五、六丈而已。

簡單的說起來,其實就好像是在地下水流的上方所形成的孤立小洞穴……而在水面上浮起的小上丘,正對准了小洞穴的中央。

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這個小洞穴,整個都像被火燒得通紅,連現在他所處的這個小平台山丘,也是同樣散放著熾熱的紅光。

還有就是所謂的“水面”,其實都是滾滾的岩漿。

差別就在這里而已。

只不過這樣的差別,實在就已經是超過了龍機所能夠想像的了。

他從來也沒有想過,在地底的岩漿之中,居然還會有這樣的地方!

讓龍機睜眼驚奇的,還不只是這樣而已。

最讓他意外得差點摔到滾滾岩漿中的,是在他的身邊,竟有一點一點的紅光精亮,就像是夏夜里的瑩火蟲那般,來來回回地不停飛舞著……

這些精亮的紅光,邊像個烽芒般飛舞,邊還發出龍機最先聽到的那種細細的尖鳴聲……

這種龍機從來沒有想到過會出現在眼前的情形,使他在心中產生了一種怪異至極的想法——這些精亮的紅光,難道竟是一種聞所未聞的生物?

龍機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聽起來實在有點令人匪夷所思。

但是眼前的怪異狀態,卻又讓他不得不產生這樣的聯想。

因為這些精亮的紅點,龍機一入眼,就想到了令人驚訝的東西。

那就是這將近十幾點飛來繞去的紅點,每一點,都非常像是之前龍機看到的“炘煊”!

這種感覺,更是讓龍機吃驚得無以複加。

難道……難道……

難道這些,都是傳說中的生物“炘煊”?

這種變化,已經完全超出了龍機的想像。因此龍機幾乎可以說是陷入了又覺得是,又覺得不是的矛盾感之中。

他已經無法去對這種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形,做出任何預測了。

因此龍機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呆呆地望著眼前不斷飛舞著的赤紅光點……

這些不斷發出“吱吱”輕響的紅點,又飛了一陣子,然後音振的頻率突然變得低沉了許多……

龍機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十幾個光點,就陡地一個接一個,翩然地飛落到了龍機旁邊的小平台上面。

龍機低頭注視著,然後就看到了另一個讓他嚇了老大一跳的景象……

這些在空中飛舞著的小紅點,當落于龍機眼前的小平台上時,忽然就“嘶”地一聲輕響,化成了一種很特別的東西。

龍機忍不住地蹲下了身子,注意地看著十幾個飛舞的紅點,一個一個地嘶然化現成這種很怪異的存在形態。

這些光點所化成的東西,大小約只有一般人的小指指甲那麼樣的尺寸而已,想要看清楚,還真的是必須蹲下來仔細瞧,才比較能夠注意到。

這種東西,最上面也像人類一樣,有個圓圓的像是頭部般的小點,而在這個小點的下方,則是連著一個小小的方形體。

說是方形體,似乎有點不大正確。因為龍機所看到的形狀,其實是比較像一張小風帆。

只不過這個小風帆的四角,宛如是有繩索拉著那般,看起來比那方形的身體稍微拉張了一些,形成好像這四個尖端,就是它們的手腳那樣的感覺。

說個更簡單一點的話。

這些小東西,有點像是一個人,在身體外面,套上一個方形的布罩,然後在布罩的四角,挖個小洞,讓這個人的手掌和腳掌,從這個布套洞里伸出來,接著再把這個洞口束住那般。

在這種情形下,看不到這個人的細長四肢,但卻依然能夠感覺得到在上面兩只的是手,在下面兩只的是腳。

龍機現在所看到的這一群小東西,就有點像是十幾個作出這種裝扮的人,縮小成小指指甲般尺寸的那種感覺。

尤其最明顯的,是在這些小東西的頭部位置,有兩個更小的,看起來亮晶晶的紅點,簡直就等于是這些小東西的眼睛那般,除了每個小東西都將頭拾起,在和龍機呆呆地對望之外,還有幾個小東西,更是互相“吱吱啞啞”地像是在討論著什麼東西那般,令人驚訝得可以傻眼。

炘煊。難道這個就是所謂的“炘煊”?

龍機有點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這個問題。

會不會是所謂的“炘煊”,這個才是它們真正的樣子?

龍機想到這里,很自然地就想起了以前他在初來真人界時,所遇到的奇異生物——怪菌!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說不定所謂的“炘煊”,真正的模樣,就是眼前的這些小東西。

龍機還在沉思著,忽然就見到這十幾個小炘煊,停住了彼此之間的討論,而由帶頭的那一個,“吱吱嘰嘰”地對著龍機發出奇怪的聲音。

龍機從其他的另外十幾個小炘煊,都停下了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同時抬仰著頭,正正地看著他的這個動作,感覺到這個帶頭的小炘煊,應該是正在試著和他說什麼話語的模樣。

可惜現在的龍機,雖然已經融合了飛龍和蛟魔長久分離的意識狀態,但偏偏已經和以前的家鄉根源喪失了連系,而且讓神識依附的物體,竟然已經變成了鐵頭鋼身的機模人,因此以前的能力已經完全不複存在,再也無法像當初飛龍遇著了老樹或是怪菌那般,能夠以神念的振動層次搜尋,找到小炘煊訊息溝通的層次,然後和它們建立起互通的訊息管道。

因此現在的龍機,所能夠聽到的,也只是一陣陣細微的“吱吱啞啞”怪響,到底是在表達著什麼,實在半點也摸不著頭緒!

龍機想了一陣,只好伸手搔了搔頭,無奈地說道:“小炘煊們,很抱歉,你們在對我說些什麼東西,我是半點也聽不懂……”

小炘煊們聽了龍機所說的話,每個都側歪著小頭,顯然也同樣是半點也聽不明白的模樣。

帶頭的那個小炘煊,又“咕哩咕哩”,“吱呀吱呀”地發出一陣急促的聲音。

這一次他在說話的時候,還特別比手劃腳的動著似乎也等于四肢的四角尖端,看樣子比之前的模樣激烈了一些。

不過這一次的飛龍,還是半點也瞧不出任何什麼特定的意思,于是只好又搖了搖頭:“不知道,不知道,我還是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那個帶頭的小炘煊,似乎非常急躁,還在原地里跳來跳去,同時回過頭,對著後面的那十幾個小炘煊“吱哩吱哩”地尖叫著,看起來的模樣倒是頗為可愛有趣。

而後面的那十幾個小炘煊,聽到帶頭的小炘煊回頭說話,馬上就又三三兩兩地“咕嘰咕嘰”互相討論了起來……

龍機低頭看著這十幾個指甲般大小的小紅人,這種很有意思的反應,雖然並不明白它們到底是在表達著什麼樣的意思,但是倒也覺得很新鮮。

這十幾個小炘煊,就這麼“吱吱喳喳”地吵吵鬧鬧著,而龍機也很有趣地注意著他們的舉動。

過了好一會兒,這十幾個小炘煊們,忽然就安靜了下來。

最前面的那個小炘煊,此時正在比手劃腳地似乎正在指揮著什麼,然後龍機就看到另外有五個小炘煊互相就像是疊羅漢般地疊在一起,最下面的那兩個小炘煊還伸出了合計四只尖腳,這個由炘煊們組成的羅漢團,就這麼“嘎吱嘎吱”地在平台上走來走去……看起來倒有點像是什麼小蟲子般。

龍機實在想不通這些小炘煊到底在干嘛?

難道是在表演什麼雜耍給他龍機欣賞嗎?

正在弄不清楚,忽然爬在羅漢團上頭的一只小炘煊,就發出了小小的,但是很清脆的一聲喊叫:“迸”!

隨著這只小炘煊如此一聲的輕叫,羅漢團上頭就又有另一只小炘煊就全身束直地,往外繃了出去,同時還在嘴里叫著:“咻!”

這個繃直全身,挺挺地跳出去的小炘煊,“咚”地一下跌落在地上,滾了三、四滾,馬上就趕緊又爬回了羅漢團上……

等到那個跳出去的小炘煊爬了回來,原先喊“迸”的那個小炘煊,又喊了一聲“迸”!

然後之前束直身體,跳出去的那個小炘煊,立刻就又“咻”地叫了一聲,緊接著就又再一次地往外跳了出去……“咚”地一下,跌落在地上,又滾了三、四滾,接著趕緊再爬起來,又跑回去……

就這麼來來回回,“迸迸咻咻”地弄了七、八次,龍機忽然心中一亮,終于明白了這是什麼東西。

這些小炘煊們所疊成的小羅漢團,是指之前的“戰巨龜”!

“戰巨龜!戰巨龜……你們做這個的意思是戰巨龜……”龍機高興地一拍自己的腦袋,沒想到卻發出了清脆無比“當”地一聲,反而嚇了自己一跳。

愣了一會兒,龍機想到了自己的體質,苦笑了一下,但隨即又高興地說道:“我明白了,你們這樣是在表演‘戰巨龜’……我明白了……”

帶頭的那個小炘煊,見龍機終于表現出明白了的模樣,便即舉手叫停。

那五個疊成羅漢團的小炘煊,顯然並不常做這種事,等到帶頭的小炘煊一舉手,反倒有點手忙腳亂,頓時“咕咕咚咚”地跌成了一團……

尤其是擔任最累人的,跑來跑去,時時叫出“咻”地一聲,就得束直身體跳出去,然後在地上翻兩翻的那個小炘煊,更是在帶頭的小炘煊舉手叫停時,累得坐在地上,呼呼直喘氣,還不時把上肢的方片,當成像扇子般地直煽著小腦袋,看了令人不由得有點發噱……

那個帶頭的小炘煊,看到這一個小炘煊,居然坐在地上偷起懶來,立刻就邊揮舞著上肢,邊“吱吱吱”地直叫,似乎正在叱責另外那位炘煊的模樣。

坐在地上煽風的那個小炘煊,這才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走到其他小炘煊們的所在位置。

此時帶頭的小炘煊,又轉過頭來,對著其他的小炘煊“咕嘰咕嘰”說了一段話,然後就有三個小炘煊走了過來,圍在帶頭的小炘煊前面,有模有樣地比手劃腳起來,也不曉得是在干什麼。

不過這時的龍機,既然已經知道了之前那些疊著羅漢團的小炘煊們,表達的意思是“戰巨龜”,那麼雖然圍在帶頭小炘煊前面的那三個小炘煊們,正在打拳般地比手劃腳跳動著,看起來實在是有點滑稽,不過龍機還是一下子就猜出了這三個好像在跳舞般的小炘煊,指的大概就是金塔宗的那三位宗主了。

而他們三個圍住的那位帶頭的小炘煊,當然指的就是當時龍機所看到的“炘煊”了……

想到這里,龍機就更加確定這些小炘煊們,是什麼意思了……

上篇:第一章 地客橫來    下篇:第三章 火精之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