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九十二章 望風搜跡   
  
第九十二章 望風搜跡



“飛龍?”沒想到那個本來皺著眉頭,一付愁眉苦臉模樣的人,竟然露出驚喜的表情,兩只眼睛放射出光芒,急促地說道:“是瑤璣仙子說,功力已入不測之境,真人界內唯一能夠抵抗妖魔怪物的陰陽飛龍聯主嗎?”

飛龍聽到這個人竟然說出了這樣一大串的怪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只是很簡單地重複道:“我是飛龍!”

水晶平面里的那人,顯然不知道透過一種甚麼方式,能夠看到飛龍這里的影像,因此可以觀察到飛龍有一點不大高興的表情,所以立刻就連忙哈哈干笑著說道:“啊!是了是了!我這一高興,竟然忘了瑤璣仙子的交待……我後面這些話實在不該說出來的…

…真是抱歉……“

那人說到這里,兩只眼睛忽然往側面瞧了瞧,就像在看著甚麼人,聽著誰說話的樣子,接著就轉了回來說道:“啟稟聯主,我們宗主七巧天工已經親自帶著另外六位長老,乘著本宗特制的迎賓毯,前去迎接聯主了……”

這人說到這里,又指了指自己說道:“晚輩是役物宗七巧長老中,最末一位巧形,專長是制造各種精巧的模具器物,如果飛龍聯主有甚麼需要,只消吩咐巧形一聲,必定傾力以赴……巧形對聯主急仁好義,在這麼快的時間內就馳援本宗,內心實在感佩萬分,也難怪聯主能夠以初臨之身,就榮膺邪宗聯聯主的寶座……”

飛龍聽得又皺了皺眉,隨口問道:“精巧的模具器物?”

巧形顯然是個很喜歡跟人說話的人,一聽到飛龍這麼問,就忘了飛龍臉上有點不大耐煩的神色,喜滋滋地說道:“是!所謂精巧模具器物,主要指的就是重塑一切精妙于指掌之間的巧物,所謂‘萬物之妙理一也,生化之妙理一也,運用之妙理一也,三一蓋通,無不可塑制也……’。因此巧形精擅的部分,大概主要就在這里了……”

這位“役物宗”的巧形長老,就算真的像他所說的這樣,對于甚麼“重塑一切精妙于指掌之間”,也許真的很精通,但看起來在某些方面卻有些纏混,也沒考慮到他對著又不是“役物宗”之人的飛龍說這些話,到底對方聽得懂還是聽不懂?

“既然你會的是這個,那麼其他人會的又是甚麼?”飛龍又問了這麼一個問題,想將巧形長老的話頭從他巧形自己身上拉開。

巧形見問,便又猛點著頭說道:“是是是,想來飛龍聯主是想了解一下本宗的專精范圍……本宗的所有運作,大概都是由我們七巧長老分工負責的;老大巧力,專精一切器物生能蓄勁之道,本城所有自動轉運之源力,都是由巧力老大精研的‘地風機’提供的。老二巧武,擅長各種武器系統,而老三巧護,則精于各種個人和建築的固防機制;這兩人合作,提供的就是我們役物宗屹立于真人界,保護自己的最主要力量。老四巧器,則是特長于精研各種生活日常的妙器。老五巧音,則專擅訊息傳達,本宗極有名氣的妙器‘連磁鏡’,就是他的作品,名列真人界四大傳訊法物之一。老六巧舍,則是一位建築大師,本城的原始設計,就是出于老六之手,機關消息之造詣,敢說真人界一時無兩 ……這老七嘛……就是巧形我了,我專門的項目,方才已經稟告過聯主了,就是……”

飛龍淡淡地點了點頭:“我知道,‘重塑一切精妙于指掌之間’,不是嗎?”

“正是正是……”巧形不停地連連點著頭:“聯主現在所看到的‘固空金球’,就是由老大巧力、老二巧武、老三巧護、老五巧音,再加上我老七巧形,總共六個人所同力研究精制的,聯主您看還可一觀吧?”

飛龍根本不理會他的問題,只是直接又問道:“既然是這樣,那麼你們宗主七巧天工又會甚麼呢?”

巧形一聽,立刻就在臉上流露出了敬愛崇拜而且還充滿了驕傲的神情,很正經地說道:“宗主會的可就多了,但是主要一項我們都做不到的,就是宗主最擅長心智重制技術,幾乎可以說連人的腦袋里的活動運作,只有宗主才能掌握得清楚。由宗主所制作出來的機模人反應,真的可以說是比真人還像人……”

“機模人?”飛龍問道。

“是!機模人就是由我巧形做出來,模擬人體的各部份組件,然後再由老二巧武加入他的武器機具,老三加入他的護甲防盾,老五巧音加入遠距傳訊設備,最後再由宗主加進可以比擬人腦的‘晶芒微控儀’,就成為了我們役物宗從來也沒有對外界公布過的 ‘機模人’了……”巧形眉飛色舞地說道:“我們曾經聽說‘戰具宗’似乎也在研究附著在人體外層的秘密武器‘鐵蜘蛛裝’,但是他們的‘鐵蜘蛛裝’要想和我們的‘機模人’比起來,那可就差得遠了……我們的機模人因為完全不用人來另外控制,可以自行判斷反應,所以無須像鐵蜘蛛那樣,還得去考慮里面人體的防護設計和人體的承受極限,所以經過適當的武器配備,火力至少可以比‘戰具宗’的鐵蜘蛛裝強十倍以上!據最了解外面情況的老五巧音評占,說不定還可以和‘戰具宗’的‘戰巨龜’一較上下……”

“你的意思是說……”飛龍勉強提起了一點興趣:“這個機模人,可以像活的一樣,自己活動反應?”

“正是!回稟聯主,就像巧形之前所說的那樣,完全不需要人來控制……”巧形的臉上還是非常以他也參與做出來的機模人為榮的模樣:“說得更確實一點,自從宗主將特制的‘晶芒微控儀’裝上,自動運轉之後,除了宗主之外,誰也不能控制指揮了……”

飛龍終于比較有了一些好奇:“聽你這麼說,我倒是想看看這樣的東西到底有多像人了……”

沒想到飛龍這麼一說,巧形更加地有勁了:“哈哈,稟聯主,等會兒你就可以看到了……現在機模人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宗主,所以待會兒聯主一定可以看到本宗直到現在也不過才完成了兩個的‘機模人’其中之一……”

巧形說到這里,好像想到了甚麼那般,連忙又說道:“不過因為聽瑤璣仙子說,妖魔界的怪物已經朝我們這里接近了,所以我們就將已經完成的機模人,其中一個不眠不休地在最短的時間內,改成了戰斗機模人,另一個則實在來不及……”

飛龍打斷了巧形的話:“你要說的重點是甚麼?”

“啊……巧形是想說……”巧形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說道:“因為這個機模人主要的目的是為了緊急出現的這種情況,所以我們幾乎裝上了我們最強的武器系統,也因為不用像‘鐵蜘蛛裝’那樣,還得考慮人體承受的極限,所以……也許聯主在看第一眼的時候,有些不怎麼像人……”

當飛龍聽到巧形支支吾吾的,竟是為了怕他第一眼,因為“機模人”不像人而懷疑起他說的話,不由得有些好笑了起來。

不過當飛龍心中才剛浮起巧形的行為簡直可笑的念頭時,他忽然就明白巧形為甚麼會這麼說了。

因為這個時候的飛龍,已經感應到正從天工城中破空沖起,巧形嘴里臉上,一直引以為傲的“機模人”到底是甚麼樣子的了。

從天工城現在上竄而飛,往飛龍這里急飛而來,總共有七小一大,八個形影。

除了那七個人形,飛龍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就是役物宗,又俗稱“七巧天工派”的宗主“七巧天工”,和他的六個“七巧長老了”……

因為飛龍和巧形,最後的談話,是集中在巧形所謂的“機模人”身上,因此飛龍在感應到這一行人之後,第一個注意到的,很自然地就是在最後一位壓尾飛行的那個“機模人”了。

飛龍這個時候,終于明白為甚麼巧形要很不好意思地補上最後那句話了。

因為那個機模人,高度大概有將近兩丈五六,幾乎有三個人相疊起來那麼高。

主體是一個巨大而又外露著各種細管噴口的八角金屬體,在上方的位置,有個藍芒閃耀的半圓型晶罩蓋著,這個晶蓋前方左右兩排顯然不知道是甚麼武器的噴口,閃著黑沉沉的光芒。看起來如果把這個部份當成眼睛的話,那麼這個“機模人”的腦袋,大概就有點像是整個完全縮進了頸腔里面,只露出兩條細細眼睛了。不把它當人看還好,一把它和“人”聯想在一起,反而就給人一種有點“滑稽”的縮頭感覺了。

它的兩只臂膀,也沒有甚麼手掌手指,有的就是兩個巨大的,排成長方體,各有兩列七管炮口的重炮。

而它的下肢部份,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彈躍的動作,說是像人腿,實在還不如說那種輪機彎曲的角度,很像一雙“蛙腿”還比較恰當!

說得簡單一點,這個巧形長老吹了半天牛,說有多像“人”的“機模人”,還不如說是個縮了頭的大龜殼,在兩邊掛了兩疊食盒,然後在龜殼下接了兩只機械蛙腿,還比較更符合事實一些。

如果之前沒有聽見巧形長老吹說這個“機模人”有多像人的話,那麼在初見這個機械怪物時,頂多也不過就是覺得這個“機械獸”做得真丑,如此而已。

可是在巧形長老的形容下,本來在腦子里架構了一個“比真人還像真人”的印象之後,再猛地看到這麼一個大鐵家伙,恐怕絕大多數的人,大概都會很想抱著肚子狂笑了。

這個“機模人”豈止完全沒有甚麼人樣?根本就連烏龜樣和青蛙樣也只像了一半而已。

飛龍這時總算明白為甚麼巧形長老會在後面補這麼一句話了。

只不過此刻的飛龍,心神的狀態,可能也和一般人完全不同了,因此在見到了“機模人”的長相之後,並沒有甚麼好笑的表情。

說得更確實一點,飛龍根本連嘴角都沒撇一下。

他只是在淡淡地望了那個“戰斗機模人”之後,就轉了眼光,朝這一行人中,帶頭的“七巧天工”宗主望了過去。

這一下連飛龍也有點意外了。

因為這位七巧天工宗主,居然是一位身體非常非常瘦,皮膚非常非常白,看起來就像是生了甚麼營養不良的病,但是卻絲毫沒有減損她那清勻麗美的容貌,秀雅靈慧的風采,以及飄然欲去的盈然氣質。

這種好像生了甚麼病的感覺,只是更加增添了她楚憐待疼的婉然,和將離人間的淒豔!

七巧天工宗主頭戴展翅玉鳶扣額冠,純黑烏溜的秀發一線紫帶輕挽,身穿繡云收邊、白底籠紗的並襟軟銀袍;尤其是那以鑲鑽嵌晶帶,輕輕束住的腰身,細到了簡直讓人覺得如果把她抱在懷里,大概稍微興奮一些用點力,就會把她的細腰給折斷了那般。

她從天工城中升空之後,除了那個巨大的,龜蛙般的“機模人”之外,最後的那一個“長老”,猛然就將手往後一伸,隨即外甩而出,然後就是“噗啦噗啦”一連串的輕響,竟然就這樣從空中拉出一條長長的紅毯!

這條紅毯,也不知道是甚麼做的,在空中長拉出來之後,不但不像一般的東西那般往下飄落,還好像可以受人操控,在空中飛翔的模樣,“呼啦啦”地對著飛龍這兒的方向直射了過來。

這條長度大概有十丈左右的長紅毯,在一迎風開展之後,前面的六個人影,加上最後面放毯的人,都非常輕巧地在這個紅毯的上方微微一轉,就先後落在了紅毯之上。

雖然現在紅毯其實正在空中令人驚奇地飛行著,但是那些人這樣地站在上面,一點也讓人瞧不出任何運氣使力的模樣,這才讓人明白,原來此紅毯真的可以載人飛行。

這些人中當先一位,當然就是有點讓飛龍心中意外的“七巧天工”宗主了。

從她站在紅飛毯上的姿勢看起來,她的細軀微傾朝前,秀目微睇,紅唇隱然帶笑,雙袖隨風翻飛,看起來就有點像是她額前那只玉雕嬌鳶,雙翅斜後展伸的模樣,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充滿了一種慧眼盡察世情,肉身已化飛綾的飄然氣質。

從巧形提到他的宗主時,那種充滿了敬愛崇拜,完全順服的模樣,實在是連飛龍都沒想到,他的“七巧天工”宗主,竟然會是這樣的人物。

別看這七個人是這麼樣地站在深紅色的長毯上,飛來的速度可是快得很,轉眼無須多久,已經到了一般肉眼也能清楚分辨的距離了。

當這個紅毯的速度突然轉慢,看起來好像是水上浮舟,逐漸飄近時,在“七巧天工” 宗主身後,一位個子不高,但是滿臉精悍,叫須亂生,身穿一件“七巧天工”制式淡藍為底、深青嵌肩、在左襟繡著“天工”、右襟繡著“役物”四個古篆字的正禮長袍,看起來必是所謂“七巧長老”之一的四十幾歲男修,老遠就以一種洪亮的聲音對著飛龍說道:“西方真人界,役物宗宗主‘七巧天工’,率座下六大長老,‘鐵心機模人’,前來敬迎‘邪宗聯’飛龍聯主……”

飛龍凌空的姿勢還是一點沒有改變,也並沒有對這人的話做出甚麼反應,只是淡然地看著。

他的一雙眼睛,只是靜靜地凝視著七巧天工那有點異于常人,蒼白而又細嫩的臉蛋。

之前那個大聲報號的男修,看到飛龍這種失禮而又淡漠的模樣,眼中忍不住露出了一些頗為不解的神色,准備好依禮回答的客氣話,一下子也說不出來了。

反而是最前面的七巧天工宗主,只是輕輕地向後擺了擺手,以一種不注意聽,說不定就捕捉不到的輕細語音說道:“飛龍聯主身屬異界奇人,不會習慣我們這一套的……

我們依禮而來,也只不過是為了表達我們的敬意而已,巧武可別要本末倒置了……“

在她身後的那個矮個子的精悍長老,原來就是“役物宗”專門研究“武器類”的專家,難怪臉上看起來,就是有股凶悍的氣質。

不過這位巧武長老,顯然對宗主的話非常信服,在七巧天工宗主的語音一落之後,他雖然之前只是從眼光微露出不同的神色,但是好像這就是做了甚麼很明顯的錯誤般,立刻就低下了頭。

七巧天工在說完之後,飛毯和眾人,已經停在大約距離飛龍三、四丈的位置了。于是七巧天工宗主就對著飛龍露出了和婉的笑容說道:“七巧天工率門下前來恭迎,我一直聽瑤璣姊說起飛龍聯主,如今真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見到飛龍聯主,實在是太高興了 ……”

飛龍見這位七巧天工宗主,顯然不像之前的那個巧形一樣,猛把一些甚麼來這里解救他們的話掛在嘴上,便也點了點頭說道:“我來這里,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問問你…

…“

七巧天工宗主又微露雪齒地笑道:“我知道的,飛龍聯主請放心,我們一定盡力提供你想要明白的一切……”

在七巧天工宗主身後的那六位長老,都一直以為飛龍聯主是奉了瑤璣仙子的請托,前來對付聽說已經朝這里進發的妖魔界怪物。

沒想到現在從宗主嘴里的話聽起來,反倒是飛龍聯主有些事情想請自己這邊幫忙,不由得都有些搞糊塗了。

不過自己的宗主在真人界一向也是以心智敏銳見長,因此六人倒也不多問,只是靜靜地候著。

最後一個在報名時所謂的“鐵心機模人”,在接近時,才看出其高度其實更超過了三人,益加地顯出它的巨大。

只是現在七巧天工宗主所站立的紅毯凌空停浮了下來,這個鋼鐵怪獸,反倒並不接近,只是在周圍不停嗡嗡輕響地來回巡弋飛行著,很明顯地看出它正在警戒著四周。

這個鐵心機模人,能夠在空中飛行,是因為從它左右兩側的箱型疊炮巨臂下,不知道甚麼地方,散放出了一種瑩瑩的青光。而且顯然這種青光的作用,撐起了它巨大的身軀。

這種模樣,倒是和“戰具宗”的“噴火”飛行方式,完全不同。其中的奧妙,讓人猜想不透。

也正因為“役物宗”的飛行方式,和“戰具宗”那種藉由“噴焰”之力完全兩樣,所以雖然鐵心機模人的身軀頗為巨大,但是發出的飛行聲音,卻遠比“戰具宗”的戰器小聲多了。

飛龍在聽了七巧天工宗主的話之後,就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的時間不是很多,所以我只想問問一些事情後就走的……”

七巧天工宗主便像是早就知道飛龍會這麼說地繼續笑著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你想要問的是甚麼……只不過現在的情形好像產生了一些變化,所以飛龍聯主還是和我們回到天工城一會兒吧……你到了那里,我自然就會把現在我們所了解的所有情形告訴你的 ……”

飛龍又想了想,便即點了點頭說道:“好吧!既然這樣,我就到天工城去一趟好了 ……”

七巧天工宗主美麗但又蒼白的臉蛋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對著飛龍招了招手道:“那麼還請飛龍聯主收氣降到毯上來吧!”

飛龍也沒有甚麼表示,沒看到在空中的他有任何的動作,只一閃眼,就已經和七巧天工宗主站了個並頭。

七巧天工宗主似乎也極為飛龍一不作勢,二不調氣,就能夠閃移身形,眼里透出了明顯的驚訝,但也不馬上說甚麼話,只是擺了擺手,示意後面控制飛毯,長鼻長眼,同時也手長腳長的“巧器長老”回城。

巧器長老見到示意,便即腳下輕移,這一條神奇的浮空飛毯,便在空中很平穩地轉了個頭,往下方精亮閃光的天工城緩緩飛去。

“看飛龍聯主調運元氣的方式,好像和我們一般的真人界修練的常態模式完全不同呢……”七巧天工宗主在飛龍落于身邊之時,很自然地輕啟櫻唇說道。

飛龍轉眼望了七巧天工宗主一眼,也很自然地回答說道:“我不曉得怎樣的模式,才叫作‘常態模式’,但是我對于元氣的運作,確實是和我知道的大部份人都不一樣…

…不過只要能夠達到我想要的結果,怎麼樣的模式並不重要……“

“使用的工具不同,達成的效果也會有些差異的,飛龍聯主為甚麼會認為不重要呢?” 七巧天工宗主明亮的眼睛透著一種淡琥珀的光澤,除了令人驚豔之外,更加增添了幾許神秘與遙遠。

飛龍從來也沒見過有人的眼眸是這種婉豔的琥珀色,不由得多注視了一眼,口中則是淡淡地說道:“要到一個地方去,走路或者是飛行,並沒有甚麼差別的……就像我知道的‘戰具宗’,那種人造的器物能夠飛行,主要藉助的,就是烈焰噴放時的反沖力量;而你們‘役物宗’則是藉由飛毯下的六個淡藍色的奇特晶石牽浮的作用,兩者最後的目的都是能夠離地而飛,用甚麼方式並沒有差別的,不是嗎?”

飛龍此話一出,和他並立的七巧天工宗主還沒有來得及怎麼樣,反倒是她身後的六位長老,不由得就先嚇了一跳。

他們驚訝地互相望了一眼,顯然也沒想到才第一次見到這個飛龍聯主,竟就被他察覺了他們飛行的最大關鍵。

六位長老的訝異中,反倒是七巧天工宗主並沒有露出甚麼太意外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說道:“聽說‘透空大神念術’,無所不披,無所不透,看來真的是這樣了……其實不瞞飛龍聯主,我們宗派對于飛行之術,最大的突破,其實還是來自于‘飛云宗’對于‘浮空晶石’的特殊鍛造技術。在這個突破之前,我們的方式,也和戰具宗沒有甚麼差別的……”

飛龍點了點頭,沒有甚麼太過驚奇的表示:“浮行和噴飛,當然各有不同的特長,浮行雖然靈巧隱秘,但是沖力與速度,卻很難和噴飛的方式相較……至少我現在看你們的情形是這個樣子的……”

七巧天工宗主這時反而眼中的琥珀,顯露出驚訝的模樣:“從飛龍聯主的意思聽來,對于我們腳下的這個飛毯,飛龍聯主的了解好像還不止這些?”

飛龍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們預估我甚麼應該知道,甚麼不應該知道,但是我卻明白再來上一個像我一樣重的人,你們的這個飛毯就要飛不起來了。”

飛龍這話一說完,在後面操控飛毯的巧器長老,已經忍不住說道:“稟飛龍聯主,這大概還不會吧?飛云宗的浮空晶石,共有十六種等級,我做這個飛毯時,使用的是第八級的浮空晶石,牽拉浮行的力量是兩百三十五倍,現在我們總共也不過八個人,應該是再多一倍也不成問題的……”

飛龍並沒有回頭,只是低頭望了望腳下細絨長軟的紅毯說道:“從我一站上來,毯下就有個彈軸牽拉著一個指針,就在後面的左下方,這大概是計算和顯示紅毯承受力量的程度,你如果不信的話倒是可以瞧瞧……”

巧器長老一聽之下,又嚇了一跳。

這個飛龍聯主神通可真是不小,居然連這個都知道?

巧器長老連忙摸了摸長鼻子,低頭以腳撥開右邊的一塊遮布,看了一眼之後,又愣住了……

從承重表上面的顯示看來,飛毯確實已經接近了最大的牽浮程度了。而且別說再來一個飛龍了,便是多一個六長老中最胖的“巧舍長老”,這個迎賓飛毯恐怕就得往下沉落了……

這個飛龍聯主,雖然身材比一般的人要高大得多,但是沒想到還比一般人重上了七八倍……

想到這里,巧器長老也不由得望著飛龍的背影有點愣住了……

七巧天工宗主只是輕輕地回頭瞟了一眼,巧器長老那微張著嘴巴的錯愕表情,等于已經告訴她飛龍說的顯然都是確實的了。

連她這樣淡然自持的人,都忍不住在臉上流露了驚訝的表情,以一雙琥珀美目凝視著飛龍說道:“飛龍聯主知道我們天工城里,總共有多少人嗎?”

飛龍連看也沒有看七巧天工宗主的雙眼,還是低頭望著紅毯的末端:“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是一千一百六十一人。”

對于飛龍能夠馬上這麼快地回答,七巧天工宗主馬上又回頭望了望現在舉派皆戰的緊急狀況下,對于全城守護最清楚的“巧護長老”一眼。

巧護長老看起來也有點眫,不過比起最胖的“巧舍長老”還是差了一點。

他的臉孔是平平的平板面,那種扁平的程度,別說是西方真人界少見了,連東方真人界也很少看到他那種平得就像是鍋底的長相。

巧護長老看到七巧天工宗主的眼光望了過來時,就連忙躬身說道:“飛龍聯主的神通確實不凡,雖然並不是完全精確,但是相差也不多了,我們離城時,全城總共一千一百五十七人……”

不料他這樣的話才剛說完,飛龍就搖了搖頭說道:“不,你錯了!就在方才,才有四個人從天工城東邊的秘密地道進入城中,所以現在的人數,是一千一百六十一,而不是一千一百五十七……”

已經有點傻眼的六大長老,其中那位雖然和食魔宗的那種胖實在沒得比,但是眼下還是最福相的“巧舍長老”,有點失聲地說道:“老天!飛龍聯主說的該不會是正在趕回來的‘望風鳥’小組人員吧?”

本來心里尚在想著:“總算你也沒這麼神吧?”的巧護長老,一聽到巧舍長老的話,方才愕然說道:“這次緊急派出去的‘望風鳥’人員……咳咳咳……人數正是四個……”

經過了巧舍長老和巧護長老這麼一補充,其他的四個人只能夠更加驚訝地望著飛龍發呆了……

飛龍當然知道自己感應中的准確度如何,所以對于現在眾人好像在看著甚麼怪物那般的天工派六位長老,根本就絲毫沒有理會,只是往下方望著已經逐漸靠近的“天工城”。

天工城之所以會被列入真人界所謂的“奇跡八城”之一,又號“精巧之城”,不是沒有原因的。

從飛龍現在越來越降低,越來越接近的飛毯上,往下望去,那種感覺,和之前只是以神念穿透感應,又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天工城的大還在其次,飛龍第一次以肉眼觀察時,首先讓他覺得最明顯的,就是這城中的建築,不論是圓圓像個罩子,或者尖尖的宛如棘刺,每一棟都充滿了一種精密細致到了極點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那麼樣的明顯,以致于即使現在飛龍所站立的飛毯,已經朝城中的一些建築降下,本來小如精巧玩具的各式屋頂,現在已經變成了兩側雄偉奇麗的建築雕塑,但卻依然讓人有一種精密玩具的感覺。

這些房子的高度,都至少有五、六層以上,有的還高達十幾層。

在東方不論是世俗界或者是真人界,都很少會看到建築得這麼高的房子。

尤其在這些房樓建築的外側,鑲嵌著很多連飛龍都不曉得做甚麼用的儀器,更使得整個天工城,充滿了一種幻異的美感。

現在眾人所立的飛毯,飛行的速度並不快,所以飛龍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從兩邊現在已經變得高聳入天的各式尖的方的圓的怪屋頂。

飛毯飛行的路線,是從正面直切而入,順著天工城中央一條貫穿前後城的寬敞大街道往前直飛。

所以飛龍現在甚至可以看得到街道上的人是長得甚麼樣子。

只不過不知道是由甚麼東西所鋪成,發出一種白閃閃亮光的街道上,根本連一個人影都瞧不著。

因此,雖然這條差不多可以有二、三十輛巨廂馬車同時並馳的寬敞大道,閃著特殊質料的瑩瑩細光,甚至所有的建築上都有點點瑩亮的晶芒從建築中透了出來,但是飛龍卻是連半個人都沒看到。

這種感覺,宛如他們低飛進來的這個天工城,根本就是個無人的死城一樣。

一直在細細注意著飛龍的七巧天工宗主,似乎很清楚飛龍的心里有些甚麼感覺,在旁邊很溫婉地解釋說道:“因為我們收到瑤璣妹子的警告,說妖魔界的怪物,已經往我們這里過來了,所以現在城中是緊急狀態,所有的門下都集中到了地下十二層鉛門重鎖,六組機軸防壓的‘天工之心’避難去了。因此現在外面才會一個人都看不到……”

飛龍既然連現在天工城里有多少人都感應得出來,那麼當然也知道現在人都集中到哪里去了,所以只是點了點頭說道:“我其實並不是覺得這一點奇怪……”

七巧天工宗主也明白這一點,只不過她會這麼說主要的就是要表達:連這個我都告訴你了,可見我們宗派是多麼坦誠了!因此七巧天王宗主還是巧笑倩兮地問道:“那麼飛龍聯主是看到了甚麼奇怪的東西?”

飛龍聽她這麼一說,便即指著一個方向說道:“那個是做甚麼用的?為甚麼底下機輪牽鏈,弄得這麼複雜?”

七巧天工順著飛龍的指向望去,恍然說道:“喔!你說的是‘轉輪帶’呀……”

七巧天工宗主說的這個轉輪帶,就是在這個寬敞大道的兩邊,顯然是讓人們行走區域的內側,各有一條寬度大概在七、八尺,但是長度卻是從大道頭,一直拉到大道的尾端盡處,表面上有著一片一片硬木,看起來就好像是由這一條一條的硬木排起來的長帶狀木排一樣的東西……

“這個是由巧器精心設計研究出來的‘轉輪帶’,因為這時候的危機已臨,所以已經切斷暫停了‘轉輪帶’的運作……”七巧天工非常仔細地解釋著:“只要將‘地風機 ’或者是‘火晶爐’的火源重新接上,便可以讓不想走路的人,只要站在轉輪帶上,就會自動由轉動的轉輪帶載著前進,速度比起走路大概可以快上三倍……”

“連這麼一點路也不願意走?”飛龍有點驚訝地問道:“那麼你的門下豈不未免也太懶了點?”

七巧天工宗主並沒有因為飛龍直接的質問,而有任何不悅的表情,只是很溫和地搖頭笑道:“文明之發源,起始于生存,但卻是急進于懶心。這種懶心,可是促使我們不斷研究的重要動力之一……所有的新研器物,最終的目的,絕大部份都是要讓我們生活得更舒適,更方便而已!因此我們‘役物宗’,對于這種‘懶心’,可是非常尊重的。

只不過如果你要懶,就得有懶的本事,所以就得好好地動動腦筋,在‘役物之道’上精進……“

飛龍對于“役物宗”的這個“役物之道”,居然是建立在人們的“懶心”上頭,倒也不像一般人這麼難以接受,反而還沉思了一會兒之後,很同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們的這種論點,倒也是很有道理的……越懶的人,當然就會想盡各種辦法,來讓自己能夠‘懶’得起來,所以就得不斷地動腦筋,因此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反而其實不那麼‘ 懶’了……”

七巧天工宗主對于飛龍能夠這麼快地掌握到“役物之道”的內涵,並不像一般初次接觸到這種理論的人那樣,通常最先產生的其實是一種批判性的排斥,也不由得有些驚訝。

不過她後來又馬上想到眼前的“飛龍聯主”真正的來曆,這種驚訝才算是降低了下去,因此便又繼續解釋說道:“潛修‘役物之道’,概分成三大部份,第一部份就是必須用最正確而且最實際的態度,面對這種每個人天生都有的‘懶心’,然後再從懶心之中去產生對于‘役物之道’的興趣,接著當體會到‘役物之道’令人神迷的地方後,就算想懶也懶不起來,便即完全投身而入,最後再由這里面去達到‘役物之道’的極限。

這就是本派所謂的‘尊重懶心,培養趣心,體悟道心’的三種意境了……“

飛龍聽得直點頭道:“嗯……真沒想到這樣也可以形成一種修練的法門……”

七巧天工宗主“噗嗤”笑著說道:“萬物之中,何處不是法門……”

飛龍在這一瞬間,感應起了一種非常敏銳的震動,于是眼中放射出一種精厲的神色,定定地凝視了七巧天工宗主一眼。

在這感應的一刹那,飛龍一下子抓不准那種閃然即逝的感通,是來自于眼前的七巧天工宗主,還是他自己本身的氣性,只覺得在那一眨眼的時間里,像是看到了甚麼,但卻又其實並沒有看到甚麼的感覺……

七巧天工宗主被飛龍直接而又深入的眼光定定地凝視了好一陣子,臉耳不知怎地竟有一層薄熱浮了上來,便即連忙又指著兩邊的“轉輪帶”說道:“飛龍聯主別看這個轉輪帶好像在表面上這麼簡單,其實為了貫通全城十二條主道,和三十六條副道,大到路線的整體規劃,小到轉輪帶上每一片帶板質料選擇,怎麼樣站起來才不會累,都是由本宗的巧器長老,所精心研制的呢!其對本城的貢獻,難以言謝……”

飛龍被七巧天工的話這麼一插,便也往後淡淡瞥了那長鼻子的巧器長老一眼,點頭說道:“這個無須你說了,從我感應中所察覺到的,轉輪帶下面的複雜機物,確實足以令人驚奇……”

飛龍的語氣中雖然平實,但是那種淡淡的漠然還是非常明顯。

不過後面的巧器長老顯然並不在意,反而對著七巧天工很恭敬地說道:“宗主千萬別這麼說,巧器做這些小東西,也不過就是栽進了研究之心後,忍不住而已……請宗主莫說甚麼謝不謝的,這只會徒使巧器惶恐……”

七巧天工宗主轉過頭,對著巧形微笑說道:“你們總是這樣,有了甚麼心血結晶,貢獻出來之後,讓我坦誠地贊謝一下都這麼別扭……”

這回連七長老中帶頭的,也就是六人之中須發微花,長相算是最老,但是濃眉精目,感覺上精力比巧武還要旺盛的巧力長老,也連忙躬身說道:“宗主這麼說,豈不是折煞我們了嗎?”

七長老中唯一的女性,也就是老五的巧音,看樣子白白淨淨的,年紀大概三十左右,也露出清麗的笑容說道:“宗主別說這些了,‘豎天樓’已經到了呢……”

飛龍聽到巧音這麼一說,才知道出現在眼前,這個位于大道末端的巨大高樓,名宇就叫做“豎天樓”。

這個“豎天樓”,會叫“豎天”,可真的有那麼一點“一豎入天”的味道。

雖然飛龍等人所站立的紅毯,是以低空在大道的路面上浮飛,但是說低其實也沒有真的多低,那種兩丈五六,大概三人多的高度還是有的。

如果是東方真人界,這種高度可以說有不少屋宇其實還沒這麼高。

但是盡管這樣,眼前的這個“豎天樓”,卻還是給人一種聳立的巍然感覺。

飛龍在第一眼看到時,就知道這個“天工城”可以說是最高的高樓,居然有十六層,總高度達到二十丈七尺……

以人類的建築來說,實在連飛龍也沒看過能夠蓋得這麼高的巨樓。

尤其這一整棟樓的外表,都是由一大片一大片淡藍色,宛如鏡子般,但是不曉得由甚麼東西做成的明亮晶片嵌合,因此整眼望去,只覺得光閃亮麗,氣勢逼人。

當飛龍仰頭上望時,七巧天工宗主又輕輕地說明道:“這一棟高樓,長七丈六尺四分,寬八丈八尺五分,總高度二十丈七尺,通體鑲嵌藍晶殼片……是巧舍長老的精心傑作,其雄偉的高度,敢說真人界中,大概只有號稱‘建築宗’的‘金塔宗’所做出來的 ‘疊金寶塔’可以相比了……”

“這個樓為甚麼做得這麼高?是做甚麼用的?”飛龍問道。

“豎天樓可以說是天工城最高的建築,也是所有宗門內的人活動的地方……許多精細和最秘密的器物機械,都是收藏在這里的……另外,我自己也是住在樓中的……”

其實七巧天工身為“役物宗”的宗主,宗主所在之處,當然很自然就是整個宗派的重心所在,但是七巧天工宗主在提到“豎天樓”其實就是宗主所在之樓時,倒反而不知道為了甚麼原因,挪到了最後才說出來。

不過飛龍顯然並沒有特別注意到七巧天工宗主語氣中的含義,只是抬頭仰望著這個可以說是目前人類在建築上的奇跡。

在他敏銳的感應中,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得到這整棟大樓,就好像自己本身具備了一種鮮活的氣性一樣,是那麼獨特地矗立在天工城的中心。

高度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這棟大樓,里面的各種怪異精密的機械設備,幾乎和整個天工城的每一個部份完全相連。

如果整個天工城是一個活的生物,那麼城中那些各種奇奇怪怪的器械設備,就等于是連接成一體的神經血脈。而這個“豎天樓”,說得更確實一點,等于就是天工城的神經中樞。

這一點才是真正飛龍注意的地方。

因為在他的感應中,役物宗的所請“役物之道”,差不多已經是用一種完全有別于其他宗派的方式,創造了一個類似活物的機械存在——天工城!

機械雖然是死物,但“役物宗”居然能夠將其提升到幾近藝術的另一種境界。

而且這里面最重要的關鍵,必定就是在那位其實一直稱贊各個長老的七巧天工身上。

也就是說,那些長老們雖然憚精竭慮,使盡力氣地創造出各種神奇的物器,但是真正將所有的東西,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卻並不是任何一位長老,而是這位看起來一折就能夠將腰身折斷的七巧天工宗主。

這種感覺,就和飛龍深入一些去感應巧形所謂的那個巨大的“鐵心機模人”一樣。

那個“鐵心機模人”既又不像烏龜,又不像青蛙,長相其實真的不怎麼入眼。

但是當飛龍將感應透入其中時,卻發現這個明明是死物的機械怪獸,竟然讓他有一種“其實這個機械怪物是活著”的錯覺……

飛龍並不確定這種感覺,是不是來自于“鐵心機模人”那種通機運轉融合的一體感,但是他能夠確定的是,最關鍵的原因,就在位于鐵心機模人腦袋位置的那一個半圓型藍晶罩下面的一個怪箱子里……

飛龍知道這個大概就是巧形嘴里所說的,只有七巧天工才明白其中奧妙的“晶芒微控儀”。

“鐵心機模人”雖然各個部份都很特殊,但是真正使得“鐵心機模人”,能夠讓飛龍感覺到“是活物”的那種感覺的最主要關鍵,卻是在它“腦心”之中的這個怪儀器!

就在飛龍還沉思于這種很特殊奇妙的感覺時,眼前巨大的“豎天樓”突然“當當當當”地響起了一連串雖然非常大聲,但是聽起來無比悅耳的脆亮鍾聲。

然後在他們浮行的飛毯前方,本來嚴絲無縫,晶閃發亮的樓壁,突然“咔啦咔啦”

一陣輕響,往里面陷進去了一大塊好似巨門的晶殼。

這個巨門之高,大約有四丈左右,一般人最正常的八尺身軀,站在這個巨門之下,大概只有五分之一的高度。

雖然現在飛毯的浮空高度,降到了大概一丈左右,但是當這個設計奇妙的巨門內縮開陷時,依然可以感覺得到那種精致和龐然同時具備的不凡氣勢。

從這個巨門一開,在里面則是一個圓拱型的通道。

這個通道不但壁上精刻著一些美麗的浮雕,不知道怎麼嵌鑲在上面的各種密密的彩晶,更輪放出無比炫目的流轉彩光,照得通道內絢美燦爛,無與倫比的瑰麗……

通道中更站著左右兩排,一邊全男,一邊全女,總數二十四人的歡迎儀隊,一看到飛龍,就輕輕地奏起了手中所拿著的絲弦樂器。

除了這兩排侍男侍女外,通道正中,則是站著之前飛龍透過那個“固空金球”伸出來的晶片,所看到的巧形長老。

只見巧形長老笑吟吟地對著飛龍拱手躬身行禮道:“役物宗敬迎‘邪宗聯’飛龍聯主道駕蒞臨。”

役物宗現有所擺出來的陣勢,代表了一種最隆重的尊敬。

以邪宗聯的聯主而言,這等于是得到了正派素有隆望,而且和其他各宗關系一向極好的“役物宗”鄭重的認同,對任何一個邪宗之人來說,都是非常具有意義的一刻。

不過飛龍臉上的表情,就好像根本沒有把這一切放在心上的樣子,只是透出了一種淡淡的冷漠,竟就像是這一切所針對的,完全是另外一個人而不是他一樣。

七巧天工眼睛輕瞟,見到飛龍等于完全不大搭理的模樣,心中也不知道該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便即揮了揮手,紅毯馬上就緩緩地往通道之中浮飛而入……

等到那個“迎賓飛毯”在一個非常寬廣,很難想像竟是在一個樓屋之中的大殿堂正位停下時,飛龍已經開口說道:“我們應該到了吧?我想問你的是……”

“我知道……”七巧天工宗主笑容依舊晏然地說道:“你想問的不就是‘陰陽和合派’紫柔的事嗎?”

飛龍點了點頭。

“別擔心,我們馬上就開始了……”七巧天工宗主琥珀色的秀目一轉:“後面的迎賓禮節就省略了吧!請飛龍聯主跟我來……”

七巧天工宗主說完,就帶頭往迎賓大殿的內側走了進去……

這個時候,除了原本跟去的六位長老之外,連本來立門相迎的巧形長老也跟了過來。

不但是這七位長老,那個巨大的“鐵心機模人”,居然也“蓬蓬隆隆”地走在後面,發出的聲音比原來當它在空中浮飛時的聲音還大……

七巧天工帶著飛龍走進的這個房廳,飛龍並不知道是甚麼用途的房廳。

但是這個大廳就光只是空間,也依然比一般的房子要大上好幾倍。

在靠壁的正位有十幾支造型怪異的椅子,由流線組成的椅把上,都有一排排也不知道是做甚麼用的機掣。

而在這些椅子相對的中央,有個很大很大,約有一丈左右的超級晶石平面,對飛龍來說,從來也沒有看過這麼大的晶石。不但黑黝黝的,而且表面非常地平滑。

他對這一大塊晶石,有種其實是由至少一百片以上的較小晶石所組成的感覺。

只是這些晶石的外表嵌合得非常平細,以致于乍看之下,倒有一種整體都是一顆巨大晶石的錯覺。

尤其晶石組內,還有許多極為複雜精密的物件,這個飛龍就不曉得是干甚麼用的了。

在七巧天工宗主進入廳中之前,這個的廳里其實早就已經有人在了,而且人數還有十二個。

不過這些人都在巨晶石四邊的怪桌子旁坐著,雙手都在桌上那些密密的按鍵掣柄上忙個不停,而那些桌上同樣也密布著一些怪晶片群,並且還在一閃一閃地爍亮著,透出一種玄妙無比的感覺……

飛龍才踏進這個怪異大廳,立刻就感覺到一種緊張而又忙亂的氣氛。

不論這是個怎麼樣的大廳,絕對不是用來休息的……

“宗主駕到!”

當七巧天工一踏進這個大廳,在廳門外守護著的兩個看起來像是守衛的人,其中一個就沉聲對著廳中喝道。

這兩個守衛,身上的裝備,倒是一看就知道是做甚麼用的。

他們的頭上都罩著一個臉面全覆的晶亮頭盔,因此並不能看到這兩個人的長相。

身上則是穿著一套和金甲戰神宗那種著名的戰甲非常類似的盔甲,只不過顏色呈現出一種淡淡的晶藍之光,那種堅固的感覺非常明顯。

他們的手上握著一支大約有一個手臂長的黑色金屬長筒,筒端呈喇叭狀,看不出是一種甚麼樣的武器。

飛龍對著這兩個守衛,多望了兩眼,雖然這兩個人身上的裝備也許在真人界並不出名,但是以“役物宗”精擅“役物之道”的名氣,絕對也是威力強大的怪異設計。

七巧天工一踏入廳內,本來在主位上坐著的一位穿著白袍,梳著侍女髻的清秀女郎,立刻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著七巧天工說道:“宗主,望風鳥的人已經回來了……”

這位女郎說著,眼睛還朝著廳中的另一個位置瞟了瞟。

七巧天工一進到這個廳內,馬上就朝正位上那些怪椅子的中央位置走去坐下,同時還點頭說道:“我已經知道了……謝謝你了,奇兒,你先去叫妙兒泡杯茶來,我們有貴客來訪……”

七巧天工說到這里,就對著廳中一角肅立的四個精壯漢子點頭說道:“也辛苦你們了,‘望風鳥’已經完全放出去了嗎?”

那四個精壯漢子帶頭的一個立刻躬身回答:“是的,屬下于城外一百五十里東北東方位放出四只‘望風鳥’……依時間看,現在‘望風鳥’應該已經差不多到達‘天目宗 ’了……”

七巧天工坐在椅子上,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麼就位連接吧!巧音,看你的了 ……”

說完她就伸手在椅旁的怪鈕中按了一個鍵。

已經坐在她旁邊的巧音長老應了一聲,同樣在扶手的控制盤上急動了起來,而且還對著肅立的那四個漢子說道:“你們就位接手吧……”

四個漢子同時應了一聲,便即在那個大晶石的桌旁就座,看起來這四個人其實是巧音的屬下。

然後他們這一群人就開始忙了起來……所有的嫻熟動作中,透出一股無形的緊張氣氛。

當七巧天工一坐上那個怪椅子之後,本來後面跟著的七位長老,也馬上一個接一個地坐在七巧天工下首的那些怪椅子上,竟像是每個人都有著固定的位子那般。

飛龍跟著進來之後,那個從七巧天工座位上站起來的女郎“奇兒”,立刻就引導著他,坐在另一邊,那看起來雖然也是設計得怪里怪氣,但是在扶手上卻沒有那麼多怪東西的客椅上。

飛龍一坐上那個設計得流線彎曲,怪里怪氣的椅子上時,馬上就有一種靠坐的身體部份,從肩脊腰臀,到腿腳身側,都完全和柔軟的椅面完全相合的舒適感覺。

飛龍有點訝異地低頭望了這個椅子一眼,實在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很怪的椅子,居然坐起來就好像和臀背每一個部位都完全貼合那般,那種舒適無比,恰到好處的感覺,實在是從來沒有在第二把椅子上感受到過。

七巧天工宗主看著飛龍臉上有點意外的表情,倒也沒有針對椅子多解釋些甚麼,只是很快地說道:“從我收到瑤璣妹子的緊急傳訊之後,我們天工城立刻就緊急聚合,集中到了城中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天工之心’去了。而同時天工城也啟動了所有的防護系統,和偵察設備,但是等了快一天一夜,並沒有甚麼異狀出現……這期間甚至連璣妹所提到的‘陰陽和合派’紫柔宗主也沒有看到任何痕跡……”

當她開始解釋現在的情形時,飛龍的注意力,馬上就從椅子轉到了她的話語之中。

“但是我知道瑤璣妹子心思敏銳,判斷精准,絕對不會無謂發出這樣的嚴重警告,因此我就派出了我們為了長距離偵察,所特別研制的器物‘望風鳥’……”七巧天工這時又以輕俏的語音繼續說道:“這個‘望風鳥’,大小只如一只鴿子般,但是動力火源卻是來自于飛行時的風力,因此其續飛的時間可以長達一年,幾乎可以說世間的各個角落,都能夠無所不及地到達……尤其是望風鳥的眼部,是由一種特殊的折光晶石所造的,除了偵搜的角度廣及全圓位之外,搜遠的距離更是長達兩百三十五丈,差不多有一里半這麼遠……”

七巧天工宗主說到這里,就對著巧音點了點頭:“四只‘望風鳥’都還好吧?”

巧音低著螓首,也不知道在扶手上瞧些甚麼,沒有抬頭就回答說道:“四只‘望風鳥’的波動都收到了,但是真正的完整訊息還沒接通……不過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七巧天工宗主聽了隨即又點了點頭,忽然轉眼望著最旁邊的巧形說道:“對了,巧形,交待你的事現在怎麼樣了?”

巧形長老見問,便即抬頭沒有望向七巧天工宗主,反而是先看了旁邊的飛龍一眼,然後才對著七巧天工宗主點頭說道:“稟宗主,需要的資料都已經收集好了,只要將這些設好,大概一個時辰後,臉部特征就可以成形了……”

七巧天工宗主貝齒微露地高興笑道:“那就太好了,你趕快去著手吧……”

巧形長老愣了愣:“宗主……主體是已經早就准備好的,這似乎不用這麼急吧?”

七巧天工宗主搖了搖頭道:“你錯了,飛龍聯主這次來的主要原因,就是在紫柔宗主身上,如果‘望風鳥’發現了紫柔宗主的蹤跡,大概飛龍聯主就會馬上趕去,我們並沒有多少時間……”

巧形長老一聽更加愣了:“可是……不是說……”

七巧天工宗主連忙又打斷了巧形長老的話頭:“你先別問這麼多了,還是快點將後面的事情完成吧……”

巧形長老馬上就點了點頭,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說道:“巧形遵命……這就立刻開模動工……”

他的話一說完,就對著七巧天工躬身施了一禮,也對著飛龍同樣一禮,然後就往廳外而去。

七巧天工宗主望著巧形離去,滿意地笑了笑,便即對著飛龍說道:“我請巧形去做的,是一個意外的贈禮……”

飛龍對于七巧天工宗主和巧形長老之間的對話,雖然並不明白他們在說些甚麼,但是顯然也沒有甚麼興趣,只是盯著巧音忙碌飛動的手指之間,正想問問甚麼時候會看到紫柔,忽然就聽到中央那個黑色的大晶石片面“叭”地發出一陣脆響,隨即出現了一大堆歪歪扭扭的彩色芒線……

“宗主,望風鳥的形影訊息已經接通了……”巧音以一種清脆的嗓音說著。

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往中央的那個大黑晶面望去。

本來黑色的晶面,已經在扭曲的線條之後,出現了一個好像從高空之中,往下俯瞰的奇特景象。

在薄薄的云氣下,可以看得出地面起伏的山巒,和綠色的微小樹林,宛如現在的這些人,都身處在高空之中那般,神異無比。

從晶面所呈現的影像看來,這只“望風鳥”,顯然正在以一種算得上急快的速度,在高空之中飛行著……

“已經接通了嗎?”七巧天工宗主秀目直望著中央的大晶面:“也收到了之前從放起望風鳥,直到現在的訊息了嗎?有沒有看到甚麼特別的東西?”

在七巧天工宗主這麼一問完之後,坐在晶面下方的那四個精壯漢子,馬上就雙手同操,呼哩呼嚕地忙碌了起來……

顯然從巧音椅子上的扶手處,可以看到她四個屬下傳送過來的結果,因此只見巧音目不轉睛地低頭注意了好一會兒,方才搖了搖頭道:“宗主,四只‘望風鳥’都檢查過了,並沒有看到甚麼特別的目標……”

“沒有甚麼特別的目標?”七巧天工宗主以一種很疑惑的語氣說道:“奇怪了,怎麼會這樣?難道璣妹子送來了錯誤的警告?不然怎麼會沿路上甚麼都沒看到?”

她有點像是自言自語地說到了這邊,立刻又問道:“現在‘望風鳥’的位置在哪里?距離‘天目宗’還有多遠?”

巧音連忙又低頭望了一會兒,馬上就回答說道:“現在四只望風鳥的位置相距十二里,菱型隊列,高度七十五丈,下方每一個點的位置,都至少會有兩只望風鳥的‘縮距晶眼’檢查過……現在距離‘天目宗’還有六十七里,只要半刻不到就可以看到‘天目宗’的開門碑了……”

“那就快到了……”七巧天工宗主連忙又說道:“仔細注意,別錯過甚麼細小的部份……”

巧音和那四位漢子同時答應了一聲,除了一雙手指還在忙個不停之外,兩只眼睛更是緊緊地注視著眼前的甚麼地方,就像是生怕會閃眼錯過了甚麼那般……

隨著越來越接近“天目宗”,大廳里也跟著彌漫起一股越來越緊繃的氣氛……

這種緊張的感覺就如此地持續了好一會兒,其間已經有另外一位穿著白袍,臉上掛著微笑的侍女“妙兒”,給飛龍奉上了一杯熱茶。

不過飛龍還是很注意地看著中央那個晶面里,所呈現的那種下方地面,不停在緩緩前移的景象,根本連望她一眼都沒望。

“宗主……‘望風鳥’翻過這個山谷,就可以看見‘天目宗’了……他們‘天目宗 ’的山谷非常的寬廣,兩邊坡度很和緩,使得天目宗的開門碑在對比之下非常清楚,應該是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咦?”

巧音的聲音說到這里,就突然從語意里透出了一種非常意外的味道……

“怎麼了?”七巧天工忍不住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秀目直盯著黑晶中的影像:“我怎麼沒有看到你說的甚麼‘開門碑’?”

“宗……宗主……天目宗……怎麼不見了?”巧音的聲調有點不敢相信……

“不見了?”七巧天工也吃驚地說道:“你的方位有沒有搞錯?‘望風鳥’真的有飛到天目宗上方嗎?”

巧音拼命低頭在扶手上敲按著,同時也以一種肯定的語氣說道:“稟宗主,從現在我們計算起來的結果,‘望風鳥’確實是已經到了‘天目宗’的開門山谷沒有錯的……

只不過……只不過……本來應該在的天目宗,卻突然整個不見了……“

“不見了……整個不見了……”七巧天工宗主緊眼望著晶面上那只有連綿山勢的影像,突然指著下方一個凹陷的山谷處:“放慢‘望風鳥’的速度……停空浮飛……‘縮距晶眼’鎖在這個凹陷點上……”

中央巨大的晶面上,本來緩緩移動的地面景像突然就停了下來,在巧音她們嫻熟的操作中,七巧天工宗主所指的那個凹陷處,馬上就調整成了晶面的中心位置。

從望風鳥的高度看去,這個凹陷的地勢,看起來雖然有些怪異,好像有個甚麼超級巨大的球體,將地面壓成了這麼樣的一個形狀之後,那個巨球隨即就彈了出去那般。

不過並沒有任何代表人類聚集的建築物在表面上呈現出來。

“鎖穩……鎖穩……好了,就是這樣……拉近……拉近……將影像拉近……”

隨著七巧天工宗主的指揮,巧音和控制望風鳥的四位弟子,不停地調整著望風鳥中 “縮距晶眼”的作用,這使得那原本凹陷的地勢,就好像望風鳥不停對著那兒飛近般,連連地越變越大,而且越來越清楚……

只不過除了那種怪異的凹陷地勢外,還是甚麼建築都沒看到……

“宗主……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巧音的語氣中,充滿了讓人色變的駭然:“可是那里甚麼都沒有……”

七巧天工緊盯著晶面的眼神,也是讓人不由得想起了甚麼足以駭人聽聞的結果:“現在已經是望風鳥最大的拉近效能了嗎?”

“是的,宗主……‘縮距晶眼’的拉近功能,已經到達極限了……”巧音又回答著說道。

“不夠……這樣還不夠……”七巧天工宗主好像是發現了甚麼特定的目標一樣,沉思了一會兒之後,便即指著晶面上那凹陷山勢的其中一點暗影說道:“你們有沒有看到?這里這個暗點?這是甚麼東西?”

在七巧天工宗主的話音中,廳內每一個人的視線,都順著七巧天工宗主纖手所指的位置注意了起來。

在她所指出的凹陷山勢中,確實有個黑沉沉的暗影,不曉得是甚麼東西。

“宗主,那個東西太小了,看不清楚是甚麼……”巧音端詳了一會兒之後,終于還是表達了瞧不清楚的意思。

“注意……將望風鳥小心地往那里靠近……‘縮距晶眼’的效能維持在最大的極限 ……盡量以最安全的距離接近……小心一點……”七巧天工宗主非常仔細地下達著命令。

巧音應了一聲,手指又飛快地在座椅的扶手上忙碌了起來。

“其他三只望風鳥也同樣將焦點聚集在這個暗影上……從不同的角度切進去……巧音,可以估計出這個東西有多大嗎?”七巧天工宗主依然雙眼凝視著影像中的怪異暗點。

“稟宗主,從縮放的比例看起來,這個暗影大概有兩丈左右大小……顏色是有點沉晦的暗綠色……從現在收到的影像模式看起來,這個怪東西的表皮應該是光滑的,只不過好像有些非常難以形容的怪異突起,所以才會乍看之下有這種奇特的影形……”巧音非常專業而且嫻熟地分析著影像中的暗影特質。

“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不只是七巧天工宗主而已,現場的每一個人,都全神貫注地看著那個越來越大的怪異暗影……

“好……這樣就可以了,將‘縮距晶眼’調清晰一點……再清晰一點……”

七巧天工宗主的語音突然像是被扼住了喉嚨那般,猛地中斷……

“我的老天……”巧音突然駭然叫道:“那是甚麼鬼東西?”

上篇:第九十一章 羅喉魔種    下篇:第一章 遙距初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