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九十章 云間斗法   
  
第九十章 云間斗法



在這個會機堂的堂幔之後,之前一直都是被瑤璣設成重地,沒有她的允許,誰也不能直接進去的。

在堂幔的兩邊,隨時都有牽引宗隨緣波宗主的“緣起”、“緣滅”、“緣來”、 “緣往”四個貼身女衛全日守護,雖然是宣示的意思大于真正的防守,但是每個人都知道里面必定是有著極為重要的布置。

瑤璣這麼一說,當然指的就是只有宗主級的人,才能夠跟著她進去,因此其他的門人,便即在堂上沒有跟著動作,反而很注意地替堂後的人警戒了起來。

當這些宗主們,隨著極星和瑤璣,走進堂後時,第一個感覺到的,就是在高寬的堂內空間中,布滿了像是白粉般微細而又朦朧的霧氣。

這種情形,讓眾宗主們一下子還以為走進來的地方,並不是甚麼殿堂後進,倒有點像是踏進了一個布滿氤氳嵐氣的山谷那般。

每個人都很難想像,在清爽的室內,竟然會有這樣宛如霧林中的情景出現。

尤其這里面的霧氣之濃,雖然大家魚貫而行時,相距最多也不過三、四步,但就已經連前後人的面貌都有點看不大清楚了。

如果是一般的修真,走進這樣朦朧的室內時,大概猛然間,甚麼都瞧不著。

好在眼前跟著瑤璣走進房中的,至少都是宗主級的人物,眼力當然非比一般,所以當他們都走進來時,還是已經將堂內的情形大致看得清楚了。

然後他們才訝然地發現,這個堂後雖然是叫作“堂後”,但是實際上,其空間的寬闊高廣,竟然一點也不輸給前面的“堂前”。

只不過目前待在里面的人數,比起堂前少了非常多,因此除了氤氳的霧氣之外,更加給人一種空曠的感覺。

在里面,只有四個身上穿著“光神宗”才有的特制“琉璃衣”,和八個顯然和極星一樣屬于“光明黑暗城”的弟子。

只不過這十二個人,都分布均勻地圍成了一個大圓,趺地盤坐,面對著他們所圍起來的大圓之中。

極星一進堂後,就對著圍坐著的十二人說道:“光明使兄,諸位師弟師妹,瑤璣師叔已經來了,准備起術顯像……疾!”

隨著極星的這麼一聲輕喝,圍成圓圈的十二人:四位光明使,和八位光明黑暗城的弟子,同時也輕喝一聲,單手立訣,聚氣同時往所圍成的大圓中心指去!

他們的指訣一出,立刻就“波”地一聲輕響,所有本來彌漫在堂後大廳空中的朦朦霧氣,隨即就像是有個甚麼東西在收縮那般,飛快地往十二人圍成的大圓中間聚攏而去。

在瑤璣和眾位宗主的注視之下,這本來充滿空間中的白霧,忽然之間,竟就像是變成了一種甚麼活生生的東西那樣,全部縮聚到了在十二人的大圓之中,使得本來甚麼都看不清楚的堂內一下子就變得清晰無比。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本來很朦朧的環境,猛然間恢複了清爽,每個人在感覺上好像都變得特別敏銳了起來。

那些白朦朦的霧氣,在大圓中聚合之後,依然是翻翻滾滾地,看起來就好像是在空中煮著一鍋濃湯一樣。

極星在說完前面的話之後,立刻就跟著進到了十二人的圓外一個特定的蒲團位置,毫不猶豫地坐了下來。

等她一坐下之後,立刻就雙手合訣,對准那一大團翻翻滾滾的白色氣團中央,再喝一聲:“疾!”

極星這一聲訣音,立刻就讓中央的氣團左上方,分出了一小團云氣,同時也在小氣團剛分離開來的瞬間,居然就像是捏泥土般地凝結成了一個女郎的頭部。

有些宗主才方覺得這個女郎的頭形氣團看起來有點眼熟時,這個頭戴星珠冠,圓險圓眼,長相秀美,除了純由氣團組成,不然其唯妙唯肖的程度會讓人誤以為真的是個腦袋的女修,已經傳出了“光明黑暗城”暗光城主甜甜的聲音說道:“璣妹子,這個入侵的外物,移光大法居然定不住它的位置,而凝云術不但偵凝不出那個入侵物體的形狀,看樣子連附近的空間,都喪失了以氣凝形的偵搜功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瑤璣非常專注地凝視著中央那一團不停在翻滾,好像正在努力聚合成一個甚麼形狀,但總是聚合不起來,只能不停騰轉的云氣團,口里沉沉地說道:“暗光姊姊,我們猜想,這是蛟魔躡著回空真人的後面,找到我們這里來了……”

雖然只是藉著濃濃的霧氣成形,但是暗光城主的甜甜臉龐上,竟然還是可以看得出那種訝異的表情:“蛟魔?它不是已經死了嗎?”

瑤璣苦笑了笑:“我現在差不多已經肯定他已經重新又活過來了……”

暗光城主臉上的驚訝,在稍現之後,立刻就消失了,顯然現在的情形,暗光城主也知道不宜再問下去,因此立刻就恢複了鎮定。

“既然是這樣,那麼我馬上就將移光大法偏角三十六層……沒有光明黑暗城的極光珠,這已經是我現在能作的最大力量了……”暗光城主很快地說道。

等她的話一說完,在場的眾宗主們,馬上就看到那一大團的云氣周圍,立即“叭叭叭”地連續閃了好幾下。

這種閃光的感覺,也不知道是從哪里的光源傳來的,大家只看得驚奇無比。

眾人還在為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神妙的術法而驚訝時,那一團云氣之內,猛地“蓬” 地一聲,炸起了強芒一閃,嚇了大家一跳!

然後眾宗主們就看到本來坐成一圈的十二位兩派門下,就像是被甚麼力量給往外猛然推了一把那般,同時往後一傾……

好在這十二個人坐在地上的臀部,就宛如是有個釘子早就將他們的臀腿釘在地上一樣,雖然推力極大,但是總算沒有將十二人給推得往後翻倒,也同時在輕喝聲中,又繃地坐直了起來。

唯一例外的,要算是在圓外的極星了。

她的身子直被這一股巨力推得離開了她原來坐著的蒲團,往後“呼啦呼啦”地直滾了兩滾。

大家正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極星已經從地上跳了起來,掠身到了另外一個位置的蒲團,又馬上盤腿坐了下來,雙手合訣,直往滾動加劇的氣團之中指去,同時大喝一聲:“住!”

在這一喝之後,翻騰的云氣中“嗤啦”又拉出了一個小型的氣團,凝成了另外一個和暗光城主很相似的頭形,只不過傳來的聲音卻是神芒聖者。

“怎麼回事?好強的氣震……”神芒聖者的語音聽起來有些急促與困惑:“方才這一陣波動,縱橫空間幾乎達到六百丈!威力之內的云氣被這一震都給完全催散了!是不是妖魔界的怪物到了?人類哪有這種力量?”

神芒聖者的話還沒說完,中央大氣團中,又“嗤啦”一響,拉出了第三個小型的氣團,同時這次凝結成的人頭,雖然皆由氣體組成,但是依舊可以看得出來這人腦袋上戴著一個嵌鑲八卦鏡的太玄道冠,尤其這人唇上兩撇胡子不但長而且還翹得高高的,由云氣成像的情形看來,還頗有一些喜氣。

在場的宗主們一眼就認出了,這正是以陣法位訣聞名的“通玄天機谷”宗主陣相無極。

“娘的三清祖師咧!剛才是甚麼東西?震得本道的八卦通天冠都差點掉了?”陣相無極一開口,居然是這麼樣的一段話。

這讓一些比較不認識陣相無極的宗主們,心中都不由得一愣。

對于突然出現的神芒聖者和陣相無極、瑤璣立刻就沉聲說道:“神芒師姊和陣相師兄小心,這是蛟魔,不是妖魔界的怪物……這次的氣震是他對于‘凝云奇術’的試探性偵測而已,還不是抓到穴門的全力攻擊。請神芒姊快點將‘無限光明圈’調運起來吧…

…“

神芒聖者顯然也為瑤璣所說之話的內容而震驚了一會,但是旋即沉靜了下來點點頭道:“我明白了……”

陣相無極宗主則是哇哇地叫了一聲後,才看到云氣的腦袋上出現了一雙手,扶著帽子說道:“奶奶個素果鮮花,沒想到這樣威及六百丈的力量,居然還只是試探性的偵測動作?連我這兒都感覺到這一陣撼動了哩……看樣子本道驚天動地的壓箱底功夫‘六道天障’得祭出來啦……”

瑤璣歎了口氣,對著陣相無極說道:“師兄,你早就該把‘鎖空旗’祭出來了。”

陣相無極隨即又“咕哩咕嚕”地不知道說了些甚麼,現場沒有一個人聽得清楚。

瑤璣則是轉過了身子,對著大家說道:“諸位的見多識廣,大概也聽說過‘飛云宗 ’的‘凝云奇術’了。我會將此術溶進暗光城主的‘移光大法’中,是因為此術最特別的地方在于它並不是直接對某個個體進行特定的探測,而是藉由云氣的感應,重新對環境以云氣擬塑出來,其中完全沒有像我們體內所修練的那種真元氣性。所以可以說是除了‘役物宗’的‘渾天縮擬儀’之外,純粹藉由外物探搜的最隱晦術法……只是以現在的情形看來,這種方式並沒有躲過蛟魔‘透空大神念術’的偵察,以致于蛟魔不停地改變著所處位置的氣波震動,這才會使得中央的‘凝云氣團’一直凝結不出蛟魔的模樣…

…“

瑤璣說到這里,其實不用她提醒,眾宗主們也知道正派諸宗們,和力量超越了不知道到底到了甚麼程度的蛟魔,正式對仗斗法的時間已經開始了,俱皆都不由得從心底緊張了起來……

眾宗主里面有一位體質看起來非常非常輕瘦,簡直讓人懷疑她有沒有一般人一條大腿這麼重的女修,以一種輕而又輕的語氣說道:“瑤璣師兄,蛟魔已經找上門來了,現在的情勢大家都差不多知道了,該怎麼調配,請瑤璣師兄盡管說吧!”

這位女修,頭戴一頂薄紗女道冠,身穿細籠軟道袍,臉頰也是瘦瘦的,五官在秀氣娟美之外,還多了一份薄弱,正是“虛無飄渺宗”的宗主“如影散”。

對于如影散宗主的話,所有其他的人都在眼神中流露出了同意的光芒,齊齊對著瑤璣凝望了過去。

瑤璣見大家沒有甚麼其他的問題,便即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那麼瑤璣就僭越了……請大家記得,等到瑤璣的信號一出,立刻就跟著地行宗的人下潛而出,聚集門人,前往飛云宗的‘飛云城’……現在請隨緣姊、諸法空如、諸緣無盡、紫炁、玉羽五位師兄依我的指示就位。蛟魔的功力雖然高不可測,但是我們也要盡力來和他周旋一下……”

瑤璣的這段話一說完,立刻就是一連串的指示。

眾宗主們見到瑤璣的分配在急促之中,條理分明,並不紊亂,顯見在她心中,早就已經擬好了應變之策,都不由得很自然地點頭照著她的指示動作……

就在這個時候,十二位弟子圍成的中央滾動云氣,又是“蓬”地一聲,就好像在云氣里起了甚麼爆炸那般,原本聚在中央的翻騰氣團突然往外迸散了出來……

這一次外放的力量,顯然比之前的“探測”,還要更加強大了許多,十二位弟子中,竟有六、七個被這一震給震得往後翻了個身!

好在這六、七個弟子都是功力不俗的高手,加上凝云術的法訣妙用,化去了絕大部份的力道,因此這六、七個弟子在翻了個身之後,立刻就重新又坐回了原位,雙手各自持握著不一樣的訣印,齊齊大喝一聲,重新又將散逸開來的云氣收穩……

只有原本極星的位置,既是主要的陣勢樞眼,又是受力最大的方位,只見她被這一次乍起的云爆之力,震得整個人往後呼啦倒飛了出去,“叭”地一聲,撞在距離她大概有十幾步的堂壁之上,姣好的臉上已經變得鐵青,顯然內腑受的震動極大。

不過好在目前她們依瑤璣所授,調運而起的這個“凝云奇術”,有一個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受力最大,也是陣勢主眼所在的位置,其實影響到整個陣勢的關系卻是最小的。

因此極星這一次雖然被震得整個人都倒飛了起來,但是整個陣勢的力量卻依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頃刻之間,另外十二位弟子重新定位立訣之後,又將那個翻翻滾滾的云氣給束住了。

當極星有點狼狽地從飛撞的堂壁那邊重新飛掠過來,打算硬撐著再度另外找個鋪在外圍八個空動方位的蒲團入陣時,瑤璣已經伸手阻住了她:“現在我們就要和蛟魔正面較量了,還是我來吧……”

瑤璣說完,就自顧自地跨步在西北的一個空蒲團坐下,法訣一起,立即輕喝一聲:“收!”

瑤璣的功力果然不是光明黑暗城的極星所能比的,隨著她的語音一落,中央收聚的云團突然猛地往中央縮攏,幾乎比之前還要小了近一倍,云氣白霧濃厚得幾乎讓人覺得快變成凝結的水流了……

“乖乖隆地咚……”陣相無極的聲音又在這一次爆震之後傳了過來:“娘的祖師爺,這一震的威力比之前大了整整快一倍!一千兩百丈空間之內的云氣都被震得煙消云散!

咱們再不應變可有點撐他不住啦……“

“陣相師兄穩著點,瑤璣妹子接手主陣了……”暗光城主也在這時顯然感應到了陣威變化不同,立刻就說道:“瑤璣妹子,我要將凝云術里的移光大法偏相三十六改成十八互間了……”

“暗光姊,瑤璣知道了!”瑤璣點了點頭:“神芒姊你的無限光明圈請由東北位切入,威放正北及正南兩位……”

在神芒聖者輕應聲中,瑤璣坐在蒲團上,轉頭對著心中俱皆緊張無比的眾宗主們說道:“隨波姊姊等幾位師兄,也請升空就位吧!我們馬上就要和蛟魔正面接觸了……其他的宗主師兄請別忘了瑤璣的吩咐……”

原本還在旁觀著的諸位宗主們,這時忽然想到時機緊急,立刻就同時應了一聲“是”,然後人影立刻就閃掠了起來……

蛟魔在這一次的運氣外放之後,原本滾滾漫漫的云氣中,倏然一個霹靂巨響,一團亮眼無比的紫紅光團從他的手中出現,隨即就化成了一圈外放擴散的漣漪,“嘶啦”一聲,往外擴大而出!

刹那間原本在蛟魔手中的一團亮點,突然就好像變成了一個不斷變大的紫紅色光球,不停地往四面八方急漲而出。

紫紅色的光層所過之處,所有的云氣為之一清。

一千兩百三十四丈空間之內,白霧漫氣都被這一波紫紅色的光氣給掃得干乾淨爭!

不過在紫紅色的光球擴散到了一千兩百三十四丈之後,余波散盡,那層層漫布的云氣,居然就像是水波里回卷的漣漪那般,又快速地往回包滲了過來。

而且更令他有點驚訝的,是這一次的回卷,速度與力道和之前完全不同,翻騰滾動的云氣好像是洶湧而來的波浪,雖然只是氣形,卻隱隱傳來了“呼呼轟轟”的悶響,威勢之強,幾有天地色變之威。

蛟魔心中忽然明白了,顯然這個怪陣勢的主陣之人,已經在方才巧妙地換手他停在空中的身形依然不動,左手輕抬之間,將回滾的云氣阻擋在五百五十丈的位置,並且神念間依然維持著每瞬間六百六十次的跳變,讓這些看起來很自然,但實際上卻隱含著藉云氣探測的流霧,抓不住他五百丈空間內的所有情形。

蛟魔一方面覺得有點驚訝,一方面也頗覺有趣。

當他潛形匿蹤,打算像之前的回空真人那樣,從云氣中不斷變移的穴位切入時,他那無所不透的神念,居然倏地發現這個縱橫空中幾乎廣達三百五十里的超大云團,突然之間就將所有的對外通路都完全斷絕了。

在這種情形下,蛟魔並非不能夠硬將云路中的門戶打開。只不過這麼一來,只能算是硬闖了,要想不驚動云氣中隱藏著的人,恐怕已無可能。

這種突然的變化情形,就好像里面的人,早一步地知道了他蛟魔已經來了那般。

蛟魔不用多想,就知道一定是先進去的回空真人,讓里面的人起了警覺。

由這一點就可以知道,里面主其事的人,必定是具有無比的智慧與反應。

因此這個時候的蛟魔,反而並不急著破入陣內了。

模豎由暗轉明,既然他已經來了,就不怕這些正派們飛上天去。

所以他反倒細心地開始感應這個漫天云氣的怪異陣勢來了。

在這個念頭興起,而他又仔細地感應了一會兒之後,他就發現了這個云氣團里,確實有一些頗為有趣的奇特現象。

首先就是,當蛟魔的神念感應,透進云霧之中以後,蛟魔突然發現這里面的奧妙不只一項。

第一個引起他興趣的,就是本來直透而入的波束,一進到云團之中後,竟然立刻就產生了偏移。

這是另一種完全不一樣的術法!

蛟魔立即就發現了這一點。

這種術法,可以將空間的感覺稍微的扭曲,使得一個自以為正在直行前進的人,路線已經產生了偏斜而毫不自知。

更妙的是,這種術法,可以讓本來不在前面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正在前方那般。

而本來正在前方的景物,則會因為這種偏移,而變成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蛟魔在神念剛透進云團之中時,還真的有一下子被搞混了。

好在他的神念感應,本來就對于空間有非常敏銳的反應,所以在眨眼之後,就發現了隱藏在云團之中,竟然還有這麼一個玄妙的作用。

他當然不知道這種玄法是甚麼名稱,但是他還是可以非常清楚的感覺得到,云團里面的人,正在不停地偏移轉變著這種扭曲的角度……

從某一個方向來說,這種不停改變空間方位感覺作用,倒和他現在不停將周遭空間的頻率跳變的方式,很有些雷同的地方。

蛟魔這時也不禁覺得很有些意思了。

這些正派修真們,還真有些玩意兒呢……

第二個讓他有警覺的,就是這漫天滿布的云氣了。

別看這些云氣好像沒甚麼,很自然。但是蛟魔不久就發現其實在這些云氣之間,有一種很隱晦的關連。

他發現這些云氣的分布,顯然和云團里面的人有一些感應。

這些云氣漫布的形狀,像是會在另一邊產生一種間接的反應,從而塑造出入侵之人的所在位置,甚至入侵之人的形狀長相出來。

就有一點像這些云氣,都變成了細細的沙粒那般,可以透過這些云氣貼附在人們的身體臉龐上的形狀,立刻在另外一邊重塑出這人的長相體型。

這一種類型的探測方式,並不把探測的重心,直接放在對象上,而是放在這人周圍的云氣形狀上。

顯然這不是一種對他蛟魔的直接探測,而是藉由云氣來成形的間接隱晦方式。

蛟魔一發現這點,立刻就以敏銳而又強大的神念,切斷了云氣和內部的感應。

因此在他周圍五、六百丈的范圍內,所有的云氣定形作用,都沒有辦法清楚地傳出。不但他到底是怎樣的長相體形無法重塑,連他在五百八十丈內的確實位置都抓不准。

在五、六百丈的漫眼云氣中,要找到他的確實位置,顯然和不曉得他到底在哪里也差不了多遠了。

因此在這個空間之中,蛟魔已經反客為主,只要有人進到這里,他瞧不到蛟魔到底在茫茫云層的何處,但是蛟魔卻能夠立即掌握到他的位置了。

在蛟魔建立起這麼一層防護圈之後,蛟魔就以強大的真元,前後兩次試探了一下這團云氣的抗力。

第二次的震力范圍,蛟魔甚至將其擴展到了一千兩百丈左右。

在這次的探測之後,蛟魔就知道真正主陣的人,已經接手了。

他一感覺到這一點,就知道和這些正派們的對陣,已經從暗轉明,正式展開。

他才剛想到這些,在他反制圍出的五百八十丈空間范圍外,突然云氣滾動,憑空凝出了一個女郎秀麗的頭部。

蛟魔不用眼睛看,卻依然非常清楚地感應到這個由云氣凝結而成的女修容貌五官。

他很驚訝地發現,這個女郎他似乎看起來還有點眼熟。

云氣聚合的瑤璣,雙眼望著她感應不到的空間,唇瓣開合之中,居然也傳出了脆然的語音:“蛟魔蛟魔,你在哪里?”

蚊魔倏然移身到了瑤璣云氣頭形前方三十丈處,雙眼仔細地觀察著瑤璣,好一會兒才淡淡地說道:“我就在這里!你是瑤璣嗎?”

瑤璣聽到了蛟魔的語音,表情立刻就變得極為高興。雖然她的頭部只是由云氣凝結所組成的,但是她那躍然的表情還是讓人一見即明,其玄奧處令人驚奇:“聽說你現在已經恢複成真正的人形?那真是太好了,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你曾經救過的瑤璣……”

蛟魔雙眼不動,只是凝視著瑤璣,他知道現在他雖然只距離她二、三十丈,但是云氣彌漫里,他很清楚瑤璣是瞧不到他的:“我知道你是誰……你要干甚麼?”

一葉嶺中的瑤璣,雖然距離頭部云氣凝結處不下一百五十里,但是透過玄法妙用,還是很清楚地感受得到蛟魔回答之中,那種冷硬的語氣。

瑤璣不由得在心中歎了口氣,為甚麼蛟魔的語氣里,同樣和飛龍那般,有一種令人生畏的淡漠之感。

“我知道你和我們正派之間,有一些誤會……”由云氣聚合的瑤璣,竟然也能夠傳達出那種喟然的惋惜表情:“現在真人界初遭大難,你能不能暫時將和正派之間的恩怨,先放在一邊?”

蛟魔的語氣這下更冷了:“先放在一邊?這個免談!”

瑤璣也沒想到蛟魔的拒絕會這麼直接:“蛟魔,真人界現在已經處在大劫之下,無法再招惹像你這樣的強敵了……之前無論怎麼樣,你還是你,難道就不能夠同情一下我們現在的處境嗎?”

“我不知道你們這些正派有甚麼好同情的……”蛟魔的語氣依然在淡漠中,透出一股冷酷的狠厲:“從我立胎以來,你們正派就百般阻撓,非要滅我不甘心!之前種胎之役派人圍殺;之中組成所謂的‘剿魔隊’追捕;之後又合力趁我和飛龍神念對戰之際從後暗算……既然他們敢做出這樣的事,對我現在的反撲,就必須也一樣地接受!至于你的甚麼大劫不大劫,並不在我的考慮之中。”

瑤璣感受到蛟魔意志的絕決,不由得心中微沉地說道:“蛟魔,我明白你對于正派們的這些行事,心中極為不滿,也能體會你報複的心情,我並不是請你放棄你的複仇之舉,只是想請你稍微往後挪一挪時間……”

蛟魔微拉的嘴角,又出現了冷冷的笑意:“往後挪一挪?你憑甚麼要我做出這樣的決定?”

瑤璣敏銳無比的心智,正在急速地尋找著蛟魔性情上和之前不一樣的轉變之處,同時口中極為誠懇地說道:“我知道正派對你而言,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敵對的態勢,但我也知道你最近一次真正的失著,卻是在妖魔界的角魔魈手下敗亡。所以目前對你而言,真正的大敵,應該是角魔魈……尤其角魔魈是妖魔界的先鋒大將,威力之強,當然不是我們這些正派的力量所能夠比擬的,俗話說‘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以你蛟魔的能力,我們這些正派也許不在你的眼里,但是對于已經在此間現形的角魔魈而言,即便是你的力量深測難度,恐怕對角魔魈這樣的怪物,也不一定就能夠穩操勝券……”

蛟魔清冷的眼神之中,並沒有任何激動與變化!只是很冷靜地說道:“所以呢?你的提議是……”

瑤璣連忙就接著說道:“所以,我的提議是,你對于正派的索仇之舉,先暫時壓後一陣子,在這一段時間內,我們兩方攜手合作,同時一起對付角魔魈……等到我們將角魔魈消滅之後,再由你來向得罪了你的這些正派們報那一箭之仇,你覺得怎麼樣?”

對于瑤璣這樣的提議,蛟魔沉思了一會兒,兩人之間的對話一時沉靜了下來。

瑤璣心中有些感覺,現在的蛟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能夠說話表達意思,還是甚麼其他原因,似乎眼前的蛟魔,已經比起之前凶厲狠辣,充滿獸性的蛟魔,要多了一分能夠商量的余地。

不過瑤璣同時也能夠在他身上感受到,那種和飛龍一樣,好似都有一種很遙遠的特殊氣質,卻也使得蛟魔的心意,更加讓人捉摸不定。

在她的感受之中,雖然還是能夠明顯地察覺到蛟魔有仇必報的極端個性,但是在這種強烈的特質中,似乎更加滲進了一些冷酷。

這種冷酷一方面當然會讓他對于有怨恨的對象,展開更無情的追殺,但是另一方面,卻也讓瑤璣感覺到冷酷之下,多了一些些可以稍加轉寰的空間。

以他現在的特質,顯然會以一種更加冷靜的態度,來考慮瑤璣的提議。

所以瑤璣仍然是全神貫注地,准備抓住蛟魔回答之中,任何一絲絲隱藏的心意。

蛟魔在沉默了一陣子之後,終于回答說道:“以目前而言,我並沒有看出任何與你們合作的必要。”

瑤璣一聽到蛟魔這樣的回答,立刻就在心中急急地分析盤算著,同時口中也立刻說道:“為甚麼你會這麼認為?”

“你說得沒錯,對于角魔魈而言,我是必定會找它算帳的。但是,我看不出來和你們合作的話,我能夠有任何助益,畢竟你們根本也就對付不了角魔魈……”蛟魔的語氣既冷硬又堅定:“說得更簡單一點,如果不是一方面看你們的這個陣勢有點意思,一方面你我也算是之前認識的朋友,我現在說不定已經殺到你們里面去了……”

蛟魔說到這里,停了一下,方才傲然地說道:“而且,以我看來,要去找角魔魈報仇,我自己一個人,反而還更加沒有甚麼顧忌……”

瑤璣正在急急地從蛟魔的話中,想要找出一條理由上的出路,剛要開口,卻不料在她那云氣聚合的螓首旁邊,“唰”地又聚凝出現了“陣相無極”頭戴八卦帽的腦袋,對著蛟魔呔然怒道:“兀那蛟頭妖怪,瑤璣師妹的這個提議,只是想在目前的特殊情形下,提出一個大家都有好處的辦法,可不是代表我們堂堂正派們,竟然會怕你這個妖怪呢…

…“

陣相無極這麼一出頭,瑤璣不由得就在心中暗叫不妙。

照理來講,一個學習陣法的人,應該都是心性非常沉穩的人。

但是她知道陣相無極,卻偏偏不是這樣的人。

說個更坦白一點的話,陣相無極就是因為他那有點沖動的個性,才會被刻意安排到 “通玄天機谷”學習道法的。

不過顯然對于道法的學習,並沒有完全去除掉陣相無極的個性,加上他也沒有真正和蛟魔接觸過,因此在蛟魔露出明顯看不起所有正派宗門的能力時,終于忍不住在這個時候突然地冒出來!

果然蛟魔在聽了陣相無極意氣風發的話之後,隨即哈哈地冷笑了兩聲說道:“既然這樣,那麼就讓我看看你們這些人的本事吧!小心了,我要闖關了……”

他的話一說完,雙手立刻輕輕一拍,所有形成瑤璣和陣相無極兩個人頭形的云氣,馬上“噗”地一聲,完全迸散四溢,就好像是碎成了無數個小型的氣片那般,使得周圍七、八丈內盡成一片煙霧。

蛟魔在這時以神念鎖罩,讓瑤璣和陣相無極應機而合的兩個人形,再也無法凝聚,同時真元擴大,本來在他周身漫盈的云氣,突然就像是被甚麼巨大力量往外猛推那般, “呼哩呼啦”地向外飛退了出去……

蛟魔前方的云氣,不停地分裂後退,轉眼之間,已經退出了至少五、六十丈以外。

“小心啦,我這就來了!”

在一葉堂里,中央那個翻騰突然加劇的云團白氣中,依然沒有呈現出蛟魔的形狀,但是卻清晰地傳來了蛟魔震音回蕩的語音!

“大家注意!蛟魔已經抓住了我們凝聚相應的振動層次……”瑤璣連忙將蛟魔現在的情形以特別的方式傳達出去:“蛟魔周圍出現一股壓開云氣的力層……八十、九十、一百……已經擴大到了一百二十丈了……神芒姊小心,他的位置已經往你哪里快速移動過去了……”

神芒聖者脆脆的語音,也在這時響了起來:“我已經感覺到了……咦?怎麼他好像並沒有受到‘移光大法’的影響……”

瑤璣立刻又急急喝道:“暗光姊,偏移角度馬上轉向東北東……神芒姊趕緊放出無限光明圈……西回而出,玉羽你的‘羽遮簾’北折側應……隨緣姊法珠轉來……”

在急切的語音中,瑤璣手指立即捏出一個怪異的法訣,引動隨緣波將“牽引珠”長轉過來的訣位,同時輕喝一聲:“牽引一切有形物,歸落所有無情緣……著!”

在瑤璣這一連聲的口訣之後,中央翻騰的云團,突然就像是猛地煮開了那般,立刻就“咕嚕咕嚕”地劇烈冒出了一層一層濃濃的白煙,頃刻間堂中盡入一片朦朧……

當蛟魔以無比強大的壓力,將眼前的彌漫云氣,完全壓退的干乾淨淨時,他可以看得到遠方兩百丈外,所有的云團依然不停地滾滾而退。

然後蛟魔就開始調動身形,往前直射而去。

在他身軀不停前飛的同時,他那敏銳至極的神念,非常精細地掌握著云團中扭曲空間感覺的偏移角度!因此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前進路線,等于是破開了偏移的大法效果。

就在他感應到這個偏移感覺的大法,將所有的方位,都往東北東的角度偏斜時,蛟魔忽然看到遠方的云氣層里,響起了“嗤啦嗤啦”的脆亮響音。

然後那一眼望去,都是滾滾白氣的云團,轉眼之間,出現了一條盈盈亮亮,橫跨至少將近百丈的朦朦金色光層……

因為這個光層的本體,是隱在濃云之後,透過氣層而將金光傳來,所以並不能看到甚麼清楚的形狀,只是讓一大片的云氣染上了一層暈暈濃濃的光芒,加上“嗤嗤啦啦”

不停地破氣脆響,威勢看來猛不可當。

蛟魔前飛的身形突然停了下來,雙眼凝視著云氣之後的那一大片宛如輕天長虹的金色閃芒,仔細而又密切地注意著……

由遠方破氣卷貫而來的那一帶長虹,在云氣劇烈的滾動中,嘶然開裂現形。

這一條長長的金光,就像是一圈其長無比的光帶,散放著強烈金芒的帶體,隱隱約約看得出來正在飛速無比的旋轉著,就好像是個由巨大無比的光繩,所做成的一個套索那般,飛旋不停的光氣,將所有接近的云煙,卷得“叭叭”作響,又在爆震中碎成一片片細如光粉的激濺蒸氣。

蛟魔對于這個不停急旋猛套而來的光圈,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驚訝的神情,只是淡淡咧嘴一笑,在透出幽幽冷意的同時,甩手一掌長劈了出去。

蛟魔的這個長劈動作雖然簡單,但是所產生的效果,卻讓人駭異。

隨著他甩劈的動作,蛟魔從手肘到掌端,突然嘶啦一響,拉出了一條紅豔豔,赤漣漣,宛如血帶般的紅芒!

這條紅芒一開始和蛟魔臂肘相連,還看不出甚麼威力。

但是這條飛射出去的紅芒,在不斷拉長的同時,也在不停地擴大,眨眼不到的時間里已經“嘶裂”拉出了將近七十丈,而紅芒的寬度也同時放大到了將近二十幾丈,已經是比那條橫來的金圈還要更粗了將近兩倍!

紅芒所過之處,流現出一條一條又長又亮,好像被這紅帶激起的能量芒影,雖然所過皆空,倒反而讓人產生一種劈入空間之海,以致于引起了強烈反應般的錯覺。

蛟魔的這一條元氣之帶,由至精至純的“赤陰真元”所組成,質性中柔軟而又帶著世間難破的韌性,潛隱在其中的壓力奇大無比,雖然距離周圍的云氣還很遠,但是那些漫漫的云氣,竟在紅帶長貫而去的同時,一齊“呼啦呼啦”地往兩邊開裂!

連那本來圓放飛旋而來的金圈,都被紅帶的壓力給壓得“嗡嗡”直響,而本來呈現圓套的形狀,也有些壓縮變形了。

“赤陰真氣!”瑤璣在術法感應中,發現了蛟魔這一帶飛滾長紅,所有氣機強而不放,斂而不散,隱而不露,知道以柔克柔,後果最是嚴重,連忙大喝一聲:“神芒姊快側轉偏移……”

神芒聖者凝聚而成的云氣上,看得出來神芒聖者正摒氣聚神,全力傾注地抗拒著從蛟魔赤陰紅帶中不停連波傳來的強大暗震,聞言立即嬌叱一聲,遠方的無限光明圈立即側偏!

蛟魔冷哼一聲,哈哈笑道:“我正打算將你這個光帶給硬拉斷碎呢!怎麼這就想閃嗎?”

蛟魔說完側手一抖,從臂肘長拉出去將近八十丈,宛如赤龍翻騰的紅帶,立即從根處震起了一個波形,往末端“劈哩叭啦”地順貫而去,尤其更讓人驚訝的,是蛟魔這一抖而出的波形過處,本來純紅透然的赤陰真元,竟爾一變而為剛烈外爆的紫色芒雷,順著波勢,“蓬哩嘩啦”地炸出了一團又一團的摧散煙氣,瞬間轉換的波形中心!閃起了刺眼至極的強烈爆光!

除了蛟魔在這一抖之下,原本陰柔的紅帶質性倏變,好像順著光帶猛炸而去之外,蛟魔的身形也突然側閃而出,元氣的流動使得他快速移動的身形,宛如化成了一道奇快無比的紫紅色閃光,改變質性的炸波還沒傳到已經有點彎曲變形的金圈時,他的身形已經閃到了金圈之上!

由于這一條紅帶越到後面,越是廣寬,因此由紅轉紫的波形爆氣,也跟著從一開始的“劈哩叭啦”脆響,變成了“轟隆嘩啦”的巨響,周圍空間中盡是被這種震耳欲聾的爆音所充斥,宛如憑空出現了連環霹靂一樣,威勢之強,令人色變!

就在這個由紅轉紫的波流,直往前貫之時,忽然從那一圈長長的金圈上方,噗啦噗啦一陣暴響,出現了一個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奇特景象。

原本除了淡淡的朦氣之外,寬曠的空間,突地好像下起了一陣白色雪花般的滿天羽雨!

至少有上萬片的白色羽毛,就像是從一個巨大的桶子猛然倒出來那樣,頃刻之間,金圈上方竟然都布滿了一片一片密密的羽毛,簡直就宛如白羽瀑布一般。

這一大片的白色羽毛,出現的地方,正好在金光套圈之前,因此長寬的紅帶在爆光之後,轉成紫透的烈芒時,強烈的炸氣還沒擊中金圈,就已經先一步地沖擊到這一大片的羽簾,只聽得連續的“砰哩轟隆”震響中,一片一片的白羽被炸得四處飛濺,幾乎近二十丈的空間中都飛滿了四散的羽毛!

金光圈套就在這時長舒橫卷,朝著最後寬達數十丈的紅帶末端包圈而來!

赤陰真元長帶最後轉成紫陽直氣的部份,終于在連空間都起了震動的轟然巨響中,完全轉化。

剛烈的紫陽氣沖,從帶尾末端貫爆出,直炸得包卷而來的金圈和羽簾連連顫抖,搖搖晃晃的,差點就直接在空中崩散法威!

就在這時,金圈和羽簾的上方大約六丈的地方,猛然“叭”地出現一道紫紅色的閃光。

而就在閃光乍現之後,蛟魔的身形已經顯現了出來,一手橫擊,一手下截,同時嘴角泛起了冷笑喝道:“多一個羽毛毯子又有何用!”

隨著蛟魔這一次雙手的兩個動作,金圈和羽簾的外側立刻“嗡嗡”兩響,出現了兩個形狀像個大泡泡,色澤卻是在赤紅里隱透紫豔的光層,恰恰當當地罩向了金色的光圈和白色的羽簾!

那一圈原本橫展大約有一百丈的金芒套索,在紫陽真氣的爆震沖擊下,不但快速地縮成了大約只剩二十丈,更且還在不停微微震動,顯然有點承受不住蛟魔這一擊之威。

而那臨時出現和金圈同抗的密密羽簾,也在紫陽炸氣中,除了滿天爆飛的白色碎羽之外,同時也顯現出了真正的形狀。

那是一條大概有十丈左右,由白羽密密連織而成的羽毯。乍看之下,果然非常像蛟魔口中所說的“羽毛毯子”。

只不過這時的這條羽毛毯子,除了毯面橫展,宛如長簾之外,簾面不停地出現漣漣的波動,顯然還正在傾力化消由赤陰轉成紫陽,極性突變下所沖出的暴勁。

這兩樣異寶,都同時陷進了蛟魔一擊之下的威力圈中,對于蛟魔第二波的紫紅色怪泡光層,一下子都顯得有點來不及反應。

就在蛟魔兩手盈然運出,陰柔中帶著收韌特性的軟泡光層,順著金圈和羽簾的形狀,邊“嘶嘶滋滋”地發出輕響,邊橫展開來包覆而下時,滿天白羽和光氣云煙造成一團的混亂狀態中,蛟魔後側的空間又突然“嗤啦”一響,異象再現。

原來飛散四竄的云氣,倏地像是被一面巨大的旗面猛然狂煽那般,“嗤嗤嗤”地飛退了老遠,同時原本空曠無一物的空間,也突地“呼啦啦”出現了一層巨大無比,橫看至少有五、六十丈的柔軟旗面,像是一波龐然巨浪般,對著蛟魔卷推而來。

這一個光面,微微泛著青湛湛的芒色,如此陡然出現時,還真的好似一個魔法的旗面那般,看起來會讓人產生一種這其實不是光層,而是一面巨大布匹橫拉開來的錯覺。

立刻像是重山般的壓力雖然還是充滿了柔軟的特性,但是卻更讓人有種使不上力抵擋的無從著手感覺。

“蛟魔!冤有頭,債有主,一開始阻撓你的,正是我紫氣一元!”

在寬大的旗面下壓同時,空中突然傳來了這麼一陣響亮而又沉蘊的語音。

一般人面對這麼一大片力道完全陰柔,但是卻又寬達五、六十丈的青瑩軟面,大概想不退也有點困難。

然而蛟魔顯然並不是一般人。

就在他雙手下運之時,紫氣宗主的壓天旗橫壓而來,蛟魔反而“嗤”地冷哼一聲,雙手不動,只是兩肩一聳!

隨著蛟魔這麼一個聳肩的動作,從他肩背的位置突然“唰啦”沖起了一團紫亮灼然的光影!

這一團光影雖然不會很大,頂多只有將近一丈左右大小。但是光色純亮的程度,卻像是從他的肩背處沖起了一團紫色的小太陽那般,使得周圍盡人刺眼的紫芒光照之下!

紫氣宗主又寬又長,“壓天旗”軟罩而下的旗面,被蛟魔的這一團紫陽元團一沖,下壓的旗面立刻出現了一個突起的波浪。

純粹剛烈的紫陽強勁,“嘶嘶嘶”地連連破開了壓天旗的軟重壓力層,被沖裂的氣勁在旗面下形成了一圈一圈外擴而出的深青色波紋,那一塊突起點的旗面猛然間光色就變得有些稀薄了起來!望去就有些像是這個部份的旗面質料被緊扯拉繃開來那般,除了一圈圈嘶嘶散波外,竟還起了一陣裂裂隱然的怪響。

原本跟著旗面下壓,從上空五十余丈處同時飛落身形的紫氣宗主,身形馬上就像是遇到了甚麼無形的阻力那般,陡地停了下來,雙手持訣齊齊下指,在感應中察覺蛟魔這一團上沖的元氣剛烈宛如火藥,以壓天旗的軟束壓力竟也有點撐擋不住,知道再硬壓下去,勢必被蛟魔這一團強亮的紫陽爆勁將旗面炸裂。

在驚訝之中,紫氣宗主下壓的雙手指訣倏地一歪,壓天旗化出的寬廣旗面猛然呼啦啦往旁邊斜翻了開來。

蛟魔在那一聲冷哼之後,隨即也沉聲喝道:“這樣才好,我正要找你們哩!”

說完肩部一搖,原本上沖的強亮紫芒,居然也同時一歪,抓住了壓天旗橫斜開來的旗面,斜斜地猛紮了過去!

橫展出連綿長面的壓天旗,這一轉攻為守,立刻就被蛟魔的紫元氣團反壓得旗面凹陷,竟像是個很有彈性的軟兜,被巨大拉長那般,一波一波破開的光紋擴展到了整個寬長的旗面,裂裂的爆氣聲由隱而顯,變得清晰無比的脆然。

紫氣一元宗主的身形,本來由下壓而停頓,這時蛟魔的沖力紮挫下,卻反而往上連連後頓,一團團紫氣氤氳的煙云,從紫氣宗主的頭頂冒了出來。

在這一瞬間,紫氣宗主的神情,也突然變得極為凝重無比……

只有熟諳大羅仙宗的人才會知道,這個時候的紫氣宗主,已經運起了性命交關的紫府元氣,准備作出豁命一搏了。

壓天旗原本開展的寬廣的旗面,也在這個時候同時從旗身上冒起了濃濃的紫煙,同時呼啦連響中!旗面一重一重地回疊了起來,預備聚合起壓天旗最大的力量,和蛟魔爆氣裂裂的紫陽元團,作正面對擊!

寬大的旗面在瞬間疊成了九九八十一疊之後,只剩下一方不足一丈,但是厚度明顯變厚的旗面。

散放的紫煙在聚縮之下,更是濃得好像著了火一樣,幾乎將周圍還在散飛的白色羽毛,都給完全遮住了。

雖然旗面已經變得和之前橫展開來時比較,實在無法相提並論的窄小,但是蛟魔那一輪紫陽,卻依然准准地直推而去,就好像非把壓天旗給完全穿破那樣。

旗面疊成之際,上空的紫氣宗主猛地暴喝一聲,強行壓住因為和旗氣感應而連頓不已的身形,臉色紫脹間,氣煙蓬發,同時猛然再次下壓!

原本被紫陽爆力推得直退的壓天旗,也在同樣的時間中倏然停頓了下來,並且對著那一團爆亮的紫光反包了過去。

就在兩氣正沖的瞬間,壓天旗左側“叭”地爆出了一團光華芒色奇麗無比的怪球,右側也同時“噗”地一響,出現了另一個怪異的景象。

這種怪異的景象,就有點像是憑空浮出了一個有著奇特文字的徽紋。

這種徽紋有點像是光又不完全是光,倒好似某一種特殊的瑩光管。而這種瑩光管不但具有實體,還在空中彎彎曲曲地形成了一種咒文般的形狀。

任憑再有見識的人,也很難說得出這到底是甚麼東西。

而在壓天旗左側出現的那個怪球,又是另外一種不一樣的怪異感覺。

這個怪球也不像是由芒光所組成,反倒還比較像是一種實心的物體。

可是偏偏這個怪球的表面,卻也是和無形的云氣一樣!不停地在翻滾著各種炫麗的光華,以致于看起來,就像是個表面顏色一直在不停改變的怪球。

出現在壓天旗兩邊的這兩個怪東西,一猛地顯露出形狀時,就同時往壓天旗中央直靠過去!

除了一左一右的這兩樣怪東西之外,就在重疊而起的壓天旗正後方,竟也出現了一道紅橙黃、綠藍紫,只有六種不同顏色的怪異彩虹,像個半弧那般地撐在壓天旗的後方。

這一道六色彩虹,初看之下,就會在心中產生一種很奇特的感覺。

雖然這一道六色彩虹,看起來是由六條不一樣顏色的虹光所組成,但是光形一入眼,居然讓人覺得這其實不是六條虹光,而是六層具有厚度的光層所重疊在一起組成的。

這本來有點像是彩虹的光層,有一種怪異的深度感,立刻就讓人了解這絕對不是彩虹,而是六層有深度的怪異光面。

這六道光面,此時呈現出一種緊緊相疊的形態,位置又正好在壓天旗的後方,讓人很明顯地看得出又是一件法威摧動下,才會出現的怪異景象。

左右後的這三樣異寶,同時和壓天旗,就這樣承受了蛟魔紫陽爆勁的炸力一擊!

這一次空中所起的轟然爆炸,和之前的每一種都不一樣。

在這一次的炸光中,流放出來的彩芒,其顏色變化之多端,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尤其是至少密密高達上萬條,因為炸力所拉出來的流芒,在往四面八方放射時,每一條的長度幾乎都達到了七、八十丈長以上!

這種情形下,使得開爆之後,放眼望去的所有空間,都被這種一條一條好像線煙的流芒,給密密地遮蓋住了。

之前的甚麼飛散的白羽,逸流的云氣,統統都在這一炸之間,完全被這種散射重疊的流芒所壓了下來。

之前在蛟魔刻意的神念壓制下,凝云術所聚合的濃洌霧氣,已經算是退得極遠了。

不過在這一次正派好幾個異寶,聯合與蛟魔的交擊中,所炸出來的波力,更是將數百丈的空間中所有的氣流都刮得一干二淨,半絲不存。

因此,此時讓人睜著眼睛,都看不清楚的,反而並非因為云氣遮住了視線,而是強烈的爆光炫人眼瞳,等到這一陣的強光過去之後,第一個出現的,還是蛟魔雙手微分的身形。

他的模樣看起來並沒有任何不同。

冷冷的眼神,配上微拉嘴角所流露出來的冷冷笑意,讓人覺得他就像是一個對著整個世界微哂的旁觀者。

在他對面十五丈的空間中,這時也同樣出現了九位在空中浮移不停的人影。

等到之前長射狂放的流芒,完全從遠處空中消失時,這九個人的容貌才比較清楚地顯現出來。

在這個時候,蛟魔眼前相對的那九個人中,這才比較容易瞧出一些端倪。

這九個正派的修真,當然就是真怫宗的諸法空如、大羅仙宗的紫氣一元、密佛宗的諸緣無盡、白羽聖巫宗的玉羽聖巫、光神宗的神芒聖者、光明黑暗城的暗光城主、牽引宗的隨緣波、通玄天機谷的障相無極,再加上不知道于甚麼時候,從一葉嶺上沖趕到的瑤璣仙子等九個人。

在這一列九人的陣勢里,超過了一半的人,上下浮移的身形很明顯地表現出不大穩定的模樣。

其中的諸法空如、紫氣一元、玉羽聖巫、神芒聖者四人,臉色都顯得有點青里發白,看樣子內腑里的震蕩還在盡力壓制中,以致于浮空停住的身形有點不大穩。

而除了這四人之外,諸緣無盡、隨緣波和陣相無極,更是臉色灰暗,嘴角都掛了一絲血痕,身形的上下浮移程度更加明顯,看得出來已經是受了極為不輕的內傷。

唯一比較穩定的,大概就只剩下剛趕來的瑤璣和主控移光大法的暗光城主了。

在這一次雙方正面的交擊中,誰強誰弱,實在已經是極為明顯了。

蛟魔這時對于眼前的諸法空如、紫氣一元等人,反而並不特別注意,只是雙眼凝視著正中央的瑤璣,微拉的嘴角依然帶著一絲哂意說道:“你們九人之中,四人已折了近五成的功力,另外三人更是挫傷了體內的經脈,只剩下兩個還算是功力完整。在這種情形下,我只要再出一次和之前同樣的攻擊力量,你們這些人就得垮下一半……現在你們還有沒有甚麼話說?”

陣相無極的個性本來就比較火爆,這時雖然體內確如蛟魔所說的那樣,至少有六條經脈在強烈的互擊中受到了挫傷,但是一聽蛟魔話中似乎有著譏諷的意思,便即立刻瞪起了眼睛喝道:“蛟魔!既然敗在你的手下,要殺要剮盡管來吧,我們必定使盡最後一分力量,和你拚戰到底!”

急急趕來的瑤璣,一聽到蛟魔的話意,就知道以他現在的習性,是不會有這種興趣來嘲笑自己這邊的。他會這麼說,顯然就是只有表面上的那個意思!

你們還有沒有甚麼話說?如果沒有的話,那麼我就要動手了!

雖然蛟魔話中並沒有甚麼如陣相無極所想的那種譏諷意思,但是這種單純話意的後面,瑤璣卻敏銳地感覺到了那種冷酷到了極點的濃濃殺意……

想到這里,瑤璣也顧不得其他了,連忙大聲對著陣相無極說道:“師兄!現在是你說話還是我說話?”

陣相無極雖然脾性火爆,但是一物自有一物克,他現在有些畏懼的,反而是這位師門關系牽扯複雜,讓他又敬又愛的師妹,因此在瑤璣這麼一大聲後,陣相無極立刻就縮了縮肩膀,嗯嗯啊啊地說道:“啊……這……當然是瑤璣師妹說話了……”

蛟魔冷峻的眼光中,也不由得稍微停下了將出的殺手一擊,有點意外地說道:“從以前到現在,和我有怨的,就是他們這些人;而我現在問的也是他們,並不是你,難道他們沒有甚麼話好再說,反倒是你有嗎?”

瑤璣點了點頭,很堅定地回答道:“不錯,他們都是我正派的好友,你要殺他們,我當然不願意,所以有話要說!”

蛟魔皺了皺眉頭:“他們是你的好友?”

瑤璣又點了點頭:“正是!”

蚊魔眉頭皺得更深了些:“我並不知道你交朋友的標准是甚麼,竟然會交到這種只為了自以為是的想法,就硬要妨礙別人的邪派?不過我必須告訴你,雖然我對你的印象還不錯,但是你千萬別太高估了我對你的好感。”

在場的這些鼎鼎有名的正派修真,真是怎麼樣也沒有想到,在蛟魔的心目中,他們這些人,竟然被視為是“為了自己的想法,就硬要去找別人麻煩”的大邪派,心中不自禁地浮起一種怔仲與怪異相混的奇特感覺……

陣相無極本來嘴唇合動,像是想要辯駁,但是不知道是因為瑤璣的眼色,還是蛟魔說得確有幾分道理,竟然沒有開口再說出甚麼話來。

瑤璣對于蛟魔所說的,所謂的“好感”,當然不會有其他的聯想,因此她就搖了搖頭道:“之前剛和你接觸時,我的話並沒有完全說完。我並沒有高估你對我的印象,只是我所說的合作方式,對你絕對是有利無害的……”

蛟魔聽到了這里,就又冷冷地打斷了瑤璣的話頭:“我已經說過了,我想不出來和你們合作,有些甚麼好處!”

沒想到瑤璣在這時又搖了搖頭說道:“這就是我還來不及說的話了……蛟魔你錯了!你必須有了足夠的資料之後,才能談及想得怎麼樣;以你現在的狀況,當然是想不出甚麼結果的。”

蛟魔有點意外地愣了愣:“你這麼說是甚麼意思?”

瑤璣見拉住了蛟魔的注意力,便即連忙又說道:“以你現在對于妖魔界怪物的了解,應該就只有你之前與角魔魈交手時的一些了解吧?”

蛟魔沉默了一會兒,便即點了點頭道:“沒錯。”

瑤璣一聽之後,立刻就又說道:“所以對于這次同來的妖魔界怪物們你了解多少?

他們有沒有一些其他的特性等等,你豈不是一無所知?“

蛟魔冷冷笑了笑:“你說的這些也許是真的,但是我想以我的感應能力,只要和他們稍微接觸之後,肯定就會比你們所有人的了解都要多得多了。”

瑤璣聽了蛟魔的話後,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也許正確,但是如果有個你所關心的人,她也許並沒有像你這樣的感應能力,但是卻又立即有和妖魔界遭遇的危險,那麼你又何必說甚麼我們不能給你一些協助呢?你現在所有的資料這麼少,又怎麼想得出甚麼東西?你說是不是?”

連蛟魔這麼冷硬的個性,都不得不承認瑤璣現在所說的話,確實是有一些道理的。

但是真正引起蛟魔注意的,卻是瑤璣話里的另外一個重點。

“你說有個我所關心的人也許沒有像我這樣的感應能力,但是卻又立即有和妖魔界遭遇的危險,指的是誰?”蛟魔依然是皺著眉頭問道。

瑤璣雙眼凝注著蛟魔現在已經一改以前的恐怖蛟頭,而變得眉目頗為清秀,甚至可以說是有些俊逸之氣的臉龐,輕歎了口氣道:“你這次和飛龍重新複生再來,都有一種怪異的氣性,恐怕舉世之間,能夠牽動得了你們的,沒有第二個人了吧?”

蛟魔聽瑤璣這麼一說,兩只眼睛中的芒光忽然凝結:“你說的是紫柔?”

瑤璣又在心中歎了口氣,微喟地點頭說道:“正是紫柔妹子!”

蛟魔這時也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我好像有個甚麼東西,放在她那兒,得找她拿回來。我確實是必須要找到她的……她現在在哪里?為甚麼你會說她現在就有和妖魔界接觸的危險?”

瑤璣很敏感地察覺到了現在的蛟魔,對于紫柔,好像也和飛龍一樣,似是沒有了以前那種傾海般摯愛的感覺,立即就在心中記住了這一點怪異的地方,口中卻是立刻就將自己遇到了紫柔之後的情形,很快地說了一遍。

在瑤璣說話的同時,她的心中卻在快速地分析著蛟魔語氣中,所透出來的那種和以前接觸蛟魔時,對于紫柔所呈現出來的不同感受有些甚麼地方不一樣。

顯然蛟魔和飛龍一樣,對于紫柔,雖然還是列為必須要找到的對象,但是那種之前她非常深刻所察覺到的熱烈眷愛,卻淡薄了許多。

為甚麼會這樣?

難道飛龍蛟魔這一次重新複生的根源,有了甚麼和之前不一樣的地方嗎?

除了紫柔這一點之外,飛龍和蛟魔的個性顯然也有了一些難以說得清楚的轉變。

以前的飛龍是那麼樣的純真而又和善。

但是現在卻又是如此冷淡與漠然。

以前的蛟魔是那麼樣的凶狠殘暴,戾氣沖天。

但是現在的蛟魔,卻又是如此冷靜地在聽著瑤璣的敘述,以決定是不是要接受瑤璣所提供合作的方式。

雖然他在個性上變得比較有得商量了,但是從回空真人的敘述中,就可以知道蛟魔一旦采取行動,卻更加地冷酷而又無情。

在他的追索之下,多少邪宗已經被他完全滅派了。但這些對他來說,卻幾乎也和捏死一群螞蟻沒有甚麼兩樣……

這顯然和他之前的個性也有很大的差異。

飛龍和蛟魔,雖然仍舊個性不一樣,但是都隱隱透出了一種讓瑤璣完全陌生,幾乎是非人的淡漠與冷酷!

為甚麼會有這種變化?

瑤璣知道這里面一定有著甚麼最根源的關鍵。

但是她現在所獲得的訊息太少,推想了七、八種可能,又都被她自己給推翻了,一時之間,竟再也測不出任何結果,于是只好暫時先放下。

蛟魔靜靜地聽著瑤璣的敘述,雙目之中所流露出來的神色,說不出是一種怎樣的眼光。

等他靜靜地聽完了瑤璣的敘述之後,沉默了一會兒,方才說道:“如果像你說的這樣,紫柔的力量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那麼不論對付妖魔界的那四個怪物或者是角魔魈,就算打不過,她總是可以全身而退吧?”

瑤璣立刻就搖了搖頭說道:“這一點我很不樂觀,一方面紫柔的功力進境到底到了怎麼樣的程度,已經不是我所能夠預測的,所以在妖魔們攻擊下,她是否具有自保的能力,我並不能肯定。二則妖魔界是一個擅長攻戰的異界,戰力結合的緊密與配合的完美,從角魔魈和阿鐮摩初次在此間相見,就已經能夠完全互相切合的情形看來,紫柔要對付的妖魔,絕對是在一只以上!而且還有第三點,而這也是我現在最擔心的一點……”

蛟魔立刻就問道:“第三點是甚麼?”

瑤璣沉重而又嚴肅的表情顯露出她所說的這第三點,絕對是件極為棘手的嚴重問題:“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一波妖魔界的魔獸怪物們!是不是也將阿羅喉魔主為了吸納異界戰力強大的對象,而特別以阿羅喉的精血煉制的‘羅喉魔種’也同時帶來了!”

“羅喉魔種?”

這次不只是蛟魔,連在瑤璣身後聽著的其他八位宗主,聽了這麼一個帶著恐怖味道的名字,都不由自主地駭然重複了這麼一句話。

“羅喉魔種是甚麼東西?”蛟魔的語氣反而是眾人中最穩定的。

瑤璣歎了口氣:“現在你們所接觸到的魔主座前四妖獸中的阿鐮摩,只是其中的一只而已,另外的三只,分別是炮首鞭肢的阿裂穹,尖刺蛇形的阿刺玀,和有光無體的阿暗光……這四大妖獸,其實原來並非妖魔界的怪物……”

在瑤璣身後的八位宗主,聽到阿廉摩居然不是妖魔界的怪物,不由得都驚訝得愣住了。

上篇:第八十九章 一葉會機    下篇:第九十一章 羅喉魔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