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四卷 第十之四章 收拾殘局   
  
第四卷 第十之四章 收拾殘局

第四卷第十之四章收拾殘局 雪神女耳中聽到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及四唯先生三人氣急敗壞的大叫,她本是心思玲瓏剔透的人物,雖然目前在她眼前,沒有看到什麼,卻是立即穎悟自己必然已是身陷危境,否則以三位正派大頭那麼深厚的修養,再怎麼樣也不會急吼大叫成那個樣子。 那還會有什麼樣的狀況?必然是那動作直比閃電還快的蛟頭魔人,已經是閃移到了自己身後! 大肚如來等人距離尚遠,救援已是不及,只有靠自己獨力面對那凶殘的妖怪了! 雪神女銀牙暗咬,斷然決定不放棄猶有生望的寶少爺與玉小姐兩條性命…… 雪神女伸出的手,前勢不變,抓在寶少爺及玉小姐二人的衣領之上,身形急翻,雪白裙下的纖纖雙足陡然劃起八股冰煙,猛然往後標去,同時在翻身扭轉的霎那,細腰上別著銀光閃耀的“冰雪神罩”也突然如活物般,“嘩”地化成一大片的雪光銳影,如背後生眼般,朝後反兜而去。 雪神女不愧“雪山神宮”四大護法之一,反應實是奇速無比。身處在如此絕境之下,竟然還能死里出招,二式同施。 這兩式反攻,直如羚羊掛角般,來去無痕,令人忍不住贊歎出聲。 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及四唯先生三人,見了雪神女絕處求生的反噬,心下稍安,立即催加元氣,增快身形,飛速竄來。 出現在雪神女身後的蛟頭魔人,不慌不忙,綠色的大腳舉起,對准反撩而上的八股雪氣,猛力一踏,雪神女纖足帶起的八股嫋嫋冰煙,倏然就像被一只巨錘擊中般,轟然四散,遠遠看來倒有點像是蛟頭魔人一腳踏起了滾滾煙塵般,白氣的冰氣即刻飛逸亂竄,准頭全失。 蛟頭魔人綠色的右掌豎起,快速已極,卻又技巧無比地輕輕劈在雪神女“冰雪神罩”帶起的雪亮冰芒之上,也不干脆地破開芒光,只是將原本清明光透的雪光震得搖搖晃晃的,陰影間隙于焉在不穩定的光幕中出現。 接著蛟頭魔人左手倏伸,陡然穿進了那片已現間隙的冰光雪影中,一把就抓住了剛剛翻轉過身來的雪神女白袍胸襟之上,綠殼食指突出,嗤地六條紫紅色的極微細線猛地從它食指指尖暴射而出,幾乎是立即地射進了雪神女的心口之中。 直到此時,雪神女尤自雙手緊抓著寶少爺與玉小姐二人軟癱的身軀,沒有松手。 雪神女後踢的雙足,放出的八股冰煙突然如受重擊般,所有外放氣機崩散,震力回傳,兩腿立即酸麻難動。但是她本已絕望的心中訝然地明白,雙足既是有酸麻難當的感覺,就代表兩腿俱全,並未斷廢。 從魔胎固形開始,到現在為止,以蛟頭魔人慓悍凌厲的攻擊手法,所有曾經受到它出手襲擊的人,哪一個不是手遇手斷,腳碰腳折?而且通常其回傳的震波總是強得讓受攻擊的人,心脈髒腑全部糜碎,沒有幸存。 所以當雪神女反踢雙足所帶起的八股氣煙,突然被一股大力擊散時,她心中立即一沉,心想蛟頭魔人的狠毒手段,這次終于是對在自己頭上了,當下一種絕望的感受從心底升起,打算閉目承受那隨後而來的,強烈得可以粉碎一切的震波。 結果大出她的意料之外,那可以斷絕所有生機的震波並未隨著雙足上傳,感覺上似乎是在那一瞬間,所有的回震力量被另一股更為強大的外力給生生收去,因此她的雙足只是震得骨酸髓麻,無法動彈,然而卻是依然健全,並未斷廢。 還來不及想到是怎麼回事,腰上旋起的“冰雪神罩”立即被人並不強大,但是卻巧妙至極地一擊,將她強運而起的真氣給打得幾乎散開,然後她已是翻轉過來的身軀,就看到了自己勉強還維持住的縺縺雪光中,陡然穿進來一只巨大的綠色手掌,毫不客氣地抓在自己胸膛的衣襟之上,接著心口一抽,宛如被好幾只長針直刺而入般,忍不住悶哼了一聲,旋即失去了知覺。 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和四唯先生三人,正使盡全力前竄,忽然之間就發現雪神女、寶少爺及玉小姐三人,竟然已是知覺全失,就這麼地被蛟頭魔人給擲了過來。 大肚如來雙手倏出,從手心射放了二十四條柔和宛如軟繩的金光,縱橫交錯,快速地形成了一個金色的軟兜,蓬然張開,接住了如死魚般甩來的三人。 飛霞真人、四唯先生,身形微側,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避開了擲來的三人,依然直撲蛟頭魔人而去! 飛霞真人單掌直豎,道袍後蓬然放出四十七道霞光,如太陽一般朝四方散射而去。乍放的霞光剛剛布滿周身,立即又是蓬然一響,第二重四十七條霞光已是緊隨放出。接著在紅芒相重中,又是蓬地一聲,第三個四十七道光芒再放而出。 前後就在這一瞬間,飛霞真人周身已是放出一百四十一道燦燦紅芒,直是映照得重重層層,霞光繚繞。 飛霞真人身在空中,雙臂突然開繃,猛地從背後紅芒中竄起“裁霞剪”長達幾近六丈的刺眼紅芒,帶著嘶然的破空之聲,朝著蛟頭魔人飛剪而去! 其氣尖利不可擋,其速快捷不可喻。 以飛霞真人斷臂重傷之軀,竟然此時還能放出如此凌厲的攻擊,實是不能不佩服正派修為,果然氣脈悠長,愈挫愈勇! 四唯先生雙掌快速交錯,飛身前進的同時,雙掌藍亮的劍芒宛如層層堆疊般,竟然就在這一刹那間,于身前砌出了一個比他高大的身形還要更大的巨形劍芒,藍光強烈得刺人眼目,盈盈如水的犀利劍芒中,明顯地看得出是由五十支小形的劍芒,以一種奇特的方位層架而起,顯然其中尚有不少奧妙作用。 五十股銳風同彙出一聲又深又響的劍鳴,宛若實物般地對准蛟頭魔人射去! 四十不惑光再加十道,彼此以儒家天地之道首尾相連,聚成一束藍光耀眼,宛如實物般巨大的特大劍芒。 大肚如來見久戰之下的四唯先生,已是全力聚起“四十不惑光”更上一級的“貫通五十知天命”,立即不敢怠慢,一手收束已被他柔和金光虛虛托住的雪神女、寶少爺、玉小姐三人,一手飛甩,金光燦燦的“須彌芥子缽”立即飛旋而出,快速轉動的缽口凝聚源自大肚中金舍利神功的所有真元,在帶起嗡嗡輕響的飛旋缽口,轟然放出了密密麻麻隱含金芒的旋轉金光,邊自身不停地如柱轉動,邊照准蛟頭魔人螺旋般鑽去! 原來在地上守護昏迷三神君、黃菊娘子,及身受內傷無法再戰竹杖翁的法尺象扇二人,見到從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四唯先生三人合力撲向蛟頭魔人、飛虎天王被殘酷戮殺之際,所有在場還清醒著的邪派修真,立即掌握機會,飛也似的逃掠而去,使得現場除了他們二人以外,已是沒有任何一個空在那里的閑人,自是可以防護稍松,不虞有人偷襲。 于是二人雖然自知功力未達大肚如來等人的境界,卻也不落人後地密切注意著空中的戰況,准備找個恰當的時候,能夠幫上點忙。 此時正派三人合擊之勢已成,法尺象扇二人連忙縱身而起,“玄玄法尺”化成一團白光,尖端銳如刺椎,猛放而出。 象扇真人的“四象羽扇”,立即配合,嗡然綻開四片如瓣芒氣,緊緊扣合在“玄玄法尺”所化的尖椎白光之後,令人乍看之下,就活像是朵白色的花朵般,也從蛟頭魔人斜下方反撩而起,飛沖而到。 法尺象扇二人的功力也許並不是最高等級的修真,不過這一蕊四瓣,配合得卻是恰到好處,宛若天成。加上“玄玄法尺”所化前細後粗的白椎主鑽刺,後面四瓣白芒般的羽扇主化壓,兩兩配合,分工合作,甚至連四瓣的間隔、斜翹的角度,都是暗含陣度方位,內有奧妙,故而即使是第一流的修真,面對二者同時而來,也絕對不敢輕心以待的。 飛霞真人全功調動的“重重霞光剪飛芒”,四唯先生傾力而出的“貫通五十知天命”大法,大肚如來真元滿提的“金舍利光大輪轉”氣芒,再加上法尺的“玄玄椎”,與象扇的“四象化合羽瓣”,僅存的五位修真已是全力而出,要除去那心毒手辣,抿滅人性的異界妖物,蛟頭魔人! 我等已是傾盡全力,盡放而出,若是依然無法滅去此恐怖的蛟頭魔人,即是注定我等舍身喂魔。 此除魔之舉,只能後待同修宗主師兄了! 五位修真心同此念,毫無保留,竟也讓氣機憑空多凌銳出三分而有余,當下芒光充斥,厲烈的尖嘯大響,回回蕩蕩,環環而出…… 正派僅存的精英,心存破釜沉舟之志,身作全力孤注之擲,所有成敗,在此一舉! 可惜雖然正派僅存的五位修真,心中已抱殉魔之念,鼓動氣勢,傾力一擊。奈何這蛟頭魔人竟然狡獪無比,身形又是突然消失在空中般不見蹤影,使得所有針對著它而來的攻擊全部落空。 其動作的快速,讓飛霞真人、四唯先生、大肚如來、法尺及象扇等人的攻擊氣機感應都還沒鎖定上身,就先一步地閃身消逝,使得所有射來芒氣全都激撞在一起,炸起滿天滿谷的光電氣流,轟轟隆隆地聲勢驚人! 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和四唯先生,在滿心的激憤中,駭然發現蛟頭魔人,身形頓然化成了一縷淡淡的綠影,快速無倫地一閃就到了正昏迷的三位神君、黃菊娘子及內傷頗重的竹杖翁處,唰然現形。 望著它巨大的身形,面對著或躺或坐的五位正派修真,伸出雙手就正打算出手的模樣! 法尺及象扇作夢也沒想到這個蛟頭魔人竟然奸滑若斯,他們二人前腳才飛身而上,打算合力給這個妖怪好看,這個恐怖的家伙後腳就趁虛而入,眼看著就要對五位毫無抵抗之力的“四君子神居”宗主及其所屬下手! 法尺與象扇二人,此時心中真是悔恨欲死,恨不得以身相替…… 在他們守護的時候,若是蛟頭魔人硬踹而來,他們自己也明白恐怕就算是賠上兩人性命,依然無法阻擋功力達莫測之境的蛟頭魔人施展毒手。 不過那時他們既是身負守護之責,即使付出了生命作為代價,也無愧于道義責任。 “四君子神居”挽梅宗主及其屬下,如是終須遭到蛟頭魔人的毒手,也必定是在法尺、象扇二人之後。 通天玄機谷總算是對得起天下正派同修。 這就是他們的邏輯與道理。 法尺與象扇二人之所以會心中痛悔,是因為這個時候的狀況,已經是完全地不一樣了! 他們兩個人,離開了守護的位置,意圖與大肚如來、四唯先生和飛霞真人等合攻蛟頭魔人,因此才會被蛟頭魔人趁虛而入,否則雖然光憑二人力量,實也無法攔阻蛟頭魔人加害“四君子神居”五位同修,不過至少,蛟頭魔人得先解決法尺和象扇二人之後,才能去傷害後面五人。 可是現在的狀況,卻變成了二人擅離了職位,輕忽了責任,以致讓蛟頭魔人抓住機會,得以先對“四君子神居”諸人下手! 它這一招,雖未直接奪取法尺與象扇二人的性命,卻是刻意地讓二人的榮譽與人格,完全掃地,實是比殺了二人,還要讓二人難過! 法尺與象扇,立即狂吼一聲,雙雙返身疾撲而至,所有的功力已完全運到了身法之上,連護身氣罩都幾乎撤掉了,一心一意地就是想在蛟頭魔人對五位毫無抵抗能力的同修下手之前,趕到攔阻。 就算趕到時,是讓蛟頭魔人先將二人給宰了,也毫無怨言! 那個怪物沒有讓他們失望! 蛟頭魔人忽地閃身而進,就這麼一下子,已是插進了法尺及象扇兩人之間的空隙。 法尺與象扇大吃一驚,連忙縮身調元,想將本來全部放在身法上的真氣調回到“玄玄法尺”與“四象羽扇”之上,用以抵擋這個神出鬼沒,簡直無法測度的蛟頭魔人。 可惜二人功力實是差了那麼一點,就在他們堪堪將兩樣兵器遞出一半時,蛟頭魔人雙手五指的指尖,陡地射出了五條又長又亮的紫紅色細線,“嗤嗤”連聲地,就射進了二人的心窩之處! 法尺與象扇二人,但覺得心頭就像被數根極長的利針,就這麼直直地刺入一般,痛得二人弓身倒彈,隨即就在昏迷前,望見了“四君子神君”那本已失去知覺的五人,俱皆有密密的五六條紫紅細線,在他們胸口一閃而沒,沖力還把他們原本就躺在地上的身軀,帶得跳了起來! 天啊!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師兄弟二人,就算是死了,也是死在“四君子神居”同修之前,總算是對得起宗派及天下正道人! 宗主,這個仇,只能望你們來替我們索償了! 想到這里,意識模糊,二人同時失去了知覺。 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和四唯先生三人,眼見這個殘忍無比的蛟頭魔人,不但沒有放過那在一旁失去意識的“四君子神居”所屬,還利用法尺及象扇兩人急于保護他人,反而忽略自己的仁心義性,順手把來不及抵抗的兩人給作翻了,生死不明,直往地面落下。 大肚如來等人,心中實是又氣又驚。 三人也算是修真界有數的高手了,渾沒想到在這個蛟頭魔人手中,不斷屢次跟在他後面,追得心頭發苦,卻是連連見到自己人被它給當面弄倒,心痛且不去說,光這一份別扭,直是三人幾百年來所從未嘗過! 奈何蛟頭魔人的動作實是太快,心念又奸狡非常,讓三個正派修真有名的代表性人物,只能跟在它後面補風捉影,卻是幾乎半點牽制作用也沒有! 面對如此的敵人,三位大頭直是覺得叫苦不迭。 它若肯正面對正面地硬拼,姑不論誰輸誰贏,總是干干脆脆地有個結果。至少也好過現在,眼見它一個一個地對著自己的伙伴頻下毒手,讓三位正宗大家簡直難過得想自殺! 身形飛躍中,大肚如來一手金光兜,包住了雪神女、寶少爺和玉小姐三人,而法尺和象扇二人分兩邊滾落地面,使得飛霞真人和四唯先生,不得不一邊一個,急掠而去,以免二人墜地而亡。 其實二人在蛟頭魔人的手段下,又是被其在這麼舉手可觸的近距離內攻擊,生存的可能幾乎是零。 不過飛霞真人與四唯先生,宅心畢竟仁厚,總不願見到同伴遺體落地跌得血肉橫飛,故而依然飛身接住,回過頭來竟然看見了蛟頭魔人正在做的一件趕盡殺絕的事…… 那個簡直是以殺人為樂的蛟頭妖怪,竟然不知何時,已是浮身遠處的空中,雙手頻頻彈動,不斷地射出一條條,一絲絲的紫紅色細線,連續不停,連連射入已是被之前它那震開“黑絲攝魂蠱”蠱母牙關的沖腦強大音波給震昏的“陰陽和合派”第三代弟子的心口之中! 這家伙簡直狠毒過頭了,連招引它來此間紫柔宗主的子弟晚輩,都不放過。 快速射出的紫紅色亮線,“嗤嗤嗤”地連續暴閃,倒成一片的“陰陽和合派”女弟子們纖細的身軀,被強亮的紫紅光線射得一抽一抽的,有些還因射入的勁道過大,連身子都被射得翻了個身,然後再連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即刻寂然趴俯不動! 眼見蛟頭魔人的殘忍行為,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和四唯先生,簡直氣得不敢置信。 它居然連“四君子神君”及“陰陽和合派”這些失去意識的人,都不放過! 三人驚怒的大喝一聲,立即不顧一切地撲來! 大肚如來、飛霞真人及四唯先生,自從成名之後,從未允許過這種趕盡殺絕的事,在自己三人的眼皮子底下發生,實是再也無法忍耐,連一刻也不能等待,邊放手以氣收束,將各人身邊失去意識的對象攝往地面,邊側身飛進,掠向那個已經下完毒手,正以一雙紅紫閃爍的雙眼,好整以暇地對著他們獰笑的蛟頭魔人。 這個妖怪實是再也不能容它濫施魔手,傷害無辜了! 三位正派修真此時心中,實已打算竭盡全力,制止蛟頭魔人,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亦在所不惜! 而就在這個時候,身邊的異變又生! 大肚如來正全神凝注,邊飛身前進,邊聚集功力在兩只眼睛上,雙瞳放出兩股宛如細柱的金光,想要掌握蛟頭魔人那異乎尋常的移動速度。 他發現蛟頭魔人的速度雖然讓人幾乎無法預測,但是並非完全不可察。 突兀的唰然現形,也不是什麼魔術或是妖法。 相反的,那是一種超越一般常識的深奧修為。 當大肚如來將生命交關,精修苦練的金舍利神功全力貫注在眼竅之上,強迫提高眼睛視力的功能時,雖然雙眼脹跳欲裂,但是卻能在拉大眼瞳攝光范圍的同時,觀察到蛟頭魔人消失的身形化成一抹淡而又淡,糊糊模模的綠色影子…… 這表示此蛟頭魔人的移動並非是完全察覺不到的! 不過即使是明白了這點,大肚如來立即就碰到了兩個最大的困難。 第一就是他若將功力運在眼根,其他部份勢必大受影響,全力抵擋蛟頭魔人那狂烈如天威的攻擊,已是有所不足了,豈能分出功力到其他地方? 第二,即便是觀察得到蛟頭魔人移動的一絲淡淡痕跡,然而看人游泳與自己游泳,可是完全不同的兩碼子事,所以就算是看得到蛟頭魔人的移動先兆,自己的動作想要切進那種非人類的速度,卻是難如登天! 雖然這兩個困難都是難到讓人完全不知如何解決,不過大肚如來並不灰心。 只要有點蛛絲馬跡,不是茫無頭緒,總是會找到對付的辦法! 本宗之內,“四佛”的另一位“九眼頭陀”,遍修法界一切眼訣,舉凡神眼鬼眼佛眼法眼所有眼藏正法,無不熟稔,也許他就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 “七羅漢”中的“目連天”尊者,專修“天目放芒”大法,全身真元氣芒乃藉眼竅射出,其攻擊的快速,在“真佛宗”內號稱“迅擊第一”,也許就能克制蛟頭魔人快如鬼魅的移動速度。 “大羅仙宗”“極元云霞處處飛,玄空無形片片回”八極真人中的“回形真人”,亦是以移動的快速著稱修真界,甚至還有“移動見回影,停駐形乃清。”的贊語來形容他移動時只見淡影,停下時方見身形的神奇身法。雖然從順口溜中可以看得出回形真人移動時還有淡影,不像這蛟頭魔人簡直連個鬼影都沒有,不過既是有專攻此道的修真,那就有找出應付方法的可能。 大肚如來心中正以無比迅捷的念頭思量著,身形卻是毫不遲疑地前進。 突然後下方,兩股奇利無比的芒氣,嘶然竄向了大肚如來的雙腿! 大肚如來心中大驚,因為從厲氣的來向,他察覺到一件令他想都想不到的事。 那竟是由看來似乎是死去的寶少爺與玉小姐而發! 這種突發的狀況,真是連修為深厚的大肚如來,也有一點手忙腳亂了。 除了攻擊者,是完全令他意料不到的人之外,此二人離大肚如來實是近之又近,讓人對于其倏放的氣芒,幾幾乎是避無可避! 七石寶劍射來的芒光,虹彩絢麗,瑰美無倫,紅橙黃綠藍青紫七色相混,乍合乍散,論其炫目的程度,實是可比“十大仙劍”中,號稱“諸天神劍,美麗之最”的“彩虹神劍”! 封神勒鬼牌,放出的牌芒整整齊齊,遠看就像由幾十個白色玉牌疊疊而起那般,邊響著“啪啪啪”的清脆玉音,邊化成兩疊重重牌影,邊從兩側快速地射向近在咫尺的大肚如來! 飛霞真人與四唯先生,一將法尺與象扇兩人接在手中,立即明白二人氣息粗重,顯然正強忍著什麼痛苦那般,全身都在輕輕顫動! 但是他們還活著! 而且四肢完整,並未受到任何一點外傷。 這是怎麼一回事? 飛霞真人與四唯先生,心中直是大感驚訝。 以蛟頭魔人凶殘的心性,豈會不傷二人一毫一發,就這麼放過二人? 此中恐怕有些什麼蹊蹺! 飛霞與四唯,可不是什麼初出道的年輕修真,馬上就感覺不對。 為這一耽擱,蛟頭魔人已是在另一邊猛自對“陰陽和合派”失去意識的女弟子們下手! 見到蛟頭魔人的殘忍行徑,二人心中怒氣倏起,連忙放下一切,離手正欲將法尺與象扇二人置放地面,陡地法尺與象扇二人,翻然而起,接著“玄玄法尺”與“四象羽扇”立化流芒,嘶然射向了近無可近的飛霞與四唯二人! 飛霞真人與四唯先生實是作夢都沒想到,法尺與象扇,竟會突然攻擊自己,急切間已是無法閃身躲避,瑩白如椎的芒氣,四羽合並,尖端銳利的淡光,嗤然射到! 原本兜住雪神女、寶少爺和玉小姐三人,由元氣所化的金色軟網,陡然乍散,寶少爺與玉小姐身形頓失依托,往下墜落,將就快射上身來的七彩劍芒與疊疊牌影拉得頓了一頓! 就這麼爭取到了瞬間的時間。 緊急間,大肚如來偌大的肚子突然金光大放,其中繚繚的金舍利芒團急速滾動,順著氣脈上沖到大肚如來肥肥的兩只大手,從掌心“嘩”地吐出了宛如實水,金色燦燦的流芒,抵住了輕頓之後又快速射到的兩疊白色牌影。 金兜順勢收束,就這麼網住了差點沖隙而過的七色彩芒。 可惜事起突然,大肚如來急調的功氣未全,立即被兩疊宛如實物的白色牌影,“啪啪啪”地連續狂擊,金流如水的真元被打得四散激射,震力上傳,也讓大肚如來的身形頻頻後挫,心頭大跳。再加上金兜網住的“七石劍芒”不往上沖,兩邊不平均的拉力讓大肚如來不由得牽動內傷,又讓那含金的鮮紅血液猛地從嘴角流下! 大肚如來強忍心頭暴翻的血氣,急急撤動身形,往下落去,雙手放出的金流與氣兜不敢收回,依然擋著玉小姐與寶少爺的強猛攻擊。 照理而言,大肚如來的功力,是遠勝寶少爺與玉小姐的。 不過大肚如來之前已是鏖戰甚久,也在激烈的爭斗中受到好幾處內傷,再加上寶少爺與玉小姐的動作,實是太出意料。 大肚如來放出金兜,是為了救援他們的性命,誰會想到本來如死去般動都不動的二人,竟會突然出手襲擊,暴起猛攻。 二人功力雖是比不上“真佛宗”大肚如來,但是畢竟也是“飛虎樓”中有名的邪真,如此層層抵扣,卻也讓大肚如來在倉促之中受了不小的傷害! 盡管這樣,二人還是無法置大肚如來于死地! 所以二人除了繼續加強手中的攻擊外,竟也從劍芒與牌影中,放出兩股淡淡的,卻是銳利無比的氣芒,直朝墜地的雪神女纖纖的身軀射去! 大肚如來看得心中大急。 從這個行動中看來,莫非雪神女也和他們一樣,並未遭到蛟頭魔人的毒手? 想到這里,大肚如來倏然真元滾動,上沖喉竅,大喝出口! 像蛟頭魔人那般,一股淡淡金色波紋,從大肚如來口中而起,嘩然往四方散開。 大肚如來自己在如此狀況下,竟還強運佛家“喝醒佛性”大法,首先他自己就保護不周,肥大的耳垂在波震過處,立即皮開肉綻,血滴順著兩腮流下,讓這本來笑容滿面的大肚如來,變成了血流滿面,望之令人心驚。 然而金波散開,卻是讓寶少爺的七石劍芒頓時後挫,氣色彩光大為黯然,連動作都緩慢了許多。而那兩排疊疊而來的白色牌影,被喝開的音波一沖,搖晃立顯,前後相疊的白色牌影幾乎連接不起來。 大肚如來趁著音波震開兩人攻擊氣擊牽鎖的那一瞬間,脫出感應,颼地一聲,胖大的身影比飛還快地竄向了即將被寶少爺與玉小姐發出氣芒沖得形影俱消的雪神女! 飛霞真人左掌斷去的左臂在短得不能再短的空間中急速一甩,腕口傷痕頓裂,激血狂噴而出,灑起的血雨嗡然化虹,竟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緊貼著身子,以淋淋鮮血布起了一層血光映然的血幕,但見那層光漓漓的紅牆之中,外放著瑩瑩的霞光,令人驚悸! 象扇真人合攏頭尖的四羽白色扇芒,直楞楞就這麼紮進了飛霞真人映血的光幕之中,立時宛如被紅柔軟壂所阻般,去勢頓挫,停了下來,唯其氣芒依舊不斷從四羽扇尖中暴噴而出,直射得飛霞真人那一層鮮紅色的霞幕血滴飛濺,四散而出。 飛霞真人真氣未凝,傷上加傷,倏來的沖力撞得他那已失去手掌的左臂喀地折斷,卻是咬緊牙關,不出一聲,死命地右手突伸,霞芒頓放,撐住了差點被打散的那一窪鮮血所立的鮮紅障幕…… 久戰之後又兼內外皆傷,連手掌都斷去一只的飛霞真人,臉色難看得的程度,實已到了駭人的地步,然而最讓他心頭如刺的,卻是原本木納少言,秉性溫和的象扇真人,如何卻會突然對著自己下手? 這個秘密,飛霞真人被血幕所隔,無從察覺,但卻被另一邊的四唯先生覺察出來! 在這麼突然的襲擊之下,四唯先生雖然也是有點措手不及,不過右手手臂也把握了這短暫的一瞬間,四只手指末端嗤地射出一尺的藍色劍芒,其粗若掌,然後緊接著那劍芒兩側,飛速地發生異變,就好像從那藍光湛亮的劍芒兩側,如彩虹的弧度般,往手肘的方向劃出了兩彎藍藍的虹橋,宛如打開了左右兩柄藍色的折扇,“噗噗”連響,就這麼齊指到肘架起了一個小型但卻凝實非常的藍色光盾!那如變戲法般的細致變化,讓人見了瞠目結舌。 可惜法尺真人的攻擊暴起身側,實在太令人意外,在四唯先生“掣肘盾”剛剛連起,氣未達稍時,如白色尖椎的“玄玄椎”已是猛然撞到! 轟然一響,倉促間架起的“掣肘盾”幾乎被突然而來的“玄玄椎”給生生撞碎,藍色的電芒如火花般四散飛濺,卻是勉勉強強維持了個原來形狀,不致崩散。 四唯先生內心憤急如焚,明白右手氣脈已被震得經脈錯開,如刀割般抽痛,恐是支持不了多久的,忍不住左手嗡地乍出一道粗如手臂的強大“神唯劍芒”,正打算硬拆法尺真人那飛轉如鑽的“玄玄椎”時,竟駭然見到了法尺真人的臉容表情…… 法尺真人五官扭曲,額上青筋暴起,一幅似乎就快爆開的模樣,雙唇泛黑,鼻息粗重,顯然正忍受著某種極為強大的痛苦…… 臉色已是從中劃開,左紅右紫,涇渭分明,看起來就像是被人惡作劇地在臉的兩邊塗上兩種不同的顏色那般,透著詭異的感覺。 更明顯的是雙眼放出的光芒卻是左紫右紅,一股狠厲的凶殘之氣直沖而來,讓人心生驚懼。 那種樣子,那里還有一絲古板而又有點拘泥的法尺真人的模樣? 根本就是那個蛟頭魔人的另一個翻版! 老天!蛟頭魔人難道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已經能夠純熟地運用剛剛化練的“黑絲攝魂蠱”了不成? 一個蛟頭魔人已是讓我們窮于應付,如今再加上這可以控攝人心的“黑絲攝魂蠱”? 整個修真界,豈有樵類? 四唯先生左手純亮湛藍的“神唯劍芒”立刻發不出去,這一猶豫,右手筋脈立崩,在強大氣機的沖激下,經脈斷裂,厲烈的“四唯神功”真氣外泄,右手臂上之前被飛鑽子氣機震動挖開的四個已是運功收口的血洞,旋即噗地噴起四道如柱的鮮血,血中暗含沉沉的藍芒,真元順臂暴瀉而出。 四唯先生臨危不亂,雖然明知如此劇烈的短兵相接,一個不慎,馬上就是尸橫當場還算幸運的慘烈下場,卻還是邊以左手快速無比“啪啪啪”地架起另一個“掣肘盾”,接過已麻木軟垂的右手盾,邊開口沉聲喝道:“蛟頭魔人施展的是‘攝心絲’!小心同伴反撲……” 為了分心說話,四唯先生右手血洞氣機不穩,嘶啦啦地裂成四條從肘到腕,深露白骨的長長裂口,泉湧的血液浸滿了整個右半身,為了抵住瘋狂的法尺真人猛攻,連停一下收攝傷口的機會都沒有! 既使是面臨如此的逆境,四唯先生的身形依然是半步不退,“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節盡展無遺! 大肚如來聽得四唯先生的沉喝語音,心中不由一驚,突然之間,堪堪被他雙手沾到的雪神女,身形暴翻,冰雪神罩卷成一束,如一支標槍般直刺而來,繃豎的軟罩上層層雪氣如波般覆蓋,宛似尖針的冰氣陡化七層,幾乎就要刺在大肚如來腰腹的僧袍之上…… 在那一瞬間,大肚如來見到了雪神女原本雪白的臉龐已經轉成了鮮明的紅紫兩色,而那如雪的雙瞳也變成了蛟頭魔人那般的一紅一紫,姣好的臉龐雖然完美依然,已成暗黑的雙唇卻是抽搐不斷,宛如正被侵入心頭的“黑絲攝魂蠱”蠱蟲啃齧心房那般,忍受著殘酷的煎熬…… 以雪神女堅冷的冰心烈性,都變成這幅模樣,顯然這蛟頭魔人已是將“黑絲攝魂蠱”的控攝作用,推得更進了一步。 大肚如來想到這里,心中頓如鉛壓,實是有點技法窮盡,無以後繼! 它以這樣的方式,來對付大肚如來這種慈悲為懷的正派高僧,正是擊中其最大的弱點! 此時閃避已是不及,若拼死引動所有真元,大肚如來自忖對方也絕對不會好到哪里去,但是那個對方卻是被強迫控攝,身不由己,素以“冰心一片無暇疪,溫柔滿胸卻是癡”外冷內熱,似剛實柔著稱大雪山的雪神女,大肚如來又怎能不顧一切地與其硬拼? 須彌芥子缽宛如變法術般在大肚如來右手中,哇然出現,金光在急切中只守不出,卻從缽緣嗤地放出似有似無,如綢如絲的縷縷淡淡金影,迫在眉捷地兜在雪神女這一招“冰雪六變”中集聚攻勢最為強大的“雪柱棱棱”之上。 大肚如來金芒內斂,完全收束在須彌芥子缽之中,只見缽中滿溢點點金芒,卻是半點不外露漏出。遠看活像是個盛滿了金飯粒的金碗。 冰氣雪柱層層刺入,缽中金芒被震得波波跳動,接著如槍般的“冰雪神罩”也以極快的速度跟著刺入,大肚如來如受重擊,缽中金芒頓開,爆散而出,大肚如來金舍利真元大量外瀉,整個肥大的身形就這麼被“雪柱棱棱”沖得直飛了起來,身形過處,片片血跡狂灑,金中帶紅,瑰麗非常! 冰氣的沖擊,讓大肚如來身在空中,依然感覺得出那刺骨強烈的寒冷直似千萬支細針,不斷侵入五髒六腑。尚幸他的金舍利真元雖被攪散許多,卻依然頑強地固守著內腑經脈,將連續滲進的“冰雪神功”不斷層層化去,故而雖是身在空中,意識卻是保持著相當程度的清醒! 那兩股原本射向雪神女,引誘大肚如來強發“喝醒佛性”音波震開氣機鎖定,趁勢往雪神女飛去的淡淡氣芒,立即轉暗為明,七色的芒氣與白瑩的淡光,就這麼在空中一轉彎,破風之聲大起,直朝大肚如來射到! 在空中猛吐鮮血的大肚如來,前傷加新創,實是已經到了勢窮力竭的地步。 本來想將“須彌芥子缽”從前方後移阻住寶少爺與玉小姐的進攻,隨即發現雪神女卷成一束,沖勢強大的“冰雪神罩”,緊緊地將“須彌芥子缽”抵住,看那樣子雪神女這一擊的“雪柱棱棱”似是已盡全力,竟然讓大肚如來氣竭力盡地無法將抵鎖住的“須彌芥子缽”拉移開來,只得單手輕揮,金色的流芒再從手心外流而出。 屢受傷損消耗的黃澄澄芒氣聲勢,已是遠不如之前,朦朦金芒上擁之際,已是顯得有點勉強和不穩。 三氣相接,爆然巨響,大肚如來手上雖然金氣泉湧,將寶少爺與玉小姐的七彩劍氣與瑩白牌芒,完全收納化消,可是明眼人一看就能察知,“真佛宗”“四佛”之一的“大肚如來”,在連續的惡戰與慘烈的內傷之後,再受此上下交征的齊來壓力,那原本金光酌酌的肚中騰騰金舍利,如今已是乍現晃動,隱隱的晦澀與陰暗之感,悄悄地透露了出來! 從下方冰氣上攻的雪神女,到上方劍光牌芒下擊的寶少爺與玉小姐,俱已是身不由己,供蛟頭魔人驅策的活傀儡,紅紫的雙眼放射著濃重的殺氣,就好像是面對著血海深仇的敵人一般,只求盡力攻擊,連保護自己的氣罩都撤掉了,讓大肚如來備感壓力! 一邊是正修的伙伴,一邊是無辜的邪真,使得大肚如來只得盡力化消,卻是不敢趁著他們毫不顧惜自身的弱點加以反擊! 大肚如來就是如此地陷進了生平從未遇過,如陷深泥,進退兩難的困境之中。 正兩手一上一下,使盡全力撐拒時,唰地一響,大肚如來心頭頓然警戒暴起,一股極其凶戾的氣勢,從身後透衣直壓而來! 那種冷酷殘虐,宛若實物的感覺,即使大肚如來並未有余力或是時間回頭察看,卻也知道是誰出現在自己背後。 糟糕之至!蛟頭魔人真是毫不放過任何機會,竟抓准時機,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身後…… 大肚如來全身氣機宛如警告的氣笛,“嘰嘰”地在他內心及全身大響而起! 我佛慈悲,看來老和尚今遭得在此舍去臭皮囊了…… 雪神女及寶少爺、玉小姐三人合擊的氣芒,讓全身大傷元氣的大肚如來終于緩不出手來了。 從種胎開始,大肚如來硬攔魔胎降世,與飛霞真人、四唯先生同時力抗七位邪派強人、五只遠古異獸魔禽及功力深厚莫測紫柔宗主的聯合攻擊、接著與降世魔胎正面對峙、仁義王無恥的背後偷襲、正邪彼此攻拒的混戰、直到最後變起肘腋,被受其救援,卻因“黑絲攝魂蠱”入侵體內,反臉暗算的同伴為止,大肚如來神功屢耗,內傷一重又一重,實在已經是有點強弩之末了! 現在這狡詐無比,陰險狠毒的蛟頭魔人,終于將其恐怖的魔手,伸向了自己! 可惡的是,自己卻是在此時陷進了這般縛手縛腳的困境之中,對蛟頭魔人幾乎已是毫無抗拒之力。 急切中大肚如來口中宣了一聲佛號,手中上撐與缽里下收的金光陡盛,竟然鼓起余勇,將颯颯的冰氣,爛爛的彩光,瑩瑩的白芒,硬是逼退三尺。本來高高鼓起,金氣蓬然的碩大肚皮倏然內縮,就像是個圓圓的氣球突然泄氣抽光那般,窪然凹入,所有的金舍利芒盡皆消失。 大肚如來身上的異象才現,突然就在大肚如來肩背的位置,嗡地散出一團宛如佛祖身後環放光輝的圓球出現,然後緊接著以圓球為中心,向身後放射性地轟然炸起十八條金光騰騰的金柱氣芒,其質之精純,就好似真的實物那般,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蛟頭魔人在大肚如來“本性圓光”大法施出的瞬間,立即警覺,綠色的雙臂交叉而起,腕側四支燕翅般的紫紅色倒鉤“鏘鎯”外彈而出,而順著倒鉤的彈出,一層內紫外紅的純亮半圓形光罩唰地出現,擋在蛟頭魔人的身形之前。 蛟頭魔人與大肚如來的距離太近,所以即使是以蛟頭魔人這麼快的速度,也已是來不及閃避…… 其中十二條騰騰金柱,正正地射在蛟頭魔人身前架起的光罩之上! 轟轟隆隆十二聲巨響傳出,大肚如來拼盡所有真元,暴然放出的“本性圓光”大法,已是引得連山谷都起了震動。 在金光狂閃,黃芒亂射的同時,幾乎氣竭力盡的大肚如來,駭然轉頭地發現,那滿滿橫溢的金光烈芒中,一點紫紅顯現,然後迅速擴大,嘶然現出了一個圓形的紫紅色光罩,其色純淨,在刺眼的金光中益發顯得明亮清晰,其中蛟頭魔人紫色及紅色的雙眼光焰翻騰,灼灼然地瞪視著已是渾身真元耗盡的大肚如來。 交叉的雙手十指同時指向大肚如來,指尖“嗤嗤嗤”地射出了十條紫紅色的光亮細線,因為二人彼此的距離實在太近,所以就在細線出現的同時,幾乎是立即地就這麼射進了大肚如來的背心之中! 正派“真佛宗”的代表,“四佛”中久譽盛名的“大肚如來”,終于倒下! 飛霞真人在大肚如來救命的“本性圓光”幾乎照亮了整個山谷時,心下已是大駭。 “本性圓光”是“真佛宗”極為著名的救命大法,此光並非是由真氣透經過脈,激蕩起真元烈芒所化,乃是在情況實在緊急無比之時,由所有苦修的真元直接放出,一去就無法收回,是而其威力更是超過正常的真元氣芒三倍以上。 一經施展此法,全身真元修為至少去了一半,還得從頭再次開始苦修,實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補回喪失的真元。 大肚如來竟然在此時施出這等極為損傷自身的救命大法,不用說必是遭遇到了凶險無與倫比的緊急情況。 飛霞真人心頭大急,連忙吸氣收腹,就要飛躍掠出…… 接著“本性圓光”轟然震波傳來,其氣之激烈,竟將偷襲飛霞真人的象扇真人,沖得連人帶扇地橫飛而去! 飛霞真人立即抓住機會,感應震波間隔,單掌豎于額前,覷准方位,嘶地切進震波與震波之間的空隙,身形毫不受影響地逆波飛身竄進了那滾滾的金光之中! 才剛切入不斷外放的金色芒華內,飛霞真人就覺察出蛟頭魔人竟然就在其中等著,斜側里一團黑忽忽的物事對著飛霞真人直撲而來,帶起烈烈的風聲,壓力並不銳利,但是速度卻是奇快無比。 飛霞真人顧不得血滴涔涔,又是斷掌又是骨折的受傷手臂,裁霞剪已來不及再從金光之外調來,只好直接震動真元,並指甩臂,帶起二十一條相連宛如並排的紅色霞光,像一排光柵般地切向了那團似是不斷在翻滾飛來的黑影…… 然後飛霞真人就分辨出那團滾動的黑影是什麼了! 連飛霞真人這麼豁達的修真,都忍不住震駭得叫了起來…… 那竟是金舍利真元放盡,大肚消癟,整個人看來生像是瘦了一圈的大肚如來! 正派中頂尖的四佛之一,就這麼失去知覺,被人像個尸體般地飛擲了出來。 飛霞真人實是作夢都沒想到,已是施出“本性圓光”救命大法的大肚如來,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就被人弄得生死不明,意識喪失! 顯然那個威力極大的“本性圓光”,根本沒有產生它該有的功效。 這個結果,實在是大大地出乎了飛霞真人的意料之外。 而這也是為什麼飛霞真人一竄進金波之中,就敢對那團突飛而來的物事,放出“吸霞入玄丹”大法之“姑射光屏”的緣故。 光柵緊緊相連,飛快掃向了在空中不斷翻滾的大肚如來身軀。 飛霞真人猛吸真氣,經脈硬生生地急錯而開,身軀強往側閃,左臂運氣,齊肘截斷所有脈絡,使力一抖,“噗啦”地就將自己那失去左掌,小臂又在象扇的暗算下骨折的左手前臂,活活震斷,陡地一甩,就朝那右手盡放的“姑射光屏”飛擋而去…… 如此自殘身軀,只是為了護住生死未卜的大肚如來,免于被飛霞真人急放的“姑射光屏”所摧化,其心性之決斷干脆,實是不愧為修真界著名的正派修真。 飛霞真人顧不得手臂撕裂的疼痛,猛偏的身形因為過于勉強,實是和翻滾的大肚如來也差不到哪里去。 飛霞真人的那只手臂,在與光片相擦的瞬間,立即轉白,“嗤”地消失在空氣之中,也因此拉慢了一絲絲“姑射光屏”飛切而去的速度! 強迫的側滾與飛擋的手臂,總算是讓大肚如來的身體險之又險地從光片相連,卻是突然轉向的“姑射光屏”側方斜飛而過,避免了被催化于無形的厄運。 一連串令人意外的變化,讓飛霞真人心頭抽緊,差點將大肚如來給活劈了的驚險場面,讓鎮定豁達如飛霞者,都忍不住額頭冒汗,臉色數變。 正穩氣定形,打算直起身形的飛霞真人,忽地駭然見到了蛟頭魔人那令人驚顫的紫紅眼芒,就這麼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他驚魂甫定的面前。 此時已是無暇顧及大肚如來的生死了! 蛟頭魔人等在這里,自然不會容許他有任何機會。 飛霞真人雙目突然就在這一瞬間,變得完全通紅! 他整個臉龐,也立即變成十七層深淺不同的赤暈,由上而下,漸次轉深…… 道袍“嘩”地飽撐而起,即使在空中那麼強的罡風,依然無法吹動飛霞真人身上的任何一條衣帶袍尾…… 危機厲氣迫在眉睫,已是不容許飛霞真人有任何一絲的延遲。 連身形都不直起,就這麼前傾著身子,飛霞真人昂首從口中射出了一道淡紅的霞光,直轟向面前的蛟頭魔人而去…… “吸霞入玄丹”,如今霞光外吐,飛霞真人已是將真元回歸于自然了…… 飛霞真人口中所放的這一道霞光,乍看之下普普通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然而若是再仔細一點看,就會發現這道淡淡的紅色霞光,其實可以平行分成七十六種細而又細,微而又微的淡紅層次。 然後觀察者就會驚訝地恍然明白,這一口霞光雖然淡淡的不起眼,卻是淡中密分七十六種不同的淡度,其精致細密的程度,實讓人有點匪夷所思…… 原來淡紅還可以分成這麼多種不同程度的淡。 簡單來說,飛霞真人雖是口中吐放出一道淡淡的紅色霞光,然而事實上,這一道霞光卻是由七十六條幾乎目不可辨,彼此相差細微之至的光束所構成! 蛟頭魔人毫不猶豫,伸出右掌,倏地拍在射來的七十六層光束淡霞之上。 看來淡淡的霞光,立即“蓬”地一聲,炸散出滿天的眩目豔麗霞光,七十六道瑰美鮮亮的絢爛彩霞四處飛射,讓人眼睛一亮,幾乎在這一瞬間看盡了光霞的所有變化…… 那種絕豔的美麗繽紛,恰與之前的平淡成了一個極為相反的對比。 炸開的光震,化成七十六道連續震波,“嗤嗤嗤”快速連響,讓蛟頭魔人的身形不由得後挫了一下。 蛟頭魔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就這麼生生地層層化消了連連而來的七十六重震波……綠色高大的身形,依然是這麼穩穩的立在空中。 震波過處,蛟頭魔人身形又是前移而來。 然後飛霞真人口中又放出了一道比之前稍深一些的淡紅光束。 細細密密的七十六道比之前稍紅的淡淡霞光。 蛟頭魔人這次伸出了左掌,又是“啪”地拍在第二道的淡淡霞光之上! 轟然爆開的七十六層碎光,由平淡轉成絢麗,灑出了滿天比之前還要更為眩目美麗的光霞彩芒。 又是七十六層震波連環而來,蛟頭魔人依舊上身頓挫,卻是半步不退。 飛霞真人又張口放出了一道更紅一點的光束。 一樣七十六層細密層次,爆起的片片霞光更加飽豔奪目。 就這麼連續不斷,飛霞真人由口中放出了十六道由淺到深,越來越濃的陣陣紅霞。 而蛟頭魔人也不斷連續左右開弓,一下一下地將射來的霞光拍碎,炸起的光影彩芒越來越是豔紅深濃,拍到最後,整座山谷已是滿天滿地都是飛旋的霞光亂閃,簡直就像是在這一瞬間放起了成千上萬支七彩煙火那般,睜眼看去,都是片片塊塊碎霞裂芒,各自帶著咻咻颼颼的破風之聲,在那兒閃耀著奪目的彩華豔色,美麗得簡直令人摒息。 飛霞真人第十七道霞光出口,其色已是深如鮮血,看來根本就好似吐出了一道血柱那般,給人的感覺立即從令人贊歎的美麗轉成了使人震駭的心驚。 飛霞真人的臉色中,那所有十七層的紅霞,已經隨著最後一口如血的光柱噴出,宛如被抽光了所有血色般,變得如雪一樣的慘白。 那十七層紅霞已經完全消失。 最後一道血光還未完全出口,蛟頭魔人已是展開了動作。 十只綠色的長指彈動,射出了十條紫紅色的細線,飛快地竄進那最後一道如血般的光華之中。 “咻咻”連響,飛霞真人聚精含元的“血凝霞光”剛離口而去,還未閉上嘴巴,那十條細線已快如電閃般,宛似活蛇地竄入飛霞真人的嘴中,奇速無比地順喉下,接著“卜卜卜”地鑽穿了食道,刺進了胸口的心髒之中…… 飛霞真人前面十六道霞光,雖然炸起的光芒滿山滿天地亂飛,極為眩人眼目,然而主要的功用,卻是掩護最後那一口聚集了飛霞真人全身所有氣血元精的“血凝霞光”。 此最後一擊,是為其勤修苦練真元所聚,威力之強直可洞穿山岳,直入海底。 希望這令人頭皮發麻的蛟頭魔人,會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疏于戒備,出現空隙! 可惜蛟頭魔人一見到那道如血的虹光,雙眼紫紅色的厲芒陡然亮起,采取了一個即使飛霞真人細線正入喉穿心,卻依然忍不住大吃一驚的舉動。 它竟然血口一張,快速無倫地嗡然放出一波波極為怪異的空氣波動出來,就像飛霞真人口吐霞光那般。 波動過處,空氣怪異的急劇扭曲,就像是被烤熟的蝦子般,不斷晃動卷扭著…… 威力強橫的“血凝霞光”,一被那層層的怪波透過,立即與空氣共振般扭曲起來。 在那一瞬間,九百二十層震波連連穿透,“血凝霞光”中所有爆震威力俱被化消。 然後就宛似一條紅色軟帶那樣,被蛟頭魔人如長鯨吸水般,“嘶”地吸入血盆大口之中,瞬間消失得一干二淨! 自己拼盡真元的全力一擊,竟就這麼地被它以這種聞所未聞的方式給破去了? 情勢至此,夫複何言? 飛霞真人看到這里,心口一抽一痛,便即失去了知覺。 “大羅仙宗”“八極真人”之一,飛霞真人,終于也倒下了。 四唯先生在大肚如來“本性圓光”炸開之時,也和飛霞真人一樣,立即就明白了大肚如來必是遇到了某種萬不得已的緊急狀況。 金光外滾,氣波震來,神智已失的法尺真人,也和象扇真人一樣,被橫撞而來的沖波,給推得側飛而去。 四唯先生右手軟癱,左手“掣肘盾”圓棱的邊緣錚然現出一圈薄薄的淡藍色刃鋒,“嘶”地破開滾來的震波,外擴的金芒就像被一柄利刀割裂一般,“啪啦啪啦”地朝兩邊分去。 四唯先生身形直入,金光彌漫中,幾乎難以視物,不一會兒遠處氣芒厲烈的風嘯大起,接著滿天爆起絢麗奪目的片片霞光,讓青黑微露魚肚白的天空整個為之一亮。 飛霞真人顯然也是遇到了極為強大的敵人,因為散放的霞光嫣然,頓與一般不同,看來也是與大肚如來一樣,陷身于某種非常緊急的情況之中。 四唯先生心中又驚又急,實是沒想到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之中,情勢已是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 更糟糕的是,此時自己右手經脈錯亂,等于是暫時廢去,再加上連番烈戰下,真元大量耗散。 平心而論,自己這個時候的功力狀況,恐怕連平時的一半都不到。 可是伙伴們遇到了凶險,豈能不盡快支援? 四唯先生忍住右臂經脈錯扭的抽痛,連靜下來運氣順開的時間都不願浪費,飛身就往遠處飛霞真人之處掠去。 才剛側身而進,立即就有一股強烈至極,宛如西天極電般的烈芒厲氣,從後方射來! 四唯先生還未回身,但是從氣機感應中,心里卻陡然浮起一股極為怪異的感覺。 這從後而來的氣芒,怎麼會讓我有這種奇異的感受? 時間緊迫,四唯先生來不及細想,左手的“掣肘盾”嗡然變大,身形急翻中,藍色光盾已是罩住了全身,轉眼就面對著那道烈如電光的氣芒,振臂迎上。 蓬然巨響中,破散的氣芒順著“掣肘盾”散開,濺如電火。 四唯先生被那強大的沖力沖得身形後挫了七八尺,心中疑惑更甚。 這個攻來的氣芒力機極強,顯然是出于第一級的高人之手,在他的概念里,現場哪里還有這麼一號人物? 四唯先生並沒有疑惑多久,因為在這炸開的白色烈芒之後,連續又是四條不輸前芒的強亮光氣快速射到。 而在烈芒映射中,他已經看到了出手的人,已是裹在一圈又圈的光環之中,颯然飛來。 血淋淋的頭部,完全找不到任何五官,也看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 有的便是七個深深的血洞! 全身的衣衫碎裂,連靴子都在前面破了個極大的大洞。 可是從身上衣服的質料看來,卻是極為名貴無疑。 雖然長發披散,面目全毀,不過四唯先生依然立即就明白了這個功力深強,不輸現在自己的偷襲者是誰。 也因此,四唯先生馬上就穎悟,為什麼自己還沒回身,憑著氣機的感應,竟會浮起那種極其怪異的感覺。 手中狂射強亮氣芒的大關刀長三丈八尺,正是“六大重兵”之一的“劈開天府斬神刀”! 那個人竟是之前被蛟頭魔人快如電閃的彈指氣芒封住“劈天斬神十三刀”最為玄奧的“十三大衍流星擊”,然後被六百五十道外噴血柱沖得五官全飛,雙手雙腳所有指甲全部裂離,甚至連下體的陽莖睾丸都完全破碎囊開,已是不成人形的“飛虎天王”! 看他那一身令人難以想像的慘狀,每個見過這模樣的人,實在很難相信他竟還能活著! 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而且看他雖然一身慘不忍睹,連臉都沒了,但是那活躍而又強烈的外溢氣機,簡直比他之前的表現還要再高上三分。 外形恐怖無比,兩個眼眶中還綻放著光亮的一紅一紫目芒,直是讓他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厲鬼現世的模樣! 四唯先生被飛虎天王氣機壯厲,卻又連續不停的氣芒所擊,身形不斷後挫,“掣肘盾”藍光雖然堅實未破,卻也被他一連串的攻擊,打得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正在死命抵擋,四唯先生背後又是“嘶嘶”連響,五種完全不同的攻擊氣芒,竟然趁著這個時候,同時以四唯先生為目標,轟然而來! 四唯先生憑著敏銳的氣機感應,無須回頭,立即就明白了從自己後方攻來的五種尖利芒氣,是出自于何人之手。 那一束凍人心肺的寒氣是發自雪神女著名的“冰雪神罩”。 那四片乍看輕如羽毛,實則內含複雜陰勁的羽形光芒,是象扇真人“四象羽扇”所出。 那一團快速旋轉,瑩如白玉尖椎的,不是法尺的“玄玄椎”還有誰? 那兩排疊疊牌影,挾著“啪啪”脆音,正乃玉小姐的“封神勒鬼牌”。 那一抹暗含滾動彩芒,氣機炫麗的,源于寶少爺的“七石寶劍”。 饒是四唯先生名列儒家第一派“浩然宗”聲威赫赫的“十大先生”之一,值此內氣消耗大半,外傷殘去一手,四周圍滿布有頭有臉的修真界高手級敵人的惡劣情況下,也不得不馬上陷入了危在頃刻的極險境地。 雖是身處絕境,依然緊咬牙關,准備豁出性命,抵死一拼! 從這些本來正常無比,現在卻是眼透紅紫,神智全失的人看來,顯然自從蛟頭魔人化煉了“十天神魔儀”“制神鎖魔鏈”的“黑絲攝魂蠱”之後,已是完全掌握了所有應用的技巧,而且從那時以後,蛟頭魔人的所有攻擊,全部都是以轉成紫紅色的“黑絲攝魂蠱”蠱蟲為主,不再以奪命殘身為目的。 天啊,它這樣做,難道真是為了征服所有修真界而來? 這樣短暫的時間中,它就能精通素有神秘面紗的“黑絲攝魂蠱”所有奇功異效,加上它那強大宛如天威的毀滅力量,普天之下,有誰能抗? 無論如何,我甯願戰死,也不願變成這個異界妖魔的傀儡! 四唯先生身形突然在原地快速地旋轉起來,右手雖然如廢去那般沒有任何作用,相反的還隨時讓四唯先生直痛入心,卻依然是在極短的時間中,在他身軀周圍,疊起了層層的藍色劍芒,每一片藍色光劍首尾相連,瞬間架起整整一百支。 他整個身體,就像是被包在一個極其巨大的藍色劍芒之中,劍身相連,密密互接,將自己緊緊地裹住,把所有攻來的敵人氣芒完全隔絕在外。 上面的天空布滿了片片飛閃的豔麗霞光,下面的四唯先生四周,炸起的氣芒碎光更是七彩斑爛,毫不遜色! 嘶嘶的裂氣聲,咻咻的光閃聲,轟轟的芒炸聲,隆隆的爆烈聲,交織一片,強亮無比,四唯先生的身形在各類的烈芒中,已是難以分辨…… 各方同攻的氣芒,炸起的亮光令人難以直視,其中的四唯先生,更是苦不堪言。 彙聚而來的壓力,讓四唯先生在乍受的瞬間,就已是口吐鮮血,全身經脈在沖力之下宛如利刀寸寸切割,痛入心肺。五髒六腑直似受不了外界力量般,不斷翻滾浮動。右手的血洞直噴血柱,四唯先生一身儒衫,已變得滿染鮮紅,看來活脫脫就是個血人! 外頭傾力合攻的眾人,至少也都是稍有名氣的高手修真,其中飛虎天王更是一宗之主,其合聚之力,實是奇大無倫,單人難擋。可是四唯先生力竭受傷之際,韌力更是顯出讓人難信的頑強,盡管各方轟轟隆隆地同時猛攻,讓那如寶塔般層層而起,罩住四唯先生身形的藍色劍芒,搖搖晃晃,宛如被風吹動的藍色風鈴串,卻依然是勉強相連,兀自不散! 若有任何清醒的修真在場,想來也會對四唯先生堅強的韌力,感到衷心敬佩不已。 盡起所有真元抵抗,氣散元竭之後,就只得任氣芒上身,連肉體都不留,也免得讓那怪異邪惡的蛟頭魔人利用。 以其聞所未聞的神通法力,實是難料死亡對其而言,是不是真的就是一切的終結! 所有仁愛義風的祖師們在上,請千萬莫讓弟子淪為蛟頭魔人肆虐修真界的工具! 四唯先生心中祝禱完畢,如流外泄的真元已近枯竭,晃動的劍芒再難支持,眼看著就要崩垮散飛…… 突然之間,所有攻擊都全部停了下來! 其整齊的程度,簡直就像是有個人在旁邊發口令一樣。 此時的四唯先生,幾乎已快要支持不下去,連停在空中的身形都已經開始緩緩下沉了。 他們為什麼忽然停了下來? 心中警兆突現,就在四唯先生架起的那個搖搖欲墜,每一支單元劍光都已經開始顫顫晃動的巨形劍芒上方,唰然現出了蛟頭魔人那綠色恐怖的猙獰身形。 方甫現身,右臂上舉,猛然豎掌就從四唯先生藍光黯淡的巨形劍芒頂端,劈了下來! “嗤啦”一響,由整整一百支神唯劍光所組成的巨形劍芒護罩,立即宛如被拉離了一個鏈結那般,齊中被破開了一條從頭至尾的空隙。 已是強弩之末的那一百支小形劍芒,立即好像一串被抽去心線的風鈴那般,推牌九似的從頂部開始“啪啦啪啦”連連爆響,一支又一支的藍光劍芒排排爆裂崩散,藍亮的碎光四處噴飛。 在滿眼的湛藍飛閃中,四唯先生頓時見到了一紅一紫的強光,在他眼前出現,然後心口突然一痛,好似被刺進了許多支銳利的尖針般,隨後就失去了知覺。 “浩然宗”名振遐邇“十大先生”中的“四唯先生”,也是現場除了蛟頭魔人外,最後的正派修真,終于也倒下了。 陰陽和合派四仙姝,感應天地異訣,四十四年種胎,牽引元神,合氣混精,而後異界元識切來,因緣交錯,藉螭龍蛟頭,現身人世間修真界,立胎完形,同時引來正邪修真,或為阻止,或為控攝,或為占有,或為探密,彼此爭奪,互相搶掠,各自不讓,最後一切成空,只剩蛟頭人身,綠皮硬殼的異界魔物控制所有的超級混戰,終于至此結束。 將十條紫紅色的細線射進四唯先生胸口的蛟頭魔人,得手之後,綠色猙獰的蛟頭抬起,其時東方正適露出第一線淡淡曙光。 淺金色的光線柔柔地照在蛟頭魔人綠色的瘰瘰硬殼之上,閃起了讓人說不出哪種感覺的怪異反光。 蛟頭魔人環顧四周,雙眼爆出了強烈的紅紫目芒,舉首對著初起的旭日,高亮的長嘯亢然而起,在這大戰後的山谷中回旋外擴,環環而出。 好書盡在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卷 第十之二章 血肉橫飛    下篇:第四卷 第十一章 大夢初初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