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二卷 第七章 戰云密布   
  
第二卷 第七章 戰云密布

第二卷第七章戰云密布 云夢在掠向豔嫣的途中,極敏銳地感覺出,真佛宗的大肚如來、浩然宗的四唯先生和大金日太陽神谷的一陽先生,真氣靈機遠遠就鎖住了自己,顯然把目標便放在她身上。面對著如此強敵,云夢心下不敢怠慢,急調真氣,猛然將功行運開。 雖然她知道身上的氣脈經過情郎改造後,已是與之前的功力不可以道里計,也明白自己當能至少達到如豔嫣一般,“真元道法”的“真元氣芒”境界,但是身上真氣隨著引動,竟然便似鑿穿了蓄滿萬噸水壓的水庫壩壁一般,滾滾真氣又強又旺地擴展開來,因為與強敵的交手在即,無法緩運輕行,急漲的強勁真氣尖端,穿穴破節般在云夢的身體里散開,以身體中央的黃庭為圓心,波波輕響地往她四肢百骸沖去。 每過一穴,云夢便聽得“辟啦”一聲,因為強大真氣急竄的速度太快,只聞她身體之內一連串宛如煙火連爆般的“辟哩叭啦”輕響,然後渾厚的真氣便宛若活物,透體而出,云夢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覺到真氣是那麼像她身上的一部份,如手如腿,心意相通。 “夢幻煙羅”陡地從云夢身上炸開,宛似白色的雷彈爆發,“轟”地激地一團滾滾的白色煙氣,立即將她的身形包沒,而在她的身形于白氣中消失的同時,也切斷了大肚如來、四唯先生及一陽先生的氣機鎖定。 這種情形比她之前的牽動煙氣狀況,猛烈超過十倍以上,直如仙人運法隱身,是如此的神異難信。 真佛宗大肚如來精修佛門神功“芥子金舍利”,所布出的舍利氣機本來已鎖住了云夢,而自她被那股渾如實物的白色云氣包沒的同時,他驚訝地察覺出舍利氣機竟然被那團云氣反束住,接著他那絲輕微的氣機便被推了出來,脫離了云夢的肉身,只能將氣機後移,鎖住那團還在翻滾騰動的云氣。 好家伙,云夢這個妮子真是了得,記得上次相遇交手,她還那麼生嫩,連那一方名列“十三陰柔兵”的隨身法寶“夢羅紗”都被自己給收攝了來,沒想到相隔還不到一個月,功力竟然如此不同,還能察覺出敵人的氣機感應,並用如此怪法,把肉身給脫出鎖定之外。只看這一點,云夢對于真氣的敏銳,絕對已是屬于大師級的人物! “陰陽和合派”的這個“招魔大法”果然是極為不同一般,只看和這個妖魔接觸的四個女修,竟可以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有如此令人不敢置信的改變,便知此妖真是聞所未聞的厲害! 以往也有過幾次,那些旁門邪派運動異法,招來他界妖魔,但總能在最後將危機解除,不是把招來的妖魔降伏趕回,便是在真人界直接將異界妖魔給消滅。真人修練的曆史中,流傳數十萬年的各種故事里,便有著許多可歌可泣的驅魔傳說。 然而說到最後,不管是傳說,或是大肚如來親身參與的降魔經過,卻是頭次體會到,一個妖魔,尚未現世,便已有如此強大的魔力,可以影響修真們的功力到如此境地,實是大肚如來悠長的修練歲月中所從未見過。想到這里,大肚如來不由得更下決心,為真人界眾修計,他必要竭盡所能,阻止這個可怕的妖魔降世。 身子同在空中飛掠的四唯與一陽兩位先生,顯然也有著同樣的驚訝,雖然他們獨有的神功已經發動,外相不露任何感覺,但是大肚如來卻明白他們必然和自己一樣,本來鎖住云夢肉身的氣機已被那團云氣給推了出來。 這些心里的感受,其實只在快如電火的一瞬間從心頭流過。雙方對沖而來,速度其快無比,在云夢那一團云氣倏然爆出的同時,三股尖銳的氣柱宛似怪物的肢體,從云氣中竄出,帶著“絲絲”的異響,比起云夢前掠的身形更是快上加快地刺向了大肚如來等三人。騰騰翻動的云氣里突然射出這麼三道氣流,陡然見了還真像是一只氣態的怪獸,伸出三只細利的尖爪,攫向三人。 前掠的身形並不減緩,大肚和尚肚中金舍利光乍然放起,透著推出的雙掌,往前射出兩道又強又亮的金光,迎頭兜住了暴射而來的白色氣柱,云夢只覺得那一股夢幻煙羅被大肚和尚手放的金光圈住,交接處“滋滋”直響,真氣鋒頭互相傾軋,溫度快速升高,把空氣中的水蒸氣更是炙煉得現了形,引起陣陣白煙。 四唯先生雙眼八瞳也放出一片藍光,青衫鼓漲,鬣鬣而飛,兩只怪異得各剩四指的手掌砰然伸出四尺湛藍碧亮得宛若寶劍的藍色芒光,十字相交,對正蜿蜒而來的氣柱迎上,“嗤啦”一聲,立即將刺來的白氣對正剖開,一分為四,化作四條白色細流,以四唯先生的身體為中心,劃了個半弧,接著散于他的身後。 云夢後氣澎湃,不可扼抑,白氣咕嘟咕嘟地連續不斷,直撞在四唯先生交叉在胸前的碧亮芒光中央,不斷地被剖成四片,化入四唯先生周身的圓罩,使得他如蒙煙繞,越來越濃,云氣飛灑,直似水流瀑布,濺射出老遠。 全身已化成金封神將的一陽先生,目瞪如銅鈴,深黃色的發須戟張,對著射來的白氣柱大喝一聲,震波引起金身體內一陣交鳴回響,突地不知道從他宛如天神的身體何處,“嗆”然迸放十二道金線,劃了個美妙的弧度,切向白氣。“大金日太陽神谷”四大金戈中的“日冕神戈”于焉出現。 云夢知道“大金日太陽神谷”鎮宗四大金戈,每柄都大有來頭,據說是日月相斗,互爭白天黑暗何者為先時,日神所使用的神界奇兵。其中“日冕神戈”多達十二柄,以數量而言,比起“十大仙劍”中排名第六“九閃神劍”的九柄,還多出了三柄,列于“七大子母兵”之一,其威力實在不可小視。 但見那十二柄“日冕神戈”,化成十二條臂粗的金線,從十二方劃圓而來,截住了云夢射向一陽先生的白氣,立即交互絞扭,竟生生將凝聚如實物的氣流絞成碎片氣絲,四散的白氣亂流一片零散,十二柄“日冕神戈”還逕自發出嗡嗡的輕響,看起來簡直就像十二條活的金蛇般,扭轉騰動。 云夢自然知道雖然射去的真氣凝聚如柱,但是對手是如此的不同凡響,絕對不會太受影響,隨即在雙方接觸之時,催化體內真氣本質,頓時氣勢驟強,于雪白的滾滾氣流中,出現了一串串閃爍的亮芒,忽啦啦地朝三人擁去!乍看之下,白色的氣柱竟像變成了白色的通道般,內中那一群一群閃動的亮光,反而倒像是順著管道泄向三人的流星,隱隱有雷聲隆隆,令人色變。 大肚如來兜住了云夢的氣柱,只是控而不發,算是三人中最客氣的了,此時一見云夢竟然甫方接觸,便即引動真元,放出了“真元氣芒”,心中也不禁為云夢的豪氣與魄力贊歎! 好個云夢,這麼開山打虎地就出絕招,完全不留一絲後路,顯然真的打算以一己之力獨抗四唯、一陽及自己三人。別的不去說,放眼天下,能有這種膽識的,恐怕還真是不多。 可惜了這麼一位頂級的女修! 這次傳來的已是云夢全身真氣凝練凍結而成的“真元氣芒”,威力與前大不相同,大肚如來腹中金舍利忽地開始金光騰騰地翻滾起來,光度乍強,大肚如來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遍射毫芒,細微而且高速的頻率震動傳出隱隱宛似禪唱的低吟,整個人大放光明,竟像是真的如來現身空中一般。 但見他面現佛容,慈靄中帶著肅穆,于空中端然不動,雙手合什,掌緣虛捧,將云夢那一條氣柱收在掌中,一待隱放隆隆雷聲的閃亮芒光傳到,更是調動金舍利,于雙手處嗡然放出了一圈大約三尺大小的金圈,收納滾動而來的光亮氣芒。 騰閃刺眼的氣芒,一入大肚如來所設金圈,立即引爆,轟然炸開,強大的爆壓撐得金圈漲大了一點,但隨即金舍利滾動加劇,現出了上通胸膛,穿過兩臂,直達手掌虛合金圈的兩條金光滾滾通管。遠遠看來,大肚如來似乎全身已變得如玻璃般通透,從腹中金舍利到手掌金圈的那兩條金色氣脈變得光亮無比,明顯可見。 從金舍利傳來的金色芒氣,顯然加壓在大肚如來手掌的金圈上,將云夢真元氣芒爆開所外張的力量給壓了下來,金圈于是回收成原來的大小,但是才剛恢複,後續而來的真元氣芒又已爆開,金圈再一外漲,便是如此一來一往,只見大肚如來手中的光圈不停地漲漲縮縮,其中的氣芒連連閃動,轟轟隆隆地聲勢驚人。 四唯先生眼見白色氣流中續勁強大,雖然被自己四唯神功所化的“神唯劍芒”所破,但是後勁滾滾,似乎是一點也不在意,反而灌來了更大量的真氣流,實讓四唯先生暗中不解,這個云夢以一對三,還一些考慮也沒有,便如此虛耗真氣,心里直歎妖法而得的成就,果然是與實修苦練的正途不同,取之既易,必不惜之。那里有人面對如他們三人般的強敵時,依然敢如此輕放真氣? 心里正歎著氣,已經化成八重瞳的雙眼,便見到了閃耀光亮的真元氣芒,夾在云氣之中呼轟而來,那種隱約閃動的毫光,四唯先生立刻就明白云夢已是激起了全力硬拼的決心,真元氣芒化雷而來,于是深吸一口氣,催化著手中的“神唯劍芒”開始快速地伸縮震動,發出一種極為高亢的細細營營之聲,左手依然豎立破氣,將湧來的氣流割成兩道,擦旁而去,右手橫肘宛如引弓搭箭一般,只見右手的“神唯劍芒”不斷地伸縮變動著,最後宛似四唯先生右手握著十幾條藍色的電蛇一般,越閃越急,越變越快,終于在那營營的振動聲中,四唯先生右手的提調氣機倏放,“唰啦啦”地射出了由真元氣芒所化的神唯劍芒,一串串,一條條地飛向正滾滾而來的云夢真元氣芒…… “四唯神功”中“神唯劍芒八大法”的“化箭大法”已是猛然放出,另一個在空中的一陽先生,化身金日神將,正將十二柄“日冕神戈”調運成圈,不斷轉動,將云夢攻來的真氣云流切割得片片零碎,面對接著而來的“真元氣芒”,正打算縮小戈圈,以破氣芒之際,忽見四唯先生的“神唯劍芒”已經一連串地放射出去,心念一動,立即大甩手,斜飛而起,氣機牽動著還正在旋轉破氣的“日冕神戈”,但見金影竄升,帶著那一圈神戈也斜飛而出,于空中分十二方放散,嗡聲大作中,一起如燕般大回旋,集中射向了罩在云夢周身的那一團濃濃的白色云團。戈身未到,快速的嗡然聲響已是大作。 在雙方氣機相應中,一陽先生此舉實在是大膽之至,因為雙方互感互通,此方一退,對方必定催動氣機,加強壓逼而來,一消一長,那里還有時間攻擊其他地方,光是應付那感應氣息,順壓而來的對方攻擊,就夠退的那一方手忙腳亂的了,因此到了這種等級的真元拼斗,身法招式都已無用,真元氣感的比拼才是重點。一個不小心,真元氣芒及身,立刻便會被那超強的能量給沖得肉身氣化而去,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正派修真們,本來還不明白云夢等的功力到了“真元氣芒”的地步,一旦發現孤竹神君和豔嫣仙子的比斗,已是屬于這種層級,立即決心同時插手,絕不允許真元氣芒穿破了孤竹神君的“青竹百疊”大法。 果然一陽先生才斜身調氣竄起,云夢的真氣流順著感應自然加速前伸,雖然他飛起的身體已是氣流的後方,但是氣機相應,已不受方位所限,云夢白色的氣流尖端快速地的溜一轉,立即向著一陽先生的後背追到。氣流尖端依然“嗤嗤”作響,緊跟在後的便是精光閃爍的真元氣芒。 沒想到一陽先生斜飛的方向正是大肚如來的附近,就在云夢放出的真氣尖端,堪堪刺到一陽先生的背部,隨後的真元氣芒即將跟上,將一陽先生的肉身炸化之際,在一個發出著比十二柄“日冕神戈”加起來都還要大聲的嗡嗡巨響中,有個渾身金光燦爛的金缽已經橫里兜來,缽中綻放純金色的兩尺金暈,乍看起來,竟像是個四尺大小,宛如臉盆的巨缽,轟天蓋地地截住了快刺入一陽先生背中的真氣云流。 就在金缽切截的那一瞬間,真氣對一陽先生的感應已被打斷,以致真氣末端自然地沖入正在緩緩轉動,金暈里金星閃動的缽中,而後云夢的真元氣芒串串而來,盡皆射入了空中截來的金缽光暈之中。 爆震連動,不過顯然金缽雖在空中,被炸開的氣芒震得亂晃不止,金暈波動,但是確然收束能量,解了一陽先生以肉身承接云夢真元爆裂的危機。而且金缽雖晃,然而爆炸的聲音卻是沉悶無比,宛若郁雷。 大肚如來急切中一手攝起了聞名天下的“須彌芥子缽”,另一手的金圈顯然無法完全收束,仍然源源不絕輸入的真元氣芒爆震,手引的金圈漲大接近一倍,“轟轟隆隆”的聲響已是隱然外傳。 從剛才到現在,說來話長,但卻只是一轉眼間之事,雙方你來我往,瞬息即變。正派的三位大家,至此也不禁對云夢灑然與三位頂級高手正面對撼的氣勢,感到心中暗暗敬佩。雖然她幾次出手並未占得上風,但是那一份氣度,與澎湃如潮的純厚真氣,簡直已是開派立門的宗師級人物! 然而心中雖有敬意,三位高手的手里卻是半點不停留,就在大肚如來另一手的金圈開始澎漲的同時,四唯先生所射出一串串清亮藍電般的“四唯神劍”所化箭芒,已是飛入了云夢白氣中閃耀的真元氣芒群。而一陽先生祭起的十二柄“日冕神戈”,同時大放強光,也射出了十二道宛似日冕,周圍環繞著淡淡彩光的刺亮白芒。這十二道強度可比日光的“日冕氣芒”,中心的集合點便是云夢那團尤在滾動的濃厚云氣。芒強速急,才剛見那令人目為之眩的彩暈,光氣的本體已經射進了朦朧的霧團之中! 玄霜飛身向前,心中卻是清楚地明白自己和二師姊兩人,若是想要想突破這六大特級高手的攔截,直接往援四妹豔嫣,實是比登天還難。于是身在空中,便集聚那從未感受過,如怒濤澎湃的“赤陰真氣”,雙臂盡展,鼓動全身的脈動,沖氣束身,速度突地加倍,黑袍飄飛,“颼”的直往飛迎而來的“雪神女”射去。雙眸倏轉妖異的赤紅,雪白的臉龐暗透玫暈,雖然沒有專練“吸霞入玄丹”的飛霞真人那麼明顯,但是隱而暗映,卻是另一番景象。 身形前竄的同時,右手雪白的纖掌並指如劍,猛然前刺,但聽“嗤”地一聲,秀雅的指端竟迸射出一道尖細的紅光,往亦是迎面飛掠而來的“雪神女”直直地標然而去。 紅芒穿破空氣,沿線水桶般粗細范圍內的空氣立即“裂裂”作響,竟是空中的水氣受赤陰真氣所化芒光急冷所凍,在空中凝成冰珠,紛紛墜落地面,而掉落的途中又引發另一陣凍波,引得更多的水氣結冰,只聽在那“嗤”的一聲之後,便是一連串“叮叮咚咚”清脆細密宛如金鈴般的連綿晶珠撞擊聲。音波又細又急,這一指出去,好似推倒了金珠山般,引發後面一陣亂響! 紅光直直地前竄,後頭宛如一陣冰龍追來,“噗啦”連綿。加上玄霜臉如雪,頰含暈,雙瞳暗映赤光,就好像冰獄中的豔女現世一樣,狠絕中卻又帶著自然散發的豔麗。 迎面攔截的“雪山神宮”當家四護法之一的“雪神女”,也絲毫不讓酷麗的玄霜專美于前,無獨有偶地雙瞳轉成盡白,遠遠望去不見黑睛,同樣宛如雪女再顯,“冰雪大法”提滿運轉,全身晶化,光線照在皮膚之上,竟有冰般的反光出現。一頭白色秀發蓬然戟張,蠕蠕而動宛似活物。那種神異的情形,簡直已非人形,莫說急速冷卻的溫度讓人瑟縮,便是這奇特的景像,即足以令人心中打顫! 雪神女對射來的冰冷紅光毫不猶豫,手中的“冰雪神罩”脫然飛出,但見一片白瑩瑩的雪光轟然炸開,滾滾雪影翻騰湧出,雙方人馬都是浮氣而進,看來倒像是大雪之神憑空在半天里倒下了滿山積雪,令人錯以為是一座隱形的高山發生了威力駭人的雪崩一般,在隆隆作響聲中,只見滾雪,不見山形。 這兩個冰雪豔女,此是第二次交手。之前兩人稍作接觸,並未真正用上全力。尤其之前玄霜功力不像現在,道法真氣深度有限,難有神異威力出現。雪神女自然也不為己甚,無所謂全面發揮,只是微動“冰雪神罩”的冷氣霜波,與她小作較量。而此時情況卻是完全不同,玄霜比她二師姊云夢更是直接,一出手便逼出了“真元氣芒”,紅線冰龍更主動先找上了雪神女,觀其氣勢,顯然已無試探了解性質。 依雪神女的個性,自然也不會輸手,一放出就是“冰雪大法”六變中的“崩雪滾滾”,真元道法已是與自然合一,牽天動地,威力驚人! 道家第一宗,九九神仙山的飛霞真人,道袍飄飄,臉上紅霞翻動,全身輕透著豔紅的毫光,見到玄霜偏身飛向雪神女,不等攔截,先一手就放出了紅線冰龍的真元氣芒,心中不由得穎然輕歎:“好個玄霜仙子,功力果然也是不輸其妹,看她放出的氣芒,光色純淨,又長又強,簡直可稱是玄門正宗亦無愧矣!”念下盡管輕歎,手中卻是不閑,袍袖下的右手已是如臉上重霞一般層層流轉,倏然輕揮,灑出一片輕紅色淡淡的霞光,雖然並不特別鮮豔美麗,但是霞光重重,一層又一層,隱約中感覺得出芒近無形,鱗鱗而動。 飛霞這一手是道家“吸霞入玄丹”大法中,專來探測的散手,叫做“晚霞初動”。他已看出玄霜雖然個性冷肅,孤傲不群,但是內心的強硬卓絕,絕對不會輸給其妹豔嫣仙子。在她全力面對強手雪神女的同時,飛霞的心中實是有點難以抉擇。雖然他內心早已決定不讓魔胎法成,但是面對著修為沒多久,功法道力如此精深的玄霜時,卻忍不住起了愛惜之心,非常不願意傾全力去對付。 他在內心歎了口氣,即便明知玄霜等的功力從何而來,因何而改,等到真正面對時,以他飛霞的名聲地位,實在是難以趁其應付強大敵手的同時,全力出擊。 這個蟄伏未出的妖魔真好算計,造成了許多的矛盾。 “這倒也好,”飛霞暗自下了決定,邊放出更多內斂的霞芒,邊在心里暗道:“就讓老道來瞧瞧小姑娘的功法到底有多大成就……”手中的霞光層層連放,重重相疊,好比數十層用霞光作成的網兒一般,罩向了玄霜。 天池仙宗的綠霓仙子,本就對云夢等三人極有好感,只是她們不分輕重,擅招他界妖魔,而且從獲得的訊息看來,此魔非比尋常,可能會造成整個真人界一場大浩劫。事態過大,讓她不得不放下私淑,斷然阻止。此時她見到三大頭頭宗派里的飛霞真人,竟也毫不留手地放出了重重霞光,不禁輕歎一聲,右手劍訣一引,“嗆”地一聲,“十大仙劍”中排名第七的天池仙宗,五色護劍之一“綠霓神劍”已然氣機引動,離鞘飛起。 “綠霓神劍”甫離輕靠在綠霓左胸的劍鞘,綠汪汪宛如一方湖水的劍鋒便不住地伸縮漣動,便似一尾碧綠清亮的活魚般,在空中不停游動著。 這那里還是一柄劍?簡直就是一條修練已化虹光的靈動仙物。 “綠兒呀綠兒,”綠霓秀目凝注著空中曼扭的神劍,低低自語道:“今日為全大局,不得不出手,綠兒你可得拿個分寸,當做的便去做,勿待將來後悔。去吧!”說完劍訣朝玄霜一指,綠霓神劍全身光芒大放,竟然如魚兒在水中倏進一般,輕輕一扭,劃了個圓弧,如電如箭,射向了玄霜。 玄霜放出的“紅線冰龍”,與雪神女的“崩雪滾滾”快速地相交,同樣是冰寒的性質,氣芒來源卻是截然不同,氣芒相交處發出“嗤嗤”的輕微氣爆聲,凝結成珠的水液受芒氣的擠壓,砰然爆散成細粉,不斷紛飛四散,而因為壓擠的空間隨著赤陰真氣的氣芒後續不斷地射入,及冰雪大法暗藏在滾滾雪影下,瑩瑩的冰雪氣芒的同時反撲,不斷往外擴大,也使得化為冰粉,滿天飛舞的范圍迅速的以兩人真元氣芒的交處為中心,如水紋般漣漣而擴!不多時滿天雪粉飛灑,直似入冬降雪般,突現奇景。 玄霜鼓動的赤陰真氣已煉轉成真元氣芒,從她的右手劍指不斷射出,她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雪神女冰雪大法所形成的冰雪氣芒毫不輸陣地對抗著,氣感強大已極,實在不愧是修真界有名的正派修真,其功力純粹,壓力極為靈動,顯然是等待機會,俟玄霜的赤陰氣芒稍有松懈,便即反守為攻,倒卷而來。 玄霜體內精化的氣芒不斷地快速消耗著,偏在此時另一邊的氣機感應里,又有一股隱隱的壓力迫來。玄霜不用看就知道三大頭之一的“大羅仙宗”飛霞真人已是同時出手,玄霜右手不動,氣機鎖定,暗吸一口氣,貫入右手,強化了對著正前方的雪神女持續射出赤陰氣芒。趁著赤光大盛的同時,左手抖然輕甩,“叭啦”裂響中,一條長蛇般的閃亮銀光蜿蜒竄起空中,一游一扭,飛快地射向了一旁正滿臉重紅,握光放虹,踏霞飛來的飛霞真人。 還好透過情郎改過的氣脈,似乎屬性已有很大的改變,經脈宛如皮筋那般,彈性變得極大,如今玄霜加強了貫向雪神女的真元芒氣強度,又放出了自己的“玄天玉霜帶”,稍阻了阻飛霞真人,其間真氣流動的變化極其複雜,若依以往的經驗,氣路一個不對,即有錯經差脈的結果。如今透過情郎的手,經脈之間深具彈性,實在已經避去了許多“走火入魔”的危險。 飛霞真人眼見玄霜單手與雪神女對仗,另一手竟還能攝控她的“玄天玉霜帶”,翩然向自己射來,銀光燦然,很明顯地帶體已轉光化,扭動有如雪蟒,把本來四散紛飛的冰屑雪粉更是掃得滿天亂舞,心中不由得對玄霜功法的深厚與氣路敏銳的變化極為贊賞,手里卻是毫不停留,放出的重重淡霞由透轉亮,宛如天邊絢爛彩虹般豔麗的紅彩陡然閃現,在令人眼睛乍收璀燦奇景的同時,快速收束,穩穩鎖住了那條不住翻騰,銀中帶赤的蛇帶。 玄霜立即感受到直接由飛霞真人那邊源源不斷,沛然而來的強壓,竟將自己摧動的“玄天玉霜帶”緊緊束住,幾乎切斷了氣機的相連。心中不由得一陣怒意,正待再次加強功法,把飛霞施加的壓力反撞回去,卻忽然發現綠霓仙子著名的“綠霓神劍”,竟將自己布下的冰氣破開,從雪飛珠濺的滿天白影中直直向自己飛來,那綠色得好似湖水的劍光,鱗鱗而動,宛如活物。 當豔嫣正全力運劍,毫不保留地透過火陽神劍,射出紫陽真氣所激的真元氣芒,企圖一股作氣,把孤竹老頭所設,如今顯然是氣竭元傷,離破散只差一線的“青竹百疊”,給完全刺穿時,氣機突然跳動,察覺出已是有兩個人,巧妙無比地,從真元氣芒的震波邊緣,調和脈動,流利地切入了戰圈。其中一個顯然急于救援孤竹神君,另一個氣勢猛漲,很快超過了孤竹神君現在只剩死撐的“青竹百疊”,其真氣的性質顯與孤竹神君極為相近,只是真氣的渾厚程度遠勝孤竹神君,那片真氣嗡然擴散,毫無阻礙地將那一片亂波搖動的青色光牆給包溶進去,接著就自然無比地承受了豔嫣真元芒氣的攻擊。 豔嫣心中對于此人操控自如的真氣,嫻熟巧妙的手法,直是不由得心中敬佩。能像這樣將對手真元氣芒的攻擊這麼自然流利地轉移而來,所有過程渾如天成,完全沒有一絲絲牽強差錯,絕對是宗師級的人物,才能夠有這麼一份能力! 豔嫣猜得一點不錯,這位悄然切入,自自然然就接下了她全力攻擊的人,正是“四君子神居”中,掌宗宗主,挴梅神君。 挽梅神君此時腰下的“挽梅鉤”已經是十字交叉,發出“颼颼”的聲音快速轉動著,不見鉤身,只有淡淡的粉色舞影,在連動的旋轉中,暗暗映出梅花一朵,正宛如盾牌般,擋住了豔嫣的那一束刺目亮眼的真元氣芒。兩相交接處,沒有之前電火般的激花,只是挽梅神君的挽梅鉤所化梅花,不斷變換著花朵的形狀,而那一束氣芒射到的地方,不停地“滋滋滋”地冒著青煙。 豔嫣清楚地感覺出來,挽梅神君的“傲梅九千化”正以快速的氣路變化,消蝕自己射出的真元氣芒,此時雙方一旦有人稍一錯腳,氣芒必然立即穿入,則死無葬身之地矣!豔嫣自己實在是沒想到竟然會和正派宗師級的人物交手,當下更是正心誠意,貫注全力,真元氣芒傾泄而出,使得青煙更為濃密,簡直就像是林木著火般熊熊冒起。 憐菊神君切入了“青竹百疊”中,只見孤竹神君盤坐在地上,神色青里透白,五官緊縮,雙手虛引,勉強控制著不斷掄動,架起青幕的“虎斑青竹竿”。憐菊神君快步上前,一掌前伸,搭上了孤竹神君背部,一測之下,連憐菊神君這麼久修的著名修真,也忍不住大驚失色。 孤竹神君真元微弱,氣海潰散,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撐著“青竹百疊”。稍為再晚一步,必定精氣耗盡,退如凡人。即便是如今早來一步,看師弟真元已是接近殆散,要想重修到之前的境界,恐怕也已經不是一兩百年可以做到的了。 想到這里,憐菊神君不敢怠慢,連忙在孤竹神君身後坐下,伸出雙手抵住他的背部,運起真氣,貫入體內,在他身體之中協助他已是奄奄一息的氣機重新振起,收拾散逸的真氣。憐竹神君非常明白,這時多收一絲真元,即可少讓他修練好幾年。而孤竹神君在憐菊神君的手一觸及背部,心中已模糊的意識明白師兄已到,心念一松,飛旋的虎斑青竹竿倏失氣機控制,在空中嗡嗡余轉了一會兒,砰然墜地。 挽梅神君自從接替了師弟的位置,承受豔嫣的攻擊之後,才明白這個小妮子的功力,竟然深厚到了這種地步。之前這個豔嫣,與四師弟孤竹神君,以真元氣芒互斗了這麼久,如今挽梅神君以其新軍之勁,轉接了她的攻擊,還是對于她猛火般完全不知收束的芒氣感到頗為棘手。 這個妮子的真氣果然是強絕一時,後勁十足。挽梅神君運氣如輪,心中實是止不住的驚訝。 嚴格說來,自己此時實是對一個邪派的二代弟子搞起車輪戰來了,而以自己一派之尊,接其久戰之師,本來已是于理不合,說出去也只是丟臉罷了,但反觀全身紫氣騰騰的豔嫣,不但毫無氣餒憂慮之心,反而更為專一摧氣逼元,不斷攻擊,一付也想順道把自己給收拾了去的樣子。 挽梅神君心里暗歎,若不是這些個女娃兒不知利害,擅施招魔大法,以其心性資質,說不定真能為陰陽和合派長久以來邪異的特性,作個徹底的改變。 事到如今,顧慮已無他用,只好硬施手段,讓她們不致一錯再錯了。 挽梅神君心下決定,要讓豔嫣真正地明白正派修真的功力道法,絕非其借助魔力所能比肩的。 氣機猛提,挽梅神君本來只是快速轉動變幻,消耗豔嫣真元氣芒的“傲梅九千化”已是緩緩于消溶之際,綻放柔光,讓本來直射在梅花上的真元氣芒,被柔光逼住,慢慢地離開了梅花之上。 待得柔光把直射的氣芒逼起,快速旋轉的那兩柄挽梅鉤,陡然乍分,飛出老遠,繞了個大圓,鉤身依然各自飛轉,速度不降反增,嗡聲大作,由鉤身中放出毫光,飛快地從兩側飛斬而來。 “花朵放盡仙跡殘,神魔兩界挽梅斬!” 挽梅神君壓箱底的著名神功大法“挽梅雙斬”已是悍然飛出! 法尺真人、象扇真人、黃菊娘子和竹杖翁四人,對著蜂擁而來的那一大批娘子軍,和她們所放出的三十六柄飛劍,毫無半點畏懼,調運著自己的各類兵器,猛然迎上。立時一片真氣元陽互相撞擊,彩光碎芒亂射一片,宛似下起了滿天的光雨般,燦爛非常! 溫溫是這批陰陽和合派娘子軍中最大的師姊,又是宗主紫柔的大弟子,平時即是南柔宮或派內聚會時的司客,眼力自是比起其他人要來得高了些,在雙方一接觸,她和柔柔兩人,加上了四夢女中的靈夢、巧夢四個人,就鎖定了“天機神谷”八訣通天的象扇真人。 甫一接觸,溫溫就明白自己四人實是差了八訣通天中的著名修真不只一把火!四人的飛劍不停旋轉攻擊,而象扇真人手里拿著一柄由四只雪白大羽毛組成的“四象羽扇”,連祭放都未祭放,只是持在手中,東一揮,西一拍,真氣牽引,就直接把攻擊而來的飛劍給斜牽到了一旁,偶爾有多劍同至,也不知這象扇真人用了什麼身法,只是的溜溜地一轉,就閃了個方向,讓飛劍一齊落空。看來這個其貌一點也不揚的象扇真人還真是有點鬼門道。 “天機神谷”號稱專修陣角方位,果然對于四人的飛劍攻擊,一眼就看出空隙,溫溫、柔柔、靈夢、巧夢四人,空自飛劍呼呼飛舞,此來彼去,卻是半點也沒奈何得了象扇真人。還虧象扇真人秉性似乎頗為柔順,只是東揮西拍,閃來閃去,卻不反守為攻,主動出擊。 北霜四晶清冷如冰四人,加上了如夢巧夢二人,卻是圍住了最先露臉的法尺真人。莫看法尺真人之前在豔嫣的“火陽神劍”下吃了個大虧,後來經過一番調息,加上師弟象扇真人輸送真氣,狀況實已恢複了十之五六。只是新傷初穩,雖不易強動真氣,真正展現本來功力,但是憑清兒等六個陰陽和合派的三代弟子,要想真正傷到他,卻也是沒那麼容易。加上法尺真人和師弟象扇真人一樣,同是出身于“天機神谷”,對于她們六人這種合圍的陣仗,在他們眼中要找疏漏實在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尚幸法尺之前所受的功力虧損,讓他也並不願意太耗精力,真正攻擊那一個人,以致于戰況與其師弟類似,都是飛劍飛得滿天飛,光影如電,卻是凶險不大。 東嫣十八姑和嫣豔八衛,也分別與竹杖翁、黃菊娘子傾力糾纏,而這兩組戰圈,就比之前的另兩組狀況回異。一方面東嫣十八姑、嫣豔八衛,個性秉承了師父豔嫣的激揚放脫,毫無顧忌;一方面第一個全力正面對上的,就是彼此的師父,因而雙方相遇,毫不容情,都是全力以對。 東嫣十八姑和嫣豔八衛,說到底功力是不如小有名氣的竹杖翁與黃菊娘子的,但是她們實際上人數比起二人整整多了十三倍,加上東嫣十八姑與嫣豔八衛本來就同屬一師,同時練劍,其默契心念配合無間,若是換成陣位專家法尺或是象扇二人,或許可以從其中尋出破綻,但是此時對仗的是“四君子神居”的二代弟子竹杖翁與黃菊娘子,顯然對聯擊陣位上並沒有太深的造詣,以致每當二人眼看就可以把某人傷在杖籃之下,卻總是差了那麼一線,被其同伴或代替阻擋,或圍魏救趙,總是可以化解危機。 不過平心而論,東嫣十八姑與嫣豔八衛,雖然人數最多,但交手的情況卻是最為驚險,究其實,並非竹杖翁與黃菊娘子的功力高過法尺或是象扇,而是精于思慮的法尺與象扇二人,心里非常清楚,他們這里盡管打得呼呼喝喝的頗為熱鬧,但是主戰場卻是在另一邊,根本不在這里。 也就因為這樣,這一大群人錯錯落落蹬高竄低,也算熱鬧地打成一團。 云夢運動全身氣脈,以一對三,尤其其中還包括大肚如來及四唯先生,這兩個真人界頂級的修真,另外一位“大金日太陽神谷”第一護法“一陽先生”,更是該派前三名的強手。光是以一對一,云夢是否能夠應付得下來,都還是未定之天,更何況如今三人同時出手,云夢清楚地知道自己其實是一點機會也沒有的。不過情勢逼人,無法回避,加上云夢委實並不完全了解經過情人改造的氣脈狀況,是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只得盡力而為。還好自己目前體內氣感滿溢,簡直有點像是個吃得太飽的人,恨不得張口吐出一些。顯然在真氣方面,尚不虞匱乏。這倒是大大地超出了云夢的意料之外。 因為真氣修練本已困難複雜無比,若想練到“先天真氣大自在”的超越後天所有限制境界,實在是苦練與天份兩者任一不可或缺。至于更上一層的“真元道法”等級,尤其是真氣本質已精練到另一質性的“真元氣芒”,甚至將真元氣芒凝結成珠的“真元雷珠”等級,就更是完全在于天機因緣,實是非個人努力所能求。 讓云夢沒想到的是,她吐氣伸縮,放出了這麼多的真元雷珠,竟然氣脈震動全身,理機活潑,順暢自然,絲毫沒有任何真元斷竭,接續不上的感覺。而這讓云夢面對著三位鼎鼎大名的頂級高手,暗暗生了不少信心。 放出的真元氣芒已化雷珠,呼嚕嚕地猛放,而被大肚如來手中金圈收住的氣芒雖然爆震連連,不過顯然還是不能將金圈破開,只是把范圍撐大約有兩倍。“砰砰隆隆”電光閃動,好似大肚如來手中捧著個電球一般,和他那個碩大而且還在不斷金光騰動的肚皮相應和著。 當四唯先生放出的“神唯劍芒”射中云夢如滾流而去的真元雷珠時,正是一陽先生調引十二柄“日冕神戈”,激射氣芒,逼入云夢護身的“夢幻煙羅”之時。 就在劍芒擊中雷珠,宛如天崩地裂的閃光炸開之際,云夢抓住這個波震大亂的機會,空中的身軀斜飛,收束氣層,讓暴射而來的“日冕神戈”強烈氣芒錯身而過。 一陣陣令人目為之盲的閃光讓人睜不開眼,而後的音爆偕同著可破金剛的震波轟然往外炸開。幾乎肉眼可眼的波紋宛如漣漪般散開,穿過大肚如來、四唯先生、一陽先生甚至是云夢之際,震波與這些高手的護身氣罩擠壓磨擦,竟在他們周圍引起了烈烈虹光,令人驚奇。 四人都被震波所及,真氣脈動微微停窒了一下,而云夢就趁著這一瞬間的時間,脫開一陽先生十二柄“日冕神戈”的感應追擊,反而帶著一團滾動云氣,沖向了宛似金身神將的一陽先生。 云夢這一個作法其大膽的程度絲毫不輸給一陽先生之前的冒險。甚至其緊要處還要更為驚險一些,她內氣外放,本來如云氣滾動的“夢幻煙羅”倏然凝結如盾,濃密的云氣宛似靈水活流,急速地往身後聚集,在白色宛若實質的盾圈成形時,云夢的身影已清晰地出現。此時她距離全身放光的一陽先生已是極為接近,雙手一揮,放出了三十二條亮如閃電的真元氣芒,直直沖向了一陽先生。 一陽先生嗔目大喝,“日冕神戈”急追而上,帶著長達三丈的芒尾,刺進了已現身形云夢身後的白色圓形氣盾。同時須發迸散,金芒大放,整個人幾乎變成了一個黃金色的大太陽,全谷為之一亮! 大肚如來和四唯先生眼見云夢這種幾乎是以命搏命的攻勢,心下大驚,本來二人是存著穩紮穩打,以三耗一地將她真元磨盡的作法,一方面云夢敗于三人聯手,心中當較能自釋,一方面這種方式不走極端,只分高下,較無性命風險,也讓宗門日後對陰陽和合派好于交待。此實是大肚如來與四唯先生進退圓融,去兩用中的特性。然而干脆爽烈的一陽先生卻不作是想,所以才會敢以身犯險地大進而攻!沒想到云夢雖然飄渺難測,竟也立即采取這麼一招還以顏色,致令雙方距離倏近,已是沒有了轉圜的余地。 云夢擺明了,便是:我硬受你一記,你也硬受我一記。這種挨一刀換一劍的作法,實是大出大肚如來和四唯先生的意料之外,須知如今云夢面對的,是當今正派修真中頂尖的名宿,可不是什麼無名之輩,便算是她功力較一陽先生高出一籌,經過這麼一場硬拼,所剩的絕對是不會太多的,那又如何應付另外的兩人?云夢此舉實是讓兩位名家大惑不解。 云夢背上傳來的氣鋒感覺又尖又利,刺入白色云盾時直與刺入真正的背部沒什麼兩樣,“日冕神戈”的威力實在非同小可,云夢傾全力聚集,以柔韌赤陰為表,剛硬紫陽為里的云盾,被十二柄神戈直穿而入,破柔碎剛,無堅不摧的氣鋒直把云夢纖細的身形沖得飛上了半天!云夢只覺得氣脈暴裂,四肢末端掌緣指根的微血管立即破碎,原本雪白細嫩的指掌皮膚頃刻間變成一片青黑,壓碎的血肉雖未皮破漏出,但是在強烈的芒氣沖激余波震動下,已是化成一片肉糜!最末端的指骨趾節,因為劇烈的芒氣震動實在太大,其所引發的波動,從背上為中心,往身體四肢骨節傳送,到了最後一節,因傳無可傳,在空蕩的振動中完全粉碎。 不過這些都只是芒氣所引起的震波,對肉體所產生的破壞。真正的氣芒,雖然破開了厚實的云盾,但是就在那一瞬間,此破彼補,刹那間已封補了七百二十三層。最後神戈氣芒威力放盡,云夢的身體才被後面跟來的沖擊波動給撞飛了出去! 內傳的振動將云夢的五髒六腑全部震裂,從她口中噴出了一天的血雨。 但是無論如何,“日冕神戈”的威力還是被云夢貫注了全身功力的云盾給化消了。 這就是為什麼修真界的各個修真們,不管功力有多深厚,還是得使盡方法,千方百計地找個神兵利器。當然此處所謂的神兵利器,並非是如人間一般,到刀劍鋪打個就行,修練到半仙等級的真人們,普通兵器在他們眼里實與廢物無異,以其質料是絕對經不起他們充滿高能量的真氣來回沖擊之故,是而盡管在修真界中,以真氣修練為主,然而對于神兵仙器,實是比人世間還要愛惜珍重。 一陽先生運出的“大金日萬丈光芒”神功,使得周身如罩金鍾,百邪不侵,雖然云夢的動作藉震波牽制暫時緩了一緩“日冕神戈”追攝的感應,以致順利地拉近了彼此的距離,還鼓蕩全身氣脈,放出三十二道精光四射的真元氣芒,直接攻來。但是一陽先生也是個熱騰烈性的人,見狀夷然不懼,還在金身之外,震動丹田,施出“烈日光炎”的柔性推拒波動。他心中清楚地明白,只要能夠阻云夢一阻,氣機縱橫的“日冕神戈”馬上就會破盾而入,讓妖女死無葬身之地! 于是他大膽承受云夢赤手發出的“紫陽赤陰神功”“真元氣芒”的正面攻擊。 本來依其預計,當可以無礙,卻沒想到云夢所發的真元氣芒乃由紫陽赤陰兩重真氣所凝聚煉化而成,那三十二道氣芒,每一道都是以“紫陽氣芒”內斂,“赤陰氣芒”外包,精淬凝化而成,故而柔韌的赤陰氣芒,以柔化柔地消解了他往外推拒的“烈日光炎”柔波,而蘊藏其中的紫陽氣芒便順利穿入炎光之中,炸進他“大金日光芒萬丈”的內在金身。 一陽先生本來渾如金鑄的黃金金身立即被三十二道精純無比的紫陽芒擊中,其中十六道紫陽芒更破入金身,在他身上炸開了十六個血淋淋的窟窿,每個窟窿的周圍金殼立即迸裂,一陣龜紋“辟啦”作響,縫接痕錯,一陽先生銅澆鐵鑄的金身隨即便在空中崩散,碎甲四散飛射,宛如煙火。 空中的那些片片金甲,其實都是由一陽先生精修苦熬皮膚,長期催煉而成,是而他金殼一碎,實不啻全身皮膚盡裂,硬撕而起! 在金甲碎片帶著淋淋血雨里,空中的一陽先生痛得無法維系真氣,仰身便倒,好像一顆石頭般“咻”地墜向地面,情況顯然沒有比云夢好到那里去。 大肚如來和四唯先生大吃一驚,立即飛身往援。 四唯先生身形一閃,攔腰虛抱住了墜往地面的一陽先生,只見他金衫裂碎,全身上下血肉淋淋,暴露在外的所有皮膚皆已被剝去,只剩紅嫩嫩、夾雜著血管筋脈的肌肉一顫一顫地,簡直令人不忍卒睹!小心地輕放真氣,把他血紅的身軀以真氣輕浮于兩臂之上,一絲絲的真氣透過裸露的嫩肉,輸入一陽先生的體內。四唯先生知道以他現在的情況,輕輕一有碰觸,立即便似利刃割心,所以仔細地不敢碰到他的身體。 看了這樣的淒景,四唯先生閉了閉眼,心下慘然,回頭袍袖輕揮,把正因失去氣機控制,也在往下墜落的十二柄“日冕神戈”攝回,一沉真氣,緩緩地落回地面。 大肚如來肥胖的身材有如驚鴻長電,一竄就追上了被撞飛出去的云夢,正想攝住她的身體,沒想到本來還如一只被打飛的死鳥般的云夢,陡然一翻,身體還在往後飛出,但是卻已經正面對向追上來的大肚如來。 大肚如來目光何等精細,面對著冷然望著自己的云夢,見她秀目微凸,臉色一片青黑,死凝的血管浮起,雙耳裂碎,七孔之中滲著令人心驚的血流,絲絲飄向空中,其慘烈的景況令人難以想像。 飛後的速度漸緩,云夢臉上的浮煙似將凝起,終又散去,那令人望之心驚的臉容,終于還是無法隱藏于煙羅之內。 大肚和尚心里明白,云夢五髒俱裂,生機已亡,不由得黯然伸出雙手,輕輕扶住硬撐著的云夢,調和速度,終于在雙方對看下停住了身形,長長歎了口氣:“我佛慈悲,云夢仙子真是何苦如此……” 被震波震凸的雙眼無法順利閉起,云夢有點困難地道:“問我何苦如此,何不問問你們何苦相逼?” 大肚如來心中也是沒想到云夢會采取這麼激烈的拼命方式,只得再歎了一口氣。 飄逸的外表下,卻是這麼一顆厲烈的心! 云夢撐著最後一口氣,聲音聽來竟與之前的飄渺語音有點類似,只是在朦朧之中,充滿了濃濃的苦澀:“為什麼……你們為什麼在他還沒來之前,就認定他是妖魔?……他什麼都還沒做……只是想見見我們……”說完真氣散去,生命離體而去。 玄霜眼見“綠霓仙子”宛如活物的“綠霓神劍”破開冰罩,劃然而來,只得長吸真氣,鼓足冰元,猛地一吹,射出一道雪白凝光,乍然沖向綠霓神劍。 氣一出口,雪神女以“冰雪神罩”引發的滾滾雪海,立即壓力大增,隱隱然有崩然下壓之勢。另一邊的飛霞真人,霞氣滿天,紅光燦亮,緊緊鎖著玄霜的“玄天玉霜帶”,玄霜一心三用,無法專一運作,只得分散氣機,暫時維持了一個拉拒的狀況。 飛霞真人手中放出的霞光重重相疊,不斷增加壓力,臉上的紅霞增加到了十層,伸縮欲進的“玄天玉霜帶”還是騰動扭轉,一付隨時前射的模樣,讓飛霞滿心的驚訝。 這個玄霜是以一己之力,強抗三個非同小可的著名修真,在這樣惡劣的狀況下,自己的“吸霞入玄丹”大法已是催動到了第十級的級數,而由玄霜氣機所控的“玄天玉霜帶”尤自飛揚跳脫,掃起的滿天風雪依然是威力驚人,若以此而言,玄霜對敵的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那麼除非動用到自己仗以成名的“裁霞剪”,恐怕是不大容易壓制得了她的。 雪神女本來想趁著綠霓仙子的“綠霓神劍”切隙飛進的當兒,一鼓作氣地催動“冰雪神罩”的滾滾雪光,把她劍指所發的“真元氣芒”震散,沒想到那道赤紅如血的“紅線冰龍”退了有三分之一,然後便是“吱喳”一陣冰珠爆響,便死硬不退,好似生根般緊鎖不動,雪芒與赤芒更是激烈尖銳地互相交戰著,冰氣更凍,壓力更強,冰珠碎粉被擠推得四處飄散,宛如紛雪驟大,朦朧一片。 綠霓神劍被玄霜口中吹出的赤陰精芒射中,強大的抗力便如膠如著地鎖著,綠霓神劍的周圍立起一圈暗映紅光的冰罩,綠霓仙子攝控的氣機立感遲澀,心中不由得一凜。 好玄霜,冰元寒氣竟然能化罩鎖我神劍,看來果真是功力大進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 綠霓仙子加催真氣,綠霓神劍馬上就活活欲飛,宛似擇人而噬的模樣。 玄霜也立刻回應,赤陰已轉純白,冰罩固化,層層加封,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個大冰球,包著一條綠色的閃電,球內互斥的光芒亂閃,尖嘯陣陣。 玄霜體內的真氣雖然騰騰而出,但是三方而來的壓力都是超級強大,讓玄霜已經擴張到了極限的經脈,開始覺得有些不敷輸出了。 受到了這三方的同時猛攻,沒有人會吃得消的。即使玄霜的經脈已被調整改變,遇上了這種圍壓而來的力量,實已出現了承受不住的現象。 玄霜心中暗咬銀牙,終于決定若是依這種情形下去,總會被這三個正派修真把自己的真氣耗盡。 是該到了孤注一擲的時候了! 也在這個同時,綠霓仙子盡管心中對玄霜的功力與修為充滿敬意與愛惜,然而以自己三人的名聲地位,竟會被一個陰陽和合派的二代弟子獨力將三人攻勢攔下,心中其實多少有點不堪,尤其她主動攻擊雪神女,“玄天玉霜帶”又對付飛霞真人,只是以一口先天純練的真氣冰罩鎖住了自己的聞名天下的“綠霓神劍”。這其中豈不是有點隱隱輕視自己的味道? 想到這里,心內頗不是滋味,忍不住氣機轉換,變化了遙控“綠霓神劍”真元的質性,只聽得浮在空中層層密封的冰球中響起一聲悠長清亮的劍吟,冰罩迅即出現了裂痕,綠光加強,最後終于砰然炸散了圈鎖的冰罩,灑起一天的冰屑! 綠霓神劍已是不見劍身,完全光化成一條綠色的電芒,嗡嗡的長響宛似仙物發出的高亢清吟,如電一般射向玄霜! 玄霜的身形陡然加速,颼地直接竄向了最接近的綠霓仙子,所有外放的真氣完全回流內收,已不理會其他隨感應追來的氣芒,只是激蕩集中如強流暴風般的赤陰真氣,轉化為真元,凝聚成一顆強壓而成的雷珠,在沖向綠霓仙子的過程中,脫口射出! 飛霞真人一見玄霜脫口放出了聚集全身功力的真元雷珠,如電般飛向綠霓仙子,而綠霓仙子全身綠色霓光暴現,顯然是想硬接,心中暗叫不妙,身形急閃,抽調出鎖住“玄天玉霜帶”的紅色霞芒,左手手掌光芒流轉,一十七層,層層相疊,整只左手宛若由天邊晚霞所幻化而成,直直攔向了玄霜射出的“真元雷珠”! 玄霜的“玄天玉霜帶”束縛一去,卻是反常地並不隨感應追向飛霞真人,反而活地一聲,卷向了正飛射而來,已化光體的“綠霓神劍”! 雪神女“冰雪神罩”所催化的滾滾雪光,壓力驟失,感應而動,如水壩崩潰般,順著感應追向玄霜。 雪神女一見,立即明白玄霜已撤去了所有抗力,心中一驚,明白氣芒順勢而行,一待氣芒追上玄霜,她立即便會香消玉隕于空氣之中,絕無幸致!連忙猛力收氣,強拉著順飛而進的滾滾雪光。 這是一個多麼烈性的女子呀! 玄霜射出了全身功力所聚的真元雷珠,明白自己是等不到結果,便會被狂卷而來的雪芒追上,而後全身氣化,大約一個尸骨無存的結果是跑不掉的了,心中不由幽幽歎了一口氣:“冤家呀冤家!我是那麼樣的想見你一面,但是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現在看來卻是難如登天!他們說你是從魔界而來,卻不曉得我生前難以見你,死後是否可以完成心願……” 玄霜心念至此,清淚頓下,淚水遇上寒氣,立即凍成了兩條冰線。 玄天玉霜帶因離主人較近,帶頭一觸光化的綠霓神劍,赤陰柔氣便似萬絲纏線般,“嗤嗤嗤”地緊緊纏住了綠霓神劍,把它威力強大的芒氣包捆得密密實實,絲毫不露! 綠霓仙子在運起“綠霓光裳”的護身神功,打算硬接玄霜射來的真元雷珠時,乍見飛霞真人橫竄而來,左手霞光萬道,放出了宛如紅布般密實的層層紅霞,攔截飛來的真元雷珠,她人本就絕頂聰明,見狀就明白此雷珠顯然非同小可,立即吸氣後退,護身的“綠霓光裳”運轉到極點! 綠霓神劍氣芒被遮,加上主人氣機後退,准頭失定,斜錯了玄霜的胸口,劃過了她的雙腿,玄霜雙腿立斷,血液立即噴湧而出,此時雪神女的滾滾雪波追淹而來,最後一個不及徹回的冰雪氣芒輕觸已斷的玄霜雙腿,那穿著黑褲的雙腿立即崩解激化,在一陣輕微白光閃映下消失。 而神劍過體,因高振的頻率影響所及,玄霜真元已去的內髒立即破裂,鮮血反湧,從玄霜嘴角猛地溢出,之後的雪光震波傳來,玄霜已凍結的雙腿傷口迸裂,卻不見絲毫血跡流出,震波上傳,玄霜自尾椎起,喀啦連響,自頸以下脊椎全碎,五髒六腑經此一絞,盡成碎片! 飛霞真人功力提到最高,紅霞層層相連,緊緊裹住了玄霜拼盡最後一口元氣放出的真元雷珠,于光芒不斷閃動中,終在飛霞真人層層的壓制下爆開! 一陣宛如悶雷的聲音響起,飛霞真人手勢不斷,引動的霞光宛如花朵收束,紅光漣漣,往內合聚。 沒想到玄霜這一顆赤陰雷珠非同小可,內中也是層層相裹,爆了一層又一層,飛霞真人只覺得內壓一陣一陣而來,雖然傾力壓制,卻是越收越大,紅霞疊疊而起,那個紅色的光球卻是越來越大,終于在第八十一爆最後一炸時,霞光頓散,飛霞真人那光輝流轉,作為壓制基底的左手立時炸成了肉糜。 飛霞身形倒飛,右手豎起如刀,又是一排相連的霞光破開了震波的波鋒,然後才停了下來,左手已是齊肘而斷,袍袖碎裂。 綠霓仙子見了如此驚人威勢,心中直是駭了一跳,沒想到玄霜性烈至此,甯可聚集全力,作雷霆一擊,以如此聲勢,若是自己來接,恐怕下場也絕對好看不到那里去!心里想著,手中往空一招,綠霓神劍電般飛回,卻在神劍飛起的同時,帶起了滿天銀片,仔細一看,竟是玄霜的“玄天玉霜帶”,為包封住神劍的氣芒,竟已片片斷裂。 望著滿天還在飛舞的銀帶碎片,綠霓仙子心中不由得一陣怔忡。 雪神女白發披肩,雙手捧著玄霜失去雙腿的尸體,輕輕落回地面。 綠霓仙子蹤身上前,低頭看著那如白玉般雕成的美豔臉容,嘴角雖是殷紅一片,配上失血過多而顯得極為憔悴的臉頰,卻是另透一股淒涼的美感。彷佛在人間無緣與情郎相結,此時透過了死亡,已和自己的真愛永在一起,那一片冰烈真情,灑然而出,望之令人鼻酸! 綠霓仙子和雪神女對望一眼,心中不由得問著:“這麼一個外冷內剛的堅強女子,就這麼在自己手中去了?” 飛霞真人遙望著抱著玄霜的兩位女修真,一邊為自己左手包紮,一邊忍不住歎了口氣。 是的,這麼個令人難忘的女子,就這麼去了。 好書盡在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二卷 第六章 戰端初起    下篇:第二卷 第八章 風波又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