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四章 優化天女   
  
第四章 優化天女

因此,盼風天女在聽了他最後的這麼一個回答之後,便實在沒有辦法地,只好同樣像他之前那般地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我們三姊妹也就沒有辦法,不得不做出我們實在很不願意的最後手段了……”

最後手段?

聽了盼風天女的話,他忍不住便馬上接著問道:“你所說的最後手段,指的是……”

回答他這樣問題的,並不是盼風天女做出了怎麼樣的話語反應……

而是由睛風、睬風和盼風,三位天女,同時所做出來的一致“動作”,來對他的問題,做出了回應!

那是以睛風在中、睬盼二天女左右分立開來的並排之勢,以微帶著凹弧的角度,准准地遙遙扣住了現在他所在的位置。

等到她們三位天女的動作快速完成之後,接著才由最中間的睛風天女,帶領著睬盼兩位天女,以一種清越好聽的語音同時嬌喝道:“炁界之主,為了你殘忍而又無情地,將我們‘天間’最前線的‘四環堡’,以及數以千計的天靈修們,完全摧殺毀滅……我們三風天女,特別叩請‘天間無上之主’,玉虛天主,允許我們跨出‘次空間叢’,與你一戰!”

這個時候的他,終于搞清楚眼前的三位天女,到底是打算干什麼了。

然後,連他自己,似乎也沒有發現地……

在他的內心深處,好像有另一種隱秘而又強大的屬性,因為三風天女的這種明確的“挑釁行為”,而對他的神識產生了某種神秘的影響……

因此,他在聽了三風天女表明與他一戰的意思之後,很快就皺了皺眉,居然以一種很不高興的語氣,冷冷地凝視了三位天女一眼,然後說道:“怎麼?你們三個又要對我動手了?”

他這樣的話才剛一說出來,正在暗中以“氣勢”鎖住他身形的三風天女,心中忽然間就很沒來由地,微微一凜!

三風天女修練已久,這種心神的牽動,馬上就讓她們同時警覺了起來。

因為,從他剛才的回答中,她們三風天女居然很驚奇地發現,那里面竟充滿了一種好像是主人正在對著下屬說話的威嚴氣勢!

而且,更奇怪的是,三風天女也不曉得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她們三人的心神,居然也為了他這簡單的一句話,而感到某種深沉的震動!

咦?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子?

三風天女的心里同時都閃現了這樣的疑問……

不過即使是像她們三人這樣的“大天女”,一時之間也實在想不出來,為什麼自己的心里,會有這麼奇怪的感應……

有那麼非常短暫的一刹那……

她們竟似乎真的有一種“受到主人叱責”的微微慌亂……

這樣的感覺,雖然只有非常短的一瞬間,但是以她們清晰如縷的神念,卻還是立刻就清楚地發現到了這一點。

暗中深深吸了口氣,為首的睛風天女,忽然趕緊以她們三風天女所專屬的神識共振層,傳來了穩住睬盼兩女心情的“心神訊息”說道:“別多想……這可能是他所發出來,足以影響神識的惑神怪法……”

在睛風天女很適時發出的這一段訊息之後,果然和“炁界之主”似乎比較更接近一點的“睬盼”兩位天女,馬上就強自鎮定了心神……

其中的盼風天女,在停頓了一下子之後,終于還是忍不住地像睛風天女那般,以她們所專屬的方式,傳出了訊息說道:“咦?這可怪了,大姊,為什麼剛才我有那麼一會兒,好像真的覺得他是我們的‘主人’呢?”

盼風天女這樣的訊息才剛說出來,其實同樣也發現到這一點,而且也同樣有這般疑問的睬風天女,馬上就感覺到不能讓這樣的疑問,再多留存于她們的心里須臾,因此在盼風天女才剛問完之後,馬上就插入了訊息說道:“大姊說得對……這一定是他使出了什麼怪法子,想要幻惑我們的心神……他是來自異界的主宰,怎麼可能會是我們的主人?”

聽到睬風天女這樣的補充訊息,盼風天女也終于不得不承認她說得很有道理了。

以他現在那已經幾乎毫無疑問的特殊身份……

他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和她們三風天女,有任何主從相屬的關系的!

因此,剛才她們心中的那一瞬間感應,必定是他在里面弄鬼……

想到這里,盼風天女很自然地便對著他搖了搖頭,很直接地說道:“你別這樣,想要影響我們的心神……如果不是你試圖要毀滅我們,我們也不會前後兩次地,都想要對你動手……”

又是那什麼他要“毀滅三間九界”的見鬼說法……

聽到盼風天女的這種回答,他的心頭不由得生起氣來了。

瞪了盼風天女一眼,他干脆冷冷地、生硬地繼續說道:“什麼奇奇怪怪的理由也別再說了……盼盼,你們這一次,想要對付我,恐怕沒有之前那麼容易了呢……”

聽到他這種淡淡的,但很明顯也充滿了冷峻含意的回應,盼風天女很自然地歎了口氣,反倒像是有點軟了軟態度地回答道:“這……並不是我們刻意要和你過不去……而是情勢發展的結果,讓我們一直都沒有辦法做出其他的選擇……”

聽到盼風天女這樣的話語和態度,他禁不住又有點不悅地撇了撇嘴,很不以為然地說道:“什麼叫‘沒有辦法做出其他的選擇’?我來到這個‘原生湖’,要找的只有兩個人:一是已經被魔種魔化了的‘紫柔’;另一個就是一直說我會毀滅你們的‘玉虛天主’……和你們三個有什麼關系?為什麼在我才剛到這里,你們就跑出來,口口聲聲說要和我動手?”

他現在這樣的說法,其實後面所指的含義就是:誰說你們沒有其他的選擇?我找的正主兒又不是你們,因此你們大可不要出來呀……

在他的話才剛說完……

盼風天女還沒有做出回應,她旁邊的大姊睛風天女,終于在這個時候又把話頭給接了回去,主動地做出了回答。

而且她在回答之前,還特意“哼哼哼”地冷嗤了一陣子,然後才接著正式說道:“我們知道現在的你,已經和原先我們所知道的你,有了完全不同的力量……而我們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強自出頭,並不是我們不曉得這些,而是因為……四環空堡,是我們三風天女所主駐的防區……當我們得知‘真人界’的瑤璣天女,和透璃天鳳、玠芝修羅、龍龜婆婆等人,忽然役運著‘紫藍星樓’而來時……正巧我們同時收到了‘玉虛天主’的秘令,要我們三風天女帶領著這些初到或是初回的新舊天靈修們,急速前來‘原生湖’避難……”

避難?

他聽到睛風天女說到了這兩個字,一時之間還有點搞不清楚她所指的是“避甚麼難”……

然而這樣的疑問,還沒有說出來,睛風天女後續的回答,很快就讓他吃了一驚!

“‘玉虛天主’指示,你‘炁界之主’,已經接通了‘炁界’的能量……很快就要往這里來了……因此天主要我們姊妹,以最快的速度,領著那些天靈修,退守到原生湖這里……”

這時候的他,終于明白睛風天女所指,所謂的“避難”,竟然避的就是他!

一時之間,諸感交集,他也不曉得到底該說什麼……

好在此刻的睛風天女,話語不停,又繼續了下去。

“在將他們這些天靈修們送到這里以後,本來我們三人還打算這就啟程回到我們所駐防的‘四環堡’,沒想到你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毫無預警地出現在這里……”

說到此處,睛風天女似乎是想到了那“四環堡”之中所認識的一些天靈修好友們,因此清澈的眼神之中,漸漸浮現出了一層哀痛的光芒……

然後,睛風天女才又接著繼續說道:“從那一段最後由‘九天金鵬’的傳訊帶,所傳來的關于你的訊息……毫無疑問地,你之所以能夠這麼快速而又神秘莫測地找到這里,一定是從九天金鵬,或是光液天龍那邊,所得到的訊息……為了這樣的原因,我們三風天女,不得不主動現身出來,問問你‘四環空堡’的情況……同時,也為了你剛才所說,‘四環空堡’已經不再存在的話,我們身為‘四環空堡’指揮的‘三風天女’,又怎麼能夠不向你挑戰?”

聽到睛風天女說到這里,他終于才算是明白了,她們這三位天女,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硬著頭皮跑出來湊熱鬧的原因了。

他稍微地沉思了一陣子,然後還是搖了搖頭。

“不管是什麼樣的原因你們出來……這一次,你們恐怕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地對付我了……所以我勸你們還是退回‘次空間叢’里去吧。現在的你們已經對付不了我了……”

雖然說他和三風天女,尤其是睬風和盼風兩位,曾經有過非常微妙而且親近的特殊關系……

這使得此次他挾著強大的力量直入“天間”“原生湖”而來,三位天女對于他,總是難免有著一些無法分清的敵友矛盾感覺……

因此三位天女就算是這個時候現身出來,卻也有很大的成分,是為了不得不這麼做。

然後,他現在所說的這一段話,卻很直接地激起了三位天女的好勝之心!

睛風天女第一個,美麗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了精亮的光芒。

她抬起了頭,對著他微微一笑。

“炁界之主,就正如你所說的……不管我們是不是能夠對付得了你,以我們身為‘四環空堡’指揮的立場,在眼前的這種情況下,我們也不得不再一次地,向你請教了……”

聽到睛風天女這麼一說,他也就不再多講什麼,只是點了點頭,接受了由她所主領的挑戰。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麼你們就來吧……我想在對付完你們之後,之前你們所說的那個什麼准備對我而來的主力,應該也就可以出來了吧?”

一直都沒有多說什麼話的睬風天女,在這個時候,終于也忍不住地接了口。

“炁……炁界主宰,你放心吧……只要你對付完了我們之後,由‘玉虛天主’所安排的,專門為你而設的攔阻主力,當然就一定會出現的……”

他聽了睬風天女現在說的這話,沒有馬上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伸出雙手,輕輕拍了拍,然後微笑說道:“你們來吧!”

話音一落,他和三風天女之間的空氣,忽然間就好像驟然變冷了。

雖然兩邊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但微風掠過中央的空間,竟“嗤嗤嗤”地響起了某種好像冰刮般的奇特聲響。

他的眼神,很自然地便和三位大天女盈然對視……

然後他很清楚地,便發現到了那三位大天女總計六只的清麗眼眸,這個時候竟都同時盈然爆亮了起來,就好像是急燒而起的六團冷火!

三風天女,別的不說,就光從名號上來看……

很明顯地,誰都能夠猜得到,她們的元能屬性,絕對是屬于“天間”四大界天里的“冰風界天”!

不過說雖然是這麼說……

恐怕依舊還是很難有人想像得到,這三位“冰風界天”的大天女,居然能夠連手都還沒有動,就光靠著三人眼神的一個凝聚,竟然馬上使得周圍的空氣,驟冷急凍了起來!

這種溫度的急劇降低,使得他們所站立的湖邊空中,立刻“嗤嗤嗤”地凝現出一團又一團由水氣所組成的雪絮,搖搖灑灑地飄落了下來。

嘶嘶刮臉般的冷風,卷著片片的軟白,舞起了一景的繽紛,形成一股美麗而又詭異的情境……

面對著如此奇特的景象,此刻的他,竟然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對著站在那兒卓然不動的三風天女,輕輕說道:“很不錯……元能運轉已經能夠化入‘神念’之中,脫出了一切有形的啟運之勢……”

他的話一說完,三位天女立刻神情一驚,氣勢微挫。

她們似乎也沒有想到,這位“炁界之主”,居然也對于她們“天間”的“元能”如此了解,竟能夠一眼就看出了她們現在的運作特性……

氣勢已經因為他這樣看破玄機的一句話,而出現頓挫情形的三位天女,再也不敢怠慢,更不希望他再說出什麼驚人之語,因此同時一聲大喝!

“嘿!”

就像他之前所說的那般,三位天女的“元能運作”,顯然已經到了無需藉由甚麼外在的肢體動作來引發,因此她們在這一聲嬌喝之際,雖然除了眼神焦點的轉移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不過就好像是在變戲法那般地……

三風天女每一個人的身側後方,卻在她們的這一聲大喝之後,“嘶嘶嘶”地,飛出了十六、七、八道,映著盈盈亮片的薄光!

他一看到三位天女現在身側“唰啦啦”飛展而來的幾十條細長光帶,立刻就認出了,那正是以前曾經把他飛龍聯主的肉身,給絞得灰飛煙滅的三風天女特有元能武器——風刃!

只不過現在的這些“風刃光帶”,和以前不一樣的地方在于:除了三風天女的發動方式,已經不用再像以前那般地甩臂動手之外……

依舊可以看得出來是由三風天女娉婷的身側所延伸出來的光帶,更加輕薄得幾乎快要變成透明的了……

如果光靠著眼力,簡直就已經完全看不清楚那些光帶的形狀了!

從這一點上來看,三風天女現在的元能成就,顯然比起之前,是更要精進了一層。

三風天女,睛風位中,睬風在左,盼風補右……

中間的睛風左九右九,十八條飛斬開來的“風刃光帶”,水平延展,每一條光帶,“嗡嗡”蘊壓兩萬道沖激的元芒,這一擊總計發動了三十六萬層的壓縮利芒!

左邊的睬風和右方的盼風,斜掠的身形帶得她們身側拉出的密密光帶,出現了一種微彎的弧度……

她們兩人各自每個整整三十萬道的交錯飛帶元芒,掛著彎彎的月鉤芒尾,從左右上方斜斬而到,巧妙的微彎弧度形成了結結實實的光帶罩層,可以讓敵人再怎麼樣也脫閃不出去。

三風天女的這一擊,彙聚了元芒割力,高達九十六萬層……

先別說是人了……

就算是空氣,也幾乎要被這種壓縮程度的元芒力量,給切得立即沸騰起來!

一時之間,舉目所望的每一寸空間,都充斥了三風天女所飛現而出的那種薄薄的、亮亮的、像一片片軟刀片般的犀利光帶!

三大天女一擊,果然氣勢不凡!

他的動作,其實並沒有太複雜。

他只是很輕很輕地,舉起了他的右手!

修長的五指,微微外張……

然後,從他那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一點威脅性的五指末端,像撒網那般地,“唰啦啦”彈射出了一大片,擴散開來的無形波動!

這種波動,會叫作“無形”,是因為如果不是背景影像那種不斷顫晃的怪異形象,勉強看得出來他撒放出去的擴散范圍,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只不過他的這種動作,和並不起眼的怪異波動,卻出現了立即性的結果!

滿天滿眼,嗤啦飛閃,連數都數不清楚的風刃光帶……

忽然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不對……

說得更正確一點,應該是由那些“風刃光帶”的快速移動所形成的幻影,這個時候統統都不見了……

剩下的只是,從三風天女背側拉出、長達十數丈的光帶本體!

從他的五指末端,所放射出去的那種怪異的,像水紋般的“波動”……

就好像真的變成了一種無形的網子!

睛風、睬風和盼風三位大天女,這個時候居然就好像是被這種網子給“粘”住了那般地,就這樣維持著往前飛躍的姿勢,但事實上卻是無法動彈地被“束”在了空中!

從她們身側所長拉而出,現在看起來還真的有點像是某種“薄翅”般的“風刃光帶”,同時也像是三只被蛛網給黏住的“蜻蜓”一樣地,左右分張,前前後後地不停微微顫動著……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三風天女拼了命地想要運使著她們的“風刀光帶”,往前劃斬而出,但卻被某種看不見的纏絲重重捆束,任憑她們怎麼使盡力氣,最多也只能夠讓身側兩邊的“風刃光帶”,做出一些無濟于事的輕顫。

毫無疑問地,三風天女之前的那種氣勢驚人的攻擊,還沒有真的落到“炁界之主”的身上,就被他使出了這麼一招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怪異手法,給在空中這麼樣地“定”住了!

近百萬層的元芒壓力,居然被他這麼輕描淡寫地,便給破去了?

身在空中的三風天女,吃驚得連臉色都變了。

直到現在,她們才總算是相信了之前她們本來還覺得不大可能的一件事!

四環空堡,看來真的很可能已經毀在這個可怕的“炁界之主”手里了!

至少,他這種舉手之間,近百萬層的元芒沖力,就被化消得無影無蹤的怪異力量,整個“四環空堡”,確實已經沒有人能夠抵擋得了了……

“你你你……你這是……”

睛風天女睜大了眼睛,直楞楞地瞪著他那微舉而抬、輕分乍張的手掌。

他臉上的表情,淡淡地,幾乎可以說是微帶著一些冷漠。

“這,就是你們以前所曾經提到過的……‘透空大神念波動’……”

“透空大神念……透空大神念……”

三風天女不自禁地唸了兩遍,似乎依舊想不通所謂的“透空大神念”,怎麼能夠像這樣將她們制得死死地……

三位天女額頭青筋微浮,六只秀眸,盈盈再亮……

他一看就知道三位天女打算做什麼,五指微微一收,將三女的神志及元能波動鎖得更緊一點。

他這樣的動作,讓三風天女馬上就覺得心頭一窒,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你們還不快把你們的元能震蕩收停嗎?”他皺了皺眉,似乎有點奇怪她們三位大天女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還不趕快將體內元能的震動平息下來。

三風天女並沒有做出回答,而微微脹得通紅的臉色,同時也顯示了她們並沒有照著他剛才的話,將體內的元能收息。

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最後他終于再一次地警告三風天女說道:“你們再不收攝元能,在我的透空神念波動壓制下,你們的元波振動會開始內挫,到那時你們的神識肉身,都會自爆而亡的……趕快放棄抵抗吧!”

在他這樣的話一說完,三風天女帶頭的睛風天女,終于憋著一口氣,微紅的臉蛋顯出了一絲笑容。

然後她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以一種不大穩定的語調開口說道:“主鎮之堡失守,我們三風天女難辭其咎,如果我們三人,真的元能外崩而自爆于你的手里,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聽了睛風天女現在說的這一段話,他已經皺起的眉頭,忽然浮起了一層怒意。

“你在說什麼?帶著天靈修,撤守到這里,你是奉命而行……而我之摧滅‘四環堡’,根本就是在搞不清楚的情況下所造成的意外……”

他說到這里,稍微停頓了一下,凝視了三風天女好一陣子,然後才又繼續說道:“你要在我的手里刻意找死,還說求仁得仁,這簡直就一點也說不通!”

這一番話,雖然也算得上是某種程度上,對他而言就是“實話”的勸解,顯然並沒有讓三風天女,改變任何決定。

甚至這一次還由睬風、盼風兩位天女,以一種極為複雜的眼神,深深地望了他一會兒,然後才由盼風天女輕輕地一笑道:“上次我們不得已對你動手,嚴格說起來,飛龍祖師,我們都欠你一條命……”

盼風天女現在所說的這一段話,好像已經變成了以前的盼盼……

尤其是她話語之中所提到的“飛龍祖師”這麼一個稱呼,更是讓他心神大大一震!

在這樣的心志震撼中,他那舉抬的手掌中,本來控攝住三女體內元能震蕩的波動,忽然間就這麼“繃”地一跳……

三風天女,本來被束在空中的身形,立刻“嗤啦”一串脆響……

強烈的元芒,從她們的體內往外竄燒崩出,“叭啦”一下,整個物質的身形,頃刻間爆化成了烈光般的炸亮!

物質的摧散中,只剩下盼盼最後回蕩在空中的語調音尾!

“天主是不會錯的……現在的你,負有毀滅的宿命……不論你知道不知道、明白不明白,都不會改變這一點……”

他愣愣地,呆站在那里。

看著睛、睬、盼,三風天女,周身元芒由內而外地爆裂開來,轉眼之間化成一片炸亮……

他的心里,忽然之間出現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以他現在的能力,其實要在她們三位大天女,元能外崩的前一瞬間,恰到好處地扣住她們元能震蕩的力點,強迫她們徒勞無功,說實話,並不是一件完全沒有辦法做得到的事。

不過,就在那樣的一刹那間……

他忽然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就是這種感覺,讓他縮住了手,沒有做出任何挽救她們三風天女的動作!

那,是一種,他若有任何的行動,都完全是“多此一舉”的怪異感覺!

他一時之間,並不能夠很清楚地掌握得到,這樣的感覺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出現的……

不過他很清楚地,是在這樣的感覺之中,緊緊地伴隨著好些個特別的疑問。

“她們三個,既然已經覺得不再想要‘存在’于這個世界上……那麼再多留住她們,又有何益?”

“宇宙中的生生死死、聚聚散散、起起落落……豈不都是自然的一部份?”

“既然是這樣,那麼‘生聚’如果是自然,‘死散’豈非也是必定的過程?”

“所謂‘散滅’,豈不是也很有可能,是另一種新生形態的開始?”

附帶在那種感覺里所出現的這些疑問,他一時之間並不能夠提出適當確切的回應或答案……

甚至,在又過了一會兒之後,他根本就不確定像這樣的疑問,到底是需不需要任何表面上的“答案”!

是呀……

如果“散滅”,其實就是另一種新形態的開始……

那麼還有什麼必要,非得要拉著她們停留在眼前的這個階段不可?

這個時候的他,似乎有點穎悟,但卻又更加糊塗了……

如果眼前的三風天女,真的是像他剛才所感覺到的那樣,並非是“散滅”,而是進入到了另外一個層次的新形態存在的話……

那麼如果他出手把她們三人給留了下來……

就確確實實,是“多此一舉”的行為。

可是現在的他,覺得更加迷惑的最大問題是……

他怎麼能夠確定,三風天女的死亡,一定是進入了另一個階段的存在?

他怎麼能夠確定,所謂的“三風天女”,不會是就這樣永遠地“灰飛煙滅”了?

想到這里,他之前那種很奇怪的“多此一舉”的感覺,便又變得有點莫名其妙了……

然後等他這樣比較清醒的神識,越來越明顯之後,他才變得有點後悔了起來。

不過,這時候的後悔,卻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他的這些想法,都是在三風天女乍然爆亡之際,那一愣之間所出現的……

因此說起來雖然有些複雜,但事實上所花費的時間,根本連一眨眼也沒有。

而另一方面,除了他的內心之中有這些疑問與感觸之外……

三風天女的散滅,同樣引起來外界的環境中,巨大而又令人意外的變化!

三風天女一死,“原生湖”畔,那一層層好像重疊“樹影”般的“次空間叢”,忽然之間傳出了好幾聲急促的呼喊。

“大天女不要……”

“三風姊姊們不可……”

這種“不要”、“不可”的阻止呼喊,同時響起的至少有七、八聲……

然後,從那閃晃不定的“次空間叢”里,忽然就“唰哩唰啦”地,飛掠出了一條又一條的人影……

那些從“次空間叢”里急飛出來的人影,數量又多又密,感覺上竟有點像是從“次空間叢”那邊的“樹影”里,湧起了一層又一層的人浪那般,轉眼之間竟將原本很寬敞空曠的“原生湖”畔,擠得密密麻麻地……

他很自然地抬眼一看……

呃……

這一次,恐怕真的是要最後攤牌了。

因為,從那些源源不斷,像流水一般地從“次空間叢”里走出來的人,幾乎已經是他所認識的每個人,都完全到齊了!

“真人界”的修真們,一直到“天間”他所認識的所有“天靈修”們……

當然,除了他所認識的這些人之外,還有更多的,是他所不認識的天靈修群……

這一次從“次空間叢”里出來的天靈修們,看數量至少已經有上千人了……

由于這一次的人數真的是太多了,因此就光是這些人從“次空間叢”里出來的這麼一個動作,都持續了好久好久,都還沒有結束。

對他而言,以他的眼力,當然是很快就找到了許多個,他之前早就認識的天靈修們……

除了真人界就已經認識的那些正邪修真之外,初到“天間”就認識的“老姚”天靈;在“星河城”就認識的青焰、藍火、晶明、綠流等“劍刃小隊”的隊員;還有在“血戰岬口”相識的透璃天鳳;甚至是後來才遇見的龍龜婆婆等人,他都發現到已經夾在密密麻麻的天靈修群中出現了。

只不過現在他的這些戰友們,此刻臉上都蒙了一層陰暗的神情,盡量都避免和他的眼光相遇。

即使是這里面個性最直接的老姚或是青焰、藍火等人,偶爾看著他的眼神,竟也顯得極為複雜難解。

那是一種混合了疑問、陌生,依舊難以抹滅感情,還有很大一部份“著急”的奇怪情緒。

雖然他從這幾個他真正很要好的天靈修同伴眼神之中,一下子也分不清楚他們的態度到底是為什麼出現如此的轉變……

可是有一點,他卻是很確定的。

那就是:他們顯然已經不再把他當成是以前的“他”,也就是“老龍”了。

對他的這些好友天靈修來說,這個時候的“他”,已經變成了另一個“炁界主宰”了!

當他了解到這一點的時候,實在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對還是錯……

他還是原來的“他”嗎?

有像老姚、青焰藍火等人這樣疑問的,當然並不止是他們這幾個特定的天靈修而已……

幾乎可以說,只要是他稍微比較多認識一點的天靈修,沒有一個不是以那種好像是在看著另外一個人的眼光,來看現在的他。

這其中,眼神里透出最激動表情的,居然就是三個他沒有想到的“大天女”級天靈修!

說他沒有想到,這其實也並不正確。

他當然早就也料想得到,這三位,會出現在這里。

只不過讓他大吃一驚的,是這三位天女,居然會是以這樣的形態出現!

這,當然就是他一開始就早先認得的,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了。

她們三個,是和最前面的另一位天女,同時出現的。

而那個帶頭的天女,他也並不陌生……

不是別個,正乃之前他就見過天女模樣的“瑤璣天女”!

瑤璣天女現在所呈現出來的樣子,他之前就已經見過,所以對于瑤璣的出現,他並不特別感到驚奇。

但是對于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他卻是真正地有些驚奇了。

現在的云夢、玄霜和豔嫣,說到外表的容貌,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不同。

不過她們三女目前所顯現出來的膚色,卻又是那麼樣地蘊芒含瑩,看起來就好像在她們的身軀周圍,環附著一層盈盈的寶光那般,使人一看之下,馬上就會毫無疑問地知道,這三位女郎,絕對是屬于“天間”“大天女”等級的特殊天靈修!

“大天女”等級的特殊天靈修?

發現到這一點的他,當然能夠以至為敏銳的感應,更深入地分辨與確定此時的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天女,那種體內“元能狀態”的特殊改變……

因此他在一眨眼之後,確實就已經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更加肯定,此刻的云夢、玄霜、豔嫣三女,那種截然不同的元能脫換狀態了。

也正因為這樣,他才忍不住很驚訝地,對著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天女,喃喃問道:“咦?你們……你們怎麼……變成現在這樣子了?而且看情形,好像這才是你們真正的本體?”

確實,在他方才那一瞥間的檢視里……

他已經很清楚地確定,云夢玄霜和豔嫣三女,不但確確實實已經是屬于“大天女”的等級,而且更讓他驚奇的是,她們並不是因為什麼特殊的改造,而使得她們的元能狀態,一下子晉升到了現在這樣的等級……

從他的感應之中,他很清楚地知道,云夢、玄霜、豔嫣三位天女的狀態,根本就和旁邊瑤璣天女的狀態幾乎一模一樣……

她們並不是進升到眼前的狀態,事實上,她們顯然原本就已經是屬于這種特殊等級的狀態了……

只不過之前並沒有把她們遮蔽住那些元能的偽裝給完全釋放開來,以至于她們本來的能力一直沒有辦法彰顯出來而已!

換句話說……

原來云夢、玄霜和豔嫣,根本就是“大天女”級的天人!

發現到這一點的他,很快就針對著云夢、玄霜和豔嫣現在所呈顯出來的元能特性,做出了更進一步的分析……

然後他就發現到了另外一個事實。

剛才在他手里散滅的三風天女,其中的睬風與盼風兩位,也是將本身的“元能狀態”壓制住,然後投入了“人間”駐體而生……

那時的她們,是以睬睬和盼盼的身份,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

可是他還記得,當時他以還不是很成熟的神念去探測睬睬、盼盼體內的那種怪異脈輪時,他至少就已經發現,睬睬、盼盼的身體內這種其實是“壓縮元能”的特殊“脈輪”,顯然非常怪異。

但這樣的情況,他卻沒有從云夢、玄霜和豔嫣的身體內發現到過……

相反地,她們的情況,和睬睬、盼盼這種“大天女”似乎有著某種不同的差異……

倒是和另外一位天女的情況很像。

那就是“瑤璣天女”!

瑤璣的體內,也和云夢她們一樣,並沒有像睬睬、盼盼那般的“壓縮元能脈輪”。

因此如果簡單的來看,云夢、玄霜和豔嫣她們,很明顯地是和“瑤璣天女”同屬于另一種極為特殊的“天人等級”!

當他想到這里時,馬上他就聯想到了“瑤璣天女”所屬的那種特別的等級……

聽說,她就是什麼“元能優化人”!

另一種似乎更高等級的天女!

嗯……

如果這樣說的話……難道,云夢、玄霜和豔嫣她們……

這樣的想法還在他的心里浮繞著的時候,云夢她們沒有在此刻做出回應,反而是瑤璣接著等于是回答了他沒有問出來的問題。

“是的,我想現在的你,應該已經能夠猜測得出來,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妹妹,都是和我一樣,屬于‘天間’非常特殊的‘元能優化人’!”

“元能優化人……”

他實在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本來就讓他覺得非常神秘的特殊名稱,居然會如此地安放到了他所熟悉的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女郎的身上。

而且,更讓他驚訝而又想不到的是……

如果他所熟悉的云夢、玄霜和豔嫣三位將他召喚而來的愛人,實際上就是瑤璣天女現在所說的什麼“元能優化人”的話……

那麼這三位女郎的大姊——紫柔,真正的身份豈不是也就理所當然的,屬于這種特殊無比的“元能優化人”了?

他從之前“劍刃隊”的隊員,惜生天人曾經透露的訊息之中,就已很清楚地了解了所謂的“元能優化人”,其實是屬于一種“天間”非常仔細地規劃、培養、篩選、安排出來的特殊“高階天人”。

如果,最後的結論,是眼前的云夢、玄霜、豔嫣,甚至是他最記掛的紫柔,其實都是“天間”的“元能優化人”的話……

那麼這豈不就表示了,一切一切的開始……

之前紫柔四女所進行的所謂“種胎”,其實都是事先就安排、計劃好了的?

當他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心中不由得便更加疑惑了。

想來想去,他忍不住便開口又很自然地向著瑤璣說道:“如果你們都是‘元能優化人’的話……那麼,那麼……我……”

他的問題其實連開始都還沒有開始真的說出來,瑤璣天女卻馬上好像已經知道他要問什麼那般地,微微一笑,搶著說道:“你是意思是不是,這一切難道都是刻意安排發生的嗎?是不是?”

這個時候的他,只能夠默默地點了點頭。

瑤璣天女在替他說出了他心中的疑問之後,並沒有馬上依照這樣的問題,做出什麼真正的回答……

相反地,一向在她清晰分明的心思之下,都很難有什麼疑問存在的瑤璣天女,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搖了搖頭,苦笑了笑地回答道:“說實話,對于你心里的這個問題,即使是我,也只能夠很坦白地告訴你,這一點現在連我也還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了瑤璣天女的回答,他忍不住又皺了皺眉頭,有點不大相信地接著問道:“你現在已經是‘天間’特別培養的‘智慧優化人’,怎麼會不曉得這個最關鍵的問題答案?”

面對著他現在的質疑,瑤璣天女清麗的眼眸,也只能夠浮起一層無奈的神情,還是搖了搖頭,回答道:“我沒有騙你,炁界之主……”

雖然瑤璣天女這麼樣地再一次表示了不清楚原委的意思,但是他卻依舊難掩心中的怒氣,很生氣地冷哼了一聲說道:“從我到這里來以後,每次都聽到各種不一樣的人,告訴我說,我出現在這里,帶來的就只有毀滅……就只有死亡……好像我真的便是所有一切目前存在的敵人那般……沒想到,搞到最後,連召喚我來的紫柔、云夢、玄霜和豔嫣,居然都是‘天間’早就安排好了的‘元能優化人’?也就是說,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根本就是‘被刻意安排’出來的結果!”

他的話語,顯然越說越生氣,因此雙眼之中竟閃起了一團團冷厲的風火電光,往周圍的那些現身的眾多天靈修們,瞪視了一陣,口中卻不停地繼續說道:“結果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居然還口口聲聲地說我會帶來毀滅?我說……你們這些‘天間’的天靈修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他這麼一串的厲聲質問,不但是面前的瑤璣天女,連其他那些本來還帶著敵意的眼光看他的天靈修們,此刻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一時之間沒有人能夠說得出話來。

就在他這麼很生氣地說完話好一會兒,旁邊才有一個瀝瀝的女音,輕輕歎了口氣,很溫柔地打破了天靈修們的尷尬沉默。

“你先別這麼生氣……瑤璣姊姊是真的不曉得。因為就算是我們這三個直接涉入‘種胎過程’的人,也都同樣不清楚其中真正的原委了,那更別說其他人了。”

說出這麼樣一段話的,不是別人,正乃出現之後,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三位恢複了原身的女郎中,目前最大的云夢天女!

她的語音婉婉溫和,但卻顯得比起之前的她,還要更加縹緲難測七、八分。

配合上此刻她那濛濛的眼神,可以說任何人再大的火氣,也馬上就會清靜舒坦了起來。

云夢天女的話語,當然是立刻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她說完話的同時,他的雙眼很快就凝視著云夢那如夢似幻的美麗臉龐,語氣也不由自主地變得溫和了許多。

“云夢……你們之所以會召喚我,不只是……不只是為了愛我嗎?”

他這樣的回答里,隱隱含蘊著某種說不出的失落,與醒悟了事實之後,難以扼止的痛苦……

是的……

這一切,原來都沒有他所想像的那麼單純!

這一切,顯然都根源于某種更加神秘而又不可解的動機!

云夢當然很清楚地感受得到,此刻的他,心底那種恍然之後漸漸生出的落寞……

而這個時候的她,卻和以前很不一樣地,只是有點歉然地歎了口氣,然後回望了他一眼,接著說道:“很抱歉,炁界之主……在召喚你之前,我們根本就無法想像得出來你的存在……因此……因此……”

無法想像得出來我的存在?

聽到云夢這麼一說,他的心頭忍不住好像被打了一個巨雷那般,“轟”地一聲……

然後還沒有想到其他,云夢最後的結論卻終于說出口了。

“因此……炁界之主,我們對你,根本就沒有愛!”

沒有愛?她們對我沒有愛?

心神震動下,他忍不住長長吸了口氣,壓住心口那一股快要爆炸的怒氣,勉強地又斷斷續續問道:“怎麼會?怎麼會……你們是愛我的呀……是愛我的……因為,我不就是為了呼應你們的‘愛’,而跨界來到這里的嗎?不是這樣的嗎?”

連他自己都發現,因為心情的激動,是那麼樣地劇烈,以至于他的話語說到最後,顫抖得幾乎連字句都聽不清楚了……

面對著他如此的追問,接著做出回應的,倒是很意外地換成了另一位恢複原身的天女——豔嫣!

即使是變成了真正的天女,她的個性卻依舊還是那麼火烈……

她很開門見山地,便接了口地說道:“炁界之主……之前我們對你產生的所謂‘愛意’,自從我們恢複了‘原能優化’的‘大天女’身份之後,我們終于能夠看清楚,弄明白,那種‘愛意’其實是一種‘誤解’……炁界之主,我們很抱歉,但我們愛的,真的並不是你!就像云夢姊姊所說的,我們又不認識你,怎麼可能會對你產生那麼深的愛意呢?是不是?”

豔嫣天女的這一番話,又更加直接地點出了她們其實“愛的不是他”的意思……

因此他聽了之後,幾乎是馬上就將視線投往了一身火紅、能場盈溢,氣勢明豔驚人的豔嫣,繼續問道:“你們愛的不是我,那麼你們愛的是誰?”

聽到他最後的這麼一問,所有的人,眼光都很自然地,便都集中到了豔嫣那紅馥馥的美麗臉龐之上……

豔嫣果然還是不負她火烈的個性,面對著眾天靈修們的注視,依舊是很干脆地昂著頭,直接而又坦率地回答道:“我們愛的,不是別人,正乃‘天間’里唯一的最高主宰——玉虛天主!”

除了他以外,從其他立于周圍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天靈修們的表情看起來……

對于云夢、玄霜和豔嫣等三女,其實居然會是“天間”所安排在“人間”的“元能優化大天女”,這麼一件事……

其他的眾多天靈修們,顯然也並不是太清楚。

因此,當他剛才提出了那種:“召喚我來的是你們,說我會帶來毀滅的也是你們”的說法,很自然地便使得在場的眾天靈修們,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了有點“困惑”的神情。

所以當現在豔嫣忽然說出了,她們用以召喚來“炁界主宰”的所謂的“真愛”,居然對象並不是眼前的“炁界之主”,而是“天間”的最至高無上存在——“玉虛天主”的時候,眾天靈修們可就真的更加糊塗了。

這里面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錯綜複雜的情形?

至于他……

在聽了豔嫣的話之後,只覺得有股莫名的火氣,從肚子里直升起來,立刻就怒聲地接著喝道:“你到底是在說什麼?你召喚我的愛,居然是針對你們那個什麼龜縮的‘玉虛天主’?”

他這麼一個已經有點帶著情緒的說法,同樣立刻就引起了豔嫣的敵意!

她也怒氣沖沖地回瞪了他一眼,嬌聲喝道:“你說什麼?不准你話里侮辱我們的天主!”

這個時候的他,火氣已起,便也不管豔嫣的反應,而是冷森森地哈哈笑道:“什麼狗屁玉虛天主?他到底在哪里?快叫他出來!看樣子,他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要想搞清楚這一切,還是只有問他!”

豔嫣現在看起來也像是怒意盈面,因此在他說完了這一段話之後,馬上就臉色微變,立刻打算反唇相譏……

這時候,旁邊一只黑袖雪膚的美麗手掌,拉住了豔嫣紅火焰焰的衣袍……

然後,一個淡雅卻清冷的語音,很安靜地接在他的話尾之後,對著豔嫣說道:“豔嫣妹妹,別跟他這麼生氣……他會如此激動,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別忘了我們目前現身,依舊是為了要對付他而來……又怎麼能夠怪被蒙在鼓里的他,會這麼憤怒生氣呢?”

這個清冷雅靜的聲音,不是別人,正乃三位女郎中,最冷靜自持的玄霜天女所說。

而豔嫣天女被玄霜天女這麼一說,原本好像還要脫口而出的什麼話語,馬上就縮收了回去……

愣愣地,望了兀自怒氣勃然的他一眼之後,豔嫣竟輕輕歎了口氣,隨即沉默了下來。

那邊的他,當然也聽到了玄霜天女,攔阻豔嫣天女時所說的話……

因此他馬上就將注意力,移到了玄霜那邊,瞪了瞪眼說道:“怎麼?原來剛才‘三風天女’所說的,什麼專門針對我而設的主力,指的就是你們嗎?”

對于他現在的問題,玄霜天女並沒有馬上做出回答……

她只是將淡淡的眼神,往他的身上輕輕一轉,然後才依舊以她所特有的那種清冷的語調,搖了搖頭,回答道:“我們和炁界之主你之間的情緣牽涉,都先放在一邊吧……請你自己想一想,現在的你是什麼樣子吧……”

“現在的我是什麼樣子?”他很快就再次望了玄霜天女一眼,然後接著更進一步地間道:“玄霜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玄霜這時候也輕輕歎了口氣,接著繼續說道:“從你到達我們‘天間’這里開始……出現了神秘難測的‘異元區’,再加上你前往‘地間’‘妖魔界’那邊去之後,和你真正接觸到的幾位魔帥們,最後到九天金鵬、光液天龍,甚至是剛才的‘三風天女’……”

說到這里,玄霜停頓了一會兒,然後才像是刻意讓所有的人,到了這邊整理一下思緒那般地,繼續說道:“所有這些和你接觸的人,無論是妖魔,還是天靈修……全部都已經藉由你的手,從此消散滅亡了!而且沒有一個能夠例外逃過這一劫……”

他聽到這里,第一個興起的念頭馬上就讓他試著對玄霜這樣的說法提出立即性的反駁。

“這……這不能怪我,玄霜……這是她們,一直逼得我……”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玄霜天女馬上就接著淡然地說道:“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怪你的意思……炁界之主,我們一直試著抵抗的,並不是現在的你,而是你後面所代表的,那種‘牽往毀滅’的宿命因緣!”

聽到玄霜這麼說,連他也不由得愣住了。

“……我們一直試著抵抗的,並不是現在的你,而是你後面所代表的,那種‘牽往毀滅’的宿命因緣!”

他的心里喃喃地,將玄霜天女所說的這一段話最後部份,輕輕念了一遍……

在這一瞬間,他似乎才真正地更加了解了玄霜這一段話里,所包含的那種很難具體說明的意義!

是的沒錯……

對他而旨,其實他真的一點也沒有,要將這些妖魔之帥,或是大天靈修們,完全毀滅的意思。

可是,在他一路走來,那種驅使他只有一直往前的情勢,卻讓他雖然沒有任何一點要毀滅他們的念頭,但卻又不由自主地,讓剛才玄霜所提的這些妖魔所屬,和大天靈修們,一個一個地在他的手里灰飛煙滅……

他要追求最後的真相,當然只有一直往前……

而那些妖魔怪物,甚至是大天靈修們,無論是為了什麼原因,舍命阻擋他,依舊是那麼不得不做的唯一選擇!

在他的背後,冥冥之中,難道真的有一種“牽引毀滅”的宿命因緣?

想到這里,連他自己也不由覺得,從脊背底端,好像有一股令人戰栗的感覺,竄然直升了起來……

在他這樣有點心驚膽顫的感覺里,玄霜那清淡冷靜的語調,很適時地在此刻切了進來……

“我知道現在的你,心里其實並沒有要將我們毀滅的念頭……但是我們同樣也很確定地知道,只要你繼續追尋下去,最後一定會變成真正要將我們毀滅,這樣的結果……”

說到此處,即使是像玄霜天女這麼冷靜自持的人,也忍不住真正地歎了口氣,然後才又接著繼續說道:“因此,對我們而言……雖然我們對你的愛意,其實是有著另外一番的目的,並不是真的對你而發……而且我們也知道現在的你,並沒有仇恨到不容許我們任何一位天靈修繼續生存下去的程度……甚至說得更直接一點的話:你,氣界之主,其實只是一位在並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牽涉到我們這個異世界來的,無辜的人!”

聽到玄霜天女現在說的這一番話,他終于知道,原來她們這些天女們,都很明白現在他的處境。

只不過雖然他了解了這一點……

但是玄霜天女後面所接下來的這一句話,馬上就讓他整個心沉到了底!

“可是,即便我們通通都明白這些……卻也不得不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你的面前,使出我們所有的力量,不但要阻止你繼續追尋紫柔下去……甚至,說得更直接一點,為了‘三間九界’的安全起見,我們必須要在你引起全面性的毀滅之前,先將你消滅!”

玄霜天女最後所說的這一段話,讓他的心,整個都冷了!

她們,還是不得不……鼓足全力地來對付他?

一直到這個時候,忽然間他才感受到,原來一切表象的後面,真的有某種冥冥隱藏的力量,在主宰著一切!

現在的他,就是如此明顯地,感受到這樣的力量,正在由潛而顯、由隱而明地呈現了出來!

曾經,是如此深情牽引的情緣……

曾經,是這麼掛心縈懷的思念……

然而誰又會想到,此時此刻,情人們居然搖身一變,成了不得不傾力對付他,而他也不得不去面對的對手!

這其中機緣的魚龍幻變、瞬來刹往、反覆飄換,實在是讓人無法不顫然心驚,卻又感觸深長……

一切,竟都是如此弄人!

本來,一直都還想對著云夢等人仔細說明自己情況的他,忽然之間,什麼解釋的動力都沒有了……

一方面,是他猛地明白了,原來她們這些恢複成了“元能優化大天女”的天女們,其實根本就很清楚現在他的情況……

而且那種了解的層面,甚至比他這個“炁界之主”,都還要更加地完整!

另一方面,是他從云夢、豔嫣和玄霜的反應之中,終于肯定了,她們之前所說,她們其實並不“愛”他的話,居然……居然好像是真的!

後面的這個原因所形成的打擊,終于讓他開始接受眼前這種冷酷的事實!

她們……

原來愛的不是他……

他們愛的,其實是那一個從頭到尾,他根本連面都沒有見過的“玉虛天主”!

想到這一點,他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生生撕成了碎片那般地,痛得他差點連呼吸都沒有辦法呼吸了……

原來這一切,竟都只是一場誤會……

雖然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搞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樣要命的誤會出現……

但是至少,有一點他已經能夠忍著滴血的心靈,不得不接受!

那就是:她們愛的真的不是他!

他只是一個被她們的愛,所吸引而來的……無關的異界第三者!

我的老天……這一切是真的嗎?

長長地,他再次吸了口氣。

不願意承認,但依舊不得不咬著牙面對現實……

他,原來依舊還是孤獨一人的他,在沉默了好一陣子之後,終于睜開了眼,抬起了頭,以複雜無比的眼光,看了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天靈修們一眼。

從他的眼睛看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所受的心情震蕩實在太過劇烈……

那些看出去,所呈現出來,天靈修們的影像,居然好像變得離他好遠好遠……

一切外在的景象,似乎變得忽然問都不真實了起來!

是呀是呀……

他本來就不屬于這個世界……

所以這種很“不真實”、很“遙遠”的疏離感,對他而言,豈不才真正是屬于他這個“異界所屬”的真正感覺?

從一開始,他根本就不應該跨界而來的……

當他的心里,開始浮現出了這樣的感受時……

此刻的他,忽然有了一種好像“放棄一切”,“回到家鄉”的強烈欲望!

是呀是呀……

他本來就不屬于這個世界……

所以他何不現在就……

現在就“回去”?

模模糊糊間,他幾乎開始覺得,從目前的眼睛看出去,一切景象居然都開始變得扭曲、朦朧了起來……

他的神識,也第一次地,出現了要往“炁界”,開始“抽離”的現象!

是呀是呀……

他實在應該現在就回去……現在就回去……

是呀是呀……

在這種好像陷入昏睡的深沉感覺里,他發現,自己的神識,居然好像脫掉了濕重衣服那般,整個輕松了起來!

他離“炁界”的家,越來越近了……

那代表了“家鄉”,如實際流體般的“光炁”,似乎從遠方變得越來越大……

他幾乎可以感覺得到,神識的末端,接觸到那種光炁時候,所傳來的那種熟悉的溫暖感覺……

是的,他快到家了……

');

上篇:第三章 原生之湖(下)    下篇:第一章 四界天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