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龍魔傳說第一章 元生秘湖   
  
第一章 元生秘湖

龍魔目前所碰到的挑戰,仔細地想想,還真的是一種不容他“閃避”的難題!

因為,他的對手,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就等于是“他自己”!

所以他在不管做出了什麼樣的反應,很多方法,現在的他都完全沒有辦法應用……

例如:敷衍、應付、欺敵、使詐、轉移注意、聲東擊西等等的伎倆,都完全沒有辦法運用到目前的情況。

他唯一只有坦坦白白、誠誠懇懇地,去面對著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覺。

假如他要用任何方法,來說服或扭轉心中的這種感覺,也一定要用他自己覺得可以值得信賴的道理來說服。

除了這個以外,其他的方式,都沒有一點用處。

因為,他現在的敵人,就是他自己!

直到此刻,龍魔才深深地體會到那句名言:“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的真正意涵了……

龍魔的這些感觸,其實都是一種快速掠過心頭的領悟……

這些感受雖然讓人慨然,但是龍魔卻不敢讓這些純粹的體會,占了太多的腦力。

他最主要的思緒,依然是放在怎麼樣從“光炁之柱”的這個攻擊性說法之中,找到讓自己恢複“自我信心”的理由……

面對著“光炁之柱”這樣似敵非敵,如己又非己的對手,龍魔可以說不得不傾全力地,去對付它……

龍魔這一次的沉默,稍微比較久一點……

這種情況,連“光炁之柱”,都認為龍魔應該沒有什麼其他的說法了,因此在龍魔的沉默之後,“光炁之柱”以一種很冷酷的語調,送來了最後的訊息:“對于我的這種說法,你已經沒有什麼理由推拖了吧?看來,你和我的這兩個意識體,最後終歸是要互較一下‘元炁波動’了……”

“元炁波動”強度?

龍魔聽到“光炁之柱”所傳來的訊息之中,包含的這麼一個敘述字眼的時候,忽然間心底微微一動……

在那一瞬間,龍魔想到的,竟是之前他所最為擅長的……瑤璣所稱,“透空大神念術”!

透空大神念術,和“光炁之柱”現在所說的“元炁波動”,兩者之間有什麼關系嗎?

或者,那個什麼“元炁波動”,就是以前他所使用的,造成最初“空間異變”的“透空大神念術”?

龍魔在這一刹那之問,所想到的這個問題,他隱隱地覺得,好像里面牽涉到了一些什麼……

可惜的是,眼前的特殊情況,使得龍魔對于這一點,並沒有什麼時間,也沒有什麼多余的意念,可以針對這一點,繼續去多做什麼探討。

不過因為“元炁波動”,讓他聯想到了“透空大神念術”……

再因為“透空大神念術”,讓他回想起了以前他在“人間”的一切經曆……

這其中,有好的,有壞的;有令人感動的,也有令人生氣的……

一切的景象,就宛如是一條直瀉而下的水瀑那般,“嘩啦嘩啦”地,都在這一瞬間,流過他的心頭。

正在找不到從什麼地方切入反論的龍魔,忽然間靈光一閃!

于是連忙地,他便急急地傳回了他一直在找的反擊訊息!

“等等,光炁之柱……你我的‘元炁波動’,以目前來說,兩者的相差,確實太大,你何不等到我尋獲了紫柔身上的‘渾沌法訣’之後,再來真正的互碰一下?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你我之間的‘元炁波動’互擊,對我來說,必然是有敗無勝,這豈不是有點不大公平嗎?”

光炁之柱,聽了龍魔的這段訊息,安靜了一下,沒有什麼反應。

雖然它沒有什麼反應,但畢竟龍魔和它之間的意識根源,彼此是相連的,因此龍魔忽然間很本能地,就有了一種隱隱約約的感應……

這個“光炁之柱”,似乎有什麼訊息瞞著他……

似乎,那是一種什麼很關鍵的內情,什麼很重要的訊息……

龍魔微微一陣驚覺,頓時感到這後面好像真的有什麼事是很不簡單的……

光炁之柱和他龍魔,都是同樣屬于由“炁界主宰”的神識,所“分流出來”的暫時性存在……

只不過他們兩者之間,所形成的因素,與神識的特性,似乎有很大的不同……

因此,對他們兩個這麼特別的存在體而言,彼此之間的心念,就是屬于那種“某些部份互相共通,但某些部份卻又互不相同,部份隔開”的奇怪狀態。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特殊狀態,龍魔才有辦法在某些時候,針對某些訊息,做出某種“隱瞞”的動作。

當然,對“光炁之柱”而言,他龍魔顯然有一些心念的層次,是它所“不易探察”的……

相對的,對龍魔而言,“光炁之柱”的神識層,至少也有很大的一部份,是“模模糊糊”,看不大清楚的……

因為現在這一刹那問,那種發覺“光炁之柱”有一些訊息層,是對他龍魔所“特別隱藏”的這一點,很快地便讓龍魔更加深入地,有了一個整體性的了解!

這真是龍魔所想不到的。

很謹慎地,他將這樣的疑問與發現,悄悄地放在心底,壓縮在屬于“光炁之柱”,所探察不到的神識層……

然後這個時候的龍魔,也不“刻意”地去探求到底是什麼事讓他會有這樣的感覺……免得又被同屬根源的“光炁之柱”所察知……

他只是好像非常自然地,繼續著他原先的敘述!

“光炁之柱,既然你之前用了‘人類’的屬性來做例子,那麼我也就用‘人類’的屬性來回答你的說法好了……”

透過了縝密的觀察,龍魔在傳出這些訊息之後,他果然就發現到,“光炁之柱”的某些意識層,馬上就“警覺”了起來……

似乎,它也已經發現到,龍魔這里居然真的找到了某種“他之前說法的漏洞”了……

因此,“光炁之柱”那邊,很快就全部動員了起來,打算承接他龍魔的後續反擊了……

龍魔實在很難形容,現在他所感受到的這種體會……

那就有點像是一個人,分裂成了兩個,然後彼此之間,互相在角力那般,說不上真的有什麼與“敵人”相對的感覺……

但只有龍魔自己,知道其實內中的情況,更是比一般的“對戰”,還要益加凶險萬分。

因為他似乎也隱隱地知道,如果他在這場角力中輸了,那麼他龍魔,很可能從此以後,就永遠消失了……

從目前龍魔所了解的情況來看,他很清楚地知道,他絕對不能在這場角力中輸陣!

因為,如果他真的輸了,那麼很明顯地,那些“天間”里所有的朋友們,除了要面對“妖魔界”的強力侵略之外,馬上他們就還要再面對來自“炁界”的超級強敵——“光炁之柱”了!

“光炁之柱”是不是真的能夠收得了天間“天主級”以上的超級存在體,和“魔帥級”以上的特殊妖魔,龍魔其實並不知道,也不大關心……

因為他曉得,到了那個地步,即便是“光炁之柱”失敗了,也必定會再度引起真正的力量至高無上者,也就是“炁界主宰”的降臨!

那時,無論三間九界里,最強的天間天人與地間妖魔,最後變成什麼樣子……

他可以肯定的是,能夠在這一場天地的激烈沖擊下活過來的,絕對絕對只剩下少數的天靈修與妖魔體了……

這也就是說,三間九界里,絕大部份的天靈修、妖魔們,恐怕都無法避免地,在這場“炁界主宰”、“玉虛天主”、“阿羅喉魔主”的驚天動地能量互沖中,全部消滅殆盡!

他,龍魔,一定要盡其所能地,避免機緣的走向,最後變成了這樣的結果!

盡管,這其中的“炁界主宰”,其實某個程度上來說,就是他!

龍魔想到這里,口中那種對于“光炁之柱”的說明,馬上就變得更加堅定而又不可違背了。

“人類的心中沒錯,有時候確實會有兩種完全不同的念頭,互相沖突著……但是光炁之柱,你因為觀察人類不久,可能不曉得,對人類而言,當兩種不同的念頭互相交戰之後,最後贏的那一方,可不見得一定是正確的……相反的,很有可能那個念頭,最後卻是永久傷害了那個‘人類’的主體!例如,很多最後自殺的人……”

龍魔的主反擊論已經說出,因此到了這邊,龍魔稍微地停頓了一下……

這是該他“進攻”的時候……

因此龍魔傾全力地,將自己的神識感應末端,往“光炁之柱”那邊盡量地“深入探進”!

那是一大片,朦朦朧朧的渾沌不明層次……

正在有點納悶,龍魔忽然間心頭一陣顫動!

然後,他就發現了一件事。

那是一種非常純粹的動力訊息!

那是……

“毀滅”!

“毀滅一切”!

龍魔在吃驚之余,不由得便將神識的末端急急一縮!

然後,本來周圍渾沌不明的,屬于“光炁之柱”的意識層,倏地拉遠了開來……

那種感覺,就好像本來周圍所處的模糊空間,忽然被拉得老遠老遠的樣子。

又好像,自己被某種無形的力量,給推得“呼嚕”一下,往後直退了幾百丈的感覺……

他當然知道,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

那是“光炁之柱”,把他的神識探索感應波動,給從他所探入的,屬于“光炁之柱”的神識層,給非常刻意地“推”了出來!

龍魔對于這樣的結果,倒並不特別覺得有什麼好驚訝的……

但是讓他非常吃驚與困惑的,倒是剛才他所探得的那種訊息感覺。

那是何其沉重、何其徹底、何其絕對的……

“毀滅”傾向?

“毀滅一切”的傾向?

他實在不曉得,應“渾沌天書”里的“渾沌之訣”,所出現在這里的“光炁之柱”……

也和他龍魔一樣,同為“炁界主宰”分流意識的“光炁之柱”……

為什麼會對“三間九界”,抱著如此強烈“毀滅一切”的傾向。

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光炁之柱”如此和他不同的特性?

對于這一點,龍魔很清楚地知道,這里面必定包涵了一個,他所不了解,但又絕對非常關鍵的秘密!

可惜的是,剛才龍魔實在沒有能力,也沒有機會,對他所感應到的這種強烈的傾向,做出什麼更深入的探索……

因此他實在無法了解,這位同樣也可以算得上是“他”一部份的“光炁之柱”,到底為什麼會對“三間九界”,充滿了如此激烈的“毀滅”意願。

這些神識的動作與感觸,當然毫無疑問地,是完全在外表上看不出來的。

因此龍魔的樣子,好像也只是在說完了剛才的述理反擊動作之後,等著“光炁之柱”做出回應的模樣。

等著等著……

光炁之柱還是維持著靜默。

龍魔最後,終于忍不住地,詢問說道:“光炁之柱……為什麼你……是如此強烈地,要毀滅一切?毀滅三間九界的一切?”

光炁之柱依然安靜了一陣子,然後終于,傳來了一陣非常淡漠的訊息。

“我不知道……龍魔,對于這一點,我目前還不知道……但我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那是我一定要去做的目標!”

龍魔一聽,更是滿頭霧水地,摸不著頭腦了。

“目標?光炁之柱……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為什麼你會無緣無故地,有這樣的目標?我實在不明白……”

光炁之柱這次的回應,除了淡漠,更加多了一層冷厲。

“你為什麼一定要明白?龍魔?你有你不得不做的趨向,我同樣也有我的……我如果問你,三間九界的一切,和你這麼一個從異界跨空而來的怪物,有什麼瓜葛牽連?你為什麼處處要替他們著想?三間九界即便是毀滅了,和你又有什麼關系?又有什麼影響?你就是我,而我們又都是‘主宰’的一部份,最後我們不過便是回到‘炁界’而已,這里的生死存亡,到底和你有什麼關系?”

光炁之柱這麼一段強而有力的訊息一說完,龍魔不禁也呆住了。

當他在詢問著“光炁之柱”,為什麼對“三間九界”,充滿“毀滅”之念的時候……

他卻忽略了,他龍魔自己,又為什麼要對三間九界,如此關心?

是啊……為什麼他龍魔會這樣呢?

正在因為這樣的問題而困擾著的龍魔,緊接著,竟又繼續收到了來自“光炁之柱”的後續訊息:“龍魔,你用人類因為‘無知’,以至于做了傷害自己的最後決定,並不一定是正確的這種說法,我暫時認為你說得也許目前還是正確的……因此我現在就暫時退走……但是你別忘了,既然你已經知道我的基本趨向,那麼你最好就要有心理准備,遲早我總會開始發動,那種‘毀滅一切’的行動的……你既然也是我的一部份,而我同樣也是你的一部份……那麼也許,‘主宰’的意思,就是一切因緣,便由我們之間去決定三間九界的存續與否吧……我走了,但隨時可以再來!”

龍魔聽到這里,心里終于像移開了一塊大石頭那般地,松了口氣!

就在此刻,龍魔忽然想通了一件事!

那便是……

原來,光炁之柱,也並不是一開始,就完全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這也就是說,“光炁之柱”也和他龍魔以前剛蘇醒那般地,對于前前後後的一切形成的因緣,並沒有一個完全的理解……

很顯然地,有許多因緣,光炁之柱也正在“逐漸地”了解明白與回憶起來之中……

也就是為了這麼樣的一個原因……

龍魔剛才的那一段說法,才能夠這麼樣地讓它認為很有道理而主動想要退去。

因為,那個時候的光炁之柱,確實是就像那“並不了解一切的人類”一樣……

所以,龍魔的這種解釋,顯然無巧不巧地,恰恰說中了“光炁之柱”現在的情況。

同時也為了這樣的原因,龍魔總算又渡過了眼前的這道難關……

其實龍魔這時候的心境,一下子是很紛亂的……

有太多的訊息,是現在的他所沒有想到過的……

也有太多的情況,顯示了某種更神秘的內情,是龍魔所不知道的……

他也是“炁界主宰”的一部份……

因此,如果“炁界主宰”真的降臨,那麼會不會,他面對三間九界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最主要的便是端看是誰喚醒了體內的“主宰意識”?

如果是透過他龍魔,喚醒了他體內“炁界主宰”的意識,那麼這位“主宰”,絕對對“三間九界”,是非常友善而且關愛的……

那麼如果,最後喚醒“炁界主宰”意識的,是透過了剛才龍魔所看到的“光炁之柱”的話……

龍魔幾乎可以完全肯定,那時候的“炁界主宰”,保證對于“三間九界”,會展開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殺戮!

他和光炁之柱的相對存在,會不會就是為了這樣的目的?

龍魔不知道……

因為,他實在不曉得,為什麼在一開始,要有這樣的區分。

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些念頭與感觸,就好像雨天里斜打而來的水滴那般,一瞬之間,都同時充盈在他充滿了困惑的心中……

因此,一直到小八郎開始用力拉著他的衣袖時,龍魔才好像從夢里驚醒般地,回過了神來!

“師父師父……你到底是怎麼啦?你會不會是像人家所說,在人間的某種特別狀態……生病了?”

小八郎一說完,龍龜婆婆馬上就搖了搖頭,很不同意地回應道:“不對不對,小八郎你從來沒去過‘人間’,可別亂說一通,你怎麼會知道‘生病’是什麼樣子……”

小八郎見問,倒是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可立刻便又有點不大服氣地反問著他奶奶道:“奶奶,聽你這麼說,難道你就知道‘人間’里所說的‘生病了’是怎麼回事嗎?”

龍龜婆婆一聽,馬上就露出了“你小子現在才知道老奶奶見多識廣”的神氣表情,得意洋洋地回答道:“當然啦,小小子,你別忘了,老奶奶是從什麼地方飛升到這里來的啦……”

不過小八郎這回可沒這麼簡單就說服得了他,在他奶奶這麼樣的話才一說完,他立刻就皺了皺鼻子,不大相信似地微哼一聲,繼續問道:“真的嗎?奶奶,那你倒是說說看,所謂的‘生病了’,是怎麼回事?”

龍龜婆婆微微一愕,因為她從生落于世,就是天生的奇靈……長久以來的修練,更是遠離“人間”,哪里會知道“生病了”是什麼意思。因此想來想去,只好就著以前透過神通感應,所遙遙觀察人間的記憶,很單方面地回答道:“生病嘛……

其實就是一種對于原始生靈體的一種禮贊……這好像是人間的人們,每隔一段時間,就一定要舉行的儀式……到了要‘生病’的時候,人們會躺在一種叫作‘床’的祭壇上,然後就哼哼啊啊地,叫著‘我的爹呀’或是‘我的娘呀’,以表示對于他們原始生靈體的一種尊敬之意……”

說到這里,本來其實也根本沒有什麼概念的龍龜婆婆,忽然覺得自己說著說著,還好像真的提出了某種說法,聽起來挺像那麼回事地……

因此便很自然,順水推舟地,對著周圍目瞪口呆的小八郎和其他天靈們,頗為自豪地繼續說道:“你們看,剛才龍魔先生,有沒有躺到‘祭壇’上?有沒有口中唱誦什麼贊詞?嗯……因此,小八郎,你現在明白我為什麼會說,龍魔先生剛才不是生病了吧?”

聽到龍龜婆婆這麼一說,小八郎和周圍的眾天靈們,都立刻露出了“唔,原來如此呀”這樣的表情……

這現場的諸人之中,唯一明白“生病”是怎麼回事的龍魔,聽了龍龜婆婆這樣的說法,根本就只能哭笑不得地,在旁邊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起了。

他是可以把那種“生病”在“人間”俗世界里,到底是什麼意思的說明,化成壓縮的訊息傳給龍龜婆婆她們……

不過一方面是對于所謂的“生病”,龍魔自己就根本沒有“生過病”,因此實在無法體會所謂“生病的感覺”……

這一點,從某方面來說,他龍魔也沒有比龍龜婆婆要好到哪里去……

但讓龍魔只是長長地籲了口氣,結果什麼話也沒說的,主要還是因為,眼前的這些天靈們,對于“人間俗世界”,根本就連一點最基礎的“概念”也沒有……

這讓龍魔一時之間想要解釋,竟也實在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開始解釋起。

最後,龍魔只好再次搖了搖頭,聳了聳肩,把這個紛亂的話題,從眼前稍微地扯到旁邊去,重新把注意力再集中到方才和“光炁之柱”的怪異互動……

“你們……呃,剛才有看到什麼嗎?”

龍魔稍微地將神識拉回之後,馬上就很快地間著這麼一句話。

被龍魔這麼一提問,本來也跟著將重心重新移到了眼前情況的龍龜婆婆、小八郎和其他的幾個一直都比較注意周圍情況的天靈修們,在聽到了龍魔如此的詢問之後,臉上都同時呈現出了一種很微妙的感覺。

那是一種,好像肯定又好像不很肯定,似乎有察覺但又沒有什麼訊息被感應到的“怪異臉色”……

眾天靈們不但臉上透露出了這種很奇怪詭異的臉色,其中的龍龜婆婆和小八郎,還互相對望了一眼,似乎要從對方的眼中,看出對方有沒有“看到”自己所“看到”的情況那般。

其實龍魔不用聽到龍龜婆婆和小八郎,等一會兒是打算怎麼回答……

光看著龍龜婆婆和小八郎現在臉上的表情,他就猜到這兩位感應非常敏銳的天靈們,也許還不曉得他龍魔,與剛才出現的“光炁之柱”,竟在這一瞬間,就已經做出了這麼多的相互對話……

不過龍魔可以肯定的是,龍龜婆婆和小八郎,他們剛才一定也已經“感覺”到了什麼不一樣的情況。

龍魔這樣的推測,很快就得到了小八郎的證實。

小八郎在龍魔的問話之後,遲移了一會兒,似乎並不能夠肯定自己看到的某種景象,到底是真實的景象,還是幻覺……

但在龍魔犀利雙眼的詢問下,小八郎雖然還是支支吾吾地,不大確定,而且和龍龜婆婆對望了一陣之後,似乎連奶奶也不大清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此小八郎終于忍不住坦白地回答道:“師父,剛才……剛才小八郎好像……好像……覺得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就出現在我們面前這里……”

說到此處,小八郎還伸出了手,指了指距離他眼前大約五、六丈遠的位置。

當然龍魔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小八郎現在所指的位置,正是之前“光炁之柱”所出現的所在。

然後,接下來小八郎的話便又繼續下去……

“就在這里……師父,剛才小八郎也不曉得是不是眼花了,居然好像看到了一道粗約手臂那般,但上下的長度,卻一時望之不盡的……奇怪光柱……”

果然他們多多少少,是瞧到了“光炁之柱”出現時的樣子。

對于這一點,龍魔倒也並不怎麼驚訝。

他現在比較關心的是:小八郎,或者龍龜婆婆,感應到了他龍魔和“光炁之柱”之間溝通的內容了嗎?

對于這一點,龍魔也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去猜測。

因為,小八郎旁邊的龍龜婆婆,果然也藏不住感覺地,主動開口說明她的感應情況了。

“龍魔先生,剛才的事確實是有點邪門……我老太婆修煉了這麼久,真的還從來沒有遇見過像剛才這麼好像錯覺般的虛幻情況……小八郎說的那個‘怪光柱’,我老太婆同樣也感覺到了……只是,那種景象,才出現了那麼一刹那,根本連我們都還來不及注意,便又馬上不見了……如果沒有其他的人,同樣表示了看到那般的景象,說不定連我老太婆,也都會開始懷疑,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眼花了呢……不過既然小八郎也看到了,那麼,那個‘怪光柱’出現的時間雖然短,根本讓我們這些老天靈們來不及做出任何元識探測……但至少,小八郎的話,證明了我老太婆剛才瞧到的,是確確實實有發生的情況……並不是我老婆婆的幻覺。”

龍龜婆婆在說這些話的同時,一直都很注意地看著周圍她那些天靈手下們的反應……

而當她這些話說到了一半時,她就看出了她所說的那種怪情況,不但是她和小八郎瞧見了而已,現在圍在旁邊的那些天靈們,顯然也有大部份元芒修煉還不錯的天靈們,同時感應到了這種奇怪的現象。

這,當然就更代表了她和小八郎所察覺的,並非幻覺。

因此,龍龜婆婆接下來的話,在語氣上就肯定了很多。

“雖然小八郎和我,都清楚地看到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光柱’影像……不過,龍魔先生,奇怪的是,這種特殊的不明現象,差不多出現的時間,簡直用‘一眨眼’來形容,都還不足以敘述那種快速與短暫……這也就是說,剛才我老太婆和其他的天靈們,甚至連小八郎,都察覺到了,似乎有些什麼事,在我們的身邊確確實實發生了……只是因為這其中的過程實在太快,因此連我老太婆也還沒有來得及想到,接下來該怎麼反應之際,那個‘光柱’,就這麼無聲無息地,完全消失了……”

龍龜婆婆說到了這里,很仔細地望了龍魔臉上的表情一眼,然後才又接著繼續說道:“龍魔先生,我們雖然都是‘天間’修練已經算是很不錯的‘天靈修’們,但是眼前我們所碰到的這種奇怪的情況,真的是怪到了讓人根本無法想像的地步……因此就算是老婆子我的個性,再好強不過,也不得不承認,這些怪異的事物現象,確實是超出了我老婆子的理解范圍……所以這里面到底是怎麼回事,恐怕……還是只有問問龍魔先生,才有辦法知道個大概了……不知道我老太婆這麼一點小小的推測,龍魔先生覺得有沒有道理?”

從龍龜婆婆現在所說話語,還有旁邊的小八郎,甚至是周圍的眾天靈臉上,那種“婆婆你說的話也正是我們的感覺”的表情之中,龍魔很快就掌握了眾天靈們對剛才那一瞬間的怪異情況,到底感應到了些什麼……

很明顯地,他們除了確定剛才的那個所謂的“怪光柱”,看樣子似乎是一定和龍魔有關之外……

其他的情況,眾天靈們根本就完全不清楚。

龍魔其實並不曉得,從一個正常的角度,來看一個時間軸線被拉慢了幾百倍的“存在區域”時,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景象”!

但是先不說這個,就光看“光炁之柱”和他龍魔的那種“神識相屬”關系……

旁人想要截收得到他們之間的訊息溝通,確實是不大可能的!

只不過現在的龍魔,很清楚地知道,別看那個“龍龜婆婆”,是那麼一副“老人家”的模樣……

其實,這位“老人家”,個性不但挺直爽活潑,其實她對什麼事,可都還“好奇”得很呢……

如果現在龍魔有些事情說得太多,肯定會讓這位“老婆婆”,追著他後面問個沒完!

因此,龍魔想了一會兒,覺得目前還是先別由他這邊多說什麼,比較穩妥,也恰當一點……

所以最後,他只是輕輕搖丫搖頭,以一種感覺起來有點深沉的語氣,回答龍龜婆婆道:“這里面的情況,解釋起來,還真有點複雜……不過,對于你們剛才所看到的‘光柱’,似乎‘真人界’的‘瑤璣天女’,理解得比其他人都還要更完整一些,因此有些話,還是由她來跟你們說明,會更清楚一點。”

現在的龍魔……和“光炁之柱”之間,還沒有對龍龜婆婆顯示出有什麼直接的關系……

因此,如果是這樣的想法時,確實是由瑤璣來做出全面性的解釋,似乎會更清楚一點。

不過他也曉得,等到瑤璣真的和透璃、玠芝,和龍龜婆婆這些天靈修們會合之後,憑著瑤璣那種一般人難以企及、精細縝密的思慮,恐伯現在龍魔和“光炁之柱”之間的關系,即使沒有告訴瑤璣,大概也瞞不了她很久了。

好在,其實從龍魔遇見了龍龜婆婆之際開始,他就已經不再特別隱藏著自己的真正身份了……

因為,他似乎發現了,這些一切的困惑與迷團,好像……好像,就都快要水落石出、完全顯現了……

龍魔並不清楚這樣的感覺,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也許是“光炁之柱”,也許是“炁界主宰”……

甚至,說不定就是他自己那尚未解開的部份意識!

龍魔並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與體會……

但是,某個方面,他卻又非常肯定,一切都快清楚了……

而且等到那時,所有龍魔現在還不了解的因緣,都將會變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所以,就為了這樣的一種感覺,使得龍魔在一開始和“龍龜婆婆”見面的時候,並不再費心地去掩飾自己的來曆,也不大在乎她知道了以後,會被精明的瑤璣在比對之下,就推測出龍魔現在的真實情況……

他好像真的對于這一點,已經不大在乎了……

因此,他直接而又坦率地,便告訴了龍龜婆婆,他是“龍魔啟元使者”!

但那時是那時,眼前是眼前……

龍魔現在身有要務,為了避免麻煩,他還是必須有些事情,在此刻先不告訴他們這些天靈們。

因此,龍魔很概略地,便對著龍龜婆婆、小八郎和其他的天靈們,繼續說道:“龍龜婆婆,在到這里之前,我就是從瑤璣天女那邊過來的……而且我也已經要瑤璣趕快帶著‘永生水域’的修真們,和前去接引她們的玠芝會合了……玠芝將會帶領著瑤璣和其他‘真人界’的修真們,回到我之前所傳達給你的那個位置……也就是透璃現在所在之處。婆婆你們直接到透璃那邊去之後,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碰見瑤璣。因此你們除了盡快幫忙建立‘星樓堡壘’之外,想來瑤璣應該也會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們的……我想,那時你們對于現在情勢的理解,才真的會更加清楚一些……”

本來,在龍魔的預想之中,他和龍龜婆婆的這次相遇,到了這里,總也應該做個暫時的結束了。

然後,他便繼續上路,往“地間”進發……

可是,沒想到當龍龜婆婆,在龍魔的話語之中,聽到了“瑤璣”兩個字的時候……

她的眼睛馬上就微微一亮,然後跟著便在龍魔的話尾之後,接著繼續問道:“咦?龍魔先生剛才叫‘瑤璣’作‘天女’?嗯……這麼說起來的話,她的‘飛升預設’,已經啟動了?”

飛升預設?已經啟動了?

龍魔一聽,倒也覺得有點意外……

“龍龜婆婆,你也知道瑤璣天女的體內,已經預設了直接‘飛升’的隱藏元關?”

龍龜婆婆很快就點了點頭,表情似乎帶著一些驕傲。

“當然啦……瑤璣天女,是‘流生界天’,那些神秘家伙所精心培養出來的‘思慮優化人’,之前他們為了要將那種‘自動飛升設計’,在她的體內發展出來,還邀請我去參與他們的設計呢……”

龍魔這時,終于多了不少興趣出來了。

“請你去參與設計?龍龜婆婆,你是指……”

龍龜婆婆對于現在她所說的這一點,似乎很想告訴別人,因此當龍魔一問,她馬上就接著做出了回應。

“我老太婆以前在‘人間’的時候,自己就是一種天地秉奇而生的‘特殊玄靈’,因此對于生精之華,自然比絕大部份的生物,都更有一些深入的體驗……加上我老太婆又和鯤鯶,一直嘗試著融合出屬于我們兩種奇物的‘後代’,因此在這方面,我老太婆和鯤鯶,可算得上是資格最老、嘗試最多的專家了呢……”

聽著龍龜婆婆的這段話,龍魔倏地間,心里不知道有個什麼地方,靈光忽然一閃!

念頭如網,仔細抓去,一時竟摸不著自己想到了什麼……

正在怔仲之間,龍龜婆婆的話語依然繼續:“對于‘生命精華’的理解造詣程度,‘天間’最有名的,當然要屬‘流生界天’的那些天人群了……而‘地間’的話,則毫無疑問的,最有成就的應該便是那被逼得最後,跑到‘人間’去躲藏‘阿羅異’追殺的‘生靈族族長’臌肊了……”

龍魔聽了龍龜婆婆如此的分析,倒是挺意外于從“人間”飛升到“天間”的龍龜婆婆,居然連這一點也知道。

不過,緊接著龍魔很快就想到了:龍龜婆婆既然以前在“人間”時,就花了非常多的心力,在“創造新的生靈”這件事上,那麼即使是她後來飛升到了“天間”,想來也一樣會對這方面的訊息特別注意……

因此,以身在“天間”的龍龜婆婆來說,會知道,或聽說過“地間”“虛靈界”的臌肊生靈王,似乎也就不是一件特別會讓人覺得意外的事了。

不過龍龜婆婆恐怕也絕對沒有想到,她眼前的這位“龍魔啟元使者”,居然也和她剛才所說的“臌肊”,有過非常密切的開系……

因此,龍龜婆婆在說了剛才的那段話之後,在語氣上並沒有任何停頓地,便繼續說道:“但是,即使是‘流生界天’的那些神秘天人們,只要他們是想要在‘人間’牽引機緣,創造出某種特定的生命體,那就非得來請教一下我和鯤鯶不可了……”

聽到這里,龍魔剛才體會到的靈光,陡地清晰了起來!

是啦!這其中該不會有著什麼關連吧?

在想通了他腦中閃現的靈光是什麼之後,龍魔很快便覺得心頭禁不住地一沉……

之前由龍龜婆婆所提到的,關于現在的“鯤鯶老爺爺”,已經被“阿羅異”擄定的這件事……

他很直覺地,便感到這件事的後面,似乎還隱藏著某種,更加令人無法揣測的內情……

而這種內情,隱隱約約地,很有可能和龍龜婆婆現在所說的這件事有些相關。

對于鯤鯶老爺爺,龍龜婆婆當然是非常關心的。

因此,當龍魔一邊這麼樣地沉思著的時候,一邊卻沒有馬上把他想到的這個壞消息,告訴龍龜婆婆,而只是依然繼續聽著龍龜婆婆的說明……

“‘流生界天’的那些天人們,既然是要透過各種機緣的牽引會合,間接地在‘人間’創造出一位‘元能優化人’……如果沒有了我的幫忙,那就好像是要用兩根長竹竿,在全黑的夜晚里,移磚砌泥地蓋棟房子一樣地困難……我老婆子提供的經驗,就是一盞可以讓那些天人們琢磨出周圍環境的清晰光源,和可以讓那兩支竹竿盡量不扭曲得變形的矯正器!”

龍魔聽到這里,很自然地,便微微一笑,點頭回答道:“那麼,婆婆,我可以很肯定地說,你們的工作,真是神奇得令我無比佩服……幫助瑤璣提升的過程,我確實只是開了個頭而已,之後的一切脫胎轉換,完全都是由‘瑤璣’體內的某種自動機制所掌控,說實在的我並沒有再出什麼力了……從這一點上來看,婆婆,你們的工作算是完全成功了……等你真的和瑤璣天女見了面,我想婆婆一定能夠更加肯定這一點的……”

在龍龜婆婆這樣的話之後,龍魔回應到此,龍龜婆婆身邊的小八郎,已經是再也忍不住地,滿臉驚奇,搶著說道:“啊呀,原來以前,奶奶你總是忽然之間,就消失了一陣子,說到‘流生界天’去找朋友,我要跟著奶奶一起去,你怎麼也不肯,原來竟是為了這個‘瑤璣’喔?”

龍龜婆婆微笑了一下,也點頭回答道:“是呀,我不帶你去,你這小子還偷偷地跟著我兩趟,最後被‘流生界天’里,‘元生湖’的護守天人,給趕了回來,以為我不知道嗎?”

小八郎被奶奶這麼一說,小小的臉龐馬上便脹得通紅,很難得地以一種不好意思的神情說道:“奇怪了,奶奶,這又不是什麼會影響我們‘天間’的大事,干嘛這麼神秘兮兮的呢?”

龍龜婆婆一聽,馬上就伸出了手,在小八郎的腦袋上,“咚”地敲了一下。

“臭小子不知道就別亂說……瑤璣天女共被安排了兩個使命,一是在適當的時候,對付跨界而來的‘啟元使者’;二是她要負責當三間九界真的出現‘空間異變’時,帶領整個‘真人界’,避劫逃難……這里面的牽扯何其廣大,難道還是‘小事’不成?而且,關于‘瑤璣’的事,雖然不是人人皆知,但其實明白其中關鍵的天靈修們,也不在少數……哪像‘元生湖’後來……”

“元生湖”後來?

龍魔聽到一半,忽然發現龍龜婆婆停了下來,不再繼續,轉眼望去,正瞧到她臉上就是一副有點後悔說漏了嘴的樣子。

龍龜婆婆的表情已經這麼明顯了,龍魔當然不好再繼續追問下去……

不過旁邊的小八郎,卻不管這些,在同樣發現龍龜婆婆忽然停止的同時,拉著他奶奶的袖子猛搖著說道:“奶奶你快說嘛,我們又不是什麼壞人,干嘛有事不告訴我們呢?難道奶奶你懷疑團里的叔叔阿姨們有誰是奸細嗎?”

小八郎的這話,說得實在太重,龍龜婆婆一聽,馬上就在小八郎的腦袋上,響響亮亮,“咚”地敲了一下!

這一下,龍龜婆婆似乎帶上了一些元芒勁道,在敲著的同時,竟有幾十條光紋,“嗤嗤嗤”地噴現了出來。

小八郎“哎呀”一聲,馬上就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不過小八郎還沒有說什麼,龍龜婆婆已經啐然說道:“你這小子亂扯什麼?越說越不像話了……”

龍龜婆婆的反應雖然是這樣,但此段話說完之後,馬上就轉向了龍魔和其他天靈們,很無奈地攤了攤手。

“這可不是像小八郎說的呢……我參與了‘瑤璣天女’的因緣牽引計畫之後,每隔一段時間,總是會到‘流生界天’里,管制最嚴格的禁區‘元生湖’去看看……但是自從‘人間’的‘空間異變’出現之後,本來之前還能夠進入‘元生湖’的所有天靈修,都一概被擋住無法再次進去了……如果要說真正的‘神秘’,真正的‘禁忌’,現在‘元生湖’的情況,才真是詭異呢……”

小八郎聽到龍龜婆婆這麼一說,摸著自己的腦袋,一時之間倒也忘了疼痛,只是很驚訝地接著回應道:“奶奶你是說……現在連你也不能進入‘元生湖’了嗎?”

點了點頭,龍龜婆婆的樣子還是很無奈。

“是呀,所以你這小子別亂說,‘元生湖’現在的情況,根本就連我也不清楚了……既然什麼都不清楚,當然說不出‘元生湖’現在到底是在干什麼啦……我可沒有什麼事瞞著大家哩。”

聽著龍龜婆婆現在的話,龍魔很自然地就想起了,之前曾經是他屬下的“惜生天人”……

惜生天人,本來是玉慈天主座前,十二位研究“生精技術”的直系弟子。

他,會不會本來就是在“流生界天”中的那個什麼“元生湖”里工作?

龍魔心里正自這麼想著的時候,龍龜婆婆卻好像一開了頭,便也不再避忌地,直接繼續說道:“其實自從‘元生湖’後來完全封閉之後,我們那些本來還能夠進去的天靈修們,就曾經忍不住地探察研究過,封湖的原因……”

對于龍龜婆婆現在提的,從龍魔到其他的天靈們,既然知道之前龍龜婆婆好像有那麼一點不願意說,便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接什麼嘴。

倒是小八郎,完全不管這些,聽了他奶奶說到此處,馬上就接著問道:“奶奶,你們後來覺得,‘元生湖’封湖的原因是什麼?”

龍龜婆婆既然有人接問,此時便也毫不考慮地,坦率說道:“我們討論、探察、研究之後,因為封湖之舉,真的非常嚴密,因此我們所得到的結論,也並不特別……”

小八郎一聽,馬上又再次拉住了他奶奶的袖子。

“不管是不是特別,奶奶你快說嘛……”

龍龜婆婆反手挽住了小八郎的小手,卻是對著其他的人說道:“我們猜想,‘元生湖’此刻,顯然正在進行一種,極為特殊,又極為秘密,而且從未有過的……生靈創造!”

“生靈創造?”小八郎愣了一下,然後才又繼續問道:“奶奶,你的意思是說,‘元生湖’目前正在制造某種極為特殊、秘密,而且從未有過的某種‘生命體’嗎?”

本來一直都沒有說什麼話的眾天靈們,其中的那位中年婦女“西娘娘”,這時終于忍不住地開口說道:“婆婆,‘元生湖’本來就是‘流生界天’中,形成‘天芒元胎’,不斷創造出新的‘芽靈人’的最重要處所……在這樣的地方,進行某種‘生靈創造’,豈不是‘鐵鋪里生火’乙,再正常也不過的事了嗎?”

現在的龍魔,雖然可能是在場所有的天靈修中,唯一不知道什麼是“元生湖”的人……

不過當他看到西娘娘的這話一說完,圍在旁邊的眾天靈臉上,馬上就有不少人露出了同意的表情時,從他們這些天靈們的話語與反應中。他很快就明白了,聽起來,“元生湖”的作用,竟好像是一個天間的“育嬰房”呢……

對于西娘娘的詢問,龍龜婆婆一開始顯然也是同意的……

不過,卻只有一開始是同意的而已。

“西娘說得誠然不錯……但大家可別忘了,‘元生湖’的功用,一直以來,就從未停過……我們天間所有的天靈修,除了從‘人間’飛升而來的一些天靈修羅們之外,幾乎其他所有的天靈修,都是從‘流生界天’里培育出的……而在整個‘流生界天’里,‘元生湖’就是最重要,也是最關鍵,負責‘元芒靈胎’的創新與研究……換句話說,‘元生湖’等于是主導了整個‘流生界天’,甚至也可以說是‘整個天間’的生靈衍變方向……這樣的工作是何等重要?為什麼以前都不會‘封湖’,而現在卻完全禁止入內?以我老婆子個人來說,由于老婆子在‘人間’,就一直有豐富的‘生靈調和’的經驗,因此除了‘瑤璣天女’的‘優化計畫’之外,至少還參與了十五項的試驗計畫……現在我已經完全不能進入‘元生湖’了,那些正在進行的項目怎麼辦?難道以前我們所參與的一切‘元能優化衍引’計畫,都完全中斷了?而且尤有甚者,在‘元生湖’封湖之後,不能夠進入的並不是只有我而已,其他還有至少幾十位的天靈修,都同樣再也不能夠進入了……這種不合理的情況,讓我們這些天靈修們,不禁會推測,‘元生湖’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居然好像連‘元生湖’本來的最重要功能,都暫時停止了?又或者,難道是‘元生湖’里,發生了什麼變故不成?”

其他的天靈們,對“元生湖”的了解,其實當然遠不如龍龜婆婆。

因此,當龍龜婆婆這麼一說之後,很自然地也沒有人能夠提出什麼解釋。

這其中,只有西娘娘,在伸手抓了抓頭之後,以同樣感到困惑的語氣,回答道:“呃……婆婆這樣說,倒也讓人覺得‘流生界天’此舉,好像有點奇怪呢……真不知道玉慈天主,為什麼要‘封湖’……”

龍龜婆婆在停頓了一會兒之後,馬上便又搖了搖頭。

“西娘,下達‘封湖令’的,在我們想來,恐怕不是玉慈天主……”

聽著龍龜婆婆的話,西娘娘更是大大地愣了一下。

“不是玉慈天主?那還會有誰能……呃,難道婆婆是說……”

點了點頭,龍龜婆婆只是很快地繼續說道:“我們‘天間’,目前正遭遇了強大的敵人:來自‘妖魔界’的怪物們……而且從接觸以來,‘天間’的天靈修們,出現了從未有過的大量傷亡……因此對我們整個‘天間’而言,我們應該是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加需要‘元生湖’了……尤其是,這種傷亡並不是只有‘流生界天’的天靈修們而已……如果按照由內而外的順序:流生、光懸、冰風、雷焰,其他的三界天天靈修們,受到重創的情況說不定還比‘流生界天’更加地嚴重……聽說,現在和‘妖魔們’戰斗最激烈的,也就是最外層的‘雷焰界天’,從接戰以來到現在,據說已經被消滅了快一半的天靈修數目……現在最前線,天靈修們消耗的速度,是從未見過地急快,因此……我們推測,在這個時候,還能夠下達‘元生湖’‘封湖’命令的,應該不是玉慈天主……而是……”

而是誰?

龍魔想來想去,也只想到了一個答案。

果然,龍龜婆婆在停頓了一會兒之後,馬上就接著說道:“那就是……雖也是同名同稱,但實際卻在四位天主之上的,玉虛天主!”

玉虛天主!

龍魔聽到了龍龜婆婆說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心中忽然浮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就好像,本來一個大家都沒有注意,宛如並不存在,只是徒具一個虛名的人物,忽然間真實了起來。

玉虛天主,是天間的第一天人!

龍魔並不了解整個“天間”的管理權責情況。

但是,玉虛天主一直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天間”的“太上皇”!

他並不像其他的流生、光懸、冰風、雷焰四位天主,各自負責了一個界天……

可“玉虛天主”的位階,卻又是在這四位天主之上的……

自龍魔從異界跨空而來開始,他很早就知道“天間”有一位“最高之王”,“玉虛天主”的存在……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他卻又從來沒有聽人說起過,“玉虛天主”有做什麼事……

這樣的情形,使得龍魔幾乎在下意識里,就覺得“玉虛天主”只是一個“虛名”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龍魔忽然在眼前,聽到了一位天靈修,說到下達“元生湖”“封湖命令”的,就是“玉虛天主”的時候,還真的有一種猛地才發現到有這麼一個人的突兀感受!

龍魔的反應是如此,不過,有趣的是,其他天靈們的反應,好像也沒有比較不吃驚。

聽了龍龜婆婆說出了“玉虛天主”的名字,西娘娘的那個表情,就和龍魔一樣,也是極為“突兀”的模樣。

“呃……啊……婆婆,你是說,封湖的,不是玉慈天主,而是連我們也從來沒有見過的,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玉虛天主’?”

龍龜婆婆顯然對于西娘娘的說法,有點不大滿意,所以馬上就糾正道:“不對不對,西娘的用詞錯了……玉虛天主不是‘只存在于傳說中’,玉虛天主一直都在,連四位天主也不否認……只是我們從來也沒有機會見過這位真正的‘天間之主’而已……”

西娘娘聽了龍龜婆婆的糾正,竟好像覺得自己真的說錯了話那般地,微微低下了頭,很抱歉地說道:“是啦,是我一時疏忽,沒有注意到……”

龍龜婆婆與西娘娘,說話之間,兩人的神情,都是很自然地透露著一種坦率的真誠。

那種感覺,就好像她們都是如此真誠地,說出彼此的那段對話一樣……

看著龍龜婆婆和西娘娘的這麼一段很短的應對談論……

雖然期間並不長,但是龍魔卻依然能夠非常清楚地,體察得到,她們兩位所說的那個“玉虛天主”……

盡管從龍龜婆婆和西娘娘剛才的話里,龍魔可以推測得出來,她們真的是從來都沒有看過,這位依然只是存在于“傳說”中的“玉虛天主”……

可是很明顯地,“玉虛天主”的影響力,卻還是那麼深沉地,左右著眼前這兩個從來沒見過他的天靈!

龍魔直到此刻,才忽然發現,“玉虛天主”,實在是確有其人的。

至少,他那種讓其他的天靈修們,連他的面都還沒見到,就已經如此自然地,受到他如此影響的力量,讓龍魔不得不非常慎重地,把對玉虛天主的感覺,要求自己清楚地“建立”起來。

這是天間真正的主人……玉虛天主。

如果龍魔的任務失敗……

一切由另一個他:“光炁之柱”接手,那麼最後,光炁之柱很可能在天間,最大的敵人,就是這位“玉虛天主”了……

想到這里,龍魔的心里,忽然產生了一種,他到底是要把“玉虛天主”,看成是同伴還是敵人的困惑。

從他龍魔本來的意願來看,他當然是絕對不會願意和“天間”為敵的。

而且以現在來說,他在天間,再怎麼樣,也多了很多“部屬”,或者也可以說是“朋友”……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他絕對不會希望和“天間”,是一種互相“敵視”的對立關系的……

可是,從另一方面來說,龍魔卻又非常清楚地知道:現在由“光炁之柱”所形成的“異元區”……或者甚至直接一點地說,就是“光炁之柱”,卻顯然對于整個“三間九界”,抱持著一種“要將所有存在都完全毀滅”的強烈心態……

直到目前為止,他依舊還是不曉得某方面說來也可以算是他“一部份”的“光炁之柱”,為什麼會對“三間九界”有這麼強烈的“毀滅念頭”,但是至少,他可以確定的是,如果純粹以“光炁之柱”來說,那麼它肯定將會是“三間九界”

共同的敵人!

不但“妖魔界”的“阿羅喉魔主”,將會是“光炁之柱”的最主要敵人……

連“天間”的“玉虛天主”,恐怕同樣地也不能夠例外!

而且,更讓他覺得無法理解的是……

如果“光炁之柱”真的是那麼樣地想要將“三間九界”完全摧毀……

為什麼卻又給他,也就是龍魔,這麼一段時間,去尋找他所要找的紫柔?

就現在龍魔的理解,“光炁之柱”似乎確實也和他一樣,來自“炁界”,同屬“炁界之主”的一部份……

難道就為了這個原因,“光炁之柱”才願意給他,某個程度上來說,也就是給“自己”一個機會嗎?

想到這里,連龍魔也有點頭痛了。

顯然這種他到底是“同伴”,還是最後會變成“敵人”的困惑,讓龍魔一時之間也不曉得到底該怎麼去看待整個三間九界了……

盡管龍魔的內在,出現了這麼多奇怪的想法……

但是很快地,他就注意到了另一邊的小八郎,在龍龜婆婆與西娘娘的談論之後,以一種很狐疑的語氣說道:“奶奶,照你剛才的說法,你的意思是指,我們的‘玉虛天主’,下了一道命令,將專門研究與創造天間‘元芒靈胎’的‘元生湖’封住,然後在里面秘制一種以前從來也沒有出現過,而且特殊到無法想像,甚至還不能夠讓其他‘元生湖’之外的人,察覺發現的……全新生命體?”

龍龜婆婆聽著小八郎的話,臉上的表情,似乎覺得小八郎說得沒錯,但又感到很別扭,很難直接就“承認他說得沒錯”那般地模樣,以至于“嗯嗯啊啊”了一陣,竟也還是沒有直接回答……

龍魔當然很清楚,讓龍龜婆婆覺得別扭的,就是在于小八郎的那種說話的語氣……

對龍龜婆婆而言,現在小八郎所說的這種推論,其實一直就已經存在于龍龜婆婆的心里了。

只是這種想法,並沒有形成一種非常具體,而且非常肯定的清楚意念……

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說法,那倒好像變成了玉虛天主在“元生湖”,做了什麼神秘無比,卻又刻意不讓其他天靈修知曉的事情似的……

這樣的感覺,一直沒有形成某種訴諸于口的清楚意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這樣的懷疑,和龍龜婆婆她們一向對于“玉虛天主”的認知,是很不搭合的。

觀察到了這一點的龍魔,才終于明白了,在龍龜婆婆一開始,提到這件事時,她臉上所出現的那種“有點後悔說出口”的表情,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原因而出現這樣的反應了……

了解了這一點之後,龍魔因此便很自然地,在這個時候接口說道:“小八郎,你這麼問,你奶奶是很不好回答的……剛才你不是也聽婆婆說過了嗎?對于真正的原因,婆婆並不曉得,所有的這一切,都只是一種隱約的感覺而已……這里面甚至連比較嚴謹的‘推測’都算不上呢……”

龍龜婆婆一聽到龍魔的這種說法,馬上就連連點頭:“是啦是啦,還是龍魔先生的話,說得精細准確,老婆子正是這樣的意思呢……”

除了龍龜婆婆的回應,旁邊的小八郎,似乎被龍魔的這一段話,給說得有點愣了:“師父,奶奶的意思,不是小八郎剛才說的那個意思呀?”

點了點頭,龍魔微微一笑:“不完全是的,小八郎……”

小八郎愕然地抓了抓頭:“那奶奶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說這些呢?”

龍龜婆婆張了張嘴,卻一時想不出該怎麼“精細而又准確”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因此口唇開合間,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這時依舊是由龍魔接了口:“本來這就沒有什麼意思……還不是你多嘴問出來的?”

小八郎又愕了愕,再次抓了抓頭:“是這樣的嗎?”

龍魔知道在這方面,大概也沒有什麼新的訊息可以讓他知道了,因此並沒有等小八郎再想到什麼,便即馬上說道:“好吧,這些話在目前來說,並不是最重要,也不是最緊急的討論,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日後再找時間探討吧……”

龍魔這樣的話一說出來,小八郎當然就知道該適可而止了,因此立刻便縮了嘴,對著他的師父點點頭。

');

上篇:第四章 光炁之劫    下篇:第二章 初入地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