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大唐說第七章:劉傲入獄   
  
第七章:劉傲入獄

事實上,劉傲低估了李淵的能力,太上皇就是太上皇,江王李元祥到李淵面前哭訴,說劉府縱家奴行凶,毆打他府行侍衛,沒將他這個王爺看在眼里,有辱皇家臉面.[ <{?<< ?[

李淵這個氣啊,你一個小小的爵爺,憑什麼?通知長安刑部抓人.

劉傲一出宮,就被大批的衙差給圍住了,畢長春剛要下手,被劉傲用眼神制止住了.好在那老漢,劉傲已經讓畢長春送走了.

畢長春無奈,主子不讓反抗.那就不反抗,至于生死,他根本不在乎,關鍵是保住少主的安全,這個什麼爵爺做不做,在他眼里不重要.

劉傲畢竟是爵爺,府衙的衙差沒有為難,甚至沒有上繩索,只說是奉命,至于誰的命令.劉傲心知肚明.

兩輩子為人,坐牢還是第一次,雖然這樣,劉傲沒有擔心,打了兩個侍衛,罪不致死,罰點銅錢而已,如果不是江王府的侍衛,就是打死,估計問題不都不大,這個該死的階級社會,人命是最不值錢的.

衙差對劉傲客氣,對畢長春可沒有半點客氣,一個奴才而已,綁就綁了.畢長春不屑,隨便.在他心里,別說這些麻繩,就是精鋼鐵鏈,他要掙脫,也輕而易舉.

劉傲這一入獄,劉府上下可了不得了.

陳海榮畢竟年輕,雖然一直做著女主人的事,畢竟才還沒成年.歐陽海雖然為人圓滑,可是一直沒有和官府打交道的經驗.洛陽還不知道,沒敢通知呢.

看著滿院子的著急的眼神,冷靜,陳海蓉自己身子幾乎都軟的站不起來,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先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木子叔,你去學院通知李泰,請他去看看怎麼回事,海蓉這就去長安,請程伯伯他們商量一下.在沒有弄清楚前,任何人不要輕舉妄動,洛陽和蜀中,先不要通知."

安排好後,讓劉根將馬車弄好,飛馳長安……

"胡鬧,太極宮什麼時候有權直接命令衙門了?誰給他的權力?"李世民在武德殿聽說劉傲被下了打牢,眉頭一皺,很不高興.

自己的官員,不管有罪沒罪,怎麼能跳過自己?哪怕自己的老子也不行,太極宮早就沒有了涉政的權力了.

劉傲打自己弟弟的侍衛,是有點囂張,你太極宮湊什麼熱鬧?如果給自己通了氣,李世民也想讓劉傲打磨一下心性,可是這樣,讓自己很不舒服.

一篇《賣炭翁》說明了什麼?李世民不傻.但是,那畢竟是自己老爹下的命令,自己再不高興,老家伙的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皇家的臉面大過天.

陳海蓉到了長安,先去探監,結果不讓.說在沒有結果前,任何人不准探視.無奈,去了程府,陳咬金不在,上朝了.

陳海蓉是白身,除了有個腰牌可以進宮找長孫皇後,沒有其他的用處,況且,後宮不涉政,這是鐵律.

自從認識了相公,一直順風順水,現在才覺,出了事情,自己一無是處.白身沒有任何籌碼對抗官府.只好回頭,找自己的父親,父親還學院,畢竟是個四品閑官,也不知到有沒有用,現在就看李泰能不能有點用,畢竟,李泰和自己相公關系處的不錯.

書到用時方恨少,人到用時找不著,正是陳海蓉此時的心情,人順利的時候,感覺身邊每個人都很了不起,真到用的時候,覺一個都不頂事.

折騰到現在,天都黑……

牢房里,劉傲單獨一個柵欄的屋子,畢長春在隔壁.劉傲算是見識了大唐的牢房.

衛生條件差的很,除了地板上有點草外,什麼也沒有,說不出什麼味道.

自己對面還有一位女囚,蓬頭垢面的看出年紀,原來大唐的牢房沒有專門的女牢啊.聽牢頭說這女人毒死了自己的丈夫.

這年頭,女子沒有地位,難免出現男人花心,家暴之類的,估計也是個性子倔的女子,這樣的女子,可憐,但不可恨.

還好自己身上穿的比較保暖,看對面的女囚,渾身抖著將身子埋在草下面,估計過不過這個冬天.一個殺了自己丈夫的女子,就注定被砍頭的,在這個社會沒什麼道理可講的.

冷點沒有關系,可是這麼髒很難受人啊.

"牢頭,酒,肉,順便弄些干草."順便將手里的一片金葉子遞了過去,自從上次喝茶沒有錢付賬,劉傲就多了個心眼,在自己兜里總是裝那麼三兩個金葉子,以防萬一.

牢頭其實不反對犯人自己掏錢買吃的,只要是有錢的,又不想受罪的,只要出錢,別說酒肉,就是叫個頭牌來陪牢頭都有辦法.他們就是靠這個吃飯的,不然,靠大唐的這點俸祿,估計養家都有點難.

"少主,怎麼辦?"畢長春著急啊.看著牢頭拿金葉子走掉後,畢長春問.

"沒事,就住幾天,不是什麼大事,該吃吃,該睡睡,等會讓牢頭給海蓉送個信就好."

奇怪的是,從上午到現在,家里肯定知道了,一個人也沒有來,不正常,那就是一個可能,李淵話了,不准人探視自己.

湊,就打了幾個侍衛,你一個太上皇還能要了一個爵爺的命不成?如果你通過李世民,估計這次不死,脫層皮是要的,這樣直接命令官府,李世民能容忍?也是,皇家麼,面子還是要的.就不知道自己的那篇《賣炭翁》有用沒有.

獄卒將酒肉買了回來,上好的蒸酒,自己家產的.食盒里的菜很多,兩只燒雞,一大堆豬頭肉.就是沒青菜,這個季節,只有少數的幾家有青菜,還是自己家供的,價錢不比肉便宜多少.

跟來的獄卒,抱了一大抱的干草.大唐的牢房,犯人還真不多,好幾房間空空的.除了對面的女犯就自己和子農.

天黑了,自己將一個燒雞給了對面的女犯,一個給料畢長春.

坐在干草上喝酒.這麼冷的天,不喝點酒,今夜太難過了.

孤燈下,劉傲慢慢的喝著,吃著.

"還喝上了,真有心情."冷不丁一個聲音在大牢里響起.(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章:賣炭翁    下篇:第八章:獄血火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