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斗破蒼穹..正文 第兩百四十四章 直闖   
  
正文 第兩百四十四章 直闖

寬敞的大廳之中,蕭炎幾人坐立其中,漠鐵傭兵團的其他人,則是開始忙碌的清理著被搞得一片狼藉的總部,偶爾一些傭兵經過客廳,都是會向那坐在桌旁,輕輕抿著茶水,滿臉和煦微笑的少年投去敬畏的目光.(理想*文學網)

先前那因為蕭炎出手狠辣的許些恐懼心理,在略微持續了一會之後,便是從這些傭兵心中自動的煙消云散了去,他們都是經常在刀口上舔血之輩,神經強悍度,自然是遠常人,並且那墨冉還是漠鐵傭兵團的敵人,誰也犯不著為他多出一絲同情心,因為他們同樣清楚,若是今日蕭炎沒有及時趕到的話,那墨冉屠殺起來自己的兄弟,也是絕對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端著溫熱的茶杯,蕭炎瞟了瞟外面那些忙碌的傭兵,在他身旁的座椅上,是那臉龐保持著淡漠的海波東,這位曾經的冰皇,也並沒有因為蕭鼎兩人與蕭炎的關系,而多出幾分和善笑意.

"海老先生是我的朋友,脾氣雖然略微有些…呵呵,不過他可是一名真正的強者."瞧得那從進屋後便是保持著沉默的海波東,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沖著對面的蕭鼎與蕭厲笑道.

蕭鼎微笑著點了點頭,眼角目光從海波東身上掃過,隱隱間的感應告訴他,這位淡漠的老人那單薄佝僂的身體之下,隱藏著一股近乎恐怖的能量.

"呵呵.強者自然是有著強者地脾性,不然怎能彰顯個性?"蕭鼎輕笑了一聲,玩笑道.

蕭炎笑了笑,先是詢問了一聲蕭厲的傷勢後,這才微微皺眉,問道:"告訴我究竟生什麼事了吧?為什麼那沙之傭兵團會忽然間多出這麼多的強者?還有,青鱗那小丫頭怎麼回事?"

聽得蕭炎的問題.蕭鼎臉龐上的笑意緩緩收斂,苦笑著歎了一聲,沉吟了一會,似是在整理著話語,好半晌後,方才緩緩的道:"半個月前,青鱗在一次外出後,便是再未回來過,經過我的調查.她應該是被人抓走了…在她消失地地方,我們現了劇烈戰斗的痕跡,那里還有不少沾染鮮血的蛇鱗,想必應該便是青鱗的那頭雙頭火靈蛇脫落而下的."

"能夠打敗雙頭火靈蛇,並且將青鱗抓走,那麼對方,至少也是一名斗靈強者…"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蕭炎緊皺著眉頭,疑惑的道:"可誰會對青鱗出手?她不過是一個小女孩而已,哪位斗靈強者.會如此降低身份的來打她的主意?"

"這我們就不太清楚了…"蕭鼎苦笑著搖了搖頭,接著道:"也正是在青鱗失蹤後地第二天,沙之傭兵團便是忽然對城內的其他勢力采取了吞噬以及清除……沙之傭兵團在石漠城的勢力.除了我們少有的兩三個傭兵團之外.其他的基本不可能與他們相抗衡,所以.僅僅是不到五天時間,城內的其他弱小勢力.便是被他們閃電般的完全清除…"

"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幾個勢力稍強的傭兵團這才回過神來.當下便欲結盟抗衡沙之傭兵團,按照我們的計算,沙之傭兵團即使是有著羅布這名大斗師,可依然不可能輕易打敗我們的聯盟,不過,在接下來地幾天時間中,沙之傭兵團內,便是忽然出現了一名大斗師以及好幾名斗師…"

"在對方這種暴漲地實力下.我們這邊內部也是開始慌亂了起來.畢竟只是臨時地松散聯盟.所以沒有太大地約束力.因此.在這般各自為戰地情況下.其他地三個傭兵團.一個慘被滅團.一個投降.另外一個.則是在給予了沙之傭兵團一筆龐大地求和費用後.選擇了撤離這座城市."

"因為我們漠鐵傭兵團是最不好啃地一塊骨頭.所以被他們留在了最後.于是.就有了今天地這些事情…若是你來晚些.恐怕漠鐵傭兵團.也會覆滅了."蕭鼎歎息道.

"知道那些忽然加入沙之傭兵團地人是什麼來路麼?"蕭炎緩緩地撫摸著溫熱地茶杯.輕聲問道.

"不清楚…"蕭鼎搖了搖頭.面露沉吟之色.片刻後.遲疑地道:"我似乎覺得.青鱗地失蹤.和沙之傭兵團那些忽然加入地強者有點關系…畢竟這之間地時間.生得有些巧合了…"

"青鱗地那條火靈蛇.應該少有人知道吧?那他們怎會選擇對她出手?"蕭炎皺著眉頭.敲動著桌面地手指忽然一頓.心中喃喃道:"難道…是因為碧蛇三花瞳地緣故?"

"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蕭鼎與蕭厲對視了一眼.皆是滿臉苦笑.

"你們不知道,不過,想必羅布那家伙應該知道吧…"蕭炎微微坐直身子,笑了笑,道:"我去找找他,順便看看他究竟是哪里來的膽子…"

"呃…我們召集點人,一起去吧?他們畢竟人多."蕭鼎沉吟道.

"隨你吧."對于這,蕭炎倒是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對著門外走去,在路過海波東時,笑道:"海老先生打算一起去麼?"

"閑在這里也無聊,陪你去看看熱鬧吧,不過可別想讓我出手,我出手費用很貴的."海波東淡淡的笑道.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舉步行出大廳,其後,海波東懶洋洋的跟隨著,再後面,蕭鼎與蕭厲,便是迅的召集了五十多位精干的團員,然後一行人,氣勢洶洶的沖出總部,一路滿臉殺氣,徑直對著沙之傭兵團的地盤殺去.

大街之上,瞧得這忽然蹦出來地一群滿臉凶光的傭兵.周圍的行人都是趕緊讓路,旋即目光奇異的望著這群漢子,竊竊私語聲,低低的響起.

"咦,他們不是漠鐵傭兵團的人麼?怎麼這時候還敢出來?難道不怕沙之傭兵團了麼?"

"嗤,剛才我聽一位沙之傭兵團的人說,他們這次地行動失敗了.那位大斗師,都是死在了漠鐵的人手中,現在,恐怕這些家伙是打算去找場子了."

"什麼?沙之傭兵團的那名大斗師死了?漠鐵傭兵團什麼時候有能與大斗師抗衡的強者了?"

"喏,就是那位帶頭的黑衣少年,嘿嘿,很震撼吧?不過那位叫做墨冉的大斗師強者,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他給殺了."一名似乎是知道許些內幕的路人.目光泛著敬畏的望著那群傭兵大漢前面的一位身軀單薄地少年,笑道.

"靠,怎麼可能?那少年恐怕還沒有二十歲吧?怎麼可能打敗大斗師?"路人的周圍,一干人等皆是目瞪口呆,滿臉的不可置信.

"嘁,看著吧,這一次,我想那沙之傭兵團要倒大黴了,誰讓他們這段時間如此囂張,嘿嘿…"路人幸災樂禍的笑道.

在城市中那一道道目光注視下.蕭炎等人穿過幾條街道,十多分鍾後,那防衛森嚴得猶如鐵桶一般的沙之傭兵團總部.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

此時的沙之傭兵團.明顯已經接到了墨冉被殺的情報,所以.那門口之處,大批的傭兵正握著明晃晃的武器巡邏著.緊繃地臉龐上,極其凝重.而當他們現那出現在街道盡頭的大群漠鐵傭兵團時,臉龐上,頓時湧上了慌亂,幾名傭兵,手腳並用的爬進大門內,然後飛奔著報告去了.

淡淡地望著那些簇擁在大門門口,握著武器,身體略微有些顫抖地沙之傭兵團傭兵,蕭炎等人緩緩的停在了門口處.

"這里是沙之傭兵團地地盤,你們來做什麼?"望著那群堵在門口,滿臉猙獰凶光的大漢們,一名干瘦地傭兵,色里內茬的干吼道.

"讓羅布滾出來吧."蕭炎輕剔著指甲,抬起頭來,微笑道.

沉默,望著那站在最前面地黑衫少年,門口的所有傭兵都是保持著沉默,在先前從漠鐵傭兵團回來的人口中,他們已經知道,那位大斗師強者,便是以一種極其淒慘的死狀,死在了這位笑容和煦的少年手中.

"算了,還是我自己進去找他吧."望著那群沉默的傭兵,蕭炎無奈的笑了笑,朝前緩緩踏了一步.

"嘩嘩…"隨著蕭炎的前進一步,那門口處的傭兵,頓時滿臉驚慌的急退了一步,整齊的步伐聲,聽上去頗為滑稽.

"團長有令,殺了他們,不惜一切代價!誰殺了那黑衣家伙,賞五萬金幣!"沉默之間,大門之內,忽然響起一聲大喊.

隨著這喊聲的落下,門口處的傭兵,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再次望向蕭炎的目光中,少了幾分恐懼,多了幾分貪婪.

清楚的感應到這些家伙的變化,蕭炎輕輕的搖了搖頭,也懶得再廢話,揮手將身後那些准備抽刀子上的漠鐵團員阻攔而下,再度踏前了一步.

"殺了他!"在那巨額懸賞之上,終于是有一名傭兵禁不住誘惑,緊握著鋒利的武器,滿臉猙獰的對著蕭炎沖殺而去.

他的舉動,無疑是起到了連鎖反應,頓時,那後面的傭兵,也是滿臉凶光的握著武器,對著蕭炎沖了過來.

凝望著那些暴沖而來的幾十名傭兵,蕭炎緩緩的吐了一口氣,雙手微微旋轉,旋即猛的推出:"吹火掌!"

隨著蕭炎手掌的推出,一股凶悍無匹的勁氣,猛的突兀的浮現而出,然後夾雜著那能夠將一塊巨石掀翻的勁風,狠狠的砸在了那幾十名傭兵胸口之上.

"噗嗤,噗嗤…"

勁風砸在身體之上,猶如那被千斤巨石砸中一般,幾十名滿臉殺氣的傭兵頓時臉色一白,旋即一口口鮮血噴射而出.像是下起了一場血雨.

輕拍了拍手掌,蕭炎瞟了一眼那轉瞬間便是變得空蕩地大門,轉過頭來,對著那些滿臉愕然的漠鐵傭兵笑道:"走吧."

說完,他便是率先踏進其中,大搖大擺的模樣,猶如進自家門院.

望著前面少年的背影.眾人面面相覷,皆是有些無語,一掌掀翻幾十名普通傭兵,這家伙,也太不正常了吧?

"唉,變態的家伙啊…"蕭厲歎息了一聲,與蕭鼎對視了一眼,兩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舉步跟了上去.

沙之傭兵團的確不愧是是石漠城最強大地勢力.這剛走進大院之中,頓時上百名手持明晃晃武器的傭兵,便是圍了上來,雖然這些傭兵比起漠鐵的團員少了幾分肅殺氣質,不過這般多人一湊起來,還是頗有些聲勢.

望著這些阻攔在前面的大批傭兵,蕭炎腳步沒有絲毫的停留,掌心推送之間,鋪天蓋地的凶猛勁氣,極為霸道的暴湧而出.在這股勁氣的攻擊之下,凡是實力在斗者五星之下的傭兵,皆是吐血倒退.僅僅有著一些實力稍高點地.方才能夠將蕭炎這種大范圍的氣勁攻擊阻攔而下,不過繞是他們抵擋住了蕭炎的氣勁攻擊.可還來不及竊喜,那鬼魅般的身形.便是閃現眼前,並不顯得如何壯碩的拳頭.每一次輕飄飄的揮擊而出,都會有著一名傭兵重傷暈厥.

一路走過,望著那些倒在小路兩旁不斷打滾哀嚎的沙之傭兵團團員,蕭炎終于是再度領教了一次玄階功法的強橫,這若是放在以前,他僅僅只能使用五次的吹火掌斗技,恐怕體內斗氣,便是得宣告枯竭,而現在,這玄階功法,卻是能夠支持著他隨意的揮霍,這之間地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一路橫沖直撞,蕭炎似乎是打出了癮,身形化為一條黑影,穿梭在那些實力僅僅只是普通斗者傭兵群之中,身影閃掠過處,漫天鮮血飛舞,人影倒射.

跟在蕭炎的身後,蕭鼎等人無語的望著前面那些不斷吐血倒飛地傭兵,從進門到現在,他們沒有一次出手地機會,前面的那黑衣少年,就猶如是有用不完地精力以及斗氣一般,這般毫不憐惜的揮霍,讓得旁人都是有些心疼.

腳步靈活地從一些昏倒在地的傭兵身上踏過,目光環視著滿院地狼藉,皆是輕歎了一口氣,這家伙,恐怕一人便能將整個沙之傭兵團給端了吧?

緊閉著大門的大廳之中,幾十人坐立不安的在其內走動著,聽得那門外不遠處響起的慘叫聲,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著驚慌,一股恐慌的氣氛,籠罩在大廳內.

在大廳位位置,羅布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的坐在其上,手上端著的茶杯,輕微的顫抖著,他抬頭望了望大廳,然後將目光轉向身旁不遠處的幾人,這幾人身上並未穿著沙之傭兵團的服飾,在他們的胸口位置,也並未有沙之傭兵團的團徽.

"幾位,我早就說過,漠鐵傭兵團的蕭鼎與蕭厲有著一個實力恐怖的弟弟,你們卻仍然要一意孤行的毀滅他們,現在可好,那家伙回來了,現在也打過來,我們如何抵擋?"羅布的聲音,因為憤怒,而略微顯得有些尖銳.

"羅布團長,不用太過擔心,那人的實力的確有些強橫,不過從他與墨冉長老戰斗的情況來看,遠遠並非你所說的或許是一名斗王強者,雖然他最後戰勝了墨冉長老,可他也是受了傷,所以,以我的猜測,他的實力,頂多也就在二星或者三星大斗師左右,然而羅布團長,你可是一名四星大斗師,何必懼怕他?更何況,只要你能堅持一段時間,我們便會訊,然後我們家族的大長老便會趕來,到時候,憑他老人家斗靈的實力,難道還怕一個毛頭小子不成?"處于幾人位的一名壯年男子,笑道.

"我不知道在與墨冉戰斗時,他是否保留了實力,不過…當初他詭異的來到我的房間,那種度,我敢說,即使是一般的斗靈,也不能具備."羅布陰沉著臉道.

"當時羅布團長可與他交了手?"男子笑問道.

"沒有."

"呵呵,這就對了,或許他的度的確很快,不過強者戰斗,度可並不是最主要的東西…說不定,那家伙也就只有度快而已呢."

聞言,羅布臉龐上閃過一抹遲疑,心中逐漸的盤轉起來,倒也是略微點了點頭,當初因為蕭炎的詭異出場,所以他也被震得有些慌亂,現在想來,一名不過二十歲的少年,怎麼可能會是一名斗王強者?就算他每天吃天材地寶,極品丹藥,那也絕對不可能吧?

這般想著,羅布臉龐上的陰沉也是逐漸的消散,緊了緊拳頭,呸的一聲吐了一口唾沫,惡狠狠的道:"也好,這次就讓我來瞧瞧,這家伙究竟有多強,我還真不相信,他一人能把這里的十多名斗師都打翻!"

瞧得羅布氣勢逐漸的回來,大廳之內臉色緊繃的眾人,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在這種時候,若是連領都沒有了戰意,那就真的是完蛋了.

"嘭!"

在眾人心中逐漸熱絡起來之時,那緊閉的大門,轟的一聲,被震成無數碎片,四處飆射.

門口處,木屑逐漸飄散,一襲黑衫,緩緩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

"諸位,躲在這里可是很好玩?"淡淡的戲謔笑聲,輕飄飄的傳了進來.

上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三章 擊殺大斗師!    下篇:正文 第兩百四十五章 震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