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八百六十八章 新舊沖突   
  
第八百六十八章 新舊沖突

可是他這一看,卻仍然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會長大人正從山上走下來,而在會長大人的身邊,竟然還圍著幾個老者,不是大主教就是紅衣主教,而且臉上的表情一個比一個恭敬!

不過,既然會長大人這樣受光明神殿的尊重,那麼商隊的事情應該也不會太難解決了吧。加文想到這里,心中的焦慮終于退去幾分,連忙迎著林立等人走了過去。

“加文,黃昏之塔出什麼事了嗎?”林立奇怪的問道。

加文低頭行禮後,面帶愧色說道:“會長大人,是我們的商隊,這一次我帶領商隊,前往矮人王國購買魔晶炮……”

聽著加文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林立臉上的表情卻並沒有什麼變化,反倒是跟在林立身後的幾位光明神殿高層,一個個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林立為教宗化解了蝰蛇之毒,雖說是之前的一個約定,但說是光明神殿的恩人並不為過,況且還是一位真正的藥劑宗師,甚至還有可能是傳說中的聖光之子。現在黃昏之塔的商隊,在光明神殿的地盤上被扣了,這不是**裸的在打整個光明神殿的臉嗎?

“不用著急,走吧,帶我去見見這位克拉克將軍。”林立毫不在意的對加文說道,語氣中並沒有絲毫責備之意。

加文雖然是黃昏之塔的實權人物之一,但萊丁王國的人恐怕連黃昏之塔都不知道,又如何會把加文放在眼中。而林立就不一樣了,即使是沒有黃昏之塔,他也是一位實實在在二十三級頂峰的傳奇強者,是沒有人敢有絲毫輕視的。所以,這件事對加文來說,的確是不好處理,對林立來說卻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恩洛斯大主教,多明戈大主教……”林立轉過身,臉上依然帶著淡淡的微笑,對幾位光明神殿的高層說道:“不好意思,商隊遇到了一點問題,我得過去處理一下,就在這里向幾位告辭吧,歡迎幾位隨時到黃昏之塔作客。”

見林立這就要走,幾位光明神殿高層可有些急了,雖然這件事在他們看來,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總不能讓人家放下自己的事情來繼續指點自己藥劑學知識吧。而且,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地盤上,如果自己這邊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又怎麼能就這麼不聞不問呢。

“等等,費雷大師,我這里還有幾個問題,如果不介意的話,不如在路上向你請教一下。”神聖騎士團的霍利爾德團長,原本只是個中級藥劑師的水平,可是這幾天在林立的指點下,卻已經達到了高級,甚至以安瑞爾世界現在的藥劑師標准,恐怕說是大師級也差不多了。他很清楚林立的一句指點,對自己有多麼重要的意義,自然是一點機會也不想浪費。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跟著林立過去,見見那個破壞自己這難得的學習藥劑學知識的人。

和霍利爾德抱著同樣想法的人不少,但是這一群光明神殿的高層人物,顯然不可能真的都跟著過去。緊隨霍利爾德其後開口的,是多明戈大主教,同樣也是想借著路上的時間,多向林立請教幾個問題。至于恩洛斯等人,也只能忿忿的瞪了兩個嘴快的家伙一眼,無奈的對林立說了些道別的話。

盡管被扣的十五門魔晶炮,價值近千萬金幣,但是林立卻沒有急著施展飛行術直接去找那位克拉克將軍算帳。反正魔晶炮這種東西,價值的確不菲,卻基本上沒什麼市場,根本不用擔心會被人賣掉。于是,一輛有著光明神殿標志的豪華馬車,載著四個人緩緩離開了晨曦之城德拉諾,向著萊丁王國的王都斯巴達城而去。

克拉克將軍雖然是西北軍團統帥,不過現在是和平時期,因此並沒有常住在軍團駐地,而是早在處理了軍團的事務後就回到了王都斯巴達城。而他扣留黃昏之塔商隊和貨物的事情,這段時間在斯巴達城的貴族圈子里,也是被炒得沸沸揚揚。

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輕風平原的黃昏之塔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存在,真正吸引眼球的,還是這爭執雙方的身份。一位是新晉的西北軍團統帥克拉克將軍,一位是擁有王國西北大片封地的傳統大貴族安德烈伯爵,在萊丁王國都可以稱得上是位高權重的人物了。

到了如今這一步,其實雙方爭執的重點,已經不在黃昏之塔商隊身上了,也不再是單純的雙方的臉面問題了,而是隱隱成為了傳統貴族與新興權貴之間的一場較量。這是兩人自己原本都沒有想到的,否則當初說什麼也不會插手這件事情,哪里會像現在這樣騎虎難下。別人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可他們這件事卻根本就是沒事找事,小事又變成大得有些不可收拾。

林立,甚至光明神殿幾位高層,也都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在他們看來可以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居然成為了一根火藥桶上的引線,直接引發了萊丁王國高層新舊勢力之間積累已久的矛盾大爆炸。而此時的林立等人,還坐在豪華的馬車上,一邊討論著藥劑學的種種問題,一邊慢慢悠悠的向著風暴中心斯巴達城而去。

晨曦之城德拉諾,距離萊丁王都斯巴達本就不行,盡管馬車只是緩緩而行,但也僅僅是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斯巴達城的城門前。城門前的城衛軍們,看到有著明顯光明神殿徽章的豪華馬車,不但不敢上前阻攔檢查,相反還要在馬車從面前經過時,紛紛滿臉虔誠的向著馬車行禮,簡直比看到國王還要恭敬。

在加文的指引下,馬車直接來到了安德烈伯爵的府邸,緩緩在大門前停了下來。伯爵府門前的侍衛,很遠就看到了馬車上那清晰的徽章,因此早早就派人進去通報,在馬車將將停穩的時候,府內已經有人迎了出來。

“安德烈那小子哪去了?”霍利爾德下了馬車後,看了眼伯爵府大門前迎接的幾位,卻沒有看到安德烈伯爵,不由得把臉沉了下來。

“尊敬的霍利爾德大人,我父親因為一些事情出去了,您有什麼吩咐的話,請到里面稍等片刻,我馬上派人去通知父親回來。”說話的,是安德烈伯爵的長子內斯塔,雖然在回答霍利爾德問話的時候,神情表現的寵辱不驚,但內心卻在忐忑的猜測著霍利爾德的來意。

忽然,內斯塔身邊的管事,悄悄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並用眼神示意他注意那最先從馬車上下來的中年魔法師。內斯塔先還有些不解,但是仔細一看,卻終于認出了那中年魔法師,不正是當初送來重禮的黃昏之塔的加文魔法師嗎。

看看黃昏之塔的加文魔法師,再看看面前的神聖騎士團團霍利爾德,以內斯塔的沉穩,此時也有些無法抑制心中的震驚。自己的父親最近因為什麼事情而焦頭爛額,做為繼承人的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不就是因為黃昏之塔的一支商隊被克拉克上綱上線的扣留了嗎。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黃昏之塔的人居然還把神聖騎士團團長霍利爾德也請來了。

然而,還沒等內斯塔消化掉眼前的事情所帶來的驚訝,緊接著看到的情景,卻又讓他幾乎把眼睛都要瞪出來了。他居然看到,一個極為年輕的魔法師,居然和光明神殿的多明戈大主教,一齊從馬車中走了下來。而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地位僅次于教宗陛下的光明大主教,此時與那年輕魔法師說話的神態不但沒有一絲倨傲,相反還顯得有些謙恭。

其實不用別人介紹,內斯塔心里已經隱隱有了猜測,那位隨著多明戈大主教下來的年輕魔法師,恐怕就是傳說中黃昏之塔的創立者,年輕的傳奇法師,費雷大師。老實說,這件事情越搞越大,內斯塔和自己的父親安德烈伯爵,背後可沒少埋怨這個黃昏之塔。但是看到現在的情景,內斯塔心中除了無比震驚之外,卻又更多了幾分狂喜。

雖然身為萊丁王國的大貴族,但是光明神殿的幾位高層,對于內斯塔來說仍然是神一樣的存在。能夠和光明神殿的大主教騎士團長拉上關系,恐怕這件事情之後,自己的家族在萊丁王國的地位絕對會再上一個台階,甚至達到即使是國王陛下也不敢輕視的地步。

隨後,內斯塔的猜測,果然在加文的介紹中得到了驗證。在知道那位表現的與多明戈大主教關系莫逆的年輕魔法師,就是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後,他連忙無比恭敬的對幾人說道:“多明戈大主教,霍利爾德大人,費雷會長,請到里面稍等,我父親去見克拉克將軍了,我這就派人去找他回來。”

不過,聽到內斯塔的話後,林立卻突然停了下來,笑著對面露不解的內斯塔說道:“既然這樣,我看還是直接過去看看吧,我也想見見這位克拉克將軍。”

克拉克將軍的府邸,林立和多明戈等人走下馬車,互相還在談論著關于藥劑學的問題,也不等門前的衛兵進去通報,就那麼一邊說著話一邊旁若無人的走了進去。而那些衛兵,看到這樣的情景,卻是根本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攔,只能是用有些呆滯的目光看著眾人緩緩向里面走去。

在加文的帶領下,林立等人很快來到了會客廳的大門前,會客廳大門敞開著,離得很遠就能隱約聽到里面傳出的爭吵聲,雖然沒有什麼粗口,但很顯然爭吵的雙方火氣都是極大。會客廳的門外,遠遠站著幾名衛兵,見林立等人過來的時候,立刻有人想要進去通報,不過卻被正在為多明戈解答問題的林立伸手制止了。

這幾名衛兵,雖然沒有見過多明戈和霍利爾德,不過通過兩人身上的衣著和所散發的威嚴的神聖氣息,他們也知道這兩位光明神殿高層絕不可能是假冒的,于是也就只得按照林立的示意,繼續一動不動的遠遠站在那里。

而林立等人,則直接來到了會客廳的大門前停下腳步,看著會客廳里正在激烈爭吵的兩人,但嘴里卻仍然在不停的為多明戈和霍利爾德解釋著各種問題。至于說會客廳里的兩個人,也許是沒有其他人在場的緣故吧,爭吵中已經完全沒有了貴族應有的形象,完全就好像兩只不甘示弱的斗雞一樣,臉紅脖子粗的爭吵著,竟然誰都沒有發現,敞開的大門外正在圍觀的林立等人。

“安德烈伯爵,黃昏之塔走私違禁武器,這已經違反了王國的法規,你身為王國伯爵居然因為一點小利出賣王國的利益,簡直讓我替你感到羞愧!”克拉克將軍一付痛心疾首的樣子,好像對面的不是與自己地位相當的伯爵,而是自己不爭氣的後輩。

“克拉克,不要拿什麼法規來壓我,不就是黃昏之塔在送禮時把你漏掉了嗎,至于像個守財奴一樣抓著不放嗎!幾門魔晶炮會損害王國利益?簡直就是個笑話,如果那真的是給法蘭王國的,恐怕損害的是法蘭王國的利益才對!”對于克拉克的指責,安德烈伯爵顯然是不屑一顧,魔晶炮這種東西,真正是買得起用不起,如果法蘭王國真的開始大量購置魔晶炮,恐怕不但不會提升國家的實力,反而還是白白的損失一大筆軍費。

克拉克臉上一陣青白變幻,雖然知道對方說是事實,可問題自己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這已經不是關系到自己的面子了,而是關系到自己所代表的整個新興權貴集團的面子。如果在這件事情上,自己最後服軟認輸了,那麼光是自己這一方的人就不會輕易饒了自己。他只能是硬著頭皮,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王國法規做為依據的,您對我的汙蔑,我可以原諒,但是我不能允許您玷汙神聖的法規。”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百六十七章 大人物    下篇:第八百六十九章 況不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