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八百六十四章 異端   
  
第八百六十四章 異端

第八百六十四章 異端



"哦,那你取到了嗎,那就趕快回去吧,別讓多明戈大主教等急了."雷娜的神有些不耐煩,不過從的教育卻讓她也不出太緒化的話來.

"還沒有,正好看到你過來,就想等等你一起過去.你知道的,我的藥劑學水平,可是比不了你,萬一要是拿錯了,回去少不了要被老師訓斥."西多夫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發,又好像突然發現林立似的,又對雷娜問道:"雷娜,這是你的朋友吧,不替我們介紹一下嗎?"

"這是黃昏之塔的會長費雷魔法師,我帶他來這里看看,"雷娜耐著性子道,然後又向林立介紹了一下年輕的主教西多夫.

"費雷魔法師?我好像在哪里聽過你,"西多夫似乎真的冥思苦想了一番,突然抬起頭,很是驚訝的看著林立,大聲叫道:"等等,你就是那個喜歡用肮髒的亡靈生物做仆從的魔法師!"

隨著西多夫的喊聲,附近的幾個神職者,都將目光投了過來,目光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鄙夷.對于聖光信徒們來,被稱為瀆神者的魔法師們,已經是極其不受歡迎了,而與肮髒的亡靈生物在一起的魔法師,那就跟亡靈法師沒什麼兩樣,更是讓他們無比厭惡的存在.

西多夫的想法很好,雷娜是神聖騎士團唯一的審判騎士,聖光的狂信徒,根本不會和一個招攬亡靈生物的魔法師做朋友,一定是對方用了什麼欺騙的手段.自己叫破對方的身份,雷娜不拿劍砍了那可惡的魔法師就算好的了,又怎麼可能繼續和他走在一起.

"雷娜,你一定是被他騙了吧,這個人在黃昏之塔豢養亡靈生物,而且手上還沾滿了無數人類的鮮血!"西多夫一邊著,一邊取出光明法杖,義正詞嚴的指著林立,叫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潛入光明神殿的聖山,現在准備接受聖光的淨化吧!"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雷娜的臉色的確變了,但卻不是沖著那該死的魔法師,而是沖著自己的.

雷娜不但沒有走開,反而擋在了林立的身前,向西多夫斥道:"住口,費雷是馬丁大主教邀請來的客人."她自然是知道林立給教宗解毒的事,只是在教宗完全恢複到實力巔峰之前,這件事仍然需要保密,所以只能是馬丁大主教請來的客人,反正這是很多人都看到的.

見雷娜不但沒有對那魔法師表示出反感,反而還搬出了馬丁大主教,西多夫可不敢再叫嚷著淨化什麼了.馬丁大主教到還沒什麼,畢竟自己的老師多明戈同樣是身為大主教,馬丁大主教將一個異端帶入聖山,這件事相信老師也會站在自己一邊的.之所以不在叫囂,是因為西多夫能夠清楚得感覺到,那個魔法師身上的魔法波動,似乎比起自己的老師也毫不遜色,真要是逼得對方動起手來,雷娜又不站在自己一邊,最終倒黴的肯定是自己.

當英雄可以,當烈士可是萬萬不行的,西多夫全神戒備的緩緩收起法杖,對雷娜道:"好吧,既然他是馬丁大主教的客人."然後,也不知道應該什麼了,心的從雷娜身邊走過,也不管向雷娜扯的謊老師讓他取草藥的事了,直接忿忿的離開了後山.

馬丁大主教的客人又怎麼樣,就算是大主教也不能影響異端裁判所的裁決!西多夫可不想就這麼放過那個該死的魔法師,那麼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向異端裁判所報告了.魔法師本來就被視為異端,更何況是喜歡和亡靈生物混在一起的魔法師.

"費雷,真不好意思,本來想讓你看看這里的景色,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雷娜就算是再遲鈍,現在也知道西多夫出現在這里的原因了.知道內的她,到是不怕教宗陛下和其他高層會怎麼對待林立,只是原本的好心被攪壞了,心里微微感到有些遺憾.

"沒關系,來這里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會遇到這種誤會了,"林立現在哪里會計較這種事,更不會被這種螻蟻一般的存在影響到心了.

異端裁判所,可以是整個聖山上,唯一一處會讓人感覺到陰冷的地方了.盡管這里也是向著太陽升起的方向,整日里都會有陽光的照耀,但即使是那些聖光的信徒們,來到這里也會不由自主的顫抖.

西多夫雖然是多明戈大主教的弟子,年紀輕輕就坐上了主教的位子,但當真的站在異端裁判所門前的廣場上時,也是感覺到一陣的腿軟,幾次都想干脆就這麼算了.要知道,從異端裁判所建立以來,這一千三百多年間,不那些被審判的惡魔和亡靈法師亡靈生物,單單是光明神殿內部的信徒,就有無數進入後再也沒有出來.而在這些信徒中,身居主教之職的也不在少數,甚至還曾經有幾位衣主教被施以火刑,就連大主教都有一位在里面被活活折磨死.

異端裁判所不但在那些異端眼中是恐怖的存在,即使是在光明神殿的人們眼中,也是一個比無盡深淵還要恐怖的地方.當然,被抓進異端裁判所的,不管是異教徒,還是聖光的信徒,都只有一個稱呼,就是異端.

其實對于雷娜,西多夫心里很清楚,盡管光明神殿並不禁止神職者的婚姻,但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和她發生什麼關系.能夠成為唯一的審判騎士,就明雷娜已經將自己的全部,生命以及靈魂,都奉獻給了所信仰的聖光,是根本不可能接受凡人的感的.這不只是西多夫,很多暗戀雷娜的年輕人,也都是非常清楚的.但是,看著一直性格冰冷的雷娜,總是和一個異端魔法師走在一起,甚至還時常話,西多夫還是忍不住感到深深的嫉妒.

想起剛才雷娜擋在那魔法師身前一幕,西多夫終于把牙一咬,邁步向著那仿佛巨獸之口一樣異端裁判所走去.

"什麼,聖山有異端混進來了!"大裁判長菲戈爾,拿著剛剛總結了一些的藥劑學問題,正准備去向某位藥劑宗師請教.卻沒想到,剛一踏出裁判所有大門,就見一個穿著主教教袍的子撞了過來.居然有人會主動來異端裁判所,這還是挺讓菲戈爾驚訝的,不過一聽是有異端混進了聖山,頓時也是被嚇了一跳.教宗陛上的毒剛剛化解,實力雖然已經恢複到了聖域以上,但距離真正的巔峰還有不的距離,這個時候如果消息被泄漏出去,對于光明神殿可不是什麼好事.

"是的大人,我敢肯定,那個人絕對是異端,雖然他不是亡靈法師,但是他豢養亡靈生物的事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西多夫也是心中暗喜,沒想到來一趟裁判所,居然直接遇到了大裁判長菲戈爾,這次那個魔法師還不死定了.

"你認識他?"菲戈爾正想召集人去搜查,卻聽到西多夫這句話,其中的意思似乎是認識那個他所謂的異端,于是又停了下來詢問.

"不是不是,"西多夫連忙擺手,如果自己和異端扯上了關系,面對異端裁判所這些變態,恐怕就是自己的老師也保不住自己.他一邊急著否認,一邊組織了一下語,心的道:"那個異端的事很多人都知道的,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居然騙取了馬丁大主教和審判騎士雷娜的信任,現在正往聖山的草藥種植園去呢."

菲戈爾微微皺了下眉頭,那異端還和馬丁大主教與雷娜有關聯,怎麼自己聽著有點熟悉的感覺呢.他仔細琢磨了一下,對西多夫問道:"你的異端究竟是誰,怎麼還把馬丁和雷娜牽連進來了,既然你認出了異端,為什麼不做一個信徒應做的事."

"不,不是,我本來已經准備淨化那個異端了,可是雷娜騎士擋住了那個異端.我想,我想她應該是被騙了,畢竟那個異端據是馬丁大主教的客人."西多夫本來只想把那異端整到裁判所,不過和大裁判長菲戈爾了兩句話後,覺得這位大裁判長似乎不像傳中的那麼可怕,于是又動了個心眼,如果雷娜被剝奪了審判騎士的稱號,那麼自己是不是就……

"馬丁的客人?"菲戈爾覺得思路似乎有些清晰了,馬丁的客人是不少,可是最近就只有一個,就是來自輕風平原的那位藥劑宗師費雷,難道眼前這子的異端就是他?

"是的,是一個來自輕風平原的魔法師,據手下有一個叫黃昏之塔的勢力,很多人都知道他豢養了不少的亡靈生物,而且曾經在輕風平原一次就殺害了數千名無辜的人,那里的人都拿他和屠夫奧斯瑞克相比了."西多夫已經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將自己知道的添油加醋的都了出來,然後滿臉翼希的看著大裁判長菲戈爾,只等一聲令下一起去抓那異端.

異端裁判所是什麼地方,誰是異端誰就是異端,除非是教宗陛下親自下令,否則就是大主教的話都不管用.當然,西多夫這個時候想得最多的,還是如果雷娜也被抓起來的話,自己要想什麼辦法求老師出面.想必雷娜的老師恩洛斯大主教,再加上自己的老師多明戈大主教,應該能夠讓雷娜的罪行減輕一些吧,否則她要是真進了裁判所,就算沒有了審判騎士的稱號,自己也沒有機會得到她了.

然而,就是西多夫還滿腦子幻想的時候,大裁判長菲戈爾卻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道:"我當你的是誰呢,原來是費雷大師,他可不是什麼異端,他是……馬丁的客人,也是恩洛斯的朋友,又怎麼會是異端呢.你回去吧,別瞎想了."

"……"西多夫瞬間滿臉呆滯,腦袋里面好像有悶雷在不住的翻滾,周圍的聲音都漸漸遠去,身體似乎也在這一刻失去了知覺.費雷大師?大裁判長菲戈爾居然叫那個異端大師!為什麼會這樣?在聖光信徒的眼中,即使是普通的魔法師也是絕對的異端.為什麼那個和亡靈生物厮混的魔法師,大裁判長卻那麼肯定的他不是異端!

看著有些呆滯的西多夫,菲戈爾也沒有多想,其實這種事並不稀奇,高層判斷誰是異端往往是從利益的角度出發,而下面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家伙,則是堅定的以教義為標准.什麼時候他們站到了一定的位置,什麼時候也就明白了自己當初是多麼的幼稚了.

"好了,沒什麼事就快離開吧,我還有事要忙,"菲戈爾聽林立和雷娜在後山,于是急著想要過去詢問藥劑學的問題,也就懶得計較西多夫這沒事找事的行為了,完全就當成了一個笑話.

可是,西多夫不知道那麼多事,卻是無論如何也想不通,見大裁判長這就要走,連忙不顧一切的又追了上去,叫道:"裁判長大人,那個人真的是異端啊,他用肮髒的亡靈生物做仆從,他在輕風平原殺害了無數無辜的人,他騙取了馬丁大主教和雷娜騎士的信任,他……"

西多夫的聲音越來越,因為他發現被自己攔住的大裁判長,臉色已經變得越來越陰沉了.一股極其陰冷的氣息,從大裁判長的身上散發出來,讓站在陽光下的自己,也不由得陣陣顫抖.

"子,我再提醒你一次,費雷大師不是異端,這是我菲戈爾做出的裁判,以後不要讓我再聽到類似的話,否則我不介意在裁判所里給你找一個房間."菲戈爾雖然把西多夫的行為當成玩笑看,但是如果對方的行為打攪到了費雷大師,讓費雷大師在這里過得不愉快而提前離開,那麼這就是不是一個玩笑了.




上篇:第八百六十三章 暗流    下篇:第八百六十五章 發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