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八百三十三章 大領主的武器   
  
第八百三十三章 大領主的武器

第八百三十三章 大領主的武器



"我知道的已經都告訴你了,你究竟還要知道什麼!"炎魔之王痛苦的咆哮著.

"好吧,那我就提醒你一下,聽你曾經掌握了一件威力強大的武器?"林立淡淡的道,卻絲毫沒有中止魔紋運轉的意思.

"可惡,一定是那個該死的地精,我不知道什麼武器,我的武器就是我的力量!"炎魔之王怒吼了一聲,接著就繼續不斷的慘叫,卻再也不肯多什麼.

"那我們就慢慢等吧,也許你會習慣這種靈魂灼燒的感覺,"林立打了個呵欠,坐在炎魔尸體的旁邊,竟然閉上雙眼似乎開始了冥想.

在這種況下,恐怕也只有林立,才能安心的進入冥想了.就連安度因和諾森,在炎魔之王散發出的精神波動下,都始終無法安下心來.那精神波動中傳出的痛苦咆哮,甚至讓眾人都有些心生不忍,那可是一位實力接近聖域的強者,居然會被折磨到這種地步,這簡直就是對眾人心中的強者形象的顛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炎魔之王所承受的痛苦,卻沒有隨時間有絲毫的減弱.這種痛苦怎麼可能會習慣,在炎魔之王的記憶中,奧斯瑞克曾經用這樣的手段折磨一個敵人的靈魂,那可是折磨了近百年,而那個敵人的靈魂也一直哀號了近百年.

"是的,是有一件武器,我想起來了,快把這該死的魔紋停下!"炎魔之王終于還是忍受不住了,死算得了什麼,這種想死都死不掉的折磨,才是真正讓任何人都會崩潰的折磨.

"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如果你還是給我敷衍了事,那麼我也就懶得再問你什麼了.我不會舍不得一顆傳奇級的魔晶的,相信那足以讓這魔紋運行千年以上."林立中止了魔紋的運行,光芒漸漸黯淡下去,顯露出了里面的炎魔尸體.

"那個該死的地精,我真應該早把他和那堆鐵塊徹底的熔到一起."灼燒靈魂的痛苦漸消,炎魔之王忿忿的咒罵了一句,只是聽到林立冷冷的警告,不由得靈魂又是一陣顫抖,連忙道:"是有一件武器,那是一支長矛,擁有毀天滅地一般的威力.只不過,那武器並不屬于我,只是在戰斗的時候,奧斯瑞克才會交給我使用的."

"長矛?你確定是長矛嗎?"林立的表難得的有了變化,做為星辰碎片曾經的擁有者,星辰碎片虛無是什麼樣子,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難道炎魔之王使用的武器,並不是星辰碎片虛無,而是奧斯瑞克或者不朽之王打造的什麼武器?又或者,這炎魔之王的苦頭還是沒有吃夠,仍然不願意出實話?

"是長矛,絕對是長矛,只是那長矛的力量非常特殊,並不僅僅是威力強大."炎魔之王生怕林立不相信自己,連聲表明自己絕對沒有撒謊,並且毫不遲疑的接著道:"那支長矛擁有將一切力量化為虛無的能力,而且不管多麼強大堅固的防禦,在那長矛的攻擊下都會失去作用,那不是簡單的憑借力量摧毀防禦,而是一種強大的穿透力.那支長矛能夠刺穿空間,甚至一擊之下就可以輕易的制造出空間裂縫,就連時間都會在長矛的力量下被改變!"

聽到炎魔之王那武器是一支長矛,林立還隱隱有些失望,但是聽到他後面出那長矛擁有的力量,卻又越聽越感覺像是在星辰碎片虛無.于是,林立停下了啟動魔紋的動作,繼續聽炎魔之王下去.

盡管身軀已經死亡,炎魔之王現在只剩下靈魂了,但還是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接著道:"當初奧斯瑞克剛剛把我從囚牢中放出來,在離開那座山脈的時候,遇到了兩頭巨龍的攻擊.那兩頭巨龍的力量並不是很強,但是由于是孿生雙龍的關系,以我當時的況,要收拾起來還有些麻煩.那時,奧斯瑞克沒有出手,而是將那支長矛給了我使用.那是我第一次使用那支長矛,僅僅只是一擊,便貫穿了孿生雙龍的軀體.巨龍的防禦,在那長矛面前,簡直就像是紙糊的一樣."

聽到這里,林立不由得愣了一下,這孿生雙龍怎麼聽起來有些熟悉.炎魔之王原來被關在天空之城,那麼他們從天空之城出來,那座山脈豈不就是海加山脈,遇到的孿生雙龍難道就是自己在龍之墓地中,九死一生才擊敗的死亡雙龍?

林立可是還清楚記得,那死亡雙龍當時已經是各自擁有二十二級的實力了,那麼它們的生前至少也應該有二十三級左右的實力.而孿生雙龍的特讓它們能夠發揮出的實力,絕對不是簡單的兩個二十三級,達到二十四級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炎魔之王呢,被囚禁在天空之城不知多少歲月,出來後又和奧德瑞克打了一場,還簽訂了靈魂契約,實力絕對比平時大打折扣.這種況下,就算他當時已經達到了二十四級,也絕對發揮不出二十四級的力量,可以擊殺孿生雙龍的那一擊,恐怕大部分都是依靠了那支長矛的力量.

雖然從炎魔之王的那些特來看,那支所謂的長矛,和星辰碎片虛無的確是很像,但是以這威力而,卻又要比林立手中的星辰碎片強大多了.要知道,當初在面對死亡雙龍的時候,林立手中已經擁有了聖光幽暗和新生三支星辰碎片,但是卻被逼得幾乎九死一生.

"雖然奧斯瑞克經常將長矛交給我來使用,但是那支長矛在他的手中時,發揮出的威力卻更加強大的讓人感到恐懼.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縱使用那支長矛的,但是卻知道,當年他就是使用那支長矛,也僅僅只是一擊,卻直接穿透了幾十層深淵,將深淵七十二層中的三位聖域級別的惡魔君主一舉擊殺."炎魔之王回憶起那段記憶,似乎仍然對奧斯瑞克展現的力量而感到恐懼,靈魂禁不住微微的有些顫抖.

聽到這里,就連林立的心里,也是大為吃驚,星辰碎片掌握在聖域強者的手中,的確是能夠發揮出擊殺聖域級別的威力,但是隔著數十層深淵,還可以一擊殺死三位聖域強者,這他媽也太誇張太離譜了吧!

"這就是你留在這里的另一個原因嗎,為了得到那支長矛,那麼你應該知道它現在在什麼地方吧."林立按下心中的驚訝和疑惑,向炎魔之王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那支長矛,雖然我以前經常使用,但也只是在戰斗的時候,平時還是由奧斯瑞克親自掌握著的.而到他死的時候,我和他沒有了契約關系,就更不可能把那長矛交給我了,否則你以為我會這樣被你們擊敗嗎.我開啟深淵之釋放深淵六十六層的炎魔,希望它們幫我找到那支長矛也是一個原因."炎魔之王滿是無奈的回答.

"好吧,那麼關于這個永睆第l,作為奧斯瑞克最信任的奴仆,你又知道些什麼可以避免自己吃苦頭的東西呢."炎魔之王的回答雖然讓林立有些失望,不過卻也在意料之中,星辰碎片那可是神器級別的寶物,炎魔之王又不是奧斯瑞克的親兒子,怎麼可能得到這件無比貴重的遺物呢.既然問不出星辰碎片虛無的下落,那麼林立也只好退而求其次,向炎魔之王這個在永睆第l中生活了上千年的房客,詢問關于永睆第l的況.

炎魔之王有些自嘲的道:"我算什麼最信任的奴仆,那信任也是建立在靈魂契約上的,在這永睆第l里面,我是奧斯瑞克的奴仆,卻又更是這里的囚犯,你覺得他會讓我知道更多的東西嗎.我唯一能夠告訴你的,就是奧斯瑞克的靈柩,按最當初的設計,應該是放置在永睆第l中心,那座尖塔的最上面一層."

"是嗎,只有這些了嗎,你確認自己沒有什麼遺漏嗎,那我可得告訴你,我很不滿意這個回答.不如這樣好了,我啟動天界淨火魔紋,然後去里面,等我安全回來,再給你中止魔紋的運行.當然,如果我回不來的話,那你就只好等其他進入這里的人了."林立著,把手又伸向著了魔紋,就要准備再次啟動.

"等一下,我想起來了,還有一句話,奧斯瑞克死前過一句話."炎魔之王都有些搞不清了,自己和這個人類魔法師,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惡魔.

不過,很快炎魔之王就得到了答案,林立根本沒有停下動作,而是毫不留的再次開啟了天界淨火魔紋.頓時,淒慘的叫聲,再次在精神層面,響徹整個宮殿.炎魔之王終于明白了,與這個人類魔法師比起來,自己這個惡魔君主,還差得遠呢.

足足過了一分鍾的時間,林立才又中止了魔紋的運行,然後對炎魔之王問道:"如果你還沒過癮的話,我們可以繼續."

"夠了!夠了!奧斯瑞克在死之前曾經過,任何打擾他安眠的人,必將埋葬在群星的憤怒之下.我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應該意味著一個非常強大的陷阱."炎魔之王片刻也不敢猶豫,連忙將自己知道的都了出來.但是,出這句話之後,他卻許久沒有得到對方的回答,也沒有聽到對方再提出新的問題,心頓時又提了起來,生怕對方又用那該死的聖火來折磨自己.

炎魔之王提心吊膽,仿佛在等待著最後的審判,而林立此時卻是滿心的驚駭,因為奧斯瑞克的那句遺,他曾經在某個地方聽到過.

是的,無盡世界,太陽之井,林立還清楚記得,自己與一位高等精靈的亡魂對話時,對方就曾經過同樣的話"埋葬在群星的憤怒之下".

是星辰之怒!林立心里終于明白了,星辰之怒居然也掌握在奧斯瑞克的手中.星辰之怒在手,星辰碎片可以是任何形態,也難怪能夠將虛無化為一支長矛.而一位聖域強者,手持星辰之怒,星辰碎片的力量更是可以發揮到極限,隔著數十層深淵擊殺聖域強者,真的不是神話.

從得到第一支星辰碎片聖光開始,林立就在想星辰之怒的下落,因為只有星辰之怒才能完全發揮出星辰碎片的力量.而以星辰之怒的力量,即使只是普通的箭矢,也能夠發揮出極強的威力,如果星辰之怒在外面流傳,肯定不會是默默無聞的存在,所以林立一直懷疑是被藏在了什麼地方.

在天空之城的七界螺旋中,林立只見到了一個星辰之怒的複制品,當時還以為真正的星辰之怒,或許已經被不朽之王帶著離開了這個世界.沒想到現在,為了追尋星辰碎片虛無,來到奧斯瑞克的陵墓永睆第l,卻又意外得到了星辰之怒的消息.這對于林立來,可絕對是個天大的驚喜,要知道如果能夠得到星辰之怒,光是自己手中的星辰碎片,與聖域強者抗衡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過,林立也知道,就目前看來,想要得到星辰之怒,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初在七界螺旋,星辰碎片雷霆還僅僅只是由一個複制品縱,發揮出來的威力,就已經是很難對抗得了.而現在,虛無搭配真正的星辰之怒,即使林立擁有了四支星辰碎片,實力也達到了二十三級頂峰,也仍然感到無解.或許,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祈禱虛無和星辰之怒,被奧斯瑞克分開放置吧.

林立穩定了一下心中的緒,不動聲e的又問了炎魔之王幾個問題.只可惜這位號稱奧斯瑞克最信任的奴仆,對于這永睆第l的了解真的是非常有限,甚至還比不了林立這個外來者.

林立與炎魔之王的談話,都是通過精神力交流的,因此在場眾人都不知道兩人究竟了些什麼,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時不時傳來的精神層面的淒慘叫聲,讓眾人也跟著不由得靈魂深處一陣陣顫抖.RA




上篇:第八百三十二章 陳年舊事    下篇:第八百三十四章 統帥徽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