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七百七十五章 迷宮   
  
第七百七十五章 迷宮

第七百七十五章 迷宮



林立的手中,那盞曾經封印著需夢之走的召喚神燈,是當初在他就任輕風平原魔法工會會長的時候,恩洛斯代表光明神殿送上的賀禮.

當然這賀禮不是白收的,光明神殿的教宗還等著他去再治螻蛇之毒.

關于召喚神燈,林立曾經以為只是一件強大的魔法道具,因為里面封印著實力強大的噩夢之主.不過,據康納里斯後來,這召喚神燈並不僅僅是一件魔法道具,而且還是奧斯瑞克為永睆第l准備的超級武器.

出于這個原因"林立對召喚神燈也做過極為細致的研究,可以對于召喚神燈種種特性,也算是了如指掌.盡管從外形上,召喚神燈和走廊中那盞特殊的油燈,完全聯系不上,但是林立卻那盞油燈上,看出了不少與召喚神燈相似的細微之處.

在塞恩的提醒下,眾人都發現了那盞油燈的與眾不同,可是他們還面臨一個艱難的問題.盡管那盞油燈就在空間陷阱的邊緣,可是仍然有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包圍著,誰也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做,才能讓那盞油燈發揮作用.就算是一支箭射過去,都會在射中目標之前,被空間裂縫先一步粉碎.

不過林立想到兩盞油燈的相似之處,不由得產生了一個想法,召喚神燈要通過注入精神力,才能激發釋放出封印的噩夢之主,那麼如果自己將一僂精神力注入走廊的那盞油燈中又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

想到這里,林立沒有再猶豫,畢竟現在注意到那盞油燈的不只是自己,萬一要是錯過了什麼那時候後悔可就晚了.抱著試一試的念頭,林立凝聚起一絲精神力,心翼翼的穿過空間裂縫的間隙,並最終順利注入到走廊里的那盞油燈中.

隨著那一絲精神力的注入,那盞油燈突然爆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從那油燈的火焰中,一團煙霧般的陰影升騰起來並逐漸凝實,顯現出一個巨大的身影.那巨大的身影幾乎將走廊擋住了一大半,只是從腰部以下卻是如同虛幻的煙霧,漸漸收攏隱沒在油燈的火焰中.

而隨著這巨大身影的出現,幾乎所有人都突然感覺到身上如同被壓了一座大山,周圍的空氣似乎也都凝固了,讓人無法繼續自由的呼吸.那沉重的壓力讓他們的雙腿不自覺漸漸彎曲,好像有一個聲音在腦海中喊著,跪下去,跪下去就輕松了.

好在眾人都是傳奇強者而那巨大的身影似乎也並沒有刻意的施放盛壓這才讓眾人憑借著堅強的毅力強撐著,沒有在這種時候做出丟人的舉動.

包括林立在內,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每個人都拼盡全力做出了戰斗的准備.可是,那突然浮現出的巨大身影,並沒有立刻對眾人展開攻擊,而是懸在半空中俯視著眾人.這個時候,眾人才終于看清了那巨大身影的模樣,但是當看到那巨大身影的臉時所有人都不禁呆住了.

不光是因為毫無准備而被嚇了一跳的眾人就連引發這突然變故的林立,在看到那巨大身影的時候,也是立刻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

簡直太像了!眾人心中不約同的升起一個同樣念頭,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巨大身影居然和自己身邊的費雷魔法師是那樣的想象,甚至就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眾人與林立相處也有一段日子了即使不用去進行比較,也完全能夠確認兩者之間的相像程度.實際上在看清巨大身影的相貌時,如果不是那巨大身影所散發出的駭人的氣勢,他們甚至以為那根本就是林立的一個放大的影子.

林立在片刻的恍惚之後,立刻又想到了在死亡之痕時,自己在巫妖的祭壇看過的那座雕像,那座據是不朽之王的雕像.林立當然沒有自戀的認為,這突然出現的巨大身影會是自己.聯想到不朽之王的雕像,他不由得出一個猜測,莫非這巨大的身影就是不朽之王?

當初在死亡之痕看到不朽之王的雕像時,林立就感覺有些奇怪,那雕像與自己的樣子實在是相似度有點太高了.那個時候,他還覺得可能是什麼巧合,畢竟雕像就是雕像,不定高等精靈進行過什麼藝術加工.可是現在"林立感覺恐怕不是什麼巧合的問題"但是為什麼不朽之王與自己如此相像,仍然是個難解的謎.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那個巨大的身影,用渾厚低沉的聲音,緩緩的吟唱出一句沒有人聽得懂的咒語.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咒語,就算是繼承了高等精靈語的精靈們也不知道,盡管他們做出了准備戰斗的姿態,可是卻沒有人在這個時候隨便活動一根手指.那強大的威勢,如同神跡顯露時的神威一般,讓任何人都無法生出絲毫的反抗之意.

眾人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難掩的恐懼,沒有人會認為,那身影所吟唱的咒語只是個無聊的魔法.恐怕隨著咒語的結束,自己等人也將走到盡頭了,可是在那威壓之下,別是反抗了,就是逃跑都成為了一種奢望.眾人能做的,也只有絕望的等待著末日的降臨,他們甚至不會去想,那位經常創造奇跡的費雷魔法師,這次會不會再拯救自己等人于水火.

隨著咒語最後一個音節的結束,林立在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之下,突然發現周圍的景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站在自己身邊的蘭迪長老和塞恩等人,在這一刻全部都失去了蹤影,而自己身處的地方,也不再是高塔第六層那條殺機四伏的長廊前.

林立舉目向四周望去只感覺一股蒼涼的氣息,充塞在自己的胸膛之中.灰蒙蒙的天空,不同于烏云遮蓋井陰暗,卻沉悶得讓人透不過氣來.天空中唯一的異色便是那如血色一般的殘陽,盡管是那樣醒目,卻不能帶給人一絲暖意.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巨大裂痕,在大地上縱橫交錯,似乎是什麼力量將整個大地都撕裂了.不僅僅是天空,也不僅僅是大地與海洋,整個世界似乎都到了崩潰一,l爾,所有的一切都充滿了沒落與衰敗的氣息,好像隨時都會進入最終的毀滅.

一陣陣雷霆一般的轟鳴不斷在天地間回蕩使得整個天地都在轟鳴中不住的顫抖著.林立向著遠處望去,一個個如同巍峨的山峰一般的巨大身影"揮舞著手中雷光閃耀的巨矛.

而他們的敵人"則是一個個飛翔在天空中,體型同樣巨大無比的龍型生物.

僅僅是那力量碰撞的余波,甚至在這麼遠的距離,林立都能夠清楚得感覺到.林立頓時想起,安瑞爾大陸的曆史上那個在洪荒年代爭斗了無數歲月的兩個最強大的種族泰坦神族與遠古巨龍.

在蠻橫的力量碰撞中,不時有泰坦巨人被抓上天空,引來周圍眾多遠古巨龍的圍攻撕咬.也不時有雷霆突然爆發"將飛翔在天空中的遠古巨龍擊落.這是一場純粹的力量之戰,也是一場注定沒有勝負的戰爭,每一個泰坦巨人的倒下,都會伴隨著一頭遠古巨龍的墜落,他們互相之間,完全就是在用一種以命換命的方式在戰斗.

林立從天空中緩緩飄落到地面入眼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沙漠黃色的沙漠與灰色的天空混合在一起,模糊的讓人分不清邊界.他選定了一個方向,並邁步向著那個方向走去,因為在落下來的時候他注意到那個方向似乎有些不尋常的陰影.

這里究竟只是一個幻境,還是自己真被計麼強大的魔法送到了遙遠的洪荒年代,即使以林立那龐大的精神力,也根本無法清楚的分辨出來.他只知道,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鼻腔中吸入的是干燥炎熱的空氣,腳下那種陷入黃沙的感覺,也沒有一絲的虛假.

林立不知道自己在這片沙漠中走了多久,那曾經模糊不清的陰影,終于在他的眼中漸漸變得清晰起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那作為目標的陰影並不是山脈,而是一座巨大無比的神殿.

看著面前高大的台階,林立心里突然生出一種好笑的感覺,因為那每一級台階,居然都比自己還要高大.站在台階下,就好像自己面對的是一面峭壁,仰起頭才能看到那峭壁的頂端.林立不得不暗自慶幸,還好自己的魔法師,如果換成是戰士,恐怕爬完這些台階真的會累個半死.

林立已經忘記了去計算,自己究竟走了多少級台階,只知道站在神殿的大門前時,居然難得的感覺到了一絲疲憊.神殿的大門敞開著,不過他相信,即使那大門是關閉的,自己也能夠從門縫進去,而且很可能還不會碰到額頭.

老實,這種螻蟻般的感覺,並不是很輕易能嘗試到.走入神殿之後,林立更加感覺到自己的渺,鋪地的石板間的縫隙,對他來都如同一道道寬闊的溝整.神殿內,兩邊的石柱,一狠狠好像撐天巨柱一般,而那應該是神殿的頂部,在他眼中更是如同深邃的夜空.

其實看到這神殿的巨大,林立已經隱隱能夠猜測到,這里恐怕就是泰坦神族的萬神殿了.不過在這萬神殿中,林立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強大的氣息,沒有泰坦神族的守衛,也沒有傳中泰坦死後變化的英靈.

只不過,隨著林立踏入萬神殿的大門,這個空蕩蕩的神殿卻好像突然變成了一座沒有盡頭的迷宮.看著前方作為目標的巨大石柱,林立施展出飛行術,直直的向著目標飛去,可是那本應該在原地不動的石柱,卻好像也隨著移動了起來,始終與自己保持著相同的距離.

"這是迷宮中最常用的伎倆了…"林立搖了搖頭,猛然加速向前沖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那作為目標的石柱,卻以更快的速度,向著自己狠狠的撞來.

林立一個急轉,向著旁邊的方向飛去,可是在他的眼中,那石柱居然也跟著轉了方向,仍然是在自己的眼前,仍然是在以更快的速度撞來.林立停下來,石柱也停下來"轉向,再轉向,急飛,轉向……

但凡是迷宮,總是會存在某種規律,可是林立此刻卻是越走越糊塗.周圍的一切"時而凝固不動,任憑向哪個方向進行,都讓人感覺自己完全沒有移動.時而又飛速的後退"即使站立不動,也會有種飛奔向前的感覺.時而天翻地覆的旋轉,時而又左右顛倒前後翻轉,讓人根本找不到方向口這是一個活動的迷宮,就如同有生命一樣,一切都在不停的毫無規律的變化著.一個又一個的致命陷阱,毫無征兆的出現在林立身邊,甚至有的時候就直接出現在他的位置上.而更要命的是,那些陷阱根本就沒有規律可循,不是什麼煉金法陣,也不是魔法機關,而是無形的空間與時間的規則構成的陷阱.也許不如那走廊的空間陷阱那麼無解,但是每一個都足以致命,每一次出現都足以讓林立應付得手忙腳亂.

這一座迷宮的恐怖程度,已經遠遠超越了林立的想象,甚至可以幾乎是無解的存在.平常用來破解迷宮的要師之眼,在這里也沒有絲毫用處,因為巫師之眼所探測到的,也是每時每刻都在變換的.而且放眼看去,這所謂的迷宮,根本沒有牆壁的阻隔,根本就是一片極為開闊,沒有邊際的空間.

無論林立如何催動飛行術,前方似乎都是一條筆直的,永遠沒有盡頭的路,而他就像在轉輪上不斷奔跑的老鼠.而且不管他轉向哪一個方向,這各路都在他的面前,或者他就好像被困在一個球里面,不管向哪個方向飛,都永遠無法找到盡頭.

神殿外,天空中的血色殘陽"落下又升起,七次便意味著這世界過去了七天.而在這七天里,林立一直被困在迷宮中,卻仍然沒有找到絲毫破解這迷宮的頭緒.終于,在第七天,他停了下來,有些煩躁的撓了撓頭.這個似乎無解的迷宮,不知道為什麼"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上篇:第七百七十四章 油燈    下篇:第七百七十六章 無盡迷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