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六百六十四章 完勝   
  
第六百六十四章 完勝

第六百六十四章 完勝



林立用出這一招,不得不是一個極其危險的賭博,這是將自己與維塔斯置于了司樣的險境之中.別看召喚神燈在他的手中,但是當噩夢之主的實力達到全盛期,召喚神燈的影響力也就被降到了極點.但是,在這個時候,這也的確是用來對付維塔斯最好的一個方法.

要知道,林立剛剛才突破到二十一級的實力,與二十二級的維塔斯比起來,這個差距仍然可以是無法彌補的.盡管林立召喚出了龍,又有聖光與幽暗兩支星辰碎片的幫助,可傳奇境界兩個等級的差距,仍然是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所以,林立不但將噩夢之主的封印放開,而且還掌控著光暗領域,放縱噩夢之主吸收力量,從一個跌落傳奇境界的召喚生物,一路攀**到二十二級的傳奇境界.雖然這個時候,噩夢之主的實力,與精靈法師維塔斯同樣是二十二級,但是噩夢之主的領域特性,再加上光暗領域的配合,維塔斯根本沒有做出什麼像樣的抵抗,就深深的陷入了夢境之中.

雖然之後,由于林立對噩夢之主失去控制,自己也跟著受到了噩夢之主的攻擊,陷入子那無窮無盡的夢境當中.但是,陷入噩夢之主的夢境,所謂的二十一級還是二十二級舟實力,也就沒有了任何的意義,也就等于是將林立與維塔斯拉到了同一個水平線上.實力的因素已經基本被排除在外,而林立與維塔斯所要面對的,就是噩夢之主的噩夢領域那無窮無盡的夢境.

林立不知道維塔斯都會遇到些什麼,也沒有那個閑心去做任何猜測,因為他自己已經開始了一場難辨真假的噩夢之旅.

看台上的旁觀者們,傻傻的盯著那廣場中央可是那里除了一罐子的煙霧,根本什麼況都看不到.而且,在聽到維塔斯的那句話之後,許久再沒有傳出任何的動靜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阿拉索只能是命令手下,不斷的把魔晶添入防禦魔紋的能源核心,保持著整個防禦力場的存在.天知道如果這個時候撤掉防禦力場,里面的兩位傳奇強者會給這個城市帶來什麼樣的禮物.

瓦里安微微閉上雙眼,背靠在椅背上,看似是在休息,可是內心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緊張過.威爾金森等人也在緊張的看著廣場,塞納雖然對林立充滿了信心,可這種看不明白的況,同樣讓他感到緊張.

看台上的其他人,有的因為押了重注所以緊張,有的則是因為更多的考慮而緊張.這一場賭斗,黃昏之塔的年輕會長,暴露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過駭人.二十歲的傳奇法師如果這場賭斗獲勝,那麼整個輕風平原上,黃昏之塔必然一躍成為最強勢力之一,這對整個輕風平原的格局都有著極大的影響.如果敗了呢,其實有心人也都想到了,這樣的一個年輕傳奇法師,沒有什麼強大的力量支持,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這位年輕的傳奇法師真是在這里出了什麼事,輕風平原的勢力必然逃脫不了一場大洗牌.

所有人都很緊張,可是廣場中央卻偏偏異常平靜,偏偏又讓人什麼況也看不到.人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著最後答案揭曉的一刻.

林立對于時間,早已經失去了概念一場場的夢境就是一場場的人生,有幸福也有痛苦,有驚險也有平淡.從最初的荒誕到後來的難辨真假,噩夢之主似乎在不斷的調整著夢境.

在林立決定釋放噩夢之主的時候曾經考慮自己對于夢境的免疫能力,自覺得自己怎麼也是個穿越者,而在穿越前的那個世界,暴大的娛樂就是去體驗不同的人生.比如,電影,電視劇還有網絡游戲,這些其實都是讓人去體驗不同的人生.

可是,當林立真正陷入噩夢之主的夢境之後,才知道即使你明白是夢境,有時卻依然會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當你大喊著自己要醒來的時候,也許正是又一個夢境的開始,讓你永遠也不知道,這些夢境的終點究竟在哪里.

林立做過深淵中的惡魔,面對大領主奧斯瑞克的魔法軍團卻無力反抗.他還做過丑陋的地精,眼看著高等精靈的軍隊,將整個地精一族屠殺.做過打了一輩子鐵的矮人,也做過士兵,盜賊,貴族甚至國王,各種各樣的人生.他還成為了一名精靈,在翡翠森林中游戲,在長老的嚴厲目光下學習魔法,享受著司伴投向自己的崇拜的目光.

不知道多少光怪陸離的安境出現,一次比一次凶險,稍不心就會在夢境當中迷失自我,成為噩夢之主的奴隸.如果真的這樣,林立大概會成為第一個被自己召喚生物奴役的倒黴鬼.

不過,也許林立的穿越經曆,的確是使他對各種的夢境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心中始終緊守的那一絲信念,最終讓他從夢境中濤醒了過來.並且因為夢境的鍛煉,林立的心志變得更加堅毅,精神力也變得更加強大,而且還從夢境中得知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哎,快看,霧氣變淡了,要出來了!"

看台上忽然有人高喊道.

其實不用那個人提醒,雖然對著一個煙椎子發呆很無聊,可是看台上的人就沒有一刻錯開過自己的目光.那防禦力量里面,墨汁一樣的煙霧,漸漸的變淡,由黑到深灰色,再到灰色,直到完全散去,露出了被隱藏許多的景像.

那郁郁蔥蔥的自然領域早已經不見了,廣場上完全恢複子原來的樣子,甚至那地面上的石板,也沒有因為種過樹而留下什麼痕跡.平坦廣闊沒有一點遮蔽的廣場上,只有兩個人影站在地面上,雖然誰也沒有倒下,但是誰勝誰負,其實已經是一目了然.

人們只看見維塔斯臉色煞白,一雙眼睛當中充滿了恐懼,就好像一只驚弓之鳥一樣,完全失去了二十二級絕世強者應有的風度.而在維塔斯對面的費雷魔法師,網是臉上掛著微笑,邁步走到了維塔斯的近前,緩緩的伸出手去.

"費雷魔法師,手下留,手下留啊!"

阿拉索大驚失色,直接從看台上飛躍而下,向著廣場中央沖了過去.

可是,他忘記了,廣場的周圍還有著連傳奇強者也難以轟破的你禦力場.

"嘭!"

阿拉索的身體重重的拍在了力場壁上,緩緩下滑,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

林立扭頭笑了笑,卻並沒有停手,伸手抓住維塔斯手中的太yang王權杖,輕輕用力抽了出來.

防禦力場被關閉,阿拉索抹了把鼻子上的血,毫無風度的跑了進來.

"阿拉索城主,按照賭約,這個東西現在是我的了,你不會反對吧."

林立擺弄著太yang王權杖道.

"您隨意,您隨意,""這還有什麼反對的,人家可是連二十二級的傳奇法師都擊敗了,阿拉索哪里敢有什麼反對意見,現在只是關心維塔斯的況.

可當他走到維塔斯的近前,才發現這位精靈傳奇法師,已經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從容,目光呆滯,表驚恐,仿佛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緊隨著阿拉索後面,瓦里安還有威爾金森等人,也都急急忙忙的從看台上來到了廣場的中央.他們此時最關心的,自然還是林立的安危,畢竟岡才的一場魔法大戰實在是聲勢太過駭人了,讓人一度以為林立這個年輕的天才,在這里隕落已成定局.

瓦里安心的打量了林立上下,見外表上似乎沒有明顯的受傷跡象,心里卻還是不踏實的問道:"費雷大師,您……還好……"

他的態度極為恭敬,語氣中還帶著些討好的意思,只是還沒有等到林立回答,就被威爾金森等人毫不客氣的擠到了一邊去.

威爾金森等人在心里早把林立當成自己的老師了,雖然這場賭斗是精靈法師維塔斯引起來的,但他們對瓦里安也絕對沒有什麼好感.沒有你瓦里安的邀請,費雷大師能帶著自己等人過來嗎?沒有你瓦里安舉辦這個拍賣會,會有後邊這賭斗的事嗎?有好東西不先送黃昏之塔去,難道費雷大師還會虧了你嗎,還有誰出得起一千五百萬金幣的高價?

當然,威爾金森雖是對瓦里安不滿,但現在首要關心的還是林立的狀況.一伙高級藥劑師,圍著林立七嘴八舌的問這問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服用些藥劑啊之類的.還各自拿出一些自己配制的藥劑,這個是做什麼的,那個是什麼作用,生怕林立因為這場賭斗留下什麼暗傷.

林立還沒什麼反應,到是後面跟過來的那些人們,聽得是口水直流兩眼放光,可惜自知沒有資格上前搭話,一個個只能是遠遠的站在廣場邊上看著.(朻!




上篇:第六百六十三章 噩夢    下篇:第六百六十五章 塵埃落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