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六百三十章 別傻了   
  
第六百三十章 別傻了

第六百三十章 別傻了



經理吧嘰了一下嘴,滿臉不耐煩的看了眼桌上的紙,想要把這幾種藥材都取過來,自己要把整個大廳走個遍了.他坐在椅子上沒有起身,而是用手指按在那張紙上,來回的搓了兩下,然後歪著頭斜著眼看向林立,極其不屑的道:"你要這幾種藥材啊,你知道這些藥材總共要多少錢嗎?"

"你呢,"

林立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心:哪來的這麼多廢話,趕緊拿藥走人,你睡死也不關老子的事.

"略,年輕人,我勸你還是現實一點,藥劑這一行你玩不起的."

經理把紙從桌面推了回去,就又要閉上眼睛打盹了.

林立用手在桌面上敲了兩下,道:"麻煩你快一點好不,給我把這些藥材取來."

"瞬!"

經理拍桌子站了起來,道:"你要這些藥材是吧,請先待錢.否則取出藥材,你又買不起不要了,影響到藥性,我賣給誰去.你知道高貴的藥劑師對藥材的藥性,要求有多苛刻嗎,你以為把一堆藥材倒到鍋里,煮出來的就是藥劑了嗎?"

問自己會不會配制藥劑,林立感覺都想笑了,不過也懶得和這種人計較,問道:"多少錢."

"嗬,好啊,我給你算,"

經理又掃了一眼桌上的紙,抬頭鼻孔沖著林立,道:"兩萬金幣.""多少?"

兩萬金幣對林立來真不斗錢.

這麼吧,如果一進門,一個人過來熱接待,最後買兩千金幣的藥材,給他兩萬金幣的費,對于林立來都是無所謂的事.但是明明只值兩千金幣的藥材,卻被人直接要價兩萬金幣,這錢你要給了就是**.

"兩萬,買不起吧,我不是告訴你了嗎,藥劑這一行你玩不起.瞧瞧你們這樣子,魔法師啊,了不起啊,你懂得什麼叫藥劑不,這輩子見過真正的藥劑沒有.幾個鄉巴佬,還學人家來買藥材,你們懂得怎麼用嗎,買回去煮粥喝啊!"

經理極其輕蔑的道.

聽到這話,林立原本皺著的眉頭卻松開了,嘴角微微翹起,帶出一絲淡然的笑意.其實看著一個無知的人在自己面前賣弄,並不是那麼容易讓人生氣的事,反而更多是可笑.

"別傻了,藥劑可是高貴藥劑師的專利,你們這些鄉巴佬還是從什麼地方來就回什麼地方去吧,兩萬金幣都拿不出來還學人家裝藥劑師,我呸……"

經理口沫橫飛的叫囂著.

威爾金森這時可忍不住了,費雷大師是比巴爾博老師還要學識淵博的藥劑大師,是應該受到所有人尊敬的,怎麼能讓這麼一個卑劣的人隨意侮辱.氣憤的他當時就想要亮明身份,訓斥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家伙,讓他知道藥劑師不是他能夠侮辱的.

"不知廉恥!"見對方竟然還能笑得出來,經理氣憤的拿起桌上的那張紙,嚓嚓兩聲撕成了碎片,團在手里就要往林立的身上丟去.

然而就在這時,經理的手掌還沒有張開把紙屑丟出去的時候,一柄帶著刺骨寒意的已首,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喉嚨上.

雖然匕首的利刃只是貼在喉嚨的皮膚上,但是那森森寒意卻好像已經割入了喉嚨,經理想要咽下口水,卻又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害怕喉結的上下移動會碰到那緊貼的利刃.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攥著的手是什麼時候松開的,手中的碎紙屑已經撒落在地上,在潔淨的大理石地面上顯得格外顯眼.

這幾個野蠻的鄉巴佬,居然敢這麼對待自己!經理幾乎不敢相信這是事實,整個羅蘭城自己雖然算不上是多麼了不得的人物,但七葉草卻絕對沒人敢看.就憑著自己七葉草經理的身份,不管是蠻橫的戰士,還是高傲的魔法師,誰看到自己不客客氣氣的喊聲經理先生!

"你"你們!"

盡管身體不自覺的微微抖動著,但經理還是強壓著心中的恐懼,顫抖著聲音色厲內徑的叫道:"你們想干什麼,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我們老板和阿拉索城主都是有交的,你們敢動我一根汗毛,就別想走出這羅蘭城."經理不會魔法也不會武技,被人用匕首架在喉嚨上,其實已經嚇得兩腿發軟有些站不住了.如果對方衣裝華貴就是什麼大勢力中的魔法師,他這時就算不至于跪倒求饒,起碼也要幾句軟話.當然,如果進來的真是這種人,事也不至于到現在這一步.

但是現在,這四個鄉巴佬一看就不楚有什麼勢力供養的魔法師,經理對自己的眼力非常有信心.雖然他的身體一動也不敢動,眼神中也有難掩的慌亂之色,但嘴皮子卻是片刻也不停歇的叫囂著.

"睜大你們眼睛看半楚,這里不是你們鄉下,七葉草可不是你們撒野鬧事的地方,做什麼事最好考慮清楚後果,別惹了不該惹的人.我告訴你們,我可是為高貴的藥劑師大人們服務的人,魔法師了不起嗎,你們也就是糊弄一下那些無知的鄉民罷了,在這里魔法師不稀罕."

幾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而已,只要自己把厲害的背景一擺,還怕他們不嚇得立刻賠禮道歉嗎!

不過,經理的眼力,明顯不像他自己想象得那麼好,因為他根本沒有看出,挾持自己的人其實是一只吸血鬼.而對于一只吸血鬼來,殺一個人並不會像人類那樣有諸多顧慮,就好像人類要殺一只雞時的心理是一樣.

更何況,作為諾菲勒的主人,林立雖然是人類,輕易不合因為一些事動殺意,但如果決定要干掉誰,那是絕對不會有絲毫猶豫的.通過血誓與主人緊密聯系在一起的諾菲勒,在那來自靈魂潛移默化的影響下,自然也是有樣學樣.

不管是什麼人,膽敢冒犯主人就只有一個下場,諾菲勒手上微微用力,手中的匕首只雷輕輕一按一拉,經理的喉嚨就會被匕首割斷,那時就算是藥劑師恐怕也救不了他.

經理喉嚨的皮膚已經在利刃下滲出了血珠,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樓梯那里傳來一聲喝斥,接著一個人從樓上走了下來.

"拉里,你在搞什麼,吵吵鬧鬧的,不知道我正在上邊和客人商談重要的事嗎!"

隨著話音走出來的,正是七葉草真正的老板,一個五十多歲長相精明的中年人.

本來自己在樓匕與客人談事,正談到緊要的時候,樓下卻突然傳來吵鬧的聲音,這讓自己在客人面前可就有些丟臉了.自己這里是什麼地方,七葉草的鼎鼎大名,整個羅蘭城誰不知道.就連羅蘭城的城主大人來了,見到自己也一向是客客氣氣的,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來自己這里鬧事!

從樓梯那里走出來,大廳中的景一目了然,看到自家的經理被人用匕首架在脖子上,七葉草的老板臉色可就不太好看了.原本以為只是些口角,從心里還有些責怪經理拉里不會辦事,可是現在看來卻明顯是自家被人欺負到頭上了.

在喉嚨處的皮膚被割破的時候,經理知道自己遇到了亡命之徒,亡命之徒可不會管你什麼地位,又或者什麼背景,往往都是不管後果如何,先殺個痛快再.這個時候,經理心里面已經為自己剛才的而感到後悔了,甚至求饒的話也已經到了嘴邊,眼看就要脫口而出了.

然而這時,七葉草的老板從樓上下來,恰巧林立也剛州叫住諾菲勒.

經理一看這景,知道肯定是這幾個落魄的魔法師怕了,暗自慶幸自己求饒的話沒有出口.既然對方不敢對自己怎麼樣,那麼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呢,想到這里他來了精神,也不顧脖子上的傷口,沖著自己的老板悲聲痛呼起來.

"老板,不是拉里不聽您的吩咐做事,實在是這幾個外地人太野蠻了!您看我的脖子,已經被他們割出血了.我好心和他們講道理,可他們根本不把我們七葉草放在眼里,掏出匕首這就要殺人啊."

經理一邊叫著,一邊拼命的掙紮,反正也知道對方不敢殺自己,"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幾位客人,不知道我的經理是怎麼得罪了你們,有什麼事我們大可以談談,沒必要一上來就弄出人命吧,幾位客人,你們看是不是先把他放開?讓我聽聽他到底是做了什麼無禮的事,居然讓幾位客人這麼憤怒."

老板是個商人,能把七葉草經營到現在這樣的局面,自然也不是那種容易沖動的人.不過,畢竟是被人欺負上門了,而且受傷的還是自家的經理,因此臉色難看是肯定的.

老板話里的意思,林立很清楚,只不過也懶得與他計較,淡然一笑,擺手讓諾菲勒將那經理放開.

老板冷.多了一聲,對那經理問道:"還不過來,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是怎麼得罪這幾位客人的."




上篇:第六百二十九章 七葉草    下篇:第六百三十一章 塞納團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