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師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師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師



是的.這並不走在討論學術問題.而是在非常誠懇的請教,而且.

威爾金森很明顯的看出.巴爾博老師話語中的意思.幾乎是很肯定費雷會長能夠解答這些問題

原來.根本沒有什麼神秘的老師.他才是那位藥劑學大師,"

威爾金森喃喃自語道.

對于這次培訓.對于那位年輕的費雷會長的能力.威爾金森己經沒有了任何的驚疑.從這幾天的經曆到這封信的內容,一切疑問都有一個最好的解答.

就在威爾金森陷入沉思的時候,幾位同伴見他久久不回.擔心的找到了房間里.卻正看到他拿著信坐在窗靠發呆.有人上前拍了下威爾金森的肩膀,問道:"威爾金森,怎麼了,看什麼這麼入神."

肩膀被拍了一下.威爾金森這才回過神來.看到身邊站著的幾個同伴,心想這件事怎麼也應該和他們一下,免得因為一時之氣,錯過了向大師學習的機會.只不過,這信是不能給他們看得.于是他一邊把信折起來.一邊道:"是老師寫給費雷大師的信."

"等……等你什麼?費雷大師!.

費雷大師?記憶中叫費雷的.好像只有這里的主人,那位年輕的魔法師會長吧.他怎麼會是大師呢!

幾個人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目光一下都聚集到了威爾金森手中的那封信上.如果是別的什麼.這幾人早就伸手搶過去看了.可是現在那畢競是巴爾博會長寫給別人的信.人家威爾金森是巴爾博會長的學生,看看信應該是沒什麼,但自己等人看就不太合適了.

"是的.老師在信中,費雷會長雖然沒有在咱們藥劑師工會注岫.但是藥劑學的造指已經絕對達到了大師級"…"威爾金森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顯然還沒有從這個震撼的事實中恢複過來.

聽到威爾金森這話,幾個人臉上的表頓時一僵.緊接著眼睛緩緩瞪到極限.嘴巴也不自覺的慢慢張開,好像下巴都要脫臼似的.開玩笑,任誰聽到這樣的消息,也不可能再保持得了平靜.藥劑學大師啊.

就是那些牛逼哄哄的傳奇強者們,見到一位藥劑學大師也都要客客氣氣的.可以藥劑學大師的地位.已經是位于整個安瑞爾世界的最頂端了.

"他……"他們有些艱難的咽了下口水.顫抖著聲音道:"難道….是真的?那個費雷會長……他才有二十歲,這怎麼可能.藥齊學大師啊."

不可思議,這簡直已經超過了他們想象力的極限.二十歲稱中級劑師就已經是天才了.二十歲的高級藥劑師就己經讓人無法想象了可是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事實是,一位二十歲的藥劑學大師.

藥劑學大師這個消息很快三十五位年輕的藥劑師之間傳開了,所有人在聽到時都不刺目信自己的耳朵,但在極度的震驚過後.卻又感到了無比的振奮與欣喜.

其實單單這幾天.先是高級藥劑的弱化配制,後來是對威爾金森提出的問題的解答.那位年輕的費雷會長講得這兩次課,已經讓這些藥齊師們大為折服.這個時候,他們也終于明白了巴爾博會長送他們過來的苦心,知道了這個培訓原來並不是幌子,而是真真對自己等人有天大好處的.

威爾金森拿著被蹂躪的已經不成樣子的信.心忐忑的去給林立送去.而其他人在震驚過後.感歎過後.終于想起了自己的工作.這回和以前就不一樣了.一個個顯得干勁兒十足.因為誰都知道,能得到大師指點的機會有多寶貴.

"費雷會長.這是老師要我轉交給您的信,因為……一些原因,我……直到現在才給交您,實在是非常抱歉."威爾金森表很是尷尬.也不知道如何解釋那封信的慘狀,總不能直接因為心里郁悶所以給忘記了吧.

不過.林立對信的外觀到並不怎麼在意,反正信封上連魔法印記也沒有,可見不是什麼太過重要的信件."謝謝."他道了聲謝,接過信放到一旁.然後客套道:"離開奧蘭納也有段時間了,不知道巴爾博會長最近還好吧."

"哦,是的.老師他一切都好."威爾金森見林立沒有追究那封信的樣子.終于才算是若釋重負的松了口氣.畢競他現在已經知道了.

己所面對的.不只是一位魔法師工會的會長,而且還是一位藥劑學大師.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

林立也就是隨便客氣兩句.畢競人家在學生送信過來.自己怎麼也要問問近況什麼的.幾句客套話完.卻見威爾金森還不主動告辭,一付欲又止的樣子.于是問道:"怎麼.威爾金森藥劑師.還有什麼事嗎?"

"啊,是……"威爾金森聽到林立詢問,干脆也顧不得不好意思目光熱切的道:"費雷會長,不知道今天這樣的教授.什麼時候還可以再聽到."

原來是問這個.看來巴爾博的這封信.替自已省了不少的事啊林立笑了笑.道:"你們應該也知道了.現在交給你們配制的藥劑,都是要用在烏云鎮的防禦設施中.所以正式的授課大概就是在這之後吧.

這個回答,讓威爾金森多少有些夫望,不過轉念一想,本來人家就不收學費的,自己等人給做些事也是理所應當,總不能為了給自己等人授課.把正經的事給耽誤了.既然這樣.自己等人如果早點把工作做完.不就可以早點聽到費雷大師投課了吼想到這些.他又振奮了起來.連忙向林立告辭離開.

威爾金森回去後.立刻就被那些同伴圍了起來,問得最多的自然就是那位年輕的費雷大師,准備何時開始給他們授課.要知道.就算是在藥劑師工會,就算他們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但也不可能輕常聽到大師的授課.

等聽到威爾金森述的回答後,眾人立刻奔回自己的位置,與威爾金森心思一樣.就想著早點幫助費雷大師把工作完成,好早點聽到費雷大師的授課,生怕多耽誤一點時間.

希望是人類前進的動力,所以這些藥劑師們,幾乎將自身的實力發揮到了極限.配制藥劑的速度和效率也跟著又有不的提升.

差不多又用了六天的時候,林立設計中的幾種用來抬待敵人的毒劑配制齊全,這些毒劑都是由高級禁藥的配方弱化配制的,主要的作用不是用來殺敵.而是最大限度的割弱敵人.這些毒劑,有著高級禁藥的高滲透性.不可抵禦性,但在傷害性上又不會因為可能的泄漏.而給烏云鎮帶來不可挽回的傷害.

把這些毒劑全部放入魔法機關中.新烏云鎮的防禦體系終于完成了.藥劑們的工作也變成了配制用于銷售的藥劑.當然.林立沒有記之前的承諾.每天都安排了一到兩個時的授課時間.

畢竟林立自己還有很重要的事做,不可能真正的做一位專職的老師.

要知道距離圖坦卡蒙所的時間要是越來越近了.在這個前提下每天能夠擠出一到兩個時的時間.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可不要看這一到兩個時的授課.每天這樣一堂課,已經比起在工會時強了不知多麼倍.雖然在藥劑師公會中.也是唁幾位大師的但是大師們都很忙,哪里有時間這麼每天來給他們講課.

而且.在林立的腦袋里面裝著的,可是遠遞這個世界藥劑學水平的知識.很多理論和技巧都是這些藥劑師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別是他們這些低中級的藥劑師,就是巴爾博那樣的大師.有很多知識也是從未聽過了.要知道,雖然這些藥劑師們.已經認定了林立藥劑學大師的身份,但實際上,林立可是藥劑學宗師呢.

在正式開始上課之前,年輕的藥劑師們也有一些擔心,因為人們普遍都有一個便宜沒好貨的心理,而這個培訓班可是連學費都不收的.

不管林立的本事有多大.是比巴爾博會長強多少.還是把藥劑師工會所有大師都蓋了.可如果人家不傳授你.再大的本事對你又有什麼用處"不過.第一堂正式的投課,林立拋出的課題.立刻便打消了所有人心里面的疑慮.

對于一位藥劑師來.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藥劑的配方.

藥劑的配方是藥劑師的根本,就如同魔法師的咒語,而想要真正掌握一個配方.就要對配方中各種材料的藥性有深刻的認識.一個只會照專抓藥的人,永遠都只能是個抓藥的人.而不是開方的人.

而林立所教授的.正是通過對配方的解析.對藥性進行推演,進後讓人徹底的掌握配方.實際上,也就是他在修改那些禁藥配方.對其進行弱化配制時所用到的方法.通過藥性推演法.藥劑師不但可以知道藥材最開始時的藥性.還能知道配制過程中每一個時刻.里面各種藥材的藥性變化.

對于這些年輕的藥劑師們來.這個藥性推演法絕對是可以讓他們終生受益的知識.也許,以他們現在的水平,還看不出什麼明顯的效果.但是當他們以後接觸到高級的配方,憑著這個方法.他們將會比別人理解得更快更透徹.在配方上比別人得到更多.

一開始就能學到這樣的知識,這些藥劑師們心中疑慮頓消,並為自己之前的擔心而感到羞愧.這樣有價值的藥劑學知識.就算是自己的老師,也未必會輕易傳投,可是在這里卻好像很普通的東西,只有學不學.而沒有教不教.

只要將這個藥性推演的方法掌程了,可以以後道路直通高級藥劑師.不會再有任何的困難.因此.雖然在學習之余.每天他們還要配制用于出售的藥劑.但是沒有人為此感到委屈.學會這個藥性推演法.讓他們白干十年都心甘願.

然而,這才只是一個開始.'39;手'打'組'提'供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所的技長的領域.也有自己不顫長的方面.就算是藥劑師工會的大師們.也不敢自己方方面面都有研究.但是,這年輕的藥劑師們卻發現,林立似乎對各個方面的知識都有所涉獵,或者不能是涉獵,而是應該稱得上精通.

隨著課程的漸漸深入.很多理論,技巧,都是他們從未聽過的.讓他們如同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從林立里那里學到越多的東西,這些年輕的藥劑師們,卻越感覺無法看清林立在藥劑學方面的極限在哪里.就好像有名偉大的學者.自己學到的知識,就像一個圓.學到的越多,未知也就越多.而對于他們來.年輕的費雷大師的學識.就是那個圓外面的未知.

甚至有一次,這些年輕的藥劑師們在私下打賭,看看誰能找到費雷大師無法解答的問題.如果是換成巴爾博會長那樣的藥劑學大師.他們肯定是不敢這麼做的,但是現在這位費雷大師畢竟只有二十歲.

不過,他們只是中級紙級的藥劑師.想要找出難倒大師的問題,著實讓他們費了不的苦心.于是.一次授課結束後.威爾金森拿出一個在藥劑學中非常著名的難遺霍普利猜想.向年輕的費雷大師請教.

林立並沒有真正學習過這個世界的藥劑學,對于這個世界的藥劑學水平,也沒有一個淮確的認識.都是從這些接觸到的藥劑師們身上了解到一些而已.他哪里會知道.威爾金森拿給自己的,是藥劑學發展史上著名的難題.只以為是一個中級藥劑師會遇到的問題,頂多是涉及到高級藥劑學的知識.

"哦.這個問題…"林立看過問題後,下意識的念叼了一句.




上篇:第六百一十六章 巴爾博的信    下篇:第六百一十八章 被挖牆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