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六百一十四章 可不可能   
  
第六百一十四章 可不可能

聽到林立這麼說,眾人臉上的忿忿之色卻並沒有絲毫減少。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些廢話,就好像一個學生說不想上學,然後老師說我不強迫你來上學,不過要和你的家長說一聲。家長知道後會怎麼樣,不用想也知道,同樣巴爾博會長肯定也不會輕饒了他們。

林立當然不會去管他們怎麼想,自己搞這個培訓班,是為了不欠巴爾博的人情,至于來培訓班接受培訓的是什麼人,和自己又有什麼關系呢。就是換一批四五十歲沒有天分的低級藥劑師過來,只要他們不是傻子,自己也有把握讓他們能夠再晉升一級。

但是,林立也沒有義務給他們做擋箭牌,讓他們拿去向巴爾博解釋,于是說道:“你們不是說,我拿一個假的配方來耍你們嗎,不是說這個步驟是絕對不可能的嗎,那麼下面注意看好。”

什麼藥劑師工會的天才,一個兩個都是沒見識的,真是少見多怪!

林立的做法很簡單,也不想多費口舌,既然他們扯一大堆藥劑學定理,非說這個配方是假的,是配制不出藥劑的,那麼就配出來給他們見識一下。

剛剛威爾全森等人,親眼看到年輕的魔法師會長,動作熟練的配制出解毒劑,但從配制的過程來看,這解毒劑只能算是入門級的藥劑,只能說明他在藥劑學方面也有一定的基礎。可是現在,這位年輕的魔法師會長,居然要真正動手配制藥劑了,那可是真正的低級藥劑,而且還是他們這群天才藥劑師無法配制出來的藥劑。

威爾金森等人直感到難以置信,難道這個魔法師工會的年輕會長,還真的會是一位藥劑師嗎?不過,威爾金森很快回過神來,想到這位魔法師會長與老師巴爾博畢竟有些關系,就算是有些不恥他的為人必但也不能眼看著他出什麼意外。

“費雷會長,根據帕帕羅格定理,你的這份配方直的是不可能實現的。如果你不相信,我們可以把藥劑學理論那本書找來給你看。”威爾金森連忙上前勸說道。

“威爾金森,你不用管他,讓他做好了他能配制個什麼出來。”有人把威爾金森拉了回去,小聲對他說著。這群藥劑師里面,就沒人對林立有好感,一個個都想看他被藥放倒,反正也要不了命不是。

威爾金森也不說話了,年輕的藥劑師們滿眼期待的看著台上,看著林立一步又一步的進行著藥劑配制,只盼著他進行到那一步的時候,大家可以發泄的歡呼。

然而,事實讓所有人都感到失望和驚詫,被視為陷阱的那一個步驟,居然被輕而易舉的完成了。沒有任何的意外發生,就像配方中寫的一樣,幾種液體被順利融合成了一起,當然對這些藥劑師們來說,這恰恰又是最大的意外。

震驚過後,威爾金森馬上想到了不對,為什麼在對方的手中,自己所熟知的那條藥劑學定理竟然失去了效果。他仔細的回想剛才,在那最為關鍵的步驟上,那個魔法師會長到底要如何操作的。

濃濃的白色水汽騰起,很快林立手中的杯子里,就只剩下一種土黃色的粉末,也就是弱化後的蝕骨粉。他向眾人揚了揚手中的杯子,說道:“這就是我要你們配制的藥劑,現在還有誰認為配方是假的。”

房間里一陣沉寂,年輕的藥劑師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一條流傳了不知多少年的定理,居然在這一刻被推翻了。“不可能!這樣的做法明明是違背了帕帕羅格定理,怎麼可能真的配出藥劑來!”幾乎所有人的心里都在如此的吶喊著。

“好了,我已經證明了配方的真實性,你們是走是留,我也不強迫你們,就是別擺出一付受欺負的樣子,讓巴爾博會長還以為我怎麼了你們。”林立把杯子放到了桌上,環視眾人, 目光中毫不掩飾對眾人的鄙視。

藥劑師們雖然年輕氣盛,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所謂的陷阱根本就是因為自己能力不足,就這麼被**棵的鄙視,哪還有臉再說什麼不服氣的話出來。

威爾金森知道,這個時候是應該自己站出來了,干是尷尬的輕咳了兩聲,說道:“費雷會長,很抱歉,是我們誤會您了。不過,您是否可以為我們解釋一下,為什麼帕帕羅格定理,在這個配方中竟然會不適用了,不然我們也真沒有辦法成功的配制這種藥劑。”

既然對方低頭認錯了,林立也不是得理不讓尺的人,見威爾金森的態度還算誠懇,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所謂的定理,就是前人經驗的總結,再經過一代一代的人不斷的驗證。在這個驗證的過程中,有一些流傳了下來,有一些則因為一些條件而被推翻。所以說,定理不是真理,並不一定就是絕對正確的,也許只要證明它錯誤的條件還沒有出現而已。”

“至于在這個配方中,為什麼你們所知的帕帕羅格定理會無效,這就要從藥性的變化說起了。”林立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了指台下,已經被吸引住的威爾金森等人,默默的回到各自的位置坐下,就像聽巴爾博大師講課時一樣,生怕漏掉一個字。

不過,畢竟是初級知識,就好像魔術被破解後就不值錢了一般,這個可以推翻帕帕羅格定理的方法透之後也就沒有什麼稀奇之處了,至少在這些藥劑師們看來就是如此。

“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麼簡單,還以為有什麼奧妙之處,原來只是自己沒有想到而已。”他們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這位比起自己還要年輕的魔法師會長,會在藥劑學方面也遠超自己。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一種心理,當人們遇見難以相信的事情,總是會自己去想辦法解釋,直到所能被自己接受的程度,就如同那些喜歡破解魔術的人。

林立站在台上,能夠清楚的看到,台下那些年輕的藥劑師們,臉上的神情隨著自己的解釋慢慢的改變著。不過,他到也不怎麼在意,反正這些藥劑師又不是自己真正的學生。

講完該講的東西,林立便停了下來,也沒打算再講更多的。他知道以這此藥劑師們現在的狀態,講得太多如果有與他們的什麼理論相悖的地方,自己可沒有那些耐性去說服他們。

最主要的一個問題,就是林立也不知道,這些藥劑師們到底都不知道什麼。因為他在安瑞爾,實際上是沒有進行過藥劑學學習的,他自己的藥劑學知識都是通過許願術卷軸得來的。這一次鬧出來的事情,就是因為他也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還在把什麼帕帕羅格寶理視為真理,而在他自己的記憶中,這條定理早就已經被推翻了。

直到林立離開房間,威爾金森等藥劑師們,也沒再提起回去奧蘭納的事情,而是乖乖的按照剛學到的技巧開始配制藥劑。沒辦法,既然人家這配方是真的,那麼也就沒有了可以向巴爾博會長交待的借口。

在配制藥劑之余,他們相互間所議論的,自然是林立這個帶給他們意外的魔法師會長,尤其是猜測林立在藥劑學上的級別。單從林立配制藥劑的表現,還真是無法確認,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級別。畢竟這個被弱化後的蝕骨粉只是低級藥劑而已。

“即使他知道這個可以推翻帕帕羅格定理的技巧,也不能說明他到底是什麼級別,你也知道這個技巧其實並不複雜,只是一直都沒有人想到罷了。”

“可是,就連我們工會的大師們,都沒有想到這個啊。”

“是啊,大師們都沒有想到,也不能證明他的級別比大師還厲害吧,我看他最多也就是低級藥劑師。”

“我看他的基礎很紮實,說不定已經要中級藥劑師,威爾金森,你怎麼看呢?”

聽到同伴向自己詢問,威爾金森手上的動作也不停,淡淡的說道:“你們就沒有人把這個事情和我們來此的原因聯系到一起嗎。”

“難道是讓我們和他學習藥劑學知識?那也太可笑了吧。”一位低級藥劑師難以置信的說道。

威爾金森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技巧雖然不起眼,但是卻可以推翻帕帕羅格定理,而這就連我們工會中都沒有人知道,這位費雷會長又是從哪里知道的呢。很明顯,在費雷會長的身後,肯定還有一位知識淵博的藥劑大師。”

聽了威爾金森的猜測,眾人頓時感覺豁然開朗,前前後後的事情也都終于聯系了起來。原來,巴爾博大師並不是將我們放逐了,而是讓我們來向工會以外的藥劑學大師學習。很明顯,費雷會長就是那位不知名大師的弟子,只不過費雷會長更傾向于學習魔法,于是那位大師要他找些弟子過來……

人的想象力是無限的,有了威爾金森的提示後各種各樣的猜測都冒了出來。反正不管都是什麼,他們再沒有人說要回奧蘭納了,而且不是迫于巴爾博的壓力,是完全心甘情願的要留在這里,就算是有人要趕他們也不離開。

接下來的兩天里,在藥劑師們中間,一直就沒有斷了對林立背後那位神秘的藥劑大師的猜測。不過,神秘的藥劑大師從來也沒有露過面,都是眾人在這里憑空猜測的,于是話題就又落到了年輕的魔法師會長身上。

不管怎麼說,知道自己等人不是被放逐,也不是因為什麼肮髒交易被送到這里的。這些藥劑師們在看林立的時候,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樣苦大仇深了。

有一位藥劑學大師做老師,一對一傳授藥劑學知識,就算是再沒有天賦的人,應該也會有所收獲了。從林立兩次出手配制藥劑,這群藥劑師們已經可以肯定,林立的藥劑學基礎相當不錯。

不過,年輕的費雷會長才剛剛二十歲,這個是年輕的藥劑師們來時就打聽過了,雖然大家都是年輕人,但是他們這三十幾個人其實都要比這位魔法師會長大上幾歲。而且他們還知道,這位年輕的魔法師會長,在魔法方面的天賦是非常強的,雖然只是二十歲,但已經達到了大魔導士的水平。

沒有人能夠做到萬事皆通,即便是天才,精力也是有限的,既然在魔法方面有如此高的成就,那麼在藥劑學方面必然投入的精力會少一些。既是魔法天才,又是藥劑天才,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有這麼變態的人。即便是那些傳奇強者,也是踏入傳奇境界之後,擁有了悠長的壽命,才開始有精力涉足藥劑學領域的。

在這些藥劑師們想來,這位年輕的魔法師會長,以二十歲的年齡,既是大魔導士,又是低級藥劑師,已經是相當了不得的天才了。

林立還不知道,自己給那些藥劑師提供了解悶的話題,到感覺這有人幫忙做事,的確是一件非常讓人愜意的事情。三十五位藥劑師,雖然其中大多是低級藥劑師,但畢竟都是藥劑師工會的優秀人才,配制低級藥劑還是顯得游刀有余。這麼多藥劑師一起動應該很快就能夠配制出了足量的弱化蝕骨粉了。

接下來的兩天里,熟悉了藥劑配制的藥劑師們,沒有了消極怠工的情緒,生產效率很讓林立滿意。事先准備好的藥材以極快的速度被消耗下去,而成品藥劑也快速的填滿了藥劑儲藏寶的空間。

這蝕骨粉,林立不是用來賣錢的,所以配制的量足夠新烏云鎮的魔法機關中用就可以了,而且他准備的,是在那魔法機關中放置不只這一種毒藥。因此見蝕骨粉夠了,便准備換新的藥劑配方,讓藥劑師們來配制。至于教授藥劑學的知識,還是放在把烏云鎮需要的藥劑都配好再說吧。

上篇: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群白癡    下篇:第六百一十五章 刁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