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四百七十七章 樹林里的燒烤   
  
第四百七十七章 樹林里的燒烤

第四百七十七章 樹林里的燒烤



傍晚的時候,林工所在的團隊抵達黑石山脈,仕義門達斯的命令下,目險者們用帳篷和石塊,在半山腰的一片平地

上,建起了一座簡陋的營地,夜幕下的營地燃著一團團的臀火,目險者們圍坐在臀火旁邊,吃著干糧喝著烈酒,洗

去一天的疲乏.

黑石山脈確實是一個危險無比的地方,從山腳下到半山腰最多不過兩三個時的路程,可是走來卻遇到了無數的魔

獸,而且每一頭都是至少十玉級以上,有幾頭甚至是十七級十八級的強曝存在,這殺過來,就算是丈門達斯這樣的

十七級大魔導士都有些頂不住丁,簡陋的營地才剛剛建起,他就早早的躲回帳篷去冥想去了,只不過在躲進帳篷之前,

還給林工安排了一個任務,"好冷"林7縮在一棵樹下,一邊揉著凍得通的鼻子,一邊在那啡娜壤壤的抱怨著:

這鬼地方,一到晚工就冷成這樣,還要不要人活了"

漆黑的樹林里,冷風噢噢吹過,吹得林工一張臉都白得發青了,單薄的長袍裹了又裹,還是覺得渾身工下都好象泡

在冰水里似的,從腳底一直涼到頭頂,這見了鬼的樹林就好象一座迷宮一樣,走來走去,都好象是在同一個地方打轉,

四面八方都是陰森森的樹影,時不時從樹林深處傳來陣風聲,更是聽得人不禁一陣頭皮發麻.

媽的,丈門達斯,你有種·"林工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這個時候,他本來應該坐在等火旁邊,吃

著充饑的干糧,喝著禦寒的烈酒,聽那些走南闖北的目險者們,用炫耀的語氣著一段段故事.

可借,丈門達斯一句話,就讓這一切都變成了泡影.

費雷魔法師是吧?前面那片樹林里,可能藏著一匹鷹獸,你過去,如果遇到什麼危險,就發出警報,我

們會盡陝趕過來支援你.

林工當時就想一巴些抽在他臉工

這里可是高級魔獸橫行的黑石山脈,大半夜的讓一個十級魔導士鑽進一片樹林,就算白癡都知箱想干什麼了,還什

麼發出警報,還什麼趕過來支援,支援你媽個大西瓜,老子要真是一個十級魔導士,遇到什次鷹獸估計連哼都哼不出一

聲來,還有時間給你們發出警報,還有時間等你們趕過來支援,真當老子是白癡不成?

想想那位瑪法家族的二少爺,再想想那幾個倒黴的目險者,林工就真再蠢,也知道這事怎麼回事了,毫無疑問,

這個丈門達斯多半是受了某人的指使,要在黑石山脈工讓白己吃點苦頭或者干脆是丟掉,命

還好,白己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十級魔導士,這黑石山脈的森林雖然危險,卻還不至于對白己造成太大的威脅,唯

一讓林工不爽的是,這鬼天氣實在是太冷了·

"等深巨蟒這事完了,非讓這棍蛋吃吃苦頭不可."了揉通的鼻子,又伸手拉了拉虛空法袍,讓這

件單薄的長袍把白己裹得更緊一些.

起來也是估該義門達斯倒黴,光想著給瑪法家族二少爺一個面子,卻扮受想到這會給自己惹來一十多夫的麻煩,

當然,明知道丈門達斯沒安什麼好心的林工,肯定也不會那麼老實,真去樹林里幫他偵察什次鷹獸

走進樹林還不到半個時,林工就找了一塊背風的山石躲了起來,一邊跺著腳取暖,一邊打開無盡風暴之戒,從里

面拿出早就准備好的睡袋和生火工具,在那塊背風的山石後面燃起了一團的臀火.

其實早在進入樹林之前,林工就只壞想好了,管他什麼偵察什次鷹獸,白己反正就是進去轉一圈,隨便找個地方坐

一坐,耽擱工幾個時,等出去之後就跟丈門達斯那棍蛋,樹林里面什麼也沒有安全得很.

至于是不是真的安全,林工可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反正,就算明天團隊開進樹林,真遇工了什麼厲害的魔獸,自己構有大把理由可仁討巨脫,沒辦法,誰計辛子是十

級魔導士呢,實力這麼差,發現不了魔獸的蹤跡也不奇匡是不是?

臀火生起來之後,林7坐在旁邊,喝了兩口從營地里帝來的烈酒,原本都陝要凍僵的身體總算暖和了幾分.

要是有點吃的就好了"林工的酒量本來就不怎麼好,如今又是空著肚子,幾口烈酒下去,頓時就覺得有些

火辣辣的,可借,在無盡風暴之戒里找了半天,也沒找出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唯一能跟昨扒下一點關系的,也只是某

個角落里躺著的大量烹飪調料.

起這些亨飪調料,倒是在無盡風暴之戒當中放了很長一段時間了,這跡是當初林工在無盡世界的時候,無聊時鍛煉

烹飪技能時所留下的,當初為了鍛煉烹飪技能,林工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各種食材就不用了,天工飛的地下跑的,

除了真正的龍肉扮受機會一飽口福之外,無盡世界中的動物幾乎被他吃了個遍.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調料.

這些烹飪調料可不是一般的油牡醬醋那麼簡單,烹飪技能達到大師級別之後,所使用的每一種調料都只能以奢侈來形窖

其中很多調料甚至本身就是珍貴無比的魔法材料,就拿其中一味幽藍草來吧,用于烹飪的話,不但可以去除肉類的

血腥氣,還可日」上肉質變得細膩,讓一些原本粗糙的肉類變得可口起來.

但是同時,幽藍草又是相當珍貴的魔法材料,魔法師們常常把幽藍草烘爺,研磨成細細的粉末,在施展魔法的時候

只需要撮的幽藍草粉末,就可以讓魔法師們在不消耗魔力的清況下,施展出一個十玉級的魔法.

當初,林工一口氣買下大量幽藍草,在無盡世界的魔法師當中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幾乎所有的魔法師都在暗暗猜測

是不是某個財力變態的商會,想要徹底條斷幽藍草的供應了?為了這事,一些魔法師還組站起來抗議了很長時旬,可

借,喊了差不多一個月,打倒奸商,抵制壟斷"的口號後,他們才夾然發現,這個賤人之所以一口氣買下那麼多的

幽藍草,純粹是因為他的燒烤技術扮影東到家而已"對啊,沒吃的泊什麼,白己做不就行了?起來,還真的很久沒有

白己做東西吃了"想到這里,林工從無盡風暴之戒當中抓了一把幽藍草出來,然後又念了一句咒語,放出了一個生

命偵測.

日林工現在的實力,一個生命偵測放出來,方圓百米之內,一切活著的生物都將無所遁形,原本林工以為,這麼

一片幽暗陰森的森林里,再怎麼也應該有不少的魔獸才對,誰知道這一個生命偵測放出來,卻發現方圓百米之內,竟是

連一個活著的生物者剛受有,別魔獸了,就連野兔野豬什麼的都找不到一只,,沒這麼牙嚇門口巴?"林工吸了口氣,

臉工的表清有些僵硬了.

要知道,這可是魔獸橫行的黑石山脈,這麼大一片樹林里,居然連一只魔獸都找不到,這會不會太那門了一點?

林工死活不肯信這個那,再次催動魔力,將生命偵測的范圍從一百米擴大到四日米,但是,結果依然是一樣的,

生命偵測的范圍之內,仍然沒有一絲魔獸的氣息.

我還就不信了""林工咬了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放出一個漂浮術飛到樹林上空,住森林的另一

端飛去.

而在高速飛行當中,生命偵測仍是一刻不停,一遍又一遍的掃描著下方樹林.

林工花了差不多半個時,幾乎洞橫跨了整片樹林,才終于是在接近樹林邊緣的地方,發現了一絲屬于魔獸的生命氣

息,那是一只十級的血牙野豬,黑石山脈上最廢柴的魔獸之一,這雪牙野豬本身等級就不怎麼高,還沒有繼承任何天賦

魔法,唯一值得稱道的,可能也只是它那身蠻力了.

不過這一身蠻力遇到魔法師一特別是一個餓了眼的魔法師,下場可就有些悲滲了

也活該這血牙野豬倒黴,林工從天空中俯沖下來的時候,這血牙野豬剛剛從洞穴里出來,才剛一抬頭,就看見一道

黑影從天空種飛陝落下,跟著,就只覺得一股冰寒徹骨的寒意迎面襲來

林工腳都還沒來得及沾地,一個死亡霜凍就已經放出去了,刹時之聞,就只見一片白蒙蒙的零氣彌漫開來,那可冷

的血牙野豬連哼者剛受來得及哼上一聲,就已經被那無邊的凍氣凍成了一塊冰雕,跟著林工又是一緊手中的蒼育法校,那一

片白蒙蒙的零氣當中,頓時又是一片烈焰"轟"的一聲升騰而起而幾乎是與此同時,操縱著漂浮術的林工已經"口皇

的一聲貼著地面掠過,當他以晾人的速度從零氣與烈焰當中沖出時,手工已經多了一頭被脫了毛的血牙野豬.

這一冰一火兩個魔法,就算是安度因看了,只泊都會露出欣慰的笑窖,這家伙現在對魔法的掌握,確實已經到了一

種近乎完美的境界了,一個死亡霜凍凍住血牙野豬,跟著一個無盡烈焰化去堅冰,這兩個十六級魔法的威力,竟是被

他控制得分毫不差,無盡烈焰的溫度剛好可以北開死亡霜凍的堅冰,並脫去血牙野豬身工那長長的鬃毛,除此之外,

竟是連燒傷者剛受有留下一點,此時提在手上的血牙野豬,除了心髒不再跳動血液不丹梳濤之外,竟是與活著的時候一般

無二,一直到很久之後,那血牙野豬的身工都還帝著一縷余溫二憑著大師級的烹飪技術,林工只花了不到十分鍾,就把

這只血牙野豬給處理好了,幾根木頭一堆石塊,就構成了一個簡陋的燒烤架,肚子里塞滿幽藍草的血牙野豬被一根削尖

的木棒穿著,架在臀火工烤得"滋滋滋"的直住外目油.

幽藍草的芬芳滲入野豬肉里,與濃濃的肉香棍在一起,棍合著一股讓人垂涎欲滴的香味,林一油軒軒的轉動著手中

的木棒,讓籍火把野豬肉烤得更加均勻一些,一邊從口袋里摸出一把銀質刀,在後腿處割下片野豬肉.

不錯,沒想到隔了這麼久,白己的手藝居然一點也沒擱下,這一道幽監早野豬燒烤,居然不比仁峭百做的差

工多少,如果非要有什麼缺點的話,恐泊也只能是佐料太少,無法夾出野豬肉的美味.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無盡風暴之戒一向只放貴重物品,象油牡醬醋這些普通佐料,白然是不可能放進去的,如

今又是荒郊野外的,差點也就差點吧,等改天又機會再重新弄一頭野豬來烤好了,反正白己無盡風暴之戒里幽藍草大把,

烤工幾十頭野豬估計都夠了.

可是,就在林工有些遺憾的時候,樹林中卻夾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

這一聲響動落入耳中,林工臉上的表清頓時就僵住了,要知道,白己剛才放出的生命偵測,可是到現在沒有撤去

的,方圓百米之內,任何風吹草動都不可能目兩過白己的耳目,這種清況之下,居然還有東西能俏無聲息的接近白己.

這只有兩種可能,

要嘛這是一個善于潛蹤匿跡的高階盜賊,可雌著嫻熟的技巧,生生避開生命偵測的監視,哭琳就是一個比自己強大

很多的存在,強大到可以在不知不覺之旬,屏蔽生命偵測的監視,,最可泊的是,林工分明感覺到,一股龐大

的壓力,正從樹林當中散發出來,那是一種凶威滔天的氣息,偏又顯得無比威嚴,讓人一見之下,就忍不住心捧陝意

想要向對付臣服,林工知道,這種凶曝的氣息只屬十魔獸,只不過樹林里傳來的,又和林工所見過的任倒魔獸都不相司

凶曝之外,還有著無盡的威嚴,就算是深巨蟒和沙羅曼蛇的氣息,者剛受有給林工帝來如此龐大的壓力,如果非

要找出一個與之相當的存在來的話,恐泊也只能是無盡世界當中那條冤死的毀滅之龍阿紮達斯了,這無數念頭在腦侮

當中閃過,起來可能有些複雜,但在當時也只不過是爵間而已,幾乎是那聲音響起的同時,林工就已經下意識的抓起

了蒼育法杖,跟著就只見法權狽端的龍眼寶石光芒一閃,一顆巨大的火球拖著長長的尾焰,在空氣當中發出"轟,

的一聲呼嘯

這是林工一早就保存在龍眼寶石當中的炎爆術,專門用來應付眼前這種夾發狀況,魔法師畢竟沒有戰士那種強橫的身體

力量,在應付這種夾發狀況的時候,必須要依靠魔法裝備當中保存的爵發高級魔法.

就聽見"轟隆"一聲巨響,炎爆術猛的一下在樹林當中炸開,刹時之間,那一片樹林就變成了火侮,一片耀眼

的火光沖天而起,將派黑的夜空映得彤彤的一片.

一個炎爆術轟出之後,林工更是半點也不敢停留,跟著就是一個漂浮術放出,整個人"噢,,的一下升到半空

同時一顆巫師之眼丟了出去,在漫天火光的掩護下,俏無聲息的就飄入了樹林當中.

通過這一顆巫師之眼,林工可日才民楚的看到,樹林里一片烈焰熊熊火光沖天的景象,而在這一片大火當中,一個

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卻仿佛閑庭信步一般的走了過來,"不是魔獸?"林工一雙眼睛頓時看得直了,他怎麼

也沒有想到,散發出這種凶曝氣息的,竟然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人類,而不是自己想象當中的魔獸

這一下可就有些簷糕了林工摸了摸鼻子,神色間有些尷尬.

原本以為,這是一頭強大無比的魔獸,對付魔獸當然沒什麼道理可講,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管他是什麼妖

魔鬼匡,用炎爆術先轟了再,可是林工萬萬扮受有想到,從樹林里走出來的竟然是一個人類,這一下可就有些複雜了,

人家不定只是路過,並扮受有什麼惡意,可白己卻一個炎爆術轟出去,只泊沒惡意也變成有惡意了

然後,林工就看見那個身影伸出手來,在虛空當中輕輕一招,巫師之眼就如同一片柳絮一般,輕飄飄的落到了對方

手掌當中.

跟著,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巫師之眼消失的同時,林工一顆心也不由沉了下去.

如果,剛才還對共方的實力有幾分壞疑的話,那麼現在,的知道,對方的實力,絕對是遠

在白己夕下,巫師之眼雖然名字里帝了個眼字,但卻並非真正的眼睛,而是由魔法師的酬絲精神力與魔力結合之後,

變幻出來的一種感官延伸,通過這一絲精神力,魔法師可仁幼青晰無誤的把握住周遭的一切,想要消滅這一顆巫師之眼,

就必須要有捕捉這一絲精神力的能力.

精神力本身就是虛尤縹緲無影無形的存在,特別是象林工這種天賦異票的人物,精神力更是已經鍛煉到了隨心所欲的地

步,只要他願意,就算是有人布下天羅地網,都于件陽十那一絲精神力逃遁.

可是剛才,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卻只是用手在虛空當中輕輕一招,那一絲精神力就好象旋渦中心的一片落葉

一樣,毫無抵抗能力的就落入了對方的掌握之中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

林工來到安瑞爾世界之後,也算是見過無數強者了,甚至就連傳當中的傳奇人物,也親眼見過不少,可是林工白

信,就算是這些傳奇人物,也不可能象這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一樣,只是舉手投足之旬,就,捕捉住白己釋放出去

的一絲精神力.

也許,阿彼菲斯可助,不過,這世界工又有幾個阿彼菲斯?

就在林工目瞪口呆的時候,那個身影只壞嚕嚕的從樹林當中走了出來,黑色的長袍,熊熊的烈焰,那種仿佛閑庭信

步一般的輕松,簡麻,這人從烈焰當中走來,渾身工下,竟是沒有一絲一毫燒傷的痕跡.

魔法師,是你在攻擊我?"從樹林中走出來的,是一名看起來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健壯的身材,黝黑的

皮膚,一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顯得甚為威嚴,當他開口話的時候,聲音雖然並不如嚇叩向殼,但是聽在林工耳中,卻

是每一個字都如同一個炸雷一般帝著莫大的威力,要不是林工精神力無比強大,只泊就是這一句話,就足以讓林工從天

空十當六中開跌更新快落下來.

中年人從樹林中走出的那一刻,林工就知道白己的感覺扮受錯,這個中年人身工散發出來的,正是一種凶曝無比,

仿佛供荒魔獸一般的狂暴氣息,只不過比起只知殺戮毀滅的魔獸來,這個中年人的氣息當中,還多出了幾分深沉的威嚴,

光是站在那里,就讓林工感覺到了一股猶如實質一般的壓力.

這個"林工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拼命抵抗看源源不斷襲來的壓力,原本異常敏銳的思維,在這個時候竟仿佛是被

凍結了一樣,林工很想要找個借口出來解釋一下,可是想來想去,都只覺得腦子里空蕩蕩的,什次構想不起來.

魔法師,你知不知道,攻擊我會有什麼後果?"中年人的聲音依舊平靜,那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工,

也沒有界露出絲毫怒氣,如果換個不楚狀況的人來,只泊還會以為這兩人是在閑談天氣.

但是身處威壓之下的林工,卻是是是的知道,這個中年人給他帝來的壓力究竟是多麼恐沛,那是一種仿佛泰山壓

頂一般的感覺,刻算是以白己十八級大魔導士的實力,都不得不拼命催動著精神力,才能卿強壓抑住心靈深處的恐嗅,

林工知道,白己只要稍一松解,就必定會在這種龐大的壓力下崩護貴二中年人靜靜的望著林工,臉上甚至還帝著幾分笑意

不過那龐大無比的壓力,依舊是源源不斷的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而且正變得越來越強,就連那熊熊燃燒的臀火,也

仿佛被風吹過一般,朵朵火苗跳動,在寂靜無聲的樹林當中,發出聲聲"啪啪"的聲響.

一時之間,樹林里靜得有些嚇人,除了不時跳動的火苗之外,刻,只有林工的汗水滴在落葉工,發出"達達"

的生響,為了抵抗那種可泊的壓力,林工的精神力已經被催動到了板限,一張臉龐早已變得煞白,豆大的冷汗不停的

住下滴落,林工知道,再這麼下去,白己只泊是撐不了多久了,現在的白己,就好象是一根繃緊的弓弦,哭琳就是

葫拉越緊,最後落得個弓毀弦斷的下場,哭琳就是趁著精神力和魔力都只壞催動到顛峰狀態的時候,將那一箭狠狠的射出

去,林工狠狠的咬了咬牙,將本來就只壞催動到了板限的精神力,徹底推向了超負荷運轉的狀態,刹時之旬,一股強

橫無比的魔法彼動,就在這樹林當中彌漫開來,這一股魔法彼動,就如同侮潮一般,一浪高過一浪,不斷的沖擊著

周遭的一切,在那一爵旬里,就連那個神秘無比的中年人,臉上的表清都是不由一僵.

精神力徹底達到板限之後,林工可仁場民晰的感覺到,從白己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彼動,竟是隱隱形成了無數的旋渦

看似平淡無奇,但只要白己一個念頭,這些旋渦就會爆發出巨大的力量.

這個時候,若是安度因奧德文這樣的資深魔法師看了,只泊當場就要將下巴嚇得落在地上,魔法彼動白成旋渦,這

是傳奇境界才有的征兆,一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竟是硬生生的靠著精神力提升,就將白己的魔法彼動推向了傳奇境界

這麼可附的事,到底要什麼樣的變態才干得出來?可借,現在的林工根本沒時間去推緩這些,趁著精神力徹底釋放出來,中年人臉色一僵,那股威壓終于出現一絲漏

洞的機會,林工工刻就撤去了漂浮術,整個人從天空中緩緩的落了下來.

林工第一次覺得,腳踏實地的感覺,竟光如此的美妙"首先,我為我的鹵莽道歉"在林工雙腳踏工大地的爵間

那股無所不在的壓力,也仿佛在夾然之旬失去了蹤影,林工知道,對方的第一次試探已經結束了,至少在短時旬之

內,應該是不會再為難白己.

既然知道對方不會為難白己,林工也就樂得大方一回,從天空中落下之後,大大方方的就坐在了等火旁邊,一邊轉

動著燒烤架上的幽藍草烤野豬,一邊滿臉笑窖的道:"不過我有一個問題

什麼(電腦閱題?"

如果換了是您,大半夜的在荒郊野外,夾然聽見背後有聲音,您會怎麼做?"

我會匠那個發出聲音的家伙,一輩子也別想再發出任何聲音.

呵呵"林工干巴巴的笑了兩聲,心頭卻是對這話暗暗贊同,大慨也只有這樣的人物,才能夠出這麼囂張

的話來,而且還囂張得一點不讓人反感,就好象這種囂張對他來,本身就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六魔法師,你很有意思二"中年人盯著林工看了半天之後,方方正正的國字臉工,夾然露出了幾分笑窖:"來

認識一下,我叫圖坦卡蒙.

我叫費雷."林工笑著伸出手來,與圖坦卡蒙握了一下,心頭卻是長長的叮出口氣,因為他知道,中年人

這一次露出的笑窖,與先前是截然不同的先前的笑窖中帝著幾分試探幾分戲弄,但是這一次的笑窖,卻是真真不不的代表

了友善,看來,白己先前強行催動精神力後界露出來的實力,已經獲得了對方的認同二"不請我嘗嘗這個?"簡短

的白我介紹之後,圖坦卡蒙又指了指燒烤架上的幽監早烤野豬,那方方正正的國字臉上,居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絲尷價

不目兩你,我刻是被這香味引來的

一時之間林工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在與圖坦卡蒙對峙的那一爵旬里,林工無數次的猜測過他的來意

甚至想過,這會不會是丈門達斯請來的幫手,可是林工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圖坦卞蒙之舫以會出現在這里,竟是

因為白己心血來潮之下弄出來的幽藍草烤野豬

早知道這樣,白己就是餓死,也不會去烤什麼野豬啊早知道這樣,白己就是餓死,也不會去烤什麼野豬啊

不過現在後晦也于事無補,反正這頭野豬這麼大,白己一個人也吃不了那麼多,倒不如請圖坦卡蒙吃一頓,就,

當是送個順水人清好了二"呵呵,怎麼會,林工笑了笑,從口袋里摸出一把銀質刀,切下一條烤得外焦里嫩的

後腿,用銀質刀在上面打了幾個十字刀花,然後又出一瓶隨身攜帝的食鹽,輕輕的在上團撤卜一層,隨著一顆顆食鹽

浸入肉中,一股濃郁的肉香頓時在樹林間彌漫開來.

請.

那我可刻不客氣了"圖坦卡蒙接過整條後腿,也不跟林工客氣,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不住

贊歎"魔法師,真沒想到,你的手藝居然這麼好,做出來的食物這麼好吃,我從供荒年代之後,還從來沒吃過

這麼好吃的食物"

呵呵,笑了




上篇:第四百七十六章 艾門達斯    下篇:第四百七十八章 死亡之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