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三百六十五章 深紅巨蟒   
  
第三百六十五章 深紅巨蟒

第四百六十五章 深巨蟒



日子一晃又過了十幾天昏之塔依然是半死不活,偶爾有那麼一兩個魔法師來進行等級認證,也大多不過是五級離譜的是,前幾天還來了個三十多歲的魔法學徒,弄得林立簡直哭笑不得,當時他真的很想問問,三十多歲了還沒成為魔法師,到底是什麼力量在支撐著他繼續學習魔法……

對于林立來,唯一的好消息是阿波菲斯這老家伙終于走了,那天把圖紙跟指環交給林立之後,這老家伙也拿走了一塊熔岩精金礦石,不過他確實話算話,真的只要了拳頭大的一塊,而且在離開之前,他還幫了林立一個忙,用一個永凍風暴徹底凍住了熔岩精金礦石.

老實,對于這事,林立是挺感激的……

熔岩精金礦石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能暴露在空氣當中,不然最多三五天,火系魔法元素就會釋放光,到了那個時候,價值連城的熔岩精金礦石,也只不過是破石頭一塊,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它凍結起來.

不過冰封千里雖然威力驚人,卻始終只是十**魔法,以林立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凍住一天,時間一到,就必須再施展一次冰封千里,雖然林立從來不用為魔力擔心,可是這麼每天一次也確實煩人,況且,以後萬一有什麼事要出門,三五天回不來怎麼辦?難道還真要去**兩個大魔導士輪流施展冰封千里?

有了永凍風暴就不一樣了,堂堂二十四級魔法,除了阿波菲斯這老頭之外,整個安瑞爾世界只怕還真沒多少人能用得出來,這意味著無比複雜的元素結構,以及極其變態的魔力消耗,當然,隨之而來的是近乎永遠的凍結效果,除非是有人強行用暴力進行破壞,否則永遠也不用擔心凍結效果會消失.

其實林立知道,老頭對自己真是不錯,堂堂聖域法師,在**昏之塔一住就是大半個月,為的是什麼?還不是為了指導自己,雖然老頭指導的方式有些古怪,不過這半個月來,自己在魔法上的提升可不是一點半點,三天之前,自己就已經穩穩的突破了十八級,這中間除了受到烏伊法魯西的靈魂契約影響之外,更多的,其實還是這位老人的功勞……

沒有人能比林立更加清楚,這大半個月里,自己的收獲到底有多大,雖然每一天自己都被揍得鼻青臉腫,但是每一次挨揍,自己都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對魔法的理解又深刻了很多,這種提升甚至就連林立都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是每天都在挨揍,可是揍著揍著,就揍上十八級了……

當然,對于林立來重要的,其實還是會長就任儀式那天,在圖書館里的那一番談話,那是一段只有阿波菲斯和林立才知道內容的談話,只怕誰也不會想到,整整一個上午,阿波菲斯都在講故事……

講他如何從一個魔法學徒變成一個聖域法師的故事.

這個跨越了一千三百多年的故事很長很長,其中一些內容甚至已經變成了真正的傳,在那場神話一般的戰爭渲染下,蒙上了一層莫名的光輝,吟游詩人將這些內容編成歌謠,在安瑞爾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傳唱.

但是在阿波菲斯口中,這些內容又變成了另一個樣子,老人的口才並不如何出眾,講這些內容的時候緒也相當平靜,就好像從他口中出來的,並不是那場改變安瑞爾世界命運的戰爭,而是昨天晚上賭錢贏了幾個銅板一樣.

林立就這樣聽了整整一個上午,聽這位生活在神話當中的老人,用那種是不是罵上幾句髒話的方式,完完整整的講完了整個故事vN整理

除了那場戰爭之外,阿波菲斯講得更多的,是一些除了他自己之外,再無任何人知道的東西,比如當他接觸魔法的時候,他是如何完成第一次冥想,又是如何施展出第一個魔法,又比如當他成為大魔導士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成為傳奇法師的時候,又是什麼感覺……

這一切從阿波菲斯口中娓娓道來,沒經過任何加工也沒有任何遮掩,完全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講出了自己當時最真切的感受.

以林立的鎮定,在聽著這個故事的時候,都激動得呼吸都有些急促,因為他知道,這是一筆真正的財富,一筆價值無可估量的財富.

會長就任儀式那天,林立收到了無數的禮物,有夢境水晶雕琢而成的藥劑瓶,有尚未孵化的火羽龍鷹卵,有滿滿一盒子的星光草,還有可以召喚出惡魔君主的油燈,但是對于林立來,阿波菲斯的故事,才是那天收到的最珍貴的禮物……

這是一位聖域法師一生的經驗,任何一個魔法師得到這些經驗,都可以讓他在魔法道路上少走無數彎路,特別是對于林立這種天賦變態的家伙來,這些經驗甚至足以讓他順順利利的踏入聖域!

盡管嘴上不肯承認,但是在林立心里,對阿波菲斯還是很感激的……

阿波菲斯走了之後,林立的日子又開始變得無聊起來,每天除了配制幾瓶秘儀藥劑之外,就是陪葛瑞安聊聊天什麼的,這種況一直持續了大半個月,一直到這天下午……

這天下午,林立正在跟埃蘭話.

會長就任儀式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了,而在這一個月里,埃蘭一直愁眉不展,因為他發現,費雷會長給自己的那塊水晶,就好像一個可怕的無底洞一樣,不管自己怎麼輸入魔力,那塊水晶都沒有被填滿的跡象.

一天兩天可能還沒什麼,可是整整一個多月下來,埃蘭終于有些受不了了.

這天下午,他拿著那塊水晶去找林立,想向這位年輕會長請教一下,這塊水晶到底是怎麼回事,當然,埃蘭更想要請教的,還是怎麼才能改正自己對魔力太過吝嗇的壞習慣.

"干得不錯,埃蘭魔導士,這塊水晶已經快填滿了,繼續努力吧."

"哦……"埃蘭點了點頭,想要繼續請教自己的壞習慣,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在**昏之塔一個多月,埃蘭真是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這位年輕的會長了始的時候,埃蘭甚至以為這是最高議會開的玩笑,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魔法師,怎麼可能擔任公會會長一職?

可是漸漸的,埃蘭就覺得有些不對了,站在這位年輕會長的面前,自己竟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就好像他永遠被一片迷霧籠罩著,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都看不出他究竟是什麼實力,只能隱隱感覺到,這位年輕會長很強很強……

埃蘭知道,只有那種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的魔法師,才會讓自己有這樣的感覺,自己如今已經是十四級魔導士,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的,豈不是十五級,乃至十**的大魔導士?一想到這個,埃蘭就不禁有些頭皮發麻,二十來歲的大魔導士,難怪年紀輕輕就能坐上公會會長的位置.

特別是最近這幾天,埃蘭更是明顯感覺到,這位年輕會長的實力,又有了一種爆發**的提升,如果以前自己站在他面前,還只是像隔著一層迷霧的話,那麼現在他給自己的感覺,簡直就好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一樣.

對于這位年輕會長,就連加文都曾經過──深不可測!

"其實對魔力運用太過精確,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壞習慣,只不過有些家子氣而已,魔力其實就和金錢一樣,窮的時候當然應該節約一些,可是當你有一百萬金幣的時候,還是這麼節約,你就很可能永遠也無法把這一百萬金幣變成一千萬了……"林立的話才剛剛到一半,卻突然聽見一聲嘶吼從遠處傳來,跟著,就是一股異樣的魔法波動彌漫而起,這股魔法波動幟熱而又凶狠,就算是隔得遠遠的,林立都可以從中嗅出一絲狂暴的氣息.

"糟糕!"魔法波動傳來的方向,正是遠處的烏云鎮,林立心頭頓時就是一緊,趕忙念了一句咒語,跟著就只見公會大廳中間的水晶球亮了起來,在水晶球上,一道色的身影正飛速掠過,修長的身軀,長長的羽翼,在烏云鎮的上空帶過一道色的流光……

這一道色流光,頓時就讓林立變了臉色,毫無疑問,這絕對是一頭成年的深巨蟒,傳中的十八級魔獸,一旦讓它在烏云鎮落下,只怕片刻之間,整個烏云鎮就會變成一片火海,這可不是林立想要看到的昏之塔既然建在烏云鎮,就有保護烏云鎮的責任,這是法蘭王國二十五家魔法公會共同遵守的規則.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還留在烏云鎮里,現在也只能希望,他們可以阻擋一下深巨蟒毀滅的火焰了.

"埃蘭,叫上加文,我們得去烏云鎮看看!"匆匆忙忙的交代了一句,不等埃蘭開口詢問,林立已是一把抓起蒼穹法杖,又急又快的念出了漂浮術的咒語,整個人像一道利箭一般向烏云鎮方向飛去.

問:訪問:




上篇:第三百六十四章 裂天者    下篇:第四百六十六章 還是變異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