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三百三十九章 會長就任儀式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會長就任儀式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會長就任儀式



以林立現在的魔法造詣.別教兩個剛入門的學徒了,"就開兒給魔導士當老師,恐怕都綽綽有余了.林立可是掌握了十幾條核心魔法規則的人.對魔法的理解,遠在一般大魔導士之上,在這方面,就算是安度因奧德文那種,成名上百年的傳奇強者.估計也不會比他強上多少.

當天晚上,城主大人就帶著一對子女來了,林立也不浪費時間.

跟城主大人家暄了幾句之後.就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本筆記,這本筆記,正是林立剛到安瑞爾世界的時候.在落日山脈上跟安度因學習魔法時所留下的,筆記上面抄錄了幾個低級的魔法咒語,以及林立自己琢磨出來的各種技巧和竅門.

當然,這些技巧和竅門其實並不如何深奧,畢竟當時的林立雖然天賦驚人,但在魔法上卻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菜鳥,剛到加洛斯的時候,他甚至還連許多常識都一知半解.那個時候琢磨出來的巧合和竅門.自然也只能以"粗糙"二字來形容.

不過對于城主大人的這一對兒女來,這種粗糙的技巧和竅門已經足夠了,畢竟他們只是剛剛入門的學徒,連進入冥想狀態都還有些勉強.他們需要的並不是深奧的麾法知識.而是對魔法的興趣和熱,只有興趣和熱.才能讓他們在枯燥乏味的魔法學習中堅持下去.

其實林立本來可以不用這麼費心的.兩個剛入門的魔法學徒,隨便教他們一點基礎知識,就可以讓他們學上幾個月的了,反正大家都沒把這當成一回事,就算是城主大人自己.也只不過是想利用這層關系攀上瓦里安.

不過林立不想這麼做"

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還城主大人一個人,今天晚上這事不管怎麼,自己都是靠了城主大人的幫忙.才能從那位神聖騎士手下脫身,要是沒有城主大人掩護,搞不好宴會一結束雙方就會立刻沖突,一個神聖騎士,外加四個主教,林立並沒有必勝的把握,而且,也不想因為這事把光明神殿惹翻,這里是輕風平原,離神聖國度萊丁不過咫尺之遙.在這里得罪光明神殿並不明智.

至于另外一個原因就有些複雜了.也許是因為林立不屬于敷衍了事.也許是因為林立不忍心看著他們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城主大人的這一對兒女,魔法天賦都相當不錯,特別是那個叫辛多雷的家伙.更是可以用優秀來形容,曾經經曆過這一切的林立,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加清楚,基礎知識永遠是最枯燥最乏味的.剛剛成為魔法學徒的年輕人.

十個有九個都是在這上面放棄的,與其現在就教他們基礎知識,倒不如教他們一些有趣的技巧和竅門,再加上那幾條低級魔法咒語,很容易就能讓他們迷上這門神秘的藝術.

唯一讓林立有些不爽的是,這個辛多雷的態度實在是相當惡劣,自從進門就一直在鬧別扭,不管阿拉索如何暗示都不肯跟林立一句話.唯A一次露出笑容,還是在翻看那本筆記的時候,不過不爽歸不爽.林立也不怎麼往心里去,孩子鬧鬧別扭.難道還真跟他一般見識不成?

之後,林立又教了他們一些簡單的東西.比如怎麼提高冥想效率,怎麼避免施法時的魔力反噬,等到林立打住話頭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深夜時分了,阿拉索看看天色已晚,也不好意思繼續打擾,又再三向林立道謝,然後帶著一對兒女上了馬車…"辛多雷,你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一上馬車.城主大人的臉就沉了下來.

"我不喜歡那個家伙"見城主大人臉色不好,辛多雷也有些害怕.只是一邊低著頭,一邊還是忍不住聲了一句.

"胡鬧!"城主大人的聲音徒的升高,因為太過生氣的緣故.一只手已是隱隱有些發抖:"這幾年你天天喊著要我幫你找個魔法老師,現在我幫你找到了,你居然你不喜歡.你是不是想氣死我?"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喜歡那個家伙"辛多雷低低的埋著頭.不敢去看父親的臉色.

"我告訴你,我不管你喜不喜歡,費雷魔法師是我親自請來的.以後你對他必須保持足夠的尊重!"

"父親,您根本不知道那個家伙到底有多討厭,又粗魯又沒禮貌.

回來的時候,他居然敢把姐姐當傭人使喚…"

"你給我冉嘴!"

眼看城主大人就要發火,旁邊的伊凡趕忙將弟弟護住:"父親.您別生氣,弟弟年紀不懂事.您多給他一些時間,讓他多跟費雷魔法師接觸幾次,他會明白的.

"這個兔崽子,我遲早會被他給氣死"阿拉索喘了兩口粗氣.也漸漸冷靜下來,自己這個兒子,確實不怎麼懂事,一天到晚只知道給自己惹些麻煩,就好象這一次.居然一個人溜出城主府,結果被夏亞盜賊團的人給抓住.幸虧費雷魔法師把他們救了回來,不然還真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亂子.

"對了,伊凡,你回來之後我一直沒來得及問你,你對這個費雷魔法師,到底知道多少?"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城主大人愣了一下,神色間帶著幾分疑惑:"塞納他們不是你雇來的嗎?你怎麼會什麼都不知"不是的.父親,這個費雷魔法師.並不是傭兵團的人."

"你什麼!"城主大人先是一驚,跟著又沉聲道:"伊凡.你把事原原本本的一次,記住.不要漏過任何一個細節."

"是這樣的,父親,那天晚上我們在巨龍山脈遇到了一頭怪物,"什麼樣子的怪物?"

"一頭很可怕的怪物.站起來有山那麼高,渾身上下都是白毛.

對了對了,它還會用魔法把一切都凍起來"見鬼,那是冰嚎"城主大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可不是伊凡那種無知少女,一聽這幾項特征.就已經猜到那頭怪物,正是傳中的魔獸冰嚎,這一下可真是把城主大人嚇竹聯經.雖然早知道伊凡救人不會順利.卻沒想到會危險成兒,那可是冰嚎,傳中的遠古魔獸後裔.身體里流著蠻荒血脈的恐怖怪獸.

"是的,塞納團長好象也過,那個怪物叫冰嚎,原本塞納團長他們是打不過冰嚎的,不過幸好遇到了費雷魔法師他們"

"等等,伊知"城主大人吞了口口水.聲音顯得有些沙啞:

"你的意思是,費雷魔法師殺死了冰嚎?"

阿拉索真的被嚇到了,冰嚎的力量有多麼恐怖.他比很多人都清楚.幾年前阿拉索帶著一支軍隊深入巨龍山脈,想要剿滅盤踮在那里的夏亞盜賊團,最終卻被一群突然出現的魔獸擋住了腳步,這一群魔獸當中就正有一頭冰嚎,當時的冰嚎給阿拉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強橫無比的身體力量,以及無所不在的冰系魔法.簡直就是一個噩夢,阿拉索知道.那個費雷魔法師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阿拉索絕對無法相信,他會強到可以殺死冰嚎的地步.

"不是……"伊凡輕輕搖了搖頭.

"我就嘛.這怎麼可能,"

正當阿拉索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姑娘卻又出一句話來:"殺死冰嚎的.是費雷魔法師的隨從……"

咒"城主大人差點當場瘋掉,,"如果這話不是從伊凡口中出來,阿拉索真是打死也不會相信,僅僅是一個隨從就可以殺死冰嚎.那這個費雷魔法師本身又該是什麼樣的實力?好吧好吧,退一萬步來,就算這個費雷魔法師本身實力不怎麼樣,可是能夠擁有如此厲害的隨從,他身後的背景豈不是更加可怕?阿拉索真的不敢去想,到底要什麼樣的人,才能夠擁有這麼厲害的隨從毗可惜,阿拉索萬萬沒有想到,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伊凡接下來的講述,更是差點讓阿拉索徹底崩潰.

亡靈廢墟中的萬千亡靈,盤踞在高塔中的巫妖,以及飛翔的骸骨巨龍.一個個恐怖的存在,對于阿拉索來簡直就好象是神話一樣.從傭兵團駐地到城主府差不多半個時路程,在這半個時當中,阿拉索的嘴巴就沒有合起來過,驚駭的表就好象在臉上凝固了一樣,一直保持到馬車駛進城主府內.

"這…這怎麼可能?"回到城主府之後阿拉索一夜未睡.整個晚上都在重複著同一句話,一直到差不多清晨的時候,阿拉索才披上外套從臥室出來.

城主府的花園很大,里面種滿了各種花草,每到清晨的時候.總是散發出令人心曠神怡的氣息,不過有些奇怪,今天的阿拉索並未象往常一樣.在經過花園時停下來休息片刻,阿拉索腳步匆忙,從臥室出來之後,急急忙忙的就穿過了花園,來到了一間爬滿常青藤的木屋前,這木屋看上去有些簡陋,就是幾塊簡單的木板搭建而成,但在這花園當中,卻充滿了一種和諧的美感.就好象與花園融為了一體一樣.

阿拉索站在木屋前.輕輕的在房門上敲了兩下.

"貝坦尼大師,請問我可以進來嗎?"阿拉索的聲音異常恭敬,還好花園里空無一人,不然被外人聽見只怕當場就要嚇落一地的下巴,""阿拉索,我記得我告訴過你的,如果沒什麼重要的事,最好不要來打擾我……"

"不不不,貝坦尼大師.我這一次來,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告訴您."

"那麼進來再心,"

而這個時候,林立卻已經在收拾行李了.

羅蘭城這邊的事已經告一個段落.那一百萬金幣的糧食也已經在昨天晚上敲定,塞納這家伙辦事確實挺快.昨天晚上的宴會都還沒結束.他就已經跟城主大人好這事了,最遲一周之後,那一百萬金幣的糧食就會運到多蘭德.

既然糧食的問題得到解決,再呆在羅蘭城也沒什麼必要,何況林立可沒忘記,還有四個來自光明神殿的家伙正惦記著自己呢.再呆下去,不定哪天就被他們找個機會堵上.到時候免不了又是一場麻煩.

這種是非之地,還是早走早好.

簡簡單單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又叫上了諾菲勒,烏伊法魯西,以及傑森等人,跟塞納了一聲之後,就鑽進了回多蘭德的馬車.

烏云鎮外一座高塔直入云端.遠遠望去神秘而又莊嚴,林立剛從馬車上下來就遇到了赫爾紮,十幾天不見老人明顯清瘦了一些,這倒也難怪.林立這一走,幾乎所有的事都被推到了老人身上,又要處理各種雜務.又要監督高塔的建設,一連十幾天下來,沒累趴下就算不錯了.

"費雷,你可算是回來了"老人一見林立,就一臉焦急的迎了去"怎麼了,赫爾紮先生,是不是烏云鎮這邊出了什麼事了?"

"不是不是,走走走,我一邊走一邊跟你"老人拉著林立就往烏云鎮里走去:"五天之後,就是你的會長就任儀式,到時候會邀請很多大人物,請貼我都已經弄好了.現在你跟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這麼快?"林立畢了一跳.

"沒辦法,這是最高議會的決定."

赫爾紮將林立帶回住處,很快拿出一堆厚厚的請貼:"你先看一下這些請貼,如果沒什麼遺漏的話.我明天就會讓人送出去,另外會長就任儀式上的一些細節.還需要由你來親自確定."

"我赫爾紮先生,這一次最高議會怎麼這麼急?"林立一點翻看著手中的請貼,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赫爾紮聊著.

"我也是剛剛接到的命令.至于為什麼會這麼決定,可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也許你應該去問你的導師安度因,他現在可是最有機會成為審判者的人之一.這方面的消息肯定要比我靈通得多…"

手機問:訪問:




上篇:第三百三十八章 警告    下篇:第三百四十章 賓客名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