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第三百三十一章 時光寄賣行   
  
第三百三十一章 時光寄賣行

第三百三十一章 時光寄賣行



等在羅蘭城外,甚至就連周邊的許多人類國,以及精靈矮人兩大種族,都會暗中派人進行接洽.

隨著這一車車的糧食被運出去,龐大的金錢和資源也如同流水一般源源不斷的流進豐饒之稱,從黑暗年代之後就一直如此,這一千三百多年下來,豐饒之城究竟積累了多少財富,只怕誰也不清楚.

阿拉索二十四歲的時候繼承城主之位,到今天已是二十多年過去了.在這過去的二十多年里,阿拉索憑著自己精明的頭腦,將整個豐饒之城打理得井井有條,這在許多人看來都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當初阿拉索繼承城主之位的時候,整個豐饒之城正處于混亂之中,上任城主老阿拉索剛剛去世,一群手下個個忙著爭權奪利,弄得豐饒之城就好像一盤散沙一樣,同時周邊的各大勢力又大多對這片肥沃的土地虎視眈眈.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在等著看阿拉素的笑話,周邊的幾位城主甚至用這件事打了個賭,賭的是阿拉索在這個位子上到底能不能撐過一個月,當時恐怕誰也沒有想到,阿拉索不但撐過了這一個月,而且還撐得特別的漂亮,坐上城主之位後,阿拉索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打開城門,迎來了一支強大的精靈軍隊,這支精靈軍隊只用了十天的時間,就掃平了羅蘭城的叛亂,並在之後的二十多年中,始終威懾著蠢蠢欲動的周邊勢力.

沒有人知道這支精靈軍隊是從哪里來的,也沒有人知道阿拉索為什麼可以控制他們,總之,阿拉索就是憑著這支精靈軍隊,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況下,坐穩了羅蘭城城主的位子,並在之後的二十多年里,牢牢的將豐饒之城控制在自己手中.

這些故事,都是林立在路上的時候,從塞納的口中聽來的……

十幾輛馬車浩浩蕩蕩的進了羅蘭城,直奔傭兵團的駐地而去,一直到這個時候林立才知道,塞納手上這支傭兵團其實才建立起來兩周,甚至連一個像樣的名字都沒有,至于駐地就更不用了,在羅蘭城的西北角上搞了幾間房子,正中最寬敞的那間就成了會議室和接待室,旁邊的兩間則分發給團員休息,當然,擁擠是肯定的.一般來四五個團員能分到一間就算不錯了,就連身為團長的塞納,都不得不跟人擠在一間房里.

不過塞納很有信心,他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擺脫這種窮迫的困境了……

因為就在剛才進門的時候,塞納親耳聽見那個年輕魔法師跟自己過:"塞納,你下午如果有空的話,就找個時間,把這兩姐弟送回城主府,記住,是以你傭兵團的名義,至于提什麼要求,這個你自己拿主意就可以了,但是別忘了幫我弄一百萬金幣的糧食,我需要用它們來換一些東西."

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塞納的第一反應就是,我是不是聽錯了?這怎麼可能……

阿拉索城主的懸賞意味著什麼,身為一個羅蘭人,塞納又怎麼會不清楚?這幾乎就意味著一切,無論是金錢還是權利,只要是你能夠想到的,阿拉索城主差不多都可以為你辦到,塞納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竟然還有人會拒絕這樣的機會,這可是人人都夢寐以求的機會,只要是個正常人都不可能拒絕的……請記住我們的全新域名電腦站手機站

可是剛才塞納卻又分明聽見,那個叫費雷的年輕魔法師,輕而易舉的就將這個機會讓給了自己,盡管他提了一個要求,要一百萬金幣的糧食,可是在塞納看來,這根本就算不了什麼要求,要知道,他救出的可是羅蘭城城主的兒子,羅蘭城又名豐饒之城,一向以盛產糧食而聞名,一百萬金幣的糧食,頂多不過裝滿一千輛馬車,滿打滿算也就是十處農莊一年的產量,而這樣的農莊,在羅蘭城的土地上,足足可以找出數百處之多.

聽完林立的這句話之後,塞納就一直處于失魂落魄的狀態,整個人就好像中了邪一樣,神色茫然目光呆滯,而與此同時腦子里確實莫名的興奮,那種感覺就好像一個乞丐突然得到了一大筆錢一樣,一邊擔心這筆錢突然飛走,又一邊頭疼該怎麼將它花掉.

"其實我有一個建議,不知道你想不想聽……"

"啊?"這個聲音嚇了塞納一跳,等到抬起頭來,看見跟自己話的,正是那個將機會讓給自己的年輕魔法師時,才忙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費雷魔法師您的吩咐,塞納又怎麼敢不聽從……"

"不不不,這並不是什麼吩咐,只是一點的建議而已,其實我個人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提金錢方面的要求,雖然金錢對冒險者來確實很重要,而且也確實可以幫助你將傭兵團發展壯大,但金錢這個東西,其實很多時候都只是錦上添花而已,並不具備決定性的意義,如果可以的話,你最好還是提一些特權方面的要求,比如從退役士兵中招募團員的權利,比如完成任務時請求軍隊協助的權利,對了,讓城主大人派出一批教官幫你訓練團員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注意,總之,盡量讓你的傭兵團變得強大起來……"

在林立著這些話的時候,塞納一直在安安靜靜的聽著,並沒有像以往一樣,林立只要出一句話,他必定要拍上三句以上的馬屁.

"句你可能不太聽的話,這一次去夏亞鎮廢墟,你手下這批人給我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他們根本就無法應對真正的危險,如果你真向羅蘭城主要來一筆龐大的財富,那麼你們恐怕也就離災難不遠了,因為你們根本應付不了那些覬覦你們財富的人,清風平原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能夠贏得別人的尊重,遠的我也不想多,你自己看看傑森好了,毫不誇張的一句,今天的傑森計算身上連一個銅板都沒有,也一樣可以在多蘭德活的輕松愉快,這是為什麼?就是因為他有實力,他和他的兩名同伴,是整個多蘭德最傑出的冒險團隊之一,沒有任何人敢忽視他們的存在,就算是多蘭德城主也是一樣,我塞納團長,你就真不想擁有傑森那樣的地位?"

"我想我明白了,費雷魔法師……"塞納站在那里,足足發了一分鍾的呆,才慢慢抬起頭來,這個時候,他臉上表確實是出奇的誠懇:"謝謝您的指點."

"呵呵,指點什麼的我可當不起,這只是一點的建議,至于究竟該怎麼做,還是要由你自己來拿主意."完自己想的之後,林立就好像把這件事忘記了一樣,從頭到尾都沒再提起過一次.

當然,林立可以忘記,塞納卻不敢忘記.

年輕魔法師剛才的那一番話,真是句句都得他心驚膽顫,在這之前.他想過要用這個要求換取一筆龐大的財富,也想過要用這個要求換取巨大的權利,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得到這一切之後,又該用什麼來保住這一切,要知道這里可是清風平原,連阿拉索的父親,堂堂的羅蘭城主,都會莫名其妙的死在家里,更何況是自己?

林立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塞納,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路自己已經給他指出來了,能不能走通只能看他自己的運氣.

反正對自己來,這只不過是動動嘴皮子的事,就算塞納真的走不通這條路,自己也沒什麼損失,可萬一要是他真走通了,建立起一支強大的用冰壇,卻是可以為自己帶來巨大的幫助,魔法師公會畢竟是魔法師公會,有許多事是不方便親自做的,所以幾乎每一個魔法師公會都會跟一支傭兵團保持良好的關系,加洛斯魔法師公會如此,奧蘭納魔法師公會也是如此,反正都必須跟一支傭兵團保持良好的關系,那麼這支傭兵團也就越熟越好.

塞納和他手下那群人熟倒是夠熟了,可惜實力還差得太遠,別讓他們給自己辦事,就這麼一群十級上下的冒險者,能不能保住自己都是個問題,林立想了想,還是干脆把這次的獎賞送給他們算了,反正對于自己來,除了那批糧食之外,其他的東西都是可有可無的,自己想要的羅蘭城主拿不出來,能夠拿出來的則多半是自己看不上眼的東西,倒不如送給塞納做個順水人,給他一個發展壯大的機會的同時,也給自己積攢點人品,以後自己要是有事找到塞納頭上,他難道還好意思拒絕不成?

這是一次真正的雙贏,特別是對于塞納來,這絕對是一塊從天而降的餡餅,得到林立的承諾之後,塞納更是笑得連嘴都合不攏了,一上午都是輕飄飄的,見了誰都是一臉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以至于吃過午飯之後林立終于看不下去了,在那干咳了兩聲:"我塞納團長,您是不是該去辦正事了?"

"哦,對對對……"聽林立這麼上午都是在那笑得四季花兒開的塞納才突然醒悟過來,然後連忙換了一件衣服叫一輛馬車,帶著兩姐弟直奔城主府而去了.

塞納走了之後,林立也開始無聊起來了,沒辦法,傭兵團的駐地里一共就那麼幾個人,偏偏還一個個見了自己就跟見了鬼一樣怕得要死,上兩句話不是吱吱唔唔就是戰戰兢兢,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把他們怎麼了呢,唯一一個敢跟自己上兩句話的傑森也是神色古怪,弄得林立簡直煩不勝煩,在駐地里轉了一圈之後,干脆把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給叫了過來.

"你們兩個,要是沒什麼事的話,就陪我出去轉轉."

"哦……"兩個亡靈生物能有多大事?當然是他什麼就是什麼……

就這樣,林立帶著一個高階吸血鬼一個巫妖,又從駐地里叫了個人帶路,一行四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上了羅蘭城的街道,從街道上看來,羅蘭城和多蘭德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從黑暗年代遺留下來的建築,帶著濃重的高等精靈的氣息,甚至就連各個區域都是大多雷同,從傭兵駐地出來,往南差不多兩百米的地方,正是無數冒險者進進出出的冒險者公會,一條街道正對著冒險者公會的大門,街道兩旁擠滿了各種各樣的商鋪,有賣武器的,有賣盔甲的,有賣魔法物品的,有賣毒藥暗器的……總之只要是冒險者會用到的東西,幾乎都可以在這條街道上找到.

"鍍金玫瑰?"剛剛轉過街角,林立就看到了這個熟悉的名字,一時之間不由有些好笑,看來伊瑟拉的生意果然做得很大,就連這遠在清風平原的羅蘭城都沒逃過他們曼尼斯家族的毒手.

"費雷魔法師,您可真是好眼光……"被林立叫出來帶路的,可能是傭兵團里眾多冒險者當中,最不害怕林立的一個了,這家伙叫巴羅夫,一個十級的盜賊,只不過來也怪,這家伙身為一個盜賊,卻絲毫沒有盜賊的猥瑣氣質,指指點點的介紹,倒還真像個合格的導游,此時到了鍍金玫瑰門口,巴羅夫更是口沫橫飛的吹噓起來:"鍍金玫瑰可是我們羅蘭城最好的魔法裝備商店了,雖然價格稍微貴了一些,可賣出來的都是真正的好東西,怎麼樣費雷魔法師您要不要進去價格方面您不用擔心,塞納團長認識這里的老板,您要什麼東西的話主管報塞納團長的名字就行了,保證可以給您一個最優惠的價格……"

"……"林立摸了摸鼻子,實在沒好意思打擊巴羅夫,其實自己跟鍍金玫瑰的老板,也有那麼一點點交……

鍍金玫瑰的東西自然不用看了,因為這里沒有人能比林立更加清楚,他們最好的東西全都留在了加洛斯,而林立自己正是他們最大的顧客之一……

"對了巴羅夫,你們羅蘭城除了鍍金玫瑰之外請記住我們的全新域名電腦站手機站,還有沒有別的地方賣魔法裝備?"

"這個不太好……"巴羅夫稍稍猶豫了一下:"只能碰碰運氣……"

"哦?"

"是這樣的,費雷魔法師,就在前面不遠處的地方,有一家經營了幾百年的寄賣行,很多手頭缺錢的冒險者都喜歡把東西放在那里寄賣,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不的市場,對了,如果冒險者願意的話,還可以把東西賣給他們,由他們自己負責出售……"

"……"林立又摸了摸鼻子,這不正是傳當中只要眼光夠好,就絕對穩賺不賠的生意──當鋪嗎?

"走去!"

來到安瑞爾世界這麼長時間,還從來沒見過當鋪這種東西,一時之間林立不由大感興趣,帶著兩個亡靈生物一個盜賊急急忙忙的就往街道對面走去.

巴羅夫所的地方並不太遠,一行四人轉過兩條街道之後,很快就看到了一棟低矮的建築物,這棟建築物就坐落在街角的位置,門口是一個人流密集的三岔路口,來來往往的行人大多都會往里張望一番,從林立所在的位置望去,正看見一排大理石的台階,以及兩道敞開的大門,大門內不時有三三兩兩的冒險者進出,其中甚至有幾個實力不俗的強者,至少以林立的眼光看來,這幾個人的實力都在十五級左右,雖然還沒強到傑森那種程度,但是在一般的冒險者當中,這也絕對算得上是難得一見的人才.

行人才剛剛走進大門,就有人熱的迎了上來,這是一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

"下午好,四位尊敬的客人,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我可以效勞的?對了,在這之前請允許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布魯克,時光寄賣行的負責人之四位的樣子應該是冒險者吧?如果四位是想增強一下實力的話,那就肯定沒走錯地方了,我們時光寄賣行提供各種各樣的武器盔甲以及魔法裝備……"

"魔法裝備暫時不用了,不過我這位同伴正好缺少一件武器……"林立指了指身旁的諾菲勒:"不知道布魯克先生有沒有什麼好介紹的?"

"武器?有有有……太有了!"布魯克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誇張起來,一邊帶著眾人往里走去,一邊滔滔不絕的了起來:"我們這幾天剛好運來了一批武器,對了,馬拉頓鍛造工坊四位應該聽過吧?這些武器就正是馬拉頓鍛造工坊出產的精品,怎麼樣,要不要我帶四位去看看?"

"馬拉頓鍛造工坊?"林立一聽這個名字就停下了腳步,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布魯克先生,您該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馬拉頓鍛造工坊的東西,拿來給守城士兵用用還可以,給我這位同伴會不會太敷衍了一點?他們鍛造出來的裝備,能劈開魔獸的身體,能擋住魔法的攻擊嗎?"

"這個……"被林立這麼一問,中年人不由有些尷尬,他知道這一次多半是碰到內行了,馬拉頓鍛造工坊的武器盔甲,雖然是整個法蘭王國都出了名的,但是恐怕只有很少數人才知道,他真正精銳的裝備,都只為三大近衛軍提供,平時賣出來的都不過是二流裝備,雖然不至于像對方所的那樣,差得只能給守城的衛兵使用,但是在十五級以上的冒險者手中,確實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

不過中年人畢竟是經驗豐富.雖然把戲被人當場拆穿,臉上的神色倒也並不顯得如何慌亂,只是帶著幾分尷尬,露出了一個歉意的笑容,便算是把這件事給揭過去了,俗話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方這個笑容也算是道歉了,林立自然也不可能繼續追究,正打算聽他如何解釋的時候,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個異常刺耳的聲音.

"我靠,這是哪個王(和諧)八(美妙)蛋的口氣這麼大啊?連馬拉頓鍛造工坊出產的裝備,都只能給守城的士兵使用,那我還真是不知道,要什麼樣的裝備才配得起你們幾個,拿出來讓我開開眼界如何?"

"……"林立站在那里,足足愣了十秒,一時之間真是又好氣又好笑,自己來到安瑞爾世界也差不多有一年了,結過不少的仇怨也起過不少的沖突,可是象眼前這種路見不平仗義執的家伙,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對……不是第一次……

林立剛一回頭,就知道自己錯了.

在自己身後的,是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看起來圓滾滾的又矮又胖,偏偏身上還穿著一件銀光閃閃的盔甲,頭盔已經拿了下來,此時正用右手抱著,遠遠看去,簡直就好像是一只大冬瓜正帶著一只冬瓜出來散步一樣……

"我靠,原來是你這個混蛋!"林立都還沒來得及開口,對面的拉索里克就已經殺豬般的嚷了起來:"好哇,好哇,我怎麼在多蘭德找不到你呢,原來是躲到羅蘭城來了,怎麼,你也知道你家拉索里克大爺的厲害,知道先躲起來了?告訴你,躲起來也沒用,你們……你們幾個,給我把這混蛋抓起來!"

拉索里克一邊聲嘶力竭的呼喊著隨從,一邊卻悄悄的往後退了幾步……

可惜,那幾個隨從也不是笨蛋,那天在多蘭德的時候,他們可是親耳聽見加紮大師的,那個穿黑色斗篷的家伙,至少也是十七級的實力,開什麼玩笑,十七級的怪物你叫我們上去送死,你他(髒話)媽自己怎麼不上?

"媽(髒話)的算了,老子先放你一馬……"拉索里克在那喊了半天,幾個隨從確是連動都不動,就算再蠢的人也都明白事不對了,當下只好一邊著狠話,一邊將抓人的命令收了回來……

"閉嘴……"林立遠遠的看了拉索里克一眼,就再沒興趣理財這只銀光閃閃的冬瓜了,只是笑了笑,對身旁的布魯克了聲抱歉:"不好意思,被這家伙耽擱了,怎麼樣,布魯克先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適合的裝備介紹給我這位同伴?"

手機問:訪問:




上篇:第三百三十章 異教徒    下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嗜血魔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